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招募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橙乃(妹)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萌字.pn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Ambox currentevent.svg
此页面的内容及资料需要长期更新,现存条目中资料未必是最新。
Commons-emblem-issue.svg
这是一个有关现存于世人物的条目。恶意添加无中生有的过分恶搞内容,将可能导致你被警告乃至封禁
别名 橙乃(妹)
国籍 日本
职业 学生
活跃年代 2010年
相关人士 哥哥橙乃ままれ
代表作品

记录的地平线


橙乃(妹)橙乃ままれ所创作的小说记录的地平线的后记中提起的三次元存在的妹妹角色。是后记的女主角。

简介

橙乃(妹)首次出现在橙乃ままれ所创作的小说记录的地平线的文库本后记中,一开始可能是为了凑字数而谈了一下作者三次元的人生其实是晒妹。但因为广受好评逐渐成为了这本小说后记中固定小段。 为了避免与橙乃ままれ本人混淆,所以作者在姓氏后添加(妹)来区别,同样的例子还有橙乃(母)。 在具有妹属性的同时,还拥有病弱属性、迷糊娘属性和些许的傲娇属性。 虽然嘴上数落橙乃的小说,但是却早就把小说买回来了。 对橙乃胡编乱造的故事毫不怀疑。

据说橙乃的妹妹是蕾妮希亚原型[1]

反正你们真的想看的是原文吧[2]

第一卷

我想把这种枯燥的前言扔到旁边,聊一聊橙乃(妹)的事情。如同小道消息所说,橙乃有一个妹妹,体弱多病的程度令人伤脑筋。


虽然橙乃也是半斤八两,但橙乃妹是一种头脑很不灵光的生物。


很久以前,在年纪还小的时候。


当时我对她说,喜相逢肚子里满满的鱼卵,是用针筒从屁股打进去的,结果她完全相信了。橙乃说出「喜相逢师傅们在冷到快结冰的大工厂里,努力注射鱼卵」这番话的时候,橙乃(妹)以认真表情频频点头的模样,我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前几天,她完全忘记「喜相逢注射论」就是橙乃告诉她的,把这件事当成小常识说给我听。


虽然那是小常识,不过是骗人的小常识。


我当然没有如此指责,而是故做正经表达佩服之意,但她似乎从其他地方得知真相,对我发了一顿脾气。


橙乃(妹)就这样又朝着成为大人的阶梯爬上一阶,但她所爬的阶梯本身就像是往下的电扶梯,所以不知道她究竟是真的有往上爬,还是只有背景向后方卷动。


后来为求谨慎,我在网络上搜寻「喜相逢注射论」,发现与其说这是都市传说,更像是煞有其事的传闻,看来橙乃的瞎掰能力没有影响到现实。


后来我另外告诉橙乃(妹)「公的喜相逢好像也会被注射鱼卵拿去卖」,结果她缩进被窝不理我,看来关于这件事,她已经再也不肯相信我了。一个人必须花费很长的时间建立信用,但失去信用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不过以这种场合,我觉得被我骗了快十年的妹妹也是个笨蛋。


但无论是橙乃还是橙乃(妹),都是天生记性不好的生物,所以不久之后她满脑子都是晚餐,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橙乃兄妹就像这样,感情宛如英国和爱尔兰一样和睦,所以我向她报告了「上次跟你说过的那部《记录的地平线》——已经要在书店上市啰?」这件事,但她完全不相信我。她的反应是「不准骗人,笨哥哥」。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橙乃依然对这本书的出版半信半疑。至于把哥哥说的话全当作谎言的橙乃(妹),扔着她不管也有另一番乐趣,所以我没有刻意继续解释。


第二卷


开场白结束,再来是橙乃(妹)的话题。


《记录的地平线》托各位的福顺利出版,所以我想请橙乃(妹)吃顿饭当作庆祝。


虽然这么说,但舍妹身体软弱到无法出远门,所以只能在附近吃。


这种时候无须烦恼,当然就是吃文字烧。


既然住在平民住宅区,文字烧是基本美食。


橙乃(妹)似乎搞不清楚状况,露出「??」的表情,简直是一只听不懂「请客」的笨猴子,究竟是妹妹太笨,还是哥哥平常没尽到哥哥的责任,再讲下去似乎会自掘坟墓,所以暂且不追究这件事。


正如各位推测,橙乃其实还没将出书消息告知家人。不,并不是想保密,但我上上个月表白的时候被骂「不准骗人」还被当成空气,就错失了说明的时机。


外出吃文字烧的这个企画,就是想藉机说明这件事,但橙乃(妹)一入座就恐吓我。


橙乃(妹)啊,你就这么不相信哥哥吗?总之我告诉她想吃什么可以尽量点,不过似乎更加造成反效果,居然还说出:「笨哥哥,你有什么企图?」这种残忍的话。


好不容易以花言巧语安抚之后,两人一起享用文字烧。


明太子起司文字烧加年糕。


不只是橙乃(妹),橙乃一族有着「爱上之后就老是吃同种食物」的习性,已经过世的橙乃(母)曾经整个夏天都吃面线,橙乃自己最近也爱上东鸠牌的杏桃薄饼而买了一整箱。


以橙乃(妹)的状况,她爱吃的是紫苏腌茄子与起司鱼板,总之橙乃家的饮食习惯充满浓浓的老街简朴味。


就这样,两人连吃三份明太子起司文字烧加年糕,也喝了没什么气的汽水。


世界最好吃的文字烧,正是明太子起司文字烧加年糕。


虽然好几次想说明出版的事情,但每次想说明的时候,橙乃(妹)就侵犯文字烧国境,所以根本没那个闲工夫,把文字烧拨到己方阵地企图独占,在老街是违反道义的行径。


这个体弱多病却莫名具备攻击性的妹妹,真的都没在听别人说话,比喜马拉雅鼠兔还要傍若无人。


橙乃(妹)小时候会把训读的「大分县」当成音读,或是将弹簧垫(トランポリン)记成喇叭(トランパット),这都不是橙乃的错。即便橙乃想纠正,她也听不进去。


她大喊「好好吃,好饱!」的笑咪咪表情,从小学时代就没什么成长,所以脑袋里的东西肯定也没什么变化,不过同样喊着「吃好饱~明太子超棒~!」的橙乃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橙乃到现在都没能说出这件事。


第三卷

社会人士的角色扮演到此为止,再来是「盆舞」的话题。


最近每天忽冷忽热,但橙乃所住的地区即将进入盆舞季。橙乃居住于葛饰区,这里是东京仅有的少数老街之一,也意味着这里是全世界屈指可数的盆舞城镇,说到这里举办盆舞的惊人程度,自治会为了和其他日程错开,进入这个季节的每个周末都举办盆舞,反复大声播放东京音头。为了这一刻累积一年苦行的妇女会成员们,和相邻的自治会交互以盆舞进行示威外交。


比起里约或浅草的森巴嘉年华,盆舞更贴近生活,太鼓反复发出「咚嘟咚,当当啦啦」的呼吸声。


话说回来,搞不懂庆典摊子为何莫名迷人。


像是焦香的酱汁味、感觉像是合成的甜作料颜色,怎么想都肯定不可能有益健康,却令人无法抗拒诱惑。


就这样,我凑巧遇见盆舞会场,用手机拍下炒面照片传给橙乃(妹),随即收到「生气」的回信。我看不懂她的意思,所以又寄一张烤花枝的照片,收到的回应是「火大」。不得已改寄一张巧克力香蕉的照片,回信是「去死吧」,兴致一来又寄一张烤玉米的照片,这次是直接来电。


想吃的话明明说一声就好了。


这么说来,我小时候曾经告诉妹妹「盆舞的摊位都是自治会的叔叔们在经营,他们一心只想让小孩子高兴所以义务付出,每个摊子只要卖掉一份商品都会亏大钱」。由于家里在做生意,橙乃从小学时代就是个谈论盈亏话题的讨厌少年。


记得因为说出这番话,橙乃(妹)那年买炒面时,露出极为悲痛的表情。


如今这当然是往事。


我离开会场时买一些食物回家,两人大口吃得满桌都是。


并不是刻意吃得没教养,庆典速食的重点就在于吃得邋遢,是充满挥霍感的吃相。


橙乃(妹)吃过一轮填饱肚子之后,我开始聊起「盆舞的摊位是自治会的叔叔们~」的话题,结果她对我大发脾气,看来她还记得,啧。


逼不得已,我只好说出「最近的摊贩持续标准化,改以加盟方式经营,摊位配置逐渐以IT管理,以东日本为中心的集团,从中央厨房提供食材给各摊位店长,所以毛利率是普通饮食店的数倍」这种瞎扯。


当时是给她一份便利商店的高价冰品再说出这番话,所以她备受感动,令橙乃莫名有种罪恶感。


妹妹啊,你居然说:「我也存很多钱投资盆舞摊吧?」这种金融商品根本不存在。


行商集团垄断各种庆典摊位以加盟模式经营?这是什么虚拟世界观?新崎玉?如果是烤玉米这种东西,你想吃多少我都买给你,但是拜托不要叫我买什么生质酒精之类的期货。


光是霜冻优格就能收买你,做哥哥的我很担心你会不会哪天在秋叶原之类的地方受骗,笑咪咪买一幅绢印版画回来。


话说回来,一份冰品就能操纵橙乃(妹)的心情好坏,我觉得她真是个小角……更正,是个大人物,不过笨笨的。


第四卷


按照惯例,《记录的地平线》的后记,接下来要开始冗长述说橙乃妹的事迹(这是现在才揭晓的真相!)不过这次比较像是报告。


其实,家人发现了。


《魔王勇者》出版至今八个月,我对出书这件事只字未提,但现在被亲戚发现了。


伯父询问:「唔,是岩波之类的出版社吗?」害我差点跌倒。不,并不是,不是这种学术书籍或论文,是更轻的读物。这里所说的「轻」可不是「照亮」或「正确」的意思,慢着,也不会飞喔?何况我家是兄妹,不是兄弟。(注:日文的照亮(light)、正确(right)与莱特(Wright)兄弟发音相同。)


该怎么说,是轻,而且发音要轻~一点,比起奶油更像人造奶油,低热量植物性产品。


作品内容请恕我保留,不,绝对不是丢人现眼的内容——橙乃就像这样单方面防守。


之所以会泄密,是因为国中侄子在家族会议席上出乎意料直接点明这件事。也就是经由推特泄密的,我在推特讲那么多在地情报·被发现也是理所当然。我身为圣法兰西斯幼稚园的校友,很想进行一些封口教育,但他也是令我感谢的读者大人,所以橙乃本人陷入两难。


亲戚们朝着这样的橙乃进行公开审问。


「写的是哪种书?」


「是在书店卖的那种书?」


「该不会被骗吧?」


「是不是应该分送给邻居看?」


「买冰给我吃。」


居然如此虐待茧居族。


明明没有做坏事,为什么要这样毕恭毕敬聆听亲戚说教?原因当然是因为我保密至今。但我并不是刻意隐瞒……只,只是因为没人问我才没讲,可不要误会啊!橙乃就这样莫名耍傲娇,极度混乱。


橙乃(妹)让我大吃一惊。


妹妹居然面不改色说「我早就知道了」。


妹妹为什么?妹妹,既然这样应该告诉我吧?


依照她的说法,她是在样书包裹寄来时发现的,我一直以为她没发现。


至于这位橙乃(妹)……


非常感谢您提供「是处男主角和大奶女生打情骂俏的故事」这句支援射击。托您的福,亲戚会议的公开审问变成公开处刑,梦幻程度简直是全能住宅改造王,专家的改造功力令橙乃感动落泪。


我个人忘不了叔父「难道你还是……」这句话,以为橙乃是魔法师?小心我哭给你看。


橙乃(妹)的意外攻势令我奄奄一息。


所以家族会议结束之后,我们两人在回程路上拌嘴。


「笨哥哥就是笨哥哥」、「鞋子品味好差」、「家里蹲」、「快帮家里换冰箱」等等,被她说得好惨。


橙乃(妹)明明是个超爱红姜的孩子,大喊「哥!哥!这个超好吃!」吃起红姜之后就这么吃掉一整袋(在御徒町二木零食店买的量贩包装);明明不久之前都以为「孩子气(大人気ない)」的意思是「没什么人气,超孤单」;明明会在厕所唱哆啦A梦的歌。


既然被发现,我随口问她要不要拿一本《记录的地平线》?结果她以非常瞧不起我的表情说「不用,我自己有买」,所以我原谅她了。


不过这妹妹真令我火大。


第五卷


天气日渐寒冷,阳光逐渐令人喜悦,棉被逐渐令人眷恋。是的,季节在要求午睡。有人说食欲之秋、运动之秋,但橙乃的状况是睡眠之秋。连身为作家最重要的读书之秋都蠃不了午睡。


话说在第四集被家人发现出书的橙乃,抱持这份洒脱心情开始在家展开尼特族生活。虽然至令也像是尼特族,但现在出书的我是专业尼特族。是仅次于横行天下的公司内部尼特族(国际一级)与已婚尼特族(国际二级)的专业尼特族(国内一级限定解除)。


尼特族生活每天都如同待在(注;芬兰女作家朵贝·杨笙笔下的童话小说。姆米家族身形圆润,外形与河马相类似,居住在芬兰森林里的姆米谷)悠闲。实际上,橙乃也以为是每天写作的快乐生活,却蓑以承受来自四方的压力,被迫借由这个机会为家里进行大扫除。居然叫尼特族当苦力,这是违反国际尼特族宪章的行径——这里的「来自四方」当然是秉持政治正确的发言,真正的意义是「来自橙乃(妹)的暴力胁迫」。咳咳。


电锅,扔。微波炉,扔。冰箱,扔。


像这样开始清理家里,给人的感觉与其说是大扫除更像搬家,与其说是搬家更像连夜潜逃,家当全部清光光。如果秃头叫做「清爽的发型」,那么橙乃家也变得好清爽。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


冰箱没了,橙乃(妹)的冰淇淋库存也消灭。明明接下来是冬天,用不着储备冰淇淋,橙乃(妹)却火冒三丈。橙乃(妹)直到升上国中部认为「哈根达斯是成人吃的冰淇淋,所以考上驾照才能吃」。不,是家母如此教育造成的结果。


在橙乃家,Lady Borden (注:一九七一年美国Borden公司与日本明治公司共同开发的冰品)是用来打发哈根达斯年龄认证的替代冰品。Lady Borden大人,真的很抱歉。


说到这方面的比较,橙乃家是把魩仔鱼盖饭当成鲑鱼卵盖饭的降级食品。家母也会拿魩仔鱼述说「人类吃这幺小的鱼真是造孽」的小故事,用餐气氛好尴尬,还因而以为魩仔鱼是喜相逢的幼鱼。橙乃与橙乃(妹)都这么认为。


像这样回忆,就会觉得母亲好过分。


橙乃之所以不吃纳豆,是因为听家母说「千叶内地有一座让豆子腐烂的培养池,许多人在那里被迫做苦工」。唉,那真是一段悲惨的小故事。十年后询问这件事,家母笑着说「那只是恶整,因为当时的你很嚣张」。


当时我真的心想该如何抗议,但仔细想想,橙乃也对橙乃(妹)说过许多假的小常识,所以也是同罪。这是家族血统。


前几天,我也说「为了确认印刷的最终程序,我要去印刷厂调整墨色,这是作者的重要工作」准备出门。橙乃(妹)率直叮咛「别为其他人添麻烦」送我离家,但她没想到我其实是去参加烧肉派对(不过最后还是被发现,挨了她一拳)。


基于这些隐情,很想把后记的女主角也交由责任编辑F田小姐饰演。要是继续维持这个路线,来自橙乃(妹)的社会压力将会增加,反映在现实状况就是橙乃的肉体创伤。


外部链接与注释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