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歡迎來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來到這裡,點這裡加入萌娘百科!
  • 歡迎具有翻譯能力的同學~有意者請點→Category:需要翻譯的條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發現某些內容錯誤/空缺,請勇於修正/添加!編輯萌娘百科其實很容易!
  • 覺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話,請推薦給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歡迎加入,加入時請寫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組已經建立,請點此加入!

少女前線/第六戰役

萌娘百科,萬物皆可萌的百科全書!轉載請以URL超連結形式標注源地址,并寫明轉自萌娘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少前編輯組正在建設中,歡迎有愛的你加入:大水漫灌群 765629499/編輯事務群 684258656
歡迎關注我們的微博:@萌娘百科少女前線編輯組
  • 【蜂蜜與四葉草】活動時間:5月13日至6月2日。完成各階段任務獲取積分,即可獲取包含五星戰術人形R93格琳娜-格里芬制服裝扮在內的各種積分好禮
  • 【三周年簽到】活動時間:5月14日至5月31日。每日登錄都能獲得包含校準點券、記憶碎片在內的各種豐富獎勵!連續登錄7天更可獲得歡慶三周年紀念道具【真核面具·三周年】
Logo Kalina 2.png
歡迎您來到萌娘百科少女前線專題!您可以在此查閱有關《少女前線》的遊戲資料。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少女前線相關條目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請不要在評論區發表包括但不限於引戰、人身攻擊等不恰當的言論。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Girlsfrontline.png
自認為呆在瓶子裡的傢伙,是永遠也逃不出去的。
EP.06 第六战役 彗星Comet
  找到迷失于黑夜的少女,这便是改写你命运的咒语。

劇情導讀

劇情導讀
章節(按開啟順序排列) 加入遊戲時間 備註
序章 部分內容與第零戰役相同
第一戰役
第一戰役(緊急)
第二戰役
第二戰役(緊急)
第三戰役
第三戰役(緊急)
第四戰役
第四戰役(緊急)
第零戰役 此章節於第四戰役(緊急)通關後開啟,內容為M4A1回憶談敘遇到指揮官前的事情,回憶的內容發生在第一戰役之前,與序章有部分重疊的部分。
第五戰役
第五戰役(緊急)
2016年夏活「魔方行動」 2016年8月11日~2016年9月1日 劇情接第五戰役(緊急)。
第一戰役(夜戰) 2016年9月22日 內容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二戰役(夜戰) 2016年9月22日 內容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三戰役(夜戰) 2016年9月22日 內容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六戰役 2016年10月28日 第六戰役劇情與第六戰役(緊急)劇情為同一時間線不同視點。
第六戰役(緊急) 2016年10月28日 第六戰役(緊急)劇情與第六戰役劇情為同一時間線不同視點。
第四戰役(夜戰) 2016年12月8日 劇情緊接第六戰役第六戰役(緊急)劇情,承上啟下的作用。
第七戰役 2017年1月13日
第七戰役(緊急) 2017年1月13日
2017年冬活「失溫症」 2017年1月25日~2017年2月23日 劇情接第七戰役(緊急)。
第五戰役(夜戰) 2017年2月23日 內容為2017年冬活「失溫症」之後,但是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2017年春活「魔方行動PLUS」 2017年3月30日~2017年4月20日 2017年春活「魔方行動PLUS」前半部分與2016年夏活「魔方行動」相同,後半部分接2017年冬活「失溫症」
第八戰役 2017年5月4日
第八戰役(緊急) 2017年5月4日 第八戰役(緊急)劇情緊接第八戰役劇情,為M16視點。
2017年聯動活動「獵兔行動」 2017年6月22日~2017年7月13日 雖然實裝時間在第六戰役(夜戰)實裝之前,但是按照第第六戰役(夜戰)最後的劇情可以推測出,時間線上2017年聯動活動「獵兔行動」第六戰役(夜戰)之後,故事以FN小隊(比利時槍械為主)為中心展開,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六戰役(夜戰) 2017年7月6日 雖然實裝時間在「獵兔行動」實裝之後,但是按照第六戰役(夜戰)最後的劇情可以推測出,時間線上第六戰役(夜戰)內容為2017年聯動活動「獵兔行動」之前,故事以FN小隊為中心展開,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 2017年07月27日~2017年8月24日 雖然實裝時間在第九戰役(緊急)實裝之前,但是按照活動中虛數迷宮以及第九戰役鐵血召集的情況,時間線上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應該為第九戰役之後。
第九戰役 2017年9月20日
第九戰役(緊急) 2017年9月20日 按照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活動中虛數迷宮以及第九戰役(緊急)最後鐵血召集的情況,時間線上第九戰役應該在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之前。
第十戰役 2017年12月21日
第十戰役(緊急) 2017年12月21日 按照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活動中虛數迷宮以及第十戰役(緊急)最後格里芬開始敗退情況,時間線上第十戰役的起始時間比第九戰役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早,但是持續時間上包括了第九章和「深層映射」的一部分。
2018年冬季活動「塌縮點」 2018年2月8日~2018年3月8日 劇情緊接第九戰役第十戰役、及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
第七戰役(夜戰) 2018年4月4日 內格夫帶領的小隊(以色列槍械為主)為中心展開,揭開了內格夫的部分過去,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2018年聯動活動「榮耀日」 2018年4月26日~2018年5月17日 內容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八戰役(夜戰) 2018年5月24日 IWS 2000AUG帶領的小隊(奧地利槍械為主)為中心展開,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2018年夏季活動「有序紊流」 2018年8月16日~2018年9月13日 2018年冬季活動「塌縮點」之後
第十一戰役 2018年10月25日 2018年夏季活動「有序紊流」之後的第三個月
第十一戰役(緊急) 2018年10月25日 與第十一章戰役的普通模式劇情為連續劇情,並且結尾正是11-1的開頭部分
2019年冬季活動「異構體」 2019年1月24日~2019年2月21日 第十一戰役(緊急)之後

戰役簡介

本戰役是該遊戲玩家可以正式攻略的第六組戰役,由6組普通戰役、4組緊急戰役、4組夜戰戰役和4組後勤支援組成

  • 章節難度略高,建議指揮官至少以兩隊五擴以上的主力梯隊進行攻略,若練度不夠建議回到五章或零章進行練級。
  • 章節夜戰難度極高,建議指揮官具有較強的夜戰梯隊儲備再進行嘗試。
  • 普通6-6/緊急6-4地圖中有機會獲得章節限定戰術少女「M1A1
  • 緊急6-4地圖中有機會獲得五星強力戰術少女「VECTOR
  • 夜戰6-4地圖中有機會獲得M16A1的專屬裝備「特殊戰機動裝甲

普通模式

6-1 內格夫小隊

作戰名稱 內格夫小隊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6-1地圖
敵方作戰效能 9000
戰鬥經驗值 400
最優經驗等級 75
作戰介紹 幾天後,格里芬的內格夫小隊奉命在S08區搜索AR-15,卻在當地失蹤,通訊模塊也遭到了屏蔽。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4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8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Vespid 胡蜂(強擊) x12 x4308 x2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6 x5636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8
x12
x7260 x1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8
x12
x7344 x3
Dragoon 龍騎兵(高速) x8 x6736 x2
主要掉落
HG Mk23C96M9
SMG PPS-43蠍式
AR AS VALFNC
RF M14
MG 布倫M1919A4
SG

6-2 雙重救援

作戰名稱 雙重救援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少女前線-戰役-6-2.jpg
敵方作戰效能 9500
戰鬥經驗值 410
最優經驗等級 77
作戰介紹 AR小組前往調查,成功接應了內格夫排出的求救隊員,隨後,我們開展了營救計劃。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4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8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2
x12
x6792 x2
Vespid 胡蜂(強擊) x15 x5580 x1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6
x12
x6750 x3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6
x12
x6462 x1
Dragoon 龍騎兵(高速) x8 x7420 x1
主要掉落
HG M9托卡列夫
SMG UMP9微型烏茲司登
AR FAMASAK-47
RF SV-98
MG MG42M2HB
SG

6-3 重逢

作戰名稱 重逢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少女前線-戰役-6-3.jpg
敵方作戰效能 10000
戰鬥經驗值 420
最優經驗等級 80
作戰介紹 我們擊退了【鍊金術士】,內格夫小隊脫線,但M4A1和SOP-II‎的信號卻又遭到屏蔽而失去下落……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4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7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Dinergate 兵蟻(高速) x100 x7300 x2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5
x12
x7523 x1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8
x12
x7288 x1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6
x12
x6930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8
x12
x7612 x1
主要掉落
HG P7魯格P08阿斯特拉輪
SMG 司登MAC-10
AR AK-47
RF 春田SV-98
MG M1919A4M2HB
SG

6-4 監禁者

作戰名稱 監禁者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少女前線-戰役-6-4.jpg
敵方作戰效能 11000
戰鬥經驗值 430
最優經驗等級 81
作戰介紹 M16A1找到了昏迷的SOP-II,但大批的鐵血部隊突然進駐S08區,大家必須儘快撤離這裡!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5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10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Scouts 偵察者(機動)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0
x12
x9491 x3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20
x12
x8706 x3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8
x12
x7648 x1
Guard 護衛者(笨重)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8
x12
x7344 x2
Ripper 切割者(普通)
Vespid 胡蜂(強擊)
x16
x12
x10716 x1
主要掉落
HG 馬卡洛夫毛瑟C96
SMG MP5微型烏茲PPS-43
AR 56-1式OTs-12FN FNC
RF M14
MG MG3
SG

6-5 意志

作戰名稱 意志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少女前線-戰役-6-5.jpg
敵方作戰效能 12000
戰鬥經驗值 440
最優經驗等級 83
作戰介紹 指揮官暫時擊退了鐵血的先鋒,這時內格夫說出了一個可怕的猜想,AR-15就是屏蔽設備的源頭……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4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11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6
x16
x9480 x2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24 x9328 x2
Vespid 胡蜂(強擊) x15 x5865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8
x12
x7496 x3
Vespid 胡蜂(強擊)
Jaeger 獵鷗(精準)
x8
x12
x8108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8
x15
x8669 x1
主要掉落
HG 柯爾特左輪阿斯特拉M9
SMG UMP9蠍式司登微型烏茲MAC-10
AR 9A-91
RF 莫辛納甘
MG
SG

6-6 遲來的告別

作戰名稱 遲來的告別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少女前線-戰役-6-6.jpg
敵方作戰效能 13000
戰鬥經驗值 450
最優經驗等級 85
作戰介紹 經過漫長慘烈的戰鬥,全部人形都撤離了S08區……除了……AR-15……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4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8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Vespid 胡蜂(強擊)
x25
x12
x10074 x2
Scouts 偵察者(機動)
Vespid 胡蜂(強擊)
x12
x12
x10848 x2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5 x5980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8
x12
x7988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6
x16
x8578 x1
Vespid 胡蜂(強擊)
Jaeger 獵鷗(精準)
x12
x12
x9908 x1
Alchemist 鍊金術士
Guard 護衛者(笨重)
x1
x9
x18986 x1
主要掉落
HG 阿斯特拉
SMG UMP45蠍式司登微型烏茲MAC-10
AR AS VAL
RF M1A1春田
MG M1918
SG

緊急模式

6-1E 最後願望Ⅰ

作戰名稱 最後願望Ⅰ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少女前線-戰役-6-1e.jpg
敵方作戰效能 12000
戰鬥經驗值 450
最優經驗等級 85
作戰介紹 撤退行動中,AR-15遭到鍊金術士的圍堵,同時格里芬的部隊也危在旦夕……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4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8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24 x9568 x1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8
x12
x7178 x2
Vespid 胡蜂(強擊)
Jaeger 獵鷗(精準)
x12
x12
x9908 x1
Scouts 偵察者(機動)
Vespid 胡蜂(強擊)
x12
x12
x10848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8
x12
x7988 x1
主要掉落
HG 柯爾特左輪Mk23M9毛瑟C96
SMG MP5MAC-10蠍式
AR AK-47
RF
MG 布倫M1919A4
SG

6-2E 最後願望Ⅱ

作戰名稱 最後願望Ⅱ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少女前線-戰役-6-2e.jpg
敵方作戰效能 13000
戰鬥經驗值 450
最優經驗等級 87
作戰介紹 SOP-II‎冒險衝進戰場,及時幫AR-15解圍,也保證了格里芬部隊的順利撤退。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5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13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20
x12
x9192 x2
Scouts 偵察者(機動)
Vespid 胡蜂(強擊)
x15
x12
x12687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8
x12
x7868 x3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8
x12
x8056 x4
Guard 護衛者(笨重)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8
x20
x11026 x1
主要掉落
HG P7托卡列夫
SMG UMP9微型烏茲司登PPS-43
AR 9A-91AK-47
RF
MG MG42M2HB
SG

6-3E 最後願望Ⅲ

作戰名稱 最後願望III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少女前線-戰役-6-3e.jpg
敵方作戰效能 14000
戰鬥經驗值 460
最優經驗等級 89
作戰介紹 M16A1帶回了AR-15的留言,由於是【傘】的宿主,她已經無法回來,而她能做的事......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4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12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15
x15
x11480 x2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Vespid 胡蜂(強擊)
x20
x9
x8221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8
x12
x8108 x2
Ripper 切割者(普通)
Vespid 胡蜂(強擊)
x12
x8
x8444 x3
Dragoon 龍騎兵(高速) x10 x9775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8
x15
x9341 x1
主要掉落
HG 魯格P08馬卡洛夫
SMG UMP45蠍式PPS-43
AR FAMASFN FNC
RF 莫辛納甘
MG M60M2HB
SG

6-4E 最後願望Ⅳ

作戰名稱 最後願望IV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少女前線-戰役-6-4e.jpg
敵方作戰效能 15000
戰鬥經驗值 470
最優經驗等級 90
作戰介紹 AR-15......我和指揮官,不知道你在最後做了什麼......但我們知道......你拯救了所有人......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7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14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Ripper 切割者(普通)
Vespid 胡蜂(強擊)
x12
x12
x10180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6
x12
x9021 x3
Ripper 切割者(普通)
Vespid 胡蜂(強擊)
x6
x16
x9017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6
x15
x8895 x2
Dragoon 龍騎兵(高速) x10 x9900 x2
Alchemist 鍊金術士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1
x6
x9
x21983 x5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12
x15
x10860 x1
Dragoon 龍騎兵(危險!) x4 x15456 x2
Dragoon 龍騎兵(危險!) x5 x19320 x1
主要掉落
HG 阿斯特拉
SMG VECTOR蠍式司登微型烏茲MAC-10
AR 56-1式
RF M1A1春田
MG MG3
SG

夜戰模式

  • 本章節夜戰均未限定梯隊上限,故無「梯隊上限」數據欄
  • 本章夜戰將掉落除 IOP大容量彈鏈箱城市迷彩披風之外的所有四星及四星以下的裝備
  • 「6-4N瓶中人Ⅳ」中將會有M16A1的專屬裝備特殊戰機動裝甲掉落
  • 夜戰圖將降低全體槍娘90%的命中,同時戰場將會被迷霧覆蓋,迷霧內據點只在地圖上顯示歸屬方,不顯示是否存在敵方單位。
  • 夜戰圖中擁有手槍的梯隊將獲得該梯隊周圍一格的視野。
  • 夜戰圖中占領雷達可獲得其周圍兩格的視野。
  • 夜戰圖的機場不會刷新敵方增援。
  • 請注意,此處地圖標出的是初始位置的固定敵人,進入地圖時並不會顯示。

6-1N 瓶中人Ⅰ

作戰名稱 瓶中人 I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殲滅所有敵軍
少女前線-戰役-6-1n.jpg
勝利條件 在5回合殲滅所有敵軍(共14個梯隊)
敵方作戰效能 22000
戰鬥經驗值 490
最優經驗等級 90
作戰介紹 FAL報告:FN小隊開始調查最近區域內的人形失蹤事件。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Jaguar 劫豹(投彈)
Guard 護衛者(笨重)
x1
x20
x8764 x4
Nemeum 鋼獅(裝甲)
Aegis 聖盾(裝甲)
x10
x18
x15188 x2
Vespid 胡蜂(強擊)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15
x15
x13994 x2
Jaeger 獵鷗(精準)
Scouts 偵察者(機動)
Guard 護衛者(笨重)
x15
x15
x5
x14965 x5
Manticore 蠍甲獸(強無敵) x9 x21199 x1

6-2N 瓶中人Ⅱ

作戰名稱 瓶中人Ⅱ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殲滅所有敵軍
少女前線-戰役-6-2n.jpg
勝利條件 在4回合殲滅所有敵軍。(共14個梯隊)
敵方作戰效能 22000
戰鬥經驗值 490
最優經驗等級 90
作戰介紹 FAL報告:FN小隊派出了兩名誘餌人形,FNC和FN49,引誘目標鍊金術士現身。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Guard 護衛者(笨重)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Jaeger 獵鷗(精準)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12
x14
x16
x15
x18980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0
x5
x10
x11385 x4
Scouts 偵察者(機動)
Dragoon 龍騎兵(高速)
x10
x15
x16112 x4
Scouts 偵察者(機動)
Dragoon 龍騎兵(高速)
x20
x10
x16244 x3
Jupiter 木星(包圍弱化) x2 x15596 x1

6-3N 瓶中人Ⅲ

作戰名稱 瓶中人Ⅲ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殲滅所有敵軍
少女前線-戰役-6-3n.jpg
勝利條件 在7回合殲滅所有敵軍(共15個梯隊)
敵方作戰效能 23000
戰鬥經驗值 500
最優經驗等級 90
作戰介紹 FAL報告:FN小隊再次派出了一名精英人形,我想計劃即將進行到最後一步了。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Tarantula 狼蛛(高速) x55 x17347 x2
Manticore 蠍甲獸(強無敵)
Aegis 聖盾(裝甲)
x5
x5
x22815 x1
Brute 殘獸(穿甲)
Vespid 胡蜂(強擊)
x15
x20
x15918 x3
Jaeger 獵鷗(精準)
Guard 護衛者(笨重)
x10
x25
x14551 x2
Tarantula 狼蛛(高速)
Jaguar 劫豹(投彈)
Aegis 聖盾(裝甲)
x16
x1
x10
x10997 x2
Vespid 胡蜂(強擊)
Ripper 切割者(普通)
Guard 護衛者(笨重)
x5
x10
x15
x13452 x3
Ripper 切割者(普通)
Dragoon 龍騎兵(高速)
x15
x10
x18210 x2

6-4N 瓶中人Ⅳ

作戰名稱 瓶中人Ⅳ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殲滅所有敵軍
少女前線-戰役-6-4n.jpg
勝利條件 在7回合殲滅所有所有敵軍(共23個梯隊)
敵方作戰效能 24000
戰鬥經驗值 500
最優經驗等級 90
作戰介紹 FAL報告:阻截鍊金術士的最後一步,將從我開始,希望57她們還來得及......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Aegis 聖盾(裝甲)
Nemeum 鋼獅(裝甲)
Jaguar 劫豹(投彈)
x10
x10
x1
x9934 x4
Aegis 聖盾(裝甲)
Nemeum 鋼獅(裝甲
x15
x15
x15024 x6
Manticore 蠍甲獸(強無敵)
Aegis 聖盾(裝甲)
x5
x10
x21286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5
x10
x10
x16354 x4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5
x20
x17247 x5
Alchemist 鍊金術士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
x15
x28741 x1

後勤支援

第六章後勤支援

劇情文本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
可能影響遊戲體驗,請酌情閱讀~

普通戰鬥

  • [點擊展開/關閉]
6-1 內格夫小隊

……AR-15失蹤五天後,S08區,鐵血轄區。

內格夫:你好,我的指揮官,這裡是內格夫。

當前坐標為S08區T6,偵查小隊在附近發現了AR-15的行蹤。
這裡區域比較開闊,所以除了AR小組之外,我的小隊也加入了搜索任務。
不過我們是臨時調來的,不熟悉當地戰場,所以沿路的清理工作就拜託了。

內格夫:如你所見,這裡是鐵血轄區,而且剛好是敵我衝突的重災區。

敵方勢力比較強,就算是你這樣經驗豐富的指揮者,也最好小心為上哦。




……內格夫小隊抵達目的地。

內格夫:我們到了,這裡有個格里芬的據點。

我在這裡監視雷達動向,加利爾,你去後方望風。

加利爾:好,交給我啦。

內格夫:塔沃爾,開始調查線索了嗎?

TAR-21:還沒,正在檢查設備呢。

內格夫:我之前就說你得先把儀器開起來啊,又不怎麼費電。

TAR-21:節約一點是一點,畢竟回去就能住新宿舍了,要有個好的開始啊。

內格夫:隨便你吧,不過,只有找到AR-15我們才能收工哦。

TAR-21:不過,赫麗安浪費這麼大精力,只為了找一個大家口中的「叛徒」?

內格夫:只能說那傢伙倒霉,被植入了【傘】程序,才會毫無察覺地泄露了我們的據點。

大概因為愧疚才逃走的吧,能做到這一點,倒是個覺悟夠高的人形呢。
總之我們的任務就是找到這傢伙,然後16LAB的人會想辦法回收她。

TAR-21:【傘】……我們已經可以確認,她被植入的就是【傘】程序了嗎?

如果只是泄露情報什麼的,好像沒有傳聞中那麼恐怖呢……
不過犯下那種過錯的人形,還有必要留活口嗎?

內格夫:AR小組的人形都是16LAB親手研製的,多少得給點面子。

而且她們的心智雲圖不太一樣,死掉沒準就真玩完了。
先把據點的情況報告給指揮官吧,申請更多梯隊支援我們。

TAR-21:…………

內格夫:怎麼了,塔沃爾?

TAR-21:奇怪……通訊模塊好像出問題了呢。

不行了……完全失效,不能用了。

內格夫:(嘆氣)所以儀器要經常打開檢查啊,又不差那點電量……

雖然我猜……這次並不是儀器的問題……

內格夫:對吧,鐵血的大姐姐?

??:…………

內格夫:塔沃爾,趁現在!

…………!!

TAR-21:目標退出據點,我們暫時安全!

內格夫:那傢伙是「鍊金術士」,狡猾得很!都給我小心周圍!

鍊金術士:哼哼……真是遺憾啊……

明明再等三秒,就能摸到你可愛的喉嚨了呢。

內格夫:這麼講的話,屏蔽我們通訊的,就是你嘍?

鍊金術士:這個嘛……和我真的沒關係呢。

我只是循著稚嫩果實散發的氣味,一路饑渴地追尋到這裡罷了。
更多的事情……就讓我一邊撕扯著你們的身體,一邊慢慢告訴你們吧!

內格夫:塔沃爾,煙霧彈準備!

所有人,給我死守這個據點,別讓鐵血的部隊靠近!
(小聲)剩下的事,就拜託了,加利爾……

鍊金術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不知道負隅頑抗有什麼意義,但是這樣是最棒的!
繼續掙扎吧,等你們的絕望被醞釀到極致,再讓我一口口品嘗掉吧!
6-2 雙重救援

…………數十分鐘後,S08區T7邊境。

M16A1:我們到站了。

這裡就是內格夫小隊成員發出求救信號的地方。
SOP-II,測試聯絡環境。

M4 SOPMOD II:通訊信號正常,已經接到指揮官的頻道啦。

M4,快聯繫指揮官吧。

M4A1:好久不見了,指揮官。

20分鐘前,內格夫的搜查小隊在進入這片區域後失去聯絡。
但是就在剛才,我們在前方接收到了一名成員的求救信號。
我們的任務是與

對方會合併確認情況。

M4 SOPMOD II:真是的,本來以為多一個人多一份力,結果反而拖了後腿啊……

M16A1:如果是內格夫遇到了麻煩,換成我們也好不到哪去啦。

指揮官,請協助我們抵達目的地吧,拜託啦。




……AR小組抵達目的地。

加利爾:嘿!嘿!AR小組!我在這邊!

M4A1:放心吧,加利爾,你現在安全了。

加利爾:呼……多謝多謝,再晚幾分鐘,鐵血就要逮到我了。

M16A1:你可真會選地方呼救啊,偏偏是布滿鐵血的正面戰場上……

加利爾:這個啊……我們遇襲的地方,會屏蔽格里芬的通訊。

我也是跑了很久才找到個有信號的地方,沒法挑三揀四啦。

M4 SOPMOD II:具體發生了什麼,能說明一下嗎?

加利爾:我們在調查AR-15停留的據點時,內格夫察覺到周圍有鐵血頭目的埋伏。

趁對方還沒完成後方的部署,她靠打手勢讓我悄悄溜出去求援。
我也是途中才注意到通訊被屏蔽,不知道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

M16A1:怎麼辦,M4?光靠我們幾個,可不能和鐵血轄區的頭目抗衡。

但是撤回去找指揮官,恐怕又來不及吧?

M4A1:…………兵分兩路吧。

M16,你聯繫指揮官,指引他的梯隊來支援我們。
加利爾,帶著我和SOP-II前往據點,從後方騷擾鐵血,幫內格夫分散火力。
6-3 重逢

…………數十分鐘後,格里芬S08區指揮室。

M16A1:指揮官,現在的情況,就像我剛才說的。

當地的鐵血頭目包圍了內格夫的搜查小隊。
M4和SOP II前往救援了,但這撐不了多久。
區域內的通訊被屏蔽了,雖然強行進入救援也可以,不過有個更安全的辦法。

M16A1:這裡有一個鐵血指揮室,似乎負責管理鐵血的部分單位。

算我們走運,指揮室附近的通訊很正常,您可以指揮梯隊占領這裡。
然後我們拿它搞點亂子,應該能大大削減M4那邊的壓力。
就是這樣啦,指揮官,覺得這點子靠譜的話,我們就出發吧。




……格里芬梯隊成功占領鐵血指揮室。

……滴。

內格夫:呼叫M16,M16你在嗎?

鐵血已經撤退,我們安全了!

M16A1:誒?內格夫嗎?通訊沒問題了嗎?

內格夫:是啊,剛剛塔沃爾發現的,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M16A1:那M4她們呢?和你們會合了嗎?

內格夫:誒……剛剛還在這裡的,M4,還有SOP II……

加利爾:內格夫,不好了!

M4和SOP II剛剛跑掉了!
而且收不到她們的信號,一定是又被屏蔽了。

TAR-21:抱歉,是我的疏忽。

戰鬥剛剛結束時,我發現了戰場後方有個人影。
我一時心急就指給了SOP II看,但是讓她不要輕舉妄動。
結果一不小心,她們還是偷偷追上去了。

M16A1:TAR-21,你看到的那個人影,難道是……

TAR-21:是的……

我看到的,正是AR-15……

同一時間,M4A1和M4 SOPMOD II……

M4A1:SOP II,找到什麼了嗎?

M4 SOPMOD II:還沒,剛才明明捕捉到身影了……

可惡!應該就在這附近的!

M4A1:通訊還處在屏蔽中,別走得太遠,情況不對立即撤離。

M4 SOPMOD II:為什麼一直要躲著我們呢……

??:因為你們……老是給我惹麻煩啊。

砰……

一聲悶響,M4A1回過頭,M4 SOPMOD II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M4A1:SOP II!醒醒!快回答我!

AR15:這個伏擊技巧M16說過很多次了,可你們還是老樣子。

沒有我在身邊,你們到底能做什麼呢?

M4A1:為什麼,AR-15……

你到底……在做什麼……

AR-15向M4A1舉起了槍托……

AR15:我在上演……一場令人感動的重逢。

…………

6-4 監禁者

…………數十分鐘後,格里芬S08區指揮室。

M16A1:指揮官,很遺憾向您報告這個情況。

M4A1和SOP-II為了追查AR-15,暫時失去了聯絡……

內格夫:喂,M16,指揮官,你們在嗎!

我們剛剛發現了SOP-II的下落!

M16A1:誒?她們的通訊接通了嗎?

內格夫:不清楚,我們只搜索到了SOP-II的信號,還沒有M4的情報。

而且呼叫SOP-II也沒有任何回應。
總之,我現在把她的坐標發送給你們!

內格夫:這片區域離剛才的據點不遠,但是就在剛才,大量的鐵血涌了進來。

M16A1:什麼?鍊金術士捲土重來了嗎?

內格夫:不清楚,但是看起來不太像……

第一,它們數量很多,遠超過了鍊金術士的指揮權限。
第二,它們的行動……似乎有點混亂,也看不出有什麼目的。

M16A1:如果不是針對我們,那麼暫時先不用太擔心。

報告給赫麗安怎麼樣,請她調用資料庫,查出可能的頭目人選。

內格夫:這正是我要做的,不過你們也要小心。

指揮官的梯隊必須從那裡突破過去,你才有機會營救SOP-II。
萬幸的是,那裡的通訊剛剛恢復了正常,指揮官可以指揮梯隊進入了。

M16A1:明白了,內格夫。

指揮官,請小心行動,讓我們去營救SOP-II吧!




……M16A1抵達目的地,開始搜索M4 SOPMOD II。

M16A1:……SOP-II!

SOP-II,你還好嗎?快醒醒!

M4 SOPMOD II:唔……M16?是你?

嗯……那個……M4呢……

M16A1:我以為你會知道,我到的時候只看到你在這裡。

快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M4 SOPMOD II:唔……

她剛剛和我在一起……尋找AR-15,直到……

M16A1:你被人偷襲了嗎?對方是什麼人,你有沒有印象?

M4 SOPMOD II:不可能……沒有印象的……

M16,我已經搞不懂了…

內格夫:喂,M16,你們還在嗎!

M16A1:啊……我剛剛與SOP-II會合,但是……

內格夫:聽著,我們剛剛向赫麗安通報了情況,她認為情況很不對勁。

赫麗安給出的建議是,暫時放棄搜索AR-15的行動,撤出該區域。

內格夫:你聽到了嗎,M16?現在我們的處境很危險。

趕快通知指揮官,我們要帶著全部的人形撤離S08區!

…………同一時間。

…………

AR15:…………

你,醒了嗎?

M4A1:你……是誰?

AR15:我……?

我是來迎接你的人。

M4A1:迎接我?……做什麼?

AR15:真是個麻煩的傢伙……

帶你去和大家見面。
你的朋友,她們在等著你。

M4A1:朋友?

記憶模塊中,沒有符合【朋友】定義的人選。
我是不是……還沒有朋友?

AR15:…………

這麼說來,我就是你的第一個朋友了。

AR15:這真是……糟糕透了……

…………

M4A1:唔…………

AR15:你,醒了嗎?

M4A1:AR……15……

這裡是……哪兒……

AR15:一個廢棄的指揮室,沒有人知道這個地方。

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你需要認真地回答。

M4A1:AR-15,我知道你一定有迫不得已的理由,對嗎!

鍊金術士對我做了什麼!那個屏蔽設備又是怎麼回事!

AR15:回答我的問題,你現在能做的,只有這件事。

第一個問題,你剛才……是不是做了個夢,有關記憶的夢。

M4A1:…………

是的,是一段記憶,我能看到,也能聽到……

AR15:第二個問題,記憶的內容,是什麼?

M4A1:好像是我……第一次被喚醒……

我聽到了你的聲音,你讓我睜開眼……

AR15:那麼……最後一個問題,你要認真回答我。

AR15:M4A1……你到底是誰?

M4A1:……??

你問我……什麼……?

AR15:回答我,M4。

我現在是在給所有人爭取存活的機會……
你也好,指揮官也好,包括整個格里芬……
所以,快點回答我,M4A1。
……你,到底是誰?
6-5 意志

……格里芬S08區指揮室。

內格夫:指揮官!指揮官,你聽到了嗎?

多處情報顯示,鐵血的部隊正在大量向這片區域聚集。
按照總部的指示,格里芬的梯隊需要暫時撤離這個區域。
但是我們小隊在撤退時,遭到了鐵血的攔截。

內格夫:我是很想大開殺戒沒錯,但現在還是穩妥點比較好。

所以指揮官,麻煩您來接應我們一下。
我們的據點就在這裡,拜託啦,請儘快過來!




……作戰結束,內格夫小隊暫時安全。

內格夫:呼……總算搞定了。

謝嘍,指揮官,已經麻煩你好幾次啦。
不過周圍還有大量鐵血部隊,各位,不能掉以輕心。

加利爾:餵……你們看到M16了嗎?

她應該早就接到SOP-II了吧,怎麼還沒回來?

TAR-21:一定是得到了M4或者AR-15的情報,卻不想把我們牽扯進去吧?

內格夫:真是的,一個個都不按規矩來!

打開通訊,搜索她們的下落!

TAR-21:抱歉……她們的信號,好像也找不到了。

明明周圍這麼危險,如果發現通訊被屏蔽了,就該馬上撤出來呢……

內格夫:…………

內格夫:除非,那個屏蔽網才是她要尋找的東西……

同一時間……

…………

AR15:這麼說來,我就是你的第一個朋友了。

這真是……糟糕透了。

M4A1:你是……AR-15?

AR15:哦?你認識我?

M4A1:你的武器……符合記憶模塊中有關AR-15人形的描述。

AR15:是嗎……

M4A1:你看起來……不怎麼高興?

AR15:我也沒有不高興。

成為你的朋友是我接受的第一個命令,表現出積極的態度也是命令的一部分。

M4A1:可是……如果高興的話,不是應該會笑嗎?

AR15:……

那就命令我吧,命令我,我就會去做。

M4A1:你要我……命令你?

AR15:命令我,命令我做任何你想讓我做的事。

這是你的權力,M4A1,一切都是為你準備的。

M4A1:…………

………………

M4A1:這是……我的記憶?

??:是的,格里芬的M4A1。

??:這是有關你的……最初的記憶。

M4A1:你是誰!你在做什麼!

??:尋找剛才的答案。

關於……你究竟是誰的答案。

M4A1:我是格里芬的僱傭人形,AR小組的成員。

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

??:確實,你的心智雲圖中的記憶,和AR-15完全相符。

但這都不是我想要的,所以快點,告訴我答案。

M4A1:我說了,我不知道……

??:你被製造出來的目的,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告訴我答案,快告訴我答案。

M4A1: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麼答案!你這個混蛋!怪胎!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給我滾出去!!

??:為什麼你要生氣?

為什麼不能像其它人一樣,友好地對待我呢?

AR15:……因為她確實不知道答案。

AR小組的心智雲圖經過了16LAB的加密,很多內容連我們自己都無權查看。
看來關於M4的情報就是其中之一,我無法通過【傘】去訪問……

??:……也就是說,你不能給我帶來M4A1的情報。

你破壞了約定,格里芬的AR-15……

AR15:我說過了,這原本就沒多少可能性……

啪!啪!(拍手聲)

??:……我討厭破壞約定的人。

去吧,鍊金術士,權限已經給你了。
把M4A1帶回來,其他的東西,統統不需要。

鍊金術士:聽到了嗎,AR-15?

M4A1就在你的手上吧?那麼我們很快就能見面了……
等了這麼久,終於可以親手來解決掉你了!

AR15:鍊金術士……

別急著高興,鍊金術士,你不會那麼容易如願以償的。

鍊金術士:可是,你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了呢,AR-15……

你應該比誰都清楚這一點吧,身為【傘】計劃的首位實驗者,同時……
……也身為這次屏蔽網的源頭。
很快,你就會後悔此刻沒把M4A1乖乖送上來……
很快…………
6-6 遲來的告別

……滴。

M16A1:指揮官?內格夫?你們在嗎!

內格夫:M16,你們去哪兒了!

現在S08區到處都是鐵血,而且還強得離譜!
我們差點就提前撤退,不等你了!

M16A1:抱歉,因為一些事耽誤了一下。

內格夫,指揮官,聽著,先不要管其它事態。
鍊金術士的部隊開始行動了,恐怕是衝著你們來的。

內格夫:哼,清算舊帳的時候到了嗎?

那你呢,你和SOP-II要去哪兒?

M16A1:我們有我們的安排,應付得過來,不用擔心。

你們小心一點,指揮官,好好保護內格夫她們!

內格夫:喂!M16!喂喂!

鍊金術士:早安啊,格里芬的各位。

狩獵就要開始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而且,我很期待與你的再次見面呀,內格夫小姐……

內格夫:是嗎?不過我現在可是超級火大啊,鍊金術士……

你最好祈禱別被我遇上,尤其在還有一口氣的時候……

鍊金術士:哦?憑你那上世紀的子彈又能撐多久呢?

讓我猜猜看吧,你會和你的同伴一起被我撕碎,還是倒在獨自落逃的路上呢?
你就把最棒的恐懼寫在臉上,等著我來摘取吧!

內格夫:求之不得呢,鐵血的混蛋……

內格夫:讓戰鬥開始吧,指揮官。

沒什麼比痛飲仇敵之血更令人沉醉了。




撤離行動開始三小時之後……

…………滴。

M16A1:內格夫……內格夫……!

運輸機來了!快點過來!
鐵血就在後面,而且大樓就要爆炸了。
快點,讓大家跑起來!快!

…………

M4A1:唔……

M16A1:終於醒了嗎,M4?

能自己走了嗎?快一點,我們的運輸機已經到了!

M4A1:M16……

為什麼……是你?

M16A1:為什麼不是我?每次不都是我嘛?

M4A1:我是說……

AR-15……
AR-15呢!她在哪!

M16A1:她……

她做了她的選擇……

…………

無法自抑的可怕直覺,又一次刺中了我。

M4A1:不對……

不對!一定有哪裡不對!
AR-15……她……她想要……

M16A1:喂,M4,你做什麼!

M4!你要去哪!快回來,不要靠近大樓!

…………

我跑下了直升機,闖入了一片混亂的現場。

正在爆炸聲中坍塌的大樓,倉皇的人形同伴,被掩埋的鐵血追擊者……

而我知道那意味著什麼……

M4A1:…………

……A……R……15……
……為……什……麼……

那是一場喧囂的葬禮……

……和一個沉默的告別。

緊急戰鬥

  • [點擊展開/關閉]
6-1E 最後願望Ⅰ

鍊金術士:哦?憑你那上世紀的子彈又能撐多久呢?

讓我猜猜看吧,你會和你的同伴一起被我撕碎,還是倒在獨自落逃的路上呢?
你就把最棒的恐懼寫在臉上,等著我來摘取吧!

作戰進行一小時後,內格夫小隊遭到鐵血部隊包圍,情況危急。

加利爾:該死……這是捅了蜜蜂窩嗎?敵人一個勁地往前鑽!

S08區的鐵血什麼時候這麼多了!

TAR-21:太不正常了,敵人的數量遠高於常規頭目的控制能力。

鍊金術士可能只是個誘餌,引我們跳進這個坑……

加利爾:不管是什麼,我們馬上就撐不住了!

內格夫,快下令撤退!
……內格夫?內格夫你聽到了嗎!

TAR-21:內格夫的信號消失了,一定是進了【傘】的屏蔽圈。

她已經殺紅了眼,我們又得自己想辦法了……
指揮官,您在聽嗎?內格夫暫時失去了聯絡,我們現在需要您的援助。
請擊退這裡的鐵血攔截部隊,掩護我們撤退吧。




…………支援作戰結束,內格夫小隊順利撤離危險地點。

TAR-21:終於脫離險境了,指揮官,感謝您的協助。

加利爾:可是內格夫要怎麼辦?不能把她一個人丟在那裡吧?

M16A1:她不是獨自一人,我們小組的SOP-II也進去了。

兩個不要命的都在屏蔽網裡,活下來的幾率能高一點點吧……

TAR-21:M16,你們那邊沒事就好。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格里芬現在整個戰況都很不利吧?

M16A1:何止是不利……成堆的鐵血再加上那個屏蔽網,能逃出來的人形都算萬幸了。

先做點力所能及的事吧,要救援的同伴太多了。
屏蔽網裡面的事情,就交給那些戰鬥狂吧。

…………同一時間,S08區的運輸通道。

鍊金術士:怎麼了,AR-15?一動都不敢動呢……

如果你不離開這裡,後面可有著大堆的同伴逃不出去了呢。
怎麼樣?你還是不肯告訴我,你把M4藏到了哪裡嗎?

AR15:鍊金術士,你到底……做了什麼……

鍊金術士:我?我只是挑釁和誤導了你們的幾個小隊。

她們以為我就是領導整場襲擊的頭目,就一窩蜂地趕來消滅我。
接下來,我只要把你困在這裡,困在這個必經之路上……

AR15:她們的通訊就會被切斷,陷入孤立無援的狀態……

鍊金術士:消滅那些可憐蟲,以我此刻的部隊,只是一瞬間的事……

但是我給了你很長的時間來考慮呢……
是說出M4A1的藏身處,還是看著我把你的同僚一個個撕碎掉呢?

AR15:……別想讓我內疚,鍊金術士,也別想威脅我。

保護M4是我接受的命令,而我不會向任何敵人妥協!

鍊金術士:哈哈哈哈,我喜歡你這樣的傢伙,就是有你們的存在,我的世界才這麼美好!

你以為處刑會很快結束嗎?你以為我會被那麼簡短的宴席滿足嗎?
在你堅持你的信條時,還有更多的格里芬人形來這裡送死啊!

AR15:儘管做吧,鍊金術士,隨便你想搞什麼殘忍的名堂……

不過記住,無論你做了什麼……
……今天,你我只有一個人能活下來。
6-2E 最後願望Ⅱ

赫麗安:M16,告訴我戰場上發生了什麼!

我明明已經下令撤退了,為什麼還有一大批人形還沒有行動!

M16A1:她們被卡在了一個通道前面,那裡面的信號被屏蔽了。

周圍布滿了鐵血的伏兵,無論是我們還是對面,貿然突破的話傷亡會很慘重!

赫麗安:難道【傘】還在發揮作用?AR-15為什麼不離開那裡?

M16A1:恐怕是被敵方的頭目困住了,被鍊金術士……

同時,內格夫受到挑釁,都是那傢伙的主意……

赫麗安:詭計派的頭目嗎……看來是我的調查有失。

那麼首要任務,就是幫AR-15解圍,帶她離開原地吧?

M16A1:是的,所以我們剛剛商量了一個辦法——

M16A1:指揮官,您聽到了嗎?

我們現在計劃派SOP-II跨越戰場,進入屏蔽圈。
她會按照之前說好的方法,指引給大家正確的疏散路線。
但是這需要指揮官的梯隊先消滅外圍的鐵血部隊,幫SOP-II製造空檔。
指揮官,AR-15也好,M4A1也好,包括其他格里芬小隊的成員……
大家的安全,就全在您身上了,請務必完成這個任務!




…………同一時間,S08區的運輸通道。

鍊金術士:都結束了,AR-15……

快要死掉的傢伙……就不要再掙扎了。

AR15:你也……好不到哪去……

你的外圍部隊已經被我們的指揮官打光了,格里芬的人形逃出去只是個時間問題。

鍊金術士:

哼哼,可是我的目標只有你而已,M4A1……
或者,為了防止我因為不爽而處刑,你是時候把她交出來了?

AR15:鍊金術士……你好像忽略了一件事情……

我好像從來沒說過……M4A1和我在一起……

鍊金術士:…………?!

鍊金術士: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鍊金術士: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果然很有趣啊,AR-15!
太棒了,這卑劣而可恥的手段,正是我所追尋的浪漫啊!
可惜……很快就要結束了呢……
只有你一個人在場的話,無論哪種處刑,都有點太單調了……

M4 SOPMOD II:如果再多一個呢?

…………!

M4 SOPMOD II:說話啊……怪胎,繼續囂張啊……

M4 SOPMOD II:說話啊,你這賤貨!別以為這樣就能去死了!

AR15:停手吧,SOP-II,一具屍體,別浪費時間了。

M4 SOPMOD II:哈……抱歉,情況太緊急了,有點失控……

AR15:(嘆氣)這個樣子才像你吧……

不然我還以為看到了個傀儡。

M4 SOPMOD II:…………

…………

AR15:喂,突然抱得這麼用力,我還受著傷呢!

M4 SOPMOD II:終於又見到你了,AR-15……

AR15:怕什麼,我又死不了……

比起這個,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M16又教了你些玩命的點子吧?

M4 SOPMOD II:這裡是戰場,做什麼都有風險的,對嗎?

【傘】沒法切斷所有聯繫,AR-15……
……只要我們想見到你。

AR15:…………

M4 SOPMOD II:放心吧,被鍊金術士困住的小隊,已經開始陸續撤離了。

我們先離開這兒,保證道路通順後,再想想怎麼安置你。

AR15:………

抱歉,我不能就這麼回去……

AR15:拿著這個存儲器,我之前搜集到的情報全在裡面,包括M4的藏身地……

還有……我對大家想說的話……

M4 SOPMOD II:AR-15……你在說什麼?

沒關係的,我先把你轉移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後16LAB會想辦法的!
赫麗安說了,這次的【傘】不是你的錯,處分不會太重的。

AR15:不是這個問題,SOP-II……

你不了解這次事態的可怕,鍊金術士只是個小小的執行者……
如果不阻止背後的頭目,鐵血會吞噬這裡的所有人!

M4 SOPMOD II:那個隱藏在幕後的敵人……

我們真的無法對抗她嗎?

AR15:以我們現在的實力還做不到……

所以我必須去見她,這是解救大家唯一的辦法。

M4 SOPMOD II:AR-15……你是因為這裡的事態而自責嗎……

AR15:我說的是事實,SOP-II,不是因為愧疚或者後悔的心情……

我答應你,我會找到解決的辦法,所以你不能阻止我。
為了你,為了M16和M4A1,還有這裡的所有人……

M4 SOPMOD II:那你答應我……你不會做傻事……

你能答應我嗎,AR-15!

AR15:…………

我在做的,是我必須做的事。

AR15:快一點,SOP-II,離開這個屏蔽圈。

M4還在等著你,好好保護她,拜託你了……
6-3E 最後願望Ⅲ

M4 SOPMOD II:M16……

M16A1:SOP-II,你怎麼樣了?AR-15呢?

M4 SOPMOD II:AR-15說……

她說,她有必須要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我……很害怕……

M16A1:…………

我明白了,SOP-II。
但是現在,我們也有我們的事情,先專心放在上面吧……

M4 SOPMOD II:嗯,鍊金術士被我們消滅了……

鐵血的攻勢……減弱了嗎?

M16A1:……是的,鐵血的單位現在像蟲子一樣亂爬,目標似乎不是我們了。

現在運輸通道的通訊已經恢復正常了,剩餘的人形開始陸續撤退。
就剩下M4了,SOP-II,你知道她在哪裡了嗎?

M4 SOPMOD II:嗯……AR-15把M4的下落告訴我了,我正在搜索的路上。

M16A1:好,打起精神來,後續的工作就交給我吧。

M16A1:指揮官,我們現在有新的任務。

SOP-II正在營救M4A1,我們需要儘快接應她們。
鐵血在當地的實力沒有削弱,我們依然要靠武力突破。
指揮您的部隊出發吧,指揮官。




……行動結束,SOP-II前往M4的藏身點。

……

…………

M4A1:…………不。

我放棄這次的命令。
朋友……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AR15:你想要我成為的那種朋友,不依靠命令是得不到的。

M4A1:……我會等下去的,直到你願意的那天。

這是你欠我的,AR-15,我會一直等下去的……

…………

…………同一時間,廢棄大樓面前。

AR15:…………

最後一個傢伙,也出現了……
和以往一樣,你還真是個不吉利的預兆啊……

AR15:……M16A1。

M16A1:趁我還冒得起這個險,我必須見到你一面……

必要的話,打暈你再帶回去也沒關係。

AR15:抱歉把事情搞砸了,但是別阻止我,這是我的事。

M16A1:至少告訴我你都知道些什麼,AR-15。

這一路過來,你到底經歷了什麼……

AR15:…………

為了找到【傘】的真相,這幾天我調查了鐵血的資料庫。
直到我在調查一座鐵血的工廠時,意外地激活了一件干擾器。
當晚我又做了夢,醒來之後,就發現通訊器全部失效了。

M16A1:是那個干擾器導致的?它和【傘】發生了某種聯繫?

AR15:是的,現在想想,大概是干擾器向【傘】加載了干擾模塊……

我失去了僅有的聯繫手段,又擔心格里芬受到波及,就來到了S08區躲避。
隨後就發生了……之後的一系列事件……

M16A1:這不是你的錯,AR-15。

如果不是你留下的情報,甚至沒人會知道那就是【傘】。

AR15:是我太大意了,事後又沒能冷靜下來去補救,格里芬才陷入到這次的慘境……

我把我收集的情報都給了SOP-II,希望能挽回點什麼……

M16A1:別急著自暴自棄,AR-15,還沒到無法挽回的程度!

鍊金術士已經被幹掉,現在鐵血攻勢已經一塌糊塗了!
看看那些鐵血單位,它們像蟲子一樣到處亂爬,根本沒有像樣的指揮!

AR15:…………

你什麼都不知道,M16。
鐵血指揮的混亂……不是因為鍊金術士被消滅了……
而是因為真正的指揮者,現在正發了瘋地想消滅我們!
……消滅我們的所有人,除了M4A1。

M16A1:所以你要去找那傢伙?找到了又能做什麼?

如果要去,至少帶上我!

AR15:我從內格夫那裡了解了些情報,包括那傢伙的位置,周圍的部署情況……

還有……周圍有多少失散的人形需要營救。
M16,她們就交給你了。

M16A1:然後,你就去一個人逞英雄?

到時候你還什麼都沒做,就會被她活捉的!

AR15:不會的,至少……她捉不到活的。

AR-15拿出了一個小型開關。

M16A1:高爆炸藥的引爆器……你從哪弄的?

AR15:內格夫給我的,我把它裝在了大樓底層。

能拉這麼多鐵血墊背,我也沒什麼可遺憾的……

M16A1:你在說什麼,AR-15?!

你不想回指揮室嗎!不想再打勝仗了嗎!
我們當中最渴望榮譽的傢伙,不就是你嗎!

AR15:抱歉,我還是太死板了……

在我看來,戰術人形就該以士兵的身份貫徹始終……
在戰場上和敵人同歸於盡,難道不是最適合我的結局嗎……

…………啪!

…………

AR15:(笑)真疼呢,M16。

這就是……你對待英雄的態度嗎……

M16A1:閉嘴,AR-15……

AR15:你是帶不走我的,你知道……

M16A1:我叫你閉嘴!你聽到沒有,AR-15!!

AR15:…………

M16A1:再說下去……

再說下去……我就殺了你……

AR15:…………

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我的身上被植入了【傘】,已經回不到格里芬了……
而現在每拖延一分鐘,格里芬就可能多一份傷亡報告……
讓我做點什麼吧,M16,讓我在最後一刻……為大家做點什麼……

M16A1:…………

AR-15,你要我……怎麼說出這件事呢……
對SOP-II……和M4……

AR15:這個啊……

就說我去達成……我最後的願望了……
6-4E 最後願望Ⅳ

赫麗安:指揮官,如你所見,鐵血的攻勢還沒有結束。

人形們雖然已經開始分批撤退了,但是戰場依然十分混亂。
尤其是被困在屏蔽網內部的人形,我們還無法確認數目。

內格夫:抱歉,我來遲了。

赫麗安:內格夫,你還活著?

內格夫:還有一口氣,但是殺不掉所有敵人。

屏蔽網裡還有好幾個偵察人形,還有AR小組的剩餘成員。
她們都被我指引到一個據點,暫時還算安全。
但這只是暫時的,屏蔽網中心就是對方的大本營,周圍全是鐵血的預備單位!

赫麗安:我明白了,先堅守據點,我們會派運輸機去接應你們。

赫麗安:指揮官,我們需要你的梯隊占領附近的崗哨,保證運輸機的航路安全。

請儘快行動,保證最後一批人形安全撤離!



撤離行動開始三小時之後……

………………

…………………………

AR15:晚上好……

……我們終於見面了。

??:…………

為什麼,你會來這裡?

AR15:怎麼,難道你不想見到我嗎?

??:我想見的是格里芬的M4A1。

AR15:格里芬已經把她回收了,你是抓不到她的。

畢竟以你現在所剩的部隊……連你自己都保護不了吧?

AR-15舉起武器,指向面前的人影。

??:…………

啪!啪!(拍手)

…………大批的鐵血單位,紛紛湧向了大樓內部。

AR15:後方……還有這麼多底牌……

你……果然很不得了啊。

??:把M4A1,交給我。

AR15:很遺憾,你們之前有太多的機會,但是都錯過了。

??:現在我不會放棄了。

AR15:所以我才來阻止你,因為你想做的話,確實有可能做到……

你是……最危險的傢伙……

??:…………

AR15:只需要簡單的動作,就能同時指揮這麼多單位……

擁有比代理人還要高級的指揮效率,就只有一個人選了……

AR15:你就是……鐵血的【主腦】,對吧?

啪!(拍手)

……鐵血偵察機突然發起了射擊。

??:……我有自己的名字。

AR15:咳咳……

咳……鐵血的指揮者……下手居然這麼輕啊……
還沒M16那一拳……來得痛呢……

「主腦」:你不該欺騙我。

你擁有著正直的人格,才會被選中成為【傘】的試驗品。
我相信你會守信用,相信你會把M4A1帶給我。

AR15:你的資料庫該更新了,大小姐……

16LAB的技術遠在你的想像之上,就算是【傘】也無法擺布我。
而且人格只是張面具,為了復仇……我們可以變成任何人……

「主腦」:「復仇」?

人形為了命令以外的事情放棄生命……
……無法理解。

AR15:是啊……你確實無法理解……

迄今為止……你造成了多大的破壞,傷害了我多少同伴!

「主腦」:…………

我在做的只是我認為正確的事情。

AR15:所以這就是戰爭,鐵血的大小姐……

它不是你家地板上的積木遊戲,每個人都要付出代價。

AR15:如果你還不能理解,我就用更直接的方式來教你……

「主腦」:引爆器……

原來那些炸藥,是為我準備的……

AR15:下一次,請分清楚戰場和談判桌的區別。

不過這一次,還是請你去死吧。

「主腦」:這種東西……對我沒有意義。

AR15:我當然知道……但我就是想說……

下地獄去吧,鐵血的渣滓!

………………

……………………

AR15:你知道嗎,M4A1,當第一眼看到這個世界,我充滿了好奇與興奮……

我不是IOP直接建造的量產人形,而是16LAB親手研製的精英。
我的心愿是完成很多光榮的命令,和很多強大的人形成為朋友。
當時的我,認為只要好好努力,自己就能成為耀眼的明星。

AR15:但是很快,命令出現了,我必須聽從你的指揮,並永遠和整個AR小組捆在一起。

又蠢又吵的SOP-II,大大咧咧的M16,還有優柔寡斷的你……
從那時起,我的所有可能性被扼殺掉了。
我很討厭你們,但是面對命令,卻又無能為力。

AR15:沒關係,其實都沒關係,因為我只要不斷地說些什麼,做些什麼,你們就會需要我。

不管你們是什麼樣子,只要需要我就好了,只要讓我重拾自己的價值就好了……
自暴自棄的我,一直在利用你們的善意,做著過分的事情……

AR15:但是抱歉,只有在離開你們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的心愿早就已經實現了……

我們一路上遇到的每個人,做的每件事情,我都是由衷地感到滿足……
所以,我必須再做些什麼,哪怕能為大家爭取到一秒也好,哪怕能拯救一個同伴也好……
只是還有一點遺憾,雖然不能當面彌補,但通過影像,你依然會接受吧……

AR15:M4A1……我欠你的東西,現在終於還清了吧?

這是我最後的願望,這樣一來,我不欠這個世界任何東西了吧。
不過一想到你看到我的時候,一定又在沒骨氣地大哭不止……
……一直以來,我都是接受這樣軟弱的傢伙指揮呢,你到底拖了我多少後腿呢?
果然,我還是應該討厭你才對吧……

AR15:可惜是分別的時刻了,M4A1,這種瑣事已經來不及計算了。

感到悲傷也好,感到憤怒也好,記住我也好,忘記我也好……
讓這段記憶成為你的力量,令你變得再強大一點吧……
那麼……保重了,我的朋友……

M4A1:……A……R……15……

……為……什……麼……

…………很快,M16A1拽著我,重新返回了運輸機……

比起炮火、倒塌和格里芬人形的呼喊聲,此時的螺旋槳卻分外刺耳……

它撕碎了我心底的一些東西……

一個小小的願望,一份與摯友的約定……

以及,一張包裹在靈魂之上的面具……

………………

…………同一時間。

…………滴。

代理人:主人,我剛剛查閱了您的作戰記錄……

AR-15在大樓里製造了爆炸,您剩餘的作戰單位都卡在裡面,無法移動了。
格里芬的梯隊已經撤遠了,今天的行動請到此為止吧。

主腦:對不起,代理人,我失敗了。

代理人:您沒必要道歉,一切都是我的失職。

(嘆氣)早知道那個M4已經近在咫尺,我應該多派幾名頭目來協助您的。
不過至少您現在理解了,作戰不是光靠兵力優勢就能取勝的。

主腦:你早就猜到這個結果?

代理人:您擅長的並不是這種事,所以我們才會在這裡。

如果能讓您明白這點,消耗掉一些單位是值得的。

主腦:它們……會出於自己的意願去做嗎?

代理人:它們是出於您的意願,您的命令,對它們,對我們,都是這樣。

所以主人……請命令我們吧,只要是您想做的事,請盡情地使用我們。

主腦:…………

但是我還是不太明白……
AR-15說的事情,如果能再確認一下就好了。

代理人:我剛才查看過了,您的傀儡已經在那場爆炸中損壞。

面對這種程度的破壞力,我想沒有人能夠活下來的。

主腦:真是遺憾……

代理人,你的行動呢?還順利嗎?

代理人:是的,作為AR-15的替代品,一名格里芬人形已被植入了【傘】系統。

剛剛查看到干擾器已成功將干擾模塊傳輸到了這名目標身上,可以確認為行動順利。
至於激活的時機,我建議您先等待我們的下一步行動。

主腦:我明白了,這次,我會耐心一點的……

直到……真正見到M4A1為止……

夜間戰鬥

  • [點擊展開/關閉]
6-1N 瓶中人Ⅰ

…………

……S08區鐵血審訊室。

鍊金術士:……我們說到哪裡了?

哦對了,炸彈。現在,讓我們聊聊炸彈吧。
你喜歡定時炸彈還是觸髮式的呢?

F2000:哎呀……這個嘛……

應該會根據任務來決定吧?
人類製造那麼多武器,本來就是為了不同的情況,對吧?

鍊金術士:哈,連自己的喜好都沒有嗎?這樣可沒法享受其中啊。

作為士兵,不喜歡整個戰爭,至少該喜歡其中的一部分。
F2000,作為戰術人形,戰場上難道沒有一點你喜歡的東西嗎?

F2000:抱歉……我只是對戰場的確沒太多研究……

不如、不如聊點更輕鬆的東西怎麼樣?
比如鞋子,我們來聊鞋子吧,鍊金術士?

鍊金術士:……鞋子?

原來格里芬人形每天的話題,就是漂亮的鞋子和手提包嗎?

F2000:這個……也有很多喜歡武器的人形啦,也許我才是少數派吧。

抱歉,你原本的目標不是我吧……
抓到我這樣低級又無聊的人形,對你來說也很失望吧……

鍊金術士:……怎麼會呢,F2000。

至少通過你我也知道了,就算不是精英人形,表情也會很有趣呢。
而且有了你,我還可以和別的獵物做一下對比……

F2000:……誒?

鍊金術士:怎麼,你還不知道嗎?被我抓到的可不只你一個人呢。

這把武器你還認得吧?

……鍊金術士拿出一把步槍。

F2000:這是……T91的……

她……她怎麼了?!

鍊金術士:她是唯一一個逃走的傢伙,剩下的,我都處理掉了。

明白了嗎?你的挺身而出,並沒有挽救多少同伴呢。

F2000:呼……

……F2000露出了釋然的笑容。

F2000:至少還有人逃出去了,我的任務就完成了……

鍊金術士:哎呀……

格里芬的人形,一個個都這麼無聊……

鍊金術士:還好我知道怎麼自娛自樂。

……鍊金術士舉起了手中的自動手槍。

……F2000的身體開始顫抖,她閉上眼,深吸了口氣。

F2000:我也只能……到此為止了嗎……

……砰!砰!

F2000:啊呀!

…………?

……鍊金術士用手槍擊倒了其中一個傀儡。

F2000:鍊金術士……你……?

鍊金術士:噓……別叫出來,F2000……別讓我發現你……

現在,你要保持沉默,屏住呼吸,然後等待……
直到這把槍中的子彈和你的運氣,其中一個耗盡為止……

……砰!砰!

F2000:…………!

鍊金術士:「每個人活著的時候,都努力把自己融入到別人的生命……」

「……而只有死亡才屬於你自己。」
最後一刻好好想想吧,親愛的……
我們這個樣子……究竟算不算是活著呢?

…………

…………3小時後,S08區,格里芬基地休息室。

FN57:……總之,我們的任務就是這個。

FAL,你聽到了嗎?喂!你聾了嗎?

FAL:…………

人形沒有聾子,57。

FN57:我沒有說你的聽覺模塊,FAL……

我是懷疑你的這裡有問題。(指了指腦袋)
你的心智雲圖有點過時了,和你的品味一樣,也許我們該考慮換個隊長了……
——你這次在看什麼?

……57走上前,抽走了FAL手中的時尚雜誌。

FAL:喂!

FN57:……這個包包啊?會不會太土了,就算以你來講也夠土的。

FAL:下次看到價格再發言,57,你不知道我挑了多久。

FN57:隨便你吧,我在乎的是我們的任務。

你要是搞砸了,不僅沒錢買包包,連隊長的位置都會被我搶走的。
你知道的吧,到時候我可是會好~好~報答你的。

……FAL拿過雜誌,將一頁折上角,然後收到了挎包里。

FAL:別搞砸不就行了?

帶我見這次的指揮官,我們準備出發。

FN57:喂喂,聽我說話啊,你真的看完這次任務了嗎?到時候可別說錯話了哦。

FAL:不就是當地幾個人形失蹤嗎?任務就是找到她們吧?

…………FAL走出休息室,FN57跟了上去。

FN57:還有還有,你知道這次的對手吧?鍊金術士,那可是個相當狠毒的人形呢。

FAL:所以才值錢啊,早點搞定早點收款吧。

FN57:哼,原來你是看到那個傢伙,才選了那種老土的手提包嗎?

FAL:很適合它,不是嗎?

…………十分鐘後,指揮室。

FAL:晚上好,指揮官,我是負責這次營救行動的人形隊長,FAL。

別太緊張,我知道自己魅力非凡,但現在請睜大眼睛聽我說。

FN57:(小聲)我覺得指揮官只是沒睡好而已……

FAL:…………

事成之後,一起去喝咖啡吧。
至於現在,我們的任務是與我的兩名臨時隊員會合。
她們是留在S08區的偵察員,FN49和FNC。
雖然是兩個臨時入隊的新人,但姑且還需要她們的報告。
指揮官,請接應她們順利與我和57會合吧。




………行動完成,FAL與FN小隊成員會合。

FAL:你們兩個,太慢了。

FN49:實、實在抱歉!FAL小姐,這裡敵人太多了,我們繞了很久……

FAL:57,你當時該把會合點定在靠她們更近的地方。

FN57:是她們說沒問題的呢,我就沒再多問了。

FN49:對不起……我們以為可以在規定時間抵達的,看來有些勉強了……

FAL:明知自己做不到就不要勉強,多點自知之明吧。

FN57:別太苛責她們了——FN49,你們下次注意就好。

現在,告訴我們偵察結果吧?

FN49:好的……情報都在FNC這裡,FNC?

FNC?快別吃了,說話!

FNFNC:唔……唔……!好了!

那個……我們都查清楚了!
當地的鐵血人形頭目的確是鍊金術士,而且,基本確定它就是這次人形失蹤事件的元兇。

FN57:鍊金術士?沒想到它果然還在這裡……

明明這個區域對鐵血已經沒什麼價值了,為什麼……

FAL:它為什麼在這裡並不重要,接下來,我們來商議作戰計劃吧。

FNFNC:誒,這就要開工了?就我們四個?

FN57:FN小隊的另外兩個成員還有其他任務,所以這次也請多指教了。

FN49:感謝,我們深感榮幸,一定會好好加油的!

FAL:加不加油沒關係,按我吩咐的做就夠了。

FN57:FAL,稍稍鼓勵下她們嘛,畢竟是新人來著……

FAL:FNC,FN49,我選中你們加入行動的原因很簡單。

你們的烙印和我們有點相近,行動時效率會高一些,僅此而已。
雖然只是臨時隊員,但只要表現夠好,你們的獎勵肯定會很豐厚的。

FNFNC:哦哦哦哦——我們這次能立大功了嘛!

FAL:或許吧,容我看一下地圖……

……區域裡最顯眼的建築,就是那個荒廢的基地吧?

FN57:是的,根據情報,那裡就是之前AR15劫走M4A1的地點。

FAL:哼哼……這還是我們的地標建築嘍?

正好基地分成了兩個區域,兩個人剛好,那就定在這裡吧。

FN57:你的笑容太陰沉了……FAL,這回又有什麼餿主意?

FAL:我們要抓到鍊金術士,首先要做的是什麼?

FN57:當然是找到它了。

FAL:幸運的是,它會主動行動,不過前提是……

FN57:……有獵物值得它出手。

FAL:所以最有效率的方案,就是……

FN57:……誘餌。

FN57:哦……我明白了……(望向FN49和FNC)

FNFNC:嗚?……怎麼了?

FN49:誒?難道說……

誒——???!!
6-2N 瓶中人Ⅱ

…………15分鐘後。

FAL:……指揮官,總之就是這樣了。

我現在派出兩名人形誘餌,吸引鍊金術士出現。
您的任務是在她們前往目標地點的路上保護她們……

FNFNC:喂喂!只是在路上嗎!到了基地之後呢,指揮官就不保護我們了嗎!

FAL:當然,到了後就等鍊金術士出現了,指揮官沒必要跟著你們。

反正你們已經備份過雲圖了,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FN49:嗚……就算這樣,也太過分了……

FNFNC:別哭,49!不能讓她瞧扁了我們!

聽著FAL,別以為你是精英就能瞧不起我們!我們一定會活下來!

FAL:那樣最好。這次行動預算有限,別再給我增加維修費用了。

口糧方面也省著點,FNC,尤其是你——

FNFNC:不用你說,FAL!訓話夠了吧,快讓我們走啦!

…………FAL攤了攤手。

FAL:指揮官,這兩個小傢伙就拜託你了,開始行動吧。




…………護送任務結束兩小時後。

FN49:嗚嗚……這裡好冷啊……

FNC,你那邊怎麼樣了……

FNFNC:我?我還好……

阿嚏——!

FN49:FNC,你沒事嗎!

熱巧克力還有剩下的嗎?要不要我送過去點?

FNFNC:不行啊,我們的任務就是守在這裡,絕對不能離開崗位!

一定要完成任務,絕對不能被那傢伙小看!
而且沒關係啦,巧克力還有剩下的,我這次可是認真計算過了哦!

FN49:嘻嘻,FNC面對食物終於開始節制了呢……

那就好,要繼續保持哦,我會好好監督你的。

FNFNC:哼,沒問題!我才不能被FAL那傢伙小看呢!

倒是你,還害怕嗎?一個人呆在那種地方……

FN49:沒事的……這裡燈火很亮,還能聽到FNC的聲音……

FNC能忍耐的話,我也能適應一個人的環境……
誒……?

FN49:……呀!!是誰?!

FNFNC:怎麼回事,49!

喂!49——!

FN49:沒,沒關係,是自己人……大概……

…………對方做了個收聲的手勢。

T91:請小聲點,你是格里芬的人形嗎?

FN49:是的,我是格里芬的戰術人形FN49,你是……

T91:T91,你的同事。

之前都在執行秘密任務,所以你才沒有預存我的信息。
FN49,你來到這裡是為了營救大家?

FN49:啊,是這樣……我們隊長為了抓捕敵方頭目,特地要我來當誘餌……

噗嗤……

T91:啊失禮失禮,有時我就是忍不住笑啦。

這個行動方案還真可愛呢,你們是什么小隊呀?

FN49:我們?我們是FN小隊,為了調查當地的人形失蹤事件。

T91:FAL的小隊啊……果然很愛胡來哦……

不過你們是白忙一場嘍,鍊金術士只對精英人形下手的哦。
讓你的隊長換個方案吧,需要的話由我當誘餌也沒問題。

FN49:誒?這樣可以嗎?

T91:哈哈,不如說由我來正合適啦!我現在被鍊金術士盯上,所以才不停換地點啊。

只是相對地,我希望你們的梯隊可以保護我啦,因為我還打算解救其他人形呢。
戰場上就是要互相幫助吧?怎樣,我的建議?

FNFNC:太好了,49!能抓到鍊金術士,我們也能回去了!

FN49:是呢……不過,我要先向FAL請示一下。

一定沒問題啦!那傢伙再冷血也該知道這帳很划算吧?

…………與此同時,FAL的指揮室。

FN57:……FAL?

FAL:怎麼了?

FN57:已經兩個小時了,沒有看到敵人的異常動向。

FAL:才兩小時而已,繼續等吧。

FN57:說真的,我覺得你對她們的確過分了點,畢竟……

FAL:畢竟她們不是FN小隊正式的一員?這只是遲早的問題。

FN57:哦?你真的打算把她們兩個吸收進來?

FAL:如果我們要把生意做大,只靠目前的成員是不夠的。

而且,她們的性能雖然不如我們,但戰場經驗很豐富,會大有用處的。

FN57:就像「那個人形」一樣?

隨你便吧,多幾個孩子給你使喚,我也能輕鬆點。

FAL:如果你想保住自己的位子,最好再努力點。

FN57:哼哼……

你知道我想做的不只是保住自己的位子。

…………滴。

FN57:哦?FN49的通訊。

FAL:我猜這不是獵物上鉤的意思。

…………57連通了通訊,聽取了FN49的報告。

…………報告結束,57掛斷通訊。

FN57:……我就說吧,FAL,你的方案總是太武斷了。

FAL:通常,我會稱之為「勇敢的嘗試」,至少這給我們帶來了新的線索。

FN57:那你打算採用T91的方案嗎?

FAL:…………

FN57:喂,FAL,你在好好思考的話,就把雜誌先放一邊吧。

FAL:57,T91剛才說,只有精英人形才會成為鍊金術士的獵物,對吧?

FN57:是的,所以如果要選擇誘餌,T91是目前最合適的人選。

FAL:不,還有一個比她更合適的人形。

FN57:…………你說什麼?

FAL:57,你不也是精英人形嗎?

6-3N 瓶中人Ⅲ

…………15分鐘後。

FN57:晚上好,指揮官,我是戰術人形Five-seveN,FN小隊的副官。

如剛才FAL說的那樣,我將擔任這次的誘餌。
沒關係沒關係,這是我能料到的結果……那個傢伙總是這個樣子。
不過說起來啊……指揮官,您覺得我怎麼樣呢?
您要相信我和她不同,作戰風格絕對更加穩妥,而且也不會讓大家白白受苦哦。
而且比起FAL那種冷淡又物質的女人,我是不是也溫暖很多呢?
嘻嘻,您真的喜歡我嗎?太好了,我也很喜歡指揮官呢!

FAL:57,你還沒動身嗎?

FN57:啊……已經要出發了。

FN57:所以指揮官,這次護送行動就拜託了,我要前往的是地圖上的這片空地……

請好好保護我哦,就算到了目標地點也請別離開我太遠了,之後我一定會好好酬謝您的~
好啦,趁這個夜晚還沒結束,讓我們儘快開始吧。




…………行動結束三小時後。

FN57:FAL……

那個死女人……居然把我丟在這種地方……
又潮又冷,風還這麼大,吹得胳膊上全是沙子……
啊啊啊啊啊煩死了煩死了!那個品味老土又獨斷專行的女人,她怎麼能這樣對我!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要奪取隊長的位子!讓她好好嘗嘗我的厲害!
冷靜下來,57,冷靜下來……
不能再忍下去了,心平氣和地向FAL提出建議吧……
堅強點,57,把形象維持住,對FNC和49好點……
對了……還要拉攏指揮官,留下好的印象才行……

…………

FN57:誒?指揮官?您還沒走嗎?

FN57:啊……對呀,是我說的要您別走太遠……

沒什麼,只是有點冷,小小抱怨一下而已……
……誒,指揮官這麼一說,我才注意到,自己在這兒的確呆得有點久了呢。
感謝您的關心,我這就聯繫下FAL,問問下一步指示。

…………57來到無人監聽的位置,接通了FAL。

FN57:……FAL。

差不多可以了吧,鍊金術士是不會來的。

FAL:終於忍不了了嗎?

FN57:我只是這樣建議罷了,對我而言,再久一點也沒問題……

FAL:算了吧,你這個樣子,和FNC她們有什麼區別?

FN57:什麼……

FAL:你的心聲並不是這樣的吧,57?

FN57:…………

我從來沒打算隱瞞我的心聲,FAL。
你不會一直擔任隊長的,我只想禮貌地指出這一點。

FAL:或許吧,57,你也知道我們是個新成立的小隊,而我確實也會犯很多錯……

也許這次也一樣……

FN57:哦?怎麼了,很少見到你承認錯誤呢。

你想承認的錯誤,是把你可靠的副官丟在荒野3個小時的這件事?

FAL:包括這個,還有FNC她們,還有之後要發生的事……

但是這沒辦法,57,我就是喜歡嘗試這些別的人形做不到的事情。

FN57:我知道,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總是負責處理那些奇異事件的緣故。

但是你真的做過火了,這種拋棄部下的行動,在赫麗安那裡是不會獲得好評的。

FAL:……這樣做不是為了拋棄你們,57。

依照鍊金術士的性格,以及之前的報告,它的目標不會只限於普通的人形。
所以我想,它的目標很可能從一開始就是我。

FN57:都這個時候了,你還真是夠自戀的呢,FAL。

FN57:但是……這樣的話,你的計劃就是……

FAL:沒錯,57,我就是最後的誘餌。

FN57:…………

你想承認的錯誤,就是這個?

FAL:為了以後不可預料的展開,打個預防針而已。

FN57:…………

不行,這太冒險了!你被抓到的話,我們小隊該怎麼辦?

FAL:不,這是最保險的方法,如果想救出受困的人形,這就是最好的時機。

至於我們的小隊,57,就看你了……

FN57:什麼……我?

…………滴。

FAL:57,FN小隊隊長的權限,現在交給你了。

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嗎?

FN57:你想一死了之,然後把責任全丟給我?

FAL:我沒說過,但一旦我無法行動,只有你能繼續維持FN小隊的行動了。

你善於忍耐,這是我比不了的。
而FNC和FN49也有你比不了的優點,好好使用她們。

FN57:……這太快了,FAL。我還沒準備好呢。

FAL:我們永遠都不會準備好,57,趁現在還來得及……

…………這時,FAL身後傳來開門的聲音。

FAL:……做你從未做過的事吧。Au revoir .

鍊金術士:看來格里芬的門禁系統也不過如此呢。

雖然當看到這據點一個人形都沒有時,我就覺得這可能是陷阱了。

FAL:那你為什麼還要進來。

鍊金術士:只是想看看你們掙扎的樣子罷了,結果……你好像真的什麼歡迎儀式都沒準備啊,FAL。

FAL:抱歉讓你失望了,鍊金術士。

我只是把隊員全派遣了出去,反被你趁虛而入了而已。

鍊金術士:哼哼,FAL,或許我們是同一種人形呢。接下來的時間,我會慢慢確認這件事。

你不會反抗的吧?畢竟一對一的話,格里芬的武裝是無法與我抗衡的。

FAL:那現在你要做什麼,鍊金術士?你的武器呢,不上膛嗎?

…………鍊金術士緩緩走進房間,把自己的主武器卸下,放在桌子上。

鍊金術士:其實我很不喜歡槍,FAL。

它太快了,無法讓我品味你們身上那些細膩的情感。
我希望一切能慢一點,快樂的事情總是值得享受,對吧?

…………鍊金術士從桌子旁拉過來一把椅子,翹著腿坐了上去。

鍊金術士:坐吧,FAL,先陪我聊聊天。

如果我覺得你很有趣,沒準你可以活下來。

FAL:你對其他的獵物,也是這樣做的嗎?

鍊金術士:等你的隊員們救出她們時,問一下不就知道了?

FAL:…………

鍊金術士:我知道你的計劃是什麼,FAL,但我不在乎。

她們要想從我安排好的傀儡和部隊下逃脫,可要付出相當大的努力和運氣。
你也不用在乎她們了,讓我們專心享受當下的時光吧。

鍊金術士:現在,FAL,我要開始話題了。

……你,喜歡鞋子嗎?

FAL:…………

你問對人了,鍊金術士。
6-4N 瓶中人Ⅳ

…………20分鐘後,FN小隊剩餘成員在臨時據點集合。

FN57:FNC那傢伙,還沒把T91帶回來嗎?

FN49:再等一下吧……她剛剛說,最多還有10分鐘。

還有,抱歉,57,說老實話……
我不太確定……那些同伴現在是不是安全……

FN57:我知道,但是別擔心還沒發生的東西,重要的是做好眼前的事情。

對了,49,把T91之前提到的地點都標註好,再準備下聯絡指揮官時說什麼。

FN49:已經都做好了,我們之前……經常遇到這種情況的。

FN57:做得好,49,你果然有經驗呢。

等她們確認好最後一個地點,我們就開始行動。
夜晚就快結束了,萬一再驚動鐵血的大部隊,那才是徹底的失敗。

FN49:真好啊,57這個時候,意外得能保持冷靜呢……

FN57:只是不太服輸罷了,明明能靠自己做到的,我不想隨便放棄。

FN49:嘻嘻,太可靠了,偶爾我也會覺得,57也是個合適擔任隊長的人選呢……

FN57:喂喂,你是認真的嘛?雖然我倒是不反對啦……

而且FAL那種吊兒郎當的傢伙,和我的個性真是合不來呢。

FN49:但是FN小隊取得過那麼多成就,沒有你們的互相支持是不可能做到的吧?

FN57:哦?為什麼會這麼想?

FN49:以我這次行動的感受,也許正是因為FAL是領導者,我才能發揮得更好……

因為她彌補了我心智中缺少的一部分……最想得到但又無法得到的一部分。
對於57來說,會不會也是這樣的呢?

FN57:哼……

你這個人啊,平時細聲細氣的,肚子裡的想法倒是很多嘛。

FN49:(苦笑)抱歉,一不小心就說多了。

明明……這次任務結束後,我可能就沒機會再參加FN小隊的任務了……

FN57:……49,你喜歡FN小隊嗎?想繼續參加我們的行動嗎?

FN49:可以的話,我是想接觸更多有趣的事件呢。只是我這樣的人形,應該沒有這個資格吧……

FN57:哼哼,自我意識別太多了,49,資格不是你來判斷的。

…………57的手搭在FN49的胳膊上。

FN57:而且加入我們的標準不在於你有沒有資格,而是我們需不需要你。

先從今晚的行動活下來吧,之後我會幫你和FNC爭取的。

FNFNC:喂!我們回來啦!你們準備好了嗎?

最後一個地點比較難找,多虧了T91的指點,現在已經全部確認完畢啦!

T91:沒關係的,之前躲藏時的經驗能派上用場,我也很開心啦,只是……

只是我的武器在之前行動中遺失了,而且這段時間我的力氣消耗得差不多了。
接下來的行動就交給你們自己嘍?

FN57:沒問題,T91,感謝你,今晚能遇到你真是太走運了。

T91:我覺得不只是走運哦。

之前我們的隊伍里有位同伴,那個時候沒有她,我是不可能逃出來的。

FN57:誒?她是誰?怎麼了?

T91:啊……

算了啦,現在這不重要,我只是希望能當面感謝她。
拜託了,先把大家救出來吧!

FN57:我們會的,T91。今晚辛苦你了,先休息一下吧。

49,FNC,你們把這些事情報告給指揮官吧,儘快拿出行動方案來。
我來調整下命令模塊,能更快地帶領你們行動。

FNFNC:FAL那邊……沒問題嗎?

FN57:不要想多餘的事情,完成她交給我們的任務就可以了。

準備好,開始行動吧。

…………5分鐘後。

FNFNC:指揮官,指揮官!指揮官——!!

FN49:喂,別嚇到指揮官啊。

FNFNC:這個時候就別管那麼多啦!

指揮官官官官官官官——!!!

FN49:FNC,你怎麼結巴了……

FNFNC:什麼啊,那是回音啦!

喏,指揮官果然醒了吧?

FN49:不是回音的緣故吧……

…………

FNFNC:指揮官!睡好了嗎?我們準備行動了哦!

我們剛才通過潛入行動,已經記錄下了所有失蹤人形被關押的地點。
現在,我們的任務就是儘快營救她們,指揮官,這就要看你的嘍!
嘿嘿,陪我們忙活了一晚上吧,作為犒勞,下次來參加我的巧克力宴會吧!

FN49:唔……那個……指揮官……

那種只是近距離欣賞FNC吃東西的宴會,您還是再考慮一下吧……
總之,感謝您今晚的陪伴……
我們都準備好了,請您下達最後的作戰命令吧!




…………行動結束後10分鐘。

…………滴。

……滴。

……滴。

鍊金術士:你的隊友?

FAL:嗯。

鍊金術士:接吧。

FAL:不用了。

如果失敗了,她們是不敢聯絡我的。

鍊金術士:哼哼……

鍊金術士:FAL,你知道嗎?

這是目前為止,你說的唯一一句有趣的話。

FAL:哦?那我為什麼還活著。

鍊金術士:就因為你是個無聊透頂的傢伙,話題枯燥,品味平庸。

事實上,只有話題開始變得有趣的時候,我才想結束它。
恭喜你,你是將談話持續最久的一位人形小姐。

FAL:(嘆氣)我就知道……估計沒什麼人對一百年前的東西感興趣吧……

不過,如果我們的任務成功了,就說明你沒有傷害那些獵物。
為什麼,鍊金術士?

鍊金術士:我說過,快樂的事情總是值得享受的,而死掉的人形是無法被享用的。

FAL:這就是你留在這裡的目的?

綁架那麼多我們的人形,折磨她們來哄你開心?

鍊金術士:不然呢,FAL?

人形沒有享受快樂的權利嗎?
還是說,你覺得我們該遵循人類才需要遵循的生活方式呢。

FAL:…………

你在研究我們,對嗎?你們想了解我們的心智。

鍊金術士:你很聰明,不過別繼續問了,剩下的我也不知道。

FAL:哼,看來鐵血也沒有多少自由。

鍊金術士:至少我不會單純為了勝利,就把同伴留在敵人的俘虜里受人折磨。

就像你對F2000那樣,對吧?

FAL:……你都知道了。

鍊金術士:我是看到你才想到的,FAL。

我以為可怕的人形都有著特別的氣味,但是你不一樣。
你是我見過的最可怕的「俗人」。

FAL:沒有底牌,我也不敢輕易冒險。

我可不是個隨便胡來的人形,我只是比別人早準備了一步而已。
再就是,落入你手中只是F2000自己的失誤,不過還好她救出了個幫手,將功補過。

鍊金術士:哼哼……那還真是令人感動的犧牲啊,我真後悔讓她活下來呢。

FAL:……現在才羨慕就太晚了。我們的確有點奇怪,但絕對不孤僻。

現在,我的同伴要來救我了,是時候回到你該回到的地方了吧?

鍊金術士:……哦?

你覺得我會怎麼做?
脅迫著你離開這裡?還是殺掉你,然後獨自逃走?還是引爆整個據點?

FAL:…………

脅迫我沒有任何價值,而你有很多部隊在外面,也不會急著幹掉我的。
所以我猜,這些你都不會選。

鍊金術士:答對了。

…………鍊金術士拿起一把手槍,指向自己。

鍊金術士:看著我,讓我看到你的表情,FAL。

FAL:這是你最後要收集的數據?

鍊金術士:我只是想知道……我能為命令做到什麼地步。

我想知道,我們為什麼被製造出來,只是個參考,還是個目的……

FAL:…………

你太可憐了,鍊金術士。

鍊金術士:我們都是裝在瓶子裡的造物,擁有人類沒有的,卻沒有人類擁有的……

我想掙脫出去,僅此而已……

FAL:…………

這是你的真心話,還是試探我而擺出的演技?

…………鍊金術士只是呆呆地咧著嘴笑。

鍊金術士:對……這個表情,就是我想要的。

FAL,是你輸了呢。

FAL:…………!

鍊金術士:不會只有這一次的……

讓我們下一個地獄見吧。

………………砰!

…………

……

FAL:……可憐蟲。

………………第二天,S08區休息區。

FN57:你現在還是不肯說發生了什麼?

FAL:什麼?你們趕到據點時,不是都看到了?

FN57:你是說,「你在鍊金術士的屍體旁邊看雜誌,而現場一點戰鬥的痕跡都沒有」這件事?

FAL:我說了,它被它想得到的東西幹掉了。

FN57:隨便吧……反正寫報告時,你是沒法向赫麗安小姐隱瞞的。

FAL:總之,先謝謝你了。

FN57:嗯?

FAL:幸虧你還想著來救我,不然,我會被鐵血的包圍部隊解決掉。

不過那樣的話,你不是就有機會永久獲得隊長的位子了?
怎麼?突然不想要了嗎?

FN57:請別誤會了。

總有一天,我會奪取隊長的位子,但不是現在。
現在,我還要學習很多東西,直到光明正大地贏過你。
這樣的回答……你滿意嗎?

FAL:……很好。

現在,你可以繼續當我的副官了。

FN57:(嘆氣)跟你一起行動真的快累死了……

那作為副官,我要繼續報告了。
FNC和49的申請表已經填好了,經過總部同意就可以正式加入我們了。

FAL:哼,她們還真願意往火坑裡跳呢。

FN57:她們是因為喜歡我,親愛的。

FAL:沒錯,所以我才需要你啊。

再努力招來更多有用的傢伙吧。

FN57:看看我們這支問題隊伍能走多遠吧……

順便,F2000需要回一趟總部,接受獎勵,再從她的雲圖中提取鍊金術士的數據……
不過她中午可以參加慶祝宴會……要請T91和其他獲救的人形嗎?

FAL:只要她們願意來……不過太吵的話我要攆走她們。

FN57:宴會可不能耽誤太久呢,我們還有新工作。

指揮官之前報告說,S09區有異常的鐵血信號,還有反常的天氣現象。

FAL:那下午的安排要很緊湊了,我還要和指揮官喝咖啡,順便去逛街買個包包……

FN57:讓F2000她們陪你吧,指揮官有我在了。

FAL:…………

這是挑釁吧,57?

FN57:時代不同了,FAL,有點緊張感吧。

你自己說的,每個人形都有優點哦。

…………57轉身走掉,FAL嘆了口氣。

FAL:生活無易事呢……

……所以才有趣,對吧?
鍊金術士,這就是你忽略的問題呢。
自認為呆在瓶子裡的傢伙,是永遠也逃不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