•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艾紫培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Azorius.png 欢迎来到万智牌百科!
一切奇妙事物尽在于此

十会盟告令:
萌百万智牌板块正在建设中,欢迎各位鹏洛客们加入万智牌板块的编辑与拉尼卡的建设!


【游戏信息更新】 烽火拉尼卡第二环境 效忠拉尼卡 Ravnica Allegiance
系列简称:RNA 卡牌数:259

EN Elspeth Header.jpg
基本资料
姓名 艾紫培提瑞
别号 印记骑士、游侠、旭日天尊
发色 棕黑发
萌点 骑士姬
个人状态 去世(身处冥界)
亲属或相关人
阿耶尼锤族的寇斯凡瑟卡恩奇奥拉

艾紫培提瑞威世智旗下的桌面游戏万智牌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简介

「靠着重视忠诚甚于荣耀者的义行,我们的家园方保安宁。」

艾紫培是专精于群体力量和防御的白骑士,她离开了战事频仍的家园,希冀找到能归隐的新家园。艾紫培提瑞是使用白色魔法的旅法师,她专长于团队魔法和防御技术 -- 这些法术能为她带来强大的军队,并保护他们免受伤害。而艾紫培也是新世代旅法师中第一位去世的担任过主角地位的鹏洛客。

艾紫培出生在一个被非瑞克西亚占领的不知名时空,童年生活在非瑞克西亚的监狱,在非瑞人的虐待中点燃了火花转职成为caster,成为鹏洛客并穿越至位面塞洛斯。在此艾紫培初遇达克索斯,目击了塞洛斯太阳神赫利欧德与火神普罗烽斯的冲突,并拾得了普罗烽斯为刺杀赫利欧德所铸的承阳剑并转职成为saber,随后她旅行至乌尔博格等地,最后在阿拉若时空的班特残片的威烈隆城定居并结识了来自阿拉若纳雅残片的狮族鹏洛客——金鬃阿耶尼。

不久之后发生剧变——阿拉若再生,担任徽记骑士的艾紫培指挥班特军队抵御随着阿拉若五个世界残片聚流涌来的其他世界的军势转职成为rider,并协助班特领袖——千印莱菲消灭了格力极恶魔墨非葛,结束了班特地区的聚流战争。

对聚流后发生剧烈改变的班特失去留恋的艾紫培前往乌尔博格打野拳,与阿耶尼在此相遇并结识了来自密罗地的锤族鹏洛客——寇斯,并了解到曾经的古银,如今的密罗地正遭遇新生的非瑞克西亚蚕食的可怕现状,遂与寇斯一同找到了天才神器师鹏洛客凡瑟,一番交涉殴打(《对决包:凡瑟vs寇斯》)之后,三人前往密罗地拯救此位面及其创造者银魔像卡恩艾紫培转职成为savior,并在此遇到了梅丽莱等人并遭遇波拉斯特务泰兹瑞的干涉。在凡瑟牺牲自己救出卡恩之后,意识到密罗地的非瑞化已几乎不可逆转的寇斯使用咒击弹自爆袭击魔判官会议现场,同时被寇斯保护而行动受限的艾紫培不得已进行了位面移动穿越至了她的第二故乡——塞洛斯。

在塞洛斯,一度试图隐居的艾紫培在此遇到达克索斯并坠入爱河。在一次祷告中艾紫培被赫利欧德察觉,侵入其意识的赫利欧德质问其承阳剑的来历,了解了其来历后赫利欧德将承阳剑变成了一支长枪使艾紫培转职成为lancer幸运被腹黑神强行降为E。之后艾紫培为了保护城邦而斩杀传奇多头龙——猎神倪勒娅的宠物——吞世客波禄卡诺斯并取胜,一时名声大噪,被奉为太阳神的斗士——旭日天尊,却与同样爱慕着达克索斯的猎神倪勒娅结下梁子。随后再次作为指挥官的艾紫培指挥城邦军队成功抵抗了来自牛头人的全面攻城,在庆功宴上人们陷入狂欢,过度的狂欢使羊蹄人鹏洛客——贪欢者谢纳戈斯的仪式最后一步达成,谢纳戈斯飞升成神,而狂乱的幻觉中艾紫培失手杀死了自己的挚爱——达克索斯,而羊蹄人的成神也激怒了太阳神赫利欧德,军队指挥官艾紫培被他指为谢纳戈斯的同伙、叛徒、公贼、内奸、头号走资派并派出天裔生物追杀艾紫培。逃亡中艾紫培遇到了跟踪她到达塞洛斯的阿耶尼,得到了与阿耶尼交好的俄瑞恣狮族的庇护,并与安陶莎指挥的瑟特萨军队合流。稍事休息后艾紫培与阿耶尼前往世界的尽头寻找杰克·斯派洛 船长天际神克洛芬斯,路上得到了相爱相杀混战中的来自赞迪卡的人鱼鹏洛客——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奇奥拉与海神塔萨双方的帮助。最终在天际神克洛芬斯的帮助与死神赫利欧德的试炼后,艾紫培在阿耶尼陪伴下进入神界尼兹,并以承阳剑斩杀谢纳戈斯。

完成了弑神的鹏洛客艾紫培走出尼兹,再次遇到赫利欧德并试图归还承阳剑,忌惮弑神与平行世界力量的赫利欧德在拿到承阳剑的一瞬间刺杀了艾紫培,艾紫培身亡。

但从小说细节来看艾紫培随后魂归冥界但是意识仍然存在于世,而知晓塞洛斯一切的天际神克洛芬斯也借由艾紫培与奇奥拉等鹏洛客的意识得知了平行世界、奥扎奇、非瑞克西亚的事实,为后续坑钱剧情埋下伏笔

生平

艾紫培出生在非瑞克西亚统治下的一个不知名的时空。在成为法师之前,她的生命是和许多同伴在监狱中度过的,经受着严密的看守和严刑拷打。有一次黑暗守卫向她走来时,艾紫培本能的释放出了强大的咒语,离开了这个时空。此时,她只有13岁。艾紫培在随后的几年中历尽艰辛,一直在寻找安全的落脚地,并且最终找到了断片班特(Bant)。


梦幻之地阿拉若 The Alaran Paradise

艾紫培在班特找到了那些期盼已久的美好场景:伙伴、团队、纯净的爱情,以及最重要的,长久的和平。她在威烈隆(Valeron)的一个城市定居了下来,并且从17岁开始进行了作为卫士的训练。在短短的三年后,她就成为了最年轻的骑士(Hiei:knight其实也有武士、爵士的意思)。在与朋友相处期间,她隐瞒了自己的出身以及特殊能力的事情,让一切显得很自然,威烈隆没有人知道她的秘密。

平静的生活缓慢的流淌,转眼艾紫培已经两年没有使用过能力了。一个受到重伤的鹏洛克倒在了她的哨岗附近,打破了这份宁静。在班特膏僧和罗克武僧(Rhox moks)的帮助下,艾紫培保住了金鬃阿耶尼的性命。当他逐渐恢复健康时,艾紫培觉得自己找到了志趣相投的伙伴,并打算说服他一起留在班特。但是让她失望的是,阿耶尼拒绝了邀请,并且留下了一个可怕的警告说,他们的世界比艾紫培想象中离的更近。(Hiei:balmgivers为什么是膏僧不是高僧,我也不知道…)

听到这个警告后,艾紫培的思绪变得很混乱。怀着对流言的担心,艾紫培带上了小弟Aran一起出发去寻找证据。在罗克修道院,他们找到了格里极(Grixis)入侵的地点,而聚流(Conflux)发现了她并转向了过来。艾紫培迅速逃回了供职的城堡,并在自己房间中进行了一次很糟糕的抵抗。Aran最终抵挡不住倒地不起,艾紫培心中的某个东西破碎了。她消除了班特对于战争的所有禁锢,释放出所有的能量,消灭敌人的同时也救回了Aran。城堡中的所有人都对她肃然起敬,带着真诚的钦佩和赞赏,但是艾紫培却感到了众人的期待以及对她没有说实话的责备。最终她摘下了自己的徽章(原文sigils,本义为“印记”),这些荣誉的象征现在沉重的让人无法承担。

不过她的军衔可没有办法如此轻易地放弃。在一场对抗介斯(Jhess)的战役中,艾紫培在骑士莱菲(Rafiq)的麾下率领自己的一个排,驱逐入侵者艾斯波(Esper),但在她自己的军队被艾斯波的魔法师所控制,让她变的十分低沉。由于伤势,她被禁止前往战斗前线,但她拒绝在班特承受战火时独自停留在后方。由于迫切的想帮上忙,她开始严刑审讯瓜法哈基(Gwafa Hazid),企图找出这次入侵金辉塔城(Giltspire Castle)的幕后始作俑者是谁。得到的真相让艾子培十分震惊,她火速感到了金辉塔城想要帮助盟军一起抵挡入侵者。最终,她协助莱菲做掉了墨非葛(Malfegor),终结了班特片段的聚流战争。

不管艾紫培在战斗中有勇猛,她内心深处还是慢慢起了不可逆的转变。她开始意识一个残酷的事实:她并不属于阿拉若,同时她也并不适于大家给她的职位。最糟糕的是,班特已经被永久的改变了,不再是她所珍视的那个曾经的班特。带着沉重的心情,艾紫培最终离开了这个时空。


复仇与赎回 Vengeance and Redemption

艾紫培之前一直强加给自己的背井离乡之情,最终代她回到了这片熟悉的土地。她幼年时曾经在乌尔博格(Urborg)呆过很久,而现在,她回来了,沉浸在无限的悲伤和愤恨中。周围的环境好像配合她的感情一样,出现了足够的物质财富。也许是出离愤怒,她开始在嚎叫矿井(Gladitorial Pits,作者自创的词)中战斗,完全忘记了自己以前作为骑士的修行。在一场非常紧张的战斗中,阿耶尼再次找到了艾紫培。狮族的出现让她的对手心慌意乱而丢下了自己的护卫,艾紫培趁机赶上命中了一击,却无意之中展示出对手身上的一个印记,她过去十分熟悉的印记。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哎?),她举起武器想要打断这个可怜孩子的腿,还好她老朋友及时出面阻止了她。

战斗之后,阿耶尼告诉艾紫培说自己一直在跟着她,并且想要带她回到班特。狮子斥责她背离了自己的荣耀,并且告诉她现在回去还不算晚,不要浪费时间在这种悲伤之地了。艾紫培没有听进劝告,不抱任何希望的把狮子打发走了,并告诉他这场不可避免的战争完全是无意义的。阿耶尼伤心的离开了,最后一次表达了自己的友好之情。艾紫培在对阵墨非葛之后把自己的武器留在了班特,并认为自己没有资格佩戴它,而阿耶尼在走之前把武器交换给了艾紫培大妈。

当天晚上,游侠艾紫培找到了寇思(Koth)。寇思想要知道她是在哪里看到自己的标记的,艾子培拒绝了。寇思告诉了她关于标记的事情,这是一个帮助人们记得自己时空的记号,那个时空已经堕落成非瑞克西亚(Phyrexians)了,而他发誓要阻止这一切。第二天一早,寇思带艾紫培来到一个叫做“新坟”的废墟(原文The Tombo of Flesh,不是新绿陵墓Verdant Catacombos)。他们把这里当做家,并且对它十分珍视,这再次让艾紫培悲叹起了班特的命运。寇思用他的能力造出了通往墓穴的通道并点亮了灯,大妈再次看到了那让她伤心欲绝的过往,惊吓过度的她逃离了这个地方。

寇思在一个城堡废墟中找到了她,并邀请她一同前往英雄纪念碑(原文The Heroes' Memorial,没有找到官方翻译)。寇思给了她一些宝石,并告诉她可以把所有的恐惧封印在其中,但艾紫培平淡的说,过往的一切没有这么容易遗忘。在神殿中,寇思从祭坛得到了一个启示:他们一定要找到凡瑟(Venser)。做为长久以来守护祭坛的侍僧,找到这个创造者并不是很难的事情。二人启程去找凡瑟,非常惊讶的发现非瑞克西亚战舰(Hiei:不知道是否特指龙战舰)被重造了,并且性能上得到了大幅提升,获得了穿梭时空位面的能力。很显然,凡瑟并不知道自己造出了什么NB的东西,寇思怒火中烧,把凡瑟的脑袋放进了石面具中(Hiei:这句话是直译的…),强迫凡瑟去和秘罗地(Mirrodin)交涉。大妈对这粗暴的行为十分惊讶,但寇思可不管这些,事实上他别无选择。寇思再次向大妈求助,弥补她的过失,并且在她给出答复之后就离开了,留着大妈自己一个人纠结。


寻找卡恩 The Quest for Kar

艾紫培跟随寇思和他昔日的客人凡瑟,最终来到了寇思称之为家的这片土地。尽管有着寇思可怕的警告,但是艾紫培并没有看见什么特殊的威胁,凡瑟又在继续着他和寇思之间的长篇大论。寇思结束了他和凡瑟之间的争论,这长时间的争论足以说明了地表上的肆虐,以及破坏时空本身的黑暗的威胁。寇思寻找一位老朋友来帮助他向其他人解释他们真正的敌人,但是却意外的发现了蔓非沼的蔓延,其伸展的规模超过了寇思的预期。三人寻找寇思的老朋友,缺意外遭到了一队泞族的伏击。他们迅速的击退了泞族,但是艾紫培脑海中关于过去的黑色回忆再一次困扰了她,她深深的叹息并告诉争论的同伴们,她不能再向前走了。

自从和她的旅伴们分开后,艾紫培一直在游荡,直到一个瓦许克女人将她领入自己的房间。两人交谈中,艾紫培再一次迷失在过往的回忆中。这一弊端无法被忽视,瓦许克女人立刻斥责其艾紫培。她斥责艾紫培的怯懦,告诉她将会被眼前所忽视的敌人击倒。艾紫培感叹到如果要展缓非瑞克西亚的感染,付出的将不止是她的生命。瓦许克女人告诉这位骑士,如果她的话一文不值,那么就应该战斗而不是空谈。

这些话深深的刺激到了艾紫培的内心,她突然发现自己进行了一次平行穿越,被吸引到了非瑞克西亚力量的源头——伊沙。在这里,她发现自己的同伴们并没有如她一样幸运。寻找着他们的位置,她找到了他们停留的位置,并切下了被破坏的地方中的一块带给他们。艾紫培的突然出现,三人合力击倒了逮捕寇思和凡瑟的人,并顺势逃跑。她向寇思和凡瑟分享了自己的先发现,并最终决定抛下内心的恐惧,却不知道数量众多的势力在等待着力量微薄的三人。

艾紫培、凡瑟和寇思来到了细语黯窖,在这里,他们目睹了一队非瑞克西亚军队正在入侵表面。伴随着他们的发现,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非瑞克西亚人领艾紫培几乎僵住了,这样的景象带她想起了那些黑暗的记忆,这使得她差点被抓住,不过幸好及时逃跑了。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敌人们穿过了这片区域,三人随之进入了细语黯窖,他们偷偷跟随在一个被泰兹瑞押送的秘耳后面。他们来到了一个非瑞克西亚的屠宰时,在这里他们迎击了大量的非瑞克西亚屠夫。艾紫培虽然尽力,但是他们仍然寡不敌众,并计划通过一个肉类的传送轴逃往秘罗地的地下。当他们从传送轴内出来时,遇上了领导秘罗地反抗军的伊组黎。尽管凡瑟一再坚持他们应该继续寻找卡恩,但是伊组黎告诉他们自己不会允许他们继续向前,并透露说,非瑞克西亚的入侵使自己受益颇丰,他一跃成为了领袖地位,并坦然自己舍不得放弃现在的位置。当艾紫培威胁伊组黎时,凡瑟展示了自己的魔力,妖精们迅速的逃散了。三人继续着他们想秘罗地核心的旅程,最终碰上了泰兹瑞。

泰兹瑞带领三人来到了一件手术室,在这里艾紫培面对着非瑞克西亚人对生物的实验,被激怒了的艾紫培立刻大怒并在瞬间杀死在这间屋子里的所有非瑞克西亚人。他们从笼子里释放了一个新鲜的试验品,或者只是一个没有在身体上长出金属的秘罗地人,叫做梅丽来。泰兹瑞说这是他送给他们的礼物,梅丽来对于非瑞克西亚的传染完全免疫。在之后的旅行里,艾紫培越来越熟悉梅丽来,对她的保护欲也逐渐增长。他们开始准备回到地面上,但是却受困,遭到了一群非瑞克西亚势力的围攻。在这场战斗中,艾紫培成为了非瑞克西亚人攻击的核心,艾紫培杀死了大量的敌人,尸体堆积如山,包围着艾紫培,多的甚至让其余的伙伴们无法看见艾紫培的身影。这种巨大实力的展现已及这种对非瑞克西亚人深刻的仇恨让凡瑟庆幸自己并不是艾紫培所憎恨的事物。

一行人最终到达了熔炉层,在这里非瑞克西亚的监管松弛,秘罗地的幸存者在这里生存,他们还发现了伊祖黎叛军的阵营。在这里虽然有着之前的对抗,他们仍然受到了欢迎,梅丽来可以治愈非瑞克西亚感染的能力也被发现了。她治愈了在帐篷力所有被烁油感染的人,并使他们免疫。几天无休止的治愈,在这期间艾紫培一直坐在梅丽来身边,陪她说话。当所有人都被治愈后,伊祖黎召开了一次会议,希望可以挽留住梅丽来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随后告知艾紫培等人需要离开。梅丽来表示自己愿意和艾紫培等人在一起,尽管艾紫培等人将要离开前往地下的核心去寻找卡恩。一行人找到了一个向导,带领他们前往核心,在他们离开时,阵营遭到了泰兹瑞的非瑞克西亚军的袭击。他们跟随着向导并迅速逃离了战场,而一行人中只有艾紫培相信这个向导。他们跟随向导深入了秘罗地的核心,遇到了很多奇怪的屋子和洞穴,在其中的一处,他们与两个奇怪的非瑞克西亚天使发生了战斗。艾紫培用飞刀杀死了其中的一个,另一个攻击凡瑟时被艾紫培斩首了。经过了这场战斗,寇思生气于他们的毫无进展和对地表战争的忽视,带着梅丽来离开了,留下凡瑟和艾紫培和凡瑟继续跟随向导。艾紫培和凡瑟焦急的追赶寇思,却遭到了泰兹瑞的非瑞克西亚军的伏击。艾紫培愤怒的开始了战斗,消耗了巨大的战斗力,就在艾紫培杀死了这队人马中的最后一个的时候,另一队更强大的人马出现了。虽然处在毫无希望的境地,但是艾紫培出离愤怒,继续杀死了大部分的非瑞克西亚人,最后泰兹瑞下令停止这场战斗,并俘获了两名旅法师。

非瑞克西亚人带着旅法师上路,凡瑟和艾紫培试着寻找如何能通过一个入口,与此同时,寇思和梅丽来突然出现并释放了凡瑟和艾紫培,之后一行人偷偷离开了。之后,非瑞克西亚人意识到他们的俘虏消失了,此时艾紫培一行人已经跑远了。由于凡瑟的疲惫,一行人不得不停下休息。凡瑟有能力从墙上的金属层引发一次爆炸,炸毁部分的通道暂时堵住来路,但是这种延缓只是一种时间的问题,由格里沙领导的非瑞克西亚军早晚会通过爆破堵住的道路。格里沙最终追上了一行人,正当她嘲笑艾紫培等人的时候,泰兹瑞突然出现,并带着自己的人和格里沙的人展开了一场战斗,这次混乱使得艾紫培等人正好可以趁乱离开,并顺利的到达了卡恩的王座。在这里,他们发现卡恩已经被非瑞克西亚的烁油破坏,梅丽来告诉同伴卡恩的心脏已经破坏了,只有一颗新的心脏才能救卡恩。凡瑟告诉其他人,自己已经活不久了,而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多年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再坚持多久了。凡瑟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自己的心脏转移给了卡恩,治愈了银魔像。治愈后,卡恩再次清醒过来,他和艾紫培交谈,艾紫培告诉卡恩他没办法杀死所有的非瑞克西亚人。卡恩回答说自己清楚,而这也是为什么他需要他们的帮助。他请求他们开始组织并领导当地居民和梅丽来一起拯救秘罗地,无论这一切需要多久。充满目标的一行人开始准备眼前这场长期战斗,一行人离开了王座室并攻向了地表,开始他们的战斗。


失落的告解

之后他们与梅梨莱以及她的守护者们失散了。艾紫培不知道他们是否被逮捕,但艾紫培不认为他们逃得过。寇斯与艾紫培试着渗透他们的修道院要塞并穿越那满巢穴的死亡与疯狂。他们必需穿越屠夫大厅才能到达密室,那里是卡恩统治期间用来执行「特别」死刑的地方。现在它只是个空荡的房间,天花板上溅洒着的干掉血渍拼凑出那令人震撼的图样,就像是夜空中的繁星点点。关于密室最重要的事就是它位于新王座间的正下方,并且寇斯准备了一枚咒语炸弹。多年来秘罗人一直拥有咒语炸弹,但从未有人制造过威力如此强大的一颗。他们依照凡瑟的设计图修改了它。这个主意被凌乱地写在他那本记录了他那可以游移在不同世界间的仿非瑞克西亚运输船计划的笔记本上。他们得知魔判官们正聚集在王座间里选出新的机械之父—或机械之母。泰兹瑞应该也会在那里。但这样的话,其他人可能会将其斩首或偷走他身体的一部分并用来制造某种伟大的新装置。他们不知道魔判官们以后是否会像这次一样再度聚集在一起。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来制造一场令他们能够真正感受到的伤害。

就算他们封住了大门,非瑞克西亚人还是将火力集中对付他们。他们迟早会冲破寇斯筑起的防御墙。武器敲击墙面的声音充满了节奏,倒数着他们冲进来的时刻。艾紫培感觉不到荣耀,也不渴望成就伟大。说真的—艾紫培只希望这一切结束。艾紫培想要它了结。艾紫培受了伤,饥饿,并且背负着这个世界以及其他世界亡者的名字。寇斯设定了咒语炸弹。

「你走吧,」他说道。

艾紫培只是盯着他看,听着大门随着入侵者那一心一意想把他们活生生剥皮的决心而逐渐扭曲。

「你走吧,」他再度说道。「这里没有什么值得你再回来的了。封印这个世界,然后把钥匙丢了。」

「我没有家了,寇斯。在这之后更没有。」在这一切之后艾紫培更找不到。

「你可以找到栖息之地或是加入另一场战斗,」他说道。「但是不要留在这。」

他用岩石包裹住艾紫培的脚直到膝盖然后把艾紫培丢在那里。艾紫培被固定住就像是在警告这个世界即将毁灭的路标。接着他在艾紫培们之间筑起一道墙,保护艾紫培不被咒语炸弹轰成碎片。

艾紫培不是个能够快速次元旅行的人。艾紫培觉得好像还是得用一把无形的刀切碎艾紫培的皮肤来准备迎接无尽盲界。双脚被固定住,艾紫培把自己准备好。但是为了要离开,艾紫培必需得把自己与那个腐臭、暴力的伪文明做连结。就在艾紫培找到力量之前,门爆开了。离艾紫培消失还有数秒之差。一只抹煞兽摇晃地闯进密室。这是这场感染的创造物—一个专门制造用来杀戮的憎恨兽。在那种扭曲的景象中,这些生物将他们的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它露出从其他生物体抢夺来的一排排尖牙利齿朝艾紫培走来。许多刀型手腕划破空气,而阵阵毒雾则从它的胸腔窜出。它披着亡者的皮肤,带着无数崩毁与破碎生命的遗产。

它只走了一步就来到艾紫培面前。当它的两把利刃深深划过艾紫培的腹部时,艾紫培还来不及举起她的剑。艾紫培朝后方卷曲并倒落在地上,但艾紫培的双脚仍然深埋在岩石中。当寇斯的咒语炸弹在那座临时搭建起来的墙的另一侧爆炸时,艾紫培身体下方的地板也随之震动,但艾紫培并不知道这场毁灭的成效如何。从艾紫培头顶上的天花板,艾紫培看见了那些奇特的星辰图样,那些从暴力与腐败之中诞生的图样。抹煞兽从艾紫培上方逐渐逼近,它的刀锋朝艾紫培的头部笔直落下,挡住了艾紫培视野中的天花板。所以艾紫培闭上眼睛,在艾紫培心灵的黑暗深处,这些星辰转变成了塞洛斯的夜空。


艾紫培想要的不过是找个能够封剑归隐的时空长居。但暴力与毁灭似乎总是找上她,逼使她不断得披上武装,驱使防御魔法来保护弱者。

艾紫培从饱遭战火蹂躏的时空来到塞洛斯,希望找到自己寻求已久的和平。她原本希望众神看护的塞洛斯可以不需要自己充任守护者;但当她抵达此处时,塞洛斯居民并不愿接近这位富含力量与技量的外来客。在两座城邦之间的野地,一匹曾造成无数军士伤亡的多头龙袭击艾紫培,而她在一场大战之后独身力克此怪兽。她在这之后声名远扬,却只希望能够重返平静生活。

但在塞洛斯,生灵的意愿终究难逃众神操弄。她的英雄事迹已受赫利欧德注意,而太阳神想让她成为自己麾下的斗士。


旅途终点 艾紫培之死

  • 初次造访塞洛斯

艾紫培第一次来塞洛斯的时候还是个小女孩。她亲眼目睹了赫利欧德和普罗烽斯之间的一场旷世之战,并且遭遇了另一位迷失的小男孩叫做达克索斯。当普罗烽斯的剑挥向凡间时,艾紫培拿走了它并逃离了这个时空。艾紫培并不知道这把剑是由神灵锻造的,她带着这把剑从一个时空走过又一个时空,并学会了如何通过这把剑来施放自己的咒术。当她再次回到塞洛斯时,这把剑吸引了赫利欧德的注意。

  • 谢纳戈斯的阴谋

羊蹄人鹏洛客谢纳戈斯想成为神,他强大的祭礼扰乱了尼兹和凡间的界限。赫利欧德怪罪普罗烽斯对他世界造成的损害,两人又开始重提旧怨。

  • 艾紫培与赫利欧德

在艾紫培居留阿喀洛斯期间,她造访了位于城墙之外的一间赫利欧德神殿。她向赫利欧德祈祷能更好地理解塞洛斯的众神,但赫利欧德却指责她偷走了神剑。她承受着他的魔法侵袭,而赫利欧德也对她的力量感到惊讶。他将神剑转化为一柄长矛,也就是众所周知的承阳剑。赫利欧德命令艾紫培以天尊的身份前往迈勒提斯。

  • 多头龙的崛起

巨大的多头龙波禄卡诺斯被唤醒并开始朝着迈勒提斯——以及艾紫培踏出了铁蹄。

  • 大禁咒

赫利欧德和普罗烽斯之间的仇恨已经达到沸点,他们若再不停手,迈勒提斯甚至塞洛斯都会被毁掉。于是克鲁菲斯被迫启动了大禁咒,将众神拉回了尼兹,留下凡人自生自灭。

  • 击败多头龙

艾紫培和达克索斯击败了波禄卡诺斯,艾紫培也成为了旭日天尊,名声也传遍了塞洛斯时空。

艾紫培住在了迈勒提斯城内的一座赫利欧德神殿内,赫利欧德先知达索斯成了她的朋友和导师。艾紫培爱上了迈勒提斯,她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真正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 攻打阿喀洛斯

在大禁咒期间,谢纳戈斯唆使莫癸斯的牛头人进攻阿喀洛斯。牛头人一直都想毁掉这座城邦,所以羊蹄人谢纳戈斯并没费多大力气就成功劝服了它们。大群凡间和天裔牛头人开始攻打阿喀洛斯,瑟特萨和迈勒提斯的士兵们(包括艾紫培和达克索斯)也赶来援助。

  • 大欢宴

瑟特萨和迈勒提斯联合军取得了胜利,也正如谢纳戈斯所料,他们进行了盛大的庆功仪式。谢纳戈斯将这场庆功仪式转化成了大欢宴,变成了一场暴力的酒席。谢纳戈斯嫉妒艾紫培的剑和她的英雄名号,于是想要干掉她。他利用魔法诱使她在大欢宴的那夜杀掉了达克索斯。

  • 晋神

谢纳戈斯完成了他的祭礼并成为了一名神灵。其他众神被这一系列变故吓得惊慌失措,并责怪凡人扰乱了自然的秩序。尼兹生灵和凡间的冲突再次升级。

  • 逐至荒野

赫利欧德将谢纳戈斯的晋升怪罪在艾紫培头上,于是她被迫逃到了荒野躲避他的盛怒。她没有离开这个时空,而是发誓要为达克索斯的死复仇并杀掉谢纳戈斯。她的朋友阿耶尼在荒野中找到了她并伸出了援手。

  • 跨海之旅

一位神秘的人鱼提供了帮助,她就是奇奥拉,阿耶尼和艾紫培跨海朝着座落在世界边缘一个瀑布上的的克鲁菲斯殿堂进发。克鲁菲斯本身就是尼兹的一个入口,阿耶尼和艾紫培就找到了神之领域的一扇“门”了。

  • 厄睿柏斯的伎俩

为了到达尼兹,艾紫培必须选择一名神灵的试炼。她选择了厄睿柏斯的试炼,厄睿柏斯用一片宁静祥和的天伦美景诱惑了她。她可以拥有永恒的宁静——唯一的代价就是放弃和谢 纳戈斯的争斗并停止拯救塞洛斯。她意识到除了自己的安逸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于是拒绝了厄睿柏斯的诱惑。

  • 尼兹之战

到达尼兹之后,他们发现谢纳戈斯将天界生物困入了剧烈的折磨之中。正当阿耶尼和艾紫培试图解救他们的时候,贪欢神发起了他的进攻。艾紫培奋力用赋予了神力的承阳剑将谢纳戈斯杀死了,贪欢神从此消失于尼兹,众神殿也恢复了以往的状态。

  • 赫利欧德的背叛

谢纳戈斯的死并没有减轻赫利欧德对艾紫培的敌意,他害怕她鹏洛客的强大力量。艾紫培和阿耶尼拖着遍体鳞伤的虚弱的身体想要逃离尼兹,但太阳神追上了他们并用他自己的剑刺死了艾紫培。他命令阿耶尼将她带回凡间,以便让死神厄睿柏斯带走她的灵魂。阿耶尼此时被狮王布黎马的狮族同伴引诱走了,剩下身负重伤的艾紫培死在了神殿门前。

  • 死于塞洛斯

艾紫培在她的英雄之旅上克服了种种恐惧,她自己的安危已经不是她所在意的事情了。她为了对达克索斯的爱、对塞洛斯的爱以及对那些无辜生灵的爱牺牲了自己。 当凡人在塞洛斯死去时,他们会去往冥界。生者只能猜测冥界到底是什么样,因为转世者无法告诉他们。 如果前路还有阻拦等待着艾紫培,她也会毫不畏惧地面对它们,因为她已经比从前更加强大了。


艾紫培的信:失落的告解。

阿耶尼,

我写给你这封信,而你将永远不会看到它。当我写完之后,我会把羊皮纸卷起来,把它塞进一个陶瓶里,然后将它沈入沼泽底。这里的人们是这样祈祷的,至少是对伐莉卡—看似是位药剂之神—的祈祷。她也是毒药之神,所以这些文字也许会使我的情况更糟。我还不了解这个世界—我很努力地试着让自己存活下来。但我太心急了。

我曾经告诉过你我是从哪里得到我的剑—是从一个叫做塞洛斯的世界,而我现在就在那里。对多年前的初次造访我有着模糊的记忆—一座布满巨大又盘根纠结的橄榄树的古老森林,一座俯瞰广大岩石空地又令人头晕目眩的断崖绝壁。当我这次来访时,我出现在一座岩洞入口附近的荒芜沼泽中。我的运气算不错吧!因为这个岩洞是座殿堂,而我被这些喜爱蛇的僧侣们照料着,虽然冷淡却颇有效率。幸运地,僧侣们并不在乎我从哪里来,他们也不会要求任何对于他们协助的报偿。今天,他们把这支木炭铅笔塞进我手里。我知道他们要我写下我的祈祷…但既然我不了解这里神明的本质,我要怎么写呢?

自从乌尔博格那次之后,寇斯说他见过你第二次,但他从没告诉我是在什么情况下。我希望你不要试着在秘罗地找我,但至少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非瑞克西亚窜起并吞噬了这个金属世界。你知道一位年轻的秘罗人梅梨莱提供了我们对抗非瑞克西亚感染的天然免疫力。你比我游历过更多世界,所以你大概比我更了解这个感染。

寇斯是…曾经是…一个不平凡的人。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据我所知,他被以一种残暴酷虐的方式杀害了。既然寇斯也对感染免疫,他们必需得切割他来使他屈服。非瑞克西亚人专精于肢解技术,而我们也答应过彼此,会在他们将我们活生生地骨肉分离之前先自我了断。但我没有陪伴他到最后,所以我不敢确定。如果他不幸遇害了,我祈祷他能够死得痛快。

在卡恩离去之后,有那么一段短暂的时刻我想着或许还有反抗的机会。魔判官们为了夺取上位而彼此争闹不休。但他们都已经开始嫌恶那位闯入者,泰兹瑞。尽管反抗势力限制了信息的取得,我们相信艾蕾侬已经占领了洼巴司以及希欧蕊的领地。所以我们将能量集中在摧毁她。但是我们每拯救一条生命,他们就屠杀八条、十条、一百条或更多。很快地已经没剩多少生命可以拯救。套句艾蕾侬的话,「我们是一个单一的个体。异议者必需被缝合进正教里。」

秘罗地的生活是种难以言喻的疾病,无法理解。但我们就这样生活着。日复一日…直到我们无法再前进。反抗势力已经消失。我们到了尾声—那夜是我们的最后一役。

我们与梅梨莱以及她的守护者们失散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被逮捕,但我不认为他们逃得过。寇斯与我试着渗透他们的修道院要塞并穿越那满巢穴的死亡与疯狂。我们必需穿越屠夫大厅才能到达密室,那里是卡恩统治期间用来执行「特别」死刑的地方。现在它只是个空荡的房间,天花板上溅洒着的干掉血渍拼凑出那令人震撼的图样,就像是夜空中的繁星点点。

关于密室最重要的事就是它位于新王座间的正下方,并且寇斯准备了一枚咒语炸弹。多年来秘罗人一直拥有咒语炸弹,但从未有人制造过威力如此强大的一颗。我们依照凡瑟的设计图修改了它。这个主意被凌乱地写在他那本记录了他那可以游移在不同世界间的仿非瑞克西亚运输船计划的笔记本上。别恨我,但我很高兴他在建造完那艘船之前便已死去。

阿耶尼,我祈祷你永远不会看见非瑞克西亚。但试着想象将一张白纸的角落放进一桶血中。血会一直蔓延开来直到最后只剩下整张被渗透了的脏污,这就是自然的法则。这就是非瑞克西亚。到了最后一夜,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他们玷污。他们不停地吞噬以及坏死直到在那个不自然的世界里只剩下寇斯和我是最后的自然形体。至少在我们看来是如此。

我们得知魔判官们正聚集在王座间里选出新的机械之父—或机械之母。泰兹瑞应该也会在那里。但这样的话,其他人可能会将其斩首或偷走他身体的一部分并用来制造某种伟大的新装置。我们不知道魔判官们以后是否会像这次一样再度聚集在一起。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来制造一场令他们能够真正感受到的伤害。

但是,我不禁想着:这个世界还剩下什么是值得拯救的?我觉得魔判官们就像是非瑞克西亚的神明。我想象他们也自认为如此。「看啊,完美。」即便我们成功地除掉了新非瑞克西亚的众神们,这并不会彻底终结他们。他们不需要心智来驱动大屠杀—这本来就存在于感染本身。艾蕾侬、希欧蕊、金吉塔厦—少了一个头,另一个就光荣完美而生。并且非瑞克西亚将会蔓延,你跟我一样清楚。

你知道寇斯说的:「如果不能胜利,那我将会永远战斗。」但那一夜,我触及了永恒的边缘。写这些让我觉得好累,阿耶尼。我觉得喉咙里好像有一排玻璃碎片。如果可以忘记目击过的一切,我愿意失去视觉。我准备好死在那里了吗?跟着寇斯,牺牲小我来完成大我吗?他很愿意。在他心中这从来不是个选择。无论他身在何处,无论他变得如何,无庸置疑他有着比我更好的灵魂。

就算我们封住了大门,非瑞克西亚人还是将火力集中对付我们。他们迟早会冲破寇斯筑起的防御墙。武器敲击墙面的声音充满了节奏,倒数着他们冲进来的时刻。我感觉不到荣耀,也不渴望成就伟大。说真的—我只希望这一切结束。我想要它了结。我受了伤,饥饿,并且背负着这个世界以及其他世界亡者的名字。寇斯设定了咒语炸弹。

「你走吧,」他说道。

你是否曾注意过时间是个有趣的东西?你是否曾感受过它缓慢到彷佛是用刀在割着你的皮肤?它是如此真实,但我不了解他对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想说我反对:「不,不要,我必需留下来战斗。」诸如此类。但我只是盯着他看,听着大门随着入侵者那一心一意想把我们活生生剥皮的决心而逐渐扭曲。

「你走吧,」他再度说道。「这里没有什么值得你再回来的了。封印这个世界,然后把钥匙丢了。」

要去哪?「我没有家了,寇斯。在这之后更没有。」在这一切之后我更找不到。

「你可以找到栖息之地或是加入另一场战斗,」他说道。「但是不要留在这。」

我有跟你说过寇斯对凡瑟做了什么事吗?当他在乌尔博格看到凡瑟正在建造那座非瑞克西亚运输船的时候?他用岩石包覆了凡瑟的头部然后逼他次元旅行到秘罗地。

现在轮到我了,他用岩石包裹住我的脚直到膝盖然后把我丢在那里。我被固定住就像是在警告这个世界即将毁灭的路标。接着他在我们之间筑起一道墙,保护我不被咒语炸弹轰成碎片。这就是寇斯。他会提供你简单的选择,就好像这样可以简化一切。离开或是留下来等死。

我知道你会叫我原谅他。他试着要保住我的性命,但我自己对此却毫无兴趣。我厌恶他将我锁在一座笼子里,而笼门却只能受他人控制。所有我曾拥有过淌着口水的梦魇正聚集在门外。

我从不是个能够快速次元旅行的人。有一次,你告诉我它会变得愈来愈简单,不适感也会减少。但我仍然觉得好像还是得用一把无形的刀切碎我的皮肤来准备迎接无尽盲界。双脚被固定住,我把自己准备好。但是为了要离开,我必需得把自己与那个腐臭、暴力的伪文明做连结。就在我找到力量之前,门爆开了。离我消失还有数秒之差。

一只抹煞兽摇晃地闯进密室。这是这场感染的创造物—一个专门制造用来杀戮的憎恨兽。在那种扭曲的景象中,这些生物将他们的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它露出从其他生物体抢夺来的一排排尖牙利齿朝我走来。许多刀型手腕划破空气,而阵阵毒雾则从它的胸腔窜出。它披着亡者的皮肤,带着无数崩毁与破碎生命的遗产。

它只走了一步就来到我面前。当它的两把利刃深深划过我的腹部时,我还来不及举起我的剑。我朝后方卷曲并倒落在地上,但我的双脚仍然深埋在岩石中。当寇斯的咒语炸弹在那座临时搭建起来的墙的另一侧爆炸时,我身体下方的地板也随之震动,但我并不知道这场毁灭的成效如何。从我头顶上的天花板,我看见了那些奇特的星辰图样,那些从暴力与腐败之中诞生的图样。抹煞兽从我上方逐渐逼近,它的刀锋朝我的头部笔直落下,挡住了我视野中的天花板。所以我闭上眼睛,在我心灵的黑暗深处,这些星辰转变成了塞洛斯的夜空。

我记得太阳神赫利欧德。在我得到这把剑那天,我看见了祂。祂的形体崇高耸立于地平线之上。祂像个男性人类,但有着星辰的精华。我迫切地想要到塞洛斯去,进入这个我曾经见过神之面容的世界的怀抱里。

当离开那个梦魇世界的时候,我的血液正翻涌着。在无尽盲界那奇特的朦胧与混乱中,我想到了神明。或许神明们有种东西可以使塞洛斯永不毁灭。或许神明的存在代表着它不能够被摧毁或感染。或许,如果那里有神明的话,一切都不会崩坏。

我一定要找出神明是什么并且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他们会渴望献祭吗?忠诚?荣誉?直到我康复前,我存在于这座神圣洞穴的地狱边缘,生命与死亡彷佛以某种奇特的和谐方式共存着。从我躺的地方,透过岩石的狭缝可以看见我这个新世界的蔚蓝天空。并没有任何东西阻挡我离开这里。只要我能够,我随时可以走出去重获新生。但我决心留在这里,直到我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以及它的神圣管理者们。

如果你在这里的话,阿耶尼,你会告诉我该怎么做?我应该对着苍穹大喊赫利欧德的名字吗?或是我会被允许提到祂的名字吗?我应该献祭吗?我的剑是我唯一拥有可能让神明也贪恋的珍贵物品。

这段祈祷文如何:请让这里拥有比我更伟大的事物。比起那吞噬每个我居住过的地方的残酷邪恶还要更伟大的事物。请带走我的痛苦与孤寂以及那些我不想要的回忆。

如果看见祂的话,这就是我会对赫利欧德说的话:赐给我宁静。赐给我和平。赐给我最后的歇息。

所以就这样了,阿耶尼。如果你曾听到了我的故事,你会批判我吗?你会因为我的再度离去而称我为懦夫吗?或许其他人会,但你不会。当你看着我,你看见了所有我能够成为的一切。当我看着自己,我只看见我原本应该成为的一切。


你永远的,

艾紫培

鹏洛客牌

游侠艾紫培

游侠艾紫培

艾紫培提瑞

艾紫培提瑞

旭日天尊艾紫培

旭日天尊艾紫培

造访的时空


外部链接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