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Bird Cage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Bird Cage(V家).jpg
曲绘 by Gold3
歌曲名称
Bird Cage
于2016年7月01日投稿 ,再生数为 --
演唱
乐正绫
P主
PTX
链接
Bilibili 

简介

Bird Cage》是2016年7月01日由COIN原创音乐工作室出品,PTX上载至哔哩哔哩的VOCALOID中文原创歌曲,由乐正绫演唱,为UtopiA系列的第二作。截至现在已有 -- 次观看, -- 人收藏。

此曲完整更延伸了前作《飞跃乌托邦》的剧情,并为之后故事发展埋下伏笔;曲风动感抓耳,PV酷炫。

歌曲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同系列其它作品

飞跃乌托邦》 / 乐正绫演唱;

Bird Cage》 / 乐正绫演唱。

歌词

作编曲 Cre-sc3NT
作词 E.S.C
调教 PTX
曲绘 Gold3
PV 溱绫西陌
演唱 乐正绫


沙漏计翻折 眼前蔓延深红
她抬头仰望 那片苍灰天空

历史的重演 已经无法知晓
梦中下坠前 闭眼再次祈祷
这世界依然 如同往日喧嚣
隔过铁丝网 禁锢于此地的小鸟
漫步在那条 繁华熟悉街道
黑白人行线 铭记什么纷扰
漆黑人群间 青年身影孤傲
凝视那边界 瞳中又将什么映照

不断重叠 与交织 的对象生命线
寻迹变演 再计算 那邂逅又将重现
加诸于此 连诘问 亦构成系统缺陷
此刻便 倾颓这 世界如同我所愿
几近窒息 奔跑在 螺旋梯的边沿
步伐渐重 脚下似 纠缠着无形锁链
铁网封闭 抬头也 看不到的那一边
又有谁 读秒着 牢笼之外的时间

红雀高唱 双翅被捆绑
在何方 重复的反抗
又将 不断彷徨
编织名为梦的虚妄
时光漫长 看守者隐藏
那狂妄 无谓的念想
应当 不再奢望
连感情也一并埋葬

现在推算 并重构 那逻辑终结点
依旧错乱 又循环 秩序也瞬息万变
再次睁眼 不去想 空洞无力的谎言
此刻就 挣脱那 束缚双脚的锁链
沙漏再次 被倒转 崭新世界重编
灰色天际 缝隙外 狂想家宣判终焉
不断追逐 与杀戮 看守者凝视的眼
红雀又 何时能 飞向天空的界限

冰封的心愿 已然无力申辩
所谓的终结 过后依旧上演
红雀的歌声 回响在他耳边
她永被囚于 他创造的完美伊甸

Staff的话

好了那么我来说一下UtopiA系列到目前为止的剧情走向。
大家都知道乐正绫在飞跃乌托邦这个故事里的时候每天晚上无论如何都会死亡,她每次都试图避免然而从来没有成功。
其实在一段时间之前,乐正绫在一场意外中除了大脑其他身体机能全部停止了,她的哥哥乐正龙牙为了留住自己的妹妹,制造了一个虚拟的世界,名字就叫C.A.G.E.(Cyber Atomosphere Generating Engine),并且把乐正绫完整的意识传送进了这个系统。
因为系统缺陷的原因,目前CAGE只能模拟16小时的世界,当十六个小时结束之后整个系统就会重置,所以,以身在系统里面的绫的视角来看的话就是“从早到晚无论干什么事情都会死”。
龙牙也在尝试扩充时间到至少24小时但是碍于一些技术原因没有成功,每天看到她的精神状态日渐萧条就会特别自责,但是又不想让她就这么死。
当绫有自杀的想法时龙牙一下子就慌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意识在这个系统里有自杀想法并且在系统中付诸实践”会有什么结果。
当绫从虚拟的建筑上一跃而下的时候,系统因为没有使用者而开起了自动保护机制,把使用者在使用系统期间的记忆全部删除然后完全重启系统。也就是说当绫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另一个几乎完全相同的轮回就开始了。
龙牙看到这个结果之后精神完全崩溃了,他明知道这不是自己妹妹想要的结果但是他还是继续的研究着,“反正最后她也会忘记,她也不会死,我有的是时间……”,所以他一直在进一步研究着,研究着。
敬请期待UtopiA系列接下来的曲子。

——动点P发表于个人微博

人工智能的一个定理:拥有思想的程序存在“人格”,却无法改变被设计者预设好的初衷。
C.A.G.E.是一个被封闭的系统,他有很强的修复能力,它一开始不是完善的,但是每次它被绫“否定”的时候,它就会学习,需要的就创建,不需要的就销毁。本质来说,整个世界还是按照绫的意识来的,就是她“创造”了整个系统,也给系统赋予了自己的人格。
这里面出现的拿枪的龙牙不是龙牙本人,而是Cage的“人格”——Watchmen(因为是程序用了复数),他被预设好的初衷就是“将绫的意识保存下去”。
这也是鸟笼里面发生的事情,绫渴望自由的意识与预设的初衷相悖,所以Cage会不断产生逻辑错误,甚至有时Watchmen本人不得不以杀死绫的方式保持系统的稳定,并在绫死后重设世界。

——词作E.S.C发表于评论区#128

因为这首歌拖的有点久,还是觉得自己的剧情写的太乱了,感觉当时的自己真的在编剧和词作方面都各种意义上的不成熟。
大概解释一下其中歌词的几个部分。
其实一开始听到Cre的曲子时,脑内的第一个思路就是程序,不知不觉在填词中加入了很多程序用语,主要也是想配合这样的曲风,但还是经验不够。
最开头的两句其实解释了绫在Cage中的“死亡”。
之后的那部分可以说是承接了飞跃乌托邦的剧情线,绫从坠落下楼的梦中惊醒,却觉得自己所处的世界并不是真实的世界,在产生疑问后,被一直监视她的(诞生于Cgae中的系统的人格)Watchmen所制止(方式是比较直截了当的枪杀)。
所谓的重编Cage,是建立在Watchmen将前一个Cage销毁,并创造新的(更加完美的?)Cage的前提下。所以Cage会有编号,并且就和编程一样,要想真正塑造一个完美的系统,这么一个循环的操作要反复多少遍可想而知(弹出的编号那些完全是瞎打的,不过也许Watchmen真的杀死过“绫”这么多次也不一定)。
Cage的绫只是一个自由意志(FreeWill),她既存在于Cage这个抽象的世界也同样沉睡在真实的世界,其实这里用猫箱更好解释,现实中的绫的生死被真正的龙牙囚禁在了这个名为Cage的猫箱中,在找到更好的解决方式前,他当然是不愿意这个猫箱被打开的,也就是绫不能离开Cage,不然在打开箱子的那一刻,有一半的概率,就得承认绫已经死去了。
宁愿把其封存于Cage的黑盒里也不愿意接受一半的希望,这虽然是很消极的态度,但只要绫在Cage中,作为观测者的他就可以定义其为“生”。

对象生命线是在UML用语中是连接了一个对象从创建到销毁始末的时间线,同样说明其实有无数Cage被销毁了。
螺旋梯……好吧其实是当时浮现在脑海中很抽象的概念,大概就是一种渐进的关系——每一次的重构Cage都会更加完美(因为CAGE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学习的系统),也终有一天会变成真正符合绫的心意的乌托邦。
尽管这本身又是与绫的意志相悖(即这是一个悖论paradox)。
而Watchmen无法改变被真正的龙牙所初设好的目标,他的一切思考都只会围绕着“如何将绫留在Cage”这一初衷且不会产生改变(身为代码的Watchmen是永远做不到和人一样思考的)。
两次的对话其实发生在不同的Cage中,其中绫的记忆被数次重置,而Watchmen的记忆是会被累加的。
再次提到天空,说明Cage世界无论多完美都不是绫所向往的世界,所以她依旧会渴望逃离。
所有的即将束缚绫的逻辑链也随之崩断,Cage再次被销毁重编。
然后发生的事情,咳咳,就是那样了。
其实最后一段的视角是真实世界的龙牙,在Cage之外的世界,另一个隔着玻璃守望少女的Watchman的感觉(监视者=观测者=守望者)。
是他将其困在生死的循环中,并以幻想这种形式达成了“生命的永恒”。
整体就是这样的故事吧……不知道有没有解释清楚。
qwq想塞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可能很难理解真的很对不起,下次会注意的。

——词作E.S.C发表于评论区#178和回复楼

大家好,我是bird cage的编曲Cre-sc3NT(响应号召大家可以叫我希尔依)。
这首鸟笼是当时词作(E.S.C (就是前边热评里的E—log))来找我说我写曲子这风格比较适合写这种,然后我看人家那么看得起我我当然欣然接受啊,然后很快就写完了(恩应该是我写的v+里第一个发出来的(完全不懂套路哈哈哈哈哈))。
从我写完这曲子到现在得有半年多,中间各种原因PV比较慢(不过PV这质量,真,我感动哭了,溱绫霸霸收了我吧),因为是很久之前写的,技术也不够成熟,很多地方都有一些瑕疵,现在想改都感觉不如重写(咦),不过大家喜欢就好啦。
看到这个播放数啊,我觉得我死而无憾了。
之后可能还会作为coin的一员在作品里担任编曲或者混音之类的职务。

——编曲Cre-sc3NT发表于评论区#580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