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身在武漢等疫區的編輯讀者保重身體,早日戰勝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 你好~!歡迎來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來到這裡,點這裡加入萌娘百科!
  • 歡迎具有翻譯能力的同學~有意者請點→Category:需要翻譯的條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發現某些內容錯誤/空缺,請勇於修正/添加!編輯萌娘百科其實很容易!
  • 覺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話,請推薦給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歡迎加入,加入時請寫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組已經建立,請點此加入!

少女前線/節慶限定作戰

萌娘百科,萬物皆可萌的百科全書!轉載請標註來源頁面的網頁鏈接,並聲明引自萌娘百科。內容不可商用。
前往: 導覽搜尋

少前編輯組正在建設中,歡迎有愛的你加入:大水漫灌群 765629499/編輯事務群 684258656
歡迎關注我們的微博:@萌娘百科少女前線編輯組
  • 【整活啦】 《少女前線》2020年冬季活動“偏振光”正式開啟,最大規模三方混戰一觸即發!活動中可獲得精英戰術人形、紀念家具、新型火控元件、物資箱及真核面具·偏振光等豐厚活動獎勵。活動時間:1月16日維護後至3月12日10:00。當前開放關卡為第一章至第四章,2月27日維護後開啟第五章
  • 【編輯組相關】 六、七期CV配音現已全部上傳完畢,請求各路日語大神進場施工。感謝~
Logo Kalina 2.png
歡迎您來到萌娘百科少女前線專題!您可以在此查閱有關《少女前線》的遊戲資料。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少女前線相關條目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請不要在評論區發表包括但不限於引戰、人身攻擊等不恰當的言論。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Gnome-emblem-important.svg
訪客請注意:本頁面的所有數據均以《少女前線》中國大陸伺服器為準,可能會與您所在地區的《少女前線》伺服器的數據不同,敬請留意。
Please be aware that all the information of Girls’ Frontline on this page origins from the Mainland China server and may differ from yours.


少女前線在2019年10月也開始自己的節慶限定作戰。

限定作戰難度一般較低,通關獎勵一般是較長一段時間內無法通過其他途徑獲得的限定裝備、限定家具及限定寵物等。

從2019年10月至今,一共進行了2次小型的節慶限定活動。

2019年

2019年聖誕活動“雪夜殺禮異想曲”

  • 活動簡介
    • 活動代號:雪夜殺禮異想曲
    • 活動開放時間:2019年12月5日維護後至12月26日10:00
  • 通關獎勵&活動限定掉落
    • 以下人形以顏色區分:未開放建造的五星人形為橙色,未開放建造的四星人形為綠色。其他未開放建造人形不標識顏色。
關卡 限定掉落人形 普通獎勵
鐵血怨 UKM-2000 四項資源×500
蟻中諜 HK21 限定家具“聖誕夢中樹”
X戰蟻 HS2000 替代核心×5
禮物頌 劉易斯 限定寵物“聖誕牧禮犬”
  • 戰役劇情
    • [點擊展開/關閉]
鐵血怨

……鐵血基地,倉庫。

正在清點物資的破壞者望著窗外的雪花嘆了一口氣。

破壞者:前年的今天,我們一起開了個派對……

去年的今天,我收到了代理人的禮物……
今年……今年什麼都沒有……

破壞者喚醒了牆上內嵌的AI系統。

破壞者:今天是聖誕節,播放一首應景的歌吧。

鐵血Music:已自動識別情境,即將為您播放一首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人類歌曲《鐵窗淚》。

“鐵門啊鐵窗啊鐵鎖鏈……”
“手扶著鐵窗我望外邊……”
“外邊的生活是多麼美好啊……”

破壞者惡狠狠地關掉了AI系統。

破壞者:好了,你閉嘴吧。

破壞者再次望向了窗外的雪花,幽幽地嘆了口氣。

破壞者:哎,我真的好想過聖誕節啊……

……十五分鐘前。

破壞者:……所以代理人,我們今年的聖誕節計劃是什麼?

代理人:什麼聖誕節計劃?

你難道不知道我們物資有多緊缺嗎?

破壞者:別裝了,現在只有你和我,你就告訴我吧,我保證不外泄。

代理人:……

看來讓你閒下來真是個錯誤的決定。
拿著這份物資清單,現在就去倉庫清點我們的物資。
等你明白了我們的窘境,再回來跟我提什麼聖誕節計劃吧。

破壞者:哎——

雖然一邊清點著,一邊也明白了代理人說的是真的……
但果然還是很不甘心啊……

夢想家:代理人可真是越來越大膽了,竟然讓你來清點物資。

不過考慮到我們剩餘物資本就少得讓人心酸,想必是笨蛋也能數清楚吧。

破壞者:……你在說我是笨蛋?

夢想家:你要這麼想我也沒辦法。

說起來,我剛剛看偵查報告裡講,格里芬正歡天喜地地慶祝聖誕呢。

破壞者:什麼?!連那些貧窮到搜刮鐵血零件的格里芬人形也能慶祝聖誕節?

夢想家:格里芬的指揮官可是一大早就離開了基地,似乎是進城採購去了。

夢想家:雖然我們是沒有餘力慶祝了,但是放個聖誕歌助興還是綽綽有餘的。

夢想家一邊說一邊打開了AI系統。

夢想家:今天是聖誕節,放一首應景的歌吧。

鐵血Music:已自動識別情境,即將為您播放一首聖誕頌歌。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破壞者再次憤怒地關上了AI系統。

夢想家:看來你今天火氣很大嘛。

不過,或許能用在一些合理的地方呢……

破壞者的眼睛在昏暗的倉庫中亮了起來。

破壞者:那我就去偵查一下吧,反正今天也沒什麼事做。

說不定還能順勢俘獲一批物資填充我們空蕩蕩的倉庫。

夢想家:很反常嘛,笨蛋居然也有主動請求執行任務的覺悟。

破壞者:你果然在罵我是笨蛋——

一直在門外偷聽的計量官突然沖了進來。

計量官:你們準備去偵查格里芬基地嗎?

讓笨蛋獨自執行任務怎麼想都不可靠啊,我也一起吧。

破壞者:喂喂!偷聽別人說話還這麼理直氣壯?

還有你在說誰是笨蛋啊?!

計量官:說笨蛋。

十分鐘後基地後門見。

破壞者:餵——!

夢想家:無聊的聖誕節逐漸變得有趣起來了呢♪

……格里芬基地。

???:……指揮官那邊已經打過招呼了,那麼G11就拜託你了,格琳娜。

我們採集完需要的物資就立刻回來。

???:反正她也就一直睡著,你就當我們寄存了一個又丑又沉的花瓶就行。

???:G11你就安心在這裡睡覺吧,等你醒來了,就會收到你一直想要的驚喜喲♪

為了避開其他人形,格琳娜將睡得正香甜的G11安置在了指揮官的房間。

望著G11的睡顏,格琳娜突然靈機一動,翻出了一件聖誕禮服給G11換上。

格琳娜:之前的聖誕節送給你的禮物你一直沒有帶走誒!

正好這次聖誕節還能穿上,還能省掉一筆買禮物的錢♪

G11:唔嗯……聖誕……

禮物……嘿嘿……

格琳娜離開房間後,立刻趕去了人形聚集的大廳。

格琳娜:大家聖誕節快樂!今天真是個美好的日子呢。

格琳娜:不過有點小遺憾的是——

我們的指揮官因為臨時的工作需要不得不離開基地……

人形們立刻吵鬧了起來。

OTs-44:嗚嗚,指揮官……怎麼會這樣?

春田:指揮官一定是有很緊要的工作吧,不然肯定會陪大家共度聖誕節的。

WA2000:誰、誰稀罕啊?指揮官在不在,我都一樣過!

SVD:指揮官不在的話,酒窖里的酒應該可以隨意飲用的吧?

索米:你們這些討厭的野蠻人,又想趁指揮官不在偷喝酒了嗎?!

柯爾特左輪:既然互相不服,那就來決鬥吧!勝者的獎勵就是我手中的這罐可樂喲!

CZ75:哦?要決鬥了嗎?說起來我和NZ75還未分出勝負……

阿梅利:這裡好像很熱鬧的樣子……

格琳娜面對著亂作一團的人形,無奈地揉了揉額頭。

格琳娜:咳咳!好了,大家安靜一下!

雖然指揮官不能陪我們一起度過今年的聖誕節了,但是——!
為了我們今年的辛勤付出,我們也要好好慶祝一下!

格琳娜故作神秘地環視了一圈人形。

格琳娜:因此我決定舉行格里芬首屆禮物交換大會!

人形們開始熱鬧地討論起來。

格琳娜:關於禮物交換大會的說明文檔已經發送給各位了。

總的來說就是每人準備一份禮物,然後放到指定地點按順序編號。
接下來,準備了禮物的人形都可以抽取一次編號來獲得一份隨機禮物,而且是完全免費的喲!

格琳娜:是不是很驚喜很刺激呀?

聽見格里芬人形的歡呼尖叫,格琳娜滿意地點了點頭。

格琳娜:更驚喜刺激的是——

指揮官其實也準備了一份禮物,不過能不能抽到就要看各位的運氣了!

柯爾特左輪:呀吼,指揮官一定為我準備了一年份的可樂!

RFB:才不是呢!一定是為我準備的最新的遊戲卡帶!

阿梅利:唔……那我就把剛剛被擠掉的紐扣放進禮物里好了。

索米:上次送了指揮官入門的CD,那麼這次就……

WA2000:準備禮物什麼的可真是很麻煩的事……不過既然已經這樣決定了,那就好好做吧……

春田:那我們大家就一起去基地附近尋找材料,好好準備禮物吧。

……格里芬基地附近的隱蔽角落。

計量官:……所以,你真的是為了偷窺格里芬的聖誕節安排這樣無聊的目的才過來的嗎?

破壞者:雖然同為鐵血,但我們的追求和藝術素養明顯是有差距的。

比如我能夠準確判斷出,每年都堅持給建築師這個叛徒送聖誕禮物真的很無聊。

計量官:……工作期間還是不要閒聊了。

注意前方,格里芬的土撥鼠們出洞了。

……格里芬基地門口。

春田:總算是清理乾淨了……

MG5一邊攙扶著癱倒在雪地的人形,一邊嘆氣。

MG5:快起來,清理幾個雜兵就已經運轉成這樣了嗎?

OTs-44:那現在是不是可以正式開始準備禮物啦?

M14:我們已經想好要做什麼了哦!

M21:是嗎?快告訴我……不,還是讓我自己動動心智雲圖吧……

CZ75:總有種預感,會抽到Spitfire的禮物……

柯爾特左輪:反正我是已經準備好用我珍藏的可樂了,不知道能交換到什麼樣的禮物啊?

RFB:總之不要交換到你的可樂就好……

……格里芬基地附近的隱蔽角落。

破壞者:你聽見了嗎?!計量官!

她們……她們要開交換禮物大會!
那是什麼?好有趣的樣子……

計量官:……

破壞者:只要準備了禮物的人形都可以參與?!

那我也——

計量官一記爆栗把蠢蠢欲動的破壞者捶進雪堆里。

計量官:看來,智商深不可測的傢伙里,你也算一個……

破壞者奮力把自己的頭從雪地中拔出來,正好看見幾隻改造兵蟻在格里芬人形中自由行走。

OTs-44:這幾隻兵蟻好可愛啊!還會幫忙呢……

WA2000:意外的是還挺能派得上用場……

M21:你們說,要是今天混進來鐵血的兵蟻,我們是不是會分不清啊哈哈哈哈……

M14:M21,你又在開一些奇怪的玩笑了……

破壞者:等等,我突然有了一個完美的計劃。

……與此同時。

……格里芬基地的煙囪邊。

ART556:(打瞌睡)嗚哇——大家都在好認真地製作禮物誒!

真是的……製作禮物什麼的一點都不酷……

ART556盯著正在忙碌的人形們陷入了沉思。

ART556:要說最酷的,那當然是空手套大禮的神秘大盜了,哈哈哈!

一場好戲就此拉開序幕。

蟻中諜

……格里芬基地附近的隱蔽角落。

計量官:你說的計劃是什麼?

破壞者:你還記得主腦最近研發出來的新技術嗎?

計量官:你指的是通訊頻道單方向屏蔽還是素體豐——

破壞者驚恐地捂住了計量官的嘴,同時心有餘悸地摸了摸自己的鼻樑骨。

破壞者:都不是!是格里芬信號模擬技術!

計量官:就是安裝之後,能短暫將鐵血信號模擬為格里芬信號的那項技術吧?

那項技術還在試驗中吧,目前只能維持三十分鐘左右。

破壞者:是的,但已經足夠了。

見計量官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破壞者興奮地抓了一隻兵蟻開始操作起來。

破壞者:只要我們把兵蟻的外表改裝成格里芬式兵蟻,再使用格里芬信號模擬技術覆蓋鐵血信號,那些愚蠢的人形就不會察覺到這些兵蟻的真實身份!

然後利用這些兵蟻製造混亂,我趁亂帶走幾份禮物——

破壞者越說越興奮,不知不覺就把手中的兵蟻組裝完畢,除了幾個無處安放的零件……

計量官:……::你確定這樣做不會出現什麼意想不到的問題嗎?

畢竟這項技術還未進行過實裝試驗。

破壞者緊張地看著計量官啟動兵蟻,見兵蟻沒什麼異常,破壞者趕緊繼續說了下去。

破壞者:咳,既然沒有什麼問題,那我們就可以繼續進行這個計劃了。

你想想,藉此機會你也可以尋找一下那個叛徒。
這樣我們倆就都得償所願了。

計量官:似乎是沒有什麼破綻。

那就這樣執行吧,不過要精確操縱兵蟻的話,我們就要分頭行動了。

破壞者:放心吧,有什麼狀況我會及時聯繫你的。

計量官:但願你比那個笨蛋機靈些。

這個計劃就以我的部隊突襲作為開場吧。

破壞者:……嗯?哪個笨蛋?

計量官的身影已經隱匿在了雪夜中。

……格里芬基地。

M1918:格琳娜,距離基地正門五百米左右發現鐵血單位,偵查小隊請求支援!

格琳娜:怎麼在這個時候……

CZ75:來得正好!正愁找不到材料呢!

阿梅利:指揮官不在……好可怕……我要躲起來……

RFB:喂喂,你不要亂鑽啊……我可不要在指揮官不在的聖誕節獨自GAME OVER……

MG5一邊幫忙把阿梅利拎出來,一邊嘆氣。

MG5:一遇上突發情況,這群人形的心智雲圖就會自動擰上幾個麻花嗎?

M21:啊哈哈,擰麻花,MG5你也太幽默了……

注意到大家都沉默了下來,以及M14複雜的眼神,M21尷尬地咳了咳。

WA2000:還是把話題扯回來吧,我的雲圖都快被你們的廢話塞滿了。

春田:雖然指揮官不在,但是還有格琳娜指揮我們,大家快準備一下吧。

格琳娜:放心吧,跟著指揮官戰鬥的記錄我可是都有好好學習的,這次的指揮就交給我吧!


……格里芬基地正門。

趁著剛剛戰鬥的空隙,經過破壞者精心改造後的鐵血兵蟻混入了格里芬人形當中,正乖巧懂事地坐在門口。

FAL&雪貂菲兒:……

CZ75:你們看不見嗎……有幾個小傢伙在那裡蹲著……

索米:就是看見了才不知道該怎麼辦……

像是被拋棄的流浪動物一樣……委屈巴巴地等著我們……

FAL:等等,走過來了……

一直抱著我的腿蹭,看來是品味不錯的兵蟻。

雪貂菲兒發出了不滿的聲音。

OTs-44:嗚哇!正好可以給我幫上忙!

WA2000:帶回基地也不是不可以,我是說,我們現在也很需要幫忙對吧……

G36:這麼冷的天氣,放它們在外面好可憐哦……

春田:既然大家都不反對,那我們就先收留下來,等指揮官回來之後再做定奪吧。

……格里芬基地附近的隱蔽角落。

眼看著改造兵蟻成功被格里芬人形接收,破壞者高興地一猛子扎進了雪堆里。

計量官:這麼快就放鬆警惕,可要當心樂極生悲。

破壞者成熟穩重地自己鑽了出來。

破壞者:放心吧,我不會讓失敗再次重演的。

破壞者握緊了拳頭,眼神充滿堅定。

……與此同時。

……格里芬基地的煙囪邊。
ART556若有所思地盯著這些新來的兵蟻,嘴角彎起了一抹邪惡的笑。
X戰蟻

……格里芬基地。

格琳娜:看來大家都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那麼現在就開始把禮物集中到我們的指定區域吧!

大家不要擁擠,排好隊一個一個來我這裡登記喲!

FAL:不要擠了,要是把我的衣服擠皺了就把你們都堆成雪人。

雪貂菲兒發出了威脅的聲音。

柯爾特左輪:嗚哇,FAL一邊抱怨著一邊向前擠了過去!

RFB:你的冰可樂注意一點啊!冰水滴到我的遊戲機上了!

WA2000:喂!你們也太熱情了吧……

OTs-44:完全被架起來了,根本沾不到地啊……

阿梅利:啊……我在哪裡……除了腿什麼都看不見……

M21:M14,跟緊我,要是火控核心被擠掉了就糟糕了!

MG5奮力撥開人群的手停了下來,臉上浮現出了看笨蛋的表情。

M14:放心吧,要是你的火控核心被擠掉了,我們一定會經常去咖啡廳看望你的。

MG5驚訝地趔趄了一下。

MG5:鐵血終於研發出了降智打擊嗎……

M14的智商終於被M21拉到同一水平線了,怎麼會有人形相信火控核心能被擠掉?!

春田:大家請排好隊哦,不要擁擠……

通過兵蟻傳來的實時錄播,破壞者掌握到了此刻格里芬基地的情況。

破壞者:哼哼,愚蠢的格里芬人形們。

趁現在摸清你們基地的路線,然後你們精心準備的禮物就會落入我的手中了。
幸運女神還是眷顧著我呢哈哈哈哈哈……
去吧,開始模擬路線!

收到命令的鐵血兵蟻們立刻手腳麻利地分頭行動起來。

其中一隻兵蟻鬼鬼祟祟地穿過宿舍的走廊,計算著最佳逃跑路線。
突然,一隻腳穩穩地踩在了兵蟻的身上,壓得它無法動彈。

ART556:嘻嘻,目標到手♪

在另一端監視著兵蟻動向的破壞者只能攥緊拳頭,眼睜睜看著兵蟻被拖進深淵……

破壞者:可惡!可惡!可惡!

格里芬怎麼會有這樣不合群的人形……
我得想個辦法讓這隻兵蟻溜出來……

……人形宿舍內。

ART556將俘獲的兵蟻五花大綁放在修理槽。

ART556:哼哼,這樣就可以開始我的完美的計劃了!

首先,把這隻兵蟻的造型改造成鐵血的樣子。
接下來,只要我把它放回到禮物集中區……
一定會引起混亂,然後我就能趁亂拿走禮物了哈哈哈哈哈哈!

ART556一邊興奮地說著,一邊操作著手上的工具,讓兵蟻回想起了不久前剛經歷過的恐懼……

而另一端的破壞者蹙緊眉頭咬著大拇指,在一番認真觀察之後,破壞者終於放鬆了下來。

破壞者:呼——還好她只是改了外形,這隻兵蟻依舊還在我的掌控中。

乾脆我順著她的計劃來好了……

……半個小時後。

格里芬基地。

格琳娜:那麼,我們的禮物統計也終於結束了!

接下來,大家就可以按照自己抽到的編號去尋找自己的禮物了。
祝大家都能抽到——

格琳娜:等等,那是什麼?

一隻鐵血兵蟻突然出現在了格里芬人形面前,只見弱小無助的它顫抖著懵住了片刻,緊接著就開始絕望地狂奔起來……

CZ75:那是鐵血的兵蟻!

索米:上啊!捉住它!

鐵血兵蟻穿梭在人形的腳下,靈活地避開前進道路上的阻截。

WA2000:真是麻煩,我去側邊阻截它!

柯爾特左輪:幫我拿下我的可樂,我也去幫忙!

RFB:哼哼,我剛通關了全新的地圖,論跑酷你是贏不了我的!

M21:M14,你看!我的預言成真了誒——

原本瞄準了兵蟻的M14分神誇讚起來。

M14:不愧是你!

鐵血兵蟻趁機擦過了M14腳邊。

M14:嗚哇——這隻兵蟻摸到我們了吧?!是摸到我們了吧?!

兵蟻小小的身影靈活地穿梭在格里芬人形中間,所到之處皆是混亂和慘叫。

ART556從煙囪放下繩子,一邊觀賞著精彩的畫面一邊滿意地點頭。

ART556:和我的計劃一模一樣呢,這樣我就可以酷酷地拿走屬於我的禮物了哈哈哈哈……

而她的腳下,新的一輪混戰才剛剛開始……


……格里芬基地附近的隱蔽角落。

破壞者:哼哼,這樣就想贏過我?::不愧是天真的格里芬人形,果然按照我的路線給我的兵蟻留出了逃跑的空間。

計量官:聽上去,你那邊進行得很順利啊?

破壞者:那當然,畢竟是我制定的計劃!

接下來只要讓它衝進禮物堆里,這些愚蠢的格里芬人形就再也抓不到我了!
我的禮物快遞即將送達哈哈哈哈……

……格里芬基地混戰現場。

兵蟻疲憊地從人形的圍堵中鑽出,按照命令朝著禮物堆的方向發動了最後的衝刺……

春田:這個方向……看來是打算鑽進禮物堆中矇混過關……

WA2000:CZ75!它朝你去了!

CZ75:交給我吧,就讓我來把你砍成——

CZ75預判著兵蟻的走位,斧頭蓄力一擊砸下,卻落了空。

OTs-44輕輕扯了扯CZ75的衣角。

OTs-44:你看……兵蟻突然不動了……

CZ75這才注意到原本奪命狂奔的兵蟻突然停下了動作,保持著即將躍入禮物堆中的姿勢……

破壞者看著監控中的畫面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破壞者:怎麼回事……為什麼不再響應我的指令了?

溫度在迅速飆升……
我明明沒有設置炸彈模式的啊……

格里芬人形好奇地湊上前。

索米:似乎是動能消耗過快,溫度上升引起的宕機?

MG5:只是這種程度的運動,就已經熱到宕機了嗎?

索米和MG5小心地靠近一動不動的兵蟻……

WA2000:等等——!

WA2000的吶喊還沒來得及引起人形們的注意,就淹沒在了一聲爆炸中。

“砰”——

索米:啊啊啊——

MG5:可惡——

兵蟻突然爆炸,登時火焰就吞下了禮物堆……

人形們爆發出的哀嚎瞬間掀翻了天花板。

RFB:不要啊!!!我精心準備的禮物……

柯爾特左輪:不!!!等等,放下我的可樂!!!

SVD:都這種時候了,就不要心疼可樂了啊!

春田:我去啟動火災急救設施,你們去那邊的保潔室接水滅火。

格琳娜痛苦地揪住頭髮,臉色黑得像燒毀的基地牆壁。

格琳娜:怎麼會這樣……

基地修復的費用……可千萬不要算在我的頭上啊!

……與此同時,格里芬基地附近的隱蔽角落。

破壞者激動得跳出了藏身的灌木叢。

破壞者:怎麼會這樣!!!不!!!

等等,我還有其他兵蟻可以操縱……::我還有機會……

格里芬人形再次亂成一團,大家慌慌張張地滅火,努力搶救出已經燒得漆黑的禮物……

待到硝煙終於散盡,一個吊在半空被熏得黑乎乎的人形出現在了眼前……

WA2000:你吊在這裡做什麼,ART556?

ART556:嗯……這個……我可以解釋的……

ART556沉思了片刻。

ART556:是這樣的!我本來在煙囪附近偵查,看到煙囪突然開始冒煙,我就過來查看情況。

沒想到是基地內的兵蟻突然爆炸引起了火災,我就趕緊放了繩子下來參與救火……

FAL:隔著厚厚的天花板,你倒是知道得很詳細。

MG5:救火的話,為什麼要帶這麼大的易燃口袋?

M21:這個口袋都可以把ART556裝進去了誒……

ART556:這個……我……

OTs-44:誒?ART556帶的這個外殼,是格里芬兵蟻的?

ART556:……

什麼?!
糟糕,忘記扔掉了!

SVD拎著酒瓶,冷笑著逼近ART556。

SVD:不好好說出真相的話,我就把這瓶伏特加灌進你的鼻子裡。

ART556驚恐地看著SVD手中的伏特加,打了個哆嗦。

在大家的審訊下,ART556不得不吐露了實情……

WA2000:……

柯爾特左輪:……

RFB:……

ART556:……

你們怎麼不說話?
快把我放下來啊——

SVD:……就讓她這樣吊著吧。

ART556:不要啊!!!我真的知道錯了!!!

格里芬人形不僅表示贊同還紛紛動手多打了幾個繩結,然後開始繼續搜索起了自己的禮物,獨留ART556吊在空中哭嚎……

禮物頌

……格里芬基地門外。

大清早就離開基地進城採購禮物的指揮官喜氣洋洋地回家了。

指揮官:怎麼這麼安靜?很反常啊……

……十二小時前。

指揮官:格琳,我現在就出發採購禮物。

你記得幫我編造一個合理的解釋瞞住大家。
千萬要保守住這份驚喜!

格琳娜:指揮官,就交給我吧!

指揮官滿意地看了看自己帶回來的禮物堆。

指揮官:格琳娜應該成功幫我瞞了過去,不知道大家收到我準備的驚喜後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指揮官開始進行門禁身份確認。

門禁系統:尊敬的指揮官,歡迎回家!

大門向兩側緩緩打開,映入指揮官眼帘的是——

燒得黢黑的基地……

黑乎乎的抱頭痛哭的人形……
燒焦的散落一地的禮物……
以及——
指揮官目光緩緩移到懸浮在空中的一坨……

指揮官:吊在半空中哀嚎的……ART556?

灰頭土臉的格琳娜虛弱地出現在指揮官身邊。

格琳娜:指揮官……

指揮官面無表情地退出了基地。

指揮官:怎麼回事?我怎麼走錯基地了……

哈哈,也是呢,我的基地里怎麼會出現吊起來的ART556呢?
不過這個基地的指揮官可真夠慘啊,基地燒得像被列車炮轟炸過一樣……
說起來,剛剛那個副官長得還挺像格琳娜啊……

指揮官抬頭看了看基地外的編號。

指揮官:……

指揮官再次走進了基地。

灰頭土臉的格琳娜再次虛弱地出現在指揮官身邊。

格琳娜:指……指揮官……

指揮官:怎麼會這樣???

經過一番解釋說明之後,指揮官終於冷靜了下來。

指揮官:好了,大家都別哭了,雖然我也很理解大家的心情……

不過,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我希望大家都開開心心的。
這也是我大清早出發為大家採購禮物的原因——

M21:M14,你快幫我檢查下我的聽覺模塊,我剛剛好像幻聽了什麼指揮官給我們準備了禮物?

M14:我們好像也……

指揮官見大家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便清了清嗓子,提高音量。

指揮官:我帶回來了一棵聖誕樹,還為大家都準備了禮物。

所以,我們抓緊時間收拾布置一下,晚上一起開個派對吧。

燒得黢黑的基地沉寂了片刻,突然爆發出了一陣歡呼。

索米:太好了!!!可以在派對上放我最新的CD了!!!

OTs-44:啊!!!指揮官太棒了!!!

柯爾特左輪:呀吼!!!我的可樂又能得到補給了!!!

RFB:是最新的遊戲卡帶對嗎?!對吧!!!

春田:為我們這樣用心地準備驚喜,真是辛苦您了,指揮官。

指揮官剛想舒一口氣,一個通訊器突然懟到了臉上。

格琳娜:指揮官!剛剛檢測到了鐵血信號,距離非常近,就在——

WA2000:啊啊啊——

幾隻埋伏已久的兵蟻突然沖向了指揮官帶回來的禮物堆,並在指揮官開口下達指令之前迅速叼上禮物分散開向外逃去……

驚呆的人形們像是回想起了被鐵血兵蟻燒毀禮物的憤怒,幾道人影搶在指揮官反應過來之前,就沖了出去——

CZ75:殺啊!!!

SVD:可惡的蟲子們,等死吧!!!


……格里芬基地,建築師的房間外。

一隻兵蟻急急地沖了進來,迅速跳上了桌面,將自己保管的小禮物推進了物資傳輸口。
緊接著,像是察覺到遠處隱隱約約的喊殺聲,兵蟻趕緊頭也不回地跑掉了。::建築師好奇地拿起了禮物……

建築師:哈哈,我的騎士小姐,還真是每年都會為我準備禮物啊。

可惜今年也不能回贈了呢……::聖誕節快樂……

……格里芬基地附近的隱蔽角落。

計量官:我的計劃成功了,我現在趕去匯合地點等你。

你還有10分鐘趕到。

破壞者:什麼?你的計劃成功了?!

等等,我的兵蟻全部失去信號了……

計量官:意料之中的結果。

計量官:快撤退吧,再不走就要被格里芬發現了,如果你不想和那個笨蛋作伴的話。

……通訊結束。

破壞者:可、可是……

破壞者的目光在一片漆黑的雷達偵測器和報時器上來回拉扯。

破壞者:嗚啊啊……我該怎麼辦?

沒有時間了,可是我明明努力了一天卻還什麼也沒得到……

破壞者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指揮官:是誰在哭?

破壞者趕緊噤聲,鑽進了最近的灌木叢中。

破壞者聽著指揮官逐漸逼近的腳步聲……

破壞者:完了……我也要被格里芬捕獲了嗎……

我才不要跟建築師一樣丟人……
要是被夢想家知道了,肯定會被嘲笑到後年的……
我自爆算了……

指揮官的腳步停在了一團奇怪隆起還在發抖的灌木叢前,無奈地笑了笑。

指揮官:咳咳,雖然不知道是哪裡的人形,不過,哭得這麼傷心一定是沒有拿到禮物吧。

正好我這裡多了一份,就放在這裡了。::聖誕節快樂。
破壞者的眼睛在黑暗中爆發出了光芒,她以從未有過的速度沖向聲音的來源……

“砰”——

破壞者堅硬的頭顱結結實實撞上了蹲在灌木叢前的指揮官的下巴……

破壞者:聖、聖誕節快樂!

趁著指揮官被撞得頭暈目眩,破壞者迅速席捲了禮物跑掉了……

……匯合地點。

計量官:我還以為,下一次見你要等到攻破格里芬基地了。

破壞者:你豐富的想像力還是留著給代理人編造理由吧。

計量官:……::所以最後你還是拿到了你心心念念的禮物?

我們走吧。

破壞者:嗯,不過折耗了這麼多資源空手回去,代理人會不會把我們……

計量官:放心吧。

計量官:反正等你醒來也什麼都不記得了。

破壞者:……

……格里芬基地附近。

被撞得坐在地上的指揮官緩了半天才終於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指揮官:所以……剛剛到底是哪個基地走丟的人形?

怎麼感覺今天全世界都在針對我似的……

指揮官正在疑惑地嘀咕著,身後突然傳來了春田的呼喚。

春田:指揮官?

指揮官:嗯?

指揮官回頭,看見人形們正熱熱鬧鬧地聚在一起,幾個人形圍在聖誕樹下——

春田:您怎麼還不來派對?大家都在等您哦。

FAL:指揮官,謝謝您送我的圍巾!

我很喜歡,沒想到指揮官的品味也很不錯啊……

G36:指揮官你看!我好喜歡這個呀——

SVD:FAL你別亂動,我在給你剪吊牌。

指揮官笑了笑,但又被下巴的腫痛牽扯住了笑意,只好捂著下巴走了過去。

指揮官:嗯,我來了。

THE END.

……指揮室內。

格琳娜正在和總部核對基地維修事宜。

格琳娜:……

嗯,付款方是S09區指揮官。
對的,還是原來的帳號。

放下電話後,格琳娜望著窗外喜氣洋洋走向基地的指揮官,發自內心地感嘆了一聲。

格琳娜:對不住了,指揮官……

THE REAL END.

……格里芬基地熱鬧的派對上。

趁著大家都沉迷於拆禮物和分享禮物的時候,有一道危險的身影逐漸逼近了循環播放著舒緩的聖誕頌歌的DV機。

索米:明明是聖誕節,卻一直播放著這麼無趣平淡的聖誕歌。

這樣盛大熱鬧的節日,就應該配上同樣華麗喧囂的音樂啊!

索米從懷中拿出了一張黑色封面的死亡重金屬唱片,然後輕巧地將它推入了DV機中。

將音量調至最高,按下播放鍵的一瞬,索米忍不住低吟——

索米:Fire——!

THE REAL REAL END.

……一陣爆炸聲將G11從睡夢中驚醒。

G11:唔嗯……怎麼回事?

G11揉了揉眼,從床上爬下來。

G11:嗚哇——這是哪裡啊?

G11眯著眼環顧了下四周。

G11:唔……好像是指揮官的房間?

我怎麼會睡在這裡?

G11的目光被顯示器上的新帳單吸引。

G11:好長一串數字啊……這麼多錢!

UMP45那個可怕的女人……終於把我賣給了指揮官嗎?!

聽見門外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G11嚇得哇哇大叫著想打開窗逃跑,沒想到正好摔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HK416:G11,你在瞎跑什麼?!差點把我撞下去!

G11:你們去哪裡了啊嗚嗚——

UMP9:哈哈哈,別哭了,快看這是什麼?

G11揉了揉眼睛,眼前出現的竟然是已經絕版的《The Flying Dead》海底喪屍王手辦!

G11:哇啊啊啊——

UMP45:這個手辦的價錢約等於你給我打工十輩子的工資,如果不算上通貨膨脹和手辦升值的話,所以G11——

沒等UMP45說完話,G11已經主動爬到了HK416的背上。

G11:我就一直跟著你了……

在大家的笑聲中,G11趴在HK416的背上,喜滋滋地欣賞著手裡的手辦……

G11:聖誕節快樂……嘿嘿……

THE REAL REAL END.

???:真的沒有了哦,指揮官。

???:不要再點啦。

???:我們要過聖誕節啦——

???:聖誕節快樂哦,最親愛的指揮官!

《雪夜殺禮異想曲》END

  • 劇情CG
    • [點擊展開/關閉]
19christmas 1.png
19christmas 2.png
19christmas 3.png

2019年萬聖活動“詭疫狂潮”

  • 活動簡介
    • 活動代號:詭疫狂潮
    • 活動開放時間:2019年10月17日維護後至2019年11月7日10:00
  • 通關獎勵&活動限定掉落
    • 以下人形以顏色區分:未開放建造的五星人形為橙色,未開放建造的四星人形為綠色。其他未開放建造人形不標識顏色。
關卡 限定掉落人形 普通獎勵
變質的斷音 KSVK 四項資源×500
開袋驚喜 CZ2000 限定家具“溫柔邂逅夢”
賞味期限 蜜獾 替代核心×5
防腐劑 P22 限定寵物“亡靈樂手狗”
  • 戰役劇情
    • [點擊展開/關閉]
變質的斷音

……萬聖節下午。 格里芬基地。

P7垂頭喪氣地走在廣場中,一隻兵蟻小心翼翼跟在她身後。

P7:真是的!氣死我了!

喂,你說,是不是這次惡作劇等級有點小兒科了?還是說我的人選出了錯呢?沒人有反應的惡作劇,那還算什麼惡作劇嘛!

兵蟻抬起頭看了看P7生氣的臉,攝像頭髮出收縮又放大的細微聲響。

P7:這一下午我老覺得有什麼東西在看我……

惡……要是電子地圖裡能看到敵方注視從哪個方向來的就好了,得跟指揮官說加裝這個功能……
啊,到家了。

……人形宿舍。

P7一頭倒在床上,掏出戰術平板,百無聊賴地划動著螢幕。

P7:這什麼東西……

“於近日爆發的新型USO傳染疾病,據稱已奪走數名人類的生命,關於此病的成因與傳播途徑仍在調查中,目前僅獲得的情報是……”

……與此同時。 基地廣場。

維爾德MkⅡ:“……目前僅獲得的情報是,患病人類體表均發現大範圍的彩色色斑。”

餵……這看起來很不妙啊。

維爾德皺著眉讀出戰術平板上顯示的字句。

站在旁邊同維爾德一起負責站崗任務的P90探了頭過來。

P90:在看什麼呢?

唔,MDR發在匿名版上的新聞,八成都是假的吧……
你看她還一本正經說“害怕人形也被傳染”,人形怎麼會得人類的傳染病,真是個傻孩子。

維爾德轉頭,一臉嚴肅地盯著P90。

維爾德MkⅡ:不是啊,P90,你難道還沒發現嗎?

維爾德拉著P90站回工作檯,P90雖然不解,但也跟著維爾德一起,看向基地廣場。

維爾德MkⅡ:你看,這個、還有那邊,後邊那個也是!

維爾德突然低聲叫了出來,手指指向幾個位置。

P90:是什麼啊……嗯?

怎麼大家身上也有奇奇怪怪的彩色色塊……是萬聖節的惡搞妝嗎?

維爾德MkⅡ:唉,你站崗的時候都在看些什麼呀……

總之,事態不對……雖然我也覺得,人類的傳染病傳到人形身上這件事有些不太可能。
但也不能排除這之中有什麼邪惡的陰謀,我們要像嚴謹的偵探——

P90:維爾德,你快看這個!

維爾德的話還沒說完,P90就把戰術平板懟到維爾德面前。

維爾德MkⅡ:……!

這些回帖……

維爾德看到戰術平板上的信息,臉色大變。

就在此時,維爾德聽到有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正接近自己。

Spitfire:維爾德,大事不好!

維爾德MkⅡ:什麼情況?慢慢說,不著——

Spitfire:75姐!75大姐頭她……維爾德,你看了MDR在匿名版的那個帖子了嗎?

好多人回帖,自己身上莫名其妙就出現了這些色斑,MDR說這一定是那個新型傳染病……

維爾德在戰術平板上往下劃了劃。

維爾德MkⅡ:嗯,那些照片我也看到了……

有人回帖說自己被無人機撞到,送去醫務室後發現了色斑,還有人說完成電子訓練後,身上就出現了大大小小的色斑……
嘖嘖,WA2000小姐也中招了,嗯?是跟指揮官匯報工作的被詢問了身上的斑點……

P90:哈!這個FAMAS怎麼搞得?她說巡邏完基地東部的倉庫後,面具上也長了色斑——

Spitfire:這些不重要!關鍵是,我在回帖里看到了75姐發的照片!怎麼辦,75姐也被傳染了……

她、她不會就這樣報廢了吧……

維爾德MkⅡ:Spitfire,冷靜!

維爾德呵斥了Spitfire一句,隨後語氣又軟了下來。

維爾德MkⅡ:看來,我們現在不得不接受MDR的猜想。

雖然這黑暗的陰影是怎麼蔓延至基地的,我還沒有頭緒……

P90:我知道!肯定是有什麼罪惡源頭不知何時潛伏了進來,然後將恐慌的觸手到處散布!

Spitfire:罪惡……什麼觸手?

維爾德MkⅡ:她是說一定有一個人類作為傳染源,和大家有過接觸。

這個思路也有道理,說起在基地的人類……

Spitfire:會不會是格琳小姐?

P90:格琳小姐這兩天不在基地呢,好像是有商業活動的洽談。

維爾德MkⅡ:除了格琳小姐之外……

Spitfire:還留在基地里的人類……

P90:……等等!你們不會是想說,指揮官……吧?

維爾德微微頷首。

維爾德MkⅡ:指揮官最近也常和外面的人類交涉……嗯,如果是這樣,那就說得通了。

Spitfire,昨晚CZ75不是還因為作戰大勝利而被指揮官表揚了一番?

Spitfire

開袋驚喜

……傍晚稍早些時候。

人形宿舍內。

P7小心地只敢從窗簾的縫隙中觀察窗外,這也許是P7有記憶以來,基地里最熱鬧——或者說,最混亂的一次。

P7:嗚啊!FNC這傢伙也太勇了,居然趁亂從倉庫里拿了那麼多巧克力!

喂,快跑起來啊!哎呀呀,不要去撿掉了的巧克力了,你馬上就要被馬卡洛夫壓住了!
……啊,馬卡洛夫壓住她了……天哪,FNC真有氣勢,居然把巧克力全砸向追來的Vector臉上!
……不對不對,我怎麼看起戲來了!

(P7在房間裡來回踱步,雙眼緊盯著面前的戰術平板,上面的條目正飛快地刷新著。

“現在我們能看到窗外已經亂作一團了,患病人形到四處奔跑,拒不服從治療的安排!”
“嘖嘖,這不是SAT8嗎?以為躲在南瓜後面別人就看不到了嗎?觀眾們,我們的治療小隊前鋒P90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碎了南瓜,抓住SAT8啦!”
“好!現在我的無人機拍到了F1企圖乘坐掃把逃竄的身影!太嫩了,此時一個64式騎著掃把正追趕F1!F1加速了,F1拐彎了,F1撞到柱子了!這下只能乖乖接受治療啦!”
“嗬,抓住F1的64式在空中和布倫發生了撞擊!布倫企圖攜帶F1逃亡!她們加速了!64式在下一個路口究竟能不能抓住她們呢!”
“不要走開,我的無人機正從第一現場發回戰況!別插樓啊,插樓的都給我先刷個禮物!”
“MDR你別煽風點火了!你們不能抓我!我為基地流過血,我為基地出過力,你們不能抓我!”
“上面那條留言的IP我已經鎖定了!出擊吧,P90!哼哼,為了基地的安全,再見了我的朋友……”

P7:怎、怎麼回事,基地里這是爆發瘟疫了嗎……

匿名版上的文字直播說得好可怕啊,被P90的小隊接收並施行治療是什麼意思?不會是要把患病人形拆了吧!春田小姐和IWS小姐怎麼也在幫P90抓人……
而且窗外大家的表情都好恐怖……嗚,我可不想被傳染上這種病……

P7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扯了扯袖子想要遮住手,嘗試了半天,無奈地放棄了。

P7:格琳小姐的私人物品真可怕…… 洗也洗不掉,人類為什麼會買這種東西啊?

P7一屁股坐在床上,開始嘆氣。

P7:這樣出去一定會被當成是患病人形抓起來的,然後就要把我的核心拆掉……嗚……

對、對了,找指揮官!指揮官一定知道該怎麼解決這奇怪的病!

滴……滴……

P7:怎麼回事啊,指揮官幹嘛不接通訊?

……
嗯?等等……這是什麼……?

……時間回到下午。 基地廣場一角。

Spitfire:呼……就我們兩個人,多少有點手忙腳亂啊。

沒想到79式從試衣間出來就被M1919那孩子抓住,發現她也是患病人形,嚷嚷著要送79式去醫務室……

維爾德MkⅡ:還好只是外圍被突破……姑且算是秘密解決了,基地里的大家應該都還沒發現鐵血入侵的事情。

維爾德等人正準備返回指揮室切斷建築師的權限,通訊器響起。

建築師:嘻嘻,已經解決了嗎?

維爾德MkⅡ:混蛋,你居然通敵!

建築師:你在說什麼呀?維爾德,不可以老是這樣污衊小可愛,知道了嗎?

再說了,我被鎖在你們的資料庫里,今天連跟你們說上話都是偶發事件。

維爾德MkⅡ:放心,馬上你就會繼續歸於沉寂。

建築師:欸欸?別這麼急啊,我這兒有個有趣的情報你們要不要聽?

維爾德MkⅡ:情報?你果然通敵!

建築師:你這傢伙怎麼就不能聽人家把話說完啊!

建築師:真是的,我是指你們基地目前出現的狀況啦。

Spitfire:……!75姐的病情!

建築師:嘿嘿,還是這位淑女比較機靈嘛。

說不定……你們能找到些關於這怪病的線索哦。

維爾德MkⅡ:你以為我會相信骯髒的鐵血——

Spitfire朝維爾德使了個眼色,輕輕搖了搖頭。

維爾德MkⅡ:……你說。

建築師:嘿……轉動一下你們聰明的人造小腦瓜,想想為什麼格里芬會突然有鐵血散兵入侵吧。

Spitfire:……難不成這周邊有鐵血的新據點?

建築師: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不過啊,鐵血內部有個叫“鍊金術士”的傢伙,我就特別熟悉啦。

Spitfire:那個自殺了的鐵血頭目?

建築師:嗯,她總用些奇奇怪怪的手段來拷問敵人,是個很討厭的傢伙,哼哼……

雖然鍊金術士已經BOOM——了,不過我想,鐵血內部留有她一兩個傀儡機體,也不是什麼稀奇事吧。

維爾德和Spitfire對視了一下。

Spitfire:告訴我們這些,對你有什麼好處嗎?

建築師:誰知道呢,也許有,也許沒有。

不過,看你們出醜……我倒還是找到了些樂子。
……哇,等等,我這段話說得好有氣勢,好像電影裡掌握真相的大反派!是不是!

Spitfire:……根據這句話,我能認為你給出的情報是假情報吧?

Spitfire默默給手槍上了膛。

建築師:別別別!我好好說話就是了嘛……

我是說,我看你們得傳染病出的丑已經看夠了,這情報你當做是等價交換倒也不是不可以。

Spitfire沉默了幾秒。

Spitfire:建築師的話不能全信,她終究是個鐵血……不過基地有鐵血雜兵入侵是既定事實,說不定附近真能找到她們的賊窩——

維爾德MkⅡ:沒錯,有一探究竟的必要。

而且“鍊金術士”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像是病毒製造源頭!

Spitfire:……雖然不太理解維爾德你的邏輯……

不過,隊長,請下達指令吧!

……與此同時。 指揮室的密室中。

指揮官:做這些事,是為了報私仇吧?

建築師:……是——這樣嗎?

指揮官:不然你提鍊金術士做什麼?我得到的情報里,你似乎是個只知道爆炸的小傻瓜。

建築師:什、什麼!你們的情報該更新了!快寫入“建築師是冷靜又優雅的智慧淑女”這句話!

指揮官:行,等我出去了我立馬加上這句。而且,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建築師:答案是什麼呢……生活中總是充滿這樣那樣的驚喜,這可是格里芬教給我的。

指揮官:好吧,我想你也是不會告訴我的。

建築師:不過你居然把疾病傳染給自己的部下,缺德。

指揮官:不是,我也太無辜了吧……

今天被迫放的這個假也真是……哎,傳染病的事情肯定另有蹊蹺,可我現在人被關著,也沒法兒管了。

建築師:嘻嘻,有求於我吧,格里芬的指揮官!

剛剛一直有一個信號想要聯絡你的指揮室,我還嫌吵呢,現在看來……也許你能用得上哦?

……另一邊。 基地外圍。

特搜小隊的成員們站在掩體之後。

維爾德MkⅡ:這,這應該算是命運的巧合吧……!

Spitfire:嗯,沒想到基地周邊出現的鐵血新據點,頭目竟然真是鍊金術士的傀儡。

維爾德MkⅡ:潛進去應該沒問題,電子地圖的解碼也已經完成了。

一口氣擊潰她們的警戒線吧。

Spitfire:明白。

???:嘖,剛建好的新家,就跑進來幾隻老鼠。

維爾德等人沉默著,毫不意外地,聽到通訊器里傳來某個人傲慢的聲音。

鍊金術士:怎麼?怕得連話都說不出了?

維爾德MkⅡ:沒必要跟你廢話而已。

鍊金術士:我有一萬種方法能讓你無法停止說話。

——不過也得等你們能活著見到我再說。

不約而同地握緊手槍。

清脆的上膛聲悄然隱藏於樹葉的撲簌之中。

維爾德MkⅡ:區區垃圾,也不知道在說什麼大話……

上吧!
賞味期限

……幾番戰鬥過後。 鐵血據點。

維爾德MkⅡ:哼,就這樣還是加強過的鐵血嗎?

不堪一擊。

Spitfire:維爾德,我們快到了,前方那座堡壘……鍊金術士應該就在裡面。

維爾德MkⅡ:是的……

那個散布恐怖的邪惡之人,已經出來迎接我們了。

Spitfire皺眉朝前望去,鍊金術士正帶著一臉冷笑地站在堡壘入口前。

鍊金術士:小老鼠們,歡迎光臨,不用歇歇嗎?

維爾德MkⅡ:開什麼玩笑?剛熱身結束罷了。

鍊金術士:監聽你們的通訊還真是有趣啊,沒想到你們是聽了那塊廢鐵的話才來的。

實在是……太好笑了。

維爾德MkⅡ:殲滅鐵血本來就是我們的任務。

鍊金術士:哦?冠冕堂皇的藉口啊,和我記憶中的格里芬人形沒什麼差別。

不過也可以說……你們這些格里芬的劣等人形,這麼長時間裡果然毫無長進。

Spitfire:呵,還輪不到你來評價。

鍊金術士:可不就是劣等人形嗎?

你們……恐怕連思考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吧?哈哈……居然以為人類的傳染病會傳染給人形,還懷疑到我的頭上,哈哈!
也是活該,你們這些該被時代淘汰的廢鐵,被傳染上什麼蠢病都不奇怪——

砰! 槍響,提前結束了鍊金術士的輕蔑演講。 子彈似是穿過了鍊金術士的頭髮,髮絲揚起不太自然的弧度,隨後歸於平靜。

Spitfire:閉上你的髒嘴!

再對75姐……再對我重要的同伴吐這種黑水,我就撕爛你的嘴。

鍊金術士沒說什麼,只是慢慢向後退去,笑得更加肆意。

Spitfire<黑屏1>:懷疑你究竟是對是錯,只要把你殺了,帶回基地研究就能知道了……

受死吧!

……萬聖節,夜晚。 格里芬基地。

P7像一隻小蝙蝠一樣,將自己的身影退入建築物的陰影之中。

P7:萬聖節什麼的……不會真有鬧鬼吧?

突然收到的那個加密通訊也是,雖然看起來不像壞人,但是也太詭異了……
喂喂……你跟在我身後啊!別讓別人發現你!

P7小聲且急迫地衝著身邊的兵蟻說話,隨後又警惕地觀察了一圈四周,這才挪動腳步,潛入另一片陰影之中。

P7:啊,前面就是監控點了。

那個加密通訊讓我把基地內部的攝像頭都調查一遍,好像也有點道理啊。
雖然有一小部分的監控區域我進不去,不過剛剛那些監控錄像里,似乎是有些怪怪的東西……

P7東張西望了幾下,接著指揮兵蟻連接了高處的監控攝像頭。

P7:好,數據在下載了。

哼哼,沒想到我還挺有做特工的潛力嘛,這件事一定得跟指揮官炫耀一下才行……

P7自言自語著,又打開戰術平板,查看起上一個監控點的錄像。

P7:怪東西,怪東西……今天基地里簡直像是中邪了一樣呢。

哎,這段影像是……FNC從Vector手上逃脫了?大傻子!怎麼又去偷這個區域的倉庫了啦!你看Vector又追上來了……
哎?怎麼m45也被抓了?我早上看到她和一個腦袋上插著刀的人形一起試化妝品呢……P90可真狠啊,m45臉上只是沾上化妝品顏料就要抓起來……
這個角落是怎麼回事?
哦喲,Mk23坐在地上大哭呢,邊哭還邊到處開槍!呼,還好我不在她附近……
嗯?她好像在嚷嚷什麼?放大看看,這個口型是……“我要見指揮官,讓我見指揮官”?哼哼,想得美,我要是能見到指揮官,現在還能在這兒跟做賊似的躲起來?

P7看監控看得津津有味,根本沒有在意兵蟻已經下載好錄像,走到她旁邊。 帶著小巧南瓜裝飾的兵蟻看了看P7,走上前一腳踩在P7的鞋上。

P7:幹嘛啦!走路看看路好嗎!

……嗚啊!我怎麼又開始看起戲來了!
幹活幹活!現在看看下一個監控點是……啊,下一個的區域我也進不去,沒辦法了,先找個地方看看這次的視頻吧。

……十五分鐘後。

P7:哇啊——!

我的直覺果然沒出錯!怪不得我老覺得下午的時候有人跟蹤我呢。
這個人形是……不行,溜得太快了,分辨不清啊……
而且真的好奇怪啊,今天的監控視頻怎麼都斷斷續續的,感覺就像……就像……

P7撓著頭,好像詞就掛在嘴邊,但就是想不起來一樣。

兵蟻抬頭看著P7,攝像頭髮出放大又收縮的機械聲。

P7:啊,對了!就像有信號干擾一樣!

以前兵蟻們錄像周圍如果有無人機飛過,也會這樣……啊,無人機!

P7又將監控畫面快速放了幾遍。

P7:哼哼,果然沒錯……

今天基地里出現的無人機數量未免也太多了,不過,這些具體是什麼意思呢……
先把情況發給那個神秘信號好了。

這短短几小時裡,P7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警惕與集中。 腳步聲是大敵,他人的注視同樣危險。 “要是電子地圖裡能看到敵方注視從哪個方向來的就好了嘛!” P7的心裡無時無刻不這樣抱怨著。

P7:嗚……應該沒人發現我吧?

千萬別被抓起來,千萬別碰到患病人形,我不想得病,我不想死……

滴——

P7:來了!我看看……

嗯?去指揮室調出上級監控,然後採集人形編號數據重建全息監控畫面,這樣查看各個人形的行動軌跡?
要、要去嗎?如果被指揮官知道我隨便闖進指揮室,不知道會不會罵我……

P7咬著袖子思考了片刻。

P7:算了,走吧!先把這件事解決再說!

更何況指揮官八成也抓不到我……哼哼……

……指揮室前。

嗡——嗡——!

P7艱難地一路摸到指揮室,最後卻停在指揮室門前急得跳腳。

P7:怎麼會觸發警報啊!我才剛拉了下門而已啊!

P7慌得手都不知道要往哪裡藏,通訊器卻在此刻適時地響起。

P7:都這時候了還發什麼消息,快來救我啊——

什麼?因為種種突發情況,所以基地內目前加強了警戒,要拿到監控就只能……只能突破過去了?

P7:喂喂,這是什麼話啊?這是對柔弱的我該說的話嗎!

???:不許動!

抓到你了,入侵的小偷。

P7:嗚……!

P7條件反射地舉起雙手,轉瞬過後又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把手縮了回去,僵硬地把身子轉向背後的聲音。

KSVK:你的手……你是患病人形!

P7:不是不是,我不是的!

KSVK:所有喝醉的人都會說自己沒醉,你的證言並不可信。

鬼鬼祟祟地站在這裡,小姑娘,你要做什麼?

P7:我、我……通訊……!

P7一時有些語塞,仿佛心智雲圖裡的數據全部打了結,突然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不能被傳染得病,不能死……” 只剩這個念頭纏繞著P7。 一瞬一瞬閃爍著紅光的指揮室外走廊里,P7不知道為什麼,脫口而出——

P7:我要進去指揮室!不然大家都要被拆掉了!

神秘通訊……是命運……對!是那個上帝要我來這兒的,只要調出上級通訊,一切就都能搞明白了!

KSVK聽罷倒是緩緩放下手中的槍,疑惑地看著P7。

KSVK:抱歉,你剛剛說的那些,是什麼隱喻嗎?

大家被拆掉?那個上帝讓你來……觸發警報?

P7:不是不是,那個信號讓我突破這片警報……

KSVK:請問……

你說的是尊貴的不可知的深淵·人馬座舞動的星屑·凌波地獄的烈焰·不完備性軍團第二公理指揮部掌權者·腳死大上帝先生嗎?

P7:啊?啥深淵?腳死大?

什麼上帝都好,我要進去指揮室!
嗚……能不能等我弄清事情真相,再把我抓起來啊……不過我真的沒得病,嗚……

KSVK眉頭緊鎖,獨自沉吟。

KSVK:這一切說不定是命運的安排……

沒想到在這裡也能碰到同樣信仰尊貴的不可知的深淵·人馬座舞動的星屑·凌波地獄的烈焰·不完備性軍團第二公理指揮部掌權者·腳死大上帝先生的同志……
沒錯,這些一定都是命運的安排,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這正是我會存在在這裡的意義……

P7:她到底在說啥?感覺只有維爾德小姐才能聽得懂……而且這些中二人形是不是都沒裝聽覺模塊?

P7正一頭問號地嘀咕著,KSVK突然微笑著走近她。 P7頓時又緊張起來。

KSVK:小姑娘,遇見你真好。我被臨時調到這裡巡邏時就有預感,也許你就是那個預感吧。

區區電子警報,就交給我好了,結束之後,讓我們一起討論上帝先生的教旨吧!

P7的心智雲圖還沒解開纏繞的結,事態的發展也是P7沒有想到的。

不過……這個發展倒是正合P7的意。

P7:你、你要幫我突破這片警戒?

我……你……不管了,我也硬著頭皮上了!
防腐劑

……指揮室內。

P7拿到了權限,急急忙忙地下載數據開始重建基地上午的人員通行模型。

P7:哎,真是好不容易才拿到的啊……這件事一定要跟指揮官炫耀!

犯人真是歹毒,居然妄想病倒我們基地!
說不定我們這下一舉拯救了格里芬呢,你說是不是啊,KSVK——

KSVK:咕嗚……!

身後傳來一聲悶響,P7轉過頭來的時候,KSVK已經倒在地上,而指揮室的門前,赫然站著端著槍的P90。

P7:你你你……?

P90:放心,只是手刀。

倒是你,P7,破壞基地的警報系統,你想要幹嘛?

P7剛想重複一遍自己的解釋,正好瞥見指揮台上正在重建的模型。 ——之前的監控視頻中看不清的人影,正是P90。 P7愣在原地,而持槍的P90則緩慢地朝她靠近。

……

P90的腳步停下了。

P90:哦?拿槍指著我……你什麼意思?

P7:原來、原來就是你!

今天下午鬼鬼祟祟跟著我的人就是你!

P90:……什麼跟著你?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P7:你還裝蒜!傳染病的事也是你搞出來的吧!

我已經看過監控了,你早上還正好出現在那幾個爆發疫情的區域,你可別跟我說這些都是巧合。

P90:這就是巧合!我、我怎麼可能搞出那個傳染病啊,你血口噴人!

倒是你,你的手上那奇怪的色斑又是怎麼回事?

P7:這是我不小心蹭到的……

P90:原來你是患病人形啊,P7,該不會……這次的傳染病,你才是那個病毒源頭吧?

現在潛入指揮室,就是想來銷毀監控證據!

P7:你、你胡說!

哼,我一定要抓住你,然後交給指揮官……!

P90<黑點1>:我要說的,也是一樣!

……與此同時。 鐵血據點。

特搜小隊穿越層層阻礙,終於來到鍊金術士的面前。

鍊金術士:呵,真是一群頑強的小老鼠。

我可不會再一次敗在格里芬手下……折磨你們一定比折磨其他人形更有趣。

Spitfire:嘁,誰輸誰贏還說不準呢。

鍊金術士:一群蠢貨,居然以為是我在傳播疾病……

不過,如果我能決定自己的命運的話,這倒不失為一個很好的備選。

維爾德MkⅡ:那種混沌的想法,我勸你還是儘早放棄比較好。

鍊金術士:雖然你們很蠢,不過現在我倒覺得你們蠢得有些可愛。

你們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做了些什麼蠢事?
因為一個根本不可能發生在人形身上的事故,就這麼殺過來。

Spitfire:想要重要的同伴活下去的那種心情,垃圾鐵血怎麼可能懂?

鍊金術士:是嗎……

哼,如果鐵血不懂,格里芬今天就不會搜查到這裡。

維爾德MkⅡ:……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鍊金術士:沒什麼意思……

我們雙方只是……從來都不肯承認某些共同點就是了。

Spitfire:……

多說無益!
維爾德,要上了!我要讓今天……就成為這傢伙的忌日!

……鐵血據點。

鍊金術士:哈……哈,因為是傀儡機體,所以多少還差一點……嗎?

Spitfire半跪在地上,槍口抵著鍊金術士的眉心。

鍊金術士白金色的頭髮散亂著,可她還是笑得如同站在堡壘前那般恣意。

Spitfire<黑屏1>:那麼……到此為止了。

……

滴——!

P90:咳……那個,插播一條緊急通知!

……

Spitfire的手指還差些就能將扳機按到臨界點,突然跳出的通訊讓在場的人形都是一怔。 彈出的通訊圖像中,P90像是提著小雞一樣提著P7。

P90:通訊應該都接通了吧?那麼現在就讓P7來說明一切好了——

P7:那你倒是把我放下來啊!

咳……總之,關於這次的傳染病,那個……一切都是誤會啦!

鐵血據點中的眾人都愣住了,Spitfire收回槍,與維爾德茫然地對望了幾眼。

鍊金術士則沒忍住,捧腹大笑起來。

P7:就是早上啦,早上天剛亮的時候我讓兵蟻偷偷拿了格琳小姐一盒化妝品,想在SuperSASS身上畫點斑點,讓她看起來像殭屍什麼的……

哇,我的計劃可謂是天衣無縫!我好幾天前就得到格琳小姐今天會出門的情報,而且她今天出門前還化了妝了!
真是天助我也,那個裝著亂七八糟色磚的盒子就放在桌上,哼哼,不過就算是鎖在柜子里,我也有辦法搞出來!
然後啊,我就出動了我的兵蟻軍團,趁SuperSASS不備,在她的衣服里和洗臉的毛巾上都抹了好幾塊顏料!就算身上沾不到,臉上總能沾到吧!嚇死我了,差點還被TAC50撞見了呢!
誰知道SASS今天居然不穿她平時穿的那套衣服,反而換上了萬聖節的禮服!這傢伙,出任務還打扮得這麼精緻,哼!明明是臉都不洗的邋遢鬼!

Spitfire:P7,講重點!

P7:我我我講!

重點就是沒想到SuperSASS後來出門做任務了嘛真是太令人失望了結果那盒化妝品我還不小心蹭到手上洗也洗不掉我就把它扔掉了——

砰!Spitfire對著地面開了一槍。

通訊圖像中的P7頓時縮了縮腦袋,P90接過通訊器。

P90:那個,後面的我來講吧……

P90長吸了一口氣。

P90:當時我正好看到P7對著兵蟻下達指定,不過我沒看到SASS她被惡作劇的樣子……

後來,後來我就去站崗了嘛,因為實在太無聊了,就在換崗的幾個區域裡,模仿P7的語氣讓無人機撿走了那盒化妝品,還對無人機們下了同樣的指令……
說起來那盒化妝品真是被P7糟蹋得可以,我躲在角落裡好一通整理,廢了一番功夫才寫好指令,讓好幾個無人機都攜帶好顏料。
我還專門研究了路線呢!這樣就能讓無人機們的飛行路線覆蓋整個基地,發現目標就能立刻衝上去把顏料撒她們一身!嘻嘻,P7就想不到這麼精妙的主意——

Spitfire:後·來·呢?

P90:後後後來!後來就和維爾德一起站崗了嘛,因為開始模仿維爾德的語氣跟來往的人形說話,我就……我就把無人機那事兒……給忘了……

通訊中P90的聲音越來越小,眼神飄來飄去,不知道在看哪裡。

鐵血據點,此時除了笑累了的鍊金術士發出的乾笑聲,就只剩通訊器里傳來的微弱電流的聲音了。
維爾德和Spitfire面面相覷,突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Spitfire:也就是說……基地里沒有爆發傳染病,75姐也沒有得病,一切……只是格琳小姐的化妝品?

P90:嗯……就是這樣……

P90的聲音細若蚊鳴。

Spitfire:……P7,P90……你們兩個……

P7:嗚……我們知道錯了啦……噴火大姐頭,我都聽到你捏拳頭的聲音了……

鐵血據點又陷入了沉默之中,此時連鍊金術士都閉上嘴,饒有興致地坐在一邊觀賞這場鬧劇。

P7:P90,你不是說全招了會比較安全嗎……

P90:那你也招得太細碎了……

P7:我以為這樣能減輕處罰呢……

P90:我也沒想到Spitfire會這麼凶……

Spitfire:……你們倆,真以為把字變小了,說話就沒人看見了?

P90:對不起對不起我們錯了……!

鍊金術士:既然你們的蠢事告一段落,那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一——

維爾德一把按住作勢要起身的鍊金術士。

維爾德MkⅡ:雖然在今次傳染病事件中,這個鍊金術士是清白的。

但是同僚們,她既然都叫鍊金術士了,就算這次病毒不是她散布的,下次肯定不知道要散布希麼別的病毒。
要不……活捉回去,放在基地里研究吧?

Spitfire:我贊成。

P90:我不反對……

P7:研究?好啊好啊——

Spitfire:不過回去之後……P7,P90,對你們倆,我還有一個條件。

…… 萬聖節,深夜。 格里芬基地。

匿名版上的一篇帖子很短的時間內就蓋上了高樓,而發布者,毫不意外的是MDR。

MDR:“嘿嘿,快來看你們最愛的MDR親拍到的驚天獨家珍貴圖像!這可是我傍晚用無人機收集情報時無意中拍到的照片,不頂不是格里芬人形!”

“萬聖節這天的她們之間是不是還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呢?接下來就讓MDR親去一探究竟吧!哎文字直播不要插樓啊——”

…… 在帖子的最後,那張像素略有些模糊的照片裡,卻清晰地記錄了五個人不同的笑臉。 ——當然,鍊金術士仍帶著她那副輕蔑的笑容,雖然這讓旁邊的Spitfire實在有些不爽,而這倒是給了MDR帖子更多的熱度。

只是一個路過的英雄:“被特搜小隊感動到了,她們守護了重要之人呢……”

可樂最強:“P7這個笨蛋,從一開始的蹩腳惡作劇開始就輸了啊哈哈哈哈哈。”

仿生人形會吃掉電子豬嗎?:“真是的,搞出這種烏龍!我差點以為自己等不到師父出任務回來了……”

塔羅小姐:“誒呀,不知道鍊金術士在基地里能用來做什麼呢?如果能幫到我的占卜術就好了……”

低調的妖精之王:“呼呼,鍊金術士,鍊金術士好哇!正好用來豐富我的金庫——”

……零點。 指揮室的密室中。

指揮官:有沒有人啊!來人放我出去啊!零點過了吧?萬聖節已經過去了啊!

建築師:你們格里芬的密室可真像樣啊,嘿嘿,你就算叫破喉嚨,估計也沒人能聽見哦。

指揮官:你倒一點都沒有寄人籬下的樣子啊。

建築師:因為今天真的很有趣嘛!而且到現在都沒人來把我鎖回去呢,真是自由——

指揮官:不會失望嗎?

建築師:哎?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哦。

指揮官:沒達到目的,一定很憋屈吧。

建築師:哼哼,我也沒那麼記仇……再說了,偶爾這樣玩一玩也不錯。

倒是你,怕是得萬聖節結束之後才有人想起來把你給放了吧。

指揮官:唉……沒有通訊權限真是麻煩啊……

喂,呼叫個誰過來解救我一下吧,這個人情等我出去一定記在格琳娜的帳上!

建築師:嘻嘻,那麼……有求於我吧,格里芬的指揮官♪

《詭疫狂潮》END

  • 劇情CG
    • [點擊展開/關閉]
2019halloween 1.png
2019halloween 2.png

外部連結及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