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谨为京阿尼纵火事件中的罹难者祈福,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Pray for Kyoto Animation.
7月18日に発生した京アニ火灾におきまして、亡くなられた方々のご冥福をお祈り申し上げます。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谢伊·科马克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转载请以URL链接形式标注源地址,并写明转自萌娘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Shey1.jpg
基本资料
姓名 谢伊Shay·帕特里克Patrick·寇马可Cormak
别号 雪姨,派大星
发色 黑发
瞳色 褐瞳
身高 187cm
体重 78-86kg
年龄 21【游戏开始】45【游戏结束】
生日 1731年
声优 Steven Piovesan
萌点 天然黑叛徒
所属团体 美国殖民地圣殿骑士教区
个人状态 圣殿骑士大师
亲属或相关人
阿基里斯·达文波特;海瑟穆·肯维;夏尔·多里安;

谢伊·帕特里克·寇马可育碧娱乐软件公司所创作的沙盒类游戏刺客信条:叛变及其衍生作品的主角。

简介

谢伊·帕特里克·寇马可曾经是北美殖民地刺客兄弟会的一名富有才华和潜力的年轻刺客,因为亲眼目睹了深陷“教条”的兄弟会招致的人间惨剧,谢伊转而接受圣殿骑士的协助和委托,他摧毁了北美殖民地刺客兄弟会,并最终成为了一名圣殿骑士大师。

生平

谢伊于1731年出生在纽约的一个爱尔兰移民家庭,母亲分娩时去世,父亲经商在外,谢伊则由姑姑抚养成人。在市井摸爬滚打的小谢伊和利亚姆•奥布莱恩一同长大。

经历过一段坎坷的青年生活(他在此期间学会了驾船术)后,谢伊受利亚姆的推荐进入北美殖民地刺客兄弟会,并在阿基里斯·达文波特手下尽职尽责。但他不同于其他谨言慎行的刺客兄弟,而是始终对刺客信条持有疑问;同时,他也不理解刺客与圣殿骑士之间的矛盾,并认为二者彼此模棱两可。随着时间推移,他的疑惑逐渐引发了导师与发小对他的猜忌。

1752年,谢伊和利亚姆与授爵骑士路易-约瑟夫·高缇耶进行合作,谢伊与路易就鸡毛蒜皮的小事爆发矛盾,但彼此还是按捺火气。谢伊随后在任务中夺取了一条属于英国皇家舰队的小型风帆战舰,并将其命名为莫林根号。

不久之后,谢伊返回达文波特庄园,在从传奇刺客·阿德瓦莱的到访中听取到包括海地大地震在内的一些信息后,谢伊等人接受了新的任务——从圣殿骑士手中追寻“先行者之盒”与“伏尼契手稿”。

将自己的探索之旅的第一站放在弗农庄园的谢伊不久便有了收获——他成功潜入庄园宴会并杀死了圣殿骑士劳伦斯·华盛顿,同时窃取到了一把气步枪。然而,早就自知命不久矣的劳伦斯在咽气前的一席话却让谢伊加深了自己的疑惑,而先行者遗物也已经被交给其他圣殿骑士。

几个月后,谢伊发现了与会的萨穆埃尔·史密斯的航迹,一段航行过后谢伊将其击杀,并为刺客兄弟会收回了先行者之盒。

1754年,英法关系日趋紧张,北美殖民地也在寻求独立的契机。此时的谢伊则将另一位与会的圣殿骑士詹姆斯·沃德罗普杀死并夺取手稿,并随即和刺客霍普夫人假借名义拜托本杰明·富兰克林激活了先行者之盒。谢伊从中获取了一个位于葡萄牙里斯本的地理坐标,在将其告知刺客兄弟会后,阿基里斯命令谢伊前去里斯本取回圣物伊甸碎片。

到达里斯本的谢伊成功进入了卡尔莫修道院地下的先行者遗迹中并取到了圣物,但这枚圣物在被取下的瞬间便化成光屑,紧随而来的便是地动山摇——这便是著名的1755年11月1日的里斯本大地震。尽管谢伊勉强捡回一条命,但繁华城市落得满目疮痍、无辜民众遭受生灵涂炭之苦的景象使他对刺客兄弟会抱有的一切幻想都破灭了——他理所当然地认为,不久前的海地大地震也同样是刺客们引发的灾难。

返回达文波特庄园,谢伊立刻失去理智地质问阿基里斯,而阿基里斯的解释也不能让他改变自己的看法。谢伊随即偷走了手稿,在被其他刺客们追至悬崖时中枪落海,不省人事。

坠海的谢伊被圣殿骑士乔治·门罗救起,并被转移到一对亲善圣殿骑士的老夫妇在纽约的家中看护。伤愈后,老夫妇将自己已经死去的儿子的衣装行头交付给谢伊,而谢伊也同样在乔治的指点下开始配合英国军队扫荡纽约城内的匪盗组织。

在与乔治的对话中,谢伊逐渐接触到了有关圣殿骑士的信条的内容,并在后续的任务中救下了即将被绞死的同袍克里斯托弗·吉斯特。两人随即夺回了谢伊的爱船莫林根号,出海去完成另一项门罗交付的任务。

门罗希望谢伊能够攻陷奥尔巴尼海域的法国要塞,而谢伊则在要塞的指挥室内见到了“老朋友”——曾经在弗农庄园执行任务时遇见的刺客线人“猎人”。谢伊笑到了最后,并得知刺客们即将使用毒气对城市内的英军进行一次恐怖袭击。

谢伊从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口中猜出了这次袭击的罪魁祸首,并从他那里得到了一支榴弹发射器,在这件武器的帮助下,谢伊摧毁了刺客们的制毒工坊,也使得整个纽约市的居民摆脱了被毒气杀害的危险。

鉴于其贡献,几位圣殿骑士邀请心照不宣的谢伊举办了一个小小的庆功会,而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谢伊的活跃也证明其已经是一名非凡的圣殿骑士候选者。

一年后,谢伊接到了门罗的包裹,并得知了自己被救的前后经历。听闻门罗等人有难,谢伊随即赶往威廉·约翰逊身边并协助英国军队和当地原住民击退法国军队和刺客。在战斗中,谢伊遇到了昔日的另一位刺客同窗肯瑟苟沃斯,后者对谢伊的背叛毫不掩饰地表露出鄙夷,但谢伊并没能从他那里得到太多的情报。虽然谢伊赶到了门罗被困的位置,但为时已晚,在将自己的圣殿骑士戒指托付给谢伊后,门罗重伤不治。

不久,圣殿骑士北美殖民地教区最高大师海瑟姆·肯维正式接纳谢伊成为圣殿骑士,克里斯托弗·吉斯特、杰克·威克斯、威廉·约翰逊和查尔斯·李出席了欢迎仪式。谢伊随后立刻迈上了追杀阿基里斯的茫茫道路。

1758年6月,谢伊与詹姆斯·库克会晤,两人两舰成功抵挡了法军战舰的攻击,并配合皇家海军击败了法国舰队,谢伊与海瑟姆一路追杀阿德瓦莱至采石场,而后者则告知谢伊阿基里斯已经获悉更多秘密的信息。

1759年10月,为了进一步瓦解兄弟会,谢伊和杰克·威克斯潜入纽约匪帮,在制造事端使得英国军队拥有合理理由剿灭匪帮的同时,也得到了有关霍普夫人的消息。

谢伊目睹了霍普夫人复制富兰克林激活先行者之盒的方法,霍普将信息告知其他刺客后发现谢伊,而谢伊在一阵曲折后还是成功杀死了霍普。

借助于库克船长的提示和帮助,谢伊偷取到了他的下一个目标——维伦德里的地图,在暴风雪席卷的大洋上,维伦德里的舰队伏击了莫林根号,但这无济于事,谢伊击退伏击,并杀死了维伦德里。随后,他将消息告知海瑟姆等人,并紧随着阿基里斯的步伐一路北上,深入北极腹地海域。

在极地的先行者遗迹中,谢伊和海瑟姆与利亚姆和阿基里斯在伊甸碎片前相见。利亚姆在冲突中撞掉了伊甸碎片而再度引发地震,众人只得先逃出遗迹。幸运再次眷顾了谢伊,而利亚姆则身受重伤。弥留之际,利亚姆徒劳地讽刺谢伊为圣殿骑士们服务是毫无意义的,但谢伊则跨过昔日好友的尸体,冷淡地夺走了手稿。

谢伊走到了开阔地,发现海瑟姆已经击败阿基里斯,并要终结他的性命——谢伊拦下了海瑟姆,因为剩余的刺客们需要一个亲历者告诉他们先行者之盒的危害,因此阿基里斯只是被打断了胫骨,他将永远地带着这份来自于昔日手下的耻辱而活下去。

殖民地的圣殿骑士已经全面掀起对刺客兄弟会的剿灭,而谢伊则再度踏上了追寻先行者之盒的道路——直至1776年。

1776年,出使法国皇室的本杰明·富兰克林帮助他的一位老朋友进入了凡尔赛宫;同日,法国刺客夏尔·多里安鲜血四溅的遗体在宫内走廊的一把椅子上被发现。很多人——甚至包括他的儿子——都看到了那淋漓的鲜血......但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死者曾经携带在身上的一件盒状的道具。

“历史或许会称我为叛徒、叛逆或变节者。但到了最后,历史如何铭记我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遵循了我自己的信条。我,是谢伊·帕特里克·寇马可,北美殖民地教区的......圣殿骑士。”

个性与特点

谢伊是一名区别于其他刺客的“刺客”——因为不论是哪一位刺客都没能表现出他那样对刺客信条的质疑。

坎坷的生长环境、缺乏爱和关照使得谢伊对一切事物都产生怀疑,他评判事物不是出自于单纯理论上的“好”与“坏”,而是凭借一个微妙的天平。

这个所谓的“天平”,不是刺客的信条,也不是圣殿骑士的信条,而是所谓的“人性”,是人类的天性。

谢伊不受困于美色、金钱或地位,而这是他与艾吉奥·奥迪托雷、爱德华·肯威和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的区别之处。

一个卫道之人,不近女流,不图财富,不染权力,那么,他要么会成为圣徒,要么就是成为“正义的伙伴”。

谢伊从来没有使用过空泛的大道理来为自己提供辩护,或是使用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饰自己的目的——因为“万物皆虚”;

而从他的所作所为中提炼出的“背叛”——完全称不上是“正义”的行径——却是无时无刻不在印证着他的个性的——此为“万事皆允”。

因此,谢伊是一个谨慎、狡猾、甚至可以说是阴险的人;但他也是一个勇敢、直率、恪守道义的一个人。

在他一生中与之打交道的北美殖民地刺客兄弟会的成员之中,几乎每一个人都被所谓的“信条”所困,或者说,就是“教条主义”。

阿泰尔没有陷于教条,艾吉奥没有陷于教条,爱德华也没有陷于教条,因为他们的灵魂是自由的;但这些资质平庸的刺客的灵魂被教条所蒙蔽,成为了挡在谢伊追寻真理之路上的一个个障碍。

阿泰尔与艾吉奥在数十年的漫长人生中才逐渐地意识到刺客信条的意义,而谢伊则是在一场毁天灭地的灾难和随之而来的沉沦之中顿悟属于自己的真理。艰苦的成长经历使得谢伊更能体会平凡人的疾苦,而“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精神则是贯穿于他的志向的始终的。刺客们的平均主义没有让他产生好感,圣殿骑士却对于这一观点表现出了尊重。圣殿骑士吸引谢伊的过程说是花言巧语也好,巧舌如簧也罢,但没有一个圣殿骑士在谢伊摇摆不定时对他的人生观冷嘲热讽。

圣殿骑士没有阻拦谢伊,而是接纳他,尊重他的意愿,支持他的行为——因为精于世故的圣殿骑士们很清楚,该如何让一个追求真理而不得、有着一片赤诚之心、却又猜忌一切的人表现出对自己的信任与忠诚。

从这一点上来说,圣殿骑士们在用人经验上完虐刺客——而实际上,这也是刺客们“躬身于黑暗”,而圣殿骑士们“行走于光明”的根本原因。说白了,刺客和圣殿骑士都能够识别出人才,但站在维持秩序一方的圣殿骑士总是能够更好地培育这些秧苗,同时也会兼职照顾一下普通群众;而遵循自由主义的刺客大多数时候都只会揠苗助长,然后让群众们陷于恐慌和无政府主义。

至少,在谢伊的身上,刺客的教育方式的缺陷暴露无遗——尽管他的确成为了信条的贯彻者,但他的剑刃上却沾满了同胞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