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上杉绘梨衣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42670097.jpg
基本资料
姓名 上杉うえすぎ絵梨衣えりい
别号 ξ、김희원 (金熙媛) (Kim Hui-won)、上杉家主、天丛云剑、月读命、小怪兽、人型兵器
发色 红发
瞳色 红瞳金瞳
年龄 21岁
萌点 呆萌吃货小怪兽无口
出身地区 黑天鹅港
活动范围 日本
所属团体 蛇岐八家
个人状态 已故
亲属或相关人
父亲:上杉越,大哥:源稚生,二哥:源稚女
喜欢的人:Sakura
我们都是小怪兽,总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上杉 绘梨衣
是啊,你是小怪兽,可小怪兽也有小怪兽的好朋友,孤独的小怪兽们害怕得靠在一起,但如果正义的奥特曼要来杀你,我就帮你把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可是我答应了,却没有做到。
——路明非


上杉绘梨衣江南所创作的小说龙族的登场角色。

人物介绍

上杉绘梨衣是蛇岐八家中内三家的上杉家家主,被认为是蛇岐八家的天丛云剑。实际身份是黑天鹅港的三个被带出胚胎之一。是白王寄生复活的良好容器。做过脑桥分离手术,受王将的梆子声控制。

外貌有些像诺诺,红眸,暗红色长发绘梨衣外貌之于明妃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是长得像诺诺,说不定就不会有那么多故事发生了

绘梨衣的血统能力非常强大,可以掌握 言灵·审判这样的究极言灵。但是她的血统很不稳定,必须依靠橘政宗研究出的死侍胎儿血清存活。为控制行动,绘梨衣平时被关在蛇岐八家总部源氏重工中的金库一般的重症监护室,几乎不能离开。见到明妃前,尝试过离家出走11次,但最远只是到达了大厦前的十字路口。据兄长源稚生所述,被找到前绘梨衣看着来往的车流流了几个小时眼泪。由于与源稚生初次见面的时候被送游戏机,并且在玩游戏与看动漫的时候心理与身体状态稳定,从此便在监狱般的监护室只与游戏机、动漫为伴。

由于长期仅与固定的人(即橘政宗、源稚生以及后来的路明非)来往,了解外界几乎只通过游戏,动漫。心理年龄大概还停留在初中的状态,并且形成了十分畸形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在她的心里,不存在男女有别,哥哥和Sakura还有自己都是同一类生物平胸的生物,A-laws和天人组织还在作战,布里塔尼亚对11区的奴役还没有结束等等。曾经在家族重大聚会,面对着整个日本黑道界大佬们,旁若无人的玩《街霸》甚至沐浴(大雾)

因为言灵的杀伤力,不喜欢说话,与他人通过写字交流。会在自己的物品上添加标签“绘梨衣の××”(后改为Sakura&绘梨衣の××)。

绘梨衣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对路明非能带她离家出走感到很开心。喜欢路明非,但却不知道他的本名。一直以假名Sakura来呼唤他。

个人经历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是赫尔佐格用上彬越的基因制造出的数万个试管婴儿之一,被邦达列夫送至日本。后来被赫尔佐格找到,供为上杉家后裔,并作为上杉家主供养。

在毁灭神葬所的行动中,绘梨衣作为蛇岐八家为应对神葬所内的尸守的最后保障。绘梨衣凭空制造了巨大的冰十字枪,一举消灭了至少数百的尸守,并重创了尸守之王由于没补刀,这条龙型尸守最终导致了上杉越,她的父亲的死亡。。尽管凯撒一行也在攻击范围以内,但是奇迹般的三人都生还,并且在抱着必死的绝望心态下的明妃在见到披散暗红色头发的绘梨衣,内心就像抓住了唯一的信念稻草,明知道那并不是诺诺,但是还是“用脚拨水般笨拙”地向着绘梨衣游去。绘梨衣第一次感受到别人对她的情感其实由于明妃已经脱力,只是“笨拙的划水”,并没有抱到绘梨衣,而是因为缺氧而即将失去意识下沉的时候被绘梨衣抱起,她幸福而又茫然地被人用力抱紧,那一刻,名为“爱情”的东西如狂潮般洗刷她的脑海,她觉得自己被人喜欢了,自己是世界上最大的宝贝就像路明非对诺诺的感情一样,他是绘梨衣生命中的第一束光,或许那一刻她还没有喜欢上路明非,但那一刻已经决定了她的世界再容不下其他人。,因此封闭的内心对明妃裂开一道通路之后故事开始的基础。对明妃说“不要死”并留下了橡皮鸭子。

明妃和绘梨衣之间的“东京爱情故事”的起因还是要追溯到老板身上。在麻衣从深海归来以后,老板向他的助理们分享关于神的情报的时候,貌似是一时兴起,希望明妃能过的略微的幸福一点点,于是提出了给明妃找个代替诺诺的妞诺诺大概还在金色鸢尾学院进修,苏恩曦随口说的绘梨衣。然而后来麻衣和苏恩曦的讨论认为是老板作为明妃这个傀儡的傀儡师,不满于凯撒于诺诺高调的婚礼,而兴起的对抗;最后得知了绘梨衣的身体状况很糟以后,终于明白,这是老板送的又一有毒的礼物,只是让明妃读者更加绝望。

后来在凯撒一行人潜入源氏重工 明妃迷路之时,明泽引导明妃找到了绘梨衣,并成功携妹子在麻衣恩曦的帮助下离家成功。绘梨衣之所以会跟着这个陌生人一起翘家而不是一刀砍死的原因,就在于之前在海中,绘梨衣对明妃的封闭的内心已经解除。出来以后,两人同住在某家情人旅馆(绘梨衣要求的),因为此时明妃的内心还是把绘梨衣当做人形巨龙,丝毫不敢有贼心。而绘梨衣的态度大概也只是相信明妃罢了。对此,明妃找凯撒楚子航商量。他们两个认为绘梨衣是十分重要的,不能落在蛇岐八家的手中。暂时由明妃看护,并希望他们建立良好的双边禽兽关系。

而暗处的麻衣与恩曦对明妃的不禽兽十分愤怒和崩溃。(妹子帮你选好了,送到你房间了,你居然就陪她玩了一晚上电脑游戏!)再加上老板的严令“七天内他们必须爱上彼此”,麻衣和恩曦在绘梨衣与明妃出行游玩之际送上了堪称“来自全世界的助攻”,为绘梨衣爱上明妃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其中在明妃为绘梨衣挑衣服的时候麻衣&恩曦的助攻:你随便挑衣服,我们付钱明妃按照自己内心认为好看的形象而给绘梨衣挑衣服和妆容(化妆和服饰的方案是老板选过的),但是结果却是把她装扮的越来越像第二个诺诺一个寿命只有几天的诺诺。在几天时间里,他们在全世界的助攻下,游玩的十分开心。{却不知道,老板给麻衣下的命令:在绘梨衣状态不稳定,失去控制的时候,用贤者之石弹头,杀掉她。

之后,凯撒为明妃和绘梨衣在Chateau Joel Robuchon餐厅定了座位,却奇迹般的遇到了来日本旅游的婶婶一家,吃饭过程中,明妃和婶婶闹出矛盾,就在这紧要关头,源稚生得知了消息,即将赶到,麻衣给明妃通风报信。最终散场时明妃与婶婶决裂。摆脱婶婶一家后,明妃和绘梨衣准备搭乘麻衣的兰博基尼逃走,却遇到了王将,其展示出了极高的血统能力,但最终在明妃和麻衣的压制下退走。危险并没有解除,尽管源稚生一行还没到,但是不明人员说是猛鬼众,实际上根据源稚生的话来看极有可能是橘正宗黑掉了蛇岐八家的系统,在所有黑帮成员中以极高的赏金不计后果地悬赏绘梨衣,于是无数黑帮成员参与拦截明妃的兰博基尼。最终明妃对自己使用“不要死”的言灵并遭受巨大的外伤恢复后,奄奄一息,绘梨衣血统暴走杀掉了整条街的76个暴走族。

明妃昏迷的时候,做了一个奇诡的梦,梦中明妃要去参加自己的婚礼,结婚的对象正是绘梨衣,但是在交换戒指的时候,牧师奇怪的问了一句:你确定么?路明非仿佛恢复了一些理智:自己为什么要娶绘梨衣,明明关系仍然没有那么好的。这个美丽的女孩子嫁给自己,自己就会获得幸福。。。但是为什么自己的心还是空的? 明妃愣着,思考的时候, 伴娘们却登上高处, 点燃了一个丑陋的娃娃,直到明妃看到那个支离破碎的娃娃的耳边挂着一对银色的四叶草耳坠。“诺....诺。”他终于叫出了这个名字。他已经不记得这个名字,但是却无意识的念了出来,而且使他空空作响的心脏跳动,他十分害怕女孩们烧掉那个傀儡。他无意中松开了绘梨衣的手,这时牧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回头时发现绘梨衣也是傀儡娃娃一般,被烈焰烧掉了。其实此时,明妃搏命保护绘梨衣后,绘梨衣对路明非已经是所谓的“爱”的情感了吧,但是明妃呢?于是,鸣泽可能主导了这个梦境,化作了这个梦里的牧师。明妃对诺诺的执念之深,可能令鸣泽也大为意外。

梦醒以后,明妃与凯撒楚子航碰头,凯撒与楚子航要求明妃七天之后必须和绘梨衣一起搭乘偷渡船回到中国。但是路明非知道的,绘梨衣的身体是支撑不了那么久的,但是他又怎么能反抗师兄们。。。。第二天他就租了一辆好车,带着绘梨衣去了有他内心中日本最美景色的地方,梅津寺町,想让绘梨衣愉快的读过这最后几天。这个地方也正是电视剧《东京爱情故事》的取景之处。黄昏时,面对着巨大的落日,层层叠叠的海浪涌来,终于在夜色降临的时候,明妃与绘梨衣终于拥抱在了一起。这幅画面定格在了无数人的内心中,绘梨衣对路明非的爱也由此达到极致,也是即将迎来残酷结果前的最后温暖所以说,南大你,小·心·走·夜·路·呦~在这之后,准备返回之时,路明非居然让绘梨衣搭上了返回东京的火车,并打电话给了源稚生去接,自己开车返回。他放走了绘梨衣!麻衣在暗处等待老板的指令准备狙击脱离控制的绘梨衣,但是最终老板也没有狠下心来,也放走了绘梨衣。


结局:最终源稚生选择去红井以后,给绘梨衣安排了去往韩国专车和飞机,然而最终还是被该死的王将掳到了红井。在红井中所有人都该死的死,没死的丧失战斗力了以后,王将出场,将白王寄生在绘梨衣身上,然后与其换血,自己获得了白王的力量,绘梨衣死亡。绘梨衣最终没能逃脱死掉的命运,这也成为了路明非最悔恨的事情,导致他发生转变路明非表面上是个衰仔,但内心一直有着属于自己的狂傲,那就是路鸣泽,只要有路鸣泽在,他就无所不能,不管怎样的危局他都能逆转,所以对于任何危机,他的内心一直是有恃无恐的,但是绘梨衣的死连路鸣泽也无法挽回,这是他第一次遇到无法挽回的事,所以他无比悔恨。

因为家族害怕绘梨衣死后复苏,所以将其尸体镇压在红井中,没有葬入家族墓地。

江南你是打算和老虚一条路吗?

能力

言灵之力为“言灵·审判”,序列111,高危。具体效果是“无尽死亡”,即切割领域内未授权的一切生命。具体表现为领域内的生命会以任何形式被杀死,即使纸片也是杀人的利刃。1000种死法?

在海面上绘梨衣曾以此能力制造出巨大冰山,直接击溃尸守群,并重创龙型尸守。而在路明非和绘梨衣被黑道少年追杀时,审判则使兰博基尼的碎片溅射四方,造成七十余人死亡,没有伤者。

注射过古龙血清的酒德麻衣被审判割伤后伤口处复生的细胞不断被杀死以至于她不得不延迟注射锁定剂直至离开绘梨衣的领域。

绘梨衣的日记

“04.24,和Sakura去东京天空树,世界上最暖和的地方在天空树的顶上。”

“04.26,和Sakura去明治神宫,有人在那里举办婚礼。”

“04.25,和Sakura去迪士尼,鬼屋很可怕,但是有Sakura在,所以不可怕。”

“Sakura最好了。”

关于绘梨衣的设定和作者思考

“活过”的概念不是等着慢慢死去,而是要不断地奔跑,跑到很远的地方去看尽可能广大的世界,跑到筋疲力尽才不会后悔。很多人能够每天沐浴在阳光下,却没有这个很少能见到阳光的女孩能明白所谓“活过”的意思。
——江南[1]

其实绘梨衣爱上路明非只是个美丽的错误,路明非在海底第一次看到海面上的她时,误把她看成了长江水底的诺诺,他不顾一切的向她游去并紧紧的抱住她,而这也是绘梨衣第一次被外人拥抱,第一次有外人不害怕她的力量而逃跑,第一次有男人把她当作女孩,因此她沦陷了,她把自己的潜水头盔和鸭子给了路明非。后来她跟着路明非出走,和他一起玩遍东京,和他一起去“家宴”,和他一起逃跑,即使这么做的代价是随时可能因为血统暴走而自我毁灭,只可惜路明非只是喜欢绘梨衣,而没有对诺诺那样更为固执的感情。在路明非的潜意识里他和她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在东京陷入毁灭的危机时,绘梨衣在Line上呼叫他,而他的回应是拒绝,他觉得黑道的公主绘梨衣就应该坐着私人飞机逃走,而自己就该躲在酒窖的深处用酒精麻醉自己,最后死在水里或者死在怪物嘴里。——江南《那些关于龙族的瞬间》

同人歌曲

最后的旅行

选曲:天ノ弱「Piano Arrange」

填词:陌离【浮声未歇】

演唱/后期:Rainton桐

念白:可可/夏螟虫虫【声赋网音】

海报:纷纷【木语】

中文念白

「“04.24,和sakura 去东京天空树,世界上最暖和的地方在天空树的顶上。”

“04.26,和sakura去明治神宫,有人在那里举办婚礼。”

“04.25,和sakura 去迪士尼,鬼屋很可怕,但是有sakura 在,所以不可怕。”

“sakura最好了。”」

日文念白

「“04.24,サクラと東京スカイツリーに行った。そこは世界で一番暖かいところだ。”

“04.26,サクラと明治神宮に行った。そこで結婚式お挙げる人がいた。”

“04.25,サクラとデイズニーに行った。お化け屋敷が怖かったけど、サクラがいたから、全然怖くわなかった。”

“サクラのことが大好き。”」

沿着电车隧道一直向前 踏着枕木间的落叶来到山巅

认真地遵守与你的诺言 三个数之后才轻轻睁开双眼

暮色如海潮般涌入视线 染红了枫林一直蔓延到天边

山下的摩天轮还在回旋 一圈又一圈似乎永远都不会疲倦

落日一点一点触及海面 和倒影一起组成了完整的圆

余晖笼罩小镇静谧安恬 夜幕降临前还可以再看一眼

静静坐在矿井的屋檐下 本子上写满千奇百怪的问答

突然明白原来世界很大 只是可惜我已没有时间探察

遇见了你 仿佛命定轨迹

每一天都是美好的回忆 珍藏在心底

命运十字路口 谢谢你曾挽留

站在时间尽头 再回首 世界如此温柔

哪怕明天过后 终究逃不开这诅咒

我已觉得足够

东京天空树被闪电点燃 拔地而起插入漆黑的云端

推开窗看雨夜焰火绚烂 映入眼瞳的城市如星海一般

把所有玩具都换了标签 是不是就可以将你留在身边

再长的旅途也会有终点 隔着车窗听你说那一声再见

多么希望 行程没有归期一起逃亡在温暖阳光里

守着两只小怪兽的秘密 紧紧拥抱似乎永不会分离

每当看见你 就好像另一个自己

命运十字路口 谢谢你曾停留

站在时间尽头 再回首 世界如此温柔

哪怕明天过后 再看不到新的白昼

我已觉得足够

命运十字路口 谢谢你曾停留

站在时间尽头 再回首 世界如此温柔

纵然雨狂风骤 也不害怕无路可走

我们的名字 手牵手

词作的话

这首词是刚刚看完龙三那会儿写的,龙三里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绘梨衣。她毫无保留地相信路明非,跟着他翘家到处跑,她觉得这一辈子第一次有人对她那么好,不把她当怪物看,然后就喜欢上了路明非,但是路明非其实不爱她的。她一直到最后快死了,都还想着路明非,她那么相信他他却没及时来救她,她至死都不知道他的真名只以为他叫小樱花sakura,绘梨衣死了之后路明非才追悔莫及地赶过来,但是都晚了,再震怒也没用了。我想的是从绘梨衣的角度来写,她看到的都是美好的事物,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她从来没怨过路明非,只是叹息自己能离开家的时间太少了,能和他一起玩的时间太少了。然后这么跟事实一对比,就更虐(于简介中)。

呐……因为没有B站账号所以这么多天一直无法评论,后来想想觉得不说点什么好遗憾啊就管同学借了账号来。首先谢谢大家能喜欢这个歌,真的太惊喜太意外了。这首词是三月份填的,其实一开始做的不顺利,被拖了很久,到了8月份找到现在的歌姬小桐,然后一切顺利得快哭了,念白和海报都在随后的几天内搞定。大约一周多这个歌就出了成品。然后说下存在的问题吧,很多人都提到那个日语念白的事,最开始想着加一个日语版的,是考虑到龙三整个的背景都是在日本,绘梨衣自己也是日本女孩,所以想着日语版的,但是真开始做了才发现会日语的CV比较难找,我自己对日语发音啊语音语调什么的了解的也不够多,导致返音不仔细吧,最后出来的效果可能不是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以后一定会多加注意的。然后念白的感情很多人觉得应该更冷更“三无”一些,我个人是这样想的,这段记忆,这段旅行,可以称得上是绘梨衣最快乐的时光了,她回忆起这些的时候,应该是很开心很愉快的,绘梨衣只是表面冷,并不是没感情。所以我跟CV是按照美好回忆的感觉录的,然后“Sakura最好了”那句是带点对喜欢的人在心里的小告白,小宣言的这种感觉来录的,暗恋一个人的少女心什么的。还有就是有的人评论提到不该有翻书声,这个也是考虑过的,我知道这是明信片不是日记本,但是念白比前奏有些长,如果什么音效都不加听起来会很空,所以就加了雨声和翻书声。还有人在评论里说绘梨衣不会说话,不该有念白,这个是内心独白的感觉啦,是心里想的,处理的时候也是加混响的那种。大概想说的就这些咯,最后再次谢谢做视频的妹子,谢谢你让这么多人都能看到听到这首歌,O(∩_∩)O谢谢……(2014-08-25 18:03于B站评论区)

她说世界很温柔

原曲-蜜雨

策划/填词/后期-阿堇

演唱/美工-枕书

绘图-夕云小哥[镜花阁]

签子-呆呆

COS-言小午

-我们都是小怪兽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你曾说过 世界很温柔的傻话

你不懂得 透明本质的复杂

笑颜如花 风吹起长发 下一站在哪

用寂寞描绘出缱绻墨画

外面世界 比你想象中还浩大

牵手拥抱 喜欢只是一句话

清冷月下 血浸染无暇 被宿命抹杀

在戏台帷幕之下 淡看一场厮杀

盛开在悬崖 是那些不知名的花

摇曳尽优雅吟唱起 老旧默片情话

笑人海喧哗 不能陪你到尽头的挣扎

用岁月去衡量 谁沉默守候 独白喑哑

-原来外面的世界是这个样子啊。

-不,不失望。喜欢这样的世界,这样的世界很温柔。

-可是这个世界不喜欢我。

时间滴答 指尖就只剩下流沙

泪如雨下 孤单侵蚀你太傻

笑颜如花 风吹起长发 下一站在哪

在戏台帷幕之下 淡看一场厮杀

盛开在悬崖 是那些不知名的花

摇曳尽优雅吟唱起 老旧默片情话

听声音嘶哑 约定旅途不能抵达

看过世间繁华 却还想再问句 他还好吗

盛开在悬崖 是那些不知名的花

摇曳尽优雅吟唱起 老旧默片情话

笑人海喧哗 不能陪你到尽头的挣扎

用岁月去衡量 谁沉默守候 独白喑哑

-04.24,和sakura 去东京天空树,世界上最暖和的地方在天空树的顶上。

-04.26,和sakura 去明治神宫,有人在那里举办婚礼。

-04.25,和sakura 去迪士尼,鬼屋很可怕,但是有sakura 在,所以不可怕。

-sakura 最好了


外部链接与注释

  1. 作者江南的新浪微博那些关于龙族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