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东郭先生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Icon-info.png
小说原作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P1990594452.jpg
基本资料
作品原名 東郭先生
原作载体 小说
原作作者 马中锡
改编载体 动画、连环画

东郭先生》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于1955年制作的一部彩色木偶片。故事改编于明朝作家马中锡的《中山狼传》。

小说原作

《中山狼传》是马中锡《东田集》中其中一篇文章,是根据古代传说编撰的一篇寓言故事。

《中山狼传》全文

赵简子大猎于中山,虞人道前,鹰犬罗后。捷禽鸷兽应弦而倒者不可胜数。有狼当道,人立而啼。简子垂手登车,援乌号之弓,挟肃慎之矢,一发饮羽,狼失声而逋。简子怒,驱丰逐之,惊尘蔽天,足音鸣雷,十步之外,不辨人马。

时墨者东郭先生将北适中山以于仕,策蹇驴,囊图书,夙行失道,望尘惊悸。狼奄至,引首顾曰:「先生岂有志于济物哉?昔毛宝放龟而得渡,隋侯救蛇而获珠。龟蛇固弗灵于狼也。今日之事,何不使我得早处囊中以苟延残喘乎?异日倘得脱颖而出,先生之恩,生死而肉骨也。敢不努力以效龟蛇之诚!」

先生曰:「嘻!私汝狼以犯世卿,忤权贵,祸且水测,敢望报乎?然墨之道,『兼爱』为本,吾终当有以活汝。脱有祸,固所不辞也。」乃出图书,空囊囊,徐徐焉实狼其中,前虞跋胡,后恐疐尾,三纳之而未克。徘徊容与,追者益近。狼请曰:「事急矣!先生果将揖逊救焚溺,而鸣銮避寇盗耶?惟先生速图!」乃局蹐四足,引绳而束缚之,下首至尾,曲脊掩胡,猬缩蠖屈,蛇盘龟息,以听命先生。先生如其指,纳狼于囊。遂括囊口,肩举驴上,引避道左,以待赵人之过。

已而简子至,求狼弗得,盛怒。拔剑斩辕端示先生,骂曰:「敢讳狼方向者,有如此辕!」先生伏踬就地,匍匐以进,跽而言曰:「鄙人不慧,将有志于世,奔走遐方,自迷正途,又安能发狼踪以指示夫子之鹰犬也!然尝闻之,『大道以多歧亡羊』。夫羊,一童子可制也,如是其驯也,尚以多歧而亡;狼非羊比,而中山之歧可以亡羊者何限?乃区区循大道以求之,不几于守株缘木乎?况田猎,虞人之所事也,君请问诸皮冠;行道之人何罪哉?且鄙人虽愚,独不知夫狼乎?性贪而狠,党豺为虐,君能除之,固当窥左足以效微劳,又肯讳之而不言哉?」简子默然,回车就道。先生亦驱驴兼程而进。

良久,羽旄之影渐没,车马之音不闻。狼度简子之去远,而作声囊中曰:「先生可留意矣!出我囊,解我缚,拨矢我臂,我将逝矣。」先生举手出狼。狼咆哮谓先生曰:「适为虞人逐,其来甚速,幸先生生我。我馁甚,馁不得食,亦终必亡而已。与其饥死道路,为群兽食,毋宁毙于虞人,以俎豆于贵家。先生既墨者,摩顶放踵,思一利天下,又何吝一躯啖我而全微命乎?」遂鼓吻奋爪以向先生。先生仓卒以手搏之,且搏且却,引蔽驴后,便旋而走。狼终不得有加于先生,先生亦极力拒,彼此俱倦,隔驴喘息。先生曰:「狼负我!狼负我!」狼曰:「吾非固欲负汝,天生汝辈,固需我辈食也。」相持既久,日晷渐移。先生窃念:「天色向晚,狼复群至,吾死已夫!」因给狼曰:「民俗,事肄必询三老。第行矣,求三老而问之。苟谓我可食,即食;不可,即已。」狼大喜,即与偕行。

逾时,道无行人。狼馋甚,望老木僵立路侧,谓先生曰:「可问是老。」先生曰:「草木无知,叩焉何益?」狼曰:「第问之,彼当有言矣。」先生不得已,揖老木,具述始末。问曰:「若然,狼当食我耶?」木中轰轰有声,谓先生曰:「我杏也,往年老圃种我时,费一核耳。逾年,华,再逾年,实,三年拱把,十年合抱,至于今二十年矣。老圃食我,老圃之妻子食我,外至宾客,下至于仆,皆食我;又复鬻实于市以规利,我其有功于老圃甚巨。今老矣,不得敛华就实,贾老圃怒,伐我条枚,芟我枝叶,且将售我工师之肆取直焉。噫!樗朽之材,桑榆之景,求免于斧钺之诛而不可得。汝何德于狼。乃觊免乎?是固当食汝。」

言下,狼复鼓吻奋爪以向先生。先生曰:「狼爽盟矣!矢询三老,今值一杏,何遽见迫耶?」复与偕行。

狼愈急,望见老牸曝日败垣中,谓先生曰:「可问是老。」先生曰:「向者草木无知,谬言害事。今牛禽兽耳,更何问为?」狼曰:「第问之。不问,将咥汝!」

先生不得已,揖老牸,再述始末以问。牛皱眉瞪目,舐鼻张口,向先生曰:「老杏之言不谬矣。老牸茧栗少年时,筋力颇健。老农卖一刀以易我,使我贰群牛,事南亩。既壮,群牛日以老惫,凡事我都任之:彼特驰驱,我伏田车,择便途以急奔趋;彼将躬耕,我脱辐衡,走郊垧以辟榛荆。老农亲我犹左右手。衣食仰我而给,婚姻仰我而毕,赋税仰我而输,仓瘐仰我而实。我亦自谅,可得帷席之蔽如狗马也。往年家储无儋石,今麦收多十斛矣;往年穷居无顾藉,今掉臂行村社矣;往年法卮罂,涸唇吻,盛酒瓦盆半生未接,今酝黍稷,据尊罍,骄妻妾矣;往年衣短褐,侣木石,手不知揖,心不知学,今持兔园册,戴笠子,腰韦带,衣宽博矣。一丝一粟,皆我力也。顾欺我老,逐我郊野;酸风射眸,寒日吊影;瘦骨如山,老泪如雨;涎垂而不可收,足挛而不可举;皮毛具亡,疮痍未瘥。老农之妻妒且悍,朝夕进说曰:「牛之一身,无废物也:肉可脯,皮可鞟,骨角且切磋为器。』指大儿曰:『汝受业疱丁之门有年矣,胡不砺刃于硎以待?』迹是观之,是将不利于我,我不知死所矣!夫我有功,彼无情乃若是,行将蒙祸。汝何德于狼,觊幸免乎?」言下,狼又鼓吻奋爪以向先生,先生曰:「毋欲速!」

遥望老子杜藜而来,须眉皓然,衣冠闲雅,盖有道者也。先生且喜且愕,舍狼而前,拜跪啼泣,致辞曰:「乞丈人一言而生!」丈人问故。先生曰:「是狼为虞人所窘,求救于我,我实生之。今反欲咥我,力求不免,我父当死之。欲少延于片时,暂定是于三老。初逢老杏,强我问之,草木无知,几杀我;次逢老牸,强我问之,禽兽无知,又将杀我;今逢丈人,岂天之未丧斯文也!敢乞一言而生。」因顿首杖下,俯伏听命。

丈人闻之,欷歔再三,以杖叩狼曰:「汝误矣!夫人有恩而背之,不祥莫大焉。儒谓受人恩而不忍背者,其为子必孝;又谓虎狼知父子。今汝肖恩如是,则并父子亦无矣!」乃厉声曰:「狼速去!不然,将杖杀汝!」狼曰:「丈人知其一,未知其二,请愬之,愿丈人垂听!初,先生救我时,束缚我足,闭我囊中,压以诗书,我鞠躬不敢息,又蔓词以说简子,其意盖将死我于囊而独窃其利也。是安可不咥?」丈人顾先生曰:「果如是,羿亦有罪焉。」先生不平,具状其囊狼怜惜之意。狼亦巧辩不已以求胜。丈人曰:「是皆不足以执信也。试再囊之,吾观其状,果困苦否。」狼欣然从之,信足先生。先生复缚置囊中,肩举驴上,而狼未知之也。丈人附耳谓先生曰:「有匕首否?」先生曰:「有。」于是出匕。丈人目先生使引匕刺狼。先生曰:「不害狼乎?」丈人笑曰:「禽兽负恩如是,而犹不忍杀。子固仁者,然愚亦甚矣。从井以救人,解衣以活友,于彼计则得,其如就死地何!先生其此类乎?仁陷于愚,固君子之所不与也。」言已大笑,先生亦笑,遂举手助先生操刃共殪狼,弃道上而去。

故事概要

古时候有个东郭先生,有一次,他带了一口袋书出门去。他本来可以骑着驴走,但怕驴经不住压,就自己背着沉重的口袋,牵着驴走。路上休息的时候,有一只受伤的狼跑到他面前,求他救命,他很可怜这只狼,就把书倒出来,叫狼藏进去,骗过了猎手,救了狼的命。可是,狼一钻出口袋就要吃东郭先生,东郭先生被迫和狼一起去找人评理。先请老桃树评理,老桃树稀里糊涂地答复了几句,又去问老牛,老牛怕管闲事,支吾了几句就跑了。最后问一个老农夫,聪明的老农夫要他们把经过再表演一下,看看到底是谁的错。狼钻进口袋后,老农夫忙把口袋扎上,用锄头狠狠的打狼,狼在临死前说:这样的书呆子,我没有吃了他,死也不甘心!老农夫告诫东郭先生,对狼这样的坏蛋,是不能讲仁慈的。

STAFF

编剧:靳夕

导演:虞哲光、许秉铎

布场设计:王昌诚

摄影:施源宣

作曲:高潮

木偶表演者:夏秉钧、吕衡、万超尘、尤磊

作品欣赏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