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呓语一隅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呓语一隅.jpg
歌曲封面
歌曲名称
呓语一隅
于2019年4月2日投稿 ,再生数为 --
演唱
星尘
P主
AnnyJuly
链接
bilibili 

简介

呓语一隅》是AnnyJuly于2019年4月2日投稿至BilibiliVocaloid中文原创歌曲,由星尘演唱。截至现在已有 -- 次观看, -- 人收藏。

这首歌歌曲以第一人称视角描述了ASD(自闭症谱系障碍即孤独症谱系障碍)人士们的一些症状与难处。

本曲是作者为第十二个世界孤独症日创作的作品,希望借由本曲唤起大家对自闭症谱系障碍和自闭症谱系人士的关注。

歌曲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歌词

作编曲
作词
调教
曲绘
AnnyJuly
混音 LastWorkBB63
PV 沐浴露
演唱 星尘


众人正言语 并无意义的声音
开口欲回应 却被笑不解风情
行走若幻影 喜怒和哀乐都难分清
伫立在原地 视线不自觉回避

我独自弹奏我的歌曲 没有一人能够聆听
一人沉醉在别样色彩 与人间无声隔离
未能察觉到外界存在 与尘世丧失了联系
怎样理解正常的话语 读懂无形体的空气

撷一片树叶 织成单一的队列
习惯了当前 不愿有任何改变
辗转终难眠 永远徘徊愠怒的边缘
固守着阵地 在特定话题打圈

谁把我囚在水晶牢笼 能看见却不能触碰
只想封闭某一些感官 剔除冗余的噪声
指尖僵硬宛如被冰封 刺伤脚趾的是笨拙
记录仅存童话的种种 做着不切实际的梦
测量不出他者的视线 看不清熟悉的画面
既非出世又无法入世 悬在空气的中间
终有一日被红尘舍弃 放逐到行星的边缘
不如终身在笼中流连 溺死在荒凉的星间

我独自弹奏我的歌曲 没有一人能够聆听
一人沉醉在别样色彩 与人间无声隔离
未能察觉到外界存在 与尘世丧失了联系
怎样理解正常的话语 读懂无形体的空气
这以水晶搭建的囹圄 可否赐我一丝缝隙
或许有天也能够呓语 不甘蜷缩在一隅
若我已被命运所放弃 无情判处终身刑期
勿要忘记呓语的一隅 有拼图的丝带维系

作者的话

想说的话其实有很多很多,但是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忘记我要说什么。每次都是,准备好了要倾诉的事情,要公布的事情,到了时间偏偏又没词了。
这首歌是我在摸索和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外加想做个凯尔特民族调的时候顺便做的一个实验品,是失败的凯尔特民族调(因为调式不对所以根本不是民族调)。顺道写完了,然后不知道填什么词。不过循环着循环着,我就像突然感觉到了这个曲子的气息似的,决定填一个关于ASD的词。相关的考据我早就已经记得比较清楚了,因此过程并不算很艰难。为了赶在4月2日投稿,也选择了亲自画这几个q版图,找了曾经合作过的很靠谱的pv师。
起初不过是想试试能不能摆脱“6456”和“456”的怪圈,便分析了记忆里听过的所有凯尔特民族调管弦乐的和弦走向(我都不知道我用词对不对)之后,组了一个对我来说前所未有的和弦,然后先把和弦写在了软件里,再根据和弦配上的主旋律。兴高采烈地拿着写好的伴奏问是不是凯尔特民族调,然后被泼了这么多天以来简直能填满我们学校里挖的那个湖的冷水里的其中一盆:根本不是,调式不对。
那么就只能放弃民族调风格的填词了,后来决定ASD题材是写得还算顺风顺水。当然,这些都涉及到我的个人经历,详情参见part2。
感谢大家在我这段时间里的支持,感谢pv师的鼎力相助。

——AnnyJuly发表于评论区#3
AnnyJuly位于评论区#3楼中楼的其他言论

好的,我现在终于鼓起勇气要说了。很紧张,但是可算是说了。我自己就是一个高度疑似ASD分支“阿斯伯格综合征”人士,所以我写了这歌。
自幼便与同龄人格格不入。角色扮演行为倒是有,不过总是太过偏激入戏太深,不如说是我坚信我本来就是这么个角色而不是我扮演ta。和我玩的小孩对我的父母说她们听不懂我讲述的东西。固执地坚守着奇怪的习惯,宛如狂信徒一般不愿意做出改变。无意间就在脑子里把别人的喜怒哀乐都屏蔽了,有时候连对我的呼唤都被无意屏蔽了。
画画其实一直画不好可能也和这个有关系吧,全身上下运动功能都不太对劲,五岁学过一段时间舞蹈被说动作僵直,学击剑的时候全身紧张,打太极拳像广播体操,连军训的教官都说我走路像僵尸。手自然也如此,我都成年了,写字还跟初学写字的小学生差不多,写着很累很不流畅(速度太快持续太久会让我右胳膊疼到不如截肢)。比较丢人的是去年削苹果削了好多次手……
从来看不懂气氛,根本读不懂空气。这好像也不是学会不学会的问题,因为就像我在歌词里说的一样——ASD人士是一个被关在透明牢房里的囚徒,他们看见的风景也许和你们没什么区别,但是他们触摸不到这个世界。ASD人士和社会是有一层隔膜的,哪怕他们中一些高功能的和AS(阿斯伯格综合征)们其实很渴望交流,他们也很难逃出这透明的牢笼。而这一点则是对我造成了最大阻碍的一点。我读不懂暗示明示,我看不出别人是不是已经对我说的那些冷僻东西表现出不耐烦(确切的说是我的大脑帮我把它屏蔽掉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说什么样的话不懂得幽默,学来的半吊子“幽默”90%会被用在不合适的地方。口无遮拦,想到什么说什么(就像《美丽心灵》的纳什对女朋友的表白上来就一句“我想跟你睡觉”)。这一系列问题让我从小到大在社交场上都一败涂地,人们认定我不近人情、嘴贱甚至恶毒,然后视我为异端。
这是我的错吗?我读了读阿特伍德的书,里面描述了男女AS的不同表现,我居然更像男AS。
看来应该是我在这方面自暴自弃不思进取的错了。

——AnnyJuly发表于评论区#3

说起来有一件事。我母亲在春节期间对我最大的赞美是“女儿终于学会主动关心别人了”。
没错,对我来说,连主动关心别人都算进步,要知道十九年过去了啊。
其实有时候你们看到一些人,他们可能在一些观点或者行为上宛如狂信徒一般固执己见,然后还特别不会看场合说话,这样的人可能就是ASD或者下属分支AS而不是普通的杠精ky怪。而且如果是的话,他们可能反应过来之后会后悔莫及,会拼命跟你们道歉仿佛自己罪大恶极一样。
大家最常见到的那种自闭症人士,也就是那些小孩,是彻底无法表述这些情感的,完全就是灵魂安放在了一个不受自己控制的肉身里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平时就不停地原地转圈或者手舞足蹈,顶多把东西堆叠起来。受到了他们敏感的那种刺激(比如发现一直摆在南边的扫把跑到东边去了或者听见汽车按喇叭),就会情绪失控失声尖叫试图逃跑。
而能在这里打字说话的,一般是轻度、高功能和阿斯伯格。他们的症状本质上和通常自闭症的这些看起来就像疯子一样的表现是一样的,只不过因为程度轻所以变得更像“没家教”和“性格恶劣”。
我坐在车上,在去影楼取照片的路上,听着我的纸片老公维鲁特的角色曲《迷局》的心华版和南拳妈妈的《牡丹江》。阳光明媚,似乎应该是一个神灵赐福之日。不知为何突然就想到,有很多自闭症患者——他们都还是孩子——因为家人再也无力承担这种巨大的负担,而被家人杀死或者被家人带着一起陪葬。就像《海洋天堂》的开头,自闭症青年大福的父亲试图带着大福一起到海里双双淹死,但因为大福水性太好了而没成功。
这个时候原本光华璀璨的世界都好像暗了下来。是因为我潜意识里担心自己也会这样吗?开玩笑,家人朋友那么爱我。
可是别的受害家庭真的能光靠爱发这么久的电吗?
我只是个象牙塔里的孩子,结合本身就受AS(不确定)困扰从而不谙世事,又是个不够优秀的差生。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可能我什么都做不了,在这个方面我真的太无力了。我很圣母,心系天下苍生,但是完全没有能承担起这些的能力。
那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写下这样的歌吧。

——AnnyJuly发表于评论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