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招募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Alive
跳转至: 导航搜索
Vocaloid殿堂曲题头.jpg
本曲目已进入殿堂

本曲目已经拥有了超过10万次播放,荣膺Vocaloid中文殿堂曲名单。
更多Vocaloid中文殿堂曲请参见殿堂曲导航
3605875.jpg
本曲目已进入殿堂

恭喜本曲目超过10万次播放,获得了Vocaloid殿堂曲的称号。
更多Vocaloid殿堂曲请参见殿堂曲一览表


生.jpg
中文版曲绘 by Lune
歌曲名称

Alive
2016年06月17日投稿的中文版再生数为 --
2016年11月26日投稿的日文版再生数为 --
2017年04月01日投稿的英文版再生数为 --
演唱
洛天依GUMI乐正绫
P主
DELA
链接
bilibili动画:中文版日文版英文版

简介

》是2016年06月17日由DELA制作并上传至bilibili动画的Vocaloid原创中文曲,由洛天依演唱。2016年11月26日上传了GUMI演唱的日文版本,由御江进行重填词,并采用多图流PV。2017年04月01日上传了乐正绫演唱的英文版本,PV为新制一图流。截至现在中英两版已达殿堂曲中文版已有 -- 次观看, -- 人收藏;日文版已有 -- 次观看, -- 人收藏;英文版已有 -- 次观看, -- 人收藏。

本曲主要讲述抑郁症的自我治愈和抗争,中英两版使用了妄想症系列的人设与设定,并命名为「VividCycle Project(时序绚乱)」。

Brostep曲风配上空灵的调教唱腔,充分表现生无可恋的绝望和压抑。

有云之泣&天海无贝演唱的中文人声本家、三无Marblue演唱的日文人声本家及祈inory演唱的英文人声本家。英文人声本家收录于祈inory首张专辑《蝶々~Break out~》中。

歌曲

VC本家
显示视频
中文版人声本家
显示视频
日V本家
显示视频
日文版人声本家
显示视频
英文本家
显示视频
英文版人声本家
显示视频

同系列其他作品

》 / 洛天依 / 乐正绫演唱;

那些我无法原谅的事》 / 洛天依乐正绫演唱。

中文版歌词

  • 黑字为文案。
作编曲 DELA
策划
作词
雨狸
调教 绛舞乱丸
混音 POiSON
曲绘 Lune
PV 一折起售
宣传 Lengee
时序绚乱Logo 蚊香
演唱 洛天依


如果 某一个时间 我能爱上一片树叶
那么 某一个未来 我也能爱上某个人
他或读着海子的诗篇 或者遥远 远在天边
在某一个剧情转折点 带我前往明天

我曾在悲伤中流连 无法忘却
那一天现实与梦想无情地被撕裂


过去我从未将这当成过一场战争。
一场旷日持久,与自己为敌的战争。
那天我站在平静得仿佛愠怒的天空边缘。
在想要不要弯下腰把那支羽毛捡起来。
把我遗失的沉重的爱与思念捡起来。
救世主已经很久没有出现。
我应该做一些什么让生命更加圆满。
——而地面与我只隔着一截台阶。
这样我就赢了。

色彩于我不过无物 昼与夜失去了区别
却看得见尘霾颠簸 行走着空心的枯骨

终日畏惧陌生的视线 熟悉画面 活的一切
恨的情感最终也干瘪 在朝霞口中奄奄

谁看见 我的黑夜 有无数的 秃鹫 在盘旋
荒凉的坟场地 予我安眠
无法理解生者们 惯用的语言[1]

我曾在童话中哭泣 声嘶力竭
那一天谎言摧毁了善恶的边界
对暴虐跪献上尊严 乞求谅解
只渴望灵魂能从这空白中被赦免


“你愿意为了胜利付出什么?”
“鲜血?智慧?”
“情感?尊严?”
“还是……命?”

如果我能单纯爱上一片树叶
是否就能做到再次爱上这个世界

日文版歌词

  • 粗体斜字为文案。
作编曲 DELA
策划 雨狸
作词 御江
调教
混音
三可
曲绘
PV
β
演唱 GUMI
日文版曲绘 by β

もしもの事だ その脅迫めいた
只是假设若能把这威慑性的声响
音綴って 骨に植え付けば
拼缀起来深植骨髓
何時から忘れてた 仕合せ 泣き声
不知何时忘记的幸或不幸哭啼之声
盗られた感情はいま蘇ってない
被盗走的感情现在还未复生
耳で見た雑音の色が
耳朵所看见的杂音之色
凄惨な噺にしか聞こえないや
只能理解为悲惨的落语杂剧了呀
「うるさい、黙って」
“吵死了,安静点”
「理性を保つにはもう必死なんだ」
“我已经在拼死保持理性了”
「これ以上邪魔しないで」
“别再来烦我了”
「何して出すか、もう知らんぞ」
“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些什么”
時に遠くから 現実眺めて
时而从远处眺望现实
朦朧に呑まれて 足場消えてゆく
被朦胧所吞没立足之地逐渐消失
徐々にいかれてく うわごと だらけで
徐徐地开始失常满嘴净是呓语胡话
痛がる脳の狭間 滲ませ甘苦
怕痛的大脑狭缝被渗透了苦痛与快乐
思索巡らせ
思考巡回
誰しも同じこと考え
无论是谁都考虑同一件事吧
いっそじゃれあって
干脆一起戏谑
このまま 歪みに酔いしれ
就这样沉醉麻痹在扭曲之中
相次いでしがみつく群れ
相继逼近纠缠过来的人群
否めない恐怖の断面へ
向着无法否认的恐怖断面而去
落ちてゆく 私もやがて
连我也终于坠落下去
「生きるための明日の希望がないね」[2]
“对生活,对明天都没有希望啊”[3]
「情熱も力も感覚も全部失った」
“热情、力量、感觉,全都没有了”
「このまま麻痺して無為に生きるのが」
“就这样让自己麻痹,苟且活着”
「なによりの結末だ」
“这已是最好的结局了”
「もういいよ、それでいいんだ」
“够了,这样就行了”
「傷口はもう、治ったんだ」
“伤口已经,治好了”
もしもその脅迫めいた音
只是假设若连这威慑性的声响
いつか歌に聞こえるならばね…
都能一并使其成音乐的话啊……

英文版歌词

  • 粗体斜字为文案。
作编曲 DELA
策划
作词
雨狸
调教 花儿不哭
混音 POiSON
曲绘 沢空
PV 睡狸
演唱 乐正绫
英文版曲绘 by 沢空

Maybe sooner or later, I can fall in love with a leaf
如果某一个时间 我能爱上一片树叶
Then in another future, I'll be able to love someone
那么某一个未来 我也能爱上某个人
He may read the poems by Shelley, or be far away, other planet
他或读着雪莱的诗篇 或者遥远 来自星间
He's allowed to give kiss in my face, take me to a brand new day
我将允他亲吻我的面 带我前往明天
I drown so deep in the sorrow I can't forget.
我曾在悲伤中流连 无法忘却
At that time my hope and dream got totally fell to break.
那一天现实与梦想无情地被撕裂
Sterne says that if he were in a desert he would love some cypress.
斯泰恩说,如果他在沙漠,他会爱上柏树枝的。
So soon as this want or power is dead,
爱的需求或力量一旦死去,
man becomes a living sepulchre of himself,
人不过是自己活着的坟墓,
and what yet survives is the mere husk of what once he was.
苟延残喘的只是他曾经的躯壳。
—— On Love BY PERCY BYSSHE SHELLEY
《论爱》 P.B.雪莱
Colors mean nothing to me, day and night have no differences.
色彩于我不过无物 昼与夜失去了区别
Don't know how I can pretend, to be one of those walking dead.
却不知该如何伪装 成为行尸们的一员
Something keeps occupying my whole brain, should be called fear, corroding my mind
恐惧萦绕在我的心间 不曾衰减 占据一切
Can't even feel the hate anymore, or the pallid will to die.
就连恨也失去了知觉 死的欲望都终结
When I hear the lullaby, I start to cry for my dying right.
当我听见摇篮曲 我哭泣 为消亡的正义
Vultures always fly in my sky,
秃鹫在我天际 盘旋飞行
People all sigh, in the way I can't understand.
人们叹息 用他们晦涩的话语
I want to live as a child in the Neverland,
我想如孩子般生活在童话里
Where baddies will get punished for their horrible lies
所有谎言与恶意都被判处极刑
I'll be willing to pay out all things I have
我愿付出我的一切尝试追寻
Just for regaining an illusion as if I'm still alive.
仅为自欺我仍活着如同一个幻影
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 Ode to the West Wind BY PERCY BYSSHE SHELLEY
《西风颂》 P.B.雪莱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春天还会远吗?
Before the sunset my heart is gonna catch fire
心脏代替落日灼烧如同烈焰
Is there a chance that I can try to struggle one more time
我是否仍有机会能够再挣扎一遍

词作者的话

其实花了很长时间去想,要怎么解释简介里写的主题,该不该解释,因为不论怎么字斟句酌都觉得不太精确。最开始这个摸鱼只有50秒,两句词格,在听到的瞬间我就在心里把它填好了,然后复读机一样跟滴蜡说这个太赞了求做完。
标题是写完词后和月子定下来的,就想把它弄得简单点,生无可恋又似有可恋,像是别人看来随意,却是当事人竭尽全力才留下来的痕迹。比如空白啊,空洞啊,如果啊,后来缩到一个字,无啊,白啊,喃啊,亡啊……讨论了一个上午,后来发现自己骑驴找驴,“死的反义词是活,活的近义词不就是生嘛?”月子说这个伴奏对她来说很不抑郁,但对我来说却是第一次听时就非常清楚的,灵与肉分离后挣扎着想要再次建立联系的感觉。
第一次找了人声本家,因为天依版在输入的瞬间就把生无可恋的空灵表现得很完美,只是找乱丸修饰了吐字还有作曲的一点小动。天依版代表的是自我治愈的初期,人声版将会表现的是找回更多情感之后状态反复的平台期。
最后,关于使用VividCycle这个名义的原因……是因为我不确定妄想症里的那个泠珞是不是我一直认为的那个泠珞,所以至少,补上一些前因,有助于我确认一下。
猜对最开始50秒里带的歌词是哪两句的同学没奖[4]
妄想症暑假继续啦!

——雨狸发表于中文版评论处#38

《生》词曲完工的时间是3月17日,《泠重乞愿》则是是4月9日,在DELA给泠重用了一模一样的开头音效后他还和我讲,“我觉得我可以用这个做我的祖传开门。”按照原定的计划来说,《生》原本应该是比五重还要早投稿的,后来因为月子画得下了狠劲,就等到了这个时间。
《生》是我今年上半年最喜欢和满意的作品,有的人可能觉得我怎么啥都喜欢,我只能说每个东西代表的意义对我自己来说不一样。歌词里“树叶”代表的是“细小和微不足道的东西”,因为原来看到过一句话:“感兴趣!你们知不知道『感兴趣』对抑郁症的人来说是多大的一个进步?”
反正不管别人怎么看,对我来说,这首词是划在“朴实”的范畴里的。从最开始“无情被撕裂”的两句,然后完整版“我看见”开始下笔,基本都没修饰过。
与之相比泠重的歌词和旋律我自己倒记不太清,因为原来写废了两版曲子已经没有太多精力去添加什么修饰了,而且自从决定在PV里加上窄门的时候开始,为了我自己,我与这个曲子就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了。
《生》对我来说有一种魔力,就是我这个作者在试图解释关于她的一些背景和感想的时候,总是词不达意,欲言又止。我想那是因为她自己就能说话,所以不喜欢我啰嗦。她太叛逆了,谁的话都不听,自然和谁也不像,和谁也没关系。我现在所做的,把白色蜘蛛网从黑色的她身上拿掉这件事,对她来说,大概也是多此一举。

——雨狸发表于中文版评论处#730

按理说,这种题材的词投稿之后,本应有一长篇大论以表白心迹。思虑再三后,脸皮薄,不说了。
日语词写于中文版后(要特别感谢霾姐给我这次写作机会!)虽然中日两版风格相去甚远,但两边其实都在说同一件事,也都加入了喜欢的文豪作品的元素(应该都看出来了)。在此,必须要大力感激β、三可和三无小姐姐!真心very感谢!……三无小姐姐唱得真好啊真好啊真好啊……
自以为词已足够赤果果了,虽然至始至终没有点破某事(ntm)
各人有不同理解吧!不多解释了。
不喜欢这次的,那也没辙(((。
最后,祝大家身体安康!万事如意!

——御江发表于日文版评论处#15

DELA念叨要做一首英文歌念叨了五年,去年写《生》的中文版歌词时用海子替换掉雪莱之后,随口一哼就把英文版的哼了出来,终于等到了投稿的这一天,非常开心。完全臣服在花儿炸裂的跨语种调教下,沢空曲绘一夜速涂还有睡狸的PV意境都超美。
时隔许久,回头看歌词部分地方还难免有少许中式惯性思维,掩面。不过这次歪打正着,在写字幕的时候又填了一个可以跟着曲调哼出来的中文翻译,也就是说中文版可以有两个唱法(你)
中日英都已经体现了对同一主题不同的阶段的诠释,接下来的粤语和荷兰语版都在准备中(/划掉)爱它就把它填十遍(/划掉)

——雨狸发表于英文版评论处#121


注释和外部链接

  1. 人声本家中为“主宰的语言”。
  2. 引用的句子,来自坂口安吾《白痴》。
  3. 此处翻译用的是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的版本。也可以有不同意思。
  4. 这两句歌词为「我曾在悲伤中流连 无法忘却 那一天现实与梦想无情地被撕裂」。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