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白花恋诗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白花恋诗.jpg
基本资料
作品原名 白き花のマドリガル
作品译名 白花恋诗
原作载体 舞台剧
原作作者 杰尼丝王立学院学生们
相关作品 英雄传说VI空之轨迹FC

《白花恋诗》(日语:白き花のマドリガル)是由杰尼丝王立学院的学生们出演的舞台剧

作品简介

《白花恋诗》是杰尼丝王立学院文化祭期间,由学生们编排的一出舞台话剧,共五幕。

故事取材于利贝尔王国的真实历史事件。

故事背景是王国在废除贵族制的历史进程中,贵族势力与平民势力的矛盾冲突。

演出阵容

演员方面,由约修亚♂反串出演公♂主,而两位骑♀士则由女生反串。

主演

其他

  • 拉多公爵(尤利乌斯之父)
  • 科洛多议长
  • 侍女蕾妮
  • 侍女玲珐
  • 暗杀者(醉汉)
  • 贵族女孩
  • 平民男子
  • 王都主教
  • 群众若干
  • 旁白乔儿·利德那

全剧剧本

第一幕

《白花恋诗》第一幕

幕启
旁白:时值七耀历1100年……100年前的利贝尔,贵族制度依然存在着。同时,以商人为中心的平民势力也开始崭露头角……贵族势力与平民势力之间的对立和斗争日趋激烈。王家和教会的居间调停也无法化解双方的矛盾……就在那样的时代……当时的国王病逝之后,大约过了一年左右……一个早春的夜晚,在格兰赛尔城顶层的空中庭园中,故事开始了……(退场)
(王城中)
公主:街道的光华,是人的灵魂在闪耀……那点点灯火之下,人们沉醉于各自的幸福中。啊啊,然而我却……
(侍女蕾妮,侍女玲珐由后台上场)
蕾妮:公主殿下……原来您在这儿。
玲珐:是时候就寝了。如此深夜还未作息,会累坏身子的。
公主:不要紧。如果我病倒了就不会成为点燃这场利贝尔纷争的火种。
蕾妮:啊,公主殿下,请千万不要这么说!
玲珐:公主殿下是利贝尔的至宝,将会与优秀的驸马殿下结合,共同治理王国。
公主:我,不会成婚的。虽然是父王的遗言,但仅此一事无论如何也……
蕾妮:为什么呢?有那样杰出的求婚者,而且还是两位……
玲珐:一位是公爵家的长子,近卫骑士团长尤利乌斯大人……
蕾妮:另一位是,虽为平民出生,却在与帝国的战斗中功勋卓著的猛将奥斯卡大人……
蕾妮&玲珐:两位都是那么无懈可击!~~~~
公主:…………………………………………………………他们都是优秀的人物,这点我比谁都更加清楚。(走上前)啊,奥斯卡、尤利乌斯……我到底……该选择谁才好呢?

第二幕

《白花恋诗》第二幕

(尤利乌斯与奥斯卡面对面地站在舞台中央)
尤利乌斯:还记得吗,奥斯卡?小时侯,提着半截木棍在这小胡同里四处乱跑的事。
奥斯卡:尤利乌斯……我怎么会忘得了呢。那些和你、还有塞茜莉亚殿下一起度过的无忧无虑的快乐日子……是我一生中无可取代的回忆。
尤利乌斯:呵呵,那时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偷偷溜出去玩的竟然不止我一个……
奥斯卡:如飘舞散落的樱花般楚楚可怜,又如清水般纯洁无暇的少女。塞茜莉亚殿下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如同太阳般的存在。
尤利乌斯:然而,那份光辉却日渐蒙上阴影。贵族势力和平民势力两者的对立已迎来无可回避的局面。公主的叹息也无可奈何……
奥斯卡:而且……啊啊,的确是难以启表。加深了那叹息的并非他人,正是我们二人。

第三幕

《白花恋诗》第三幕

(拉多公爵家中)
拉多公爵:尤利乌斯,你该明白吧。不能再让平民势力继续增大下去了。若是有一天,我们要尊奉的主人是平民出生……那么,拥有优秀传统的利贝尔就将会威严扫地。
尤利乌斯:恕我直言,父亲大人……自东方的共和国建国以来,到现在已过了10年的岁月。我想,平民势力的抬头,恐怕也是时代趋势的必然。
拉多公爵:(愤怒)别说这种混帐话!什么叫自由!什么叫平等!根本就是丢弃传统,将高贵和下贱混为一谈的无耻想法!就算向帝国投降,也远比屈膝于平民之下要好!
尤利乌斯:(震惊)父亲大人!……
(科洛多议长处)
科洛多:奥斯卡,我对你抱有很高的期望。只要能得到王家的支持,那我们必定压倒贵族派。这样一来,我们平民派就能掌握主导权了。
奥斯卡:但是议长……请恕我无法接受。我不能为了如此的政治目的,而利用纯洁的塞茜莉亚殿下……
科洛多:哼哼,说得真是清高。虽说王国只是空有名号,但这毕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走上前)如果你拒绝,那唯有发起流血的革命了……不要说贵族,就连王族也要消失在历史的黑暗之中。
奥斯卡:(愤怒)议长!
(街道上)
奥斯卡:我绝不允许有任何流血的革命发生……绝不能让尤利乌斯和塞茜莉亚遭遇不测……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呢。
醉汉:(从后台上)唔…………呜呜……不行了……好恶心……
奥斯卡:啊,你没事吧?(走到醉汉跟前)喝得太多会伤身子的。就算已经到了春天,睡在这种地方还是会着凉的。
醉汉:呜呜……好心的骑士大人……真是谢谢您了。
奥斯卡:不要叫我骑士大人了……其实我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一个不知自己该做什么,迷失方向的傻瓜罢了……
醉汉:一点也没错。
奥斯卡:什么?
(醉汉拔出藏在身上的匕首,刺向奥斯卡)
奥斯卡:(蹲下身来痛苦地捂住伤口)呜,我的手……
暗杀者(醉汉):(向后跳到身后的木箱上)嘿嘿嘿……这匕首上涂有麻药。你就老老实实地认命吧。
奥斯卡:(抬起头)你……是谁派你来行刺的!?
暗杀者:某位大人嫌你十分碍眼,于是他就请我来收拾你。定金也给得很大方,你就给我去死吧!

第四幕

《白花恋诗》第四幕

(王城中)
尤利乌斯:好久不见了,公主。
公主:尤利乌斯……真是好久不见了……今天……没和奥斯卡一起来吗。父王还健在的时候……你们在宫廷谈笑风声的英姿,曾让侍女们仰慕不已呢。
尤利乌斯:……公主您也知道,王国正面临存亡的危机。要我和他亲密如初,恐怕已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了……
公主:…………………………………………
尤利乌斯:今天,我是来向公主请求一件事的。
公主:请求……是吗?
尤利乌斯:我和奥斯卡……请允许我们,以近卫骑士团长与青年猛将的身份进行决斗。并希望胜利者……能有幸成为公主的夫婿。
公主:!!!

第五幕

《白花恋诗》第五幕

旁白:在贵族势力和平民势力的斗争漩涡中身不由己……曾亲密无间的两位骑士终于走上了决斗的舞台。意识到他们决心的公主也唯有默默无言地面 对,终于到了决斗的那一天……王都的王立竞技场上,挺立着两位骑士的身姿。贵族、平民、中立人士,成群结队的人们前来观战……但是,当中却唯独不见塞茜莉 亚公主的身影。(退场)
(竞技场)
尤利乌斯:挚友啊。事已至此你我别无选择……命中注定,我们终要决一雌雄。(拔剑)拔剑!为了彼此所背负的责任!更为了你我心爱的公主!
奥斯卡:所谓命运,是凭自己的双手开拓的……本应该承担的立场与公主的微笑,此时此刻是那么的遥远……
尤利乌斯:你怕了吗,奥斯卡!
奥斯卡:然而,此刻驱使着身体的、这近乎疯狂的热情究竟是什么?我似乎再次不可避免地在此与你一决高下……(拔剑)在以革命之名的暴风雨将一切吞没之前……以手中的剑来决定命运吧!
尤利乌斯:啊啊,空之女神将见证你我二人的灵魂!来吧,一决胜负!
奥斯卡:来吧!
(两人对峙中)
奥斯卡:不错啊,尤利乌斯……
尤利乌斯:彼此彼此。但是,似乎……你心中仍存留有迷茫吗!?(出剑)
尤利乌斯:(斥问)怎么了奥斯卡!你的剑法就仅此而已了吗!?击退帝国的赫赫战功,靠的就只是这种程度的本领吗!
奥斯卡:呜……(振奋)哦哦哦哦哦!(出剑)
奥斯卡:不愧是尤利乌斯……何等华丽的剑法啊。(突然感到手上的伤口一阵剧痛)呜……
尤利乌斯:(吃惊)奥斯卡,你……你的手腕受伤了吗!?
奥斯卡:不……只是擦伤而已。
尤利乌斯:可我们到目前为止并未伤及对方……莫、莫非在决斗之前你就……
科洛多:真卑鄙,拉多公爵!都是你搞的鬼吧!?
拉多公爵:呵呵呵……别含血喷人啊。有证据证明是我指使的吗?
尤利乌斯:父亲大人……你竟然这么做。
奥斯卡:没关系,尤利乌斯。这也是因为我的不成熟而造成的。何况,这种程度的伤,在战场上根本算不了什么。
尤利乌斯:……………………………………
奥斯卡:就用下一剑来决定一切吧。我会……全力出剑,绝不留情。
尤利乌斯:奥斯卡,你……明白了……我也会在下一剑上赌上一切。
尤利乌斯:(坚定)今后的人生、公主的笑颜,以及王国的未来……胜者将要背负所有的责任。
奥斯卡:而败者将化作灵魂守护这一切……无论胜负如何,都同为骑士的骄傲。
尤利乌斯:呵呵,没错。…………
奥斯卡:………………………………………
(尤利乌斯、奥斯卡均举起手中的剑,奋力地朝对方刺去)
女孩的声音:住手—————————!!
(公主突现台中,被剑刺中)
公主:啊…………
奥斯卡:什么!塞茜莉亚……
尤利乌斯:公主………
(奥斯卡扶住倒下的公主,将其抱在怀中)
尤利乌斯:公、公主————————!!
奥斯卡:塞茜莉亚,为什么……你明明不在场的……
公主:太、太好了……奥斯卡、尤利乌斯……我本不想目睹你们两人决斗的……但终究还是担心……所以……来阻止你们……啊啊,幸好赶上了……
奥斯卡:塞茜莉亚……
尤利乌斯:公、公主……
公主:请大家……听我说……看在我的份上……请各位停止争斗吧……大家……都是深爱着利贝尔这片土地的……难能可贵的伙伴……不是吗……只是……爱的方式……有少许不同罢了……如果大家携起手来……一定能够冲破这道墙壁的……
拉多公爵:公、公主殿下……
科洛多:够了……请别再多说话了……
公主:啊……眼睛好模糊……对了……你们两个……都在……还在……这里吗……?
尤利乌斯:(哀伤)是……
奥斯卡:(哀伤)就在你的身边……
公主:真不可思议……我又看见那情景了……小时侯……溜出城堡……在那小胡同里玩耍……奥斯卡……尤利乌斯……大家都那样开心地笑着……我……好喜欢……你们的笑容……所……以……请你们……永远开心地笑……着……
…………………………………………………………
(公主的手垂了下来,缓缓闭上了眼睛)
尤利乌斯:公主……?这不是真的吧,公主!(痛苦)求求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奥斯卡:塞茜莉亚……我…………………………………………
蕾妮:公主殿下,太不幸了……
拉多公爵:殿下为了阻止我们的纷争,连自己宝贵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和这份崇高的节操相比……贵族的荣誉又是何等的渺小……若不是我们的互相争斗……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憾事……
科洛多:人总要等大错铸成之后,才会发觉自己的愚蠢……灵魂为何要被束缚于身体上?这也是人类之子的宿命吗……爱德丝啊,伟大的空之女神。您为何如此不公……
(此时空中传来一阵优美动人的声音)
女子的声音:看来……你们还是不明白。
(一道蓝光飘洒到公主的身上)
女子的声音:……我的确赐予了你们作为寄宿灵魂而存在的肉体。但是,人类的灵魂,本应该是更加崇高而自由的存在。轻贱灵魂的不是他人,正是你们自己。
平民男子:好、好耀眼……
贵族女孩:好美妙的声音……
王都的主教:哦哦……天啊!诸位,真是不胜惶恐,女神降临了啊!
尤利乌斯:这就是女神……
奥斯卡:何等的庄严啊……
女神爱德丝:年轻的骑士们啊,你们的决斗,我已经全部目睹了。虽然勇猛可嘉……但却缺少了至关重要的东西。
尤利乌斯:的确如您所说……
奥斯卡:一切都是我们的不成熟所造成的……
女神爱德丝:议长啊……你太过拘泥身份的区别。但是,你是否忘记了,贵族与王族其实都是同样的人。
科洛多:……真是惭愧万分。
女神爱德丝:公爵啊……自身的罪孽,你应该最为清楚吧?
拉多公爵:………………………………
女神爱德丝:还有,旁观了此事的人们……你们也同样欠缺了一些重要的东西。请你们将手放在胸前仔细思索。
(众人都沉默着)
女神爱德丝:呵呵,看来大家也都各有所悟了。那么,利贝尔就还应该存在有未来。请将今日之事永远铭记于心……
(蓝光消失)
蕾妮:啊啊……
玲珐:消失了……
公主:(微弱)…………恩…………(缓缓醒来)啊……这里是……
尤利乌斯:公、公主!?
奥斯卡:塞茜莉亚!?
公主:啊……尤利乌斯、奥斯卡……难道……连你们也到天国来了吗?
尤利乌斯:…………………………………
奥斯卡:……………………………………
王都的主教:这、这个……这简直就是奇迹啊!
(公主站起身来,众人围上去)
玲珐:真是、真是太好了!!
公主:哎……?你们两个怎么会……啊……公爵……连议长都……我……不是应该死了吗?
拉多公爵:啊,女神啊!感谢您!将利贝尔的至宝还给了我们!
科洛多:感谢您的大慈大悲!
公主:(环顾四周)奥斯卡、尤利乌斯……这……究竟是怎么了?
奥斯卡:塞茜莉亚殿下……您再也无须担心了。长久以来的对立已经结束……一切都开始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尤利乌斯:你太天真了,奥斯卡。你我之间的胜负未见分晓对吧?
奥斯卡:尤利乌斯……
公主:难道……你们还要继续战斗吗?
尤利乌斯:不……这次的决斗就到此为止了。因为那个笨蛋使剑的手腕受了伤。但是,声势浩大的一场决斗却没有胜利者,这未免太说不过去了。那么,就将胜利给予在不利条件下仍能毫不逊色地战斗的人吧!
奥斯卡:等等,尤利乌斯!
尤利乌斯:别误会,奥斯卡。这并不代表我放弃了公主。……等你伤愈之后,我们再以木剑一决胜负吧。就像小时侯那样,打个痛快。
奥斯卡:这样吗……呵呵……好的,我接受了。
公主:真是的,你们两个……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吗?
奥斯卡:不、不是这个意思……
尤利乌斯:但是公主……今天请先给予胜利者之吻吧。因为大家都期望着这一幕。
公主:……好的。
(公主上前吻奥斯卡)
蕾妮:哎呀哎呀~
玲珐:两人好般配呢~~
尤利乌斯:请空之女神见证!愿今日的美好永世长存!
拉多公爵:愿利贝尔永远和平!
科洛多:愿利贝尔永远繁荣!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