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以撒的燔祭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Ambox currentevent.svg
此页面的内容及资料需要长期更新,现存条目中资料未必是最新。
Disambig.svg
本文介绍的是:由埃德蒙·麦克米伦(Edmund McMillen)于2011年开发的Flash游戏万恶之源

关于:同作者于2014年开发的同名续作

参见条目:「以撒的结合:重生
The Binding of Isaac
Issac.jpg
Issac
类型 2D、STG、动作冒险、类Rogue
平台 Windows, OS X, Linux
设计师 Edmund McMillen
Florian Himsl
程序 Florian Himsl
美工 Edmund McMillen
音乐 Danny Baranowsky
引擎 Flash
模式 单人
系列 以撒的结合系列
发行时间 2011年09月28日
相关作品 以撒的结合:重生

The Binding of Isaac(中文:《以撒的燔祭》,往往又译为《以撒的结合》。后文简称为“《以撒》”),是一款由独立游戏制作人埃德蒙·麦克米伦(英语:Edmund McMillen)开发的flash角色扮演游戏,于2011年9月发行。2012年5月又追加了DLC“羔羊之怒”(Wrath of the Lamb)。

游戏取材自《圣经》中亚伯拉罕燔祭亲子以撒的故事。游戏开场介绍了主角以撒的遭遇:母亲听从来自上天的“谜の声”献祭自己的儿子以撒,为了逃脱母亲的追杀,以撒坠入地下室,使用眼泪作为武器,为自己的生存与奇形怪状的各路鬼怪战斗。该游戏令人欲罢不能的游戏方式颇受玩家好评,很多评测网站称之为类Rogue游戏的典范之作。[1][2][3]《以撒》系列游戏的粉丝在享受游戏同时,也发布了很多有关此游戏的二次创作


游戏介绍

译名问题

“以撒的结合”这一译名一直在各大中文游戏网站沿用至今。然而翻译成这样是不对的。这里的bind并非“结合”之意,应作“捆绑play”解。Binding of Isaac(或者直接称之为“The Binding”)原本是一个圣经典故。《创世纪》中记述道,上帝考验亚伯拉罕,要求他献祭自己的独子以撒。最后天使阻止了亚伯拉罕的献祭,并说“现在我知道你是敬畏神的了”。

1……神要试验亚伯拉罕、就呼叫他说、亚伯拉罕、他说、我在这里。

2神说、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burnt offering)。

3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备上驴、带着两个仆人和他儿子以撒、也劈好了燔祭的柴、就起身往神所指示他的地方去了。

……9他们到了神所指示的地方、亚伯拉罕在那里筑坛、把柴摆好、捆绑他的儿子以撒(bound his son Isaac)、放在坛的柴上。

10亚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杀他的儿子。

11耶和华的使者从天上呼叫他说,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他说,我在这里。

12天使说,你不可在这童子身上下手。一点不可害他。现在我知道你是敬畏神的了。……

——《创世纪》第二十二章
Isaac-2.png

“Binding”一词即指代了整个献祭的事迹,翻译成“被缚的以撒”或者“以撒的燔祭”更合适。彰显作者的黑色幽默的是,“以撒”在希伯来文为“笑”之意,而游戏中全裸的以撒不但以泪洗面,更是用大颗大颗的眼泪作为武器对抗作者创造出的这个凌虐的世界。

开发背景

独立游戏开发者埃德蒙·麦克米伦的《超级食肉男孩》(Super Meat Boy)获得了成功,为他积累了充足的资金。麦氏变得任性起来,想要“尝试疯狂的想法”,开发一款类似于塞尔达传说RPG,并且结合自己的成长背景,加入与基督教有关的内容。他与之前合作过的FLASH编程师Florian Himsl用了一周时间构想出游戏的创意。游戏的标题一开始叫“Love Sick”,然后又改成“Mom”,最后改成“The Binding of Isaac”。[4]两人抽空共同研发了大约120天(注)后,《以撒的结合》便登陆Steam平台。虐待儿童的情节、象征恶魔的符号、大量的厕所幽默、黑暗的基调和令人不快的血肉充斥整个游戏流程,加之炼狱一般的游戏难度以及简陋的游戏引擎,埃德蒙·麦克米伦声称,就是要做成一款失败的游戏。万万没想到,这种离经叛道的风格颇获玩家欢迎,未做推广的情况下,两年内制作团队就获得至少3000万美元的收入。[5]

麦克米伦担心《以撒》若接受ESRB(全称:北美娱乐软件分级委员会)的评级会影响游戏的行销,于是以一种不可描述的方式规避了分级系统的审查,在Steam成功登陆。事实上,Steam的公司Valve知道这款游戏风格猎奇,判定它大有潜力,果断发布了《以撒》。[6]麦氏和G胖(Valve老总)两人的背后怕是有肮脏的屁眼交易

游戏音乐由Danny Baranowsky创作,麦克米伦之前的《超级食肉男孩》音乐也由他作曲。曲风压抑而黑暗,有的背景音乐最终幻想系列的启发。有评论赞扬这是2011年最佳游戏音乐。[7]

游戏特色

内容随机生成,那是为了你们好!(Randomly Generated Content! it's good for you![8]
——埃德蒙·麦克米伦的一本道

主条目:游戏#Roguelike
玩家角色死亡后出现的以撒遗书的模版。
“亲爱的日记,今天我挂了。
在OO地方,我被这个东西弄死了→
我把我的所有都留给我的猫咪Guppy(好东西!)
再见了,残酷的世界,XOXO[9]

《以撒的结合》具有一定的RPG特征但不像多数RPG那样,杀怪不能使自己升级,只能依靠道具提升属性,获得特殊技能。游戏从机制上看,借鉴了冒险游戏《塞尔达传说》很多的元素,比如俯视的地牢结构、心形的生命槽、主动道具、炸弹、金币的使用以及隐藏房间等等。

每个关卡都带有很多大小相同、用一扇扇门连接起来的的独立房间,其中固定有一部分房间有特殊的功能,比如给予道具,出售物品,提供挑战等等。有的房间隐藏在墙面背后,需要用炸弹才能开启,给予额外的奖励。玩家操纵的以撒每进入一个有敌人驻扎的新房间,门会立即关闭,只能消灭眼前的敌人方可通往下一个房间。而消灭本关卡的BOSS方可进入下一个关卡。清除每个房间后,中央可能会随机出现一个掉落物作为奖励:每种掉落物都有特定的效用,比如钱币可以用于购物,炸弹可以造成大量伤害或者炸开房门等等。击败关卡boss后,则会出现一个奖励道具。 然而,游戏中每关的敌人、房间分布、掉落物、道具的给予充满了很大的随机性。在这里,S/L大法完全不能奏效,一旦玩家死亡,游戏立即结束,只能从头开始。这是典型的“Roguelike(类Rogue)”特征。除了起始房间给出的简陋的操控说明外,这个游戏完全没有新手引导,就连每一个道具的注释说明都那么晦涩难懂。玩家只能依靠自己摸索这个游戏中的茫茫内容。

获得某件道具后以撒模样的各种变化。

《以撒》另一大特色是它纷繁的道具系统。每当以撒获得新的道具后,外表会发生喜闻乐见的变形:拿起九尾鞭,身上就会出现鞭痕;拿起衣架,头就会被衣架刺穿;拿起恶魔有关的道具,就会变成恶魔的模样……外貌的改变可以积累、叠加。往往进行到最后,以撒已经与起始相貌大相径庭了。更有意思的是,除了形体上的变化,道具与道具之间的效果也会发生神奇的相互作用。比如道具“Technology”会使以撒发射激光代替普通的眼泪,而“ Wiggle Worm ”使以撒的眼泪轨迹变成波浪形,若同时拥有这两者,就会射出波浪形的激光。有些道具的搭配效果十分给力,但是有的却足以把玩家坑害致死。所以面对一个道具时,有一定经验的玩家会在意它与既有道具的搭配效果——如果互相冲突,甚至达到作死的程度,那就需要放弃眼前的道具了。

作为一款冒险类游戏,以撒的结合也拥有大量的怪物(包括怪物的各式变种)“调教”玩家。怪物的安排依然遵循游戏程序的生成规则,玩家无法准确地预测下一个房间会有什么危险等待着自己。有的敌人只出现在游戏特定的关卡,有的则始终伴随着游戏的进行。在以撒的冒险途中,如何征服这些难缠的小怪及头目,甚至是无伤通关,令人绞尽脑汁。

除去这些元素之外,游戏还有很多内容可以与玩家互动。有的房间会布有尖刺陷阱伤害玩家,有的有石头和沟壑阻碍玩家走位,有的房间摆放特殊的机器或乞丐让玩家进行交♂易。

游戏深入下去之后,达到某些条件会开启新的秘密,解锁新的道具与人物。总之,这个游戏鼓励玩家为了尝试多种道具的组合方式,为了解锁新成就而努力。

丧心病狂的游戏内容

Moegirl is watching you.jpg
萌娘百科更喜欢收集萌物,不倾向于剧透以及收录过多的攻略。本词条一些图片、音乐可供读者欣赏,想更深♂入了解本游戏请查阅注释与外部链接提供的相关网站~


章节、关卡与房间

《以撒》的地图显示出随机生成的房间分布。随着章节的深入,地图的规模会越来越大。本图包含DLC的内容
  • 第一章:The Basement
  • 第二章:The Caves
  • 第三章:The Depths
  • 第四章:The Womb
  • 第五章:Sheol(阴间)

游戏一共分为五个大章节,每个章节有两个关卡,每个关卡有多个不同种类的房间构成,Treasure Room(宝库)、Boss Room(Boss房)、Shop(商店)和Secret Room(密室)四个“核心房间”一定会出现在前三个章节的每一关。[8]后两章就不会再提供宝库和商店了。达到某些条件,一些额外的特殊房间如Devil Room(恶魔房)、Arcade(游戏厅)会出现在当前或下一关卡,为玩家带来一定的福利

掉落物

Tboi Pick Ups.png

消灭一个房间的敌人后,房间正中央会有几率掉落掉落物。《以撒》各色掉落物给予玩家金钱、钥匙、炸弹、血量回复、塔罗牌和药丸等等。有的掉落物有不同变体,比如钱币会包含1美分硬币和5美分镍币(当然前者掉落几率更高),炸弹会有10%的概率变成“贱笑雷陆夫人(Troll Bomb,源于暴走漫画的troll face)”给玩家“惊喜”。

道具

《以撒》以“物品系统”来取代传统的“等级系统”,在每个关卡中,宝库、商店、头目房间会提供物品,密室也可能会出现特殊道具。作者把物品归纳为五种[8],有的道具可以看出作者满满的恶意,有的则看出对其他游戏的致敬之意。以下选取了《以撒》部分道具:

Usable items(可用道具)

需要玩家按下SPACE键才能触发相应效果的道具。不像《塞尔达传说》里面专门有界面切换主动道具那样,《以撒》只能同时持有1个可用道具。可用道具大多有冷却时间。为了使道具能够再次使用,玩家需要清除房间里的敌人给道具“充能”。

Passive items(被动型道具)

被动道具一旦获得,便会对玩家角色产生永久的影响。此种类型的道具效果十分广泛:有的会让玩家获得飞行能力,有的会让玩家有透视秘密房间的能力,有的直接给予玩家一定数量的掉落物等等。

Stat padding items(属性提升道具)

提升玩家眼泪射速、射程、威力,玩家移动速度或是生命值上限的被动道具。

Weapon items(眼泪道具)

永久改变玩家眼泪状态的被动道具,比如让你的眼泪带毒、追踪、回旋的效果。眼泪的状态会在游戏界面上显示。

Familiars(跟班类道具)

获得此种道具后,玩家角色身边会永久生成一个类似于《宇宙巡航舰》中的“子机”(OPTION)一样的“小跟班”帮助你战斗。有的跟班以眼泪攻击敌人,有的冲向敌人造成接触伤害,有的帮玩家阻挡敌人的子弹。

萌萌哒的游戏角色

游戏开始时的选人界面除了以撒,其他4名角色保持被锁闭的模样不能选择。玩家只能通过达到某些条件(游戏没有明示出来)之后才能解锁新的角色。大多数角色的原型来自于《圣经》故事。 这些游戏角色属性及初始道具物品各异,造就了不一样的玩法和道具选择路线。[10]

Isaac.png 初始唯一的角色,《圣经》人物亚伯拉罕之子,差点被父亲燔祭给上帝。是个光头,麦氏说“妈妈剃的”。[11]作者把他RPG的角色定义为"fighter"。
Issac
以撒

CV:Danny Baranowsky(注)

Maggy.png 抹大拉的马利亚,游戏中简称“Maggy”。耶稣的追随者,是《圣经》第一个见证耶稣复活的人。麦氏定义她为"cleric(牧师奶妈)"。从游戏结局可以看出,Maggy是以撒的妹妹
Magdalene
抹大拉

CV:Danny Baranowsky

Cain.png 亚当与夏娃的长子,杀死弟弟亚伯。《圣经》记载的第一桩谋杀案的凶手。如同《圣经》那样,该隐同样在游戏中受到保佑,有着令游戏更容易的初始道具。麦克米伦说他是"thief(盗贼)"职业。
Cain
该隐

CV:Danny Baranowsky

Judas.png 出卖耶稣的门徒。游戏起始的3分钱象征犹大为了30银币出卖耶稣。头上戴着一顶菲斯帽。有着可怕的攻击力和血量。尽管埃德蒙说菲斯帽是为了让犹大看上去更像个"mage(魔法师)"而已[12],仍然被怀疑是因为FEZ的制作者Phil Fish在独立游戏开发者大会上不支持自己,才给犹大这么设计的[13]杀父之仇,不过如此
Judas
犹大

CV:Danny Baranowsky

Eve(tboi).png 《圣经》记载的第一个女人。可能因为游戏中会变换形态,作者把她看作"Druid(德鲁伊)"。变换形态时显示的那句"What a horrible night to have a curse..."出自《恶魔城II:西蒙的冒险》(Castlevania II: Simon's Quest)。
Eve
夏娃

CV:Danny Baranowsky

Dead Baby.png 没有《圣经》背景故事。他不能像其他角色那样拥有生命值上限。???解锁之前不会出现在选人界面里面。他的蓝色皮肤在暗示缺氧而死的孩童,主动道具似乎在暗示人死后不久的大便失禁。
???
(中文常译作“小蓝人”)

CV:Danny Baranowsky

可恶的敌人

《以撒》含有小到苍蝇大小的小怪,大到占半个屏幕大小的“肉山大魔王”级别的大BOSS,大大小小数十种敌人。有很多怪物是从麦氏以前的游戏“搬运”过来的,还有很多受到《塞尔达传说》的启发。有的敌人冲向以撒造成接触伤害,有的向以撒发射血滴、炮弹甚至激光;有的敌人需要以特殊的方法才能消灭,有的被消灭后可以无限复活。再加上游戏场景包含的尖刺、炸药桶等等环境,《以撒》的地牢危机四伏,时刻准备让可怜的玩家角色葬身地底。

以下是游戏一小部分小怪和Boss的简介。

Fly(tboi).png Pouter.png
随处可见的小苍蝇 发射子弹的大苍蝇
Spity.png Gaper.png
蛆的一种 名叫Gaper(意思是“一脸懵逼”)的小兵
Gusher.png Mulligan.png
被麻美了的小兵 被苍蝇寄生了的小兵
Clotty.png Knights.png
作者从自己前作《超级食肉男孩》中搬来的小怪 免疫来自前方攻击的小兵。受《塞尔达传说》同名小怪的启发而来
Turret.png
无敌的小怪。本房间其他所有小怪被消灭方才停止攻击
Monstro.png
《以撒》第一章广为人知的Boss Monstro
War.png
天启四骑士之一“战争”
Gurdy.png
体积数一数二的巨型Boss,被昵称为“肉山”

游戏结局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Tboi Ending01.png Tboi Ending02.png
结局1 结局2
Tboi Ending03.png Tboi Ending04.png
结局3 结局4
Tboi Ending05.png Tboi Ending06.png
结局5 结局6
Tboi Ending07.png Tboi Ending08.png
结局7 结局8
Tboi Ending09.png Tboi Ending10.png
结局9 结局10
Tboi Ending11.png
结局11

DLC: Wrath of the Lamb

制作完原版之后,作者从未想过为这个可怕的游戏做出任何调整。[14]可当麦克米伦发现自己的妻子玩通了整个《以撒》之后,他开始考虑再造福一次社会,为这个游戏制作更多内容。[15] Wrath of the Lamb取材自《启示录》第六章第16节的话。麦氏在Twitter上声称,制作这个DLC花费了比原作更长的时间,加入了超过80%的内容,包括新的游戏机制、新章节、新的关卡变体、新的结局、新的掉落物,当然还有大量新道具……2012年5月28日,“羔羊之怒”登陆Steam平台。

新章节、关卡与房间

  • 第一章 The Cellar
  • 第二章 The Catacombs
  • 第三章 Necropolis
  • 第四章 Utero
  • 第五章 Cathedral
  • 第六章 The Chest

Wrath of the Lamb额外添加的六种房间分别为:Curse Room(诅咒房)、Sacrifice Room(牺牲房)、Super Secret Room、Boss Challenge Room、Library(图书馆)和Angel Room(天使房)。

新掉落物

Wrath of the Lamb Pick Ups.jpg

“羔羊之怒”引入了一种新机制,叫“小挂件(Trinkets,上图最右边的一个即是一种小挂件)”,以掉落物的形式出现,玩家可以随身佩戴,带来特殊效果。还新加入了一个钱币的变体、一个钥匙的变体、一种新的❤以及一种新的箱子。超级贱笑雷的加入能确保这个DLC足够can²hai⁴玩家。此外还加入了几种新药丸,塔罗牌也增加了小奥义牌(Minor Arcana,插图没有表示)。

新道具

以上选取了一些新添加的道具。其中猫头状的道具来自作者已去世的宠物猫Guppy[16]Minecraft的道具也乱入了一把《以撒》。

新游戏角色

Samson.png 圣经》中的大力士,被情妇大利拉出卖,后与敌人同归于尽。游戏唯一初始带有不同种类❤的角色。麦克米伦把他的职业定义为"Beserker(狂战士)"。
Samson
参孙
CV:Danny Baranowsky

更可恶的敌人

蜘蛛类的敌人成为Wrath of the Lamb怪物的一大组成部分。它们飘忽不定的走位令众多玩家大伤脑筋。麦氏解释道:“其实蜘蛛的运动一半时间随机,一半在朝玩家移动。”其他新加入的怪物大多数都是原版怪物的变体。

以下是部分DLC新加入的小怪及Boss.

Spider(tboi).png Fatfly.png
新加入的蜘蛛给玩家造成很大的麻烦 新的苍蝇变种,发射偶数弹
Trite.png Hang_man.png
Trite,灵感源于《毁灭战士III》中的同名小怪 吊死鬼
Mask_Heart.png
DLC另一个麻烦的小怪,左边面具部分是无敌的
Mask of infamy.png Mask of infamy Heart.png
对应上述小怪的新Boss Mask of infamy. 这个Boss竟然没有显示血条。这是作者故意为之。麦氏解释道:“面具里面的东西不是活的(the thing inside the mask is not living)。”
Mask of infamy2.png
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Mask of infamy背后的裂隙之中有一张脸。这是麦氏一贯的设计风格:一个大个体由一个小人在其中操控
Ultra Pride.png Ultra Pride2.png
终极傲慢,小Boss之一。模样就是参照的俩作者的样子,让自己乱入了一把《以撒》。

新结局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Tboi Ending12.png
结局12
Tboi Ending13.png
结局13

续作

主条目:以撒的结合:重生

早在开发《以撒》原版时,制作者就注意到游戏引擎的局限。一旦Flash文件超过300M大小,生成SWF时程序想不坏掉都很困难。当时使用的Flash的脚本ActionScript 2令开发者深受掣肘,对手柄娘也不支持。[6]再加上麦氏更喜欢像素风格的美术,《以撒》系列于是走向了重制的道路。

游戏最终以The Binding of Isaac: Rebirth为名于2012年登陆Steam。

外部链接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