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律者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崩坏3rd 图标.png
此崩坏3rd条目的内容及资料需要长期更新。现存资料来源为已有漫画游戏小说剧情但不保证米忽悠吃书可能
本页面最近一次更新是在 -- ,如果时间过长,则页面中的内容可能由于太久没更新而陈旧。
如果您有更好的改进意见,欢迎您协助编辑本条目
Ritsusha.jpg
第一律者瓦尔特与第二律者西琳在对峙
基本资料
组织名称 律者
组织别名 崩坏的代言人
登场作品 崩坏学园2》、《崩坏3rd

律者是由米哈游创作的崩坏系列作品中登场的一群作为崩坏的使徒毁灭人类文明的一群人的并称。

简介

崩坏是抑制文明发展的一种灾难,崩坏的代言人则为体现崩坏的意志、尝试毁灭人类的一群人。作为崩坏最具威胁的最高表现形式,这种无法用常理解释的生物,被称之为——律者Herrscher

每一次瞬间功率达到1000HW的崩坏就会诞生一名律者,而后该次崩坏会被赋予序号。

崩坏学园2图书馆解释

每一次大崩坏都会随之诞生一名律者。律者拥有与崩坏能极强的适应性。甚至在出生的时候就具备了某些崩坏能力的特征,所以有推测大崩坏的发生地点并不是随机的,而是因为这个地区拥有具有律者特征的人类才导致了大崩坏的爆发。然而这样的人类数量极少,目前所知情报显示,律者的目的就是执行崩坏的意志,展现出对现有事物强烈的破坏欲。

律者的构成要素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ServantAiInfo.png
以下内容由官方公式内容拼凑线索考据而出,尚未经过官方书面资料直接证实,少数内容可能存在个人主观臆断成分,请知悉。
ServantAiInfo.png
以下内容由官方公式内容拼凑线索考据而出,尚未经过官方书面资料直接证实,少数内容可能存在个人主观臆断成分,请知悉。


一位完整的律者由四部分组成——适格者躯体、适格者自我人格、律者核心与律者意识。

律者核心

律者拥有一个律者核心,将其作为律者力量的源泉。绝大多数律者核心以结晶的形式存在,但存在特例——例如理之律者的律者核心可以以DNA甚至纳米机器人的形态(魂钢?)遍布全身。在自然状态下被崩坏感染的律者适格者会自行凝结出律者核心,但被强行植入律者核心的人类也会变为律者,如本世代第三律者雷电芽衣与第四律者温蒂

上世代除了第十四律者,其他十三位律者的律者核心均被用于制作神之键武器,目前已知的神之键有第一神之键·虚空万藏第二神之键第三神之键、第六神之键·黑渊白花、第七神之键·天火圣裁、第八神之键·羽渡尘、第九神之键·伊甸之星、第十神之键·太虚之握、轩辕剑与若水(统称“支配之键”,记为一把)、第十一神之键·犹大的誓约与第十二神之键·地藏御魂外加编外神之键·空白之键共十一把。

律者意识

适格者在律化的过程中会产生律者意识。律者意识受崩坏感召而诞生,作为神的使徒以消灭文明为唯一使命。律化的过程也是律者意识与宿主意识融合的过程,律化完成的律者可以保留宿主的记忆,但表现出来的几乎全是各种诸如残暴、嗜血的负面人格特质。类比其他ACGN作品,可以简单理解作“黑化”了。

值得注意的是,律者意识并不依附于律者核心而存在。律者核心更像是一种身为律者的“凭证”或仅为崩坏能操纵的力量源泉。上世代的前十三位律者目前都已被制成神之键,而本世代仍在源源不断地产生律者。西琳在登月后获得神谕额外取得了4块律者核心后又夺取了第一律者的核心,但并没有出现律者意识互相干扰的情况,第一律者甚至能将自己的意识存入核心中贮存。由此可见,律者意识是一种独立于律者核心而存在的人格。

不过,“律者意识并不依附于律者核心而存在”以个体是完整的律者为前提。律者核心作为身为律者的凭证,如果作为大前提的核心不存在,律者意识也无法存在。“空律再临”事件中雷电芽衣被西琳夺舍K423身体而律化的空律女王夺走了体内的第三律者核心“征服宝石”,此后芽衣的律者力量消失,三律意识再也没有出现过。

关于律者意识,本世代存在两个特例:第一律者与第三律者。

  • 第三律者

本世代第三律者是一位人造律者,宿主为ME社社长雷电龙马的女儿雷电芽衣,因在童年时被逆熵组织激进派领袖可可利亚强行植入第三律者核心,后在长空市崩坏事件中律化。但雷电芽衣的律化并不完全,其律者意识在诞生后自称空有一个虚无的“消灭正在污染地球的人类”的使命却不知究竟有何意义。雷电芽衣的律者意识与宿主意识融合得并不完全,具体表现为律者形态的芽衣的身体像是“由另一个人接管着”,而完全律化的律者一般为“凶狠、残暴化的本人”。

当芽衣陷入极度恐惧、愤怒与绝望时,其律者意识就会夺舍芽衣躯体并压制芽衣本人的意识,此时芽衣可以使用律者力量并会表现出如一般律者的杀戮性格。但在崩坏3rd主线“天命之战”事件中芽衣竟能以想要拯救律化的琪亚娜的渴望将律者意识“召唤”出来,并且感动了律者意识使其心悦诚服地将律者力量借予芽衣来对抗空之律者。

  • 第一律者

本世代第一律者的出现颠覆了人们对律者的认知。即便雷电芽衣几乎没有[1]表现出杀戮人格可以用“强行植入核心且为不完全律化”解释,瓦尔特·乔伊斯仍是作为律者的极度反常表现。乔伊斯自瞬间功率超过1000HW的崩坏中自然律化而来,不仅是个五万年不遇的“男性律者”特例,甚至完全不与人类为敌,反而加入人类阵营带头挑起对抗崩坏大旗。结合乔伊斯的律者核心中存有柏林崩坏中数万死难者的“灵魂碎片”,坊间有一种观点认为,本世代第一律者的“律者意识”正是这数万面对灾难不屈不挠顽强抵抗的死难者意识的集合体。乔伊斯的律化过程极有可能是受到了某个除“崩坏意志”之外的高维文明的干涉而中断了其与崩坏意志的纽带,使得第一律者没有成为崩坏的使徒。在薛定谔被崩坏侵蚀后与其对战的过程中,乔伊斯可由于超额使用力量可能险些遭到崩坏能反噬而重新成为毁灭人类文明的使徒,所幸蕾安娜·布里甘缇亚及时赶到并救场。

适格者躯体

律者究竟能拥有多强大的力量,与其适格者躯体的素质(最重要因素为崩坏能适应性)密切相关。自然状态下从大崩坏中诞生的律者均是自崩坏发生地点千千万万人中“脱颖而出”的具有最强崩坏能适应性的佼佼者。而对于非自然律化的律者而言,适格者躯体的素质会成为制约律者拥有多少力量的瓶颈。

本世代文明第二任理之律者瓦尔特·杨第二次崩坏战争中的英勇表现固然令人肃然起敬,但他同第二律者西琳屡战屡败的事实给杨的英雄形象蒙上了一层悲剧色彩。客观来说,约阿希姆的崩坏能适应性可能是本世代三任理之律者中最差的。乔伊斯作为男性对崩坏能适应性天生弱于女性,但他是经过大崩坏筛选出的拥有最强崩坏能适应性的个体。而布洛妮娅·扎伊切克不仅是女武神更是X-10实验受益者(简而言之,主角光环)

第十二律者——侵蚀之律者是极少数没有“适格者躯体”的特例。十二律者在其宿主尚且存活时完全没有表现出律者的特征,而在宿主被杀死后才律化为第十二律者。十二律本体为病毒,不存在“适格者躯体”,但是保留了原宿主的意识。

崩坏与律者

ServantAiInfo.png
以下内容为官方定义,您可以放心阅读。
ServantAiInfo.png
以下内容为官方定义,您可以放心阅读。
  • 一、崩坏的概念

崩坏主要分为大型崩坏和小型崩坏。小型的崩坏在世界各地无时无刻不在发生,造成的影响也不尽相同,然而小型崩坏产生的崩坏能能量有限,无法形成大规模的破坏,最重要的是无法诞生律者。

而像长空市发生崩坏,不仅破坏力惊人,更重要的是产生了律者这样的产物,我们对于这类产生律者的崩坏才称为大型崩坏,并且以诞生的律者顺序为它们编号。因此长空市的崩坏称为“第三次崩坏”。

  • 二、律者的根源

律者的诞生首先需要拥有一个能够成为律者的素体人类。但是这个过程并不是随机产生的,成为律者的人类对崩坏都有着极强的适应性。甚至在出生时就具备了某些崩坏能力的特征,这些人类的数量极少,因此长空市的崩坏并非偶然,而是因为有芽衣这样的律者素体存在长空市,才导致了这场大型崩坏的爆发。

  • 三、律者的诞生

人类是如何变化为律者的呢?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律者的能量来源——律者核心。

律者核心是由大型崩坏爆发所产生的强大崩坏能汇聚而成的能量体,它是诞生律者的关键,小型崩坏之所以无法诞生律者,就是因为它所产生的崩坏能量不足以诞生这样的核心。

律者核心会在崩坏爆发的瞬间,崩坏能主动寻找素体人类,在素体人类的体内汇聚生成律者核心,而这个生成过程也需要一段时间,当律者核心生成完毕后,真正的律者就诞生了。

  • 四、律者的限制

一场大型崩坏能够无限诞生律者么?答案是否定的。即使是大型崩坏所产生的能量一般也只能诞生出一个律者核心,因此无法制造多个律者。

长空市出现“新律者”由乃,是由于长空市存在的第三律者被带离后,长空市内残存崩坏能重新寻找合适的素体,但是由于残余的能量并不足以生成律者核心,新的素体也无法到达成为律者的标准,所以她并不是律者,只是一个以律者为蓝本制造的雏形罢了,只是拟似律者而已。


简而言之, 大崩坏是诞生律者的前提,而不是律者带来大崩坏。

大崩坏是【自然】现象,不受人类行为操纵。律者只能引发小崩坏并制造出自己统御的崩坏兽。

还要说明的是,律者与崩坏兽的关系其实更像是蜂后与工蜂。律者的诞生,会催生他/她所在地区的崩坏兽数量的增长,就像蜂后繁衍出更多的工蜂拱卫自己的巢穴一样。这些崩坏兽如同士兵效忠君王一般,对统御自己的律者无比忠诚。因此即便同一地区出现两个律者,他们彼此也无法支配对方的崩坏兽。[2]

序列律者

崩坏3rd世界线的本世代暂无第五律者及之后的所有律者,除去终焉之律者的第五至第十三律者目前仅限崩坏3rd世界线的上世代,崩坏学园2第五律者定义与崩坏3rd第五律者定义不同需要区分。

表格中的内容除非特别注明为崩2内容则均以崩坏3资料优先。

序列 称号 个体 核心 能力 神之键
1 理之律者 瓦尔特·乔伊斯/瓦尔特·杨(崩3)
布洛妮娅·扎伊切克(崩3十一章进入量子之海继承瓦尔特·杨的理律核心,复活后的杨亲自将核心授予布洛妮娅)
蓬莱寺九霄(崩2新生篇R10由瓦尔特·乔伊斯赠予一律核心)
已知具有结晶、纳米机器人、DNA三种形态 复现规律、概念 启示之键「虚空万藏
(持有者:奥托·阿波卡利斯
2 空之律者 西琳/K423 操纵虚数空间 空间之键 火车头状物体,未具名
3 雷之律者 雷电芽衣 征服宝石 掌控电磁场 狙击枪,未具名
(持有者:渡鸦
4 风之律者 温蒂 渴望宝石 创造理想流体
5 金属律者(崩2新生篇)
冰之律者(崩3)
妮娜(崩2新生篇) 自毁碎裂成五块,后被作为五个人造律者的核心 吸收金属并进行重铸
6 死之律者 身份不明[3] 静谧宝石 凋亡与创生 创生之键「黑渊白花
(持有者:幽兰黛尔
7 炎之律者 Himeko(上世代)[4] 疾疫宝石 操纵分子运动 破坏之键「天火圣裁
(持有者:凯文·卡斯兰娜
8 精神、意识相关 意识之键「羽渡尘
(持有者:符华
9 岩之律者 引力控制 吞噬之键「伊甸之星
(持有者:爱因斯坦
10 支配之律者 千人律者(上世代) 一千个类似于律者核心的结晶 操控元素
副能力:意识共享/心灵链接
支配之键「轩辕剑/太虚之握/若水
(持有者:姬轩辕/符华/程立雪/李素裳
11 约束之律者 无效化崩坏能并极大削弱其他形式能量 约束之键「犹大的誓约
(持有者:德丽莎·阿波卡利斯
12 侵蚀之律者 绯玉丸(上世代) 具有自我意识的究极病毒 侵蚀之键「地藏御魂
13
14 终焉之律者 琪亚娜·卡斯兰娜(崩2追溯篇)
身份不明(崩3上世代)[5]
对崩坏能的绝对支配
(召唤死斑为能力具现之一)
上世代人类被打躺了哪来的第14键

注:神之键只标明当前持有者。本表格不记录空白之键相关内容。

另:在崩坏学园2新生篇R5,蓬莱寺九霄为救琪亚娜和芽衣夺下用以将琪亚娜转化为律者的第二律者核心后与其掉入律者熔炉中被律者核心吞噬,以律者傀儡的姿态回归,拥有第二律者的能力。
第五世界BOSS妮娜在伊瑟琳角色pv中被确认为第五律者——金属律者

崩坏3rd律者简介

上世代第七律者

上世代炎之律者——Himeko姬子,本是逐火之蛾组织下属女武神部队第五小队队长,Hua的人生导师。在一次任务中律者化,后被讨伐,律者核心被一分为二,制成第七神之键——天火圣裁,为Kevin所使用。天火圣裁随后作为新世代的卡斯兰娜家族传家宝传承下来,当前使用者为凯文·卡斯兰娜。支撑起Hua走过五万年漫长岁月的,正是“找出Himeko为何会律化”的信念。

上世代第十律者

上世代支配之律者,严格来说并不是单一的个体,而是众多拟似律者个体的思维意识集合体,人数众多,被逐火之蛾内部称为“千人律者”。核心构成与律者核心完全一致但是能量却大打折扣,全部都拥有律者能力的一部分但是却没有其他的能力,所有成为拟似律者的个体都可共享记忆、思维和意识御坂妹妹???,甚至有一名个体L10-997还是人类对崩坏反抗军“逐火之蛾”的高层。

在越来越多的拟似律者被发现并处决后MEI博士发现了这些拟似律者的共同点并推测出了第十律者的本质,随后将计就计地将神之键研究设施迁移到太平洋P-21岛屿并故意泄露情报引诱律者群进行攻击。身穿无编号的装甲型神之键“空白之键”的MEI博士利用其它律者核心的力量将数百名拟似律者全灭,所有的核心均被回收并制作成为量产型神之键“支配之键”,其中一个支配之键被Hua所使用并化为其专用形态“太虚之握”。

上世代第十一律者

上世代约束之律者,是一名“反律者”,能力是创造一个半径100km的结界。在结界内,一切崩坏能都会无效化,其他形式的能量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削弱。在结界内无法使用崩坏能武器和以电子系统驱动的武器;融合战士的身体机能会发生混乱,在一分钟内死亡;普通士兵进入结界后则会因体内的生物电压消失而立即死亡。单论战斗力而言十一律的战斗力并不强,但只有十一律才能在结界中行动自如,因此结界范围内拥有最强战力者只能是十一律。可以认为第十一律者的存在是崩坏对于人类发明的崩坏能武器(如神之键和融合战士)而做出的对抗,使得MEI提出了“崩坏意志”的设想。击杀第十一律者后,前文明纪元的人类将其核心制成约束之键——犹大的誓约,在现文明纪元由德丽莎·阿波卡利斯使用。

神之键秘话漫画中说第十一律者被Kevin使用天火圣裁单挑讨伐。100km,60秒内结束战斗……原谅笔者想象力匮乏,实在想象不出Kevin以6000km/h(近5倍音速)持天火大剑百公里级超远程狙杀十一律的场面。

上世代第十二律者

主条目:绯玉丸

上世代侵蚀之律者——铃。本只是普通的少女,因为被测出是律者适格者而被关押在逐火之蛾抵抗基地地下33层。Mei博士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静静地观察她。但基地中的士兵无法忍受自己身边收容着一个“律者”的事实——尽管彼时的铃确实不能被称之为律者。因此他们发动了一场小规模的暴动杀死了铃。正当人们庆贺“又消灭了一位律者”时,没有人意识到人类的噩运才刚刚降临。无辜冤死的铃心中充满无限的不解与仇恨,崩坏的力量终于在她死后得以凝聚。就此,第十二律者——侵蚀之律者,诞生了。病毒形态的侵蚀律者迅速感染了大批逐火之蛾基地中的人员,入侵了基地的计算机系统并锁死了基地的对外出口,还将基地内存有的全部核武器发射至外界人类文明仅存三个城市给予本来就已奄奄一息的人类文明以致命一击。Mei博士竭尽全力,终于将侵蚀之律者封印在了一个盒子中并想要将她制成神之键,但由于侵蚀律者意识的反抗,直到上世代文明毁灭侵蚀之键也没有制作完成,封存着侵蚀律者的盒子就此流落到了本世代。五万年后,主角团一行人最终从圣痕空间中解脱了八重樱的灵魂。在第十二律者归顺八重樱放弃抵抗的瞬间,Mei博士在盒中留下的最终制作步骤得以完成,第十二神之键——侵蚀之键地藏御魂被制作了出来,降临在圣芙蕾雅学院。

上时代的终焉之律者

上世代人类文明击败第十三律者后,根据Mei博士的计算,最终决战——第十四律者“终焉律者”即将到来。HuaKevin等人类最强的八位战士登上月球,与终焉律者展开决战。但由于终焉律者的力量过于强大,开战仅5分钟就有两位战士阵亡。而后Mei使用近地轨道上的反崩坏兵器“月光王座”射击终焉律者但仅仅使其流失2%的崩坏能。而后Mei博士下令让月光王座引擎以200%功率过载运转,在自身烧毁前,月光王座合计削减了终焉律者体内30%崩坏能,而后Kevin使用神之键天火圣裁的第零额定功率“天火出鞘”使终焉律者停止活动。但这仅仅是暂时的,12小时后,终焉律者体内的崩坏能充能完毕。没有了月光王座,人类文明失去了对抗终焉律者的武器,终于不敌崩坏的力量就此陨落了。

第一律者

第一任:瓦尔特·乔伊斯

主条目:瓦尔特·乔伊斯

本世代第一任理之律者——瓦尔特·乔伊斯,由于不明原因于1953年在柏林的“第一次崩坏”中律化成为第一律者,也是崩坏系列中已知的唯一一位男性律者。与其他律者截然相反的是,瓦尔特完全没有表达出任何“律者的特质”,即破坏人类文明的使命,相反,这位心地善良的战士却勇于担当起了拯救人类文明于崩坏的水深火热之中的责任,毅然决然地与自己的“主”所决裂。在1955感恩节事变后,瓦尔特与天命北美支部的众多美少女科学家们叛离天命而成立了逆熵组织。1955感恩节事变中与奥托的一战之后,奄奄一息的瓦尔特·乔伊斯将自己的律者核心给予了芬兰人的儿子约阿希姆,也就是如今的瓦尔特·杨。

第二任:瓦尔特·杨

主条目:瓦尔特·杨

继承了乔伊斯的律者核心成为第二任理之律者后,杨长期以来一直担任逆熵盟主并以乔伊斯的身份公开活动。杨伪装得很成功,直到第二次崩坏战争时奥托才发觉第一律者已经不是1955年时乔伊斯的样子。
参加了第二次崩坏。多次牺牲自己并通过将意识寄宿在核心内反复诈尸,推动了对抗第二律者的进程。
梦想是成为历史老师并且在之后如愿当了一段时间老师,成为无量塔姬子大学时期的人生导师,2014年后作为历史老师潜伏于圣芙蕾雅学园。
2015年,杨和爱因斯坦在海渊城进行量子之海的探测试验,发现了蛇的存在。杨只身留在量子之海对抗蛇。不敌。又牺牲自己传统艺能并用律者核心制造了一个屏障,阻挡“蛇”入侵现实。两年后被布洛妮娅·扎伊切克救出,逃离量子之海后,许诺将核心继承给布洛妮娅。

第三任:布洛妮娅·扎伊切克

主条目:布洛妮娅·扎伊切克

在2016年逆熵勘探海渊之眼时杨和爱因斯坦发现了“蛇”的存在,为阻止其回到现实世界,瓦尔特·杨牺牲自己,以身体为迷宫作为阻挡量子之海与现实的屏障。主线第十一章里,面对海渊之眼的暴走,布洛妮娅情急之下纵身跃入量子之海,通过了杨设在量子之海中的迷宫,继承了理之律者的核心并击杀了“蛇”的眷属——特拉洛克,踏上了拯救希儿的道路。

布洛妮娅跨过了量子之海,找到了希儿(但是第十二章主线主要填了凯文的坑,此时布洛妮娅的身体不敌律者核心的侵蚀,核心脱离了布洛妮娅,落入守株待兔的凯文之手,使她退化回到了装甲“银狼的黎明”形态。正当凯文狂喜之时,核心突然不见了,原来是寄宿在其中的瓦尔特的意识利用律者之力重构了身体复活了。什么叫杨卧起坐啊(战术后仰)

最后布洛妮娅、希儿和瓦尔特·杨都安全地回到了现实世界,瓦尔特还流露出了要把律者核心正式传承给布洛妮娅的意愿。

第二律者

第一任:西琳

主条目:西琳

2000年,本世代初代空之律者——西琳,因为在巴比伦塔的人体实验中被注入了过量的崩坏能,憎恶天命草菅人命的仇恨与注射的过大剂量崩坏能最终造就了第二律者——西琳的诞生。为了阻止崩坏的爆发,第一律者瓦尔特·杨在西琳律化后不久就对其展开了猛烈的进攻希望在事态进一步恶化前消灭第二律者,但遭到了奥托乔装的小丑的偷袭导致西琳被其眷属龙形审判级崩坏兽贝纳勒斯趁乱救走并逃往月球。在月球上,西琳从崩坏那里得到了额外4颗律者核心获得了更为强大的力量,将拟律核心给予贝纳勒斯使其升格为拟似雷之律者。西琳从太空中投掷陨石造成了地球上数千万人的伤亡,并要求第一律者前往月球与其单独对决。瓦尔特·杨如约登上月球,为同行的齐格飞采集存储有封印崩坏技术的魂钢样本争取时间引开西琳,因力竭不敌西琳被击败并被夺取律者核心后躯体消散。夺取了理律核心的西琳驾驶战舰回到地球,使用死之律者的力量复活了自己三位旧友并分别给予了她们拟律核心使其成为拟似律者。
随后,奥托才终于动员所有B级以上女武神参战,对抗律者。实际上,奥托自己的目的是死之律者的力量
在之后的战斗中,拟似风之律者被塞西莉亚·沙尼亚特一击击杀。
拟似炎之律者击倒程立雪后被符华使用羽渡尘控制精神。虽后被第二律者救走,但是实际上也算是“死”了。
拟似死之律者被奥托使用拟态羽渡尘控制精神后夺走拟律核心。
击倒三名拟似律者后,奥托对西伯利亚雪原进行了地毯式轰炸,开始真正的战斗。战斗一开始符华就使用羽渡尘控制了西琳的意志。但是因为奥托过分执着于寻找复活卡莲的方法而侵入西琳的意志,拖延的时间最终导致了更大的恶果。为了击败摆脱幻觉的第二律者,符华燃烧了羽渡尘,以对程立雪的记忆为代价释放了第一额定功率·太虚剑神。然而仅仅切断了第二律者与崩坏意志的联系并让瓦尔特跑了出来
符华和奥托败退后,西琳杀死了留下断后的程立雪,并使用羽渡尘的力量控制了塞西莉亚与齐格飞的意识,机缘巧合之下再次体验了母爱的感觉。在此期间,特斯拉、爱因斯坦博士和德莉莎抵达战场。莎乐美和时雨绮罗将齐格飞夫妇散落在战场上的武器交给了德莉莎,然后莎乐美使用高周波武器自杀式击败了贝纳勒斯。而德莉莎、齐格飞夫妇、爱因斯坦和瓦尔特开始了最后的战斗。
战斗刚开始时,瓦尔特引导月光王座剥离了西琳的崩坏能,将西琳沉默,爱因斯坦使用哈拉阿托剥离了征服宝石后西琳苏醒,在千钧一发之际德莉莎三人救下了爱因斯坦。西琳将齐格飞夫妇收束在了自己的无限回廊中,为了击败西琳德莉莎释放了犹大的誓约第零额定功率·神恩结界,无效化了第二律者体内的崩坏能后刺穿了她,但是第二律者使用死之律者的力量重构了自己的心脏。此时齐格飞借助凯文的暗示破坏了无限回廊,再次使用活性因子的齐格飞狂暴地砍断了西琳的左手并剥离了静谧宝石,而后第二律者力量暴走,扩散的崩坏能即将杀死西伯利亚雪原上所有的人。塞西莉亚这时使用自己体内的圣血和黑渊白花驱散了暴走的崩坏能,齐格飞借机解放了天火圣裁的劫灭形态,最终击败了第二律者。塞西莉亚借助黑渊白花的力量最后保护了极度虚弱的齐格飞和西伯利亚雪原的平民,自己则战死在西伯利亚雪原。

至此,轰轰烈烈的第二次崩坏落下了帷幕。
雪狼小队成员与塞西莉亚·沙尼亚特全体阵亡。

战后,奥托回收了第二律者遗体中的核心,注入了K-423的身体。

第二任:K423

主条目:琪亚娜·卡斯兰娜

本世代第二代空之律者——第二律者素体琪亚娜·卡斯兰娜克隆人K423[6],以琪亚娜·卡斯兰娜和西琳的基因为蓝本的第二律者克隆素体,即是玩家在崩坏3中控制的自机

在沧海市上空出现巨型战舰“月光王座”后,K423与雷电芽衣和布洛妮娅被一同派遣至沧海市调查战舰并阻止其坠毁毁灭沧海市。在潜入ME社事件后,追随德丽莎进入圣芙蕾雅地下教堂的K423重回第二次崩坏的战场,在虚拟的数据空间中与自己的母亲塞西利亚·沙尼亚特并肩作战击溃了第二律者,自以为逆转了母亲在第二次崩坏中阵亡的历史,但符华与幽兰黛尔的出现打破了K423的幻想:这一切都不过是K423心中的西琳意志借助数据空间的力量创造出的幻境,巴比伦塔没有存在过,她的母亲更没有存在过。被冰冷的现实所击败的K423心中充满了不舍与怨恨,想要与母亲团聚的她怒吼着要符华将她的母亲归还,并第二次暴走显现出了第四代弑神装甲白骑士月光·暗噬与符华交战,但仍不敌穿着更先进的弑神装甲的符华而被回收。回收K423后,奥托将她制成了第二律者,西琳意识再度复苏并夺舍了K423的身体。西琳重创了协助极东支部讨伐天命总部的逆熵的泰坦大军(爱因斯坦就地破产),后夺取了雷电芽衣的三律核心并击败了德丽莎与符华等人,但在正欲杀死符华之时受到奥托的威慑而逃走。后来与身着真红骑士·月蚀空白之键无量塔姬子二度开战。第一次西琳被爱因斯坦使用休伯利安引擎兼主炮“月光王座”重创而逃走。而后派遣眷属贝纳勒斯袭击休伯利安号,引出姬子将其拉入虚数空间与自己决战。无量塔姬子以牺牲自己为代价为西琳注射了终极抗崩坏血清——弑神之枪终结了其律者化。最终,K423解除律化,但姬子坠入虚数空间,生死不明。

几个月后,世界蛇组织情报贩子“灰蛇”放出发现K423在神州天穹市的踪迹,引起极东支部与天命的争夺。此时的琪亚娜正在天穹市内流浪,与律者意识作斗争。在一次与崩坏兽的战斗中,琪亚娜几乎被空之律者重新夺舍,痛苦不堪,此时符华出现救下了琪亚娜,原来符华的灵魂早已通过羽渡尘第零额定功率与琪亚娜的绑定在了一起。在符华的帮助下,琪亚娜掌控了律者的力量,成为了“天穹游侠”。

随后,琪亚娜发现了世界蛇所属的神城医药正酝酿着的阴谋,并引导本是前来追捕她的丽塔·洛斯薇瑟逐步发现真相。在丽塔中世界蛇之计后救下了她,随后故意被抓,套出了“圣痕计划”的情报。最终在符华的帮助下使用了完全的空之律者的力量,挫败了世界蛇的恐怖计划,救下天穹市不计其数的生命。

第三律者

本世代第三律者——雷之律者雷电芽衣,因为在童年时因某件事情被植入第二律者西琳死后掉落的第三律者核心“征服宝石”而成为第三律者。由于在第三次崩坏中律化过程被琪亚娜·卡斯兰娜打断,未成为完全体律者,因此她能够抑制住律者意识不致于使自己展现律者人格。芽衣的律化愿望是【渴望被爱】。

在长空市崩坏事件中,因为目睹琪亚娜被崩坏兽重伤濒死,悲痛情绪失控的芽衣展现了律者人格开始以杀戮姿态暴走,后与赶到现场镇压崩坏的无量塔姬子进行交战。琪亚娜徒手掰律者雷电之翼的举动渐渐使她的情绪稳定下来。最终芽衣放弃了抵抗,跟随姬子回到了圣芙蕾雅学园并加入了天命。“天命之战”篇中,芽衣追随德丽莎发动对天命总部的叛乱救回K423,,但芽衣终不敌再度复苏的第二律者而被夺取律者核心。事件结束数个月后,极东支部仅存的成员——德丽莎、芽衣与布洛妮娅收到世界蛇组织的情报贩子“灰蛇”的消息前往神州天穹市寻找琪亚娜的下落,但不幸遭到天命总部S级女武神丽塔·洛丝薇瑟的阻截而失败,只得带着灰蛇手下的改造人女孩撤离。(更新中)

第四律者

本世代风之律者——温蒂,本是有潜能成为S级女武神的天才,但因为天命向她的腿中植入了西琳死后律者核心化作的四分残片中的“渴望宝石”致使双腿残废,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终身被囚禁于轮椅之上。对天命的仇恨与天生良好的崩坏能适应性致使她成为了第四律者,与前来回收渴望宝石的主角团三名律者发生交战,但惨遭埋伏已久的逆熵军队瓮中捉鳖,结结实实地被泰坦爸爸一发入魂的温蒂同芽衣一起被逆熵抓走。而后在逆熵的ME社,尽管宽恕了布洛尼娅的背叛,温蒂最终因渴望宝石被取出而死。根据灵依娘临时擦屁股而补充的《被束缚的风》,温蒂是败于主动停手不想伤害布洛尼娅。

崩坏学园2律者简介

第一律者

主条目:蓬莱寺九霄(崩坏学园2新生篇)

为长空市千羽学院的一名普通学生,有着严重的中二病,喜欢制作游戏但是总会在关键时刻写错代码掉链子。是琪亚娜需要回收的两名重要目标之一(另一个是雷电芽衣)。在崩坏发生后与琪亚娜两人说服雷电芽衣加入,但之后在长空市的跨海大桥上被布洛尼亚带领的三人行动小组(布洛妮娅、希儿、杏)所捕获并带往ME社,在与逆熵执行者伊瑟琳·利维休斯对战之后三人被时雨绮罗所救逃出ME社大楼并前往圣芙蕾雅学园,在塞西莉亚带领其与芽衣两人前往教条区后得知琪亚娜为第二律者素体,自身拥有第二律者圣痕的真相。在得知第二律者的真相以及天命意图杀死除琪亚娜外的所有在场人员后选择牺牲自己并揭露了其身上除了第二律者圣痕外还拥有的“天启圣痕”,随后被圣痕内的崩坏能吞噬,化身为崩坏的意志,将奥托旗舰“辉煌盟约”的最强炮击吞噬并无效化后将整个圣芙蕾雅学园吞入自己生成的虚数空间。在被瓦尔特救出后一直昏迷不醒,随后被休伯利安与逆熵联合部队带往可可利亚孤儿院接受伊瑟琳·利维休斯的治疗,意识被封锁在自己的圣痕空间内,后其体内的属于琪亚娜与雷电芽衣的圣痕以及第二律者核心被瓦尔特移除并归还给二人,而在可可利亚背叛,方舟要塞即将毁灭的最后一刻,由瓦尔特·乔伊斯牺牲自己生命将第一律者核心给予蓬莱寺九霄。

第二律者

崩坏学园2追溯篇

和塞西莉亚带领的雪狼小队厮杀,最后消逝在普里皮亚季的核爆中。

崩坏学园2新生篇

在西伯利亚的小镇中,失明的女孩西琳与妈妈一起生活。 虽然生活艰辛,但是妈妈却仍然为西琳描绘出了一幅美丽的世间景象。西琳梦想着能够看一眼这美丽的世界,还有自己的妈妈。 直到崩坏降临的那一天…… 西琳在崩坏的影响下成为了第二律者,第一次睁眼看世界,但是却看到的是燃烧的天空和混乱的世界,她惊慌中无意使用能力摧毁了整个小镇第一次运用能力就是撕碎了死士化的妈妈。在【寻找妈妈】的律化愿望下,开始四处搜寻妈妈的踪迹,但是发现世界并不像妈妈说得那样美好,失望中决定毁掉整个世界,认为这样子就可以找回妈妈。

在战斗中,塞西莉亚的母爱唤起了西琳的人性,不顾由于身受塞西莉亚的圣女之力重创而只要使用崩坏能就会被反噬,毅然吞噬了飞来的核弹,然后被被自己的崩坏能杀死。

在2008年,因为奥托的实验西琳与琪亚娜合为一体,成为琪亚娜(融合之子)琪琳,最后齐格飞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分离两人。

多年之后,由于九霄夺取了第二律者的核心,开启了逐火之蛾的故事,也唤醒了核心里保留的西琳意识。西琳被九霄感化。

后来奥托为了开启虚数空间寻找塞西莉亚而复活西琳。突然袭来的风之律者温蒂欢呼重新遇到了同伴,但被西琳否认,认为自己是人类。

暴走的西琳释放了虚数空间漩涡吞噬周围一切,潜入的九霄和琪亚娜唤醒了西琳,九霄把西琳的圣痕还给了西琳。琪亚娜用圣女之力剥离了西琳的律者核心,让她变回“普通人”。现在由伊瑟琳在北美支部看护治疗。

第三律者

崩坏学园2追溯篇

由于父亲被捕以及ME社被可可利亚恶意收购等等一系列重大打击之后,芽衣的性格变得孤僻阴沉,随后失控律者化,随后在琪亚娜·卡斯兰娜的拯救下终于恢复,之后一直跟着琪亚娜行动,在回收布洛妮娅·扎伊切克后遭遇无量塔姬子带领的天命部队并与之短暂交战,后德丽莎·阿波卡利斯的介入才没让冲突扩大化,随后与琪亚娜和布洛妮娅共同加入圣芙蕾雅学园。此后的逆熵月光王座入侵事件中目睹琪亚娜律者化而众人不敌的情况下律者化与之交战。随后的逐火之蛾剧情中,似乎已经完全被律者意志吞噬,不顾一切的想要消灭人类的抵抗,甚至对曾经最疼爱的布洛妮娅痛下杀手。逐火之蛾只是九霄的梦境,追溯篇的实际结局是琪亚娜杀死了在场的所有人。芽衣也被律化娜击杀。

崩坏学园2新生篇

未交待原因地,芽衣在开篇已经律者化,控制学校内的学生攻击琪亚娜与蓬莱寺九霄未果而亲自出马,随后被两人击败恢复正常,三人组队逃出长空市却被布洛妮娅·扎伊切克希儿·芙乐艾杏·玛尔三人组拦截并被抓获送到ME社,后与逆熵执行者之一的博士交战后逃出与无量塔姬子合流,随后加入圣芙蕾雅学园,在此期间被塞西莉亚·沙尼亚特带往教条区意图提取律者核心使琪亚娜神化为能拯救世界的律者但未果,后天命袭击圣芙蕾雅学园事件中带领由于母亲之死而失去意志的琪亚娜以及神化为律者后昏迷的九霄二人跟随休伯利安-逆熵联合部队撤离至可可利亚孤儿院,随后负责后勤工作。

在逆熵歼灭战中,从九霄身上取回了属于自己的圣痕。后来和逆熵残部逃亡到北美支部,见到了一直失踪的父亲雷电龙马。在圣痕实验中,重新面对了自己的律者人格。

魔术师设局在天命总部围剿了天命和逆熵,并故意刺激芽衣,还在面前假意射杀龙马,崩溃的芽衣重新暴走变身成为第三律者。

第五律者

崩坏学园2新生篇

妮娜,金属律者,无痛症患者,伊瑟琳·利维休斯童年时在孤儿院最好且仅有的朋友。

她是天生无痛症患者,无法感受到疼痛,同时精神状态十分不稳定,经常伤害小动物甚至自残来寻找“感受”,被周围人当成非常危险的存在。伊瑟琳在和她交往中,下定决心要成为世界上最杰出的科学家,治愈无痛症这个无法治疗的病症。

后来在巴黎崩坏中成为了第五律者,金属律者。金属化的躯壳甚至可以抵挡玛丽亚·沙尼亚特的斩击、无色辉火的nexus轰炸和宁蒂的刺杀。在【感受痛觉】的律化愿望下,慢慢恢复了正常人的感觉能力。

她直到最后一刻都记得博士,并且为保护博土撤离只身抵挡女武神进攻,最后因为律者化治好了自己的无痛症,此时感受到疼痛的妮娜十分开心,为了更多地感受这份活着的疼痛,用自己的武器刺穿了自己而死。

上面那段是图书馆原文,妮娜是因为捅自己很爽于是捅到自杀。玛利亚说得没错,律者都是疯子。

终焉律者

本世代终焉律者——琪亚娜·卡斯兰娜,只在崩坏学园2存在。崩坏3rd的上世代终焉律者身份未明但是形象与外貌与崩坏学园2的终焉律者琪亚娜一模一样。

崩坏学园2追溯篇

琪亚娜被藏于圣芙蕾雅学园教条区的第二律者的崩坏核心诱惑并与其融合,再加上可可利亚对其道出齐格飞正是自己在十年前爆发律者力量之时所杀导致意志崩溃,神化为终焉律者,众人与之战斗不敌,世界被崩坏所毁灭。随后的逐火之蛾剧情中一直在沉睡,但是能与蓬莱寺九霄在梦中交流。第三律者即将摧毁逐火之蛾之时终于苏醒并及时制止了其对众人的攻击,宣称想要解决所有问题的话,就前往一切事件的起源之地:千羽学院,自己将会在那边等待着众人的到来。在蓬莱寺九霄、无量塔姬子与埃米沙三人前往学园都市执行斩首行动之时在梦中告知九霄世界的创造者正是九霄本人,想要拯救这个世界就只能从九霄与琪亚娜两人之间存活一个。最终在姬子战死,九霄即将与第三律者同归于尽之时现身,被九霄的信念与勇气所折服才怪,只是对这一切感到厌倦的律者琪亚娜劝服了第三律者放过众人让众人离开学园都市。

最后九霄抵达律者之塔,开始对律化娜的决战。律化娜对九霄揭露追溯篇的真相-------逐火之蛾只是九霄的梦境,九霄看到的一切人,都只是圣痕记忆投影出来的【亡魂残影】。

琪亚娜在追溯篇最后变成律者,在崩坏赋予的毁灭力量面前,琪亚娜将曾经所有的队友都亲手杀死...那场战斗就是单方面的屠杀,甚至都称不上是战斗。在她所处的过去中,她们死去之后人类的文明也在大崩坏的热浪中摧枯拉朽,即使有逃过一劫的少数个体,也在之后的清缴中全军覆没。琪亚娜成为了人类的噩梦,在崩坏的驱使下成为了仅仅为了毁灭一切而存在的恶魔,不断用绝对力量碾碎被崩坏标记的目标。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直到人类彻底灭绝,才恢复自己的意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切的记忆都如同一场噩梦一般涌向她的脑海的那一刻。崩坏为了惩罚她,在她苏醒的一刹那将她犯下的所有罪恶都保留在了她的记忆中。疯掉的律化娜用自己的枪刃穿透了自己的身体,试图杀死最后的一个人类。但是她是律者,是崩坏创造的最强生命,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没有人能够杀死她,也包括她自己。放弃思考的琪亚娜不断用美好回忆麻痹自己,直到崩坏从这颗星球上散去的那一刻,她才真正迎来了解脱。

拟似律者

律者诞生是崩坏的一种表现形式,因此一次崩坏只会产生一名律者,但是在某种特殊情况下,会产生崩坏能接近律者的个体,他们的力量远远高于崩坏兽和死士,接近律者但是又不具备律者核心,被称为拟似律者。

当某地区没有统御的律者,或律者在崩坏中消失时,残留的崩坏能便可能大量集中于一个新的人类身上,催生出拟似律者。与高浓度的崩坏能接触受感染也是人类变成拟似律者的可能原因。被给予拟似核心的崩坏兽也有可能成为拟似律者。

拟似律者往往具备强大的意志或者无法放弃的羁绊,这使得他们没有成为死士反而变成更加强大的存在。

拟似律者体内有与律者核心相仿的结构(拟似核心),如果放任其成长,崩坏能有可能会提升到律者级别,形成类似律者核心的结晶(但不等于律者核心)。目前只有八重樱达到这一级别。

崩坏学园2图书馆解释

拟似律者是次于律者的高级存在,也是由于被崩坏能改造,被赋予强大能力的人类。拟似律者的产生原因有很多。最常见的高级死士和具有较高适格性的人类。也有可能是崩坏能对某种概念的实体化。也有比较特殊的情况,原来的律者消失了。剩余的崩坏能聚集起来形成新的律者样本。虽然拟似律者没有律者可怕,但是如果任由拟似律者存在,尽管其崩坏能不会发展到律者的级别,依然会成为非常巨大的威胁。

已知的拟似律者有:

已经凝聚出了接近律者核心的结晶,和第一绿者有不可描述的关系

白狐被北辰芽衣身上的崩坏能侵蚀后操控诗音的遗体,转化为拟似律者。

  • 贝纳勒斯、阿加塔、■■■与■■■(崩坏3rd漫画“第二次崩坏战争”篇)

贝纳勒斯是由审判级崩坏兽经西琳在月球上给予拟似核心后升格为拟似律者。其他三位是西琳回到地球复活的旧友并被给予拟似核心而分别成为拟似炎律、拟似风律与拟似死律。

人造律者(崩坏学园2)

奥托新实验的产物,利用律者核心让人类进化成类似律者一样存在的生物。而成功者比一般女武神更加强大,有着媲美律者的能力,与律者化的人类一样会治愈人体本身的缺陷,并且有着属于自己人类本身的意识.....如今仍未发现其副作用,是名符其实的进化之道。这个计划背后似乎承载着奥托的某个希望......

实际上,现有技术根本无法完全控制核心碎片。在使用者失控时,崩坏能会快速侵蚀植入者。

植入者会出现头发褪色的情况,原因目前尚未解释,但是崩坏大讲堂一直都在强调这点。

  • 安洁利亚·沙尼亚特(崩坏学园2新生篇)

因为渴望成为圣女而植入了第五律者的律者核心碎片转化为人造律者。

  • 芙洛拉(崩坏学园2新生篇)

为了进行checkmate的实验,姐姐克莱尔主动选择感染崩坏,而妹妹芙洛拉则为了与之对抗而自愿转化为人造律者。

  • 赛露蒂(崩坏学园2新生篇)

游戏内技能描述为血之律者,参与奥托人造律者计划,植入第五律者律者核心碎片转化为人造律者。

  • 卡莲(崩坏学园2新生篇)

在无数次实验后诞生的人造律者,被奥托看作是最接近“卡莲”本人的完美素体。

  • 爱莎(崩坏学园2新生篇)

无色辉火曾经的队长,为了救辉火而牺牲,而辉火与奥托做交易,被奥托以人造律者的形式将其复活。

海之律者行星级崩坏兽(崩坏学园2)

主条目:迦娜(崩坏系列)

崩坏学园2里迦娜的自称,具体原因请见主条目。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崩坏3rd中芽衣有两次黑化,但均暴走不长时间后即重新回归芽衣本人意识,相较于通常律者“一刻不停地在破坏和杀戮”的状态实在是微不足道,因此可称“几乎没有”。
  2. 出自崩坏教室
  3. 长相酷似希儿·芙乐艾,并且希儿拥有其圣痕,但目前官方并未直接确认
  4. 长相酷似无量塔姬子,同时Himeko就是“姬子”的日语罗马音
  5. 但是外貌与琪亚娜·卡斯兰娜一模一样。
  6. “琪亚娜·卡斯兰娜克隆人K423”为崩坏3rd特有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