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歡迎來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來到這裡,點這裡加入萌娘百科!
  • 歡迎具有翻譯能力的同學~有意者請點→Category:需要翻譯的條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發現某些內容錯誤/空缺,請勇於修正/添加!編輯萌娘百科其實很容易!
  • 覺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話,請推薦給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歡迎加入,加入時請寫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組已經建立,請點此加入!

地下城與勇士:鬼劍士(女)/契魔者

萌娘百科,萬物皆可萌的百科全書!轉載請以URL超連結形式標注源地址,并寫明轉自萌娘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Dungeon Fighter.jpg勇士,歡迎來到阿拉德大陸!有什麼想了解的嗎?
地下城與勇士的相關詞條仍在建設中,共建阿拉德需要你的幫助


[ 顯示全部 ]

契魔者
Demon Slayer
데몬슬레이어
轉職

DNF契魔者.png

二次覺醒

DNF弒神者壁紙.jpeg

基本信息
轉職外號 女王
初始職業 鬼劍士(女)
精通武器 巨劍
精通防具 重甲
傷害類型 物理百分比傷害
覺醒
覺醒名稱 劍魔
Sword Demon
검마
二覺名稱 弒神者
Deicide
디어사이드
自從與魔人簽訂了契約……我就開始渴求……更強敵人的鮮血……

契魔者是《地下城與勇士》中女鬼劍士的轉職之一。她與魔人簽訂契約,並借用魔人之力附加於武器;可將手中劍化為長鞭似的蛇腹劍,進行大範圍的長距離攻擊。

背景故事

契魔者是指與魔人簽訂契約的劍士,她們最為明顯的特徵是使用「蛇腹劍」進行戰鬥。

這把蛇腹劍名叫「普諾」,它的劍身隨時可以拉長10倍以上,並像鞭子一樣舞動。

「普諾」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它本身是由多個魔人組合而成:魔王「塔莫斯」是為劍柄,魔人「普諾」是為劍身,魔人「克庫斯」是為劍刃。

其中,塔莫斯是一位失去了軀體以能量組成的魔王。它生前曾是一位無比強大的劍士,所以對使用者的要求也非常高。只有使用者得到塔莫斯的認可,並與之簽訂契約才能夠獲得驅使蛇腹劍的力量。

而劍的主體——普諾是居住在博隆克斯南部的強大魔人(同時也是最先被發現的魔人),具有蛇形的身軀,能夠自由的伸縮舞動,同時它還能夠驅使下級魔人克庫斯依附在自己身上,從而讓自己的本體更加強大。

只有三個魔人默契的配合才能夠組成這把威力無窮的「魔劍」,身為主體的「普諾」也成了這把蛇腹劍的名字。

塔莫斯、普諾以及克庫斯三個魔人都極為好戰,因此契魔者如果想要完全掌控蛇腹劍,必須要擁有無比堅定的意志,否則稍有不慎,便會遭到蛇腹劍的反噬。

[1]

覺醒:劍魔

你就是劍客塔莫斯?」

炙熱的沙漠中,一個如鋒矢般銳利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似乎連大地都跟著震顫了起來。

我停止前行,迅速轉身望去,有如實質般的殺氣幾乎在一瞬之間將我籠罩,下意識地我將手伸向了魔劍普諾。

「哈哈,好犀利的眼神啊!果然是一個值得拔劍的對手。」對方大笑著,眼神里透露出強烈的殺意,仿佛能穿透我的靈魂一般。

看著他勳章一樣布滿全身的劍傷,還有那鬼神般恐怖的笑容,我知道他就是那個強者中的強者,喜歡常年以血染刃的第四使徒——征服者卡西利亞斯

而現在,那個傳說中的人物,就這樣毫無徵兆地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能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強橫氣息正將我壓得喘不過氣。

似乎就連手中的普諾也在不斷地顫抖……不,不對,是我的手在顫抖。一直以來沉穩的手臂竟然會在戰鬥前就開始顫抖?是恐懼,還是興奮,亦或是兩者都有?

不,我一定要鎮定下來!和最強劍士的對決不一直是我最大的願望嗎?

「呵呵,真是榮幸。沒想到卡西利亞斯閣下居然會來造訪我這種小人物。不過,第四使徒這種名號可嚇不住我,就在剛才,我還在想著找誰來試驗下我的新招呢。既然你來了……那就太合適不過了!」我強壓住內心的恐懼,將普諾拔了出來。

如果能夠和卡西利亞斯這種戰鬥狂人交手,即使是死了也值得!

「哦?那就是你的劍嗎?沒想到還是一把活著的魔劍。呵,有點意思……看來這場對決應該不會寂寞了吧……」說著,卡西利亞斯拔出了別在腰間的雙劍,微笑的面容瞬間冷酷如冰,周遭的空氣也仿佛凍結了一般……

不愧是最強劍士,只是一個拔劍動作就已有如此威勢。

不過,在沙漠中磨練多年的我可不只是在虛度光陰!

就讓這一戰來檢驗我的修煉成果吧!

普諾,讓我們一起迎接這最強的挑戰吧!

[2]

二次覺醒:弒神者

魂魄與肉體緊密相連。無論生前多麼強大,肉體終將消逝,靈魂亦會變質。塔莫斯敗於卡西利亞斯後,流浪了許久。而後其靈魂被普諾吞噬, 變成了魔人一般骯髒的存在。生前擺脫了過去的勝負,與卡西利亞斯一戰成為了他無上的榮耀。然而現在他也不過是個帶著被擊敗的記憶遊蕩,一心只想復仇的惡鬼罷了。 雖然是受魔人的影響才變成這樣,但他反而更加憎惡生前自己的價值。看到現在自己被世界拋棄的樣子,也只是說出了「人生無常」四個字。 這傢伙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不待我細思,他突然提出了一個建議。

「如果你像現在一樣,在這條血路上堅持走下去,也許你能夠解放我的力量……」

「什麼意思?」

「剛才我以為你會就這麼死了,以為只不過給普諾再加個靈魂罷了……不過和我所想的不太一樣啊!事情好像變得有點意思了,那我就讓你變得更強吧!」

低沉的聲音響起,換成是別人早就嚇壞了吧!不過我對著他,連嘴角都懶得抽動一下。

「不,我想問你,為什麼至今為止還不展現出你的全部力量?竟敢考驗我麼?你這卑劣的能量體,為何要對我隱瞞實力?」

劍中的魔人仿佛在聲援他,鼓譟著發出威脅的聲音。即便死了也是討人厭的傢伙,果然越弱的傢伙越喜歡虛張聲勢。

「我不知道那股強大的力量是什麼,但你必須盡全力。塔莫斯,我對人很嚴厲的,你要是敢耍我的話,我有一萬種方法折磨你。」

「真是好笑……就憑你這個人類……」

「自古以來說出這些話的固執傢伙最終都消失了。閉嘴聽我說,我剛剛差點死了,你那些隱藏起來的力量……到底有多強大?」

魔人的聲音更喧鬧了……好想一劍砍下讓世界清靜。還在猶豫要不要砍出這一劍的時候,一直沉默的塔莫斯終於說話了。

「如果使用這力量的人夠強,也許可以弒神……」

我鬆了口氣。

「還不夠,你力量和氣度比砂礫還小啊。不過就是能觸碰到神的水平麼?至少也得是『打倒眾神』的程度吧?」

塔莫斯又不作聲了。這傢伙是因為我的嘲諷而發火,還是對我的回答很滿意呢?總之發火的話估計會弄死我,不過也許很滿意我的回答還會放了我呢。 如果這是稀鬆平常的日常對話,我可以說他在「猶豫」吧。雖然時間短暫,也足以讓我感知到對方的舉棋不定了。

「本體都一團模糊的傢伙。你這樣的廢物還敢猶豫如何決定我的生死?你以為你是為了冬眠拚命藏橡果的松鼠嗎?躲在主人的劍里竟然隱藏自己的力量,真讓人不齒。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最好趁現在還不晚,把『隱藏的力量』釋放出來!」

「對於死人的話,我就聽到這了。連殺死神的覺悟都沒有的話,不如就這樣圓潤的離開如何?我討厭話多的人,更不想與變弱的傢伙同行。跟不上我的話,趕緊滾吧。」

「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啊……好吧,那我就給你看看我的全力,不過說到能不能殺死神,也許先死的會是你呢……」

遠處的塵土席捲而來,仿佛這裡被千軍萬馬包圍了。我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拿著劍站了起來,發現被砍死的人都化成了詛咒, 與劍融為一體。感覺這詛咒隨時都會殺了我,然而並沒有……無論我在戰鬥或是休憩,何時何地,總能感覺到有鋒利的劍刃在抵抗這種力 量。反正,如果連這點緊張感都沒有的話,人生也太乏味了。 「不錯,那就看看我們誰是只會耍嘴皮子的傢伙吧。我們這就去殺神!雖然不知道神是不是真實存在的,不過有個聰明的傢伙 不是說過要享受過程麼?即便失敗的話,變成開在修道院的一朵小花也是不錯的歸宿嘛,塔莫斯。」

[3]

覺醒插圖

覺醒

DNF契魔者覺醒插圖.png

二次覺醒

DNF弒神者.gif

參考資料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