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用户:北极星与南十字/见地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对萌百立法-执法体系的个人看法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
——卡尔·马克思,《共产党宣言》

摘要

  • 萌百当前存在的方针—共识体系相对而言是比较混乱的。方针有相当权威性但内容过少,共识相对更多却曝光度不足,经常不为人所知,也少有将共识作为管理行动执行依据的。其最终结果就是导致大量维护人员的维护行为具有主观性和随意性(取决于他们对社区方针的解读乃至自己的判断),从而引发了大量问题。针对这一现状,我在此提出一套新的“方针-共识”的立法体系,用来解决上述问题。
  • 萌百存在的另一个问题在于——由于各专题自身的发展,编辑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大,对某一专题熟悉的管理和巡查不能投入到另一专题的维护中,在一些关键时刻,就出现了某一专题人力不足,却有维护很多人员闲置的状况。那么如何把这些闲置的维护人员调动起来,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呢?我在此提出“行动计划”这一概念。
    • 行动计划的另一个运用(或许这一运用方式和上者有所重合)在于改变当前各维护组成员各自为战的现状。

概念普及

  • 刚性宪法
刚性(flexible)宪法和柔性(rigid)宪法的区别最早由英国政治学家布莱斯(Bryce,1901)提出。其中前者指修正程序比普通立法修改程序更为严格的宪法,而后者则指修改程序与普通立法修改程序无异的宪法。在当今世界,几乎所有宪法都已经可以被归为“刚性宪法”。[1]
  • 宪法的“基础性”
宪法的内容包括两个,公民权利的保障和政治体制与国家设置,宪法在这两方面的内容都是“基本性”的。也就是说,宪法规定最重要的东西,但不负责给出具体细节(这是其他专门法的工作)[2]
  • 宪法的“无所不在性”
宪法是无处不在的。这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方面,宪法并不局限于处理任何一个特定门类的事务,而是几乎涉及到所有领域的人类事物——只要涉及的权利足够基本,以至于被写入宪法,并用来针对政府机构。另一方面,宪法作为公法拥有公法的共同特征,公法并不局限于特定领域,而是随着政府干预的扩展而进入社会的各个领域;可以说,哪里有政府权力,哪里就(应该)有公法。[3]
  • 法与法律之争
自然法学家最早提出了法与法律的区别(所以若谈法与法律的区别,则应按照自然法学派的观点进行)。“法”是“自由的无意识的自然规律”,“法律”则是“法的表现”。(语出马克思)[4]换言之,法是应然(即事物应该如何),法律则是实然(即事物实际如何)。因此,“法律”应当接受“法”的评判,不符合“法”的“法律”应当是被摈弃的。
  • 维基人的“共识”
参见zhwiki:Wikipedia:共识
何谓共识[5]

从方针到共识

类比于宪法(这里指的当然是“刚性宪法”)-普通法律的法律体系,在萌百的规范体系应当是方针[6]-共识[7]体系。方针作为基础性的东西来约束全站,拥有最高的效力等级。而共识则作为其必要补充,并且不能与方针相冲突。

  • 方针的特点
    鉴于方针的地位(基本社区规范)和作用,它应当具备如下特点:
    • 方针具有最高效力
      方针在萌百的规范体系中应当居于最高位,对于其下的共识以及其他东西是具有约束力的,正如同宪法高于普通法律一般。
    • 方针是维护人员执行管理操作的最高准则
      鉴于方针具有最高效力,因此它应当是维护人员执行管理操作的最高准则。
    • 方针是基础性的
      方针规定的内容应当是最基础的,方针应作为社区规范基石一样的存在。
    • 方针是相对稳定的(相比共识而言)
      方针的修订应当是更加慎重的,它不像共识一样,仅通过在讨论页面的一定讨论就能形成,而应当通过更高效力的修订程序(例如提案)来进行。这是方针的基础性所要求的。
    • 方针的“无所不在性”
    • 基于上述若干点,方针的内容应当有以下两个特征:①足够重要和基础②对全站适用
  • 共识的特点
    鉴于共识和方针之间的关系以及它在社区规范体系中的地位,它应当具备如下特点:
    • 共识效力低于方针
    • 共识比起方针通常有“局限性”,它可能会有两种情况:①规定内容通用于全站,但属于某一部门比较具体的内容。②规定内容适用于百科的一部分,例如某一专题。
    • 共识的修订程序比起方针更为简单,这使其具有了灵活性
  • 方针和共识的互补关系

方针的稳定性与基础性和共识的灵活性是相当好的搭配,作为同一规范体系的两部分(如同树干和树枝),它们对于彼此都是不可或缺的。

  • 一个从方针到共识的例子
参见:舰队Collection/编辑指引
这个页面绝大多数的撰写工作由我完成,算是对方针-共识规范体系的一个实践(当然在完成这个页面时,“方针-共识”的规范体系理论尚未成型)。这一页面的主体结构为两部分,一是对已有的部分重要方针的诠释(相当于全百科方针在该专题的本地化),二是对该专题具体的编辑工作给出编辑规范。[8]

合众为一——浅谈行动计划在维护组的应用

在现实的法律体系中,宪法-法律之下是政府(执行者)的各类规章(以及“红头文件”)。而这里的行动计划也颇有些“红头文件”的意味。行动计划在维护组内部通行,一般由比较熟悉行动计划所涉及板块的维护组成员撰写,作为维护组成员执行相关管理操作时的参考(当然它不能与方针-共识相悖)和对方针-共识体系的补充。

  • 应用实例:W君的消歧义页修正计划
参见User:W3jc/消歧义页修正计划
这算得是上是这个理论的一个相当优秀的实践了,一份由当时的方针出发而形成的可执行性文件,如果对其感兴趣的人可以亲自去看看。
  • 另一个没有成型的应用:战舰少女区行动计划——行动计划提出的契机
参见:User:Sxwlx3/sandboxKaiNiKou
战舰少女区自其原运营方派趣与开发方幻萌纠纷之始(当然我在此不评判谁对谁错,我只能说幻萌的舆论工作做得更好),就面临着巨大问题,即中立性的维护问题。中立性(或者说客观性)是百科的一个重要要求。具体到战舰少女区,就是不倒向(至少维护组不倒向)派趣或幻萌中的任何一方。而为了实现这一要求,要做的工作非常多,比如保留派趣自行实装的舰船(例如战舰少女:吸血鬼),确保战舰少女2015年7月纠纷事件这个如同裹脚布一样臭长的词条的中立性,确保模板内的一些派趣自行实装的舰船不被删除等等。之前这些工作都是由少数几个管理和巡查(在此感谢他们)做的。事实上长期从事这样的维护工作是非常消耗维护者的精力和耐心的,所以为了完成这样的长期工作我们应当发动尽可能多的人,但人人参与又与专题差异化的客观发展趋势矛盾,因此应该让内行(熟悉该专题的编辑)提供能给其他人参考的行动计划来让其他人也能参与其中
让我们来继续谈谈这个未被完成的行动计划,这个行动计划预计包括四个部分,事前说明(必要的声明),争端来源(是什么,为什么),处理方案(怎么做),参考文档(前几部分的现实与理论基础)。可以说这就是我设想中行动计划的架构,先摆清事实,然后进行一个论证过程(从事实和社区规范出发说明为什么要这么做),最后再给出解决方案,给使用者以行动方针的同时,也列明了如此做的理由,可以说服使用者,亦可以让使用者以此说服他人。

思考问题

  • 法对法律的评判——谁有资格?
如同“概念普及”章节中的“法与法律之争”这一部分所说,“法律”应当接受“法”的评判。但问题在于,这个评判是“人”在做的,而“法”也依赖于“人”的描述(正如同物理学家只是将客观存在的规律想办法发现并且描述出来一样,但他们的工作也同样重要。),因此这个评判就有了相当的主观性。除此之外,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就是,谁有资格以“法”的名义对“法律”进行评判?是法学家吗?执法者可以以“法”的名义(甚至有时只是凭借自己的看法,这种时候他们并没有“法”与“法律”的意识)来认为“法律”有问题从而拒绝执行吗?普通人可以以“法”的名义来认为“法律”不合理因此违法吗?此外,“法律”如果不适“法”,那么应该如何处理?是先遵守“法律”同时进行新的立法工作,还是从现在开始就不按照“法律”来做?再向更深层次来看,这或许涉及到了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问题。

外部链接与注释

  1. 张千帆.宪法学导论:原理与应用[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20.
  2. 张千帆.宪法学导论:原理与应用[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28.
  3. 张千帆.宪法学导论:原理与应用[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30.
  4. 郭道晖. 论法与法律的区别——对法的本质的再认识[J]. 法学研究, 1994(6):13-20.
  5. 维基媒体基金会.维基百科:何谓共识[EB/OL].https://zh.wikipedia.org/wiki/Wikipedia:%E4%BD%95%E8%B0%93%E5%85%B1%E8%AF%86,2016-7-3.
  6. 需要强调的是,这里的方针不只是萌娘百科:方针页面,而应当是一系列同样重要的社区方针之和,例如管理员的任免程序显然也应当是方针体系的一部分。“萌娘百科政策”或许也是这里提到的方针的组成部分。
  7. 这里说的是狭义的“共识”,它是规范体系的组成部分,可以被当做维护操作执行的依据,另外它是规范体系除去方针的部分。
  8. 其实我也希望其他各个较大的专区撰写自己的编辑指引,以便于新到编辑投入编辑工作(另外共识级别的“指引”也是具有约束力的)。

一次民主实验——空想国度议会的一次会议

Null

“嘿,伙计。”诺曼径直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向着自己旁边的熟人打了声招呼,“我是不是来晚了?”
“啊,不。”布莱克先生回答道,“第一个议案才刚刚开始呢,你觉得这边怎么样?。”
“哦,首都的酒店住起来可不像我家乡那边那么舒适。”
“或许我问错了问题。也罢,毕竟你是第一次参加‘议会’这种东西吧?”
“是的没错,以前我所听说过的,和这个最接近的大概是由领主召开的贵族会议,他们有时就那么聚集起来,然后为一些问题吵上半天。一些时候能得出结论,另一些时候就是无疾而终...不过那和我这个小商人又有什么相干的呢?我又不是城堡里的领主,也不是教会里愚蠢透顶的教士。”
“诺曼。”布莱克先生变得有些严肃了,“你要知道,大革命已经成功,现在的议会是属于所有人民的,它和以往的那些东西并不相同,我...”
“好了,伙计,别激动。”诺曼打起了圆场,“毕竟我不像你一样在另一个国家进修过法律,又回国当过法官,这套名叫‘民主’的东西是和你一样的知识分子带回来的,我还得好好向你学习一下怎么参加这种东西呢。”
“行了,这些事情稍后再向你解释,现在听听这个提案。”


“我必须要向大家明确一点,盲目的加重刑罚并不会导致犯罪率的下降,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抓住犯罪分子的能力。有一位相当超前的经济学家曾经提出过边际效益的问题,我们可以类比到这个问题上面,这里有一个数学模型...”
“行了,教授,回家去玩弄你的数学模型吧。我们听不懂这些东西,我只知道严打才能让那些个偷鸡摸狗的人害怕。”
“不要对你不懂的东西妄加评论!”教授气的剧烈的咳嗽起来,“你根本不知道...”
“肃静!肃静!”议长拼命的敲起了锤子,制止住了其他想要说话的议员,好为教授留出一点空间。


“我知道这相当违反常理,但事实就是像教授说的那样,只不过我不会像他那样用数学来解释。”布莱克微微一笑。
“我不太明白...”诺曼有些疑惑。
“你一会就明白了。对了,你还记得你之前问我在议会里是做什么的吗?”
“是的,你的回答好像是什么立...”
“立法工作组,那个教授所说的议案其实几乎都是我完成的,我们负责按照议员们所给的方向撰写出完备的议案,或者是给他们一些建议,仅限于立法这方面。”
“什么...难道说立法相关的议案其实都是你们而不是那些议员的作品?”
“是的没错,好了我要上去发言了。”说罢布莱克站起身来,向台上走去。
“这和我听说的可不太一样。”诺曼嘟哝着。


“好的...”议长扶了扶眼镜,“接下来由布莱克博士作为立法工作组的成员为这个议案向大家作一个解释。”
“谢谢,议长先生。”布莱克向议长鞠躬致意,“各位,我曾经担任过一个市的法官。在我的任内我曾经做过一个实验,同样是关于入室盗窃的。在第一年,我们按照通常的法律,对入室盗窃的人判处几年监禁。后来当时的领主认为这样的惩罚不够,犯罪率仍然居高不下,于是我就试着一年一年的加重刑罚。直到第五年,把所有入室盗窃者一律判为死刑。结果呢,单就入室盗窃来看,犯罪率下降的程度是一年比一年少。要是综合来看的话,犯罪率可是一点都没下降——不止入室盗窃的没有怎么减少,杀人灭口的情况还变多了。大家细想一下就能明白,从罪犯的角度来考虑,如果入室盗窃被抓住就要判死刑的话,他还不如把屋子的主人杀人灭口呢,毕竟杀人罪也不过是死刑,如果冒险把屋主杀掉他或许还能多嵌套一段时间呢。所以说,单纯的加重刑罚是没有意义的,希望各位能够明白这一点。”
台下的议员们纷纷议论起来,显得有些混乱。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这也是我作为一个专业人员给大家的一些建议。有一些结论乍听起来相当违反常识,但是只要顺着专业的角度思考一下就能明白。”布莱克向台下鞠躬致意,“我也希望大家能多思考这些东西,谢谢。”


“嘿,老兄,刚才那段发言真不错。”诺曼冲着布莱克眨了眨眼睛,“虽然你和那个教授说的是同样的东西,但至少你说的我大概能听懂。”
“那位教授是研究经济学的,在他的领域是相当有威望的,而且他也参与过首都的内政,做的还相当不错。”布莱克顿了顿,“所以他才能在他那个选区被选成议员。因为那些人相信这位博士能够帮他们解决那些他们不懂的问题。我曾经和负责议会的人聊过,被选出来的议员无非是这么几种,像博士那样的专业人员一直都是少数。剩下的人,要么是旧的贵族——这在远离革命的偏远地区相当常见;要么就是像你这样和大家都比较熟的人。”
“所以...你是想说我们是一群不专业的人在谈专业的事情咯?”
“还真是这样,你脑子倒是转得很快。”
“啧,那把事情交给你们这些专业的人来做不就行了,这比交给贵族老爷们大概要强一些?”
“这可不对,你想想,专业的人就那么多,但如果专业的人坑你怎么办?就算是没什么文化的庄稼汉,也要保护自己的地不被抢走吧?不是每个人都是专业的,但每个人都需要保护自己的利益。如果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某群人身上,那注定是不靠谱的,无论是专家还是贵族,本质上来说没什么区别。”
“这......”诺曼一时语塞。
“所以说尽管我们是‘非专业的人在谈论专业的事情’,但我们就得这么做。至于不专业的部分,有我们来补足呢。立法有立法工作组,军事议题有军事委员会,议会里还有各种专家。议员们提出方向,然后让专家来做,最后交给议员们来审议。当然如果有人处在这两者之间那更好,他既可以做专业的事情又可以来像非专业的人进行解释,可惜这样的人还是太少了。”
“嗨,听着让人头疼。”
“别慌,马上这一轮会议就结束了,到时候出去歇一歇,我再给你讲点别的。”

翻译不是闭门造车——浅谈翻译过程中的影响要素

Copyright reserved.

笔者因为自身的一些原因,经常会遇到需要给一些外文词汇(尤其是专有的“名称”)进行翻译的情况,也经常遇到一些因为翻译而引发的争论和纠纷。在这些纠纷和争论的过程中,我也进行了相应的思考,即“到底是哪些因素影响着翻译的选择”,这一回,我就将我长期以来持有的观点稍作整理,写一篇短文。 谈到翻译,很多人的第一反应自然是“信达雅”三个字,这三个字是中国近代学者和启蒙思想家严复所提出的,他本人作为中国人“开眼看世界”的典型代表,也做了很多翻译的工作。不太准确的来说,“信”即忠实原文;“达”即言辞畅达,文章通顺;“雅”即文字优雅。后来的翻译也多受这“三字经”的影响。不过凡事走了极端都是不好的,有很多翻译者死守这三个字,或者是忘了这三者本为一有机统一的整体,将其强行割裂,导致翻译做到了其中一个却忽略了另一个;或者是犯了“闭门造车”的错误,忘记了翻译除了这“三字经”以外还有别的影响要素(这也是本文的重点)。

从一条船说起

笔者写下此文的契机之一也就是一个外文词汇的翻译。具体说来是一个二战时期的意大利航空母舰的名字。这艘航空母舰名叫“Aquila”(意大利语),这个词同时也可以指代现代88个星座之一的“天鹰座”,于是乎这一艘围绕这一艘航空母舰就产生了两个译名,一曰“天鹰”号,一曰“鹫座”号。我本人支持前一个,因为我觉得它看来通俗易懂,听起来也颇为响亮。不过我也听了听支持后者的人的说法,我听到的理由无外乎两个——一是采信中文维基百科上的翻译,二是已有另一个“天鹰”号,即游戏《刺客信条》中的号称“北海幽灵”的“天鹰”号。 当然这一篇文章的意义远不止于竖个靶子给自己打,那样没什么必要,而且也属于浪费我的时间。不过这样的理由倒是和我的一些观点有所对应,所以我也选择这个例子用来做话题的引入。第一点,采信中文维基百科的翻译,这是翻译中的一个常见做法,即“诉诸权威”,(当然这里的“翻译”和狭义的“翻译”又有所不同,这里的翻译不仅限于“基于外文原意的再创作”,即创造翻译,而是将为外文词汇寻找已有翻译的过程也囊括在内。),这样的做法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其细节就值得深入研究,这点我会在接下来的章节中谈到。而另一个则是避免同名所带来的歧义,这并非本文的重点,因此我将会把它放在最后一节来进行一个简短的分析。

约定俗成

除开信达雅以外,翻译的一个重要的影响要素就是“约定俗成”(尽管这为一些自认为自己在“追本溯源”的人颇为不齿)。比如一个著名的“错译”“Holmes”,也就是大侦探福尔摩斯的姓氏。这个词的英文发音为/həʊmz/,单从音译的角度来看的话,或许“霍姆斯”这个翻译要更为合适一些。但显然我们现在提到那位大侦探时,用的都是“福尔摩斯”而非“霍姆斯”这个词,这便是“约定俗成”的一个体现。“福尔摩斯”一译,可以上溯到1896年(即光绪二十二年),张坤德首译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系列作品,彼时,他给自己的译作起名为“歇洛克·呵尔唔斯笔记”(“呵尔唔斯”音近“福尔摩斯”)。后来在许多译者的不同翻译中,“福尔摩斯”一译脱颖而出,成为了最终被使用的翻译(为什么最后采用“福尔摩斯”一译,如要展开来谈,可以另成一文,在此按下不表,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看最后的扩展阅读)。以至于权威的《英语姓名译名手册》里都要特意注明“‘Holmes’翻译普通人名时应翻译为‘霍姆斯’,但特指柯南·道尔创作的这一人物形象时要用‘福尔摩斯’一译”。这便是约定俗成原则的一个体现。相似的例子还有《国富论》的作者亚当·斯密(Adam Smith),著名的外科医生白求恩(Norman Bethune)等。都是与通用译法不符但因为长期使用而保存下来的特例。

不过上面的例子毕竟都是因为各种原因早已固定,很难引起什么争议的。另一些“约定俗成”就不那么讨喜了。比如常被用作舰船名字,最后在一条战功赫赫的美军航母(USS CV-6)身上被发扬光大,以至于最后上了天(《星际迷航》系列)的“Enterprise”。Enterprise一词有多种翻译,包括“企业、事业、进取心”等,而在这里更合适的翻译应当是“进取”而非“企业”(对应外国舰船的一种命名方式是取一些具有积极意义的词汇,例如同属美国海军的CV-11“Intrepid”(译作“无畏”号)以及前苏联海军的驱逐舰“Решительный”(译作“果敢”号)等)。

写到这里,笔者倒是觉得这一节的标题改为“将错就错”似乎更加贴切(笑)。针对这一问题,笔者的观点是“尽管有些翻译确实是‘错了’,但由于其通行的时间过长,已经难以纠正,因此我们能做的只有在以后的翻译中尽量避免‘错’的产生,同时对于已有的‘错译’也只能‘将错就错’。”就如同不会有人梗着脖子一定要把那位大侦探叫做霍姆斯一样。语言的本质是交际工具,作为一种“工具”,它最需要的不是“好看”(放在语言上就是语言优美),而是“好用”(放在语言上来说就是便于人交流)。这样的“错译”因为通行时间过长已经为人们所熟悉,如果这时硬要使用一个大家都不习惯的翻译,即便这个翻译在语言学上更为合理,在与他人的交流中也会带来障碍。

诉诸权威

在谈完“约定俗成”的问题后,我们不妨带有恶意的假设一个情景。这里有十个人,彼此之间地位平等,你是其中之一。大家都管那位大侦探叫“福尔摩斯”,而你认为叫“霍姆斯”更为符合原文一些,因此你坚持这么叫。可想而知,这会造成不少误会。因为在这个场景下,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并没有任何特殊的话语权,到最后你只能“少数服从多数”。但如果把场景换为“这里有十个人,彼此之间地位平等,除了你,而你是一位受这九个人尊重的语言学家”,或者是“这里有十个人,彼此之间地位平等,除了你,而你是一位能决定这九个人生死的暴君”,那么结果又截然不同了——你当然可以推行“霍姆斯”的翻译,在前一情况下,作为学术权威的你可以逐渐改变人们的认识;而在后一情况下,你更是可以打烂那些说“福尔摩斯”的人的狗头(笑),靠强制手段把你认同的翻译推行开来。

实际上上面的假设就对应着除了“约定俗成”以外的另一种情况,即“诉诸权威”。前者对应着“学术权威”,而后者则对应着“官方权威”。


对于“学术权威”这一点,笔者暂时想不到什么特别为人熟知的例子。不过在这里可以引述一下《析美国舰船的译名错误,针砭译界之时弊》一文中的例子(以下是原文的缩写)——

“美国有一艘“小鹰”号(USS CV-63 Kitty Hawk)航空母舰,其英文名“Kitty Hawk”唯一能找到的解释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小镇“基蒂·霍克”,然而缘何这样一艘航空母舰会以一个小镇的名字命名呢?其实“Kitty Hawk”是一个相当具有纪念意义的地方。1903年12月17日,莱特兄弟就是在这个小镇南部4英里的“Kill Devil Hills”实现了人类首次有动力的载人飞行。而这艘航空母舰也因此得名。”

我们从上一段可以看出,“学术权威”(或者说是学术界)通常具有常人不具备,或者说很难具备的专业知识以及研究方法(或者,至少他们比起普通人来说更倾向于去深入的思考问题)。因此,相关的学术界人士在其对应的专业领域中所给出的译名建议往往具有相当的参考价值,更应当为人所采信。


“官方权威”的一个例子,就是现在的朝鲜最高国家领导人金正恩(김정은,在这里列出英文音译以供参考“Kim Jong un”)的名字。金正恩最早出现在媒体上的时候,朝鲜官方并未给出指定译名,因为朝鲜已经废除了汉字,于是中文媒体就找“은”这一发音所对应的汉字,当时比较常见的译法(我国的官方媒体也采信的译法)是“金正银”,此外还有“金正云”等翻译。但在朝鲜官方指(qin)定(dian)“金正恩”这一汉字写法后,中国的媒体也就顺应要求全部改口称为“金正恩”。这也是一个比较合理的状况,毕竟一个国家的外交机构(也就是所谓的“官方权威”),当然是有这个资格来指定本国国家领导人的翻译的。就好像你当然可以决定别人怎么叫你一样,你自然可以管自己叫“冰晶蝶灵·Q·璃莹殇”(只要你不怕被人嘲讽致死),也可以管自己叫“张三”,心情好了还可以管自己叫“旺财”一样。这是显而易见的。

顺带补充说明一句,除了外交机构,一个国家的官方媒体的说法也是可以被采信的。例如新华社对外国人名的中文翻译在大陆就具有相当的权威性。


再谈“Aquila”

那么再重新谈一下文章开头所谈到的那个例子,意大利的“Aquila”号航空母舰。之前一位支持“鹫座”一译的译者已经讲到了两个理由,其中之一是“采信维基百科的翻译”。在笔者看来,这是“诉诸权威”的一个错误用法,如果要“诉诸权威”的话,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诉诸权威”是否会与其他原则(例如“约定俗成”)相冲突,二是参考的“权威”是否真的符合“权威”的资格。尽管维基百科相比于百度百科名声要好上不少,而且本身也较为学术,但它“并不能被作为学术论文的引用来源”,因为“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编辑条目、删除正确资料或增加错误资料,且读者未必能够判别这些资料的准确性。”。换言之,它的“权威性”并不足以支撑它成为“学术权威”,显然也不会是“官方权威”,因此中文维基百科的条目名称只能作为一个“参考”,而无法上升到“学术权威”的地步。单凭中文维基百科的条目名称来定下一个翻译是武断的(顺带一提,除开权威性,中文维基百科上的港澳台编辑与大陆编辑的区别也是其翻译不能被“直接采信”的原因之一)。

闲话少许

美国有一位脱口秀主持人,名叫乔恩·斯图尔特(Jon Stewart),然而他在中国的网民中还有另一个朗朗上口的称呼——“囧司徒”,这个翻译似乎最早出自译者“谷大白话”,而且俨然已成为一标准翻译,甚至在联合国的官方微博上也曾借用过这一翻译(介绍潘基文参加的那一场Daily Show)。这位译者的许多翻译颇有中国早些年翻译的特点,即把外国人名翻译成中国人名的样子,例如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实际应当译作伯纳德·萧)、李约瑟(Joseph Needham)、司徒雷登(Leighton Stuart)、费正清(John King Dairbank)等。不过相比这些,他翻译的人名显得更加不严肃,例如所谓的“共和党七小福”——牛金贵(Newt Gingrich)、何满坑(Herman Cain)、田破烂(Tim Pawlenty)、李三多(Rick Santorum)、米蓉泥(Mitt Romney)、莫拔男(Michele Bachmann)、阮炮(Ron Paul),看着就“一股子乡土气息”(译者原话),虽说难等大雅之堂,但却相当的深入人心,到了如开头所说的,被联合国的官方微博采信的地步。在“官方权威”力量较弱的情况下(这几个人基本没有什么机会在中国的官方媒体上亮相,美国的官方人士也不会特意去向中国说明这几个政党候选人的翻译),民间翻译不止能存活下来,甚至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逆向输出(当然不排除“囧司徒”这回是五湖四海系列)。

另一个要谈的翻译是“川普”,即美国2016大选中的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这个翻译尽管也有一种浓厚的乡土气息,还容易和另一个词弄混,但这个翻译仍然被相当多的人,乃至网络媒体采用(当然像新华社这样的官媒很显然会用“特朗普”这个更加严肃的翻译,他们对新出现人名的翻译完全参照之前提到的《姓名译名手册》)。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翻译不止和这位总统候选人给大家的夸张印象有某种程度上的契合,还有种“我和他很熟”的微妙感。如果川普(特朗普)先生真的成为了美国总统的话,中国的官媒必然会经常报道他,届时我们可以看看“川普”(民间翻译)和“特朗普”(官方权威)谁会笑到最后。

哦,对了,你们还记得丁日吗(笑。


结论

简而言之,通常情况下,在翻译的诸多因素之间,“诉诸官方权威”应当是最优先的,其次是“约定俗成”,再其次是“诉诸学术权威”,最后则是自行拟定新翻译。

但需要强调的是这一顺序并不涵盖所有情况。例如美国的官方人士曾经表示过美国现任总统Obama的名字应当被译作“欧巴马”,但至今大陆地区仍然通行“奥巴马”一译,这便是“约定俗成”胜过“诉诸官方权威”的例子。(同样的例子还有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想要将自己的中文译名改为“云升”而未果。反例则有之前提过的朝鲜最高国家领导人金正恩(金正银),以及法国前总统萨科齐(萨尔科齐)。在自己已经出名以后还想改中文译名的基本都失败了,在自己在华语圈还没什么影响力的时候改中文译名的基本都成功了。)

到头来,还是要根据具体情况具体选择,正如同严复的“信达雅”也是应该灵活运用,有机结合,而不是割裂开来看的。


参考文献:

扩展阅读:

萌娘百科用户体系改革草案

思路概述

萌娘百科的用户体系(或者说是用户权限体系)的问题在于如下几个方面:

  • 层级太少:当前的层级为普通用户-巡查姬-管理员-行政员,在之前的情况中,普通用户→巡查姬的上升相对较为容易,但巡查姬→管理员的上升非常困难,这两个层级之间的差距也过大。
  • 由层级太少带来的各层级用户分工不明确:从过往多名管理员的申请来看,很多管理员的申请者乃至现任管理员都对管理员的职责有着颇多不同看法。
    • 在我看来,萌娘百科的用户职责大概分为这么几个层级:编辑词条(普通用户)-维护词条(巡查)-专题的领导-全站发展方向的引导。前两个职责的归属非常明确,毋须多言,而问题就在于管理员应该负责到何种地步。有人认为由于当前全站只有一名行政员(站长),其下的管理员当然负有引导全站发展方向的职责,但也有人认为管理员只需负有专题的领导责任即可,甚至还有人认为管理员只是多了删除封禁等权限的“大号巡查”而已。

温和式草案1

在管理员和巡查姬之间添加过渡层级,该过渡层级拥有受限的删除/封禁等权限,由简化的投票程序所产生,行政员所任命,负责专题的领导,而管理员则当然负有全站发展方向引导之义务。

这一方案下的用户权限等级为:普通用户(编辑词条)-巡查姬(维护词条)-过渡层级(专题的领导)-管理员(全站发展的引导)-行政员(最终决定权与人事任命权)

激进式草案1

比照维基百科在行政员上设置唯一的监督员(拥有编辑全部用户组之权限,即站长),并设置多名行政员,由全体监督员、行政员、管理员、巡查姬投票产生,负有引导全站发展之义务,而管理员任命巡查的权限则移交给行政员。

这个方案下,行政员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因为行政员的任命权限被限制在管理员及以下(即不能改变其他行政员权限也不能任命行政员),而且其权限的使用同样需要经过对应的投票程序(例如管理员的任命,仍需要经过对应的投票程序后才能由行政员进行任命),擅自动用这一权限将会被剥夺行政员的权限。

这一方案下的用户权限等级为:普通用户(编辑词条)-巡查姬(维护词条)-管理员(专题的领导)-行政员(全站发展的引导)-监督员(最终决定权与人事任命权)

闲话少许

对于上面提的层级过少,详细的谈一下。

萌百现有的用户体制是:普通用户-(优秀编辑)(对,自我上次更新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巡查姬-管理员-行政员。

如果说管理员是1,行政员可能是10,那么巡查大概就是个0。

你说巡查能做什么?巡查条目+作巡查标记?可是大家已经不怎么在意巡查标记这回事了。赋予优编?优编最大的作用是让自己的编辑自动被标记为已巡查,可是我已经说过了,大家现在并不在意巡查标记这回事。挂删?行吧,这个大概有点用,可是挂删了还不是要等着天降管理来干活。评论区管理要强一点,可是有多少人会在意评论区呢?这甚至都不是管理人员的强制义务。

相比之下,尽管管理员和行政员比,权限仍然小得多,但是和巡查那就是天壤之别了。我随便举几个最基础的例子:删除条目、保护条目、封禁用户、无重定向移动页面,单凭这几项就能完成绝大多数的日常维护作业。更不用说一些对于普通编辑(笑什么笑,你巡查也是普通编辑)来说完全是黑科技的操作,诸如批量操作,防滥用过滤器,修改JS等,有些巡查要搬上几天的砖,甚至压根没法解决的,对于有这些专长的管理来说,只要动动手指,接下来看着服务器自己跑就完事了。

如果你能够到维护组里呆上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里面的对话基本是这些内容:闲聊吹水;吐槽站长或者别的谁;巡查:“wei,zaima”,管理:“buzai,cmn”

如上所说,巡查手里的所谓权限,少得可怜;管理员手里的权限,必不可少。然而因为一般用户到管理也就到头了(你还想当行政员不成?梦里吧),再加上管理和巡查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因此上升也是极为困难的。结果就是,管理只有少数几个(别说其中还有将近一半平常都在摸),供不应求,巡查倒是多一些,但也无济于事。唯一幸运的是,我们面对的问题倒也还没那么多,况且还有足够多的韭菜可以割,在这么个体制下还能接着跑下去。

但我很怀疑。

收录范围快速讨论机制

因为萌百目前处于一个快速扩张期,所以这样一个对新的突破原有收录范围词条的反应机制是很有必要的。

具体执行方法

选定奇数位成员,组成一个评议小组。

有任何突破原有收录范围的词条出现,应当立刻挂上一特定模板(避免推送且带有特定分类,例如“收录存疑”)并提交至评议小组。

评议小组成员应当在72小时之内至指定页面参与讨论,并给出自己对于该词条是否符合收录范围的判断以及理由,不得弃权。

当赞同票大于反对票时该词条将被收录,否则将被删除。

同时,每一次得出的结果都对之后的同类词条具有效力,除非该结果被推翻或新词条被认定与原有结果的情况不同。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一机制的作用仅限于及时的“诠释”现有的收录范围,类似于司法解释之于法律文本本身,如果要做出根本性的改动,仍然需要具有更高效力的机制(讨论版/提案/最终决定权)

问题

  • Q:如何平衡该机制的及时度和可靠度?
A:
  • Q:该评议小组的人员如何确定?
A:这包含了两个问题——
准入标准。
  • 必须关注萌百的整体发展,对于全站的未来走向有独立看法。(加入前回答问题接受审核?)
  • 必须有足够的编辑能力。(编辑量?管理员限定?)
产生机制。
  • Q:如何保证该评议小组决定的权威性?
A:这也正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难题。
  • Q:对该评议小组的监督机制?
A:监督机制有三——
对长期未参加投票成员的监督机制。()
对渎职成员的监督机制。()
对评议小组的异议提出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