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招募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东方紫香花 ~Seasonal Dream Vision~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Disambig.svg
本文介绍的是:东方Project半官方同人志《东方紫香花》

关于:同人志中附属的CD

参见条目:「东方紫香花(音乐CD)
《东方紫香花》封面·春

东方紫香花 ~Seasonal Dream Vision~東方紫香花 ~Seasonal Dream Vision~,とうほうしこうはな,Touhou Shikouhana)是日本弹幕射击系列游戏东方Project的同人志。不过因为有原作者ZUN的参与,而有着半官方Fanbook性质。

简介

由虎之穴策划出版,ZUN决定主题(花)和收录范围的同人志。

共收录了16位漫画家所创作的二次同人漫画,以及由ZUN撰写的小说。

本书还附带了一张CD,收录了12首二次同人音乐以及1首ZUN自作自编的音乐。

书籍的内容和在其之前发售的《东方花映冢》有着一定的联系。

因为在制作上有着ZUN的参与,并且ZUN决定了相当程度的内容,所以被认为是半官方性质的同人志。

基本信息

制作方:上海爱丽丝幻乐团

出版社:虎之穴

出版日期:2005年10月1日

文字:ZUN

封面:森井しづき

漫画:详见目录部分

类型:合辑本

大小:B5

页数:180(内容178)

附属:附属CD

定价:1890圆(税前)

国际标准书号(ISBN):9780400101194

其他

书中前半部分所收录的16篇同人漫画,主题均由ZUN所指定。[1]

因为其内容和《东方花映冢》有关联,所以主题均是以“花”为题材。

同样,书籍的附属CD,其全部曲目的选曲、曲名、顺序均由ZUN决定和安排[1],因此该CD亦被认为是半官方的音乐CD。

附属CD的13首曲目中,前12首为其他编曲家在游戏原曲的基础上进行再编的二次同人音乐。12首分别代表12个月,表示一年的主题。

而第13首则是ZUN自作自编、在《东方花映冢》中出现过的音乐、四季映姬的角色曲——六十年目の東方裁判(第六十年的东方裁判),起总结的作用。

本书封面共有四种,对应四季。

目录

  • 封面
  • 第4页:目录
  • 第5-170页:二次同人漫画(共16篇)
页数 原文标题 翻译标题 绘师
5-12页 桜〜願わくは〜 樱~心愿~ D·さとPON
13-24页 白詰草と約束 白诘草与约定 葉庭
25-40页 東方皐月花〜ホトトギス〜 东方皋月花~杜鹃~ SINRA
41-48页 青い薔薇の育て方 蓝色蔷薇的育成方法 氷川翔
29-58页 月見草-ジユウナココロ- 月见草-自由之心- 榎宮祐
59-70页 〜吾も亦た紅なり〜 ~吾亦红矣~ 雨水
71-84页 スノードロップ〜冬の贈り物〜 Snowdrop~冬日的赠品~ 綾見ちは
85-92页 春うららかに桜吹雪と美少女ひとり 晴朗春光下的樱吹雪与美少女一人 夢里まくら
93-102页 ローズマリーにじかんがもどる 返回迷迭香之刻 Katzen
103-110页 深紅のアネモネ 鲜红的银莲花 やむっ
111-118页 幾千幾万一夜華 几千几万的一夜华 如月亮
119-128页 翠嵐吹華 翠岚吹华 鳴海柚来
129-136页 永遠ノ秋桜 永远的秋樱 比良坂真琴
137-152页 秋の中に桜を見る 遇见秋樱 うりうり
153-162页 福寿草 福寿草 氷雨げんた
163-170页 桜花放心 樱花放心 里村響
  • 第171-177页:官方小说——六十年不见的紫香花 ,作者:ZUN
  • 封底

六十年不见的紫香花

六十年不见的紫香花六十年ぶりに紫に香る花,ろくじゅうねんぶりにむらさきにかおるはな,Rokujyuunennburini Murasaki ni Kaoruhana)

包含在《东方紫香花》中的、由ZUN亲自撰写的官方小说,书籍的名称是与小说的名称对照的。

讲述了与《东方花映冢》相关联的故事,与《东方花映冢》的剧情(特别是Extra的剧情)相互照应与补充。

由ZUN所撰写的东方Project官方小说

  无缘冢的风,从刚才开始就停了。没有风也不觉得热也只有现在的季节了。再过一个月的话会热得受不了吧。风是停止了,但这里的樱花花瓣并没有停止散落。没有声音,静静地散落。是要急着散去些什么东西吗。这么快散落,从归还到泥土的时间来看,一天两天都只是一瞬间。


  我只是想,这次花的异变也终于能恢复原状了吧。那也是应该的,这样开花的异变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是过去也看到过很多次的事。不,是应该看到过。所以看到生出来没多久的人类发生大骚动,觉得挺滑稽可爱的。


「哎呀,这次又怎么了。连“你”也出来了……。花没有复原不是我干的喔?」
「哎呀这不是灵梦吗,这个,不是谁也没有说这是你干的吗。怎样了?开始每天行善了吗?」
  灵梦「什么啊,连你也象那家伙那样说了」这样说,眺望樱花。说起来,那家伙,是指谁呢?
「灵梦到无缘冢这里还真是少见呢。神社的樱花还要比这里的樱花华丽好看很多的说……」
「又不是来赏樱花的。我是来确认这花什么时候散掉,什么时候恢复原状的。」
  灵梦看着樱花,还在继续散落着好像还需要很长时间,叹了口气。在无缘冢盛开的「紫色樱花」是罪的思念开放的后悔之花。这次,不知道是不是记错了,看上去比六十年前那时侯的樱花量更多了。


  没错,的确是和这次花的异变同样的异变,六十年前也发生过。大概是那样吧,一百二十年前也是一百八十年前也是,比那更遥远的过去也……应该发生了同样的异变。
  比六十年前还久远的事情,过了这么久已经连记忆的碎片都没有了。只是记得六十年前发生过的异变。
「我是这么健忘的吗?」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来走去干什么啊?像痴呆老人一样。」
「是呀!可能已经痴呆了。」
「这个,就算承认了也不好回答啊。」


  灵梦只是说了那些,有什么头绪也不说就走了。看到那样,我相信灵梦已经注意到异变发生的原因,就稍微安心了些。


  我看着紫色樱花无声散落,确实感受到了六十年前的记忆急速地消失了。虽然不情愿也明白过了六十年会变成这样,实际上感受到了却想起了一些不安的事情。只是,并不是全部记忆都消失了。只有「记录」里留着的东西留了下来,其他的「记忆」都消失了。
  在记录里留下的发生过的事。那就是说历史。六十年在境界里留下的东西就只有变成历史的东西,历史就是非日常聚集成的东西。顺便一提非日常是停止了的时间,由于那样,比六十年更久远的时间停止了。换句话来说,时间进行的日常的寿命只有六十年,六十年前的记忆消失,是因为日常的寿命尽了。
  那么为什么,那周期是六十年呢。六十年前也想过同样的问题,虽然好像答案也出来了,大概我变得痴呆了稍微想不起来。滑稽可爱的人类们,会知道为什么是六十年吧。
  稍微在意巫女之外的人类在干什么,到人类有可能在的地方去看看。


「哇!谁啊?怎样来到这里的?什么啊,原来是“你”啊。」
「怎样?魔理沙。六十年哦?知道吗?」
「什么啊,突然在家里面出现来禅问吗?真是外表和里面都是神出鬼没呢。」


  魔理沙的家,是在魔法森林的深处。魔法森林不会有花开,像往常一样让人觉得可怕。这里的时间不会停止。就是说,其实这里是没有历史的。
「哎呀,收集了很多花呢。」
「啊啊,因为这么多花开了很少见的,所以趁现在收集最好看的花。」
「是吗?对你来说是很少见吧。」对人类来说,这次花的异变很少见吧。六十年,对人类来说稍微太长了。
「一边说一边转来转去很奇怪的,不过算了。那,六十年又怎么了?」
「六十年之后你在干什么呢?」
「六十年后吗。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因为不是像你这样的妖怪。」
「为什么花每六十年才像这样开一次,你知道吗?」
「六十年一次?说竹子的花吗?是啊,不是因为之后的五十九年都在偷懒吗?」
  魔理沙没有说什么有用的东西,我也稍微灰心地去找下一个人类。森林还是只存在着日常,换句话来说是只存在着普通。理解不了这次的异变也是没办法的。


「哎呀,“你”从哪里进来的?」
「怎么样?咲夜。六十年哦?操纵时间的你应该知道吧?」
「就算突然间这么说……」


  这里是位于湖畔上的红魔馆,红色恶魔栖息的家。虽然那个华丽的壮观和幻想乡不是很相衬,但这种程度自我完善的地方很少有。内部不受外面的影响,也没有对外面造成什么影响。咲夜是在那里工作的女仆。
「真吵呀,这里。平时都是这样的吗?」
「现在的花很漂亮,大家稍微活跃了。」
「在建筑物里面的话,那漂亮的花也看不见了吧?」
「其实,切落的玫瑰花又开花了。发生了那样的事的话,那是会变得活跃的吧。」
「玫瑰也复活了呢。」
「玫瑰也,难道,其他的什么也复活了?」
「说起来,为什么六十年一次开花,知道吗?」
「六十年一次?说什么花?」
「现在发生的花的异变,是六十年一次,重复发生着的异变。」
「是吗?那样的事,那个人说了吗?那,为什么是六十年一次?」
  那个人,是指谁呢。稍微有些在意,比起那个,还是优先戏弄眼前的女仆。
「那是我在问你的。」
「是呀,不是因为制造花的异变的犯人被打到五十九年醒不来吗?」


  咲夜也没有说什么有用的东西,我又稍微灰心地接下来到访那孩子那里了。虽然那孩子不懂得理解复杂的事,但性格很正直,所以有时会说些很有趣的东西。那孩子住在死者居住的世界。


「咦?这么白天就来了很少有啊。幽幽子小姐的话正在睡觉。一定。」
「不是,今天是千里迢迢来到冥界找妖梦的。」
「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冥界。和现界的空气和温度都不同。不过现在比起那个,有东西看起来更加的不同。
「那个世界虽然没有开那么多花……现在,注意到这个世界的花发生了很严重的事了吗?」
「呃——,当然注意到。虽然幽幽子小姐没有说什么,觉得稍微有些可疑就一个人出去调查了。」
「哎呀,不是很能干吗。不过,关于异变,为什么幽幽子什么也没有说,不在意吗?」
「有些吧……。不过,因为幽幽子小姐一向是什么都没有说的……。」
「哎呀,要不要告诉幽幽子呢?妖梦说了这样的话。」
「啊,不不,只是开玩笑的。」
「说起来,知不知道为什么幻想乡六十年开一次花呢?」
「真是很突然呢……。六十年一次,唔,好像在哪里听过。」


  冥界吹着令人舒服的风,摇动着已经完全散落的樱花树的枝条。第一次对樱花散落染上绿色有了生的感觉。比起现在的幻想乡,冥界更加让人感觉到生,这也太讽刺了。
「虽然好像在哪里听过六十年一次这句。难道,每六十年一次发生和这次一样的异变吗?」
「哎呀不知道吗?」
「我又不是那么早以前就出生了。」
「现在也不是生的吧?」
「啊——,是啊。六十年前还没有生出来,所以就算说每六十年一次发生花的异变也不会知道。」
「那么再问一次。知不知道为什么幻想乡六十年开一次花呢?」
「都说了不知道了——」


  妖梦也不行吗……。果然人类——虽然妖梦是半个人类,活的时间不长所以知识和经验都少。对于突然之间的问题,有趣的东西一点都说不出来。仅存的六十年前的记忆里,记得当时也对人类问了同样的问题。那时人类怎样回答的已经不记得了。不过,总觉得那是更好的回答。


  那是,时间造成的错觉吗。我们妖怪的时间比人类的时间流动慢很多。即便如此,果然还是会对记忆中的过去进行美化。那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对所有的生物来说,活着就是苦痛的积累。不能美化过去的话,会变成被「那时侯更严重,比起那时候现在是好很多了。」这种放弃的想法支配。生物会向坏的方面发展吧。美化过去,是生物为了长寿必须做的事。做不到这个的话无论过多久也只能看到过去的坏的地方,好像这样的人会没有未来。


  我告别了在庭子扫地的妖梦,问应该知道答案的幽幽子也没有意思,所以没有见幽幽子离开了冥界。
  我再次回到无缘冢,眺望紫色的樱花。总觉得刚才遇见灵梦的时候的樱花更漂亮,那也是美化过去的生物的特性吧。


「终于找到了。刚才到哪里去了啊。」
「哎呀?不又是灵梦吗?刚才不是回神社了吗?」
「觉得问你的话,会更加了解这次异变的事,所以立刻赶回来了。然后你又不在……到底去了哪里啊。」
「只是稍微去散步罢了。」
「散步,你一瞬间就去到哪里都可以了,说是方便还是说是令人头痛的好呢……」灵梦这样说着,坐到了紫色的樱花树下。
「辛苦了,怎么累得直不起腰了?这么危险的地方的说,不是要问我些什么东西吗?」
「没什么,虽然没有具体的问题,关于这次花的异变知道什么的就告诉我吧。不,原因虽然是感觉到了……总觉得原因不能作为解释。」
「是吗。那就稍微告诉你吧。关于外面的世界和这次花的异变的事。」


  我是可以操纵一切境界的妖怪。那力量,幻想乡也好外面的世界也好,这个世界也好那个世界也好,人类也好妖怪也好,白天也好黑夜也好,都没有关系,而且,可以把所有的结界变无。这样的我,有打算告诉灵梦这次的异变的事,恐怕这是独一无二的机会。对人类来说六十年很长,大部分的人类,这次的异变一生也只能体验一次,这次的机会不把握好,再也没有办法告诉眼前的博丽巫女了。本来,那样的事不是以「称职」的妖怪的我来干的事,算了反正好像挺有趣,带着想要捉弄巫女的心情说出了外面世界的事和这次异变的事。


「呼唔。虽然不知道到哪里为止是真的,好像很严重呢。外面的世界的人类也是」
「今年,对外面的人来说是特别的年哦。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是特别的年的六十年后吗?」
「那是什么啊。那么,不是每隔六十年都有特别的年来了吗。」
「已经来了,或者一直在来着。」
「怎么也信不过你说的话呢。外面的世界发生了大地震?幻想乡不是没有震吗。外面的世界发生海啸?就算是地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发生。而且是台风洪水?什么时候开始日本下了那么多雨啊。还有战争和随着发生的非人道行为?虽然不知道随着发生的非人道行为是什么,战争什么的那么旧时代的事情……现在外面的人类不可能做吧?因为……外面的文明远远比幻想乡先进。实际上那先进的文明的道具不是经常掉到店里吗?」
「不是掉到店里吧。店里的道具不是掉出来的,而是掉了东西的哦。」没有看见灵梦明白,我那么的不值得信赖吗……


「那么,为什么六十年一次,发生花的异变呢?」


  我呆住了,可能被紫色樱花展示的深重罪孽的壮观所惊呆了。我打算用来问灵梦寻高兴的问题,居然被灵梦反过来问了。


「是,是呢。那不是五十九年花都在偷懒,五十九年都在睡觉吧。」
「那是不可能的吧?」
「那是……」


「哎呀,在这种地方幽会?或者说有什么密约?」
  突然听到的声音,那种稳重的语气一听就知道是谁了。
「在想象将棋呀。说起来还真是少见,幽幽子居然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墓地。」
「想象将棋是什么?」灵梦这样说着,脸上明显是麻烦的家伙出现了的表情,又坐到了紫色樱花树下。
「下将棋,把对手接下来的行动想象到几步以后,在其中发现最妥当的一步的游戏吧?那么,一开始就只在脑子里下棋的话就好了。实际上就算不摆棋子,只想象所有的对方的行动,也有全胜的自信。」
「在说什么啊~,那是只在脑子里下棋的话,不就一定是自己胜利吗——」


  灵梦的战意完全丧失转过身去。难得我想告诉她「为什么六十年一次发生花的异变」的说。


「说起来,“你”?现在,幻想乡不是很多花吗。这是为什么?」
「不是认真地问吧?幽幽子」
「嗯。有一成认真。」
「哎呀,很认真呢。六十年前的事,还记得吗?」
「昨晚吃了什么也想不起来的说,你说呢。」
「昨天和六十年前也没有什么大差别吧?怎么,昨天也想不起来了吗。那就没办法了。」
「那么,六十年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六十年前也发生了一样的事呀。」
「是吗?想不起来了。」
  是啊,我也一边说话一边确切感觉到六十年前的记忆消失了。
「为什么,六十年一次地反复发生着花的异变呢……」我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拼命想要想起来。为什么呢?六十年前发生了什么呢?根据仅仅留下的六十年前的记忆,六十年一次……。
「六十年呢……。是了!六十年前发生大事了。冥界被平时几万倍的无数幽灵占领了。那时侯,花有开吗?稍微记得不是很清楚……说起来今年也是幽灵很多呢。」


  是吗……现在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会六十年一次发生花的异变!然后,为什么忘掉了的东西也想起来了。


「六十年。那是幻想乡的自然所拥有的属性全部组合,环绕一周所需要的年月,虽然告诉连昨晚吃了什么也忘掉的幽幽子可能没有意义。」我嘴快地说出来了。那是因为想在还没忘掉之前说出来。
  试着想起来,什么有趣的东西也没有。所以忘掉了。是平时没有注意到的知识之类很快忘掉的东西。或者说这么无聊的知识不可能过了六十年还记着。
  看向灵梦,已经对我们的高深对话完全没有兴趣,在樱花树下发呆。现在的紫色樱花不是普通的樱花,是为罪的思念所盛开的樱花。由于那样,在这里发呆稍微有些危险吧?虽然是这样想,觉得灵梦发生什么事都是自作自受,不管她了。

「幻想乡的自然,有三系统完全不受干涉的属性。那三系统全部的组合可以说明自然的全部。」
「是那样吗?自然的三系统的,是什么?樱花和樱饼还有柏饼吗?」
「遗憾。三系统呢,首先是太阳、月亮和星星的一系统,太阳有吸引人的绝对的魅力,拥有能把月亮和星星遮盖住的傲慢。月亮通过圆缺改变自己的姿态,拥有协调性和优柔不断。然后是星星,不动的北极星、展示让人迷惑的行动的惑星、只有一瞬间能看见其姿态的流星,拥有多样性和非协调性。这太阳月亮和星星,三个合称为“三精”,那是表现自然的气质的属性的一系统。」
「是吗~。好像说话会很长坐下来可以吗?」
「不行呀。不快点说的话,会从我的记忆里消失的。」
「可惜,已经坐下来了。来,请继续吧。后面的二系统是什么?」
「三精的下面,就是很熟悉的“四季”了。这是意味着诞生的春、意味着成长的夏、意味着成果和衰退的秋、还有意味着死的冬四个季节。表现出生命的流程的属性的一系统就是四季。这方面幽幽子明白吧。」
「看呀,樱饼——。在家的户棚里放着的偷偷的拿来了。」
「是吗。接下来最后的属性,是物质的属性。没有形状的激情的火。把全部归还为虚无的水。力量强大而温柔的木。冷冷的沉默的金。然后,成为所有的东西归还的终点的再生的土。这个五行就是最后的属性的一系统。」
「啊啊,糟了。忘了带茶来。」
「这三个系统,表现了气质、生命、物质,这些的组合能表现出全部的自然。还有,那个组合的种类……三精、四季和五行相乘的数字、就是六十呀。」
「真不愧是你。数学很厉害呢。」
「这种程度的乘法谁也能做到吧?难道对幽幽子来说很难吗?」
「很难哦~」
「这,不是还没有说完吗?自然,是三系统独立轮流回转获取平衡。即是,日、月、星、日、月……这样每年属性变换,同样的,春、夏、秋、冬……、火、水、木……、这样变换属性。那样的话会变成怎样?会六十年内全部组合回转一次呀。」
「那么?为什么六十年一次开花呢?」
「今年,是日、春和土组合的一年呀。那是六十年才发生一次,而且那个所包含的意义,就是万物的再生。」

  说到这里,好像感觉到了很强大的气行动了,眼前的紫色樱花恐吓着一样散落着,是注意到了那股强大的气吗,我的话全部都没有听的灵梦站了起来,环视四周。

「幽幽子。这股气是那一位的气吧。」我凑近幽幽子的耳朵这样说。
「那一位?唔,是谁呢。不过,好像有些明白了。」
「一定是来看罪孽深重的紫色樱花的。那一位是不可违抗的,先离开这里比较好吧?」
「从刚才开始就在想了,紫的樱花,就像是你的樱花,很有趣呀~。说明自己罪孽深重。是吧,紫?」
「哎呀,真是失礼,我没有做紫色樱花那么多坏事啦。」
  这样说着,在警戒着附近的灵梦的斜视下,聪明的我和幽幽子离开了无缘冢。

附属CD

参见条目:东方紫香花(音乐CD)

注释及外部链接

  1. 1.0 1.1 『东方书谱』2005年9月9日の记事より。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