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若见花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255F44E52667A1C2431F668757D1A0DB.jpg
永不腐朽的微笑
基本资料
姓名 若见花
别号 小小花、花
发色 淡紫发
瞳色 淡紫瞳
年龄 14岁
萌点 弱气冒失治愈女神系、永不腐朽的微笑
出身地区 中国
活动范围 中国
个人状态 死亡
病症 螳螂症然而第一期连载时人设写着血之咆哮症,级别lv.2,这些设定全被吃了
代表花 鸢尾花
亲属或相关人
父亲:若烈山

挚友:陆香橼风待葬

为了我们能再见面,请你活下去吧!葬!
——若见花

若见花是由Dr.大吉(杨浩)所创作的(知音漫客旗下的)漫画极度分裂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简介

极度分裂中暗线活在回忆中的女主,单亲家庭,父亲若烈山是警察,很少陪伴着若见花。
为人善良,坚强,有些冒失,因为很迷糊,经常摔跤所以随身带着救急箱,坚定地信任朋友,有着永不腐朽的微笑。
非茉浅风待葬见过的所有人类包括极度患者里唯二的意志无比坚定的人,成为极度患者后在牺牲他人和牺牲自己间选择牺牲自己,开枪自杀。
尸体被被红发风待葬吃了然后收藏在他的身体里,如同冷藏一样保留下来。红发风待葬能用自己的精神去操纵她的肉体,但并非复活。
经典话语:为了我们能再见面,请你活下去吧!葬!
BB2C79928939E048D767C6ED8CA6CF6C.png

经历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初登场于第五话,在风待葬逃出亚卡夏医院的雨夜中两人初遇,帮助受伤的风待葬包扎,在炎无惑自称恶魔时指着风待葬怀中的小鸟说受了重伤也不忘保护比自己弱小的生物,一定不是恶魔而是大好人。在和风待葬相互自我介绍后,彼此告别。
风待葬为了报恩若见花,经常跟着若见花后面。陆香橼:追女生找这么奇葩的借口,注定一辈子屌丝啊!,为了报恩风待葬陪着若见花和陆香橼在游乐场中度过了愉快的下午,当风待葬离开时,若见花询问何时能再见面时,风待葬回答他已经还清了人情不会再跟着若见花,至于见面,如果他还活着,可能会再见面的吧。于是若见花与风待葬立下约定:“为了我们能再见面,请你活下去吧!葬!”,这亦成为风待葬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的理由。
若见花在陪香橼回家过生日时,不幸遇到香橼父亲的债主,债主将若见花和陆香橼带走作为抵债,在路上遇到风待葬吓跑了债主。此后风待葬开始和若见花她们在一起,另一边则有红发风待葬代为处理亚卡夏的事情,当亚卡夏需要风待葬力量的时候,风待葬则回来,红发风待葬代替他和若见花在一起顺便帮忙攻略若见花。因此,若见花的爱情是红发风待葬带给她的,而她与风待葬之间的记忆,亦有一半属于红发风待葬。风待葬: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一次生病中,若见花在医院里被愤怒吃醋她与风待葬之间关系的迷宫之魈伪装成护士注射了红发风待葬给予的病毒,患了最难以忍受的螳螂症,产生想要吃掉风待葬的欲望,在看见的风待葬的时候选择逃避。之后被红发风待葬找到,告诉她想要抑制欲望只能用杀戮的来填补精神上的空虚。红发风待葬前后在她面前杀了两个人来诱导她。并告诉她杀死恶人不是并不会增加罪孽,而是在为世界做贡献,就像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一样。最后若见花终于克制不住杀了一个殴打妻子并抢走孩子治病的钱的人渣。
最后风待葬终于在天台上找到若见花,却为时已晚,杀戮之后的若见花马上就后悔了,面对若见花的痛苦风待葬回答有办法让她人生变回以前的那样,只要满足她心底最想要的愿望就好,并对她说:“吃了我吧。”打死没想到之前回忆中出现的这句话是风待葬说的!但若见花没有按照风待葬说的做,而是欺骗风待葬,拿过风待葬的枪后,为了风待葬好好活下去也为了让自己不再被极度病症的欲望控制选择牺牲自己,开枪自尽。是第一个获得了极度病症后在牺牲他人和牺牲自己中选择牺牲自己的人。
尸体最后被红发风待葬一口一口当着风待葬的面啃食干净,从此保存在红发风待葬身体里,使得红发风待葬可以变成若见花的模样,亦可以神身体里分离出来,通过精神控制做出动作,但终究不是复活。
若见花的生命,已经彻底消散在那个雨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