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丁仪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转载请以URL链接形式标注源地址,并写明转自萌娘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啊嘞?!
怎么回事
这个角色怎么没有头的样子……
基本资料
姓名 丁仪
别号 六分仪、铁打的丁仪
萌点 科学家
出身地区 中国
相关人士[1] 物理学(真爱)林云(同事,互相有好感)、陈博士(同事及好友)、杨冬(女友)、汪淼章北海白Ice(学生)


丁仪是科幻作家刘慈欣笔下的重要人物。在长篇小说球状闪电》、三体系列(《三体》《黑暗森林》《死神永生》)以及短篇小说《坍缩》《微观尽头》《朝闻道》等多部作品中均有出场。


简介

丁仪是科幻作家刘慈欣笔下的重要人物。在长篇小说球状闪电》、三体系列(《三体》《黑暗森林》《死神永生》)以及短篇小说《坍缩》《微观尽头》《朝闻道》等作品中均有出场。由于在多部作品(六部以上)中出场,因此有了“六分仪”的称号。又因其在不同作品中多次死亡,但又能出现在新的作品中,又被称为“铁打的丁仪”。

应注意,除了《球状闪电》和三体系列中的丁仪为同一人物外,其他作品中的丁仪均没有联系,可以理解为叫同一个名字的不同人物或者不同平行世界中的同一个人物

不同作品中的丁仪的经历、人物形象都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身份都是顶尖级或天才物理学家,而且将物理学视为重于一切。因此一些脑洞大开的设定完全不用详细论证是怎么得出来的,只要说是丁仪提出来的就行了,而且没有人会反对或质疑,简单省事,丁仪大法好。

下文将详细介绍各部作品中丁仪的人物形象及经历,当心剧透

关于名字

关于“丁仪”这个名字的来历,不少读者认为是“定义”的谐音。对此大刘的官方解释是“就是想起一个笔画少的名字,就叫丁一吧,但编辑说太奇怪不像人名,才改成丁仪”。这一解释可信度应该是比较高的,因为在大刘新作品,短篇小说《不能共存的节日》中真的出现了一个叫丁一的人物。

其实在大刘眼中,科幻小说的中心并不是塑造人物形象,而是阐述一个有趣的科幻点子(特别是短篇小说),人物的作用只是把这个点子讲出来,名字什么的根本不重要。所以才会有这么多重名或重复出场的人物、用完就丢的人物以及龙套主角。

《坍缩》

《坍缩》中的丁仪是一位老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他是统一场论的创立者,也是唯一一个真正理解这一理论的人。因为掌握了真理,而且知晓宇宙坍缩的真相,丁仪完全超脱于日常生活之外,可以说是接近于神的存在,一般人无法理解他的所作所为,甚至认为他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在常人看来,丁仪是一个目空一切,不近人情,为所欲为,言语行为怪异的怪人。但由于他的地位和贡献,人们并不敢抵触他。

总的来说,《坍缩》中的丁仪不太像一个人,而更像一个象征科学的符号。

《微观尽头》

《微观尽头》中的丁仪形象较为扁平,性格特征并不明显。他是目前世界上最杰出的两位理论物理学家之一,在击破夸克实验前持物质无限可分的观点。认为人们对物理学前沿的毫不关心是麻木不仁的。

《朝闻道》

《朝闻道》中的丁仪是一位高能物理学家,对物理学极度痴迷,愿意为物理学牺牲一切。在排险者出现之后,丁仪是第一个提出用生命换取真理的人。在他(和众多其他科学家)眼中,科学的本质并不是什么为了全人类的利益而研究,而且为了满足科学家自己对宇宙和谐美的欲望。这一切使得丁仪和其它科学家纷纷走上真理祭坛,在被告知想要的知识后化为等离子火球。

有一点特殊的是,在《朝闻道》中,丁仪并不是作者笔下水平最高的科学家,代表人类科学家最高水平的是霍金。

《球状闪电》及三体系列

《球状闪电》及三体前两部展示了丁仪这个充满个性的天才物理学家从青年到中年再到老年的一生。人物形象饱满,性格鲜明。

青年丁仪

青年丁仪是指在《球状闪电》中出场的丁仪。直言不讳的清高,孩子气的任性,物理学家的疯狂和那股幽默不羁的少年意气,以及永远无法掩盖的才气,总之是一个极富人格魅力的人物。

经历:

  • 在参与球状闪电的研究之前,丁仪就已经是顶尖级的物理学家了。他是一级教授,科学院院士,而且是最年轻的院士,曾是国家中子衰变研究项目的首席科学家,并因为这项研究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提名。
  • 因为在一次电视论坛上对诺贝尔奖的批评引起了别人的不满,丁仪愤而辞职。因此在林云和陈博士邀请他参与球状闪电的研究之前,丁仪实际上是处于闲人状态的。
  • 加入球状闪电的研究团队后,丁仪揭示了球状闪电的一个性质,即未激发的球状闪电是可见的,那是一个透明度极高的空泡。在丁仪的指导下,人们捕获了一个未激发的球状闪电。
  • 随后丁仪向人们揭露了球状闪电的真相,那就是一个巨大的宏观尺度的电子,并将其命名为宏电子。
  • 丁仪解释了球状闪电能量释放时对目标的高度选择性的原因,这和宏观物体的波粒二象性有关。后来他又在实验中发现了宏电子的频谱,可以用来判断球状闪电的能量释放对象,大大促进了球状闪电武器化的进程。
  • 丁仪说明了被球状闪电烧毁的物体以及生物和薛定谔的猫一样,处于存在与毁灭的叠加态,并揭示了量子幽灵的存在。
  • 后来中美战争爆发,丁仪和林云在给张彬扫墓时发现了由已经成为量子幽灵的郑敏刻在张彬墓碑上的量子态文字,那是全面描述宏原子的数学模型。受此启发,丁仪明白了宏原子核的性质,并提出了宏原子核聚变。宏原子核聚变最终由林云实现,并结束了中美战争。
  • 战后,丁仪也学会享受物理学之外的生活,找了一个舞蹈演员做情人。但他一直珍藏着在宏原子核聚变实验中成为量子幽灵的林云送给他的照片,那是她与在消灭“伊甸园”恐怖分子的行动中化为量子态的孩子们的合影。
《球状闪电》节选,丁仪的初次出场

那几位互相看看,物理院领导对一名大学物理系主任说:“那就让丁仪去吧。”

“他的研究很基础吗?”

“不能再基础了。”

“学术水平呢?”

“国内最高。”

“在哪个单位?”

“他没单位。”

“我们不要民间科学家。”

“丁仪有哲学和量子物理学两个博士学位,还有一个数学的硕士学位,什么分支我忘了;一级教授,科学院院士,而且是最年轻的院士,曾是国家中子衰变研究项目的首席科学家,在去年因此项研究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提名,您把这叫民间科学家?”

“那他怎么没有单位呢?”

物理院领导和物理系主任鼻子里都轻轻哼了一声:“问他自个儿去吧。”

我和林云在海淀区的一幢新住宅楼上找到了丁仪的住处,门虚掩着,按了几次门铃都没人来,就推门进去。这套三室两厅的宽大住房大部分都空着,没有什么装修,地上和窗台上白花花地散落着大量的A4大小的白纸片,有的空着,有的上面写满了公式,或画着奇怪的图形,还有很多铅笔散扔在各处,只有一个房间中有书架和一台电脑,书架上书很少,但这个房间中散落的纸最多,几乎把地板全盖住了。在房间正中央清出了一块空地,丁仪正在躺椅上呼呼大睡,他三十多岁,身材又瘦又长,穿着宽大的背心和短裤,嘴里一道涎水一直滴到地板上。躺椅旁边有一个小茶几,上面放着一把硕大的烟斗,还放着一盒拆开的石林烟,其中的几根弄破了,烟丝都装到一个玻璃瓶中,他显然是正在干这活儿时睡着的。我们叫了几声,他也没醒来,只好从纸片中清出一条路走到躺椅前推醒了他。

“啊?啊啊,你们是早上打电话来的?”丁仪“嘶溜”一声抹了把口水说,“书架上有茶,要喝自己倒……”坐起身来后他突然大发雷霆,“你们怎么乱动我的计算稿!我是按顺序放的,都弄乱了!”于是起身忙活起来,又把我们清开的纸片摊开来,把我们的退路封死了。

“您是丁教授吧?”林云问,显然对这人的第一印象很失望。

“我是丁仪。”丁仪打开两把折叠椅示意我们坐下,然后坐回躺椅上,说,“在二位说明来意前,我先和你们谈谈我刚做的一个梦……不不,一定要听听,这是一个被你们打断的好梦。梦中我就坐在这里,手里拿着一把刀,这么长,切西瓜用的。旁边也是放着这个茶几,但上面没有烟斗啊这些东西,上面放着两个圆的东西,这么大,圆的,球形的,猜猜那是什么?”

“西瓜?”

“不不不,一个是质子,一个是中子,西瓜那么大的质子和中子。我首先把质子切开,它的电荷流到茶几上,黏黏的,发出一股清香;中子让我切成两半后,里面的夸克叮叮当当地滚了出来,都有核桃大小,五颜六色的,在茶几上滚来滚去,有的还滚到了地上。我拾起一个白色的,很硬,但使劲一咬还是咬开了,是马奶提子的美味……正在这时,你们把我弄醒了。”

林云带着一丝讥笑说:“丁教授,这是一个小学生的作文呀,您应该知道,质子、中子、夸克都会呈现量子效应,看起来应该不是那个样子的。”

丁仪盯着林云看了几秒钟:“啊对对,你是有道理的,我这人倾向于将事物简单化。想想如果质子和中子真有那么大,生活对于我将是多么美妙,现实中它们那幺小,一把切开它们的刀子价值上百个亿啊。所以这只是一个穷孩子做的吃一块糖的梦,不要讥笑它吧。”

“我也听说,国家没有把超大型加速器和强子对撞机列入新的科技五年规划。”我说。

“人们都说那是无意义的劳民伤财。所以呢,我们的物理学家们以后只好继续到日内瓦(欧洲原子能中心总部所在地)去当乞丐了,求人家施舍点儿可怜的试验时间。”

“不过您的中子衰变研究还是很有成就的,听说差点获得诺贝尔奖?”

“别提诺贝尔奖了,如果不是它,我还不至于落到今天这地步,成了一个闲人。”

“怎么回事?”

“就是因为我的几句无伤大雅的话嘛,那是去年在……在哪儿忘了,肯定是欧洲,在一个黄金时间的电视论坛上,主持人问我作为本届诺贝尔物理奖最有力的竞争者有何感想,我说诺贝尔奖嘛,从来就没有授予卓越的思想,而只垂青匠气和运气,比如爱因斯坦是因光电效应获奖的。到了今天,它只是一个年老色衰的婊子,姿色全无,只凭艳丽的衣裳和复杂的技巧取悦嫖客,我对它不感兴趣,但国家在这个项目上投入巨资,所以硬要塞给我的话,我也不拒绝。”

我和林云吃惊地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那您也不至于因此而辞职吧?”

“他们说我不负责任,哗众取宠,我坏了别人的好事,大家自然把我视为异类,道不同不足与谋,我就走了……好了,二位说说来意吧。”

“我们想请您参加一个国防研究项目,负责理论部分。”我说。

“研究什么?”

“球状闪电。”

“很好,如果你们是那帮人派来羞辱我的,那他们达到目的了。”

“还是听完我们的介绍再下结论吧,说不定您可以用这个羞辱他们呢。”林云说着打开了她带来的笔记本电脑,把激发球状闪电的录像调出来放,同时向丁仪简单地做了介绍。

“你是说,你们用闪电激发了空间中的某种未知结构?”丁仪盯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幽幽漂浮的球状闪电问。林云回答说正是这样,我拿出张彬送的那个隔页烧焦的笔记本让丁仪看,并告诉了丁仪这个东西的来历。他接过它,很仔细地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小心地递还给我。

丁仪从玻璃瓶中捏出了一撮烟丝,装进大烟斗中点燃,指着那一堆散香烟说:“你们帮我弄弄这个。”转身走到一面墙前抽起来。我们只好为他把烟丝从那些香烟中剥出来放进瓶中。

“我知道有个地方专卖烟丝的。”我抬头对丁仪说。

他似乎根本没听见,只是站在那里吞云吐雾。他的脸离那面墙很近,几乎是贴着它,烟都吐在墙上,像是要从里面熏出什么来似的。他的目光看着远方,仿佛墙是另一个广阔世界的透明边缘,他能看到那边深邃的景色似的。

烟很快抽完了,丁仪仍保持着面壁的姿势,说:“我不是你们想像的那么自以为是的人,我将首先证明自己胜任这项研究,如果不行,你们可以去找别人。”

“这么说您答应加入了?”

丁仪转过身来:“是的,我现在就跟你们去。”

中年丁仪

中年丁仪是指在三体系列出场,直到冬眠之前的丁仪。在这一年龄段,丁仪不再清高到不食人间烟火,他开始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但是他的任性和孩子气以及性格深处的柔软和妩媚依然没有改变。下面摘录了小说原文中很能体现丁仪性格的两段。

经历:

  • 参与良湘高能加速器工程,作为理论组的成员。
  • 因为杨冬的自杀和高能粒子对撞实验结果的完全无规律(其实是智子对实验结果进行的干扰,从而锁死地球的科技)精神上大受打击。
  • 参与讨论夺取审判日号上被截留的三体信息的方法的会议(即制定古筝计划的那场会议)。
  • 丁仪得知“物理学不存在”背后的真相之后心灰意冷(在危急关头,丁仪都会想起林云,可见林云在他心中的地位心疼杨冬一秒),后在大史的启发下走出颓丧,重新投入到工作中。
  • 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平复人们对智子的恐慌情绪。
  • 之后丁仪乘航天飞机进入国际空间站,并在上面工作生活一年。他试图通过观察宇宙射线中的高能粒子来绕过智子对加速器的干扰,但是失败,同时发现太阳系中的智子已经远多于最初时的两个,人类已经完全不可能通过多建加速器来回避智子的干扰。
  • 之后丁仪多次乘坐空天飞机“高边疆”号前往国际空间站,参与研究可控核聚变技术。
  • 在一号核聚变实验基地继续研究可控核聚变技术。在这里与章北海的一番对话坚定了章北海刺杀主张工质飞船的航天界要人的决心。
  • 在可控核聚变技术取得突破后,丁仪重新回到理论物理研究方向,试图找到在高能粒子实验中摆脱智子干扰的方法,但一无所获。在七十六岁时,他进入冬眠,希望在有生之年亲眼看看三体世界的超级技术。
原文节选,直接剧透预警

因为天气原因,“五月花”号航天飞机不得不改降备用机场,弗里德里克·泰勒也因此匆忙地乘直升机从肯尼迪航天中心赶到爱德华兹空军基地。他站在跑道尽头,看着抛掉减速伞的“五月花”号缓缓停下。泰勒感到一股热浪从那边扑来,在他眼中,航天飞机那被防热瓦覆盖的机体有一种原始的笨拙感,像工业革命时代的产物。想到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这种低效率高消耗的东西仍然是人类进入太空的主要运载工具,他不禁叹息着摇摇头。

机舱门打开后,首先走出来的是五名机组成员和两名从国际空间站接回来的学者,接着有两个带着担架的人进入机舱,从里面抬出一个人来,也许是为了在担架上方便,这人在机舱内就脱了航天服。

担架走下舷梯后,飞行指令长走过去,对担架上的人说:“丁仪博士,站着走下航天飞机是一名太空旅行者起码的尊严。”

丁仪在担架上说:“全人类都没有尊严了,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次的发现,上校,今天晚上你做爱的场面都会被智子津津有味地观察记录。”

“博士,我真的不希望再和您同机飞行了。”指令长把两个小东西扔到担架上,丁仪拿起来,发现是他的烟斗,但已被折成两截。

“你们得赔偿我!这是登喜路纪念版,你知道值多少钱吗?”丁仪从担架上支起身气急败坏地大喊,但一阵眩晕和恶心又使他躺下了。

“NASA不罚您的款就是好的了。”指令长头也不回地说,快步追赶前面的同事去了。

泰勒快步跑到担架旁,和丁仪打招呼。

“啊,面壁者,您好!”丁仪伸出一只瘦长的手臂同泰勒握手,但他那只手旋即抽回来,同另一只一起紧紧地抓住担架,“我说你们,抬稳些!”他对抬担架的人喊。

“先生,我们一直抬得很稳。”

“我怎么感觉向后仰啊?”抬担架的人解释说:“您的耳蜗神经系统已经适应了零重力,现在正在重新适应正常重力。”

泰勒笑着说:“不过您看上去还是很不错的。”

“您在撒谎!”丁仪说。

“呵,当然,您的脸色是稍微苍白了一些,不过我想很正常。我们毕竟是大地上的动物……我想同您谈一下。”

“他们说还要体检什么的。”

“很抱歉,就一分钟,很紧急的事。”

“哦,天啊,又向后翻了……我想还是自己走舒服些。”丁仪说着,挥手让担架停住,他翻身下来,刚一着地就咚地跌坐下了。

泰勒把丁仪从地上拉起来,把他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像扶一个醉汉似的朝不远处的航天勤务车走去,他说:“希望您能参加我的计划,您身上是什么味啊?”

“上面的空气像地牢,循环过滤器的末端网上甚至有厕所里的东西……您说的计划是什么?”

“我想建立一支独立的太空力量,以宏原子核聚变为武器。”

丁仪从泰勒的肩膀上看看他,当雷迪亚兹说要制造两亿吨级以上的核弹时,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主任露出的就是这种眼光。

“我说,你们还是不要浪费纳税人的钱吧。”

“说到浪费资源,到目前为止没有谁比你们这些物理学家做得更好:你们鼓动建造四个超级加速器,建了一半又都停下来放弃了,但已经投入了几百亿美元。”泰勒说。

“建新加速器不是我的提议,我一直认为用多建加速器的方法与智子赛跑愚不可及,所以我去了太空。”

“我也打算去太空,在那里收集宏原子核更容易一些。”

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车门前,丁仪无力地靠着车门对泰勒说:“您的参谋部里应该有物理学家的。”

“是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有三名,他们对我说:如果说我们收集自然状态下低维展开的原子核——也就是宏原子核——是原始人造出了弓箭的话,那三体人对微观粒子的低维展开就是掌握了导弹。三体文明对宏原子的理解不知比人类高了多少层次,在他们面前使用这种武器——那些学者用了一句我不太懂的中国成语——叫班门弄斧。”

“你不相信他们的话?”

“当然,从一般意义上说他们是对的,但宏原子核聚变是人类目前所掌握的最具威力的武器,我在战略上考虑它不是很正常的吗?”

“那个委内瑞拉总统在电视上也这么说,他好像要搞微原子核聚变吧。”

这时有人催丁仪上车,泰勒粗暴地制止了那人,拉着丁仪说:“弓箭也不至于就绝对不能战胜导弹——如果前者加上人类的计谋的话,三体人在计谋方面与人类的差异,与我们和它们在科学技术上的差异一样大,人类用计谋把导弹操作员都从导弹旁边骗开,再用弓箭把它们干掉,这不就行了。”

“那祝您成功吧,我是没有兴趣参与的。”

“宏原子核的收集已经是一项成熟的技术,没有您我们也能干,但在这人类文明的危难时刻,您这样一位科学家居然抽手旁观。”

“我在干更有意义的事情。我们这次在空间站开展的项目,就是对宇宙射线中的高能粒子进行研究,换句话说,用宇宙代替高能加速器。这种事情以前一直在做,但由于宇宙中高能粒子分布的不确定性,特别是物理学前沿所需要的超高能粒子很难捕捉到,因而不能代替加速器研究。对宇宙高能粒子的检测方式与在加速器终端的很相似,但每个检测点的成本很低,可以在太空中建立大量的检测点。这次投入了原计划用于建造地面加速器的资金,设置了上百个检测点,我们这次实验进行了一年,本来也没希望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是想查明是否还有更多的智子到达太阳系。”

“结果呢?”泰勒紧张地问。

“检测到的所有高能撞击事件,包括在上世纪就有确定结果的那些撞击类型,结果都呈现出完全的混乱。”

“也就是说,智子现在已经能够同时干扰上百台加速器。”

“也许我们再建立上万个检测点,它们也都能干扰,所以,现在太阳系中的智子数量远不止两个了。”

“哦——”泰勒抬头仰望长空,一时说不出话来。说什么呢?说什么它们都在听着,它们正源源不断地到来,微观的眼睛无处不在,现在肯定就飘浮在周围,他的话在说给丁仪时也是在对四光年外的三体人说,一时间,他真想直接对三体人说话了。

“不过这也正好证明了面壁计划的必要性。”丁仪说。

原文节选,直接剧透预警

在去一号核聚变实验基地的路上,章北海的车一直行驶在厚厚的雪中,但在接近基地时地上的雪全化了,路变得十分泥泞,本来寒冷的空气变得温暖而潮湿,有一种春天的气息。章北海看到,在路边的山坡上,一丛丛桃花在这严冬季节不合时令地开放了。他驱车向前方山谷里的那幢白色建筑驶去,基地主体位于地下,这幢建筑物只是入口。就在这时,他注意到路边山坡中有一个人在摘桃花,细看发现此人正是自己要找的人,于是把车停下来。

“丁博士!”他对那人喊道。当丁仪拿着一大把桃花走到车前时,他笑着问,“这花是送给谁的?”

“这是核聚变的热量催开的花,当然是送给我自己的。”在鲜艳花朵的衬托下,丁仪显得满面春风,显然还沉浸在刚刚实现的技术突破带来的兴奋中。

老年丁仪

老年丁仪是指三体系列中冬眠苏醒后的丁仪。此时的丁仪还是一贯的天马行空敢zuō敢为,始终保持的敏锐直觉,甚至还是那么的不讲理,但又多了老年人对后辈人特有的柔软。

经历:

  • 冬眠苏醒后,丁仪一直在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
  • 向舰队提出申请以死相逼,要在三体探测器被拦截后成为第一个零距离考察它的人,最终获得批准。
  • 在出发之前,丁仪和他的博士生白艾思讨论生物对宇宙未来的影响这一问题,并说服白艾思在末日战役后进入冬眠。[2]
  • 之后丁仪乘“量子”号前往考察“水滴”,出于敏锐的直觉,他意识到“水滴”可能很危险,并说服舰长让“量子”号和“青铜时代”号飞船进入深海状态,此举使得这两艘飞船在末日战役中幸存。然后青铜时代用次声波氢弹炸了量子还吃了量子一船人最后被人类和三体人一起套路hhhhhhhh
  • 之后丁仪转乘“螳螂”号前去零距离考察“水滴”看着西子少校,丁仪居然又想起了林云,这可是二百多年以后了,结果证实了他的想法,之后“水滴”启动,丁仪阵亡。

部分语录

丁仪作为一个将物理学视为重于一切的人,可以说思维和普通人有很大的差异,因此经常语惊四座犀利吐槽

  • 他说的基本正确。正确到足以显示他的肤浅。(《坍缩》)
  • 不!基本粒子虽小,却组成了我们;宇宙虽大,我们身在其中。微观和宏观世界的每一个变化都牵动着我们的一切。(《坍缩》)
  • 我心里位置大部分都被物理学占据了,只是努力挤出了一个小角落给你们。对此我心里很痛苦,但也实在是没办法。(《朝闻道》)
  • 你把宇宙的终极奥秘告诉我,然后毁灭我。(《朝闻道》)
  • 他们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想的不够复杂,而是因为想的不够简单。(《球状闪电》)
  • 其实在大自然中,异常往往是正常的另一种表现形式。(《球状闪电》)
  • 少校,我不过是尽我那点儿可怜的责任罢了,你真以为我在乎什么?我不在乎,没有物理学家真的在乎过什么。(《球状闪电》)
  • 看,哲♂学了吧,女人迫不得已也会哲♂学的,别在哲♂学上教训我。(《球状闪电》)
  • 毁灭你,与你有何相干?(《三体II·黑暗森林》)
  • 傻孩子们,快——跑——啊!(《三体II·黑暗森林》)
  • 嘿嘿嘿……(《球状闪电》、三体系列)

同人角色歌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此处只整理《球状闪电》及三体系列中丁仪的人际关系
  2. 此处为《三体III·死神永生》中白Ice回忆中出现的内容。部分回忆内容肯定为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