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歡迎來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來到這裡,點這裡加入萌娘百科!
  • 歡迎具有翻譯能力的同學~有意者請點→Category:需要翻譯的條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發現某些內容錯誤/空缺,請勇於修正/添加!編輯萌娘百科其實很容易!
  • 覺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話,請推薦給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歡迎加入,加入時請寫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組已經建立,請點此加入!

Bird Cage

出自 萌娘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Bird Cage(V家).jpg
曲繪 by Gold3
歌曲名稱
Bird Cage
於2016年7月01日投稿 ,再生數為 --
演唱
樂正綾
P主
PTX
鏈接
Bilibili 

簡介

Bird Cage》是2016年7月01日由COIN原創音樂工作室出品,PTX上載至嗶哩嗶哩的VOCALOID中文原創歌曲,由樂正綾演唱,為UtopiA系列的第二作。截至現在已有 -- 次觀看, -- 人收藏。

此曲完整更延伸了前作《飛躍烏托邦》的劇情,並為之後故事發展埋下伏筆;曲風動感抓耳,PV酷炫。

歌曲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同系列其它作品

飛躍烏托邦》 / 樂正綾演唱;

Bird Cage》 / 樂正綾演唱。

歌詞

作編曲 Cre-sc3NT
作詞 E.S.C
調教 PTX
曲繪 Gold3
PV 溱綾西陌
演唱 樂正綾


沙漏計翻折 眼前蔓延深紅
她抬頭仰望 那片蒼灰天空

歷史的重演 已經無法知曉
夢中下墜前 閉眼再次祈禱
這世界依然 如同往日喧囂
隔過鐵絲網 禁錮於此地的小鳥
漫步在那條 繁華熟悉街道
黑白人行線 銘記什麼紛擾
漆黑人群間 青年身影孤傲
凝視那邊界 瞳中又將什麼映照

不斷重疊 與交織 的對象生命線
尋跡變演 再計算 那邂逅又將重現
加諸於此 連詰問 亦構成系統缺陷
此刻便 傾頹這 世界如同我所願
幾近窒息 奔跑在 螺旋梯的邊沿
步伐漸重 腳下似 糾纏着無形鎖鏈
鐵網封閉 抬頭也 看不到的那一邊
又有誰 讀秒着 牢籠之外的時間

紅雀高唱 雙翅被捆綁
在何方 重複的反抗
又將 不斷彷徨
編織名為夢的虛妄
時光漫長 看守者隱藏
那狂妄 無謂的念想
應當 不再奢望
連感情也一併埋葬

現在推算 並重構 那邏輯終結點
依舊錯亂 又循環 秩序也瞬息萬變
再次睜眼 不去想 空洞無力的謊言
此刻就 掙脫那 束縛雙腳的鎖鏈
沙漏再次 被倒轉 嶄新世界重編
灰色天際 縫隙外 狂想家宣判終焉
不斷追逐 與殺戮 看守者凝視的眼
紅雀又 何時能 飛向天空的界限

冰封的心愿 已然無力申辯
所謂的終結 過後依舊上演
紅雀的歌聲 迴響在他耳邊
她永被囚於 他創造的完美伊甸

Staff的話

好了那麼我來說一下UtopiA系列到目前為止的劇情走向。
大家都知道樂正綾在飛躍烏托邦這個故事裡的時候每天晚上無論如何都會死亡,她每次都試圖避免然而從來沒有成功。
其實在一段時間之前,樂正綾在一場意外中除了大腦其他身體機能全部停止了,她的哥哥樂正龍牙為了留住自己的妹妹,製造了一個虛擬的世界,名字就叫C.A.G.E.(Cyber Atomosphere Generating Engine),並且把樂正綾完整的意識傳送進了這個系統。
因為系統缺陷的原因,目前CAGE只能模擬16小時的世界,當十六個小時結束之後整個系統就會重置,所以,以身在系統裡面的綾的視角來看的話就是「從早到晚無論幹什麼事情都會死」。
龍牙也在嘗試擴充時間到至少24小時但是礙於一些技術原因沒有成功,每天看到她的精神狀態日漸蕭條就會特別自責,但是又不想讓她就這麼死。
當綾有自殺的想法時龍牙一下子就慌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意識在這個系統里有自殺想法並且在系統中付諸實踐」會有什麼結果。
當綾從虛擬的建築上一躍而下的時候,系統因為沒有使用者而開起了自動保護機制,把使用者在使用系統期間的記憶全部刪除然後完全重啟系統。也就是說當綾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另一個幾乎完全相同的輪迴就開始了。
龍牙看到這個結果之後精神完全崩潰了,他明知道這不是自己妹妹想要的結果但是他還是繼續的研究着,「反正最後她也會忘記,她也不會死,我有的是時間……」,所以他一直在進一步研究着,研究着。
敬請期待UtopiA系列接下來的曲子。

——動點P發表於個人微博

人工智能的一個定理:擁有思想的程序存在「人格」,卻無法改變被設計者預設好的初衷。
C.A.G.E.是一個被封閉的系統,他有很強的修復能力,它一開始不是完善的,但是每次它被綾「否定」的時候,它就會學習,需要的就創建,不需要的就銷毀。本質來說,整個世界還是按照綾的意識來的,就是她「創造」了整個系統,也給系統賦予了自己的人格。
這裡面出現的拿槍的龍牙不是龍牙本人,而是Cage的「人格」——Watchmen(因為是程序用了複數),他被預設好的初衷就是「將綾的意識保存下去」。
這也是鳥籠裡面發生的事情,綾渴望自由的意識與預設的初衷相悖,所以Cage會不斷產生邏輯錯誤,甚至有時Watchmen本人不得不以殺死綾的方式保持系統的穩定,並在綾死後重設世界。

——詞作E.S.C發表於評論區#128

因為這首歌拖的有點久,還是覺得自己的劇情寫的太亂了,感覺當時的自己真的在編劇和詞作方面都各種意義上的不成熟。
大概解釋一下其中歌詞的幾個部分。
其實一開始聽到Cre的曲子時,腦內的第一個思路就是程序,不知不覺在填詞中加入了很多程序用語,主要也是想配合這樣的曲風,但還是經驗不夠。
最開頭的兩句其實解釋了綾在Cage中的「死亡」。
之後的那部分可以說是承接了飛躍烏托邦的劇情線,綾從墜落下樓的夢中驚醒,卻覺得自己所處的世界並不是真實的世界,在產生疑問後,被一直監視她的(誕生於Cgae中的系統的人格)Watchmen所制止(方式是比較直截了當的槍殺)。
所謂的重編Cage,是建立在Watchmen將前一個Cage銷毀,並創造新的(更加完美的?)Cage的前提下。所以Cage會有編號,並且就和編程一樣,要想真正塑造一個完美的系統,這麼一個循環的操作要反覆多少遍可想而知(彈出的編號那些完全是瞎打的,不過也許Watchmen真的殺死過「綾」這麼多次也不一定)。
Cage的綾只是一個自由意志(FreeWill),她既存在於Cage這個抽象的世界也同樣沉睡在真實的世界,其實這裡用貓箱更好解釋,現實中的綾的生死被真正的龍牙囚禁在了這個名為Cage的貓箱中,在找到更好的解決方式前,他當然是不願意這個貓箱被打開的,也就是綾不能離開Cage,不然在打開箱子的那一刻,有一半的概率,就得承認綾已經死去了。
寧願把其封存於Cage的黑盒裡也不願意接受一半的希望,這雖然是很消極的態度,但只要綾在Cage中,作為觀測者的他就可以定義其為「生」。

對象生命線是在UML用語中是連接了一個對象從創建到銷毀始末的時間線,同樣說明其實有無數Cage被銷毀了。
螺旋梯……好吧其實是當時浮現在腦海中很抽象的概念,大概就是一種漸進的關係——每一次的重構Cage都會更加完美(因為CAGE本身就是一個可以學習的系統),也終有一天會變成真正符合綾的心意的烏托邦。
儘管這本身又是與綾的意志相悖(即這是一個悖論paradox)。
而Watchmen無法改變被真正的龍牙所初設好的目標,他的一切思考都只會圍繞着「如何將綾留在Cage」這一初衷且不會產生改變(身為代碼的Watchmen是永遠做不到和人一樣思考的)。
兩次的對話其實發生在不同的Cage中,其中綾的記憶被數次重置,而Watchmen的記憶是會被累加的。
再次提到天空,說明Cage世界無論多完美都不是綾所嚮往的世界,所以她依舊會渴望逃離。
所有的即將束縛綾的邏輯鏈也隨之崩斷,Cage再次被銷毀重編。
然後發生的事情,咳咳,就是那樣了。
其實最後一段的視角是真實世界的龍牙,在Cage之外的世界,另一個隔着玻璃守望少女的Watchman的感覺(監視者=觀測者=守望者)。
是他將其困在生死的循環中,並以幻想這種形式達成了「生命的永恆」。
整體就是這樣的故事吧……不知道有沒有解釋清楚。
qwq想塞的東西太多了所以可能很難理解真的很對不起,下次會注意的。

——詞作E.S.C發表於評論區#178和回復樓

大家好,我是bird cage的編曲Cre-sc3NT(響應號召大家可以叫我希爾依)。
這首鳥籠是當時詞作(E.S.C (就是前邊熱評里的E—log))來找我說我寫曲子這風格比較適合寫這種,然後我看人家那麼看得起我我當然欣然接受啊,然後很快就寫完了(恩應該是我寫的v+里第一個發出來的(完全不懂套路哈哈哈哈哈))。
從我寫完這曲子到現在得有半年多,中間各種原因PV比較慢(不過PV這質量,真,我感動哭了,溱綾霸霸收了我吧),因為是很久之前寫的,技術也不夠成熟,很多地方都有一些瑕疵,現在想改都感覺不如重寫(咦),不過大家喜歡就好啦。
看到這個播放數啊,我覺得我死而無憾了。
之後可能還會作為coin的一員在作品裡擔任編曲或者混音之類的職務。

——編曲Cre-sc3NT發表於評論區#580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