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招募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間桐櫻

萌娘百科,萬物皆可萌的百科全書!轉載請以URL超連結形式標注源地址,并寫明轉自萌娘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52377427 p0.jpg

歐尼醬歐尼醬歐尼醬快來寫我吧!
這樣的話……我會永遠永遠和歐尼醬在一起的哦……~

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萌娘百科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哦。

Gnome-emblem-important.svg

注意!!這個條目擁有大量的劇透!!若未通關Fate/stay night全線路,請勿刮開黑幕或點開隱藏段!!

Mato Sakura by Himura Kiseki.png
畫師比村奇石作品
源地址
基本資料
本名 間桐まとう さくら
(Matō Sakura)
別號 遠坂櫻、黑聖杯
髮色 紫髮銀髮
瞳色 紫瞳
身高 120cm→156cm
體重 25kg→46kg
三圍 B:85(E) W:56 H:87
年齡 15歲
生日 3月2日
星座 雙魚座
血型 O型
屬性 【虛】(+【水】)
聲優 下屋則子
萌點 妹妹人妻弱嬌軟妹弱氣巨乳長直學妹髮帶小惡魔系黑化病嬌
印象色 薄桃
特技 比較耐心
家務萬能、按摩
所好之物 糖果、恐怖故事
甜食、怪談
苦手 運動
體育、體重計
天敵 間桐慎二
伊莉雅、遠坂凜
出身地區 遠坂家
活動範圍 冬木市
所屬團體 穗群原學園弓道部
個人狀態 升入二年級,成為弓道部主將
親屬或相關人
衛宮士郎遠坂凜間桐慎二間桐髒硯間桐雁夜藤村大河美綴綾子SaberRider遠坂時臣Berserker
相關圖片

櫻,你幸福嗎?
——是的。

——凜與微笑著的櫻

間桐櫻TYPE-MOON旗下作品《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在遊戲《Fate/stay night》中首次登場,第三個故事Heaven's Feel天之杯的女主角。

簡介

穗群原學園一年級生,比衛宮士郎小一年級的學妹,弓道部部員。間桐慎二義妹,真實身份是遠坂凜妹妹。

性格溫柔善良沉靜,沒有自己的主張,但為了士郎,偶爾也會露出自己堅持的一面。

在即將到來的to the next ten yearsufotable劇場版HF中以紫髮女路人繼續登場,多次遇到問路的金髮男路人的尾隨。

劇情相關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身世

嚴重劇透!未通關Heaven's Feel線或觀看完Fate/Zero/者敬請注意

遠坂家的次女,凜的妹妹。

擁有和凜一樣數量與質量的魔術迴路和資質,因魔術師家族的魔術刻印一般只能傳給一個繼承者所繼承,所以遠坂家非常困擾,不希望浪費一個女兒的才能。

另一方面,間桐家由於水土不服,血統之中的魔術迴路逐漸斷絕,間桐髒硯便向遠坂時臣要求過繼一個擁有魔術迴路的人當繼承人以延續後代。這對於正統的魔術師來說簡直是福音。於是較年長的凜成為遠坂家的繼承人。而櫻則在第四次聖杯戰爭前一年被過繼給間桐家發揮其魔術才能。

隨後櫻就被間桐髒硯扔進蟲庫,並進行了身體上的改造,被植入了大量刻印蟲,並且髒硯的本體也被藏在櫻的心臟。第四次聖杯戰爭結束後,間桐髒硯將小聖杯碎片植入了櫻體內。

在虛淵玄著《Fate/Zero》中,間桐雁夜為了救出櫻而參加了第四次聖杯戰爭,但雁夜最終慘死,櫻也沒能脫離間桐髒硯的魔掌。

此後的十一年間,櫻一直持續忍受著刻印蟲帶來的痛苦和間桐家的凌辱。

由於正統魔術師的價值觀與普通人類有天差地別,遠坂時臣過繼櫻的選擇,作為魔術師而言天經地義,而三次元人類與看到魔道殘酷而逃避過的間桐雁夜一樣,即使可以理解也不能接受。時臣的選擇造成櫻的悲慘經歷,形成了俗語都是時臣的錯

經歷

故事開始前四年,在學校操場上看到練習跳高的士郎,被士郎的執著精神所感動,並對士郎產生了好感。姐姐表示我也看到了

作為慎二的妹妹與士郎初次相識時,性格陰暗沉悶,有用頭髮遮住臉的習慣。

在故事一年半以前,因為士郎受傷,以照顧士郎為名進出衛宮家,並向士郎學習烹飪,由原本甚至不知道什麼是色拉油的人成長為烹飪高手,製作西式菜餚的水平超過了士郎,製作日式菜餚的水平和士郎不相上下。

故事的第一天早上,櫻來到倉庫叫醒士郎。

第二天早上,士郎發現櫻手腕上的淤血,以為是慎二又動手打櫻了,氣得打算再教訓教訓慎二,但櫻拚命為慎二開脫,說是自己不小心跌倒,士郎只有作罷。

第三天星期六,上學時,櫻看到士郎手上的痕跡,士郎以為是淤血(其實是令咒)。在路上,櫻說星期六晚上和星期日都無法去衛宮家。

Fate路線

嚴重劇透!未觀看完Fate/stay night的Fate線者敬請注意

第一天早上,櫻來到倉庫叫醒士郎。

第二天早上,士郎發現櫻手腕上的淤血(可能是令咒),以為是慎二又動手打櫻了,氣得打算再教訓教訓慎二,但櫻拚命為慎二開脫,說是自己不小心跌倒,士郎只有作罷。

第三天星期六,上學時,櫻看到士郎手上的痕跡,士郎以為是淤血(其實是令咒),在路上,櫻說星期六晚上和星期日都無法去衛宮家。

第五天,和士郎聯手的凜住進了衛宮家,當天早上,為了避免櫻被捲入聖杯戰爭,凜試圖將櫻趕出衛宮家,但暗暗喜歡士郎的櫻難得地露出強硬地一面,以自己的方式默默拒絕了,這樣堅定的櫻讓在場的人都很吃驚。因為凜的出現,感到威脅的櫻這天早上沒去弓道社晨練,而是和士郎、凜一起上學。但在學校門口,櫻被慎二攔住,慎二因為櫻早上未經其允許就缺席弓道社的晨練而大為光火,動手要打櫻,卻被士郎攔住。氣急敗壞的慎二隨即命令櫻今天不許再去衛宮家,幸好凜出面以強硬的氣勢趕跑了慎二,櫻才得以逃過一劫。但慎二走後,溫柔善良的櫻卻為慎二開脫,並對士郎說「請不要生氣,因為哥哥只有學長這個朋友了。」

第七天,凜趁士郎沒起床,與櫻做了約定,交換條件是櫻一周內不來士郎家,然後一周之後凜搬出士郎家,將櫻趕出了衛宮家,凜對士郎的解釋是以不希望將櫻捲入聖杯戰爭。此後,櫻直到一周之後,大結局的時候才再次出現。

Unlimited Blade Works路線

嚴重劇透!未觀看完Fate/stay night的Unlimited Blade Works線者敬請注意

前三天和fate線情節一樣。

第三天,和Fate線一樣,櫻說星期六和星期天都無法去衛宮家。

第四天,士郎領著Saber去學校參觀,在弓道社看到了櫻,士郎邀請櫻晚上去衛宮家吃飯,櫻很高興地答應了。晚上的時候,櫻被藤姐拉著一起住在了衛宮家(因為衛宮家只有Saber和士郎一男一女,藤姐比較擔心),晚上三人住在同一個房間。

第五天,由於凜沒有提出和士郎聯手的提議,因而也沒有住進士郎家。櫻和藤姐、Saber三人又一起住在衛宮家,睡在同一個房間。

第六天,士郎在學校看到了慎二,慎二提出和士郎聯手對付凜,但被士郎拒絕,慎二隨即提出士郎既然要加入聖杯戰爭,衛宮家就太危險了,以後會禁止櫻再去士郎家(其實是慎二害怕士郎將櫻抓去當人質),士郎同意了。當天晚上慎二就打電話將正在衛宮家做飯的櫻叫了回去。此時可選擇去間桐家看櫻,和櫻在間桐家外面相遇,櫻會告知士郎短時間內無法去衛宮家。

第八天放學後,可選去間桐家看櫻,但遇到了凜,凜告知士郎,櫻還因為學校被襲擊的事躺在醫院。 此後櫻直到聖杯戰爭結束之後,在結局之中才出現,忙於照顧治療中的慎二,聖杯戰爭結束一個月來只有周六周日她才會來到衛宮家。士郎曾有一次偷偷觀察他們兩個的情況,不知為何看起來相處得不錯。

Heaven's Feel路線

超嚴重劇透!!未觀看完Fate/stay night的Heaven's Feel線者敬請注意

士郎得知慎二是Master之後,為了保護櫻,讓櫻搬入了衛宮家。在兩人相處的過程之中,士郎慢慢發現了自己對櫻的感情,櫻也對士郎說出了自己的愛意。

對士郎又嫉又恨的慎二挾持了櫻,命令士郎一個人趕去學校,在那裡慎二命令Rider和士郎對打,試圖將士郎置於死地。

Rider在戰鬥之中放水,士郎和趕來的凜、Archer也因此救出了櫻,慎二逃跑時,讓櫻的耳環灑出了媚藥,刺激了她體內的刻印蟲,眾人也因此得知了櫻才是間桐家真正的Master,以及櫻的身體在過去11年之中所遭受到的凌辱和虐待。

因為身體被改造為偽聖杯,在吸收英靈的過程之中,櫻作為人的技能逐漸喪失,同時污染聖杯的黑暗力量也影響著櫻,讓她在夜晚睡著之後以夢遊的形式還會一邊意淫與士郎啪啪啪一邊自慰,出外襲擊路人。

而黑聖杯的力量也著實驚人。在真Assassin的配合下吸收了Lancer、Caster、Saber和Berserker,並由於櫻的意志而讓Saber和Berserker能以黑Servent的形態行動。僅有Archer由於是在伊莉雅的面前被打敗,故被伊莉雅吸收,而根據其願望將其左臂移植給之前在戰鬥中被黑影吸收一整條左臂的士郎。

間桐髒硯利用了櫻心中隱隱約約的對姐姐凜的羨慕和嫉妒,使得櫻內心的弱點極大化,最終在慎二試圖再次在床上侵犯櫻的時候,成功地將櫻黑化。

黑化之後的櫻吸收了眾多Servant的靈魂後,被世間所有的惡所控制,成為黑色聖杯的化身。她來到柳洞寺地下的大聖杯麵前,召喚世間所有的惡的降臨。

最終,得知一切的士郎放棄了成為正義的夥伴,選擇了保護櫻。他和凜、Rider趕往柳洞寺地下試圖救出櫻。黑Saber出現,攔住了士郎和Rider,放凜一個人趕去櫻那邊。

凜利用士郎投影出的寶石劍與黑櫻對抗,雖然能夠壓制櫻,但最後由於心疼妹妹而無法對櫻下手。雖然敗北,但也喚醒櫻的自我意識。

另一方面,在士郎的協助下,Rider使用騎英之韁繩打敗了Saber。但由於損耗過大,Rider暫時無法行動,士郎趕往凜、櫻和大聖杯所在的祭壇,投影出Caster的萬戒必破之符切斷櫻與黑聖杯的聯繫,並拜託Rider將櫻和凜帶出柳洞寺地下大空洞。隨後趕往大聖杯所在之處,與欲阻止他的言峰綺禮激戰雖然被單方面吊打但由於無限劍制失控以及綺禮的生命也到極限的緣故並獲勝,但自己也接近死亡。

HF線最終有兩個結局:Normal End(櫻之夢)和True End(春天再臨)

Normal End(櫻之夢)之中,士郎打敗言峰綺禮後,投影出聖劍破壞了聖杯,但自己的身體也由於超出了投影的界限而死亡。

櫻賣掉了間桐家的家產,買下了衛宮邸,明知士郎已死,卻依然為了守住兩人一起去賞花的約定,孤單寂寞地留在衛宮邸中,日復一日地等著士郎的歸來,直到生命的盡頭。

True End(春天到來)之中,在士郎準備投影出聖劍破壞聖杯前,伊莉雅出現並且啟動大聖杯,以犧牲自己為代價發動第三法,將士郎的魂魄重生並給予其一副人類肉體。不久之後找回這個士郎靈魂容器的Rider和櫻在凜的幫助下,將士郎的靈魂放入空白人偶之中,讓士郎以和正常人幾乎沒差別的形態活下去。因為之前和聖杯連接的關係,櫻獲得了巨大的魔力,Rider也因此可以留在這個世界。

在兩年之後的春天,留在衛宮家的櫻和士郎、Rider還有從倫敦留學回來的凜四人一起相約去賞花……

06年動畫版經歷

06年動畫版以Fate路線為故事主軸,加入了UBW和HF路線的一部分劇情改編

嚴重劇透!未觀看完Fate/stay night2006年動畫版者敬請注意

在故事開頭,櫻每日早晚出入衛宮家,為藤姐和士郎做飯。

第1集:士郎出場,就是被櫻叫醒的。

第2集:櫻注意到了士郎手上的傷痕。

第5集:Saber出現之後,藤姐不放心衛宮家只有士郎和Saber兩人,因此以保護Saber、監視士郎為名將櫻挽留在士郎家住了一晚,當晚櫻和藤姐、Saber同住一室過夜。

第7集:因為弓道部休息而取消晨練的櫻本打算和士郎一起上學,但卻因為Saber和凜的突然出現而打亂計劃,之後賭氣一個人上學,中午的時候,士郎找到了櫻,向其做了解釋並安撫櫻,卻不小心因此忘掉了和凜約定好的在屋頂見面的事。

第8集:凜決定在衛宮家住下,並試圖將櫻趕出衛宮家,但暗戀士郎的櫻難得地表現出了勇氣,沒有向凜屈服。

第12集:Rider在大樓頂層被Saber用誓約勝利之劍消滅的時候,有一個櫻拉著窗簾,望著窗外憂傷的表情。

第17集:Caster趁著士郎等人外出的時候,襲擊了衛宮家,控制了櫻的身體,並用櫻的身體趁Saber不備對其使用萬戒必破之符,隨後將櫻擄走。

第18集:為了救回被擄走的櫻,阻止Caster召喚聖杯,凜、士郎和Saber等人趕到Caster位於柳洞寺的地下結界,與Caster和她的Master、還有Assassin展開激鬥。戰鬥中被Caster控制的櫻用匕首對凜襲擊,凜本想殺掉櫻,但最終心軟,沒下殺手,也因此被櫻刺傷。Caster隨後被亂入的吉爾伽美什亂劍射死,櫻和凜也因而得救。

動畫之中,這一段切入了大量凜和櫻在一起的回憶畫面,兩人的關係呼之欲出,但動畫卻始終沒有說明兩人是姐妹關係。

此後櫻幾乎沒有戲份,只是在第24集介紹故事結局的時候出現過。

Fate/kaleid liner 魔法少女☆伊莉雅

在魔法少女伊莉雅中,櫻登場於番外篇,只有暗戀士郎的學妹這一設定,並未說明和遠坂凜之間有何關係。但是通過遠坂凜對平行世界櫻的反應,兩人還是有聯繫的。

而在美游所在的平行世界中,櫻是聖杯戰爭的參加者,雖然希望與士郎一同過平凡的生活,但遭到士郎的拒絕。

而後兩人遭到間桐慎二(人偶)的襲擊,雖然櫻打算使用Archer的職階卡片迎戰,但卡片卻無法使用,隨即便被夢幻召喚了Assassin的慎二用寶具掏心殺死。

死後其人格被朱利安以置換魔術放入人偶中,在之後伊莉雅等人對朱利安一戰中以夢幻召喚Berserker(蘭斯洛特)的形態出現,對士郎一方發動攻擊。朱利安也不得不靠士郎的外貌來控制黑化的人偶櫻

Fate/Apocrypha

在Fate/Apocrypha用語集中提到,由於髒硯與達尼克爆發激烈大戰,在大聖杯遭到奪取的衝擊下幾乎淪為廢人,魔術師的家系毫無未來可言,因此櫻沒有被間桐家收養,而是被艾德費爾特家收養,成為「肉彈摔跤手」,並與直卷髮少女組成搭檔來到日本。

能力

超嚴重劇透!!未觀看完Fate/stay night的Heaven's Feel線者敬請注意

魔術

魔術屬性為「虛數」,強加了間桐水屬性「束縛」魔術之後,演化成「操影術」。結合聖杯則成為操縱黑泥構成的影子,可以具現至「影之巨人」的程度。

身為聖杯的能力

間桐髒硯暗中回收了第四次聖杯戰爭中被毀壞的聖杯碎片,並將其植入櫻的體內試圖完成屬於間桐家的小聖杯。
依照伊莉雅的說法,櫻不但同樣有回收Servant靈魂的能力,而且比起正牌的小聖杯回收力更強。只有Archer被伊莉雅親自收回,即使如此也還要全力看顧,不然就會被櫻拉走。
然而穩定性遠不及伊莉雅,人類的機能和理智剝離得非常快。

攻略路線

櫻的路線(Heaven's Feel路線)有兩個結局——Normal End「櫻之夢」和True End「春天到來」。

以下攻略記錄可通往這兩個結局、以及各個Bad End/Dead End的選擇肢。

劇透注意

「1.去幫忙櫻做飯。」

「2.去打工吧。」

「1.去送櫻一程。」

「2.櫻也要來說,再追加一道菜吧。」

「2.在意櫻。」

「2.參戰。」(「1.……放棄刻印。」→BAD END1)

「2.幫助Saber……!」(「1.帶著遠坂逃跑……!」→BAD END2)

「2.去新都。」

「1.商量櫻的事情。」

「1.我並不討厭你喔。」

「2.自己來說。」

「1.去看一下的好……?」

「2.敷衍過去。」

「1.外出購物。」【此處保存SAVE3】

「2.忍耐。」

「3.……不、擔心櫻。」

「2.我抱著前來謝罪的誠意,請聽我說句話。」

「1.調查柳洞寺。」

「1.相信Saber而等著……!」或「3.使用令咒……!」(「2.朝臓硯砍下……!」→BAD END27)

「1.老傢伙遊刃有餘、對吧?」

「2.我一個人行不通。得向遠坂借力。」(「1.……不、這是我個人的問題。」→BAD END28)

「1.是。」

「1.可以。」

「1.誰辦得到啊!」【此處保存SAVE4】

「1.不、不能再讓櫻一個人待在家裡。」

「1.去拉開遠坂———」(「2.閉上眼睛、朝Rider砍下———」→BAD END29)

「2.我想做櫻的保護者。」(「1.……我要,堅持正義之士的道路。」→BAD END30)

「3.對了Rider,你不吃嗎?」

「2.趕快過去看看,」(「1.……留在原地。」→BAD END32)

「2.堅守伊莉雅……!」(「1.拉回遠坂……!」→BAD END33)

「2.伊莉雅、吧?」

「2.不解開。」

「3.不,探望櫻是第一優先。」

「1.……上下點頭。」如果選第二個後面會卡關

「1.接受。」(「2.不接受。」→BAD END34)

「2.……只有這件事,辦不到。」(「1.親自下手。」→BAD END35)

「1.急忙趕回家中。」

「1.救出櫻。帶回伊莉雅。」(「2.我們輸了。」→BAD END36)

「2.點頭。」(「1.拒絕。」→BAD END37)

「1./2./3.帶走伊莉雅。」

「3.……回答之前的問題。」(「1.逃到倉庫外面……!」或「2.投影抵抗……!」→BAD END38)

「3.「站在櫻那邊到最後一刻嗎」」(「1.「奮戰到最後嗎」」或「2.「堅持到最後嗎」」→BAD END38)

「3.等待機會……!」(「1.和Saber對打……!」→BAD END39)【此處保存SAVE5】

「2.……手臂揮下。」(「1.……救Saber。」→BAD END40)

「2.……這樣,真的好嗎。」(「1.去吧。」→Normal End)【此選項要通過一次HF線True End後才會出現】

結局:HF線True End——春天到來

【讀取SAVE3】

「3.飯後看電視。」

「1.揍慎二。」

「1.巡邏新都。」或「2.巡邏深山町。」→BAD END25(「3.……不、擔心櫻。」→BAD END26)

【讀取SAVE4】

「2.……沒辦法。」

「1.去拉開遠坂———」(「2.閉上眼睛、朝Rider砍下———」→BAD END29)

「2.我想做櫻的保護者。」→BAD END31(「1.……我要,堅持正義之士的道路。」→BAD END30)

【讀取SAVE5】

「2.再次投影……!」(「1.和Saber對打……!」→BAD END39)

「2.……手臂揮下。」(「1.……救Saber。」→BAD END40)

結局:HF線Normal End——櫻之夢

其他

《幻想嘉年華》中的間桐櫻似乎是個腹黑,對於衛宮士郎後宮的行為會回報以和善的笑容並揮下菜刀,而且故意把二爺調教成鬼畜以突出自己的美好善良。該作品出現的「哆啦A夢聖杯君」,似乎就是以櫻作為原型都是腹黑,且聲優也一樣是下屋則子。

此外在《幻想嘉年華》中同樣也出現了FSN動畫版沒登場的黑櫻,雖然只有一個不到一秒的過場畫面

櫻和二爺的關係也能夠從《幻想嘉年華》的某集中窺知一二。

在《Fate/hollow ataraxia》中似乎知道遠野秋葉的存在,稱呼其為「就讀敵方女校的遠野小姐」,並稱其為「完美小姐」,還說「完美小姐很過分呢,大家都被她騙了。出身名門,長得又漂亮……雖然沒有胸部(關於胸部的問題提到過好多次)。」事實上她所指的完美小姐是凜,但因為士郎在場的緣故所以改口為「遠野小姐」,並且應所形容的「完美小姐」的特徵遠野秋葉幾乎全部中槍。不過秋葉和凜的人物原型確實是同一個人。由於Lancer的緣故結識了Caster,兩人很有共同語言,並產生了極為聖潔的友誼,並在最終與Caster結為了姐妹。下定決心成為Caster一樣文雅的賢妻良母。

·十分在意自己的體重變化,嫉妒Saber和Rider的怎麼吃都不會變胖的體質。

·一方面覺得姐姐凜很狡猾,另一方面又離不開凜。

·隱隱的為自己的胸部感到驕傲。

·擁有兩個日記本其實是死亡筆記!,分別記錄了她對慎二(和髒硯)和士郎的種種生活習慣的不滿與抱怨,其中士郎的那一本連Saber、凜、伊莉雅都有連帶記錄。在發現士郎與慎二闖進了自己的房間之後徹底黑化,舊帳新帳一起算的對兩人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懲罰

注釋


外部連結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