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歡迎來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來到這裡,點這裡加入萌娘百科!
  • 歡迎具有翻譯能力的同學~有意者請點→Category:需要翻譯的條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發現某些內容錯誤/空缺,請勇於修正/添加!編輯萌娘百科其實很容易!
  • 覺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話,請推薦給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歡迎加入,加入時請寫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組已經建立,請點此加入!

衛宮士郎

萌娘百科,萬物皆可萌的百科全書!轉載請以URL超連結形式標注源地址,并寫明轉自萌娘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大萌字.png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本條目☆Kira~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47565763 p0.jpg
P站ID:47565763
基本資料
本名 衛宮えみや 士郎しろう
(Emiya Shirou)
別號 偽校務員、弓道部的吸塵器、穗群原的布朗尼、學生會長的生命線、希耶羅(シェロ)[1]、核彈劍仙、衛宮巨俠
髮色 紅髮
瞳色 棕瞳
身高 167cm
體重 58kg
起源 【劍】
屬性 【劍】[2]
聲優 杉山紀彰
野田順子(幼年)
萌點 好人人妻刀劍悶騷傲嬌料理達人老好人
印象色 赤銅
特技 修理電器、家庭料理
所好之物 料理
所惡之物 梅昆布茶
天敵 言峰綺禮
出身地區 冬木市
活動範圍 冬木市
所屬團體 私立穗群原學園2年C班→3年C班
親屬或相關人
從者:Saber
養父:衛宮切嗣
義姐:伊莉雅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
遠坂凜間桐櫻
同位體:英靈衛宮
相關圖片
——衛宮士郎

衛宮士郎TYPE-MOON旗下的《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文字冒險遊戲《Fate/stay night》的男主角。

簡介

Fate/stay night》男主角。十年前第四次聖杯戰爭造成的火災的倖存者。被魔術師衛宮切嗣救起,收為養子。夢想是成為正義的夥伴

在2004年的第五次聖杯戰爭中,意外地成為了Saber的御主。

平凡的高中生,憧憬著穗群原的高嶺之花遠坂凜。冬木市穗群原學園2年C班的學生。不過在學校社團小有名氣,由於從不拒絕他人的請求幫忙而被各大社團喜愛,人稱偽校務員穗群原的布朗尼[3]。相對於普通高中生而言擁有破格的料理能力根據作者對料理等級的劃分,「某無所屬魔術師」最強,已經不在凡人的範圍,月世界裡已知的符合者只有衛宮士郎。由衛宮士郎和女主角們的料理能力延伸出的漫畫《衛宮家今天的飯》已出動畫,在2年C班教室取出便當的瞬間就會被一大群同學(不論男女)捏著筷子逼近。是學生會長柳洞一成的摯友,經常把便當分給寺廟出身而午飯菜色不足的一成,獲得稱號學生會長的生命線。曾為弓道部王牌,是原文「箭矢呢,是在射出前就已經射中了的」「如果在射前想著不會中就不會中,想著會中就會中」從未射偏過一次的弓道大師,被間桐慎二排擠後以傷為契機退出弓道部。但仍然為弓道部服務,幫忙打掃衛生、給社團顧問藤村大河帶便當,人稱弓道部的吸塵器。慎二的妹妹櫻因為士郎的傷照顧過士郎一段時間。晚上會到藤村大河的高中同學螢塚音子位於新都的店裡打工。

其實已經接受了衛宮切嗣的入門魔術教育,自己摸索出了投影魔術後被教授了入門級別中最簡單的強化魔術,使用投影魔術被切嗣評價效率低而專心練習強化魔術。由於衛宮切嗣連基礎中的基礎都沒有傳授(切嗣本意是想讓士郎中途放棄,但沒想到士郎會堅持下來),因此每次鍛鍊魔術都要從頭一條條打通自己的27條魔術迴路(雖非魔術師家系也沒有繼承衛宮家的魔術刻印(存疑)卻天生27道魔術迴路),練習結束後就關閉。做出魔術迴路的行為極其危險,因此每晚都和死亡擦肩而過。名副其實的半吊子的魔術師,但如果是作為將魔術當作工具使用的魔術使的話,士郎可以說是奇才。

2004年2月2日,因為弓道部事務而晚上還留在學校的士郎目睹了非人類的戰鬥,逃跑時被藍色的持槍英靈襲擊瀕死,被另一人救下,得救後僅僅找到了救助他的人留下的掛墜,回到衛宮邸,再次被藍色槍兵襲擊,逃到倉庫後意外地叫出自稱Saber的騎士。這就是Fate/stay night的開端。

在遊戲Fate/stay night三線五結局中,均為第五次聖杯戰爭的勝者。還有四十個Bad End包括被伊莉雅只留下腦袋不死以及變成伊莉雅的玩偶和Dead End。

從小就為了成為正義的夥伴而不斷鍛鍊自己。小時候曾經在跳高時,一舉攻略遠坂,然而士郎本人並不知情。

家務全能,是個聽話的爛好人,有人妻的屬性未來的自己則直接進化成了老媽子屬性

性格上的扭曲被身邊不少人察覺到。給人的印象為冷漠而從不展現笑容(也不是完全不笑,很少真心的笑),卻又從不拒絕他人求助。

由於魔術屬性並非五大元素之一,一般的五大元素魔術基本無法使用。戰爭初期,與魔術迴路枯竭的隔壁二爺並列為最弱的御主。

雖然刻苦練習魔術,但由於切嗣故意授予的錯誤方法,使其不僅在魔術修煉上成果甚微,甚至每次行使魔術都要冒生命危險。強化魔術啟動咒文是同調 開始Trace on。但唯一擅長的投影魔術。投影魔術啟動咒文是投影 開始Trace on,這個用於自我暗示的咒文是士郎自創的,因此另一人說出這句話時士郎會感到驚訝。最初通過魔術來修理各種電器並通過與英靈衛宮(未來的自己)的相遇而強化。在UBW線中,藉助凜的魔力可以發動固有結界「Unlimited Blade Works」。Fate世界中,是少數擁有和英靈肉搏能力的凡人之一。

因字形相似以及作為Galgame男主角在三條線分別推倒Saber,再加上06年Deen社動畫由於嚴重的角色塑造偏重問題而將士郎塑造崩潰,因而06版士郎被被一部分人稱為「土狼」,隨後被無腦跟風者廣泛傳播。蔑稱,慎用。

能力

差異

由於遊戲中每條線的經歷不同,所以每條線的士郎的能力也會有所不同,同時劇中士郎能做到的事並不代表紅A也可以做到(因為紅A來自遊戲三線五結局以外的世界線)。

Fate線

在與Saber的並肩作戰中兩人的距離不斷被拉近。在夢中窺視到了Saber的記憶,理解了Saber的過去。被Archer告知了衛宮士郎擅長的是精神戰,在現實中戰勝不了的就靠空想去打倒。將僅存於Saber記憶中的選王之劍必勝黃金之劍Caliburn以及Saber遺失卻依舊存在於士郎體內的劍鞘遠離塵世的理想鄉Avalon這兩件寶具投影出來。

UBW線

可以理解Archer的投影。在柳洞寺目睹了Archer清流般的劍技而痴迷,不自覺地模仿起Archer的劍技。對葛木宗一郎戰時強行投影干將莫耶,導致迴路震盪,後被Archer修復。此後多次投影干將莫邪,教堂戰目睹Archer釋放固有結界無限劍制,理解了無限劍制。與Archer戰獲勝。和凜補魔後可以借用凜的魔力,最終領悟了自己的無限劍制。

HF線

移植紅A的手臂後以「每投影一次精神便會被英靈的手臂吞噬」為代價,可以使用紅A程度的投影魔術。但是由於「世界相差太大」而無法使用固有結界UBW。由於此時的衛宮士郎已經不堅持「正義的夥伴」這條路,心像世界已經改變,故無法導出和使用「無限劍制」因此在使用紅A手臂時會被UBW反噬,最後被侵蝕而死

投影出「射殺百頭」絕技,將黑Berserker擊殺。按照凜提供的遠坂家傳的的設計圖投影出第二魔法使魔導元帥澤爾里奇的第二魔法限定禮裝「寶石劍澤爾里奇」。在黑Saber戰的選擇肢中,以鶴翼三連絕技壓制並正面擊敗黑Saber。投影Rule Breaker切斷了櫻與安哥拉曼紐的契約,在黑聖杯前與言峰綺禮大戰,因身體刃化和言峰綺禮被黑泥侵蝕的緣故獲勝,最終以自滅為代價投影了誓約勝利之劍轟碎了大聖杯法陣。在true end中會被伊莉雅以第三法救下,投入到一個全新的空白人偶中得以復活,繼續生活下去

體質

體內埋有聖遺物阿瓦隆,在Saber被召喚時被激活,開始擁有不死體質。

阿瓦隆修復身體的方式為,先將人體組織轉化為劍,然後將劍修復,因此阿瓦隆生效時,身體硬度也會瞬間提升。

例子:

Berserker戰,Fate線/Heaven's Feel線,為Saber擋刀,被Berserker腰斬,半個腰部被砍飛,骨頭血肉全被砍掉,10分鐘修復好。

Berserker戰,UBW線,被捲入Archer的幻想崩壞,背部受傷,內臟破裂吐血,自愈。

老虎道場2,BAD END,被Berserker一拳打飛,脊椎粉碎卻無法死去。

Rider戰,閃避Rider的話被刺穿延髓而不死,用雙臂格擋短劍的話,身體會開始劍化,格擋時開始出現金屬碰撞聲,Rider最後一擊刺中鎖骨時,短劍被士郎的鎖骨崩掉卷刃,Rider只能承認用刃物殺不死士郎。被迴旋踢踢飛,身體劍化中硬度提升沒有即死。

被Rider從三樓踢飛,按照使用令咒時機不同,體質表現力也不同,不召喚Saber則會砸在地面,劍化的身體摔碎,胸口被劍刃刺穿,修復力趕不上結界的溶解速度,最終被溶解。落地瞬間召喚Saber的話,修復效率大幅度提升,同樣程度的落地,僅僅是內臟移位肋骨斷裂而已,馬上就可以修復到與被Saber接住的選項同樣的程度。

魔術

主條目:無限劍制
FGO禮裝『限制/零毀』
作為成熟的魔術師的姿態
也是亞種特異點III中千子村正的形象

在故事開始時使用的是強化魔術,不過真正擅長的是投影魔術——以想像為藍本,再用魔力構成實體,將實際存在的物品複製的魔術。

投影魔術是在衛宮切嗣教授強化魔術前自己摸索出來的(某種意義上來說士郎也是個相當具有魔術才能的人)。本質上是固有結界的劣化。與僅能製作出空有外形之物的普通投影魔術不同,違背了魔術等價交換的準則,憑空製作出幻想,是侵蝕世界的禁忌魔術。在投影白刃戰武器以外的物品時,所需要消耗的魔力為數倍,且效果也是暫時的。

士郎的投影,並非是直接用魔力製造,而是從自己的固有結界中召喚已經存在的劍。其固有結界「無限劍制」是用魔力將自己的心象世界——充滿無限之劍的世界替換周圍的空間。

由於心象世界有所差異,士郎的無限劍制的咒文和Archer、美遊世界的衛宮士郎的咒文略有不同。

人物經歷

1994年之前

在第四次聖杯戰爭開始前,衛宮士郎僅僅是冬木市的一個普通少年,性格並不扭曲。在《扭蛋從者》中,幼年的士郎性格偏向於天然。在Apocrypha的世界線中沒有發生第四次聖杯戰爭,而士郎的生活由於世界線的收束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依舊與凜、櫻、露維亞有交集。

第四次聖杯戰爭後

1994年年底,冬木市新都以市民中心為起點火災蔓延。士郎在火災中失去了雙親,自己在火海中掙扎時已經無法顧及他人,最終倒在火海中奄奄一息。

在士郎瀕死時,被四處搜尋倖存者的衛宮切嗣找到。切嗣將Avalon放入瀕死的士郎體內救下了士郎。

衛宮切嗣找到士郎時喜極而泣,表情太過於幸福了,以至於士郎這個被救下的人被其表情感染,那個笑容也成為了士郎性格扭曲的源頭。

火災過後,士郎與其他倖存者一起入院,那個救助了士郎的大叔走進病房,問士郎願不願意與他這個陌生大叔一起住,士郎很快答應了。之後,士郎被衛宮切嗣收養,隨切嗣姓衛宮,住在深山町藤村組交給衛宮切嗣的武家住宅。

被切嗣收養後,士郎自然知道了老爹的真實身份是魔術師,也知道了切嗣成為正義夥伴的夢想與行動。

士郎想學習魔術時,切嗣沒有教授士郎正確的方法。但是在士郎自己摸索出投影后,還是教了最基礎的強化魔術,由於士郎的魔術屬性起源化,當時除了公認性價比極低的投影魔術和最最基礎的強化魔術完全沒有學會其他能力。

切嗣被聖杯詛咒後時日無多,某日父子倆在庭院內賞月時,切嗣離世。

「交給我吧,老爹的夢想」「啊,那我就安心了」

切嗣死後,這個在冬木擁有不少人望的旅行家被安葬在柳洞寺後山,衛宮邸的所有者藤村組非常照顧衛宮切嗣的養子士郎,尤其是組長藤村雷畫、以及後來成為老師的「冬木之虎」藤村大河。

切嗣還在世時,不怎麼會料理家務,而且經常出國旅行被堵在愛因茲貝倫的結界外,而大河也經常在衛宮邸蹭飯,練就了士郎的家務萬能。

8年前,士郎被教授魔術後,每天進行魔術的鍛鍊,但是由於方法不對,實際上每天都要打通魔術迴路,鍛鍊結束後捨棄。而正常的魔術師一輩子打通一次就不會再關閉,僅僅會切換迴路開關。

在切嗣去世後的一段時間士郎一度處於壞掉的狀態,曾不斷挑戰跳高,有一對魔術師姐妹看著他跳高一下午被攻略某種意義上,士郎的人生態度非常符合魔術師的胃口,堪稱同齡魔術師殺手HF線幕間遠坂凜解釋過為什麼選擇士郎當協助者,因為他有著魔術師的心理「比任何人都看重理想,比任何人都看重他人」「同時,比任何人都更厭惡著自身」

第五次聖杯戰爭前

而在日常生活中,士郎總是一個爛好人,中學二年級時,為了幫助被三年級生欺凌的一年級生,自願接下了製作文化祭道具,徹夜完成,當時的同學間桐慎二在心裡笑士郎傻卻也在學校看著士郎忙活了一晚上,這段經歷成了士郎與慎二友誼的開端。之後士郎經常到間桐家玩,放學後被坑與慎二一起跟高年級學生打架。在設定集中提及,在學生打架的程度,士郎或許技術不及專門鍛鍊過的人,但是只要發展成持久戰士郎就是無敵的。

升入穗群園的高中部後,士郎延續其初中時代的作風,加入弓道部後,其宗師級別的弓道水平令同為武家出身的美綴綾子非常尊敬。同時,各大社團也經常拜託士郎修理東西。士郎的便當被C班的同學讚不絕口,只要衛宮同學打開便當盒就會有無數同學(無論男女)捏著筷子逼近,同時,這也是缺乏營養伙食的寺廟之子柳洞一成的生命線。

儘管士郎本人不知道,其實他在學校內的知名度不亞於高嶺之花遠坂凜

升入二年級後,士郎與突然轉變的慎二關係惡化,被慎二排擠,士郎以傷為藉口退出弓道部,慎二的妹妹間桐櫻此時開始出入衛宮邸為士郎幫忙。

第五次聖杯戰爭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老虎道場

道場一
發生時間:三日目
死因:於言峰教會聽過聖杯戰爭介紹後,選擇放棄令咒退出戰鬥。在和Saber破棄契約後在歸途獨自遭遇伊莉雅和Berserker,被奧林匹亞廚藝第一把交椅的B叔輕鬆料理掉。
下場:右臂被砍飛,腰部以下全毀,卻被伊莉雅保持意識無法死亡。在伊莉雅宣告要把他帶回城堡調教後放棄理性和思考。

道場二
發生時間:三日目
死因:Saber陷入絕體絕命的危機之時,選擇先帶遠坂逃跑。
下場:被Berserker追上,遠坂被砍死。自己則被打碎脊椎,然後頭骨被伊莉雅凍結使其無法死亡,結局同道場一。

道場三
發生時間:六日目
死因:得知柳洞寺有從者存在後,不聽遠坂的勸告,選擇和Saber當天晚上正面突擊。
下場:中了Caster的轉移魔法陣,被迫和Saber分開,然後被Caster輕鬆料理,左胸完全被吹飛。死前左手被切下奪取令咒。

道場四
發生時間:九日目
死因:在學校對決慎二和Rider時,選擇和Rider正面對決。
下場:沒有先行格擋激活劍鞘,被Rider輕易刺穿脊椎癱瘓,數分鐘後被Rider吸血致死。

道場五
發生時間:九日目
死因:地點同前,被Rider一腳從三樓踢下時選擇不用令咒呼喚Saber。
下場:直接落地摔成重傷,身體摔裂,體內劍化依舊無法抵抗結界,數秒後身體遭鮮血結界溶化。

道場六
發生時間:十一日目
死因:十日目在商業區遭遇Rider時留在原地,不去追已經和Rider互打到大樓頂樓的Saber。
下場:等到發現不對而趕過去的時候,Saber已經魔力耗盡倒地。隔日在公園被伊莉雅輕鬆捕獲,被帶回城堡抽出靈魂,變成伊莉雅的娃娃。

道場七
發生時間:十一日目
死因:被伊莉雅捕獲至城堡,在伊莉雅逼問是否成為她的從者時選擇屈服。
下場:從答應的那一刻就被下了言靈,無法再反悔。下場同道場六。

道場八
發生時間:十一日目(從時間來看應該是十二日了)
死因:和Berserker的對決陷入絕境,當Saber拚死準備使用聖劍時選擇不阻止她。
下場:Saber那一劍因為魔力不足完全傷不了Berserker。數分鐘後即將消失的Saber被B叔一斧爆頭,凜被B叔捏成碎片。士郎本人被斬斷雙腳,準備被帶回城堡調教。

道場九
發生時間:十三日目
死因:Caster來襲時,選擇和凜與伊莉雅留守客廳,交託Saber一人出外應敵。
下場:被已遭Caster用破則劍控制的Saber一劍斬死。

道場十
發生時間:十三日目
死因:地點同前,當Saber沖向Caster時不阻止她。
下場:下場同道場九,被淚流滿面的Saber一劍斬死。

道場十一
發生時間:十四日目
死因:和英雄王對決,被太陽魔劍Gram一劍斬飛,掙扎時選擇「站不起來」
下場:士郎倒地不起,Saber被英雄王奪走。很無言的結局……

道場十二
發生時間:十五日目
死因:在前往言峰教會地下室時,被強烈的恐怖預感驅使,選擇不進入直接回家。
下場:言峰稍後自動找上門,在對峙時被人(汪醬)從後暗算死。

道場十三
發生時間:十五日目
死因:和Saber的好感度不夠。
下場:Saber在聽了言峰「殺了主人就給你聖杯」的話後,一劍砍死士郎。Saber這真是……

道場十四
發生時間:十五日目
死因:在前往柳洞寺決戰前,沒有把劍鞘取出還給Saber。
下場:被黑泥包圍時無法投影阿瓦隆,死於黑泥之中。

道場??
發生時間:十二日目
死因:在中午對練後選擇不給Saber飯吃,還不知節制地嘲弄餓翻天的Saber。
下場:因果報應。遭到抓狂的Saber以完全武裝之姿毆打至死……
附註:此道場為遊戲中的惡搞劇情,士郎並沒有真正死亡。(雖然確實有出現DEAD END的字樣……)

道場十五
發生時間:三日目
死因:對決Berserker時,選擇不追上激戰中的Saber,獨自回家。
下場:回家數分鐘後令咒消失,出門確認時被人(Archer?)從背後暗算而死。

道場十六
發生時間:五日目
死因:在放學的校園和凜對峙時,選擇從樓梯上跳下。
下場:行動被凜料中,遭到捕獲。其後被洗掉包括遠坂在內的所有和聖杯戰爭有關的記憶。

道場十七
發生時間:五日目
死因:被Rider給釘在樹上時,選擇使用令咒呼喚Saber。
下場:行動被Rider料中,左手遭砍斷,數秒後被殺。(和道場五完全相反的結果)

道場十八
發生時間:八日目
死因:在學生會教室和一成交談時,選擇向一成詢問Caster的事。
下場:被早有防備的Caster操縱一成殺死。

道場十九
發生時間:九日目
死因:在葛木逼近時,選擇去救被葛木打昏的Saber。
下場:凜的頭被葛木打飛,自己稍後被Caster所殺。

道場二十
發生時間:十一日目
死因:在藤姐被Caster挾持時,答應Caster的合作要求。
下場:被Caster把頭取下來當作投影寶具,最後被凜親手超度。

道場二十一
發生時間:十二日目
死因:失去Saber後選擇前往教會or凜的好感度不夠。
下場:被Caster逮個正著,下場同道場二十。

道場二十二
發生時間:十二日目
死因:躲在教會地下室暗處偷看凜和Caster對峙時,忍不住跳出去。
下場:被Caster用令咒控制的Saber用聖劍連凜一起轟掉。

道場二十三
發生時間:十三日目
死因:在愛因茲貝倫城裡選擇眼睜睜看著伊莉雅被英雄王殺掉,在沒有得到Lancer的協助下和凜兩人強攻言峰教會。
下場:一下子就被背叛的Archer殺掉了。真的是一下子……

道場二十四
發生時間:十六日目
死因:遭已經被聖杯吞噬的英雄王用天之鎖綁縛時,選擇和英雄王同歸於盡。
下場:和英雄王一起被拖到聖杯內側去。

道場二十五
發生時間:七日目
死因:櫻的好感度不足。
下場:被黑影吞掉。

道場二十六
發生時間:八日目
死因:伊莉雅好感度不足。
下場:Saber先被殺,數分鐘後被伊莉雅封閉知覺,準備成為人偶。

道場二十七
發生時間:八日目
死因:和髒硯對峙時選擇直接向他攻擊。
下場:作為武器的木刀先被溶掉,在逃跑時因為腳踏到了蟲子導致雙腳溶化,最後被髒硯放蟲活生生吃掉。

道場二十八
發生時間:九日目
死因:失去Saber後選擇不和凜合作,稍後獨自去學校和慎二對決。
下場:被Rider用鐵鏈勒住脖子,然後整個頭部被打爛。

道場二十九
發生時間:九日目
死因:和解放石化魔眼的Rider對峙時,選擇直接沖向前打倒Rider。
下場:雖然閉上了眼睛,但是注意力(心眼)還在Rider身上,所以依舊被石化,最後凜被殺,自己和Archer被完全石化。

道場三十
發生時間:九日目
死因:得知櫻的真相後,選擇成為「正義之士」而非保護櫻。
下場:為了自己的正確信念,犧牲自己心愛的人。在任凜殺掉櫻後,決心以心為劍,成為「正義之士」。成為了另一個切嗣

道場三十一
發生時間:在九日目回答凜的質問時,選擇向凜「絕對服從」。被凜下了服從的咒術。
死因:受制於咒術,無法阻止凜殺掉櫻。
下場:櫻被凜所殺,拋棄了至今的理想所想保護的目標消失,衛宮士郎將在毫無目標的狀態下失魂落魄地活下去……

道場三十二
發生時間:十日目
死因:在森林出現異狀後,選擇留在原地而非跟凜一起前往探查。
下場:不明不白就被黑影連著整個森林一起吞掉了。

道場三十三
發生時間:十日目
死因:Archer為了保護凜被黑影重創,在黑影膨脹之時,選擇跑回凜那裡保護她。
下場:被膨脹的黑影連著凜、Archer、伊莉雅一起吞掉。如道場所說,Archer死得真沒價值……

道場三十四
發生時間:十三日目
死因:侵入衛宮宅的Assassin提出和髒硯見面的要求,選擇拒絕。
下場:正體不明的黑影忽然現身衛宮宅,伊莉雅率先慘死,士郎在稍後也被輕鬆分屍。

道場三十五
發生時間:十三日目
死因:得知影之正體後,決意殺掉櫻。 此外,櫻好感度不足的話,在決定揮刀的一瞬間就會被殺,連選項都沒有。
下場:在揮刀之前就先被Rider解決掉。

道場三十六
發生時間:十五日目
死因:在自我思考後,決定放棄一切掙扎。
下場:放棄一切,就此沉睡。這也是超級無言的結局……

道場三十七
發生時間:十五日目
死因:拒絕言峰的協助,一個人前往城堡援救伊莉雅。
下場:被真·Assassin逮個正著,脖子動脈被劃破,然後摔死。標準的沖得快死得也快

道場三十八
發生時間:十六日目
死因:沒有回答出正確答案,無法得到Rider的協力,獨自和黑化的Saber單挑。
下場:豁盡全力駛出了超出極限的投影,並解放了干將莫邪的真正必殺技——鶴翼三連(Archer在動畫對B叔用的那一招),成功重創了黑Saber,但因此燃燒殆盡,精神崩壞死亡。(相當悲壯的結局)

道場三十九
發生時間:十六日目
死因:看到和黑Saber對戰的Rider情勢危急,忍不住跳入戰場參戰。
下場:被早有防備而且遊刃有餘的黑Saber一劍斬斷左臂,黑Saber要士郎選是要痛快地死在這裡還是要等一下被黑櫻施加生不如死的對待……

道場四十
發生時間:十六日目
死因:在死戰的最後勉強擊倒黑Saber,但士郎不忍心下手殺Saber……
下場:Rider千辛萬苦造成的戰果全部白費,黑Saber被黑櫻叫回去對付凜。待士郎趕到時,凜已經被黑櫻吃得乾乾淨淨(正在櫻體內「體驗」她過去的人生)……稍後士郎也被黑櫻吞掉。

HF線結局之一:櫻之夢
死因:超過限度投影而自滅
下場: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摧毀了大聖杯,櫻相信著士郎的歸來生活下去。

平行世界

Fate/kaleid liner 魔法少女☆伊莉雅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魔法少女伊莉雅的世界中存在兩個士郎(不同的平行世界),一個是伊莉雅所在世界的士郎,另一個是美遊所在世界的士郎。

伊莉雅世界的士郎,是伊莉雅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與Fate本篇的設定不同,是個與魔術沒有關係的平凡的好人真·後宮王

人際關係十分複雜,基本上劇中出現的女性都會對他抱有好感的標準後宮男,切嗣和愛麗是他的養父母。
主條目:衛宮士郎(Fate/kaleid liner 伊莉雅世界)

美遊世界的士郎,是美遊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與本篇希望成為正義夥伴的士郎不同,美遊世界的士郎會願意為了妹妹而與世界為敵真·妹控鬼神

主條目:衛宮士郎(Fate/kaleid liner 美遊世界)

Fate/Apocrypha

在Fate/Apocrypha用語集中提到,第四次聖杯戰爭沒有在冬木發生,士郎的姓氏和過去一樣,個性直率,過著戀愛又喜劇的每一天。另外還有雙馬尾的魔拳士(遠坂凜)和笑起來和大小姐一樣的開朗妹妹。

人物的誕生

首先,Fate/stay night的原案Fate中的主人公沙條綾香與衛宮士郎有著明顯的劇情繼承。作為主人公,士郎繼承了綾香的位置。

而型月在前作中一直沒能嘗試一個主題——與理想的自己對決,就被安放在士郎身上。再加上武內希望本次的主人公較前作要健壯些。因此,衛宮士郎作為正義的夥伴的基調被定了下來。

衛宮這個姓氏來源於廢設中吉爾伽美什的(Key) Keeper職階,而作為與之對立的主人公也有「守護宮殿的Keeper」這個意象。衛宮一家滿門英靈的伏筆(霧),是為衛宮[4]

與衛宮切嗣理想的區別

衛宮士郎和衛宮切嗣兩人的理想的對比是fate系列一直以來的爭論點。
切嗣的「正義的夥伴」的理想,是因為沒能殺掉死徒化的夏蕾而導致全島被滅這一事件所誕生的,在他的意識里就形成了「若想救多數人就必定要犧牲少數人」這一概念
而士郎的「正義的夥伴」的理想,是因為在無人生還的火災中被切嗣所救,而且切嗣的表情實在是過於幸福,導致他形成了「自己必須要拯救所有人向在大火中死去的人贖罪」這一概念所謂的災後綜合徵
切嗣的理想,是將自己當做天平,如果你告訴他犧牲親人就能拯救全世界的人,他會毫不猶豫的去做
士郎的理想,是犧牲自己拯救他人,如果你告訴他犧牲親人才能拯救全世界的人,他的回答會是「讓自己代替那個犧牲的人」
用火車難題比喻的話:
切嗣是毫不猶豫的選擇犧牲少的那一方去拯救多的那一方
而士郎則是毫不猶豫的跳到軌道上用自己的生命去讓火車停下

注釋

  1. 露維亞的發音
  2. 劍鞘改變的是魔術屬性,起源是無法改變的
  3. Brownie,蘇格蘭傳說中的善良的小精靈,這種小精靈總是身著棕色(brown)衣服穗群原學園校服出現。
  4. Fate/complete material II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