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关于解决“不完整”模板及分类问题的提案正在讨论中,欢迎参与!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伊瑟琳·利维休斯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Ambox currentevent.svg
此页面的内容及资料需要长期更新,现存条目中资料未必是最新。
Icon-info.png
我一直相信着我的「科学」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救赎,并且为此不断努力……
伊瑟琳博士.png
基本资料
本名 伊瑟琳·利维休斯
Yssring Leavtruth
别号 海藻头、绿毛龟、恶魔科学家、世纪之星
发色 深绿发
瞳色 碧绿瞳
身高 151cm
体重 44kg
三围 B:73 W:55 H:75
年龄 14岁
生日 1月8日
星座 摩羯座
声优 秦紫翼(中文)
井泽诗织(日文)
萌点 科学家黑眼圈短发贫乳
出身地区 欧洲
活动范围 巴黎孤儿院、逆熵、极光基地、超电社
个人状态 实习研究员(零纪元)
死亡(追溯篇)
被梅林·卡文迪许绑架,研究雷电芽衣的圣痕(新生篇)
亲属或相关人
雷电芽衣瓦尔特·乔伊斯可可利亚旅人

伊瑟琳·利维休斯米哈游所开发运营的手游崩坏学园2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简介

归零纪元

超电社新入职的实习研究员,号称北美的天才少女,对芽衣有着仰慕之心,想成为和芽衣一样伟大的科学家而努力,虽然平时个性阴郁古怪,但时不时会冒出一些奇思妙想和的操作。伊瑟琳时常会主动向芽衣提出一些自己的见解,因此芽衣对她也颇有兴趣。

零纪元伊瑟琳

新生篇

逆熵的执行者之一,代号博士,真名伊瑟琳利维休斯,是负责逆熵科研部分的重要人员,同时是月光王座的制作者。

伊瑟琳负责逆熵科学技术方面的研究。年纪轻轻就精通各项领域,被称为“世纪之星”的天才。

逆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科研部总执行人,天魔人形股份有限公司CEO。身为统筹逆熵科研机构的总执行人,伊瑟琳在多项高精尖科学领域具有卓著研究。其中包括但不限于人体工程学,量子力学,群体遗传学,人工智能认知科学等方向。在逆熵负责深入研究崩坏,进行科研与科技开发。

擅长以理性的角度思考一切,但是十分胆小,遇到危险时总是会第一个躲起来。不得已下才应战身为敌人的琪亚娜等人,遇到危险会第一时间逃走。但是在某些情况下会变得极为冲动。

著名科学家利维休斯夫妇的女儿,从小就是科研领域的天才,在幼年时便展现出这方面惊人的天赋和才能,轻松获得世界级别的各项科技大奖,超越了双亲在科学上的天赋。拥有菲尔兹奖、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世界科学奖、RABOMASTER大赛三次优胜等118个奖项。然而,因为利维休斯夫妇经常醉心研究常常将自己置之不顾,伊瑟林却逐渐开始厌恶起了将自己与父母分开的科学。直到后来的某一天,利维休斯夫妇再次因为疲于实验而将伊瑟琳寄放在法国的孤儿院中,在那里,伊瑟琳遇到了改变她一生的人——妮娜。妮娜和伊瑟琳的相识,让伊瑟琳意识到了自己研究科学技术的价值所在,也成为了她与父母敞开心扉的契机。

在探求科学的道路上,伊瑟琳逐渐发现了崩坏的存在,同时她也敏感地意识到,有某种强大的组织在将这种危险的灾难屏蔽于人类的社会。出于她在崩坏方面的卓越研究结果,瓦尔特邀请其加入逆熵,伊瑟林也因此正式站上了对抗崩坏的舞台。作为逆熵的执行者代号“博士”,伊瑟林不得不疲于思考更加深层面的问题。久而久之,她也逐渐染上了自己父母的影子——价值和风险评估成了了她的行事准则,热衷于研究和实践,为人类创造价值,WRH但却在生活情感方面非常脱线的科研人员。但讽刺的是就在她心怀希望地攀登科学之巅时,噩耗却传来了:在巴黎大崩坏中,妮娜成为了金属律者。而博士用尽自己的全部努力,都依旧没能拯救这位让自己重燃希望的好友。


为了拯救九霄,她正努力于研究圣痕相关的内容,并通过旅人留下的探险笔记找到了众多上古遗迹。在伽蓝内与奥托碰面并得知了圣痕计划的一部分内容,却因迦娜的觉醒止步于伽蓝深处真相的大门之前。而后在南极的上古研究所中,她找到了可以读取圣痕信息的终端,并开始着手以此为治疗九霄的重心开始研究。

在逆熵被天命攻破后,前往北美支部继续对于圣痕的研究。

用菲米莉丝接入九霄的圣痕空间,最终将九霄从中唤醒。再度来到伽蓝要塞时了解了前文明的故事,成功打开伽蓝大门,但是圣痕终端被抢走,撤离前诅咒天命无法解锁终端。

逐火DLC

伊瑟琳平日总是呆在维修室,对基地日常运营所需要的装备和设备进行维护和改装,她不习惯外出,对于科学有着莫大的兴趣。但是她却比较胆小,遇到危险会第一时间想到撤退。她的知识非常渊博,但是似乎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听她对于她的发明进行讲解呢!

菲米莉丝成功接入了九霄的圣痕空间,使得救治九霄变为了可能,伊瑟琳博士也决定自身融入那个世界,跟随名为“逐火之蛾”的组织一同战斗,同时找寻九霄的所在。

伊瑟琳在九霄的帮助下解决了基地的问题,并对工程班队员塞拉的死去感到遗憾。她委托九霄调查新型崩坏生物,经过研究之后她认为崩坏生物和人类或许只是在优胜劣汰,生存竞争。

在律者芽衣的威胁之下,伊瑟琳跟随大部队转移,但没等休伯利安号逃离多远,引擎就因为律者的攻击过载爆炸,崩坏生物也被吸引了过来,逐火之蛾陷入了危机。没有补给的部队并不能坚持太久,伊瑟琳建议返回ME社的真空区,在那里获取补给。

崩坏死斑被重新激活后,伊瑟琳单独告知九霄,整个世界都是九霄的梦境,伊瑟琳正在试图从外界链接九霄的思维以拯救九霄,而九霄真正的肉体正在外界沉睡。此时杏作为意料之外的援军出现,三人前往圣芙蕾雅学园废墟当中寻找第二律者核心:月光王座的动力源,而月光王座的残骸此时沉睡在圣芙蕾雅学园教条区。三人深入月光王座却意外的触发了月光王座残骸的防御装置,在到达动力炉后三人遭遇第二律者:西琳,杏被第二律者植入追溯篇的记忆而被强行弹出,而伊瑟琳与九霄则被卷入第二律者生成的虚数空间。此时布洛妮娅与德丽莎突然出现并协助九霄击败西琳,西琳也感叹于人类的意志而选择相信人类,将第二律者核心交予众人,而九霄也因此回复记忆与本性,众人决定前往律者巨塔,对第三律者与终焉律者进行最后的清算。

她们搭载着还没有完全修复的飞船飞向天空,与律者决战。但是驶向穹顶的旅途并不顺畅,成群的巨龙包围住了小小的飞船,封锁了前进的道路。伊瑟琳做出了最激进也最有效的决定——驾驶着飞船撞向终焉之塔,为那些战斗的人员撞出前进的道路。

圣痕

创造之匙:面临危险时,伊瑟琳以自己对科学的明悟而觉醒的圣痕其中有不愿透露姓名的金属律者推了一把并由不愿透露姓名的终焉律者帮助激活。目前尚未得知其确切的能力,但可以确定其与科学息息相关,内置兵神终端说明书。能大幅提升放置类武器的威力。

圣痕创造之匙

圣痕技能一览(由搞事学园提供)

追溯篇

逆熵的执行者之一,代号博士,真名伊瑟琳利维休斯,是负责逆熵科研部分的重要人员,同时是月光王座的制作者。
疑似追溯篇天魔工厂的创立者。 该角色实际上未能在追溯篇的剧情中出现,但从逐火的剧情中我们仍能知晓追溯篇有伊瑟琳的存在。

新生篇

最初登场于新生篇第三章,逆熵的执行者之一,代号博士,真名伊瑟琳利维休斯,是负责逆熵科研部分的重要人员,同时是月光王座的制作者。

科学的原点

伊瑟琳童年时父母工作繁忙,伊瑟琳从小便缺乏父母的陪伴,虽然被媒体称为天才少女,但她却完全无法从中感到开心。伊瑟琳与父母一同来到了法国,却因父母实验紧张被寄养在了孤儿院。在孤儿院抱着玩偶闲逛时,她遇到了一位像是天使一样美丽的少女妮娜,但这位“天使”却被其他孩子们所欺负着,虽然赶走了孩子们,但妮娜的自残行为让伊瑟琳十分疑惑。

名为妮娜的少女患有无痛症,无法感知到痛苦的她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面对妮娜“何为痛苦”的疑问,博士的心中也出现了迷茫。

她迫切需要一个答案……一个,从最亲近的人那里得到的答案。在向母亲询问后,伊瑟琳知道了先天性无痛症暂时还无法被治愈,但和母亲释放了内心伤痛的伊瑟琳,放下了对科学的芥蒂,她与妮娜成为好友,并约定当两人彼此再度相遇时,一定会治好她的无痛症。

加快了研究速度的伊瑟琳,在13岁时发现了人类体内隐藏的特殊遗传因子结构“圣痕”,天命为了获得这些情报,一直对其进行追查。为了躲避天命,伊瑟琳在瓦尔特的招揽下加入了逆熵。

探究者

在布洛妮娅进行了X-10实验之后,出现了巨大的机甲,通过检查,在这个被布洛妮娅命名为重装小兔的机甲中发现了一条数据流,但是,可可利亚手下的人无法对这段信息流进行破解,于是只能交由给逆熵的执行者“博士”。

博士推测这应该是某个已经灭亡的高等文明的产物。博士所破译出来的文字最后指示的是一个坐标。在那里,博士与可可利亚分头行动,博士跟随布洛妮娅小队一同进行深潜,可可利亚则在外面戒备天命。

在深海六千多米的山洞中有着一个独立的循环生态,这就意味着这里面还有一个巨大的空间,在靠近山洞出口的地方,她们发现了一堆遗骨,在那堆遗骨中间,有着一个带有逆熵标志的物品,据博士透露,这个物品属于一个叫做“旅人”的人。

继续深入之后,她们发现,在海底的这个巨大的空间中原来隐藏着一个城市,只不过这里遭遇了巨大的破坏,这和博士最初的猜测一样,这个地方遭遇过大崩坏的冲击。而且从这些遗迹上表现的文明程度来看,这确确实实就是她们所寻找的远古文明的遗迹。

紧接着,她们听到了一个讯号,她们找到了一个巨大的机械,在通过布洛妮娅的重装小兔的能源激活开启了这台机器之后,一个影像出现了,这便是对崩坏战略统合二号机。

兵神二号机

在博士的询问下,兵神道出了许多未曾听过的概念。例如人合联,在全人类的共同意愿下签署的了人类统一合约后组成的条约联盟,那是人类意志的大统一表现,也正是在这种极致的条件下,那种足以让人憧憬及震惊的先进科技迅速发展了起来。即使在这样的科技支持下,上古的都市依旧是毁灭在了崩坏之下。于是,发掘储存此处的上古的信息是刻不容缓的任务,她们决定深入调查,并且要找到搭载终端的芯片将其带回。

随着不断地深入,一行人来到了兵神的中枢回廊区域。而在不断靠近核心地区之时,路上的障碍也多了起来。主要的便是每个区域独有的身份权限识别码。然而,依靠着重装小兔的特有功能,她们顺利地完成权限认证,一路来到了兵神的内部。甚至连设置成个人权限的内容,也在重装小兔的链接下成功完成了信息同步,从而给她们找到了终端机的所在位置。这让她们再一次认识到重装小兔与这上古文明有着不一样的联系。

然而在终端机所在的区域,虽然重装小兔的链接不再起作用,却也经由布洛妮娅成功说服了兵神开放权限。兵神二号机称呼布洛妮娅为“布洛妮娅姐姐”,这或许意味着兵神一号机的样貌就是布洛妮娅的样子

终于进入到到终端区域的她们,虽然试图关闭终端带出芯片,却不料触发了终端的驱逐指令。战斗也一触即发。

随着三连星的努力奋战,对崩坏战略统合终端二号机能源不足进入休眠,战斗机械停止运作。于是她们开始了回收作业。只不过,博士在这时候却发现了新伊甸园机关标志的隔离门,随着她破解了隔离门的加密,一个新的空间出现在她面前,这也勾起了她极大的兴趣——[1]

在成功回收终端后,博士却打开了另一扇大门,出现在她们的面前的,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副景象…… 

在进入那之后她们发现的是新伊甸园计划的冬眠仓,然而在名单上的MEI博士却不在冬眠仓内,仅有她的舱门大开,本人下落不明。之后

博士发现了有着她曾熟知且使用过的加密方式加密的数据,而从中解读出来的,便是兵神的设计纲要,以及MEI博士提出推进“圣痕计划”一事。

最后,无法找到圣痕计划资料的她们,选择把当前有的资料暂且拷贝撤离,然而,设施却在此刻感应到了行星级崩坏兽的能量波动。终端二号机被唤醒,为了保障退路安全她们让终端二号机完全停止……虽说确保下来的只有兵神的设计图,但已经很足够了。只不过她们没想到的是,在撤离的时候,那个自称海之律者的崩坏生物出现在了她们面前——[2]

迦娜虽自称海之律者,但考虑到这一带没有大崩坏迹象,律者的诞生一般来说是不成立的,于是博士便敏锐地发现了迦娜的真身,那就是在原初世代毁灭人类的行星级崩坏兽。面对战斗起来毫无胜算的对手,本应是九死一生的境地,可迦娜对她们不感兴趣,以见老朋友为由,留下博士一行人向远处离开了。而面对这个拥有着极大谜团的崩坏兽,博士也有了大胆的想法。

博士鼓起勇气,为了真相跟踪起了迦娜,因为她觉得从她和她“老朋友”身上一定能找到关于原初世代的信息,以及这是一个验证旅人猜想的好机会。

但很可惜,没过多久,她们便被迦娜发现,博士拼死想从她口中问出关于这一切的信息,但对于迦娜来说每个来这的人都问过一样的问题过于无趣,并没有心思回答博士,相反地,她现在只想杀掉自己面前的这几个人类。在千钧一发之际,对崩坏战略统合终端机二号机苏醒,挡住了迦娜的攻势,众人也趁机逃了出去。

成功出逃的博士等人和可可利亚成功汇合,此时天命已与迦娜展开了战斗,逆熵也趁机离开[3]

天魔工厂

博士因为工厂出现问题而被派往调查。前往调查的过程中,被芙兰拦了下来并要求购买参观券和交出大部分的武器。虽然博士尝试对芙兰下达指令,但是却收到拒绝执行的反馈。在接下来的调查中,发现无法阻拦博士一行人的芙兰直接就发起了进攻。

虽然博士一行人虽然成功击退芙兰,但是却让芙兰在战斗中逃跑了。而成功逃脱的芙兰到底去了哪里,这一点就连身为创造者的博士也无法得知[4]

理性的螺旋

在布洛妮娅的阻拦下,琪亚娜一行人被抓到了逆熵战舰。

博士开始着手研究陷入昏迷的芽衣。九霄和琪亚娜则困于牢笼之中,然后在正准备正面突破牢房之时,天命黑入了安全系统,开始接应琪亚娜她们,帮助她们逃出了牢房。

只要逃到外面,就能得到天命的保护。可是,琪亚娜无法放下芽衣,无奈之下齐格飞只好帮助她,指引琪亚娜到了实验室。他利用漏洞,支开了可可利亚,让琪亚娜她们有机可乘。只不过,那里却有另一个人在,那就是逆熵的执行者“博士”。

伊瑟琳虽然表现惊慌,但无奈之下也只能应战。所幸芽衣醒来,对律者抱有戒心的博士趁乱离开,两人才成功救出芽衣。

天命黑进逆熵系统一事在刚刚的声东击西中已经暴露。窃听到出逃计划的博士,利用自己的科技技术,设计用模拟舰战声引诱三人到了她和可可利亚面前。虽然可可利亚想以雷电龙马的下落留住她们,但由于九霄的拒绝,她只好命令博士向三人展开攻击。正当琪亚娜等人快要战败时,休伯利安号赶到。在时雨绮罗的应战与姬子的直接接应下,三人也已经安全地登上天命的战舰,开始前往圣芙蕾雅学园[5]

熔火迷踪

在圣芙蕾雅学园被辉煌盟约摧毁后,逆熵接收了琪亚娜等人,而博士负责针对九霄的治疗和研究。

为了找到治疗九霄的方法,博士开始着手寻找圣痕相关的消息。考虑到她的朋友“旅人”在调查上古文明时会接触到相关的内容,她找到了她的探险笔记,并列出了一些有可能藏有上古遗迹的地区,开始着手调查。

在旅人调查之时,她便发现火山内部不自然的构造。专门开辟的入口,仿若要拒绝他人进入的复杂地形,被火山岩隐藏其中的特殊合金,以及那和别处遗迹相似的古文字刻痕……这一切都预示着,这个地方并非只是个普通的火山,内部的洞穴也是某人为了某种目的开凿的。而在博士跟随着旅人脚步进一步调查时也得出了相应的结论,这个地方,是上古时期的人专门建造的一个空间,甚至是类似于伽蓝都市的一个空间——“诺亚”。只不过,这个空间在严酷的环境之中,已经被损毁得面目全非了。

无功而返的博士等人听说了天命探索伽蓝的消息准备再次前往伽蓝要塞[6]

幻海深渊

为了探索伽蓝的秘密,逆熵与天命交战,再次返回伽蓝。打算深潜寻找缺口深入伽蓝的博士,在采样时被迦娜发现。所幸有辉煌盟约炮火的攻击,博士和布洛妮娅才安全脱身,进入到了伽蓝内。

在伽蓝内部,博士碰上了奥托。他站在大门前,试图将大门打开,但就连辉火的Nexus也无法击破构成大门的金属。于是,他试图与博士合作打开大门,并告知了她圣痕计划的真相。而了解真相的博士,认为打开了大门便是打开一个毁灭人类未来的潘多拉魔盒,拒绝帮忙。两人纠缠不下,却在迦娜本体苏醒之时被迫离开。虽然从奥托口中得知的圣痕计划的信息,然而,博士依旧是止步于伽蓝真相面前。

极光矩阵

从伽蓝无功而返的博士,从要塞中的资料中发现了位于南极的人合联第三研究所Mobius。伊瑟琳认为这里可能有拯救九霄的方法。然而,在博士与布洛妮娅进入研究所后,她们所在的地方却被展开的AR空间代替,开始了一场游戏。

在布洛妮娅带领下,两人击败了守关的菲米莉丝,但菲米莉丝却误将两人认为是MEI博士派来的约定之人,菲米莉丝为她们开启了通往理想乡Avalon的大门,即通往核心区域,Mobius中最为关键的技术终端的大门。

虽然整个计划最终是绝望的破灭,但伊瑟琳却从终端“菲米莉丝”上获得了拯救九霄的可能。

原罪迷子

为了拯救九霄,博士将希望寄托在南极人合联第三研究所的主控终端上。好不容易让终端再启动,她正准备让人进行连接试验时,进行着巡逻任务的杏和希儿来到了这里。杏不顾博士阻止抢先与终端进行了连接,为了防止杏乱来对终端造成不良影响,博士也无奈连接进了Avalon,而呈现在博士面前的是一个充满着齿轮和时钟的奇特世界。在这个时候,博士的面前出现了小时候的杏。

圣痕空间能改变外貌不足为奇,可杏的性格却让博士感到难以置信。她甚至认为这才是杏本该拥有的模样“错的不是杏是世界啊!”

毕竟,圣痕空间,是终端对于个体圣痕信息结合个人思想情感等各种要素投放的,这个空间甚至可以说是本人的心愿。而博士也幼杏陪同下对这个空间进行了调查。但随着调查的进行,幼杏也露出了她的真面目。

错的不是世界是杏啊!

正当博士在努力尝试说服眼前的杏回到现实空间时,真正的杏·玛尔出现了。杏与曾经X-10实验中消灭了的罪恶化身重逢。现在的杏在对方眼中是如此的弱小,因为人类的情感,原本强大的自己已经不值一提。她准备夺取杏的身躯,以杏原来该有的,真正罪恶的姿态重返现实——

不过战斗并没有如愿进行,两人被强行拉回现实[7]

黄昏与约定

在南极遗迹做治疗九霄准备的博士突然收到了大崩坏爆发的情报,地点法国巴黎。一向胆小的她,却主动请求出击。因为她知道,在那个地方有着一个她最重要的朋友,妮娜。在大家认为妮娜毫无生机而绝望之时,她们看到了和新生律者缠斗的天命。原来那个律者正是博士曾经的友人。

患有无痛症的妮娜以控制金属的律者身份出现在了大家面前,就连玛丽亚也无法对她造成伤害。但是博士还是想去去拯救自己的好友。自己多年来的努力,也是为治好妮娜而付出的。然而,妮娜的律者化却仍在不断加剧,即便想把她带回月光王座治疗,在天命的人追击下也变得非常困难。接着博士鼓起勇气去和无色辉火交涉,最后她和天命达成了暂时的合作关系,合力将妮娜关进了律者隔离装置中,阻断律者核心继续吸收崩坏能。即便妮娜这时候能想起来博士了,也已经无可挽回。而律者化修复了她的缺陷,妮娜第一次感受到了痛楚。博士想到了利用圣痕终端尝试救助妮娜的方案,宁蒂这时却出现了。再次接触到崩坏能的妮娜又变回了律者。任务失败后,博士被布洛妮娅小队强行带走。为了保护唯一的朋友离开,妮娜挡在了天命三个女武神面前,展开了战斗。并在最后,以感受一生难以感受的疼痛为结果,以自杀告终。[8]

黄昏的树荫下……少女们定下约定……
等下次再见时迎来了命运中最后的永别
实现了约定的两人迎来了命运中最后的黄昏……

天命之刃

在律者事件后,宁蒂也继续开始追着逆熵开始了行动……

无法拯救友人,回到月光王座上的博士十分痛心自责,面对痛苦的九霄,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允许自己就这么逃跑。考虑到研究所设施搬运的困难,她马上在这对九霄进行治疗。 同时,追踪而来的宁蒂也开始逼近研究所,情况十分紧急。这时候,连接到九霄圣痕空间的博士所看到的,是让她瞠目结舌的光景——覆灭的长空市。

这个地方就连菲米莉丝也觉得十分不安全。三个圣痕中,菲米莉丝只检测到了一个,而且被大量未知信息覆盖,并有可能藏着崩坏能,出现意外的话,博士也会被崩坏能侵蚀。而另一边,可可利亚也被宁蒂劫持,向着实验室方向走来……

交由菲米莉丝激活圣痕的风险极高,深入也可能被崩坏侵蚀变成死士,即便如此,博士也想抛弃那让自己逃避的理性,继续深入,寻找九霄。在伊瑟琳倒下之后,博士仿佛看到了妮娜,还有自己的家人……正当博士要放弃时,妮娜唤醒了博士的圣痕。

获得圣痕之后,博士逐渐恢复了在崩坏中迷失的意识,却被赶来救她的菲米莉丝强制离线。醒来的她,见到的是正准备消灭可可利亚等人的宁蒂。虽然没有成功让九霄苏醒,但已经知道了拯救的方法。博士让菲米莉丝配合,利用AR投影改变场地迷惑宁蒂,让逆熵带着南极终端成功逃脱[9]

伽蓝之殇

从逐火之蛾中苏醒的伊瑟琳,得知了逆熵覆灭的消息你醒啦,逆熵没了。在北美支部与雷电龙马开始着手与圣痕的研究。虽然在希儿与九霄的圣痕中都得到了意外的发现,但面对现在的天命,逆熵显得极其无力。在逆熵阻止黛尔塔实验失败后,天命很快开始了对伽蓝要塞的进攻。

伊瑟琳等人再次潜入了海下的伽蓝都市。在重装小兔探索下,一行人深入到了之前不曾来过的腹地。在那里,伊瑟琳推测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整座岛屿都是行星级崩坏兽的本体,而伽蓝都市则位于她的腹腔之中。天命也并非没有防备,奥托安排了宁蒂在水下待命,尾随逆熵,并伺机夺取对方的探索成果。然而在希儿的能力下,宁蒂的行踪很快就被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里,三人与宁蒂发生了激烈的争斗。伊瑟琳只得独自寻找终端,在伽蓝深处的实验室门前,伊瑟琳惊讶地发现,开启大门的钥匙竟然是旅人赠与她的徽章。而这时迦娜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伊瑟琳急中生智,尝试用迦娜感兴趣的话题吸引对方的注意力拖延时间。而在二人的交流中,伊瑟琳得知,迦娜降临地球的目的是为了寻找琪亚娜,接着再帮助她消灭人类。在伊瑟琳感到震惊之余,迦娜也彻底失去了对她的兴趣。好在宁蒂与布洛妮娅一行人及时赶到。在共同的敌人面前,双方暂时达成了合作。

在海上的战斗结束之时,迦娜的本体彻底苏醒,从海中飞到了天空。身在崩坏兽本体头部的宁蒂,身上的定位器被锁定为辉煌盟约主炮的攻击目标。虽然宁蒂对自己的牺牲并没有怨言,伊瑟琳却动了恻隐之心,打算带着宁蒂和三连星躲入圣痕终端的实验室,然而在伊瑟琳使用徽章打开实验室的瞬间,宁蒂夺走了徽章,突破三连星的围攻,离开了辉煌盟约的炮击点。伊瑟琳本想赶在奥托到来之前迅速取走终端里的讯息,但却意外地发现终端需要输入一段特定的信息才能解锁,众人只得带着迦娜的身躯无功而返[10]

逐火DLC

由于菲米莉丝成功接入了九霄的圣痕空间,使得救治九霄变为了可能,伊瑟琳博士也决定自身融入那个世界,跟随名为“逐火之蛾”的组织一同战斗,同时找寻九霄的所在。而在之后,九霄也被逐火之蛾的队员发现,并带上了回家的列车。

伊瑟琳在九霄的帮助下解决了基地的问题,并对工程班队员塞拉的死去感到遗憾。她委托九霄调查新型崩坏生物,经过研究之后她认为崩坏生物和人类或许只是在优胜劣汰,生存竞争。

在律者芽衣的威胁之下,伊瑟琳跟随大部队转移,但没等休伯利安号逃离多远,引擎就因为律者的攻击过载爆炸,崩坏生物也被吸引了过来,逐火之蛾陷入了危机。没有补给的部队并不能坚持太久,伊瑟琳建议返回ME社的真空区,在那里获取补给。

重新发出亮光的死斑,矗立的高塔……一切都在警示着人类灭亡之日将至。连逐火之蛾的领导者布洛妮娅,似乎也接受了终末即将到来的事实。在一切看似无法挽回的时候,伊瑟琳向九霄透露了世界的真相:这里其实是九霄体内纠缠的数个圣痕所创造的是苟延残喘的幻象,这个世界的毁灭,也意味着九霄自身的灭亡。她有着仅剩的一个办法,却因为无法确保成功率而未曾执行。但时间已经不多,伊瑟琳不得不做出选择,等着她的,是与九霄的放手一拼……

伊瑟琳从现实中找来了杏的帮忙,这充满杀戮的世界可以说正合杏的心意。靠着杏和九霄的活跃,伊瑟琳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方位,并且到达了目标地点——坠落在圣芙蕾雅中的月光王座。她们需要的,诱发这个世界崩坏的源泉之一……西琳的律者核心。然而,直奔月光王座动力区找到核心的众人,却惊讶地发现西琳出现了。而杏也因为崩坏的侵蚀,陷入了这个时代内自己的回忆之中……并亲眼目睹自己死于布洛妮娅手上的一幕。

西琳认为这是无法挽回的世界,大家不过都是被困在这个早已注定结局的世界中的可怜人罢了,比起飞蛾扑火般地挣扎,不如就此放弃一切,在安睡中长眠。但一直战斗到今日的伊瑟琳深刻体会到,这个世界虽然是幻影,但所有人都确实是在努力活着的,她们是有灵魂的个体。她相信大家一起追逐的前方是正确的。

随后,伊瑟琳断开了被崩坏侵蚀的杏的链接,准备跟九霄一起与西琳赴死一战……

面对恐惧的胆小鬼伊瑟琳

最终在赶来的布洛妮娅与德丽莎帮忙下,大家成功击败了西琳。这是追逐着希望的人类所展现出的力量,西琳感受到了这些聚集的希望,并将一切主导还给了九霄[11]

天空中庞大的死斑重新被激活之后发出了灭世的警告,世界毁灭的倒计时只剩下了不到十二个小时,摆在逐火之蛾面前的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搭载着还没有完全修复的飞船飞向天空,与律者决战。

但是驶向穹顶的旅途并不顺畅,成群的巨龙包围住了小小的飞船,封锁了前进的道路。但是伊瑟琳驾驶着飞船撞向终焉之塔,为那些战斗的人员撞出前进的道路。[12]

神格觉醒

抹茶芭菲

幼年时便展现出惊人的天赋和才能,轻松获得世界级别的各项科技大奖,要超越身为著名科学家的双亲不过是时间问题 第一项发明是用来替自己运送芭菲的银色飞贼,但是在制作的时候忘记考虑形状的问题,结果变成了只会把芭菲摔在地上的存在。 不过科学家会做出一点用都没有的发明,不是很正常的吗?

对比各项参数,实验的结果如预期所想。就实用性和安全性而言,本次实验基本可视作成功并在不久后投入实用。

什么?你说使用者全都变回了小孩子,而且不管肉体还是精神年龄都是?反正只要过一会,精神年龄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那种东西放着不管就好啦。科学实验总是会带来一些副产物的,不是吗?

“抹茶芭菲含有大量的糖分,可以帮助大脑持续地思考,这对研究者来说十分重要。”这么说着的博士大口大口地吃着抹茶芭菲,全然不顾嘴角上沾着的淡奶油。

之所以会中意抹茶芭菲,单纯是因为可以补充大量思考时所消耗的热量。绝对不是因为变成了小孩子所以想吃甜食。嗯,绝对不是。

伊瑟琳·抹茶芭菲

浪漫之旅

想要坐上自己发明的咸鱼飞艇遨游向银河深处。想要看恒星与行星之间无穷无尽的周转。这一刻仿佛周围闪烁的不是星光,而是自己所发现的真理这就是伊瑟琳甜蜜而又浪漫的幻想。

每个少女都会幻想自己穿上婚纱的样子,即便是身为科研者,总是理性地思考一切,将实验放在第一位的伊瑟琳也不例外。伊瑟琳的梦想便是在宇宙之中,在璀璨的银河照耀下举办一场婚礼。 不过伊瑟琳自己对此的解释是世界最变幻莫测的地方便是宇宙,作为人类至今尚未完全踏足的领域,宇宙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性,身为科学家,难道不该拥有这种探索欲么?那么如果能够将探索的快乐与结婚的喜悦结合不是更好么?当然我们都知道话是这么说,但是实际上大家可能都猜得到,如果在结婚的时候伊瑟琳发现了那些梦幻的景色,一定会抛下新郎去调查的吧~

逆熵的孩子们有问过伊瑟琳对于结婚的看法。“婚姻是时间的黑洞。”伊瑟琳这么回答道,“但是我没有否认婚姻的意思,作为能够使人类基因不断延续传承的契约本身并没有那么令人讨厌。只不过比起那种复杂的社会关系,我更喜欢与同道中人一同在知识与真理的海洋间遨游,那样无论是从效率还是从个人体验上来说都是绝佳的。如果双方能够在先缔结这种共事关系再步入婚礼殿堂的话,那就更棒了。就像我的父母样。”提到了自己的父母,伊瑟琳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那么问题来了,我们要上哪去找第二个近乎全能的科学家天才呢……

伊瑟琳·浪漫之旅

角色歌「Science&Dreamer」

STAFF:
作曲:喜宝哥哥
编曲:喜宝哥哥
高桥良尔
作词:蚂蚁
演唱:Hanser
录音:胡原
视频:米库


官方pv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完整版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