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弗兰克丽丝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7days.jpg指挥使大人,欢迎来到交界都市!

永远的7日之都条目仍在建设中,希望您能同我们一同编辑相关条目

[ 显示全部 ]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只吸血鬼
啊嘞?!
怎么回事
这个神器使怎么没有头的样子……
基础档案
本名 弗兰克丽丝[1]
别号 考官
发色 金发
瞳色 蓝瞳
萌点 程序员御姐遮眼发枪械抽烟
所属团体 自由岛
亲属或相关人
同事:路克
相关图片

弗兰克丽丝是由网易制作的游戏永远的7日之都中的登场角色。

简介

论坛“自由岛”的创始人之一。同时也是负责资质考试的考官。

人物相关

欢迎来到自由岛

  • 由于肺炎疫情导致游戏施工队延期复工,从2020年2月1日开始,游戏的官博就由一些游戏内人物或其他人来“代班”四天的时间里各位指挥使已经体验过了钟函谷的你画我猜、雯梓的成语接龙、雷切尔的猜神器使和泰丝拉的美食分享会。而此部分内容是文案小鸽在2020年2月5日代班时在官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的文章。主要讲述了游戏中比较少提到的“自由岛”和其创始人弗兰克丽丝的故事。在这篇文章发布后有许多指挥使表示希望看到自由岛的主线,但官方回复目前暂无相关的计划。
欢迎来到自由岛官博原文

「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只吸血鬼。」

深冬,夜晚的街道上飘起了细雨,一名打着黑色雨伞的男子低头走在街上。
各式各样的房屋信息在他的手机屏幕上划过,但仍旧没有找到自己的目标。
正当他沮丧抬头的时候,发现电线杆上贴着一张传单。
“承接各种委托,无论怎样匪夷所思都可以为你解决。
详情请到下列地址查看”
这年头还用传单来宣传网站论坛,格格不入到让人产生了兴趣。
于是路克打开了那个网址。
这个网页非常简陋,看起来就像是初始模板都懒得使用,除了一条《欢迎来到自由岛》的初始帖子就再也没有别的内容了。
本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情,他试探性地发了一个帖子。
《诚意寻找:清净的城市墓地》
“原本居住的地方因为房东太太去世只能搬出来了。
如果有人知道哪里可以租到便宜干净的墓地,请联系我。”
发完这条信息的5分钟之后路克才觉得自己有点犯傻,并且这种感觉汹涌强烈到让他想立刻删帖跑路。
在他下手删除之前,却发现帖子下面有了一条回复。
“这个委托我接了,明天到下面这个地址来。”

虽然不报太大希望,但路克还是根据回复上的地址,来到了一间单人公寓的门口。
此时正值冬天,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多少人,但他仍然在舍监打量自己的时候不自觉地收紧了自己的领子,极力把脸藏在了帽檐下面。
“是个年轻人,嗯,还挺瘦弱的,哎呀呀,克丽丝,你到底喝了多少啊。”
圆脸老太太一边打量着路克一边跟人通着电话。
“既然是你的客人那我就放进去了,你也快点起床吧。”
老太太挂掉电话就满脸八卦地放行了。但路克此刻还并不知道这个表情意味着什么。
直到他用随信附赠的一次性密码刷开了目的地的房门。
“……呜呃呃呃……怎么来得这么快……头好痛……”

门内传来充满痛苦的女声,借着昏暗的灯光,路克看到房间中央的大床上有一坨被子在艰难地蠕动。床的附近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酒瓶和衣服杂物,以至于几乎没地方下脚,整间屋子弥漫着浓郁的酒精味。
一台带着小型服务器的电脑一点也不安静地排在房间角落里,发出低低的运转声,姑且表明着这个女性网站管理者的身份。
“呜呜……你先站门口别进来,等我一下……不,你还是先出去吧,等下我来开门。”
路克忙不迭地转身跑了出去,关上门之前,他看到那团被子蠕动着吞噬了几件地上的衣服,

等到再次有人来开门已经是十五分钟之后了。
“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因为收到第一个委托太高兴了,就开了几瓶酒庆祝庆祝,没想到一下子就喝到宿醉,抱歉啊。”
眼前的女性二十六七岁的模样,有着一头利落的金短发,以及大码的黑色家居服,大咧咧地坐在电脑椅上。玻璃酒杯装了白开水,在电脑前氤氲出一片薄雾。
路克被迫坐在刚刚收拾出来的床上,屁股下面软绵绵,让他不自在地绷紧了身体。

“我叫弗兰克丽丝,是自由岛的创始人,也是网站管理员。”
“我叫路克……就是昨天发了那条帖子的人。”
“好,我们来谈正经事吧。昨天收到你的委托说想找墓地,那么你对于墓地的要求还有更具体的吗?”
路克点点头:“希望是横着的,能躺下,长度要有2米以上,宽度有1米就可以。至于地点希望不要在路边,太吵闹。”
弗兰克丽丝喝了一口热开水,挑了挑眉。

这确实是很奇怪的委托,尽管对方的目光意外淡定,路克还是极力解释了一下:“我……呃……我有怪癖。必须躺在墓地的棺材里才能睡得着。”
弗兰克丽丝一副“我知道了”的表情点了点头:“那你昨晚睡在哪里?你无家可归了吧?”
“诶……”路克愣了一下,“在公园的躺椅上坐了一晚。”
“那看来早餐也没吃了,走走,我们出去吃个饭顺便找找合适的墓地——”

在这之前,为了不让自己的怪癖被人发现,或是引起别人的注意,路克一直活得非常微小谨慎。
他的细心总能让他发现一些普通人不会注意到的地方。
比如弗兰克丽丝不喜欢吃西兰芹,虽然没有挑食到很明显的地步,但她每次吃下去的时候都会皱眉,又比如今天的报纸上,网络新闻上,没有一条涉及到房东太太的死讯。
还有就是今天跟弗兰克丽丝穿过了整个城区,途径了数个公共或是私人墓地,他们所到的地方,人们总是露出疑惑,而不是惊讶的表情。
“今天一早的时候,也有人来问过类似的问题。”
其中一个屋主非常不满地皱眉说道,“说有没有可以供一个人横躺睡觉的墓地。”
路克和弗兰克丽丝面面相觑。

天色渐渐暗下来之后。两人沿着桥下的河堤往回走去。
克丽丝在寒风中竖了竖外套衣领,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确实还挺奇怪的。我总觉得那些人比起在找墓地,不如说是在找你。难道说他们觉得把你赶出去很不好意思,就想把你再叫回去?”
虽然路克心里也有这种猜测,但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那个墓地是房东太太为自己准备的,那天……她的尸体已经被放进来了。”
克丽丝的脚步停下来了:“死了……?是自然死亡吗?”
路克摇了摇头:“我看不出来。”
“看来并不是了。”弗兰克丽丝吐出一口烟圈,注视着不远处桥下站着的人影。
“就是他吗?”
对方一只手拿着手机,像是在跟电话另一头的人确认着什么。
他的声音嘶哑,不像是真人发出的一样。
今天没有月亮,待到看清那人手中的枪时路克也没多想,伸手抓过弗兰克丽丝的肩膀把她护在身后。
腹部骤然一热,等到听到第一声枪响时肩膀也已经中了一枪。
所谓人不可貌相大概就是初看以为弗兰克丽丝只是个蹲在电脑前敲击键盘的网络管理员,路克只是个脸色苍白身形瘦弱的普通失业年轻人。
此时此刻,路克的身体缓慢地滑了下去,而在他身后,弗兰克丽丝脸上带血,抬起了手中的手枪。
一枪,准确命中匪徒手腕,在他的第一声惨叫声中,第二枪命中了他的膝盖。
而更加冲击他的大脑的,是之前那个身中数枪的身体此刻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路克身上滴着血接近了那个不断发出惨叫的匪徒,卸掉了他的胳膊。
“不……不是人!你不是人!嘎啊——”
弗兰克丽丝之后才走近,看着已经昏过去的匪徒收起手枪,然后紧紧地抓住了路克那沾满了自己血的手——或许是失血过多的关系,他的手凉得可怕:“这里交给警察。你跟我去医院。”
小伙子这才浑身颤抖着、捂着脸跪在了地上。

后来事情总算被查清。警察首先逮捕了老太太的两个儿子,他们不满老太太的遗嘱便将她杀害,将尸体藏起,并谎称抱病,为篡改遗嘱争取时间。而他们选择藏尸的地点便是路克居住的那个墓地。这是老太太一早为自己准备的,这样一来,等到发现的时候便可以解释说太太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便早一步进入了为自己准备好的棺材。
却没想到在放置尸体的时候出了问题。虽然路克立刻逃走了,却仍旧被他们发现。便有了后来的事情。换句话说,弗兰克丽丝完全是被卷进来的。

路克在医院里躺了两天,在自己的恢复能力还没有被医生发现前,就偷偷地溜回了弗兰克丽丝的单人宿舍。
在看到他出现在自己床头的时候,一向淡定的弗兰克丽丝也吓得拿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脸。
“我是来道别的。”路克豁出去一般坦白道,“你也看到了,我不是普通人,我打算离开这座城市。”
原以为会被嘲笑,却没想到弗兰克丽丝点点头:“我猜到了。”
“怕日光,睡墓地,把棺材当床,看到红色的饮料会特别兴奋,今天再加一条,超越人类的恢复力,”弗兰克丽丝竖起手指一个个数了过去,“是个吸血鬼也没什么奇怪的。”
路克先是呆滞了好一会儿,直到弗兰克丽丝不耐烦地扯他的衣服,才猛地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我以为你根本不会相信这些听起来就很荒谬的故事。”
“我相信大千世界皆有可能。而且自由岛也正是为了这样的世界而建立的。”
弗兰克丽丝起身坐了起来,她张开双臂仿佛抱住了整个世界一般地说道。
“什么人都可以,不是人也可以,每个人都可以平等的拥有身份,这就是网络。有人求助就有人会帮助,我正是想要建立一个这样的平台才建立了自由岛。”
“如果你接下来没有特别的打算,不如待在这里吧,自由岛需要你这样的人。”
路克没想到还能接到这样的邀请。
“啊对了,墓地的事情我也解决了,在现在这个时代,继续找横躺墓园不太现实,我在这栋楼的后面给你挖了个坑,跟其他人说是个花圃,你随时可以往里面躺。”
“不,这已经不是重点了……不过……”他实在忍不住地、发自真心地露出了笑容,“谢谢你。”
弗兰克丽丝狡猾地眨眨眼睛:“看来你已经答应了。这件事值得我们干一杯。”
她跳出被窝,穿着睡裙端起两个玻璃杯,硬塞了一个到路克的手里。
路克皱着眉看着那琥珀色的液体:“大清早的喝酒对身体不好。”
“这是为了庆祝自由岛完成了第一笔委托,并且也为了庆祝自由岛有了第二位员工,干一杯总不过分吧。”弗兰克丽丝咕咚咕咚几口干掉了大半杯,“而且,我是老板,我说了算。”
此时电脑方向传来一声响亮的“叮咚”提示音。
“啊……嗯,我看看,有新的委托了。发帖人希望找到人每周给公园池塘里的5块石头浇温水……”路克顿了顿,在弗兰克丽丝的目光下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看法,“我怀疑那是偷渡来的河童。”
弗兰克丽丝表情和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好,你已经进入状态了。”

后来,当路克处理完论坛上各种乱七八糟的委托,通完宵晕头转向地爬上床时想起了那一幕。
“我怎么就答应了呢。这种做梦一样的画饼我怎么就信了呢?!”
“因为,无论如何,我给你找到了可以睡的地方。”弗兰克丽丝大咧咧地向半空中举起酒杯,“而且,在这里没有人会在意你是一只吸血鬼。”
从被窝里伸出来的手夺过酒杯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说过几次了,大清早的不要喝酒。”
“那大清早的要做什么?”
“……”
“嗯?”
“…………睡觉。”

再后来,有一次两个人在沙发上看电影的时候路克突然问了一嘴。
路克: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你不怕进来的是个坏人吗?
克丽丝:怕什么,博恩太太说了是个很瘦弱的年轻人——瘦弱你懂吗。我能打趴的意思。
路克:……(很不甘心)假如那是伪装呢?
克丽丝:那我枕头下有枪。
路克:……




这就是自由岛这个组织团体最初两人的故事。
之后自由岛逐渐走上正轨,人手也逐渐扩充。
至于几年之后爆发了黑门事件,弗兰克丽丝把路克丢在总部,自己跑来交界都市开拓新市场,就又是一番后话了。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设定集中写作“弗兰·克丽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