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身在武漢等疫區的編輯讀者保重身體,早日戰勝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 你好~!歡迎來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來到這裡,點這裡加入萌娘百科!
  • 歡迎具有翻譯能力的同學~有意者請點→Category:需要翻譯的條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發現某些內容錯誤/空缺,請勇於修正/添加!編輯萌娘百科其實很容易!
  • 覺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話,請推薦給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歡迎加入,加入時請寫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組已經建立,請點此加入!

蘭斯洛特(Fate)

萌娘百科,萬物皆可萌的百科全書!轉載請標註來源頁面的網頁鏈接,並聲明引自萌娘百科。內容不可商用。
前往: 導覽搜尋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本條目☆Kira~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27078218 p0.jpeg
P站id:27078218
基本資料
本名 ランスロット
(Lancelot)
別號 湖上騎士、騎士之花、蘭斯洛特爵士、狂犬、黑霧之狂戰士[1]、亂·素玄人[2]、人妻斯洛特、岳父、蘭叔、長江、NTR騎士、黑洞劍法、懶死駱駝、3D騎士、長江騎士、梅花J
髮色 紫髮
瞳色 紫瞳
身高 191cm
體重 81kg
起源 【傍迷惑】[3]
陣營屬性 秩序·善·地(Saber)
秩序·狂·地(Berserker)
聲優 置鯰龍太郎
萌點 悲劇、圓桌騎士、狂戰士、虔誠、溫文、變身、爵士、抖M、王廚、相愛相殺、背叛、爸爸[4]
印象色 濃紺
特技 武藝、騎馬
所好之物 禮節、傳統
所惡之物 告訴他人真實的想法
天敵 伊斯坎達爾
出身地區 法國
親屬或相關人
亞瑟王桂妮薇兒加拉哈德瑪修·基列萊特特里斯坦
間桐雁夜吉爾伽美什
相關圖片
はは、この私が、まるで……哈哈,這樣的我……
忠節の騎士だったかのようではありませぬか……簡直像個忠誠的騎士一樣……
——狂化解除後的蘭斯洛特

蘭斯洛特TYPE-MOON旗下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在小說Fate/Zero中初次登場。

能力設定

從者面板

職階 御主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職階能力 保有技能
Berserker 間桐雁夜 A A A+ C B A 狂化:C 對魔力:E
精靈的加護:A
無窮的武練:A+
藤丸立香 A A A+ C B A 狂化:C
對魔力:E
精靈的加護:A
無窮的武練:A+
魔力逆流:A
Saber 藤丸立香 B A B C B+ A++ 對魔力:B
騎乘:B
湖上騎士:A
無窮的武練:A+
騎士不徒手而亡:A++

技能

  • 職階能力
狂化:C
Berserker時
除了幸運與魔力外的能力參數上升一個等級。但提升等級的話就會失去語言能力,也不能進行過於複雜的思考。
  • 保有技能
對魔力:E
Berserker時
因為持有除魔的戒指而擁有對魔力,但由於狂化而等級下降。雖然不能使魔術無效化,但多少能降低傷害。
精靈的加護精靈の加護):A
來自精靈的祝福。在危險的局面中優先地召來幸運的能力。但只能限定在能建立武勛的戰場中發動。
無窮的武練無窮の武練):A+
在某個時代號稱無雙的精湛武藝。使心、技、體完全的合而為一。不論在何種精神制御(包含狂化)下都可以發揮出百分之百的戰鬥能力。

寶具

騎士は徒手にて死せず(ナイト・オブ・オーナー)/騎士不徒手而亡(Knight of Honor)騎士不死於徒手
等級:A++
種類:對人寶具
攻擊距離:1
最大捕捉:30人

賦予手中的東西“自己的寶具”這樣的屬性的寶具能力。不管什麼武器、怎麼樣的兵器(例如鐵柱、戰鬥機、槍枝都是)都能在手中用魔力圍繞使之成為相當於D級別的擬似寶具(這時候,作為對象的武器會被Berserker的黑色魔力像葉脈一般纏繞)。手中獲得寶具的情況,原本就是D等級以上的話就將以原本的等級置於他的支配之下。但是,這個能力的適用範圍原則上只限於他認知為“武器”的東西(比如說、儘管戰鬥機可以化為寶具但航空母艦被認知為“運送武器的東西”因而無法寶具化)。

因為費洛特的策略,而在沒帶劍進行戰鬥的困境中,用樹枝打倒費洛特的小故事的具現化。

己が栄光の為でなく(フォー・サムワンズ・グローリー)/不為一己之榮光(For Someone's Glory)
等級:B
種類:對人寶具
攻擊距離:0
最大捕捉:1人

能夠隱藏自己能力值的能力。可以變身為其他任何可以建立功勳的騎士,Berserker職階時由於狂暴化,該能力劣化成了偽裝。平時籠罩Berserker的黑色煙霧,就是這一能力的劣化形態的表現之一。(使用一划令咒能讓Berserker正常發動變身一次,但變回來還得用一划)

蘭斯洛特過去曾多次變裝隱藏身份出行冒險並獲得勝利的榮譽,同樣也是由此傳說具現化。

阿隆戴特
無毀なる湖光(アロンダイト)/無毀的湖光(Aroundight)/無悔的長江
等級:A++
種別:對人寶具
距離: 1~2
最大捕捉:1人

通過封印其他寶具初次解放蘭斯洛特的真正寶具。與誓約勝利之劍(Excalibur)成對,同為湖中精靈託付給人類的寶劍。因為有著相同起源,其堅韌能與誓約勝利之劍匹敵。兩者有著相似的設計,劍身皆有精靈文字的刻印。此劍的特徵是有著如同月下閃耀湖水般的光輝、絕不會毀壞的刀刃。 能配帶這把劍是當代最強騎士的榮譽象徵;但由於蘭斯洛特曾以此劍斬殺圓桌騎士,因此使其喪失聖劍的資格,被歸入魔劍。

抽出這把劍的時候,蘭斯洛特全部的參數值提升一個等級,全部的ST判定中成功率變成兩倍。由於有打倒過龍的故事,能夠對持有龍屬性的英靈追加傷害。

縛鎖全断・過重湖光(アロンダイト・オーバーロード)/縛鎖全斷·過重湖光(Aroundight Overload)/縛鎖全斷·長江電焊
等級:A++
種類:對軍寶具

對平如鏡的湖光施加過度負荷,使深藏其中的魔力溢出,轉用為攻擊。本來應當是蓄意不放出作為光之斬擊的魔力, 更加貼近在砍中對方時解放出來的劍技。龐大的魔力由湖面溢出,被稱其藍色光芒正如湖水一般。

角色經歷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Garden of Avalon

亞瑟王圓桌之一,《Garden of Avalon》中《騎士們的故事》的講述者之一。

法蘭西出身的騎士,在海峽對岸聽說了石中劍與理想之王的傳言,被領民與亞瑟進行比較之後,由於不服與好奇而踏上不列顛的土地。

之後,在某次戰鬥中,蘭斯洛特與亞瑟作為友軍共同作戰。在與王的邂逅中受到衝擊,少年王的身姿讓蘭斯洛特意識到意識到亞瑟之所以為亞瑟王不是靠體格,而是靠其無可動搖的信念。

此次作戰之後,蘭斯洛特作為友人,被招待至卡美洛城。沒過多久就成為了圓桌的一員。

不列顛在神秘退去的大環境下,土地貧瘠、農作物歉收。亞瑟王時代,經常通過蘭斯洛特卿從歐洲購買糧食。

由於是來自異國的騎士,對於不列顛這個國家,蘭斯洛特更加注重個人。因此察覺到了王與圓桌的異常。對於特里斯坦離去時所言的“不懂人心”極其憤慨。與同樣想要為王分憂的王妃桂妮薇兒達成了共識。

亞瑟王時代第十年,蘭斯洛特與桂妮薇兒間的不貞關係敗露。

阿格規文、加荷里斯、加雷斯死亡。高文在與蘭斯洛特的戰鬥中負傷。蘭斯洛特離開不列顛,回到歐洲的領地。

即便如此,亞瑟王原諒了蘭斯洛特。

莫德雷德叛亂,蘭斯洛特提出援助,被高文拒絕。

此後,蘭斯洛特在悔恨中度過了餘生。

第四次聖杯戰爭

以Berserker的職階被召喚現世。在序盤倉庫街戰鬥中,因為遠坂時臣的Archer吉爾伽美什現身,而被Master的雁夜放出戰鬥。因為寶具“並非為了己身的榮光”的作用使在場的Master看不清能力參數,更憑藉寶具“騎士不徒手而亡”和精湛的武藝將吉爾加美什射出的寶具自如運用,使吉爾加美什愈發憤怒打算使出更多寶具,遠坂時臣因擔心英靈真名暴露而以令咒制止,使吉爾加美什憤怒離場。 隨後蘭斯洛特轉而因為生前的執念,向Saber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發起攻擊,但Saber由於之前受傷而一直占據下風,在場的迪盧木多(Lancer)因Master肯尼斯的令咒命令不得不跟蘭斯洛特一起對付Saber。隨後在場的Rider伊斯坎達爾(亞歷山大大帝)因看不下去二對一的戰鬥而對Lancer與Berserker發動攻擊。Berserker受到神牛之蹄的多次猛擊而重傷離場。


在Caster召喚巨型海魔引起的騷亂中,蘭斯洛特憑藉“騎士不徒手而亡”將捲入騷亂的自衛隊F-15J戰機化為自己的寶具,與駕駛神話中的輝舟“維摩那”的吉爾加美什展開了激烈的空戰。最終用計將吉爾加美什擊落。隨後再度將目標轉向Saber,使Saber在航炮的高射速下無暇對Caster使用寶具。Lancer利用寶具”破魔的紅薔薇“切斷蘭斯洛特控制飛機的魔力。但蘭斯洛特在最後關頭脫離飛機並拆下一門機炮,在下降過程中繼續攻擊Saber,被吉爾加美什射出的寶具擊中而再度重傷離場。

之後雁夜受言峰綺禮指使,用令咒讓蘭斯洛特強行使用因狂化而失去的偽裝能力“並非為了己身的榮光”,偽裝成Rider的模樣襲擊了愛麗絲菲爾藏身的倉庫將其擄走。同時重傷了護衛的久宇舞彌。舞彌在切嗣趕到後傷重而亡。

戰爭的最後,蘭斯洛特在言峰綺禮的安排下,在冬木市民會館的地下停車場中突襲四處尋找愛麗絲菲爾的Saber。戰鬥中頭盔裂開而向Saber現出真面目,並解放了最強寶具"無毀的湖光”。瘋狂的攻擊著喪失鬥志的Saber。最終因解放了寶具而使魔力消耗大增,Master雁夜體內提供魔力的刻印蟲不堪重負而死,自身的儲備魔力也被耗盡而停止了行動,被Saber以劍穿透身體消失。

蘭斯洛特臨死前的描寫(節選)
「即使這樣,我還是要得到聖杯。」
淚珠滴落在顫抖的護手甲上,與順著劍刃滑落的Berserker的鮮血混在一起。
「如果不這樣做,我的朋友……如果不這樣做,我就根本無法對你做出任何補償。」
「——真是讓人難過。都到現在了,你還為自己戰鬥尋找藉口嗎?」
令人懷念的聲音。
抬頭看去,騎士正用一如既往的,如同平靜的湖面般沉穩的目光注視著滿臉淚水的王。廢棄了與Master的契約,趁著還未消失的間隙,他從瘋狂的咒語中解放了出來。
「蘭斯洛特……」
「是的,不勝感激。或許,我也只能用這種方式來傳達我的思念吧……」
用充滿慈悲的目光注視著貫穿了他身體的利劍,蘭斯洛特苦笑著繼續說道。
「其實……我當時是想讓你親自懲罰我。王啊……我當時真希望你因為自身的憤怒向我問罪……」
背叛的騎士,被稱為圓桌破綻元兇的蘭斯洛特,向直到最後都不曾責備他的唯一友人悲切地訴說著。
「如果能夠被你制裁……如果你能向我要求補償……那麼我也一定會相信贖罪……我一定會相信,總有一天能找到原諒自己的方法。……王妃應該也是同樣吧……」
這便是——某個男人和某個女人的後悔。他們懷抱著與王同樣的理想,卻因為太過軟弱而無法貫徹這個理想。
而這二人直到死也沒能得到救贖。因為背叛了最為重要的人而深深自責,這一自責,他們背負了一生。
這樣的痛苦該去向誰訴說呢,究竟誰該怎樣責備誰才能獲得解脫呢。
深深地嘆了口氣,蘭斯洛特放鬆了身體,倒在騎士王懷中。懷中的身體很輕,Saber不禁覺得喉嚨發堵。Servant逐漸消失的身體,已經幾乎沒有了重量。
「雖然是以這樣的形式,但最後我還是借用了你的胸口……」
仿佛在小睡中做了夢一般,湖之騎士平靜地呢喃、嘆息道。
「在王的懷中,王的眼前死去……哈哈,這樣的我簡直……就像一個忠義的騎士那樣……」
「你——不要這麼說——」
Saber焦急地回答。在他消失前,自己還有話必須告訴他。她希望他能明白。
不是「簡直就像」,而是「根本就是」。
她想告訴他,你就是一位忠義的騎士。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你對國家,對王奉獻出的真誠。
所以不用再自責了。哪怕那是不能犯的過失。你的品質不是憑這樣一個過失就能夠顛覆的。
我不想羞辱你,不想失去你。正因為我有這樣的願望,才能夠真心否定你犯下的所謂罪過。
這是阿爾托莉雅的真實想法,但——卻無法成為那位騎士的救贖。
騎士如同熟睡般閉上了雙眼,他的身體在漸漸消散。眼見他很快就要消失不見,但Saber卻依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是。
「蘭斯洛特,其實你……!」
你不是什麼罪人——這種話對他而言又有什麼意義呢。
就算有人否定了他的罪,但最為糾結於這份罪過的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
為什麼當時沒能察覺到他這份孤獨的思緒呢。為什麼沒能將這位騎士高潔的靈魂,從幾近瘋狂的自責中解放出來呢。
——王不會明白別人的心情——
在離開圓桌的同時聽到的這句話——是誰說的呢。
騎士的亡骸沒有再多說什麼,伴隨著最後的殘光,他消失了。
「——等……等等……蘭斯——」
注視著失去了重量,空無一物的臂彎,Saber嗚咽了起來。
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她不允許自己發出哪怕一點聲音。面對忠誠的騎士的最後時刻,自己甚至沒能對他說出一句安慰的話語,現在自己還有什麼資格哭呢。
王只能是孤獨高傲的——
對自己這樣說著,尋找救國之路的同時,自己究竟忽略了多少人的想法和苦惱。
英勇獻身的高文,殉於使命的加拉哈德,他們在最後一刻都在想著什麼呢。他們是否同樣懷著後悔和不甘離世的呢。為什麼自己就能一口咬定並非如此呢。
Saber泣不成聲,仿佛有無數荊棘割裂了內心一般痛苦。
難道說身為王的自己根本不應該高高在上——
如果這樣,就不會帶來破滅的結局了嗎?所有人就能得救嗎?
「……還沒完。」
從嗚咽的喉嚨中發出的——是常勝之王執著的聲音。
「還能補償……還來得及……我還有聖杯。我還有能夠顛覆命運的奇蹟……」
Saber撐著勝利之劍,站起身。
就算無法傾聽人心,就算被斥責是孤高之王,那也完全沒有關係。
即使如此,只要能親手為故鄉和臣民取得勝利就行了——這便是她所要求自己的,身為「王」必須做到的事情。
只要能得到聖杯,就可以彌補一切,就可以糾正所有的過失。
現在,這個信念,是選擇了王者之道的Saber的全部。
帶著滿身傷痕,Saber邁開了腳步。

蟲爺的說法是雁夜鶴野相對來講更有魔術師的資質,但是雁夜因為斷絕了與魔術的關係(因為雁夜覺得間桐家的蟲術實在是太喪病了,這也是雁夜甘願退出追求的原因之一),導致作為趕鴨子上架型的雁夜還是召喚狂階從者來加強能力,外加蟲爺有意是想看雁夜被折磨的樣子,因為刻印蟲本來就是要消耗雁夜的生命,再來個狂化更能滿足蟲爺的惡趣味

而且本來蟲爺就還有作為一手牌用來以後用,所以才有意讓雁夜召喚了狂階,而且從者在相性上和雁夜有一定相似性,雁夜是到最後才是供魔被抽乾了(最後對騎士王時)。

在《拜託了!愛因茲貝倫相談室》中,蘭斯洛特脫口說出“我喜歡的不是桂妮薇兒,而是吾……沒什麼” 其實原來蘭斯洛特也許是想對阿爾托莉雅和桂妮薇兒說:“其實你們都是我的翅膀”之類的話,當然最後是失敗了。(大霧)

Fate/Grand Order

Berserker職階

遊戲數據

CV:置鯰龍太郎 人設:こやまひろかず
星級:4 職階:Berserker
能力面板
筋力 A 耐久 A
敏捷 A+ 魔力 C
幸運 B 寶具 A
保有技能
  1. 無窮的武練 A+
    【付與自身暴擊星集中狀態(3000%[Lv.1]→6000%[Lv.10])(3回合)】
  2. 精靈的加護 A
    【自身的暴擊星發生率提升(10%[Lv.1]→30%[Lv.10])(3回合)】
  3. 魔力逆流 A
    【自身的NP獲得量提升(50%[Lv.1]→100%[Lv.10])(1回合)
    暴擊威力提升(30%[Lv.1]→50%[Lv.10])(3回合)】
職階能力
  1. 狂化 C
    【自身的Buster指令卡性能稍微提升(6%)】
  2. 對魔力 E
    【自身的弱體耐性稍微提升(10%)】
寶具
騎士不徒手而亡[5]Knight of Honor
等級 A 種類 對人寶具
【自身的攻擊力提升(10%[100%]→30%[500%])(3回合)
對敵方全體進行強力攻擊(600%[Lv.1]→1000%[Lv.5])】
  • 立繪

劇情相關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第一章 邪龍百年戰爭

黑貞德召喚出來,為黑貞德方的Servant。

因為將貞德錯認為了亞瑟王而對她發起了猛烈的攻擊元帥把Saber認成貞德,這裡長江把貞德認成Saber,嗯……都是武內的,最終被我方擊敗消失。

活動 Fate/Accel Zero Order

在變異的活動特異點F中,Berserker與雁夜依然締結了契約。

主角等人與雁夜匯合,並亂入了三王宴會,解決了Archer。在解決Archer後,由於雁夜魔力見底無法控制Berserker,因此Berserker理所當然地槓上了Saber,眾人為保護Saber制服了Berserker,然而Rider卻救走了雁夜和Berserker。

後來,Rider燒了間桐家,救出了櫻,雁夜選擇犧牲自己帶有令咒的右手以救走櫻,Rider便一刀砍下了雁夜的右手並稍微做了處理,隨後雁夜帶走了櫻。髒硯回到間桐家後,發現間桐家被大火焚燒,地上有雁夜有令咒的右手,以及失去魔力即將消失的Berserker,氣得馬上與Berserker締結契約。最後Berserker與主人公一方戰鬥,因戰敗而消失。

台詞

場合 台詞
戰鬥
開始1 Arrrrrrrrr!
開始2 Arrrr
技能1 Arrrr
技能2 Arrrr
指令卡1 Ar...
指令卡2 Arr...
指令卡3 Arr
寶具卡 oooooa!
攻擊1 Aa
攻擊2 Arrr
攻擊3 Arrrr!
Extra Attack Arrrthurrrrrr!
寶具 Arrrthurrrrrr!!
受擊 Uaaaaaaaaa!!
無法戰鬥 Gaaaa...Arrrr...
勝利 Arrrrrrr!
強化
升級 Arrrrrrr!
靈基再臨2 Boooaaaa...
靈基再臨4 Arrrr...
個人空間(My Room)
對話 Aa?
喜歡的東西 Arrrrthurrrrrr...
討厭的東西 Arrrrthurrrrrr...!
關於聖杯 Gala...had...
活動舉行中 ArrArrArr...
生日 Birth...day
其他
獲得 Shrrrrrr...

Saber職階

在遊戲第六章登場,為四星的Saber。

最初公布的Saber階蘭斯洛特的圖因為明顯畫歪了的劍柄而被玩家們詬病,甚至還有部分玩家直接向人設畫師しまどりる表達了自己的不滿。不過正式實裝時卡面上的劍柄是畫正了的。

最初公布的圖,可以看出劍柄畫歪了

遊戲數據

CV:置鯰龍太郎 人設:しまどりる
星級:4 職階:Saber
能力面板
筋力 B 耐久 A
敏捷 B 魔力 C
幸運 B+ 寶具 A++
保有技能
  1. 湖之騎士 A
    【自身的NP增加(30%)+獲得暴擊星(10[Lv.1]→20[Lv.10])】
  2. 無窮的武練 A+
    【付與自身暴擊星集中狀態(3000%[Lv.1]→6000%[Lv.10])(3回合)】
  3. 騎士不徒手而亡 A++
    【付與自身每回合獲得暴擊星狀態(5[Lv.1]→15[Lv.10])(3回合)
    暴擊威力提升(30%[Lv.1]→50%[Lv.10])(3回合)】
職階能力
  1. 對魔力 B
    【自身的弱體耐性提升(17.5%)】
  2. 騎乘 B
    【自身的Quick指令卡性能提升(8%)】
寶具
縛鎖全斷·過重湖光Aroundight Overload
等級 A++ 種類 對軍寶具
【自身的Arts指令卡性能提升(30%)(1回合)
對敵方單體進行超強力的攻擊(900%[Lv.1]→1500%[Lv.5])
賦予傷害附加狀態(1000[100%]→3000[500%])】

台詞

場合 台詞
戰鬥
開始1 生憎手加減出来るほどの器用さはない。お覚悟を
很遺憾,我並沒有靈巧到可以放水。覺悟吧。
開始2 立ち塞がるならば容赦はしない。行くぞ……!
倘若你要擋路,那我不會手下留情。上!
技能1 乙女の加護を!
仙女的加護!
技能2 これだ!
就是這裡!
指令卡1 はい
是!
指令卡2 お任せを
交給我吧!
指令卡3 はっ!
哈!
寶具卡 我が王に誓って!
向吾王起誓!
攻擊1 せいっ!
嘿!
攻擊2 とうっ!
嚯!
攻擊3 はぁ!
哈!
Extra Attack さあ、どうだ!
看,這個如何!
寶具 最果てに至れ。限界を越えよ。彼方の王よ、この光を御覧あれ!「縛鎖全断・過重湖光」アロンダイト・オーバーロード
抵達盡頭,超越界限。彼方之王啊,見證這光吧!「縛鎖全斷·過重湖光」Aroundight Overload
受擊1 ぬおおっ!
咕唔唔!
受擊2 ぐっ!
唔!
無法戰鬥1 王よ……せめて一目、貴方、に……
王啊……至少讓我……再看您一眼……
無法戰鬥2 まだだ、ここで倒れる訳には……ぐぁっ
我還不能……在這裡被打倒……咕…!
勝利1 この身は騎士王に捧げしもの。敗北は許されない!
此身已獻於騎士王,決不允許敗北!
勝利2 悪く思うな。恨むならば、その強さを恨むがいい
別怪我,要恨的話,就恨這份強大吧。
強化
升級 一つ強くなったようです
又變強了一些。
靈基再臨1 成程、更に強くなった
原來如此,變得更強了。
靈基再臨2 これはいいものですね
這真是很不錯。
靈基再臨3 いかがです、マスター
您覺得怎麼樣?Master。
靈基再臨4 まさか、この光景に再び巡りあうとは。マスター……このランスロット、感謝します
沒想到……能夠再次與這副光景相逢。Master,我蘭斯洛特,由衷感謝您。
個人空間(My Room)
羈絆Lv.1 マスター。どうなさいました
Master。有什麼事情嗎。
羈絆Lv.2 お戯れもほどほどに
玩笑也要適可而止。
羈絆Lv.3 困ったお方だ。私のマスターであるならば、正々堂々となさってほしい。……いえ、失言でした
真是位讓人困擾的人啊……既然是我的Master,希望能夠更加堂堂正正一些……不、恕我失言。
羈絆Lv.4 共に戦えることがこれほど嬉しいとは……。マスター、御身は私がお守りします
能夠共同戰鬥竟然讓人感到如此愉快……Master,您將由我來守護。
羈絆Lv.5 貴方は我が剣をささげるにふさわしいお方だ。生涯……そう思えたのは騎士王と貴方だけだ
您正是我手中之劍所以獻於的對象。在我一生中……能讓我這麼想的只有騎士王和您。
對話1 そろそろ出掛けた方がいいのでは?
差不多該出門看看了吧?
對話2 私はつるぎです。貴方の指示が正しきものである限り、刃がマスターに向く事はないでしょう
我的職責是劍。只要您的指示保持正確,我就永不會對Master兵刃相向吧。
對話3 どうか正しき道をお進みあれ。そうである限り、私は忠実に仕えましょう
請您在正確的道路上前行,只要您這麼做,我就會忠實地輔佐您。
對話4(阿爾托莉雅系所屬時) い、いえ、その……会わせる顔がありませんので……
……不,別。那個,我沒臉去見那位……
對話5(阿爾托莉雅Alter系所屬時) 何たる邪悪……! だが、王をあそこまで追い詰めたのは我々か……
多麼邪惡……!但將王逼到如此境地的正是我們啊……!
對話6(高文所屬時) あぁ、ガウェイン卿か。……そうだな。ここはひとつ、チェスで勝負するかい?
啊啊,高文卿。是呢…用西洋棋來決一勝負吧?
對話7(莫德雷德系所屬時) 誰だ?ん?モードレッド……?っ、いや……待て待て待て、貴様……モードレッド、貴様が……!?
是誰?哎,莫德雷德?……哎?不,等下等下!你是莫德雷德?你嗎!?
喜歡的東西 この身が焼けるほどの恋をしました。それ以外となると、私には剣の技くらいしかありますまい
我曾經有過一場烈火焚身般的戀情。在此之外的話,我就只有劍技了吧。
討厭的東西 いいえ……私に嫌いなものを語る資格など無い。強いて言うなら、己自身でしょうか。この不貞の自分を、王に裁いてほしかった……
不……我沒有說厭惡的事物的資格。一定要說的話,是我自己吧。這個不貞的我,想要制裁王……
關於聖杯 ただ、王に私という罪人を裁いてほしい。聖杯にかける願いと言えば、それだけです
我只是想要王給予我裁決。如果是對聖杯許願的話,也就只有這個了。
活動舉行中 どうやら何か起きているようです。確認したほうがよろしいのでは?
看起來好像發生什麼了。去確認一下嗎?
生日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マスター。どうか本日がよりよい日でありますよう。
生日快樂。Master。祝您今天能夠渡過美好的一天。
其他
獲得 サーヴァント、セイバー。ランスロット、参上いたしました。ひとときではありますが、我が剣はマスターに捧げましょう
從者,Saber。蘭斯洛特,前來報到。雖然只有短暫的時間,但吾之劍將獻給御主您。

劇情相關

第六特異點 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

獅子王對阿格規文下令讓蘭斯洛特返回聖都,阿格規文對此耿耿於懷,於是命令蘭斯洛特不殺光逃離聖都的難民不准回聖都。於是蘭斯洛特帶領手下的騎士襲擊了難民隊伍,但是因為達文西的自爆而未能追上難民。

後在主角眾人前往亞茲拉爾神廟尋找初代哈桑尋求幫助時,蘭斯洛特攜帶自己的騎士團襲擊了東之村,在激戰之中,蘭斯洛特解放了寶具,重傷了阿拉什後離開村莊返回聖都。

在聖都中,蘭斯洛特對獅子王對村莊發動聖槍的行為提出了質問,獅子王答到自己這麼做是為了徹底摧毀反抗勢力,讓計劃萬無一失。如果反抗勢力存活下來,僅靠高文一人就足以消滅他們。 但是蘭斯洛特仍然對難民的死耿耿於懷。隨後特里斯坦也回到了聖都,報告說東邊的村莊擋下了聖槍的一擊。

在阿格規文的質問下,蘭斯洛特表示願意去捉拿倖存者,阿格規文雖然想讓高文捉拿蘭斯洛特,卻被獅子王喝退。

主角一行在離開阿特拉斯院時被蘭斯洛特的部隊包圍,在貝迪威爾告訴蘭斯洛特獅子王的目的後,蘭斯洛特卻說自己早就知道了,要在這裡處決所有人。 就在蘭斯洛特要斬殺貝迪威爾之時,瑪修沖了出來用盾擋住了蘭斯洛特的劍,並痛罵蘭斯洛特的所作所為。而蘭斯洛特在見到瑪修和那面盾牌時更是大為震驚。 一番戰鬥之後瑪修表示為了不辱沒加拉哈德之名,決定要與獅子王對抗到底。蘭斯洛特也反思了自己的行為,也決定不再與主角為敵,而是要去找獅子王質問。並帶主角一行到了一處隱秘的集落。在集落主角一行意外與達文西相遇,原來在達文西自爆的時候蘭斯洛特見到達文西(蒙娜麗莎)是個美女,出於某些原因將達文西救下。

在前往大神殿尋求拉美西斯二世的幫助時,蘭斯洛特和自己的騎士團抵擋住神殿守護獸,掩護主角進入大神殿尋找拉美西斯二世。

圍攻聖都衝進王城內部時,蘭斯洛特表示自己要親自去對付阿格規文,便和主角一行分開。另外一邊,阿格規文為了得到斬殺蘭斯洛特的力量,對自己施加了狂化咒術,他對蘭斯洛特說到自己一生都是作為母親的道具,他憎恨女人,然而王卻讓他改變了想法,讓他對自己身為男性一事感到安心,並在蘭斯洛特對這番話語感到錯愕之際拔劍斬殺了蘭斯洛特。而阿格規文拖著瀕死之軀來到獅子王御座前,向王進行最後的匯報。

角色相關

長江騎士

ED插畫——蘭斯洛特(長江湖上騎士)

Fate中的湖之騎士蘭斯洛特在中文圈被稱為長江騎士。出處為Fate/ZERO的ED《MEMORIA》中的一張蘭斯洛特眺望妖精之湖的ED插畫(到此處依然應該是正常地稱其為湖之騎士)。

2011年10月11日B站UP主妖刀罪歌投送的視頻《愛聽隨身聽的Assassin[自製][Assassin篇]》的末尾,將老三國的ED《歷史的天空》替換了《MEMORIA》,在播放到蘭斯洛特眺望妖精之湖的插畫時,正好對應此時的歌詞“長江有情起歌聲”。

蘭斯洛特的寶具名稱因此也被惡搞化:無悔的長江(無毀之湖光)、縛鎖全斷·長江電焊(縛鎖全斷·過重湖光)。 萬惡之源: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蘭斯洛特:我要制霸一切流域!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Berserker

間桐雁夜因為以速成魔術師的身份參戰,故作為魔術師的能力比不上其他人。因此在間桐髒硯的要求下,在詠唱召喚呪文時增加兩小節的“狂暴”咒文,讓召喚出來的英靈強制增加“狂”屬性。使英靈的職業強制決定為狂戰士Berserker來提高能力參數。

Berserker是北歐神話中的名詞,這個詞源於古代北歐語言,也就是巴薩卡,意思是“披著熊皮的人”。在北歐神話傳說中,受主神奧丁庇護的戰士,能夠得到一股擁有熊之精神、狼之勇猛的力量,在戰場上會陷入極端興奮的忘我狀態,沒有恐懼、疼痛的感覺,忘記流血的痛苦而打擊敵人,以超強的肉體瘋狂殺敵,身上最多只會穿輕裝甲,甚至赤裸上身作戰,一直戰鬥到死。狂戰士是精英中的精英,有無窮的意志力,為戰而生,戰意越猛戰鬥力越大,因此戰鬥中的狂戰士即使生命枯竭也會奮戰到死的那刻。

Fate系列作品中,狂戰士為七個職階之一,曾在戰鬥中瘋狂的英雄符合此職階。通常從者能夠發揮原始英靈的性能就是理想的狀態,但是“狂化”會以剝奪理性為交換,對從者進行超越英靈之性能的強化。

原作者設定吐槽

明明最開始身軀很細看起來很弱的,結果設定成力量速度都非常厲害的角色了。雖然後背設定成有披風,但意外的是磋商後變得很細。就像觸手一樣。(こやま)

武內崇:盔甲的設計是由こやま擔當的。因為是非常複雜的形狀,於是想著這樣的設定畫會不會很貴下了“封閉式頭盔”的指示,發展成這樣真是沒有想到。(笑)
虛淵玄:那真是不負責任的要求呢~我一直在想戴著全封閉式頭盔要怎麼樣才能變帥,結果還是想做成狹縫的眼睛呢。於是,就變成現在的樣子了。
武內崇:原本的臉的設定,毫無煩惱的就完成了。想著“這傢伙看起來很不幸!”描繪出的。
虛淵玄:比起Lancer那種灑脫的花花公子的樣子,陰沉的俊男比較好啊。

相關神話

作為“凱爾特神話”分支的傳說之一,他與亞瑟王的王后桂妮薇兒之間戀情故事其原型就是愛爾蘭“費奧納騎士團”精銳勇士迪爾姆德·奧迪那和其主君芬恩·麥克庫爾的未婚妻愛爾蘭公主“格拉尼·康馬克”的著名悲戀傳說,這使成為從者的他對同時在此次聖杯戰爭中現界的Lancer迪爾姆德·奧迪那感到非常棘手。

蘭斯洛特-加龍省

某站正版字幕的感人翻譯。(該版本字幕已替換)

極大可能是微軟Word簡繁轉換的鍋,該功能在從繁體轉換到簡體時會將“洛特”自動轉換成“洛特-加龍省”(洛特-加龍省是法國的一個省),此版本的字幕應是直接暴力轉換之後沒有校對,而產生了這個奇葩的譯名。

其他

因為桂妮薇兒和同樣扶持在騎士王身邊的蘭斯洛特產生了感情,所以蘭斯洛特也是知道阿爾托莉雅女兒身和不老秘密的圓桌騎士之一。(起初並不知情,以為騎士王是少年,後來因為王后告訴了他內情,發現原來騎士王是個萌妹子。蘭斯洛特:我好興奮呀我好興奮呀

從小被湖之精靈收養而長大的蘭斯洛特,也許是想把阿爾托莉雅作為一名女性而看待,當然最後在處於在湖之精靈(娘家)和騎士王(主家)的兩面的矛盾的心情下,在和桂妮薇兒約會時被阿格凡和莫德雷德等人逮了個正著,蘭斯洛特自己赤手空拳衝出重圍,桂妮薇兒則被迫於騎士王的威信將被處刑。

對王后一往情深的蘭斯洛特與戰友等強襲處刑場,卻不幸失手誤殺了高文的手足,導致高文對蘭斯洛特的怨恨以及向騎士王建議親征蘭斯洛特。

蘭斯洛特在和高文數番大戰過後擊敗了高文並在高文的頭上留下了傷痕,而騎士王最後也罷兵,最後莫德雷德在不列顛向騎士王掀起了叛亂,高文在之前和蘭斯洛特戰鬥中留下的舊傷被敵人擊中,高文並因此傷重身亡。

而蘭斯洛特在接到求援的信件而遠道而來想支援騎士王平亂時,發現騎士王和莫德雷德的大戰已經結束,亞瑟王的傳說已經被終結。

蘭斯洛特最後抱著“希望被騎士王懲罰”的(抖M)想法鬱鬱而終。

《拜託了!愛因茲貝倫相談室》中蘭斯洛特還提到了因為特里斯坦曾經對騎士王的一時失言,導致蘭斯洛特他自己內心非常鬱悶。

其實圓桌騎士中的不少人像蘭斯洛特特里斯坦高文、阿格凡等等都是喜愛騎士王的,只能說是時代弄人,蘭斯洛特自己在《拜託了!愛因茲貝倫相談室》中也有表示過其實騎士王才是當時最需要被人理解和愛的人,而騎士王對於蘭斯洛特一直信任和寬恕讓蘭斯洛特感到對這樣的自己非常羞愧(其實阿爾托莉雅一直都很認可蘭斯洛特是一位優秀的騎士),表示更希望自己能被騎士王懲罰,在最後也在地下停車場中的戰鬥後了卻了這樁心愿(所以說還是抖M)。

所以衛宮切嗣在召喚出騎士王后發現居然是女兒身來背負這個沉重的命運之後,才會對圍繞在她身邊的那些騎士們產生了無聲的憤怒,但又不能對她所在那個年代的人們來隨意指責,再加上作為魔術師殺手的衛宮切嗣並不提倡騎士道而講究有效率地完成任務,所以衛宮切嗣保持了沉默。

還有一種說背叛Saber的原因:蘭斯洛特是gay(存疑,凱騎士在《阿瓦隆之庭》就提到過蘭斯洛特是和自己同樣喜歡女人的同好,在圓桌騎士的故事中也同樣有凱騎士(因為太毒舌)被人追著打,作為朋友的蘭斯洛特就和凱騎士互換裝束,武藝高強的蘭斯洛特自己就化妝成凱騎士的樣子來進行冒險的典故),然而Saber居然是女孩!亞瑟王不可能是個女孩!

《拜託了!愛因茲貝倫相談室》中不需要帶黑騎士頭盔,只需要個鐵桶就能讓蘭斯洛特君狂化。甚至在FGO的萬聖節勇者活動時,劍階蘭叔隨便套了個頭盔就變成了狂階的數據、寶具和外觀,不過職階沒變

因為Saber不注重“奶子”政策,因而蘭叔很憤怒
http://ww4.sinaimg.cn/mw690/006nAJTTgw1f4v7l419wej30cs0k541y.jpg
以前亞瑟王注重“奶子”政策,深受下屬們的喜愛騎士王對於胸部的妄執感動了蘭斯洛特(彌天大霧)

相關設定圖

  • 蘭斯洛特能力數值(Berserker階級)


  • 蘭斯洛特劇情故事(Berserker階級)
蘭斯洛特相關設定(Berserker職階)
  • 蘭斯洛特劇情故事(Saber階級)


注釋

  1. 出自《fate extella link》的登場介紹
  2. 《超時空花札大作戰》中給自己起的假名
  3. 大意為“給周圍的人添麻煩”
  4. 兒子是加拉哈德,而在FGO中憑依在瑪修身上的英靈正是加拉哈德
  5. FGO國服翻譯為“騎士不徒手而亡”。然而“騎士不徒手而亡”這個句子是有歧義的:“騎士/不徒手而亡”和“騎士不徒手/而亡(騎士不徒手所以死了)”。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