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沙影贝利特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Dungeon Fighter.jpg勇士,欢迎来到阿拉德大陆!有什么想了解的吗?
地下城与勇士的相关条目仍在建设中,共建阿拉德需要你的帮助


[ 显示全部 ]

沙影-贝利特
모래바람의 베릭트
Sandstorm Varracht
砂嵐のベルクト
沙影贝利特.jpg
游戏原画
原画师:李民基
基本信息
外号 布朗[注 1]
性别 男性
种族 天族
发色 白发(现在)
棕发(年轻时)
拓展信息
阵营 卡勒特→根特平民→皇女阵营(政变时期)
职业 漫游枪手
出生 天界
位置 无法地带→根特
萌点 左轮枪神枪手长者牛仔眼罩
相关人物
根特:泽丁·施奈德皇女艾丽婕
卡勒特:安祖·赛弗双枪哈斯背叛者朗克纵火犯本汀克鼻涕虫
我最擅长在漫天的风沙中一枪命中敌人的要害!
——年轻的沙影贝利特

沙影贝利特是韩国游戏公司NEOPLE开发的网络游戏地下城与勇士的登场角色。游戏中的NPC,位于天界的根特。

背景

贝利特以奋不顾身的做事风格和锐不可挡的枪法而出名。“沙影”是他的称号。

卡勒特在初期创立时期,贝利特曾加入过卡勒特组织。那时的卡勒特是以向往自由的灵魂为理念的自由组织,因此能自由发挥实力。但后来卡勒特渐渐变得军事化,不再是自由组织。贝利特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愤然离开了卡勒特组织,过着流浪的生活。

他是性格豪放的老绅士,而且把男人的理想和浪漫情操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年轻时性格非常粗燥,随着年龄的增长,见过更多世面后,他现在具备了对事不对人的分辨能力和绅士礼貌。

离开卡勒特后,贝利特一直过着流浪生活,直到来到根特的集市,他才歇脚。至今,他依然希望卡勒特能回到当初那个只属于无法者的有自由、有理想的组织。

对像假小子一样的守备队长泽丁·施奈德有些偏见,但对她的果断力和指导力还是认可的。

[1]

年轻的沙影贝利特

剧情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主线任务

在【根特外围】与侵略根特的卡勒特干部本汀克对峙,帮助泽丁抓住了他。 (待补充)

西部活动[注 2]

贝利特接到了一个牧童的求助,让冒险家和他一起来到无法地带的希尔镇,与那里的治安官布雷博见面。贝利特自我介绍时化名布朗

布雷博要将付出惨重代价捉到的恶徒黑亚特押送到阿登高地,要求布朗和冒险家护送押送马车,以免被其手下救走。最后,黑亚特成功地被押送到阿登高地的列车上。

在庆祝之时,牧童赶来告诉大家押送黑亚特的列车被黑亚特一帮的人劫走,布雷博让冒险家和布朗再次追到列车上。冒险家最后与哈亚特交战过程中,布朗也加入了战斗。

PS:在列车追击战BOSS房间的前一图,一个粉头发的名为艾贝尔的女枪手攻击冒险家,一个男枪手倒在地上,他们两个是先前押送黑亚特到阿登高地的人。可以猜到,艾贝尔是内应。

最后黑亚特被两人当场杀死。虽然没有让黑亚特受到正规的法律制裁,但布朗和冒险家终究让希尔镇恢复了和平。

临走前,牧童找冒险家搭话。他表示非常感谢冒险家为希尔镇所做的一切、敬佩冒险家的勇敢和强大。当冒险家问到这位牧童的名字时,他回答他的名字叫贝利特

语音

天界
场合 台词 语音
闲置状态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不懂浪漫。
好怀念无法地带的沙尘气息。
想当初,卡勒特可是很风光的。
哼,我怕什么,随时奉陪。
对话开始 什么事啊,孩子。
难道卡勒特那帮家伙又有什么阴谋。
竟然还有人认得我。
看来我的名气还和当年一样。
对话结束 年轻人,生活是需要浪漫的。
祝你好运。
你一定会幸运地躲过敌人的子弹。
嗯,不错的年轻人。
西部活动
场合 台词 语音
对话开始 小伙子儿,男人的梦想是不能放弃的。
朋友要近在咫尺,敌人要触手可及。
谢谢你站在我这边。
卡勒特之初
场合 台词 语音
开场 我最擅长在漫天的风沙中,一枪命中敌人的要害。
攻击 嘿~
嘿~
哈~
技能 正式决斗开始!
哈~Surprise~
给我打起精神来!
呵~小心被卷走~
试试这个吧!
就是这儿!
搞定!
受击 呃~
噢~
死亡 哼,很有意思的对决。

对话

根特政变前
好感度 立绘 类型 台词
一般 贝利特一般.png 对话
年轻人,你的梦想是什么?为了这个梦想,你又放弃过什么?人生虽然只有一次,但也很长。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所做的一切值不值得。现在要想回头还来得及。
像你这样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很容易就凭着一腔热血不管不顾地往前冲,却没有时间考虑这样做是不是对的。我也曾经经历过这些事情……不过现在老了,反而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懂得思考,才会是别人眼中的聪明人。你说你会怎样做?在我看来你……哈哈哈!算啦算啦,年轻人还是有点冲劲的好,不说了,不说了!
卡勒特……卡勒特……卡勒特……呵呵,是的,卡勒特成立的初衷,是为了在这肮脏而又不公平的世界中创建一个自由的无法空间。卡勒特成立之初,组织里确实出现过很多出色的家伙……他们以卡勒特的名义相聚,就像无法阻挡的命运一样……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视性命如草芥……因此,到最后能活着的人,只剩下我一个。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以向往自由为宗旨的卡勒特组织变成了军事化组织,而且还设立了赢利机构。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卡勒特组织,开始四处流浪,直到现在。呵呵,怎么能让那种微不足道的组织,影响我的人生呢?
收到礼物
啊,感谢!
哈哈!礼物?人活得久了,真是什么事都会发生。
不会是要想耍什么花招吧?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礼物!
亲密 贝利特亲密.png 对话
我已经看厌了这里的人们表里不一。什么礼仪,在我眼里全是作秀。好就说好,不好就说不好,毫无做作该多好啊?不知为什么,他们说话总是爱拐弯抹角。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任,不要叽叽歪歪的,我听得头都大了。我本来是想喝一杯酒,结果被他们吵得受不了就立刻离开了,才刚刚有机会喘口气。
我离开卡勒特已经有段时间了,但人们还是很那把我和卡勒特区别对待。我对此感到非常痛苦。我所梦想的组织已经没有了,还要把我与那些蠢货相提并论。所以,我更想教训他们了。
眼睛是怎么受伤的?你说一个在荒野战斗的枪手是在哪儿受伤的呢?净问些无聊的问题。当然是战斗的时候伤到的。虽然是一次小战斗,但对手很强。平时一会儿工夫就能打完的仗,却打了很久,好不容易结束。我就是那时候受的伤。我刚开始还不习惯,距离也无法掌握,接二连三失手。不过我最后还是适应了。人嘛,适应能力一定要强。泽丁那家伙经常鄙视我,这我也习惯了。哈哈哈!
你对根特有什么看法吗?像我这种从无法地带走出来的人眼中,这里的繁华真是让人目瞪口呆……不知该把眼睛放在哪里。每个建筑物都使用了不同的颜色,刚开始觉得很俗气。过于华丽,反而给人一种低劣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我的故乡太朴素了,没有什么东西我才会更加反感。不过,看久了还是觉得挺耐看的。虽然不合我的口味。即使再干净、美丽,也不适合我。只要这里的事情一解决完我就要回去。你是不是也有一个想回去的地方?祝愿你能在回去的时候回去。
收到礼物
你的心意,我记在心里了。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只要是你送的礼物,我很乐意收下的。
喜爱 贝利特喜爱.png 对话
冒险家,一看到你就让我想起一个小孩儿。我救了她一命,她就天天缠着我收她为徒。当时我想离开卡勒特,独自一人游荡在无法地带……我对万事都不感兴趣,本想扔下她走开,但是那个小孩儿意志很坚定。我倒是想考研她,就答应她暂时跟着我,发现她模仿的还像模像样。看她那么机灵,我就多教她几招,没想到她一会儿就学会了。不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不过我相信,你和她一定会一见如故的。
结果教出来的那个现在在阿拉德做着强化奸商被万人点草
你问我为什么追求浪漫?因为这就是人和动物的不同之处。你连自己的信念都守护不了,还不如去死呢。每个人都该思考如何活下去吧?只要选了一条路决定走下去,那么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要坚持。不是为了给别人看才会坚持,而是因为这是一个人追求的。这就是“浪漫”,是证明我们枪手与无法者不同的凭证。你也有一种信念吧?希望你能好好守护你的信念,不断追求自己的浪漫。
你问我离开卡勒特之后做了什么?到处流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曾经救过人,还阻止卡勒特的人袭击村庄。反正发生了很多事情,没闲过。不过卡勒特……变得越来越诡异。我就是看不惯那里的作风才会离开。可是,这里的家伙也不靠谱。有很多缺点,破绽百出。也许是因为他们习惯了和平的生活……不过,他们再坏也不至于被卡勒特杀害。所以我才会决定帮助他们。既然我曾经参与建立卡勒特,那么消灭卡勒特的事情也应该由我来做。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不是那种人。虽然没文化,很固执,但和他一起我总是觉得很快乐。他是一个去哪里都能受瞩目的人。乐于助人,天性活泼……虽然称不上是正义的使者,但是没有做过违背道理的事情。虽然有时有点爱管闲事卷进不少事件,但是因为年轻,即使身无分文也快乐,因为有目标所以不疲倦。……我没想到他会那么老去。当时我以为假如我们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人会走错路,那么那个人必定是我。赛弗……真怀念那时酩酊大醉高声放歌的那家伙呀。
特殊对话
看来我们很谈得来。我终于遇到了可以交心的好友。
根特政变后
好感度 立绘 类型 台词
一般 贝利特一般.png 对话
好像有熟面孔……我是不是认错人了?这附近有很多人路过,所以就算有一两张熟面孔也不奇怪。难怪觉得好像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嗯,完全摸不着头脑。
你把皇女平安带走了?我不愿意看到无罪的年轻人死去。话说,跟叶的空气混浊了很多啊。我心情很不好。看到那帮贵族们趾高气昂的样子,我都快吐了。
本汀克?那家伙又被抓起来了。他太嚣张了,太不自量力,很快就被泽丁发现,重新被关进了监狱了。他那苦闷的表情,别提有多可笑了。哈哈哈!这次有很多罪犯逃掉了。又没办法把他们一一抓回来,不知道他们正在搞什么勾当,真担心啊。
根特人就那么看不惯无法地带吗?安徒恩出现的时候,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大家都是根特人,难道这么快就忘了吗?真是愚蠢。尽管贵族是拿糖衣炮弹来哄骗他们,但他们连最根本的对错都无法判断。居然看到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就急着扑上去……我曾经还想守护这个地方呢,想想就心烦。
收到礼物
啊,感谢!
哈哈!礼物?人活得久了,真是什么事都会发生。
不会是要想耍什么花招吧?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礼物!
亲密 贝利特亲密.png 对话
混乱之中有人打开了监狱门,也不知道那些人都抓起来没有。像本汀克这种大名鼎鼎的家伙们很快就抓起来了,但他们手下的人似乎没有全部抓住。一团糟,真是一团糟。我还以为来到根特会有什么不同呢,结果还是一样。而且,重新抬起头来的贵族们怎么那么聒噪啊……你听到贵族们说什么吗?简直气死人了。他们知道自己陷入危机了吗。说什么军人一点用也没有、男人们都不做事了……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吧。再我看来,无法地带反而比这里更好。在无法地带,只要有枪男女老少都是平等的。当然,我也不会说什么无法地带是天堂之类的荒唐话。但是,既然不管哪里都全是蠢货,那我当然觉得熟悉的地方更好啰。
你这次的表现非常出色,我知道你和许多强敌交过手,你或许很惊讶我怎么为这点小事就大惊小怪。但是,我所说的出色表现并不仅仅指你的实力。一个人若想发挥他的才华,当然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但是更重要的是方向。罪犯再怎么努力的犯罪也不会让人崇拜。他们说你救出皇女是因为感情冲动而犯下的错误。但是,我认为你的行为符合道义。不需要什么政治上的理由。政治是为了人们更好地生活,而不是为了折磨人而创造出来的。那些人不愿意承认是因为他们自己把无法地带变成了这样,反而把责任都推到皇女身上。这种人的话根本没必要去听。
泽丁最近很安静。我本来还担心她耍性子不干了,但她比我想的要坚强。那家伙这段时间也成长了不少啊。反正现在赢不了对手,静静等待时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那家伙应该不会抛弃皇女和鹰眼……哼,本来那丫头坐上守备队长的位置,我还看她听不顺眼的,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贵族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从结论上来说这反而是件好事。虽然不知道她今后会怎么做,但她千万要忍住那臭脾气才好。
你觉得根特怎么样?以前我觉得这里是个很棒的地方,但是……最近我的想法变了很多。光建筑物漂亮有什么用。建筑物、城市,不都是为了生活在里面的人服务的吗?刚开始我以为这里装饰得这么华丽,代表说这里的人们很有闲情逸致,其实并不是这样。虚弱、炫耀,仅此而已。太令人失望了。虽然我并没有抱太大的期待,但我以为总会有……总会有什么不一样。就像丰饶的土地上绽放的鲜花往往更艳丽一样。然而,随着局势改变,这里人们的立场转眼间就改变了,在这种地方,哪还有空间容纳信赖和信念?这一点也不美好。浪漫不可能存在于这种地方。
收到礼物
你的心意,我记在心里了。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只要是你送的礼物,我很乐意收下的。
喜爱 贝利特喜爱.png 对话
还在这里的理由?因为还有所期待。尽管这或许只是徒劳的希望,但我也难以舍弃,所以我现在还留在这里。或许这是个正确的选择……也许只是浪费时间,但我想亲眼确认。我问我在期待什么?你知道天界为什么能存续到现在吗?正是因为同样的错误不会犯第二次,这个不稳定的国家才一直延续到现在。我想看看其中的原动力是否还存在。虽然我对现状很不满意,但是……这次的动摇究竟是一时的风浪,还是将大树连根拔起的飓风……这个国家究竟能不能挺过去……我想亲眼见证这个结果。
最近帝国军趾高气扬地到处晃荡,那副德行我真看不惯。但是,比那更可笑的是视他们为未开化的野蛮人的家伙。哈,可是,他们明明有那个头脑,到现在也……唉,算了。说这些没用,越说越头疼。真是太荒唐了,让人气都气不起来了。冒险家, 你来得正好,给我讲点什么有趣的故事,让我转换转换心情吧?比如下面的世界……阿拉德大陆,那里都有些什么?说说你的见闻吧。
我认为,浪漫是区分人类和动物的一个重要标尺。所谓的浪漫,就是梦想,也可以说是信念。我在无法地带艰难地长大成人。每次遇到挫折我都没有屈服,就是因为我心中的浪漫指引着我走向正确的方向。在困境之中,浪漫就是我的风向标。你也有这样的东西吧?你的浪漫是什么呢?浪漫不需要多么宏大。将你塑造成现在的你,这份心境不会是无用之物。
居然把皇女赶走了,嗯,可以理解。虽然不知道他们把皇女救出来再赶走是什么意思,但他们应该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鹰眼。他们没跟卡勒特战斗到底,中间跑去对付安徒恩,结果反而让损失扩大了。是因为对付安徒恩而导致战斗力不足,所以没能和卡勒特好好战斗吗?不驱逐掉那个巨大的家伙,他们是打算就那么放着不管吗?比起卡勒特,明明那家伙的危害性更大。不仅如此,他还把自己人抛下跑到莫名其妙的地方浪费人力和资源……哈,真是匪夷所思。反正他们总能找到借口。其实就是不愿意认可无法地带。你知道如何不努力就成为优秀的人吗?只要待在比你差劲的人身边就行了。他们不愿意失去相对而言的优越感。无法地带是罪人生活的土地。一旦被放逐到那里,不论子孙后代多么努力都无法离开。我们就这样被困在那片贫瘠的土地,度过了漫长的岁月。那里没有希望,也没有法律。在鹰眼出现之前,军人仅仅是形式上的存在,实质上是一帮强盗集团。那里没有人可以信任,也没有地方可以躲藏。他们把‘卑劣的人’关起来,心想‘至少我们没有沦落到他们那样’,然后安心地过自己的生活……我为什么还在这里。我也不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还不如回卡勒特……不,没必要因为愤怒而跳进另一个泥沼,这样做太蠢了……呼,我该去喝点酒了……话说回来,看到你我的心情好多了。你经常来看看我吧。总这么一个人待着。我早晚得疯掉。
特殊对话
看来我们很谈得来。我终于遇到了可以交心的好友。

注释

  1. 在西部活动中提到。详见本条目的剧情目录。
  2. 美服首发的活动,在国服作为2018年五一活动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