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亚托克斯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转载请以URL链接形式标注源地址,并写明转自萌娘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LOL LOGO.png
德玛西亚!~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

欢迎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以及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


暗裔剑魔
The Darkin Blade
亚托克斯
Aatrox
43159154 p1.png
画师Torahime的作品
昵称 剑魔、恶魔人
势力 符文之地-暗裔
游戏定位 战士、坦克
萌点 正义的英雄
相关角色 拉亚斯特韦鲁斯不动明
配音(声优) [1]Erik·Ireland(美服)
郭易峰(国服)
大冢明夫(日服)
他们的挽歌,应该唱我的名字!

亚托克斯是网络游戏《英雄联萌》登场英雄。

英雄背景

旧版背景故事

亚托克斯是一位传奇战士,也是一个被称为暗裔的上古种族里仅存的五位战士之一。他优雅镇定地挥舞着巨剑,用令人迷离的剑式在千军万马中穿行。每当敌人倒下,亚托克斯那把如同活物般的巨剑便会啜饮着他们的鲜血,同时增强他的力量,并为他残暴、优雅的杀戮战役提供给养。

最早关于亚托克斯的记述来源于尘封历史中的记载。它述说着两大仅留下名字的杰出派系“护国军”和“法术领主”的战争。在那时,法术领主取得了一系列压倒性的胜利,他们发誓要肃清敌人,护国军处在灭绝的边缘。在他们最后交锋的那天,护国军深知自己寡不敌众,筋疲力尽且装备贫乏。他们准备迎接无法避免的失败。

当所有希望都看似破灭之时,亚托克斯出现在护国军的行列之中。他短短几句话,督促着士兵战斗到最后。他的存在激励着绝望的士兵。一开始,他们只能怀着敬畏看着这位无名英雄扫荡敌人,他的躯体与巨剑仿若一体。随即,士兵们感受到自己对战斗渴望的潜能。他们跟随亚托克斯加入战斗,每个人都迸发出暴怒之力,直到他们取得了这场几乎没有可能的胜利。

亚托克斯在战役结束后消失了,但护国军迸发出的怒气却并未改变。他们的凯旋连绵而至,直到他们最终将胜利带回家中。国民们将他们称作英雄,但是,尽管他们将文明从毁灭中挽救,黑暗却在每个战士的心中徘徊。一些东西得以改变。久而久之,他们有关战斗的记忆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冷酷的启示:他们的英雄主义,事实上,只是他们用双手犯下的暴行。

这样的记述出现在许多的文明之中。如果这些传说都是可信的,那么亚托克斯的存在就已改变了历史中许多最为重要的战争的进程。尽管这些故事将他奉为黑暗时代的救世主,但亚托克斯真正留下的也许只是一个充满战火与冲突的世界。

“战者,或为荣耀,或为赞颂。然此皆仅为战所存也。”——亚托克斯

亚托克斯和他的同胞们曾是恕瑞玛对抗虚空之地时满载荣耀的守护者一族,最终却变成了符文之地的一个更大的威胁,并且仅被击败于被诡诈的致命巫术。但在被囚禁了数个世纪后,亚托克斯率先找到重获自由之法,那就是对那些蠢得妄图尝试挥舞那把含有他灵魂精华的神奇武器的愚妄之徒进行腐蚀和转化。现在,凭借偷来的血肉躯体,他以一种近似他之前形态的凶残外表行走于符文之地中,寻求着一次毁天灭地且久未兑现的复仇。[2]

新版背景故事

亚托克斯曾是恕瑞玛抗击虚空时的伟大战士。但是,他和他的同胞却有可能变成符文之地更大的威胁。最终,他们败给了凡人的狡诈巫术,自身的精魂被锁在了武器之内。数百年的监禁之后,亚托克斯头一个挣脱出来,腐蚀并转化那些胆敢染指的蠢人。现在,他将夺来的血肉模仿着自己曾经的形象粗暴地重塑,渴望着迟来许久的末世复仇。

技能

  • 赐死剑气(被动技能)
    • 亚托克斯的下次攻击造成额外伤害并回复等量的生命。
  • 暗裔利刃(Q)
    • 亚托克斯向下猛砸他的巨剑,并造成物理伤害。【暗裔利刃】可以再施放2次,每次都会提升伤害。
    • 每次挥击都能用剑锋来命中敌人,以造成短暂的击飞效果和更多伤害。
    • 冷却时间:14/12/10/8/6
  • 恶火束镰(W)
    • 亚托克斯猛砸地面,对命中的第一个敌人造成物理伤害和减速效果。
    • 英雄或大型野怪需要在一段时间内快速离开被影响的区域,否则就会被拖拽到中心并再次受到伤害。
    • 冷却时间:26/23/20/17/14
  • 暗影冲决(E)
    • 被动:亚托克斯获得治疗效果,相当于他造成的非周期性伤害的一定百分比(真实伤害可以回血)。
    • 主动:亚托克斯突进一小段记录,可以在暗裔利刃施法期间释放暗影冲决。
    • 冷却时间:9/8/7/6/5
  • 大灭(R)
    • 亚托克斯现出他的恶魔形态,恐惧附近的敌方小兵并获得以下效果:
    • 获得逐渐衰减的巨额机动速度加成。
    • 攻击力提升。
    • 治疗效果大幅提升。
    • 当亚托克斯在大灭期间参与击杀,将刷新大招持续时间最多五秒,并且之后的这段时间内,在承受致命伤害后亚托克斯可以在3.25秒后复活并回复30%最大生命
    • 持续时间10秒
    • 冷却时间:140/120/100

属性

待补完

皮肤一览

英雄传记

许多传说都曾提到过暗裔魔剑,有的描述他是天神,也有的说他是恶魔。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以及他是如何败落的。

上古时代,远在黄沙吞噬帝国之前,一位伟大的恕瑞玛英雄被带到了太阳圆盘面前,成为一个如今无人记得的星间信念的化身。当他被重塑为飞升者之后,他的双翼彷如黎明时分的金光,盔甲闪亮,如同深空巨帷背后引人遥望的星座。

亚托克斯就是他的真名。他在每一场高贵的战斗中都冲锋在前。他真诚待人、领兵有方,其他天神战士总是聚在他的麾下,身后则跟随着一万名恕瑞玛的凡人士兵。当飞升武后瑟塔卡因为艾卡西亚的叛乱而寻求他的帮助时,亚托克斯毫不犹豫地应允了。

但是,没人能预料到当地的叛军后来竟然释放出了如此恐怖的力量。虚空转瞬间反客为主,吞噬了艾卡西亚,之后便开始毁灭一切所遭遇的生灵。

经过多年苦战,亚托克斯和他的同胞终于遏制住了虚空狂乱的扩张,并将最大的裂口烧熔封铸了起来。但是,活下来的飞升者——他们自称为太阳血脉,却被他们的敌人永远地改变了。虽然恕瑞玛得胜了,但他们全都失去了一些东西……高贵的亚托克斯也不例外。

时光流逝,恕瑞玛也陨落了。正如所有帝国的命运。

没有了誓死守卫的王权,虚空的威胁也不再迫切,亚托克斯和太阳血脉开始互相争斗,最终演变成了一场战争,毁灭了他们的世界。侥幸逃脱的凡人给了他们一个新的名字,也是一个蔑称:暗裔。

正如虚空的侵袭一样,因为担忧堕落的飞升者们也会危及符文之地的生存,巨神族便出手干涉了。据说,暮光星灵传授给了凡人禁锢暗裔的手段,而新近重生的战争星灵联合起了大军对抗他们。亚托克斯和他的军队何曾畏惧,早已蓄势待发。但是,等到他发觉自己中计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一股比上千颗死去的恒星更强大的引力将他拖入了他手中随他出征无数次的巨剑,把他不朽的精魂永远地锁闭在内。

这把武器是一座监狱,将他的意识封禁在密不透风的永恒黑暗里,甚至剥夺了他自我了断的能力。他与这地狱般的桎梏拉扯了数百年,直到某个愚蠢透顶的无名氏再次抓起这把巨剑。亚托克斯把握住机会,强行将意志注入到宿主体内,并模仿自己原本的形象重塑了宿主的躯体,同时也夺去了宿主的生命。此后数年间,亚托克斯侵占了许多宿主——无论男女,只要是生机勃勃,或是刚毅非凡。虽然他所掌握的魔法不算精深,但他却能在转瞬间便夺取凡人的身体。而且在战斗中,他发觉死去的人也能为他所用,把自己变得更加健硕强壮。

亚托克斯在大地上巡游,不停地竭力寻找能够让他重回飞升之身的办法,但这把剑身上的谜团最终也无法解开,并且他也意识到自己永远也不能获得自由。强夺而来并残忍重塑的血肉愈发地像是一种嘲弄,嘲弄着他曾经的荣光——而那也不过是另一个比巨剑稍微大一些的牢笼罢了。绝望与羞愧在他心中滋长。他曾经所代表的神力,和他所有的记忆统统都被抹去了。

不公的命运令他出离地愤怒了。而他最终想到的办法,完全是一个囚犯刻骨的绝望。如果他不能摧毁这把剑,也不能解脱自己,那他就拥抱湮灭好了。

现在,亚托克斯怀抱着这无情的决心,沿途散布战争和死亡。他心中只剩下一个盲目的期望:如果他可以把一切造物都拖进一场最终的末日之战——一切都会因此毁灭——那么也许他和这把剑也会永远地不复存在。[3]

短篇故事

牢笼

黑暗。

我竭力呼吸,却痛苦万分。

肺叶和喉咙里感觉很空,像是吸气到一半时就掐住气息,让肺脏辛苦地等待着。我大张着嘴,喉管全开,但抽不进气。胸腔里面被紧紧地扯着。

我的四肢和肌肉全都不听使唤。我不能呼吸。快憋死了。血压渐增。胸口和四肢渐渐麻痹。我想大叫,想撕开自己的脸,嚎啕大哭——可我被困住了。我不能动。我动不了。

黑暗。

我一定要想起来。我一定要——

那场战斗。我失控了。很蠢。凡人组成军团与我对抗。我撞进人群。痛饮鲜血。那诱惑太大了。收割的同时,我将他们的血肉融成一体,造出更接近我真身的形象。我歇斯底里地吞下更多更多的血肉,只希望能挽回曾经的自我残存着的,哪怕最细微的回声。可是,如同一团烈火般,我烧得太快,将宿主的身躯也消融了。

黑暗。

我们是在雨天里战斗的。是泥泞和污血将我掩埋了?还是我自己藏了起来,藏了上千年?被困在这监狱里——这个可怕的念头让我更加恐慌起来。战斗要结束了。我能感觉得到。我必须挺身站起。我必须……我必须……

我没了胳膊,也没了腿。黑暗缠住我,仿佛一颗蚕茧。

不行。我挺身直立。可我不知道有没有成功。我什么也感觉不到,除了黑暗。

请让凡人找到我吧。求求你。我一刻不停地对着黑暗乞求,但我耻辱的恳求换回的只有寂静。

我感觉到附近出现了凡人。我没有眼睛,没有耳朵,但我感觉到他在靠近。有人在追他。他一定想要反击。他一定会抓起我的。他看到我了吗?要是他就这么跑过去,我就被扔下了。我感到他的手握住了……他的意识便向我敞开了!

我掘进他的身体,将他拖向深处。我就像是一个遭遇了海难的水手,被抛进了海水中,借着他人的身体不停地向海面挣扎着游去。

“怎么回事?!”凡人尖叫起来。但他却被黑暗吞没了声音——正是我刚刚逃离的无边黑暗。

我就有了眼睛。

我看见大雨落下。遍地污泥。屠场中的斑斑血迹。两名骑士举着长枪站在我面前。我将二人切开,吞噬了他们的躯体,重塑成我要的形态。

他们太弱了。我必须抓紧时间。我要找到更强大的身躯,更好的宿主。我周围只有已死和将死的人。我能听到他们的灵魂正从世上告退。

战斗还未结束。战场转移到了城墙内。我强逼着自己的新身体,朝着喊杀声踉踉跄跄手脚并用地爬去。找一个更好的宿主,我低吼着。但毫无胜利的气势。从来都没有过胜利的气势。

我将在那座城中痛饮,但最终的收获只是对过往荣光的畸形模仿。我由星光和星灵的纯美塑造。我曾是具象的光明与理性。在最雄伟的战争中守护过这个世界。现在,这副偷来的身躯正不断腐败,淌下脓血和败液。肌肉与骨头互相撞动、撕扯,抗议着我这副怪胎似的模样。

我深吸一口气。

“不,亚托克斯。”我说。我的声音潮湿喑哑,在身边的死者之间回荡。

“我们会一直前进……前进……前进……。”

直到最后的湮灭降临[4]

剑魔重做

在18年6月剑魔又双叒迎来了重做,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重做不同于以往的小规模改动,而是像狼人浪法:我已经习惯了阿卡丽等英雄一样,迎来了包括技能、背景故事等方面的全方位改动换了个人,在重做完成初期问题和怀疑不断,直到在后来的职业比赛上被姿态这英雄不亏和The shy:埃及NB等职业选手使用,开始大放异彩,得到了广大召唤师的认可我召唤师就是被锤死,死外面,从峡谷上跳下去,也不会玩一局新剑魔;我Q,我Q,我Q死你

技巧

当你使用暗裔剑魔

  • 在施放【暗裔利刃】时使用【暗影冲决】可提升你命中敌人的几率。
  • 诸如【恶火束链】或你友军的定身效果等控制技能,将有助于你【暗裔利刃】的起手。
  • 在你确保能够逼迫对方一战时施放【大灭】。
  • 真的不能光速QA

敌人使用暗裔剑魔

  • 亚托克斯的攻击非常具有波段性,所以要利用好时间来规避他的命中区域。
  • 亚托克斯的【恶火束链】在朝着边界或亚托克斯奔跑时会更容易离开。
  • 在亚托克斯使用他的终极技能【大灭】时,保持距离或尽快击倒他以防真正的天灾降临。


外部链接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