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結束!
為緬懷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鬥爭犧牲烈士和逝世同胞,萌娘百科將於4月4日0點至4月5日0點關閉編輯功能。
  • 你好~!歡迎來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來到這裡,點這裡加入萌娘百科!
  • 歡迎具有翻譯能力的同學~有意者請點→Category:需要翻譯的條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發現某些內容錯誤/空缺,請勇於修正/添加!編輯萌娘百科其實很容易!
  • 覺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話,請推薦給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歡迎加入,加入時請寫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組已經建立,請點此加入!

鍾遙

萌娘百科,萬物皆可萌的百科全書!轉載請標註來源頁面的網頁鏈接,並聲明引自萌娘百科。內容不可商用。
前往: 導覽搜尋
7days.jpg指揮使大人,歡迎來到交界都市!

永遠的7日之都條目仍在建設中,希望您能同我們一同編輯相關條目

[ 顯示全部 ]

7days.jpg
既然活著,總該把喜歡的事做完吧?
長髮鍾遙.jpg
作者:當雨作金澤
基礎檔案
本名 鍾遙
稱號 魘毒
別號 小遙、鍾弟弟、遙弟弟
性別
髮色 外層:墨綠,內層:鮮紅
瞳色 紅瞳
身高 185cm
體重 69kg
生日 11月14日
聲優 白井悠介
萌點 弟弟傷疤內層挑染、方術士、呆毛心理陰影
喜好 新鮮事物、體術、挑戰
厭惡 吵鬧的小孩子、鍾函谷
出身地區 東方古街・萬葬亭
所屬團體 東方古街
個人狀態 已死,由於神器力量復活
親屬或相關人
相依為命/不死不休的哥哥:鍾函谷
相關圖片

鍾遙是由網易所製作的遊戲永遠的7日之都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

簡介

東方古街萬葬亭老闆鍾函谷的弟弟,早已死去,卻因為特殊的原因而存活於世。

雖然來自過去,但意外地學習能力超強,而且在體術方面有著非常優異的天資。不管是腦子還是身手都很快,迅速地掌握了現代青年必備的各項技能,性格方面也比較特立獨行,據說只有在沒有哥哥的時候才會收斂鋒芒,露出和善有禮的一面。

身上留由許多灼傷一樣的青黑色痕跡。傳聞是因為生前被家族作為捉鬼術士培養,卻在最終發現自己就是真正的惡鬼而死去。

好在現在已經在交界都市正常而自由地生活著了。 ……真的嗎?

數據

「魘毒」—鍾遙—
CV 白井悠介 人設/立繪 灰鳥/未知
職業 影襲 屬性 剛屬性.png剛/法術
初始星級 7日之都A等級.png 神器 魘毒▪婆蘇吉的毒液
獲得途徑

白夜館召喚獲得

才能
  1. 巡查力:4→6
  2. 建設力:9→11
  3. 開發力:4→4
技能
  1. 無相(初始2級/被動技能)
    移動時,鍾遙會持續積蓄無相之毒,最高積蓄3層。每層積蓄的毒會使鍾遙的下一次攻擊附帶法術傷害。
    →傷害提高[Lv.3]
    →傷害提高[Lv.4]
  2. 無影(初始3級/冷卻3秒)
    甩出毒火,對前方的單個敵人造成法術傷害。最多儲存2道毒火。
    →最高積蓄層數提高至3層[Lv.4]
  3. 無形(初始2級/冷卻13秒)
    在原地留下持續4秒的分魂,自身沖向前方固定距離;4秒內再次激活本技能會沖向之前留下的分魂處。每次穿過敵人立即重置無影的冷卻。
    →冷卻時間降低0.5秒[Lv.3]
    →冷卻時間降低0.5秒[Lv.4]
  4. 無我(初始2級/冷卻26秒)
    鍾遙放開毒火盡情灼燒自己,在3秒的引導後化為持續12秒的無我姿態,無我姿態下不容易被選中但無法受到治療。期間無相的積蓄速度大幅提升;無影獲得貫穿效果;無形冷卻時間減少75%。無我姿態結束時,恢復相當於期間造成傷害的10%的生命值。
    →冷卻時間降低3秒[Lv.3]
    →冷卻時間降低3秒[Lv.4]
神器技能
  • 浸噬(初始1級/被動技能)
    在無我姿態下,所有友方神器使的穿透傷害加成提升3%。
    →加成提高至6%[Lv.2]
    →加成提高至9%[Lv.3]
    →加成提高至12%[Lv.4]
專屬影裝
青頸之印<鍾遙專屬>
影裝圖片 獲得方法 基礎屬性 銘文
7d-青頸之印.png 兌換商店-25000時空之滴
白夜館-影裝精選
法術強度
連發率
“銘心刻骨,矢志不忘。生滅緣起,皆是執念。”
專屬屬性
1階段 【蘇生】無相層數上限額外增加2層;無相之毒造成穿透的機率提升40%。
2階段 消耗能量點數切換至自身時,所有友方神器使穿透率提高30%,持續3秒。
3階段 受到被自身克制怪物的傷害時,傷害減免效果從25%提升到30%
4階段 專屬影裝穿戴時的負載消耗降低2點。
5階段 固有:戰鬥中所有影襲神器使法術攻擊強度提升0.8%
6階段 對被自身克制的怪物的傷害提升效果,從25%提升到30%
7階段 【蘇生】無相層數上限額外增加2層;無相之毒造成穿透的機率提升60%。【替換一階效果】
突破消耗影裝
A級突破 生命賦予者「4cost」
S級突破 光明雙蓮「7cost」
神器突破(9-10) 埃爾祖莉綠寶石「5cost」
神器突破(19-20) 睡香「3cost」
神器突破(29-30) 比魯馬耶「7cost」


  • 設定


魘毒
立繪
立繪
詳細設定
魘毒-詳細設定

攻略

  • 周常任務贈禮獎勵:七重門(稀有影裝)

劇情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鍾遙最後缺失的魂魄碎片位於東方古街五行大陣地下的古墓中。指揮使通過終端確認鬼魂索命的傳聞後趕赴古街,即進入“終焉的命輪”主線劇情與鍾遙相遇。

主線“終焉的命輪”
  • 第7天
因為有指揮使的特殊體質幫忙,鍾遙最後的魂魄碎片被鍾函谷找到,得以復生。
當晚在萬葬亭與因“撞鬼”(其實是遇見了司篁)前來拜訪鍾函谷的指揮使相見,一開始就對鍾函谷表現出強烈的攻擊傾向。在與來客獨處的一小段時間裡,向指揮使訴說了自己早已死去的事實和想要殺死哥哥的心情。這麼坦誠直接把指揮使嚇跑了呢。之後面對鍾函谷“和指揮使說了什麼”的詢問緘口不言。
  • 第6天
疑似和哥哥打架傷到了自己,指揮使清早去到萬葬亭時正撞見鍾函谷給鍾遙上藥。不滿鍾函谷和指揮使單獨商談有關自己的事宜直接闖入了哥哥設的隔離結界。明白鍾函谷不希望步入正軌的五行大陣建設受到弟弟影響,提出可以待在指揮使身邊來穩定自己的幻力和精神狀態,但寄存魂魄的長明燈要由自己保管,由此達成了與鍾函谷的妥協。
之後為了“幫指揮使驅鬼,表現友好和誠意”來到了指揮使的房間。遇見蘿月,因為身上“邪魔的氣息”被警告最好遠離指揮使。在與蘿月的交談中得知鍾家早已沒落一事。送了指揮使幾張防備靈體的符咒。
和指揮使來到古街,幫鍾函谷取送去維修的機械人偶時,與店長談起了有關哥哥的事情。指揮使也由此知道鍾函谷活了很長時間。
被指揮使問及不安定的狀態和腰間的長明燈時,直接將魂器塞給了對方,卻沒想到指揮使能夠從中看到自己的記憶。於是鍾遙向指揮使講述了長明燈與自己的關係、時時刻刻感受到的痛苦以及想要殺死鍾函谷的理由,並為“讓你也感受到了那種痛苦”道歉,然後就回到了萬葬亭。
  • 第5天
在古街碰上了擔憂五行大陣被毀匆匆趕來的指揮使。同破壞大陣並打算“處理”自己的司篁對峙,被司篁判定為“極大的變數”,再次受到遠離指揮使的警告。[此處為劇情分歧點,若選擇鍾遙則進入“無盡寂地”線路,選擇司篁則進入“復還”線路。]

→無盡寂地

第5天開啟的系列任務中,經歷了璐璐的占卜、陪指揮使到孤兒院幫忙、和柯路諾擦高層窗戶等等事件,對新的世界產生了某種感情。在研究所被刺激,回憶起千年前魂魄被剖開的痛苦經歷,但還是在指揮使的呼喚下擺脫了夢魘。不想再被過去束縛的鐘遙做起了職涯規劃,想要在都市中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
當晚被指揮使發現跑到了淪陷區,也許是渴望幻力而依賴著黑霧,也許是用黑霧壓制魘毒帶來的痛苦,總之回萬葬亭前已經弄了一身傷。面對司篁的又一次警告,擺明了自己不會接受徹底淨化魘毒的方法,之後若無其事地送指揮使回到中央庭。
  • 第4天
一大早拍醒夢魘中的指揮使,告知希羅拿鬧鬼事件為難中央庭和古街一事,還和指揮使交流了自己絕望的夢魘。
吃晚飯時和鍾函谷打架掀桌,然後一邊有說有笑一邊等待前來刺殺的影守。這樣埋伏別人不出事才怪。隨後抽身追趕逃遁的達爾維拉,被黑霧影響,終於想起了過去的全部記憶。帶著無處安放的恨意和復仇的執念,鍾遙在大雨中獨自離去。
  • 第3天
為追求力量、也為尋找自己的“道”,鍾遙來到了希羅一方。淋雨淋進腦子裡去了。拒絕了前來尋找的指揮使和鍾函谷,參加希羅的活骸化實驗。
  • 第2天
大清早的在地下洞窟里和活骸零進行靈魂對話,向眼前的活骸道出了自己的哀志。在夢境裡與指揮使告別,送給指揮使最後的符咒和“但願無論我變成什麼,都不會波及你”的祝願,消失在黑暗中。
  • 第1天
用暴力拆家的方式毀了希羅的研究所,將奪來的黑核全部送到趕來的指揮使手上後離開,在城市中清剿怪物。
在舊城區又和鍾函谷打了一架,展現出活骸化後恐怖的實力然後直接離開。
  • 結局
終於得償所願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哥哥,同時也被鍾函谷貫穿了心臟。鍾遙留下“和你的宿命還沒有了結,我的仇恨還沒有結束”的話語,故事的碎片保存在長明燈中,被指揮使帶到時間不會流轉的萬葬亭,跨越輪迴保存下來,成為新的轉機。


→復還

雖然沒被指揮使選擇相當不悅,但還是有協助古街眾人作保護世界的努力。觀看過長明燈里留下的曾經歷過的輪迴的記憶後改變了想法,和大家一起做了許多事情,比如擋下偷襲的達爾維拉“我可是很記仇的~”、幫助中央庭作戰抵擋希羅的進攻、獨自探知活骸零的消息回來以後魘毒發作被眾人暴打一番才清醒過來等等。
滅世的時刻到來前請求司篁為自己施用術法而不是改變死期,以此換取鍾函谷的存活。最終戰中替鍾函谷承受了難以估計的巨量傷害而死去。臨終時終於向鍾函谷好好地道了別,對哥哥說了一番狠辣絕情感人至深的心裡話,並詛咒祝福他帶著這份不甘活下去後,心滿意足地含笑九泉了。
支線劇情
發現指揮使被鍾家的“魘”盯上,求助於鍾函谷拿到退治惡鬼(也就是自己)的符咒,在靈體架設的結界中擊敗了對方。
那時的回憶講述了短暫復生的鐘遙在黑門神器的操縱下剿盡了古墓中守護他的族人的經歷。
此後鍾遙再度沉睡,身體被鍾函谷帶回萬葬亭保存,直至魂魄收集完整,再次醒來。
“無論如何,不會再讓那樣的事情發生了。”指揮使暗自下定了決心。

圖鑑相關

神器故事

神器故事①
蛇神婆蘇吉被眾神擰絞為繩,攪拌乳海以求得破咒的不死靈藥。
無法承受這份痛苦,婆蘇吉將苦辣的劇毒嘔至乳海。隨著乳海的波浪翻湧,這毒液註定毀滅三界。
神器故事②
危難之時乳海之毒被挺身而出的神飲而盡。禍亂平息,天下太平。
本該原諒的疼痛。唯有毒液灼燒出的青黑痕跡依舊存留在濕婆的頸項上,撕咬出的一道一道,是名為魘的死亦不消的憎怨。
神器故事③
本該原諒的疼痛。無法原諒的疼痛。本該忘記的疼痛,無法忘記的疼痛。
一切靜悄悄地蟄伏在少年每一寸記憶里,露出一道一道的血跡,這是名為鍾遙的少年死亦不消的青黑憎怨,也是魔毒將他選中的理由。

日常故事

日常故事·一
鍾遙從小身手矯健,又有著不服輸的個性,在體術方面幾乎是當年鍾家數一數二的存在。
也許是倚仗著自己特立獨行的體術風格,即使是與鬼怪對抗,鍾遙也時常用體術解決。
日常故事·二
鍾遙喜歡和鍾函谷較勁,在發現指揮使身邊總有異常出現時便企圖趕在他哥前面給指揮使驅鬼的符咒。
最近指揮使發現了鍾函谷的符咒與鍾遙符咒的區別。除了微妙的符咒效力大小以外,鍾遙的符咒往往會在邊邊角角留下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鬼臉。
日常故事·三
鍾遙在交界都市的現代生活簡直可以用遊刃有餘來形容,各種新事物他都適應得很快,哪怕是從未接觸過的科技產品,也能通過學習快速上手。
與其說是他的學習能力強大,不如說適應周圍環境已經成為了他的生存本能。
名為惡鬼的少年接受了視為神明的凡人的馴化,雖不了解人性,卻將每一種人性深深刻入骨髓。
不管經歷了多少事,鍾遙都在內心裡視自己為人。

羈絆片段

羈絆片段·一
自己的存在是一種災難。 鍾遙曾被灌輸這樣的想法。
但他依舊想在這個並不長的生命中找到開心的事情,成為一個普通而幸運的常識人。
回味著從小接觸到的一切教育,他在人類社會中循聲前進著。
這個充滿現代精神的交界都市,或許就是鍾遙一直在尋找的理想鄉也說不定
羈絆片段·二
鍾遙很容易變得情緒化, 對他來說,憎恨是很難放下的種情緒,鍾遙也並不打算放下。不如說正因為有這樣的情感和痛苦存在,他才不至於忘記自己是為何站在此處。
羈絆片段·三
與其說是不喜歡小孩子, 不如說是恐懼從小孩子口中說出的事實。
就像傳說中小孩子總會看到不乾淨的鬼怪一樣, 鍾遙恐懼自己背後的惡鬼、魘毒被身邊的孩子們看到,因此對孤兒院的志願活動一度抗拒。
不過,在看到孩子們對他表露的友好態度後,鍾遙調整了心情變得輕鬆了許多。
羈絆片段·四
關於指揮使從鍾函谷那裡拿到了鍾遙“使用注意事項”的奇怪文稿的事情,鍾遙是完全知情的。甚至稍微有些在意指揮使拿到了這樣的文件,會如何看待一直作為惡鬼的自己。
不過指揮使的態度並沒有發生很大的變化,反倒是認真地觀察起了鍾遙的一舉一動。
到底怎樣才是最正確的使用方法,或許需要指揮使根據實際經驗草擬最新的一版了。
羈絆片段·五
鍾遙的眼中本沒有未來。但是現在,一些無關緊要但溫馨至極的畫面頻頻出現於眼前。
他至今仍然很難相信,自己會和面前的這個陌生的世界產生怎樣的羈絆。
不過現在這裡就挺好的,還有很多嶄新的事情等著他去探索。
屬於他的未來,確實在現在,才剛剛開始。

人物相關

關於哥哥

  • 很久以前的年代,鍾遙作為捉鬼術士和哥哥一起在家族中長大。原本應當與鍾函谷過著平靜的生活,直到被剖開魂魄查驗靈魂時才證實自己惡鬼托生的身份。被囚禁後經歷了一段絕望至極的時光,似乎又找到某種解脫的方法決定將鍾家滅門,完全瘋狂前為哥哥所殺。魂魄粉碎,散落至各處,而那之後鍾函谷為了贖罪便一直雲遊四方尋找弟弟的靈魂碎片。
在這個時代復生後,丟失了部分記憶,因為從過去的夢魘中感受到強烈的痛苦、並意識到鍾函谷即是痛苦的源頭,一門心思要殺死自己親愛的哥哥。(其實根本就是沒有實際作用的自殘行為。鍾遙對哥哥的恨意不假,但作為替身的他十分清楚鍾函谷所受的所有傷害都會轉移到自己身上。撇開替身契約,兄弟二人似乎對背刺與躲避背刺的遊戲相當樂在其中。)
  • 人前是和善有禮的捉鬼少年,在長輩面前表現得尤其乖巧懂事討人歡心,面對哥哥時卻稱得上毒舌又充滿惡意。
由於玩梗被稱為鍾函谷愚蠢的弟弟,然而從劇情及人設來看怎麼想都是鍾遙對鍾函谷說出“我愚蠢的哥哥喲”這樣的台詞比較靠譜。實際上在活動“山河畫夢”中確實出現了類似字眼。
“呵,竟然讓我和那個愚蠢的哥哥一直演對手戲……”
  • 很喜歡哥哥做的飯菜,嘴上貶損鍾函谷的同時也能被他的好手藝釣上鉤。
  • 鍾遙與哥哥之間完全是不死不休的關係。
我絕不原諒你。你也不必原諒我。
你就背負著這份不甘,每分每秒地活在地獄裡吧。
————“復還”結局中臨死前心滿意足的鐘遙
那對兄弟,也是命運的一種形態。

無論哪一個活下來,甚至全部活下來,都無法得到圓滿的幸福。纏繞在他們之間的因果不是生死,而是愛恨。

即使是以生死換來了轉機,變數也是極盡微小,他們卻執意在無盡的因果輪轉中不斷地追尋著。
————司篁如是說
  • 為了復仇,鍾遙甚至會在得知希羅真面目後主動接受希羅的活骸化改造,他發現本體如果成了怪物,就能夠脫離人的身份與束縛解除與鍾函谷的替身契約,真正以獨立存在的個體向鍾函谷傾瀉自己的恨意。為此他追求活骸化的狂熱心情甚至都讓活骸零都感到忌憚。

關於能力

  • 靠神器維持生命,以婆蘇吉的毒液作自身的攻擊武器與療傷工具。
  • 似乎擁有很強的對黑霧抗性,一般濃度的黑霧對鍾遙基本沒有影響。儘管幻力不甚穩定,但確實是難得的無需指揮使調節也能在侵蝕下保持自身不活骸化的體質。鍾遙的魘毒甚至能吸收黑霧作為自身幻力源,這一點與阿撒茲勒驚人地相似。(阿撒茲勒:吞吃黑霧的樣子跟餓了百八十年似的。達爾維拉:你也好不到哪去。)
  • 鍾函谷的人肉扛傷機。由於替身契約的緣故替鍾函谷承受除活骸化外的所有傷害。除非鍾遙本身徹底成為非人類的存在,契約的關係便不會斷絕。在結局“無盡寂地”中,鍾遙通過使自身完全活骸化斬斷了這層關係,才終於得以與哥哥同歸於盡;在結局“復還”中,鍾遙與司篁約定,以她的術法加持為哥哥承受了活骸零難以想像的恐怖傷害而死去。
換句話說如果沒有鍾遙,鍾函谷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 在遊戲機制中,鍾遙因其技能特性和跑來跑去積攢被動層數的操作套路被介紹為[不需要]普攻,遊走於[遠程]的神器使。雖說很多情境下手操傷害不比機打,用得好時卻能起到奇效,總的來說是一名十分快樂的神器使。

其他

  • 對小孩子相當苦手。
  • 是個十足的吃貨。房間對話中充滿了關於吃的內容。
    • 是個十足的吃貨卻有乳糖不耐症,不能食用奶和奶製品。在主線任務劇情中拒絕了柯路諾的牛奶。在房間對話中可以得知鍾遙有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嘗試含牛奶的食物導致劇烈不適的慘痛經歷。
    • 是個十足的吃貨卻吃東西又怕辣又怕燙,在新春活動中被雯梓的靈魂火鍋迫害得很慘。
  • 羈絆劇情中可知鍾遙與鍾函谷的畫技半斤八兩,被指揮使評價為畫風師承同門。
  • 不太能喝酒,資質考試與伽梨耶的對話中提到了這一點,根據春節活動推測上頭的鐘遙很可能當場暴打鐘函谷以至掀桌。
    • 雖然鍾遙不擅長喝酒但是在維爾特的酒吧中目擊到鍾遙有出沒過。
  • 支線中提到因為捉鬼術士學習符咒的需要,鍾遙對古文字相當了解。情人節情書中出現的所謂編號496的龜茲語拓本,經考據後是一封確實存在的古時情書。
  • 從生日劇情中可以得知鍾遙喜歡的食物是糖醋魚。
    • 從鍾遙生日相關的對話中可以得知他並不喜歡壽麵,他認為長壽與自己無緣。
  • 鍾遙相比於奸商做派的鐘函谷更受古街居民的喜愛。鍾遙很擅長察言觀色,因為嘴巴甜很多古街的長輩都喜歡他。
  • 鍾遙相比其他的古街居民來說更容易接受現代生活方式,不同於其他古街成員只呆在古街,鍾遙更喜歡在整個城市四處逛,在交界都市的其他地方都有鍾遙活動的相關消息。
  • 在2019年“山河畫夢”活動中的設定與本篇正相反,鍾遙無條件相信並且保護著鍾函谷。
    • 雖說本人在電影的拍攝後採訪中表現了對劇本的強烈不滿……
  • 主線中柯路諾因為鍾遙的體質作出了“難道是貓科嗎!”的感嘆,加上生日劇情里的貓耳壽星帽要素,鍾遙在指揮使群體中的評價呈現出某種喵星人化傾向(?)

台詞

場合 台詞
簡介 俺は鐘遥ジュンヤオ。今回起こしてくれたのはあんたかい?
鍾遙,我的名字。這次是你喚醒了我嗎?
打開 俺は冥土にも居られない人間なんだぜ
我可是連陰間都沒法待的人哦。
點擊1 引くなって…何ビビってんの?
不要拽著我……在怕什麼?
點擊3 俺に興味があるのかい?
對我有興趣嗎?
點擊4 このイライラは..どうやったら晴らせるかな?
這份焦躁,怎樣才能消散呢。
出場(巡查) はいはい、仰せのままにっと
是是,聽憑吩咐~
戰鬥登場 たまには噛まれてみたらどうだい?
偶爾也被咬上一口如何?
道中1 早く行こうぜ
快點走吧。
道中2 気を付けろ。前方は危ないぞ
小心,前方危險!
道中3 邪魔なんだよ。兄さん
你很礙事啊,哥哥。
道中4
(效果音)
道中5 兄さんよりずっと弱いんだよ。そんなんじゃ、俺を本気にさせられないぞ
比起哥哥來不值一提,這樣可不會讓我拿出真本事來。
道中6 迷いも未練も、全部捨てる
迷茫與留戀,全部捨棄。
道中7 人間としての無能、弱さ、苦痛、束縛が俺は嫌いだった
身為人的無能、軟弱、痛苦、束縛,我曾無比厭惡這些。
恢復血量 そんなんじゃ足りねえって
這麼點兒也不夠用啊~
3技能 この憎悪は死ぬまで消えない
這份憎惡至死不休。
勝利 ま、当然だな
嘛,理所當然的吧。
死亡 死ぬときより死んだあとのほうがずっと怖いぞ
比起死去那一瞬間,死後的事情才要恐怖的多啊!

注釋與外部連結

鍾遙的2020情書考據連結→https://yu847581.lofter.com/post/1ffe87cb_1c7fc721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