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歡迎來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來到這裡,點這裡加入萌娘百科!
  • 歡迎具有翻譯能力的同學~有意者請點→Category:需要翻譯的條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發現某些內容錯誤/空缺,請勇於修正/添加!編輯萌娘百科其實很容易!
  • 覺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話,請推薦給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歡迎加入,加入時請寫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組已經建立,請點此加入!

真中合歡

萌娘百科,萬物皆可萌的百科全書!轉載請標註來源頁面的網頁鏈接,並聲明引自萌娘百科。內容不可商用。
前往: 導覽搜尋
Commons-emblem-issue.svg
提示:本頁面“真中合歡”不適合未滿15歲的讀者
  • 頁面可能包含輕度的暴力、粗口、藥物濫用、性暗示相關描述;
  • 閱讀時有可能產生輕微不適感
  • 請確信自己已滿當地法律許可年齡且心智成熟後再來閱覽;
  • 另請編輯者注意:勿濫用此模板。
真中合歡euphoria.jpg
基本資料
姓名 真中まなか 合歓ねむ
(Manaka Nemu)
別號 奧斯卡影后
瞳色 紫瞳
身高 168cm
三圍 B:85 W:58 H:84
聲優 青空ラムネ
萌點 毒舌高嶺之花, 巨乳腹黑青梅竹馬失憶人造人
親屬或相關人
高遠惠輔帆刈葉白夜凜音蒔羽梨香葵菜月
異時空同位體:貝阿朵莉切
所有重要的事情,都是你教會我的。早安、你好、晚安。還有,再見。

真中合歡CLOCKUP製作的遊戲《euphoria》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

簡介

六慶館學園的二年級學生,惠輔的同班同學,有著異國血統的美少女,總是擺著一副遊刃有餘的高傲態度。引誘著主人公釋放自己的性癖,對其他人也展現不留情面的一面,正篇中運用反覆無常的意味深長的態度來玩弄惠輔。

故事

在模糊間醒來的主人公惠輔,發現自己和青梅竹馬的帆刈葉、班長安藤都子、學妹蒔羽梨香、英語老師葵菜月、同年級的白夜凜音、同班同學真中合歡一間白色的房間。為逃出這個白色的空間,惠輔被迫依系統指示,進行開鎖遊戲。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角色簡介

看起來是樂園開鎖遊戲的隱藏GM,始終在引誘惠輔走向展露本性黑暗暴虐的一面。最開始就要求惠輔將帆刈葉作為“開鎖”對象,但如果惠輔沒有聽從,便會要求他對選擇的對象從一而終。

其真實目的是讓本來性格陽光開朗的惠輔在解放自己凌辱女性的獸慾之後背負憎恨,遍體鱗傷……嗎?

和其他人關係完全稱不上融洽,似乎有針對惠輔的青梅竹馬?帆刈葉的傾向。

似乎有個名叫貝阿朵莉切的異時空同位體。

演技出眾,在樂園開鎖遊戲中總能在惠輔以為可以征服她的時候反守為攻,以及在學園篇中的抖S行徑讓玩家如鯁在喉,也是大部分玩家首選的“開鎖”對象。不過在一些細微之處似乎會流露出一些溫柔善良。

真相(強烈建議遊戲結局前不要打開)

真實身份是樂園計劃中的核心——睡美人下一代的生體核心,能在虛擬世界中為其他進入這個世界的人編織出常人無法企及的美好夢境。幼年時與睡美人的負責人也是間諜——葉的母親走散時遇到了高遠惠輔。於是,合歡在幼年的惠輔的帶領下第一次見到了天空、第一次品嘗到了糖果、第一次擁有了寵物——一隻小貓,心中種下了對惠輔的依戀和無條件的信任。然而,二人在短暫的快樂時光後雙雙被組織抓獲,親手消除惠輔記憶不久後認為惠輔失蹤。如果要合歡自願成為核心,必須要對外面的現實世界無比絕望,因此幼小時就看到了人間無數的殘酷和背叛,但對高遠惠輔懷抱戀心的合歡仍然相信世界存在光明,因而無法因絕望而捨棄現實世界,即便被組織掌控也不願服從。

後來作為轉學生和惠輔在六慶館學院與惠輔重逢,在帆刈葉一手策劃的殺人遊戲中,惠輔為了拯救合歡被帆刈葉捅至瀕死,合歡不得已才向帆刈葉屈服。

為了使合歡徹底絕望,所以最終Boss帆刈葉選擇了一個穩贏的方案——讓合歡控制開鎖遊戲,不准告訴惠輔真相,如果惠輔在遊戲中殺死了合歡,就放惠輔一條生路並給予救治,如果惠輔沒有殺死她,那惠輔自己就要死。

被最愛的惠輔殺死,會讓自己絕望,如果惠輔死亡,自己會更加痛苦,最終合歡選擇了不惜代價保護惠輔,所以啟動了這個黑暗的開鎖遊戲,只為了讓惠輔討厭自己,殺死自己。因此,即便合歡本身性格溫柔靦腆善解人意,為了拯救深愛的惠輔,不惜扮演惡女的形象,多次挑釁惠輔與其他女性、攛掇惠輔選擇同一開鎖對象、沉淪性慾漩渦,並裝作學園中開展殺人遊戲、使學園變為性慾地獄的罪魁禍首。然而,即使在這些惡毒的偽裝下,合歡仍然會在獨自一人時,哼唱著惠輔教過她的“星星歌”,回憶著與惠輔珍貴的美好回憶;或是在惡毒的調戲誘惑的偽裝下,用嘴將自己最喜歡的糖果餵給惠輔。

如果惠輔選擇了偽青梅竹馬帆刈葉,合歡會針對帆刈葉做出各種報復行為,不是因為她痛恨帆刈葉,而是她知道開鎖遊戲中裝得如聖母一般的帆刈葉只會真的將惠輔害死,所以只能借欺侮帆刈葉來讓惠輔憎恨自己,搶先殺死自己。不過在開鎖遊戲中被惠輔扼住咽喉時被葉阻止。

如果惠輔選擇了白夜凜音、蒔羽梨香、葵菜月這些“無關人員”,合歡會為他們建造一個幸福的“樂園”,讓惠輔忘記自己,沒有任何痛苦與顧慮的活在甜蜜的夢境中……

因為惠輔拒絕進入虛幻的樂園,合歡的夢境世界崩毀。在惠輔表示希望將她帶回現實並出逃之後,葉攜帶合歡背叛組織。3年後在葉的一手促成下失憶的合歡與惠輔重逢並與其約定重溫幼年時幸福的回憶。

“縱然你已全然忘記,只要我還記得你。”

綻開笑容的合歡

人物關係

高遠惠輔

真中合歡最在意的人,在樂園開鎖遊戲中始終針對惠輔而行動,從引誘到嘲諷甚至激怒不一而足。似乎只是為了自己開心嗎?挑動惠輔的獸慾與憤怒,並解釋是為了“看到真正的惠輔”。完美演繹了蛇蠍美人這一形象。不過有時也會露出溫柔的一面,在惠輔的救人行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比如被惠輔毆打

可是想要打出完美結局卻還必須推倒帆刈葉

帆刈葉

對於帆刈葉,在開鎖遊戲中,合歡對總是聖母氣場全開的帆刈葉就很不快,學園篇中更是將帆刈葉作為要挾與折磨惠輔的工具,甚至還做成了人肉洗衣機

白夜凜音

開鎖遊戲中對不苟言笑的好學生典範一般的白夜凜音似乎並不是很在意,但在學園篇里與白夜凜音的樂園教團幾乎成了死敵。

除了凜音線之外,捉到凜音之後會將對方嵌入水泥牆做成肉便器,但事實上與凜音並無私人恩怨,更多是想藉此激發惠輔的獸慾和為了不陷於此獸慾的憤怒。

凜音表示還以顏色,在凜音線中借“淨化”的名頭讓教眾給予合歡以懲罰輪姦凌辱

蒔羽梨香

開鎖遊戲部分就對蒔羽梨香對他人不管不顧的行為嗤之以鼻,對蒔羽梨香各種糗事加以嘲笑,可是在關鍵時刻還是會伸出援手。在除了凜音線以外的線路中也讓她成了自己的小跟班。

學園篇中,對成了自己小跟班的梨香痛下狠手,玩出了狗狗Play,甚至還用白夜凜音和梨香組成了某種“循環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