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歡迎來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來到這裡,點這裡加入萌娘百科!
  • 歡迎具有翻譯能力的同學~有意者請點→Category:需要翻譯的條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發現某些內容錯誤/空缺,請勇於修正/添加!編輯萌娘百科其實很容易!
  • 覺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話,請推薦給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歡迎加入,加入時請寫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組已經建立,請點此加入!

酒德麻衣

萌娘百科,萬物皆可萌的百科全書!轉載請標註來源頁面的網頁鏈接,並聲明引自萌娘百科。內容不可商用。
前往: 導覽搜尋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本條目☆Kira~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啊嘞?!
怎麼回事
這個角色怎麼沒有頭的樣子……
基本資料
姓名 酒徳さかとく麻衣まい
別號 長腿妞、鷺鷥
髮色 黑髮紫髮(第一部漫畫)
瞳色 黑瞳
身高 175cm
年齡 25歲
萌點 女王御姐馬尾髮帶眼影高跟鞋忍者忍者刀強吻
出身地區 日本
所屬團體 路鳴澤團隊
個人狀態 當奶媽
親屬或相關人
老闆:路鳴澤 妹妹:酒德亞紀
或許是不知夢的緣故,流離之人追逐幻影。
——酒德麻衣

酒德麻衣江南的小說《龍族》系列中的登場角色。在《龍族Ⅰ·火之晨曦》中首次登場。

簡介

1986年12月生,天蠍座[1],有一個異卵雙胞胎妹妹酒德亞紀。東京大學2004級音樂系,得過市長獎學金。是Mint俱樂部會員。

從小學習忍術,常使用兩把格洛克手槍,但是慣用武器為兩把忍者刀,專攻近身戰。同時是王牌狙擊手,極限射程2.5公里。

總是在幕後幫助路明非

外貌

絕妙的好身材,曲線玲瓏,傲人的長腿。身為mint俱樂部會員、自負有臉蛋有身材有熱情、橫看豎看都是個時尚女。

眼角帶一縷緋紅,高高梳起的髮髻上扎著明媚的紅繩。長鬢是特意蓄養的,兩尺長,黑得如漆,像是浮世繪上的古代日本女人,這樣兩條長鬢和她高馬尾辮的運動少女裝束組合起來,很惹人注目。

沒有人會否認首領是個美人,而且是個萬里挑一的美人,即便作為對手。超過1.75的身高可以去走T型台,穿上高跟鞋的話大概會壓過愷撒;緊身作戰服把全身的曲線精煉出來,如果她是素描課的模特,老師和學生都得在兩隻鼻孔里插上紙卷畫畫。和清麗的酒德亞紀比起來,姐姐的艷麗如畫家筆下的一抹酡紅。

身材太好,執行任務幾乎從不蒙面。以前也試過蒙面,可是效果不大,別人對她身材的印象超過對她的臉,總不能全身罩在阿拉伯長袍里

性格

帶著兵戈殺氣的馨香。

擁有女王般的氣場和肅殺之氣,但是有時候真的很脫線,在朋友面前極其白爛、腹黑,有時還會表現出宅的一面。她是史克威爾的忠實玩家,鍾愛《北歐女神》系列,每一作都是全道具清關。

能力

  • 言靈·冥照

序列號:69 言靈•冥照,序列號69,於浮光中化為影,己身虛無。 使用時,領域範圍之內的人無法被觀察,即使集中精神,看到的只是很淡的黑煙一樣的光影。

言靈·冥照

幾乎就在同一瞬間,隱藏在縫隙中的入侵者領隊躍出。龍文的唱頌聲里,他的身影變得越發的漆黑,最後簡直漆黑的像是一團墨。

言靈·冥照。

他落地的瞬間,身影潰散。好像他原本就是一片墨跡,被一潑水從紙上洗去了。

他消失了。

“站在我身邊,我能覆蓋的,是我周圍大約兩米的範圍。”他的聲音傳入每個同伴的耳朵里。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酒德麻衣所在團隊

路鳴澤團隊的成員,是路鳴澤的三大助理中的次席助理,綽號長腿妞。同事為首席助理蘇恩曦(薯片妞)和特別助理(三無妞)。

人際關係

酒德麻衣與路明非

酒德麻衣一直以來都是路明非的奶媽團成員,暗中支援路明非屠龍。大概是因為路明非和老闆共用一個軀體,麻衣對路明非感情複雜。2010年7月的拍賣會後,吻了路明非的臉頰。2011年5月,路明非在高天原被死侍窒息時,麻衣救下明非,為明非人工呼吸。

對路明非的吻

高跟鞋鞋跟擊打地面的聲音清脆悅耳。

“Lu先生。”有人在背後說。

他猛地轉身。88號伊斯蘭少女距離他之後一尺之遙,瞳子冰冷,眼角嫵媚的緋紅色帶著一絲肅殺之氣。路明非往後小蹦一步,差點脫口而出說,有話好好說!我可不是故意找你麻煩,君子動口不動手!這女孩凌厲的氣場總讓人覺得她隨時會從長袍下抽出一把阿拉伯彎刀來。

“最後出價的氣魄不錯哦,雖然我也很喜歡這套刀具,但沒有Lu先生這樣的財力,只好割愛囉。”伊斯蘭少女居然微笑起來。

她微微前傾,做了一件路明非不敢想的美事——她在路明非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溫暖的少女體溫、淡淡的花香氣息瞬間包裹了路明非。

啊?平生第一次被女孩親吧?什麼無良的傢伙就這樣奪了老子的初吻?你有沒有良知和道德啊?就算要親你也親嘴嘛!說一聲好讓我有點準備嘛!如果可以的話我很希望第一次是自己主動誒……無數聲音在路明非的腦海里迴響,他眼裡整個世界都模糊了,自己的腦袋上好像冒出了……閃亮的紅心?

“小哥很帥哦……聽見掌聲了麼?他們這是在為你鼓掌,也許有一天……全世界都會為你鼓掌。”伊斯蘭少女和木然的路明非擦肩而過。

掌聲湧出了歌劇院大廳,好像是澎湃的海潮。[2]

對路明非的看法

“我也是這麼想,你和路明非接觸過,他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說不清楚,表面上看起來很慫,對自己沒有任何信心,也不抱什麼期待,所以他也不會努力什麼的。”酒德麻衣把腳翹在會議桌上,捧著杯熱巧克力,望著天花板出神,“但是偶爾他又會變成另外一個人……孤獨,又兇狠,眼睛裡藏著那麼多的不甘心,就像是……燃燒起來了。”

“燎原的大火都是從心底燒起來的,不是麼?”薯片妞低聲說。

酒德麻衣抿了一口熱巧克力:“其實他很走運了,幫他的人不少。但是那種感覺很奇怪……並不是幸福,沒有任何幫助給他帶來幸福,只是維持他在孤獨邊緣的脆弱平衡,好像他是這個世界的孩子,誰也不敢叫他真正絕望。每當他即將墜入悲傷的深淵時,總有人施捨似的給他一點點安慰讓他能堅持住。我有種奇怪的感覺……當他真正絕望的那一天,他會變成……”酒德麻衣輕聲說,“魔鬼那樣的東西!”[3]

酒德麻衣與其他角色

  • 老闆

對老闆極其恭敬,同時也極其信任。

酒德麻衣對老闆/路明非的態度

酒德麻衣心中一時恍惚,忽然分不清這個坐在旁邊的男孩到底是老闆還是路明非了,或者根本就是介乎兩者之間。可那是根本完全不同的兩個人,怎麼會有一種狀態介乎他們兩個人之間呢?

她忽然不知道該怎麼跟這個人說話了,如果是老闆的話,她會畢恭畢敬地詢問他的訓示;如果是路明非的話,也許再玩一次親吻調戲的把戲?

最終她什麼都沒說,什麼都不做。

“請帶我在東京城上飛一圈,我想好好看看……這座城市。”男孩低聲說。

他的聲音像路明非那樣溫和,有些低落,帶著請求的意味,但他臉上的神色卻是那樣的靜穆,不必言語而威儀具足。

“是。”酒德麻衣輕聲回答,轟炸機在天空里轉過巨大的彎,以東京天空樹為圓心,圍繞著這座城市飛行。[4]

  • 好友蘇恩曦

三人同為老闆的助理,關係非常好,平日裡沒有任務時,薯片妞和長腿妞總是一起購物、逛party。三個人之間總是互相白爛,連三無妞都會展現出毒舌的一面。

  • 妹妹酒德亞紀

表面上毫不關心妹妹,說過:“不要指望我因為失去妹妹的悲痛會有什麼漏洞,我提醒你,我和亞紀從小就不生活在一起。所以我們沒有什麼姐妹感情,我也並不悲痛,而且我跟那種醜小鴨,是完全不同的!”但是還是為死去的妹妹獻上了一支白玫瑰。

為亞紀獻花

如果解開“言靈·冥照”,此刻其餘的十一人緊緊地貼著首領,簡直恨不得黏在他身上,這樣場面就會非常可笑,這群人就是這樣緊貼在一起小步挪動進入奧丁廳的。換了任何人要這樣走路都會非常難受,但是他們沒有更好的辦法,“言靈·冥照”有效的範圍只是釋放者身邊一米多半徑的圓,他們只能把自己攢成這麼一朵以首領為中心的花。

首領抬起頭,看著拼花窗邊並排掛著的兩幅照片。

“葉勝,卡塞爾學院執行部,助理執行官。1985.03—2009.10。”

“酒德亞紀,卡塞爾學院執行部,助理執行官。1986.12—2009.10。”

照片上的男孩和女孩顯然都是亞洲人,男孩長著一張陽光燦爛的臉,下撇的嘴角帶著一絲壞笑,女孩臉龐柔和眼瞳溫潤,柔軟的額發覆蓋著額頭,一副鄰家少女的模樣。顯然這兩張照片是從同一張畢業合照一類的大照片上裁下來放大的,一樣的學士服,一樣昏黃的陽光為背景,背後的遠景就是這座古老神秘的奧丁廳。

首領無聲地嘆了口氣。

如果此時B組的學生們中有人看向這邊,他會發現旁邊插滿白色玫瑰花的花瓶里,一朵白色的玫瑰花像是曝光焦距不准那樣變得模糊,而後染上了淡淡的墨色,接著絲絲縷縷地化掉了。片刻之後,像是在虛空中有畫家揮舞著一支墨筆,空氣中淡墨色的風絲流動,一支白色的玫瑰就這麼被繪製出來,靜靜地擱置在照片前的小桌上。

這一切安靜美麗得像是幻覺。

酒德麻衣與小說中重要事件

  • 龍類入侵事件

2009年10月9日,酒德麻衣帶領12個獵人(13號為羅納德·唐)入侵卡塞爾學院,在祭奠妹妹酒德亞紀後,在奧丁廳和愷撒·加圖索決鬥,直到康斯坦丁出現

  • 青銅計劃期間

北京時間2010年2月13日夜,在三峽岸邊待命,用賢者之石彈頭最終狙殺了青銅與火之王諾頓。

  • 索斯比拍賣會

2010年7月19日上午,身穿阿拉伯長袍參與競拍鍊金武器“青銅煉獄·七宗罪”,最終成功讓路明非拍下七宗罪。拍賣結束後吻了路明非的臉頰。

  • 湮沒之井

2010年10月上旬,Eva功能被部分關閉,酒德麻衣、耶夢加得、帕西·加圖索、肯德基先生先後潛入湮沒之井,爭奪康斯坦丁的龍骨十字。被老闆暫時提升血統,得以對抗擁有次代種實力的耶夢加得。

提升血統

“不,我不是你的屏障,你是我的武器,我不會允許自己的武器折斷,我賜汝血,以血煉魂,不可至之地終不可至,然所到之處光輝四射!我賜汝劍,逆者皆殺,曰‘天羽羽斬’,曰‘布都御魂’!”

  • 獵殺大地與山之王

2010年10月下旬,老闆下令,在前往北京屠龍的數千人中,必須是路明非擊殺龍王芬里厄,而且要全球報導,酒德麻衣和蘇恩曦委託暴雪7天內開發一個遊戲副本,最終路明非和副本中的“路明非Ricardo”同時以七宗罪斬殺了Fenrisulfr——“龍王芬里厄由‘路明非Ricardo’達成全球首殺”。

  • 龍淵計劃

2011年4月,愷撒·加圖索、楚子航、路明非乘坐迪里雅斯特號潛入極淵,酒德麻衣注射古龍血清精煉了自己的血統,找到了列寧號上初代種胚胎的卵,保護了迪里雅斯特號,掩護愷撒小組浮到海面。由於遭到上杉繪梨衣言靈·審判影響,全身傷口無法癒合,不得不放棄注射恢復血統的鎖定劑,靠古龍血清硬抗,險些墮落成死侍。

  • 東京愛情故事計劃(Tokyo Love Story計劃)

和蘇恩曦一起買下了高天原夜總會,成為老闆娘,救下了被蛇岐八家追捕的愷撒小組。

4月下旬,為路明非和上杉繪梨衣安排了七天的東京愛情故事計劃,想要促成路明非和繪梨衣的愛情。一旦繪梨衣脫離控制,酒德麻衣就得負責擊殺繪梨衣。期間,酒德麻衣對追殺路明非及繪梨衣的王將開火,避免兩人被王將捕獲;在梅津寺町的山上,負責狙擊即將被路明非送回蛇岐八家的繪梨衣,最終因為老闆心軟而沒有開槍。

在5月初的風與潮之夜Ⅱ,在高天原大戰死侍,對窒息的路明非做人工呼吸後,讓路明非趕往紅井。在最終的“萬軍之戰”中,駕駛轟炸機接住了從30000米高空墜落的老闆。



注釋和外部連結

  1. 原著矛盾
  2. 《龍族Ⅱ·悼亡者之瞳》第七章 群龍的盛宴(Dragons' Feast)
  3. 《龍族Ⅱ·悼亡者之瞳》第十五章 幕後的人(The Inside Man)
  4. 《龍族Ⅲ·黑月之潮(下)》第二十三章 天譴(The Wrath of Hea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