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巫条雾绘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萌字.pn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Wutiaowuhui 02.JPG
基本资料
姓名 巫条雾绘
别号
声优 田中理惠(动画)
伊藤美纪(广播剧)
萌点 长直
亲属或相关人
两仪式、荒耶宗莲、黑桐干也

巫条雾绘是动画/小说空之境界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简介

巫条的身体很差,不能离开医院

荒耶宗莲为了得到两仪式而利用的三个祭品中的一人。“依存著死亡而漂浮的双重身体者”。被宣告剩余的人生都将在医院内度过的女性。
据姓氏推测应是退魔四大家之一巫净的分支或后代。
从小就卧病在床无亲无故,医药费全都是由家族的旧友荒耶宗莲支付的.

由于长年只能待在病房里望着窗外的风景,因此渐渐把这风景牢记在脑中,得到了“俯瞰”,视力也在同时消失了。后借荒耶宗莲之力,得到了“双重存在”的能力,以一个人格操纵两个身体,但另一个身体(接近意识体存在的二重躯体)却舍弃了她原本的躯体,不再受控制,但只能飘浮在巫条大楼之上,而无法自由地飞翔。之后在高空中偶然间看到了无意识飞行的少女们(梦中影像或实际具有飞行能力),由于想要让对方察觉自己的存在、希望能和对方成为朋友,因此试着恢复对方的意识。这使她们察觉“自己能够飞行”的事实,但是她们在有意识的状态下无法做到,因此在自认能飞行的情况下坠楼,最终造成七人自杀。新闻将之视为无关连性的高中女生连续跳楼自杀事件。

对两年间内每周绝对会抱着美丽鲜花来医院探望两仪式的黑桐干也抱有好感,受到干也特殊气质的吸引,感到和他在一起,或许能在活着的状态下飞行,而不再毫无目的地漂浮,因此试着把干也带到自己身边。在干也到巫条大厦调查时将干也的意识带走,干也因此陷入昏迷(无意识)之中。二重躯体后被来到巫条大厦取回干也意识的式给杀死。在那之后,和来到病房来探望她的苍崎橙子交谈。后因感到自己让毫无关系的人自杀的罪恶感,也为了再一次感受一度接触过的死亡体验,在与橙子的谈话过后到巫条大厦跳楼自杀,死时27岁。至此坠楼事件死亡人数为8人,与两仪式之前在巫条大楼下看到的8个灵体对应。

认为两仪式如洪雷般的一击太美了

逃走分为两种

没有目的的逃走和有目的的逃走


一般前者被称为浮游
而后者则称为飞行
你的「俯瞰风景」属于其中的哪一种
这是要由你自己来决定的
但是
假如你要抱着罪恶的意识去选择其中的一种的话
那你就错了
因为我们不是背负起罪恶再去选择相应的道路
而是应该在选择好的道路上背负起相应的罪恶
那是她留下的最后的话语
但是她…
一定已经知道了我会去选择的结局
因为我没能飞起来
我只是在那里漂浮着
因为我很软弱
无法像那个人所说的那样去做
所以…也战胜不了这诱惑
那个时候…
在心脏被贯穿的瞬间所感觉到的闪光
压倒一切般那死的洪流和生的脉动
虽然我以为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但其实还留有那么单纯而重要的东西啊
但是…
想再迎接像当时那样的死已经不可能了吧
像那样鲜烈的结局 恐怕已经无望了
如灰…如剑…如雷一般将我贯穿的
那死亡
所以…我想尽可能的接近它
没问题
至少方法我已经决定好了
这是不用说的
我想我的结局当然是自「俯瞰」角度的坠落死最好

小说材料

来访者是一位男性。有着高大且健硕的体格。神情十分严峻,如同挑战永远也无法解开的命题的贤者般布满了阴影。
恐怕——这个人拥有着永远无法改变的相貌吧。
男人用严峻的目光凝视着她。
那是,令人恐惧的闭塞感。
让人产生病房化为真空一般错觉的束缚。
就连并没有死而仅仅在生与死的狭缝间求生的她,也能够感觉到这个人身上所散发出的死的气息。
“你是巫条雾绘吗。”
沉重的声音,像是怀有着什么苦恼一般响起来。
她——巫条雾绘将已经没有了视力的眼睛转向他。
“你,是我父亲的友人吗?”
男人并没有回答,不过巫条雾绘有着这样的确信。这无疑就是为已然没有了家人的自己,一直提供着医疗费用的人。
“你为什么来这里?我什么用处也没有了。”
颤抖的雾绘如此问道。男人则连眉毛也没有动一下。
“我来实现你的愿望。能够去获得自由的另一个身体,你想要吗。”
在这句极其缺乏现实性的话中笼罩着一种魔力。尽管很少但是巫条雾绘仍然能够感觉到。不知为什么毫无抵抗地,便将那个男人所说的可能性接受下来。
短暂的沉默后,她颤抖着喉咙点点头。
男人也点点头。将右手扬了起来。
雾绘长年以来的梦想,以及不断延续的噩梦同时赋予了她。

外部链接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