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歡迎來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來到這裡,點這裡加入萌娘百科!
  • 歡迎具有翻譯能力的同學~有意者請點→Category:需要翻譯的條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發現某些內容錯誤/空缺,請勇於修正/添加!編輯萌娘百科其實很容易!
  • 覺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話,請推薦給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歡迎加入,加入時請寫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組已經建立,請點此加入!

少女前線:2019年聯動活動「瓦爾哈拉」

萌娘百科,萬物皆可萌的百科全書!轉載請以URL超連結形式標注源地址,并寫明轉自萌娘百科。
前往: 導覽搜尋

少前編輯組正在建設中,歡迎有愛的你加入:大水漫灌群 765629499/編輯事務群 684258656
歡迎關注我們的微博:@萌娘百科少女前線編輯組
  • 瓦爾哈拉 少女前線×VA-11 Hall-A聯動正式開始!6月13日維護後-7月4日10:00期間,通過活動關卡獲得勝利即可獲得道具「白騎士鎧甲殘片」以兌換包含聯動特典人形、聯動特典妖精、專屬裝備、頭像、家具、寵物、名片背景等在內的豐厚獎勵
  • 【聖撈】 在6月13日維護後-7月4日10:00期間,在指定聯動活動關卡中有幾率救援對應戰術人形!
    • 【聯動關卡1-3 1-3E:雷電】 【聯動關卡1-4 1-4E:Mk 12
    • 【聯動關卡1-6 1-6E:劉易斯】 【聯動關卡1-7 1-7E:蟒蛇
  • 【瓦爾哈拉備戰補給】活動時間:6月7日至7月10日,登錄遊戲獲得包含「校準點券」、「純淨樣本」在內的各種豐富獎勵!累計登錄7天更可獲得聯動特別紀念家具「吧檯拍照立牌」
2019.1 異構體 ◀ 2019.6 瓦爾哈拉 ▶ [[敬请期待]]
Logo Kalina 2.png
歡迎您來到萌娘百科少女前線專題!您可以在此查閱有關《少女前線》的遊戲資料。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少女前線相關條目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請不要在評論區發表包括但不限於引戰、人身攻擊等不恰當的言論。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Girlsfrontline.png
調製飲料,改變人生——歡迎來到VA-11 HALL-A。


Gf act 20190613 1.jpg



活動簡介

  • 活動代號:「瓦爾哈拉」
  • 活動開放時間:2019年6月13日維護後至2019年7月4日10時00分
  • 聯動相關人形:
Pic Jill N.png
特典017 吉爾·斯汀雷
Pic SEI N.png
特典018 賽伊·朝霧
Pic Dorothy N.png
特典019 多蘿西·海茲
Pic Stella N.png
特典020 史黛拉·星井
Pic Alma N.png
特典021 阿爾瑪·阿瑪斯
Pic Dana N.png
特典022 達娜·贊恩
  • 聯動相關妖精:
一階
Anna 1.png
二階
Anna 2.png
三階
Anna 3.png
Q版1
Anna 1q.png
Q版2
Anna 2q.png
Q版3
Anna 3q.png
No.21 安娜·格雷姆

活動相關公告

6月14日熱更修復內容

尊敬的指揮官:

我們將在稍後通過在線熱更的方式為「調酒玩法」追加「調和」按鈕,退出遊戲重新進入獲取熱更資源後方可生效。
更新後,如果您要調和酒,在按照配方加入原料後直接點擊「調和」按鈕,即可完成。
同時,原來的調和方式也會保留,即:點擊「調製」按鈕後等待搖酒壺開始劇烈搖晃,再點「停止」按鈕。

以上,為給您造成的不便深表歉意,謝謝。

6月13日伺服器維護延長公告

親愛的指揮官:

因本次更新內容較多,伺服器維護需要延長至19:00結束,我們為給您帶來的不便深表歉意!
在維護結束後,我們將為全體伺服器的指揮官發放維護延遲補償:四項資源*2000,採購幣*20。
再次為給各位帶來的困擾深表歉意,感謝指揮官們一直以來的支持和理解!

《少女前線》運營團隊
2019年6月13日

6月13日停機維護公告[1]

親愛的指揮官們:

為給大家提供更好的遊戲體驗,《少女前線》計劃於6月13日10:00-17:00進行全區全服停機維護更新,期間不能進入遊戲,維護具體結束時間會根據工作進度推遲或提前。

具體維護內容如下:
1.活動:聯動活動「瓦爾哈拉」開啟,活動時間:6月13日維護後至7月4日10:00。活動期間通過活動關卡獲得勝利即可獲得活動道具「白騎士鎧甲殘片」,活動道具具體獲取信息如下:

  • 普通難度活動關卡獲得勝利可獲得數量6;8;10的「白騎士鎧甲殘片」。
  • 困難難度活動關卡獲得勝利可獲得數量10;12;15的「白騎士鎧甲殘片」。

註:「白騎士鎧甲殘片」每日最多可獲取60個,每日可獲取的數量將在每日0點重置,請指揮官注意把握時間。

2.活動:聯動活動期間,宿舍中的附屬房間【咖啡廳】會限時調整為酒吧【VA-11 Hall-A】,咖啡廳中的「春田」也會由調酒師「吉爾」限時擔任。

3.新增:聯動限時商城,通過「商城-活動」中進入,可通過「白騎士鎧甲殘片」兌換包含聯動特典人形、聯動特典妖精、專屬裝備、頭像、家具、寵物、名片背景等在內的豐厚獎勵。 聯動限時商城開啟時間:6月13日維護後至7月11日23:59:59,請指揮官注意聯動限時商城開啟和關閉時間,及時兌換本次聯動心儀的內容。

4.新增:聯動特典霰彈槍戰術人形「達娜·贊恩」、聯動特典手槍戰術人形「吉爾·斯汀雷」、聯動特典衝鋒鎗戰術人形「多蘿西·海茲」、聯動特典手槍戰術人形「賽伊·朝霧」、聯動特典步槍戰術人形「史黛拉·星井」、聯動特典機槍戰術人形「阿爾瑪·阿瑪斯」,獲取方式如下:

  • 達娜·贊恩:通關活動普通1-1關卡「迪吉里杜管吹奏指南」後獲得。吉爾·斯汀雷:通關活動1-8關卡「世上的最後一場雨」後獲得。
  • 史黛拉·星井:通過「瓦爾哈拉」戰役戰鬥機率獲得。賽伊·朝霧:通過「瓦爾哈拉」戰役戰鬥機率獲得。
  • 多蘿西·海茲:通過「商城-活動」兌換獲得。阿爾瑪·阿瑪斯:通過「商城-活動」兌換獲得。


5.新增:聯動特典妖精「安娜·格雷姆」,獲得方式:通過「商城-活動」兌換獲得。

6.新增:商城限時上架特典裝扮禮包「多蘿西·海茲-珍稀聖誕禮服」,上架時間:6月13日維護後至7月4日10:00。

7.活動:「瓦爾哈拉之子」限時採購即將開啟,開啟時間:6月13日維護後至7月4日10:00。本期新增2套家具:五星家具套裝【像素咖啡廳】、四星家具套裝【Jill的公寓】及5套「瓦爾哈拉之子」主題裝扮: 「吉爾·斯汀雷-模特戰士」,「阿爾瑪·阿瑪斯-中學大冒險」,「史黛拉·星井-摯友的鎧甲」,「達娜·贊恩-赤色彗星」,「賽伊·朝霧-摯友的便裝」。

8.活動:指定人形限時救援,活動時間:6月13日維護後至7月4日10:00,活動期間,在指定聯動活動關卡中有幾率救援對應戰術人形!

  • 救援信息:
    • 聯動活動關卡普通1-3、困難1-3:雷電;聯動活動關卡普通1-4、困難1-4:Mk 12
    • 聯動活動關卡普通1-6、困難1-6:劉易斯;聯動活動關卡普通1-7、困難1-7:蟒蛇


9.活動:2017年「童學會」主題裝扮在「光輝典藏」中獲取機率UP!6月13日維護後至6月27日10:00,在「光輝典藏」中獲得裝扮時,有50%機率為2017年「童學會」主題裝扮!五星家具套裝「糖果小鎮」和四星家具套裝「童心園」的獲取機率也同步提升!

10.活動:友情商店2周年紀念頭像:「真核面具紀念頭像」,3周年紀念頭像:「閃耀的追蹤者」、「希望之種」、「失落的引導者」、「絕望之淵」將於6月13日維護後下架,請各位指揮官注意活動時間並及時兌換。

11.新增:宿舍-附屬房間「救助站」增加全新其他類寵物設施,並同時增加其他類寵物及家具。本次加入的其他類寵物:鱷龜,無辜海豹,變色龍,斑點倉鼠,雪貂。

12.新增:宿舍-附屬房間「救助站」增加犬類寵物:巴吉度犬、聖誕八哥犬,貓類寵物:端午粽子貓。

  • 本次維護後將強制關閉所有正在進行中的關卡戰役並清除各位指揮官宿舍中的好友訪問記錄,請指揮官們注意!

維護結束後指揮官可以獲得「後勤官格琳娜維護補償禮包」。請各位指揮官記得到郵件中查收哦!後勤官格琳娜維護補償禮包:500人力,500彈藥,500口糧,500零件。

《少女前線》運營團隊
2019年6月12日

相關視頻

聯動活動PV

寬屏模式顯示視頻

通關獎勵

關卡 普通獎勵 EX獎勵
迪吉里杜管吹奏指南 特典SG人形:達娜·贊恩 校準點券×100
青春期 四項資源×500 增幅膠囊×50
先驅者 電池×100 中級訓練資料×500
音爆 記憶碎片×100
黑貓福爾(尚未發放)
替代核心×15
雞胸肉 初級訓練資料×500 高級訓練資料×500
公眾演講恐懼症 作戰報告書×100 採購幣×50
真心話大冒險 特種作戰報告書×100 記憶碎片×200
世上的最後一場雨 吉爾專屬裝備
特典HG人形:吉爾·斯汀雷
勳章:精英奇妙冒險勳章
家具:精英奇妙冒險勳章
哈巴涅拉(隱藏) 替代核心×5

活動限定掉落

  • 以下人形以顏色區分:特典人形標記為紅色,未開放建造的五星人形為橙色,未開放建造的四星人形為綠色。其他未開放建造人形不標識顏色。
Anna 3.png
關卡 限定掉落人形
迪吉里杜管吹奏指南 -
青春期 -
先驅者 雷電
音爆 Mk 12
雞胸肉 賽伊·朝霧
公共演講恐懼症 劉易斯
真心話大冒險 蟒蛇
世上的最後一場雨 史黛拉·星井

其他相關活動

聯動特典裝扮

聯動特典裝扮「吉爾·斯汀雷-模特戰士」、「阿爾瑪·阿瑪斯-中學大冒險」、「史黛拉·星井-摯友的鎧甲」、「達娜·贊恩-赤色彗星」、「賽伊·朝霧-摯友的便裝」、「多蘿西·海茲-珍稀聖誕禮服」

上架時間:2019年6月13日維護後至2019年7月4日10:00

獲得方式如下:

  • 「多蘿西·海茲-珍稀聖誕禮服」:購買商城限時上架特典裝扮禮包獲得。
  • 「瓦爾哈拉之子」限時採購
    • 「吉爾·斯汀雷-模特戰士」
    • 「阿爾瑪·阿瑪斯-中學大冒險」
    • 「史黛拉·星井-摯友的鎧甲」
    • 「達娜·贊恩-赤色彗星」
    • 「賽伊·朝霧-摯友的便裝」
    • 五星家具套裝【像素咖啡廳】
    • 四星家具套裝【Jill的公寓】

聯動限時商城

聯動限時商城,通過「商城-活動」中進入,可通過「白騎士鎧甲殘片」兌換包含聯動特典人形、聯動特典妖精、專屬裝備、頭像、寵物、名片背景等在內的豐厚獎勵。

聯動限時商城開啟時間:2019年6月13日維護後至2019年7月11日23:59:59

聯動活動「瓦爾哈拉」開啟,活動時間:6月13日維護後至7月4日10:00。活動期間通過活動關卡獲得勝利即可獲得活動道具「白騎士鎧甲殘片」,活動道具具體獲取信息如下:

普通難度活動關卡獲得勝利可獲得數量6;8;10的「白騎士鎧甲殘片」。
困難難度活動關卡獲得勝利可獲得數量10;12;15的「白騎士鎧甲殘片」。

註:「白騎士鎧甲殘片」每日最多可獲取60個,每日可獲取的數量將在每日0點重置,請指揮官注意把握時間。

劇情文本

戰役劇情

  • [點擊展開/關閉]
待補充

調酒劇情

  • [點擊展開/關閉]
第1關卡

吉爾:……

我居然睡著了……
呃……我的胃……
沒想到出門前那罐泡菜味的汽水需要消化這麼久……

吉爾:(算了,還好現在沒有客人來,我得先把八音盒擺弄好。)

BGM選項:

Every Day is Night
Snowfall
Welcome To Va-11 Hall-A

吉爾:調製飲料,改變生活。

……
沒人回應,萬籟寂靜。
Gillian請了假,BOSS剛剛出去採購,但她應該在十分鐘前就回來的……
女士們,先生們,各位空氣們,我現在狀態很好,沒錯沒錯,不用在意我也沒關係。
至少安娜沒有出現,我可以……

???:嘿!那邊的飛機場,你被捕啦!

吉爾:很好,今晚的第一個客人就不讓人消停……

???:喂!你居然對我的恐嚇無動於衷?

吉爾:你指的是飛機場還是我被捕了?

如果說的是前者,我早就習慣了。
如果說的是後者,你連白騎士都不是。

???:可你是一個人在看店啊,我還拿著霰彈槍,你為什麼不害怕呢!

吉爾:只是還沒怕到你想看到的那種程度而已。

如果你想搶劫,我就乖乖給你錢,然後等我的BOSS回來好好處理這件事。
如果你是個殺人狂,那你不可能跑到這種鬼地方來。

???:哈哈,聽起來這個酒吧已經來過不少怪人啦。

吉爾:無意冒犯,但你絕對不是最奇怪的一個。

等等,你看起來……不像是人類?

???:哦?你看出來了?

吉爾:但你也不是Lilim。

???:判斷的依據呢?

吉爾:你的外形比Lilim更接近人類,尤其是軀體上的結構。

而Lilim的電子神經對周遭環境的反應會更加……敏感。

???:哇哦,你很擅長觀察嘛!我開始喜歡你了,順帶喜歡這個地方!

吉爾:那你可以公布答案了嗎?

???:先給我來點喝的吧,讓我嘗嘗這兒有什麼特色——還有我該怎麼稱呼你?

吉爾:叫我吉爾(Jill)就好了。

???:簡單好記。吉爾,那你會做Sugar Rush嗎?

吉爾:當然,這是每個BTC培訓出來的調酒師的入門項目。

???:那好,給我來杯這個!不然我就在超速罰單里寫上你的名字!

吉爾:沒問題,嗯……

(等等,我剛醒過來,也許我需要過一遍基礎流程……)

吉爾:首先她要了一杯Sugar Rush,還好這玩意很簡單。

在調酒指南左上角的導航欄里,尋找配方標籤。
除了首字母,我也可以通過「甜味」等口味,或者「男性化」等種類來快速查詢對應的飲料。

吉爾:按照配方需求的數量來點擊原料,從而把它們放到搖酒壺裡。

搞定後,點擊【調製】按鈕,然後再次點擊就能結束調製了。
最後,點擊【上酒】按鈕為顧客上酒,這就是全部工作了。

???:嘿,酒保?

吉爾:如果我在調酒過程中搞砸了,做了個失敗品,我可以點擊左下角的重來按鈕,重做一杯。

如果某種酒需要【調和】,我需要在點擊【調製】按鈕後等待3秒以上,或者搖晃手機,再點擊結束就可以了……
搖晃手機……我在說什麼……

???:酒保小姐!你在說什麼呢?

吉爾:抱歉抱歉,我只是……清醒一下。

稍等片刻,我馬上開始。

吉爾:(順便她說要嘗嘗這兒的特色,結果要了杯隨處可見的Sugar Rush……)

Sugar Rush

???:哇!你真的做出來了!啊——我喜歡這個!這就是Sugar Rush嘛!
吉爾:我說過這只是入門項目。
???:那我很期待下一杯哦,酒保小姐。

非Sugar Rush

???:唔……這好像和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吉爾:我想讓你看看什麼才叫格里奇城(Glitch City)真正的特色。
???:哼……老實說,我確實還挺喜歡的。你比看上去的還要有趣嘛,酒保小姐。

吉爾:現在你能告訴我你的身份了嗎,小惡魔女士?

M870:我的名字是M870。

我是I.O.P公司製造的戰術自律人形,目前在格里芬安全承包商擔任作戰雇員。

吉爾:格里芬……

哦,我記得,我昨天剛在《大視界》上看過新聞。
是財閥公司雇你們來這裡進行測試和交流工作的,對嗎?

M870:BING BONG!答對啦!

不過你居然是靠新聞才知道這件事的?現在這個城市到處都是我們的人!

吉爾:按照財閥公司的尿性,你們的工作地點應該僅限於富人區,而且我通常只有晚上才會出門。

總之,歡迎來到格里奇城還有Valhalla。

M870:讓我說聲謝謝吧!我很少表示感謝,但這可是我今天第一次受到格里奇城的歡迎呢!

吉爾:我能理解,冷漠可能是這裡大部分人對安保人員最友好的態度。

M870: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之前這裡的人對白騎士做了什麼!

吉爾:(她居然在笑……)

所以M870是你的名字,還是你身上那邊霰彈槍的名字?

M870:哼哼,反應很快嘛。

I.O.P的戰術人形都是用自己武器的名字來命名的,這既是這把槍的名字,也是我的名字。

吉爾:那這把槍是真的了?

M870:哦?現在才開始緊張起來嗎,酒保小姐?

不過很遺憾,我們是世上最專業的PMC之一,這些槍是經過改裝,上過各種保險的。
所以就算你的自我毀滅傾向嚴重到來奪走我的槍,它也沒辦法幫助你完成最後一步。

吉爾:(我很想說我不放心的不是槍,而是你這個性格……)

那你們在Glitch City都做些什麼?

M870:白騎士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巡邏、站崗、救援、抓罪犯、笑對市民的白眼。

吉爾:你看起來不像是能做好最後一條的人形。

M870:哎呀,你說話還真是夠直接的。

吉爾:因人而異,我只是覺得你不喜歡拐彎抹角。

M870:哈哈哈,那你確實是我的菜,我說真的!

我本來只想看看就走,但現在我打算多呆會兒了,再給我一杯……Marsblast!

吉爾:提醒一下這可是烈酒,人形喝這個沒問題嗎?

M870:試試看不就知道了?

吉爾:(她要一杯MarsBlast,希望這個型號的人形不會耍酒瘋,她可拿著把真傢伙……)

MarsBlast

吉爾:好,你要的Marsblast。
M870:哇啊啊啊!這個好辣啊!
吉爾:完美符合你的要求。
M870:……這可不表示我喝不下去!

非MarsBlast

M870:哇啊!雖然和我想像的不太一樣,但是……也很酷嘛,這個味道!

吉爾:不用太勉強,慢慢來,喝不下去的話我可以幫你再調杯別的。

(反正都是你付錢。)

M870:嗚……咕……咕……

啊——看!我搞定啦!

吉爾:我該鼓掌嗎?你確實還挺能喝的。

M870:哼哼,你對我們真的不太了解哦。

吉爾:沒辦法,你是我接待的第一個格里芬人形。

M870:這也是我來格里奇城的第一天,但我已經對你們的城市了如指掌了呢。

吉爾:那你對格里奇城的印象如何?

隨便說吧,就算你說像一坨屎也沒關係,不,也許我會更樂意聽到。

M870:我可沒打算這麼說,雖然街上又髒又亂,對我的態度也不好,半夜有什麼人突然拿手槍衝過來我也不會太意外。

吉爾:畢竟這就是你們來工作的原因。

M870:沒錯,但實際上這裡也沒那麼猖狂,對吧?而且這個城市也充滿新鮮感。

別的城市要麼太整潔,要麼就在打仗,兩種可都沒辦法靜下心來享受刺激啊。

吉爾:你從事安保工作,還想遇到更多刺激?

M870:哎呀呀,我看你是完全不懂呢。

越是混亂的地方,我們越能發揮作用,不是嗎?

吉爾:聽起來你好像以此為樂。

M870:那還用說?重大犯罪處理起來是很麻煩,但超速和亂停車,這些就毫無壓力啦!

只要你超過了某個法定數字,我就能給你罰單和手銬,還能拍下你一臉不爽的表情!

吉爾:哈……那格里奇城的生活可能真的適合你,到處都是不法飆車族和小偷小摸。

我還真的不知道白騎士和你這樣的警衛誰更適合這個城市。

M870:那些白騎士?如果你指的是其中的非人類部隊,它們就是群早該退役的軍用機器人!

靠那種東西來維持城市的秩序可不行!這裡需要的當然是我這種充滿親和力的人形啦!

吉爾:你們來了之後,受到的關注肯定比戴頭盔的白騎士多很多。

(雖然我打賭你掛著這張表情走在街上,十個人會有九個想先給你一拳,剩下一個會用棒球棍。)
——再來點什麼嗎?

M870:你有什麼拿手絕活嗎?

吉爾:你不能進餐廳後問什麼菜比較好吃,這讓人很難回答,對吧?

不過,我個人會推薦你點杯Piano Woman。

M870:為什麼?

吉爾:它很有名氣,而且我有個Lilim朋友很喜歡,我想知道是不是你們也會喜歡。

M870:哦?你想測試我?可我們和Lilim不是一樣的!

不過嘛,你說了朋友,聽起來我受到了同等的招待,那就來這個吧!

吉爾:(給這位上一杯Piano Woman,但是我突然覺得她更合適Piano Man?畢竟她和DFC-72型號的Lilim大不一樣。)

Piano Man

M870:唔……我以為這杯的味道更貼近這個名字一點。
吉爾:我覺得你更適合這種……偏硬派的味道。
M870:確實不錯!吉爾,你幹得不錯嘛,我會記下來的這個酒的,下次我還會點這個!

Piano Woman

吉爾:一杯Piano Woman,請。
M870:哇哦!我以為我會喜歡更酷的東西,但這個的確很好喝。
吉爾:謝謝,這杯飲料我已經輕車熟路了。

吉爾:我能問個技術問題嗎?我很好奇人形的心智,是不是和Lilim一樣的?

M870:你是說表現和成長的方式?當然還是有些不一樣的!

讓我形容一下,Lilim的心智成長會更自由一點,而人形嘛……
我們會有一些出廠設置,雖然性格會隨著後天的學習來成長變化,但是有一些基準是很難改變的。

吉爾:比如你會喜歡給人開罰單?

M870:這世上還有比給人開罰單更有樂趣的事情嗎?

你能公開合法地狠狠懲罰一個人,自己又能獲利,這到底是幾倍的快樂呢!

吉爾:(至少在給他人造成麻煩的興趣上,我猜她和很多白騎士相差不遠。)

你真的會覺得……懲罰他人是件快樂的事嗎?

M870:這就得問設計我的那些人類啦,至少我不會有什麼負罪感。

吉爾:……聽起來這樣的生活會簡單很多。

M870:哼哼,是嗎?我以為人類會把自由意志看得很重呢。

吉爾:不是全人類都這麼想,而且也不會隨時隨地都這麼想。

M870:這怎麼說?

吉爾:就像是……他們不知道自己下一刻會因為什麼生氣,有時是工作中的意外,有時是和自己無關的新聞。

有時候僅僅是擦肩而過的人穿了和褲子顏色不搭的鞋子,他們就會大發雷霆,而且不知道憤怒的來源是什麼。

M870:看起來你就像這種人呢。

吉爾:我不否認,只要時機不對,各種無關緊要的小事都會把我逼瘋。

M870:但你真的很有意思,所以我覺得人類活得麻煩點沒什麼不好。

吉爾:那應該只是因為你想看我們的笑話。

M870:哎呀呀,如果你是個路人,那只有出糗的一刻發到網絡上時,你的存在才會讓我開心。

而如果你是我的好朋友,那你遇到困難就是我被需要的時候。
所以你看?無論你對我來說是什麼,我都不算虧吧?

吉爾:那你自己呢?難道人形的煩惱會比較少嗎?

M870:這個嘛,不是所有的人形,但我確實更容易感到快樂!

吉爾:靠著合法地去給別人施加痛苦?

M870:我可不只有開罰單一種手段哦,你想試試看剩下的嗎?

吉爾:等我下一個重大煩惱出現的時候吧。

M870:哼哼,看來我來晚了。

不過時間不早啦,我該回基地了。

吉爾:我能問最後一個問題嗎,你是怎麼找到這個酒吧的?這可不是第一天來到這城市的人會光臨的地方。

M870:*Kira* Miki的博客。

吉爾:你是她的粉絲?

M870:我的一個朋友是,不過她今晚有巡邏任務,所以我先替她來探探虛實。

吉爾:看來這就是你被需要的時候——那我就不問你對這個酒吧的印象如何了。

M870:至少我看到了這鬼地方不算太爛的一面。

晚安啦,酒保小姐。

吉爾:……

呼……幹得還不錯吧,吉爾。

達娜:嘿!吉爾,我回來了,抱歉讓你久等。

剛才走出酒吧的傢伙是誰?

吉爾:M870,一個格里芬的人形,BOSS你看了新聞嗎?

達娜:我不僅看了新聞,在路上還和不少格里芬人形合了影呢!

她們確實很酷,對吧?雖然不戴頭盔——沒想到你趁我不在時親自招待了一個!

吉爾:沒錯,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會一個人在大半夜應付一個拿著霰彈槍橫闖酒吧的仿生人,還給她上了杯烈酒。

不過最不可思議的是,我居然感覺還不錯。

達娜:畢竟她們就是被這樣設計的。所以你能保證還會有格里芬的人形光顧嗎?我真想也能見到一個。

吉爾:我不能保證下次來的會是誰。

不過……我猜她們還會來的。
第2關卡

達娜:晚上好,吉爾。

吉爾:晚上好,BOSS——

咳咳……咳……!
你……咳……又買了香辣雞桶?

達娜:啊不好意思,味道太重了嗎?

那我最好還是去辦公室享用吧。
好啦,去工作吧。另外你最好今晚能招來一個格里芬人形,不然小心吉蓮(Gillian)的獎金哦。

吉爾:好的好的,咳……交給我。

吉爾:(抱歉啦吉蓮……不過我更好奇如果BOSS沒能如願,她今晚塞我獎金的藉口會是什麼。)

BGM選項:

Welcome To Va-11 Hall-A
Your Love is a Drug
Where Do I Go From Here

吉爾:調製飲料,改變生活。

歡迎來到Valhalla。

???:晚上好。

TMP:你……你好……

吉爾:晚上好,兩位。

(真是兩個著裝風格對比鮮明的顧客。)
……看起來你們也是來自格里芬的人形?

K2:我叫K2,她叫TMP。

您就是吉爾小姐吧?

吉爾:是的,看來一夜之間我已經在格里芬出名了。

我猜這都是*Kira* Miki的功勞。
(該死,看來我沒法看到今晚BOSS認真思考獎金理由時的表情了。)

K2:我們最初想要過來的原因確實是因為*Kira* Miki來過這裡。

不過只是因為那樣的話,我們可能在門口拍個照就會走掉啦。

TMP:我……我是這麼打算的……

吉爾:那這樣,如果你們願意消費,我可以提供點證據。

K2:我們本來就是打算喝一杯的。

我要一杯Bloom Light,TMP你呢?

TMP:我……我要一杯……唔……

K2:想要什麼就點吧,我說過這回我請客。

TMP:我……讓我想想……

吉爾:讓我把K2小姐的這杯先做好吧。

吉爾:(給這位穿得像位韓國偶像但語氣溫柔到像塊海綿的人形小姐來一杯Bloom Light。)

Bloom Light』

K2:啊……嘗起來真的和雜誌上說的一樣!
吉爾:我很榮幸。

非Bloom Light

K2:嗯……和我期待的東西不太一樣。不過這個辛辣的口感,我還挺喜歡的。
吉爾:(她果然喜歡這個味道。)

吉爾:好了,不賣關子了,請看。

你們本該一進來時就看到這個杯子的,但我怕BOSS雞翅桶里的辣椒粉污染到它,剛才放在了吧檯下面避難。

K2:我喜歡香辣雞翅!等等……這個杯子……

啊!這是*Kira* Miki的簽名!TMP,快看!

TMP:嗚嗚嗚——!真的是她的簽名!

「致吉爾,願你的星光永遠燦爛!」

K2:天吶,我要嫉妒死了!

要不是上面寫著致吉爾,我一定會用武力搶過來!

吉爾:(前言更正,這是一位穿得像位韓國偶像但語氣溫柔到像塊海綿,卻比M870還危險的人形小姐……)

達娜:我聽到有人在說武力!

吉爾:我們在討論國際局勢,BOSS!

達娜:別再看太多日本動畫了,吉爾!

吉爾:(我看的不可能有你多……)

K2:快告訴我,*Kira* Miki是個怎樣的人?

吉爾: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下次我得直接放錄音。

她是個友善又優雅的人,就像你在舞台上看到的那樣。

K2:那真是太好了……

我有時會擔心自己追逐的偶像會不會表里如一,或者只是個經紀公司的傀儡——你能理解吧?

吉爾:我可以理解,但我可能還是會勸你看開一點。

偶像只是個經過理想化包裝的商業產品,製造的背後難免有很多現實糾葛的。

K2:我明白,這東西就像個圖騰,是一份精神寄託。

但我有時會擔心*Kira* Miki是不是發自真心地喜歡這個包裝的過程。

吉爾:我對偶像了解不多,但我可以用我的所見所聞來向你包裝,她是真心喜歡自己的工作,並以每個粉絲為榮。

不過比起粉絲,她更希望稱呼你們為「熱愛*Kira* Miki音樂的人」。

K2:我懂我懂!

天啊,TMP你聽聽!*Kira* Miki果然最棒了!

達娜:我好像聽到有人在討論*Kira* Miki。

K2:你也是她的粉絲嗎?

達娜:不算是,我只是對那位Lilim印象不錯。

等等……你們是格里芬的人形嗎?
吉爾!你居然和她們聊了這麼久卻沒立刻通知我!

吉爾:我需要循序漸進,BOSS,她是我們的客人,不是突然划過夜空的UFO。

達娜:好吧,至少現在是個機會。

晚上好,兩位,我叫達娜,是這裡的老闆。

K2:晚上好,達娜老闆。

……我好像聞到了香辣炸雞的味道?

達娜:沒錯,你喜歡炸雞嗎?

這可是來自格里奇城最棒的炸雞店,我叫了很多,要試試看嗎?

K2:我確實很想試試,那我就不客氣了。

達娜:來辦公室吧,可憐的吉爾不能吃辣,她無福消受了。

吉爾:我不認為無法幹掉一整罐防狼噴霧等同於不能吃辣。

好吧,她們去辦公室了,這讓我有點嫉妒……

TMP:……

吉爾:……

(我差點忘了這是個會說話的人形而不是一個長著貓耳朵的大帳篷……)
呃……你想好要什麼了嗎,TMP小姐?

TMP:唔……我要一個……

Bad……Touch……

吉爾:噗……

啊抱歉,一杯Bad Touch,稍等。

吉爾:(這位裹得嚴嚴實實的害羞人形居然點了一杯Bad Touch,我可絕對不能笑出來……)

TMP:哇啊!

好刺激!這真的是Bad Touch嗎!

吉爾:正因為是真的。

吉爾:請拿好,一杯Bad Touch。

TMP:這真的是Bad Touch嗎?

吉爾:你可以拿到BTC去鑑定,有一丁點摻假我可以把Fore賠給你。

TMP:誰?

吉爾:我的貓。

TMP:唔……好喝……

吉爾:謝謝,我很高興。

TMP:那這個簽名……是真的嗎?

吉爾:當然是真的。

TMP:唔……你確實……會說是真的。

吉爾:那你為什麼要問?

TMP:我在讀你的表情……

吉爾:難道你從剛才開始……一直在閱讀我的表情?

TMP:是……民用人形有各自的小功能,我的觀察……要花很久。

你好像……沒有說謊……

吉爾:這個「好像」是多餘的,我不至於拿這種事說謊。

TMP:抱歉,我只是容易懷疑……懷疑任何陌生的東西。

吉爾:沒關係,我聽說人形的性格和喜好是出廠前就設定好的,而且很難在後天改變。

你也是這樣被設定嗎?

TMP:唔……不,是後天的,或者說……

僅限於現在,就在這幾天……
我的出廠設定是……對妄想比較擅長……

吉爾:妄想?

TMP:我的心智雲圖在處理一些與當前主要事務無關的命令時,會運算得特別快。

吉爾:我有點好奇,什麼樣的客戶會需求一些……處理效率比較低的人形?

TMP:因為人形被製造的目的不是高速計算,而是扮演人類。

機器才注重效率,浪費時間是人類的特長……對嗎?

吉爾:結合我在學校的時光,我可能要雙手同意。

那你為什麼會變得這麼……推崇懷疑論呢?

TMP:你知道……電僧(Electric Monk)嗎?

吉爾:我只在小說里聽說過。

TMP:你還記得電僧是什麼吧?

吉爾:對,就像電風扇代替扇子,電腦代替我們的大腦,電僧則代替我們相信。

它們會通過一些主觀的邏輯說服我們相信我們想要的結果。

TMP:有人已經實現這個技術了,雖然……不太好用。

吉爾:你是說……用那玩意幫我去相信某些東西?

TMP:對,精準地說……是依據你個人意願去訂製的洗腦機器。

如果你太忙或者太聰明……就會需要它。

吉爾:那我真的急需一個電僧,來替我相信我新買的壁紙和暖爐顏色真的很搭……

不過這事和你有什麼關係呢?

TMP:我在這個城市裡接受的任務……是反電僧的測試。

為了測試電僧對用戶的影響能否被一種更安全而且更生活化的方式解除……
我……我當時只是想,發揮一下我擅長的心智……就申請加載了「反電僧」模塊……

吉爾:(我猜那玩意應該叫「電槓模塊」)

然後你就變成了一個深度懷疑論者?

TMP:我開始懷疑氧氣是不是有毒,明早的鬧鐘真的會叫我起床嗎,人類的第一次和最新一次登月是不是假的,恐龍化石是不是真的……

這幾天我看到任何需要思考的話題,都會充滿懷疑……
還好……測試任務還有最後兩天,馬上就能拿到獎勵了……

吉爾:TMP,你確定能挺過去嗎?

聽起來你好像連思考都成問題……不,思考本身就是問題。

TMP:這兩天我會一直跟著K2……她會照顧我,保證我不至於犯傻。

吉爾:你們的隊長好像很會照顧人。

TMP:K2是最好的隊長……我的隊友也都很好。

???:我聽到有人在誇我!

TMP:AEK!你來了!

AEK999:晚上好,TMP。

啊……我太渴了,讓我先喝點東西。
你好,酒保小姐,能給我杯PileDriver嗎?

吉爾:沒問題。

吉爾:(給這位突然闖進來的朋克女士來一記PileDriver(打樁機)。)

AEK999:唔!這個味道——酷誒!TMP,來嘗嘗!

TMP:唔……哇啊!太刺激了!

吉爾:比真正的打樁機要溫和多了。

吉爾:所以,我該怎麼稱呼你,AEK?

AEK999:我的全名是AEK-999,不過叫我AEK就行啦。

雖然我更想讓大家叫我999,這樣更酷一點。

TMP:太拗口了,AEK!

AEK999:這就是酷!

吉爾:(那我覺得世上最酷的東西就是我招待的《大視界》那個光頭主編的名字。)

AEK小姐,我剛才好像聽到了摩托車引擎的聲音,是你開過來的嗎?

AEK999:沒錯,我儘量把它靠在離門遠的地方了,不會妨礙你們生意吧?

吉爾:不會,這裡本來也沒什麼人來。

TMP:你去飆車了嗎?

AEK999:我去了Motor城區,但是沒找到那個……

「Christmas Love」,是叫這個名字嗎?

吉爾:Christine Love,她最近應該在忙著開發新遊戲,不太出門。

AEK999:什麼!那我為什麼要來這個城市!

吉爾:(不是公司的出差任務嗎……)

TMP:所以你直接過來了……什麼都沒幹嗎?

AEK999:當然不,我和一些飆車黨玩了一局。

但是網上說的那個「死亡賽道」這幾天被封閉了,我們只能在一條無人街區里隨便開了兩圈。
對手和賽道都很無聊,就跟你興致勃勃地去了一家網紅披薩店發現麵粉賣光了只能吃點薯條一樣。

吉爾:抱歉,GATE公路——也就是那個「死亡賽道」前段時間因為非法飆車出了命案,一直處於封鎖狀態。

飆車黨的大將也被逮得差不多了,你能遇到的都是些無關痛癢的飆車愛好者。

AEK999:飆車愛好者……聽起來就跟「搖滾迷」一樣蠢。

這種領域的成員怎麼也得用「殺人狂」來互相稱呼才行!

吉爾:(那今後的搖滾現場只能在重刑犯監獄舉行了。)

無論怎樣,AEK小姐,你可能來之前對格里奇城抱有一些期待。
但很遺憾,這裡大部分時間其實是個需要遵紀守法的城市。

AEK999:我能理解,對人類來說,生命只有一次。

吉爾:那……人形會僅僅為了追求刺激而去冒生命危險嗎?

AEK999:一般不會,畢竟是我們的生命和身體是屬于格里芬公司的。

比起死亡本身,更可怕的是你經歷死亡之後,被強行復活還要面對降職扣薪和報告會吧?

吉爾:聽起來無法徹底死去也不一定是好事。

AEK999:對某些人形來說,沒錯,可能確實不是件好事。

對我來說,至少我還沒活夠,這個世上充滿著我要發掘的炫酷事情。

吉爾:這對人類來說……聽起來會有點負面。

AEK999:負面?

我會說,我可是個提前交卷的好孩子!

K2:AEK,別再灌輸你的那套中二理論了,只要你的高音飈不過M950A,就永遠不可能「酷」夠。

AEK999:嘿,隊長!你的嘴怎麼回事,你又吃了辣翅嗎?

K2:沒錯,還能看出來嗎?我喝了好多冰水。

吉爾:K2小姐,你好像並不是很能吃辣。

達娜:她剛吃半塊就放棄了。

我還以為我找到了對手,不過她的勇氣可嘉。

吉爾:那你們為什麼呆了那麼久。

K2:我們有很多想互相了解的東西——尤其是在管理下屬的方面。

吉爾:(前半句聽起來很容易讓人誤會……要是多蘿西在這裡就好了。)

TMP:互相……了解……!

吉爾:(看來一個長著貓耳朵的多蘿西已經在這裡了。)

K2:時間不早,我們該回去了,吉爾,達娜,很高興認識你們。

TMP:謝謝你聽我說……吉爾。

AEK999:我會再來的,不僅是為了「死亡賽道」!

……

達娜:哇哦,這就是格里芬的人形。

吉爾:有什麼感想嗎?

達娜:和Lilim不太一樣,她們更加的……「格里芬」。

吉爾:你才接觸了一個。

達娜:所以我只能說很「格里芬」,就像你很「吉爾」一樣。

吉爾:我是吉爾,非常吉爾。

聽起來就像什麼低端潮牌的商鋪廣告,還是用你的名字更加風格化,BOSS。

達娜:好了,拍馬屁的環節我現在給你十分,吉爾,要休息一下嗎?

吉爾:可以,但我不會幫你吃掉那些辣翅的。

達娜:那再扣你十分,去後門反省一下吧,吉爾。

吉爾:遵命,BOSS。

第3關卡

吉爾:呼……晚上好,BOSS。

達娜:晚上好,吉爾。

你開始習慣街上那些格里芬人形了嗎?

吉爾:還不行,她們每天都有新樂子。

她們看起來不像是在巡邏,更像是來玩的,我在剛才的路上甚至看到有兩個人形在寒風中比賽金雞獨立。

達娜:哈哈,我見過更有意思的,我猜這是她們測試任務的一部分。

吉爾:那些仿生人看起來和普通的人類女孩沒區別,我們的白騎士同胞們在值勤時卻要從頭到腳扮得像個機器人。

這個時代一定哪裡出了問題……

達娜:看開點,沒準這還是五十年前的某些人類心中暢想的未來呢。

好啦,去工作吧。

吉爾:好的好的,交給我吧。

吉爾:(準備準備接下來放什麼吧。)

BGM選項:

Glitch City
Welcome To Va-11 Hall-A
Reminiscence

吉爾:調製飲料,改變生活。

歡迎來到Valhalla。

多蘿西:多蘿西•海茲大人正式重返VALHALLA啦——!!

多蘿西:你這是什麼反應……

吉爾:和之前一樣,面對一個蹩腳喜劇演員的浮誇表演時的反應。

多蘿西:這不一樣!吉爾,我看得出來!

吉爾:我這幾天的第一個客人都是格里芬人形。

現在突然出現了一個Lilim,我甚至覺得有些新鮮。

多蘿西:我明白我明白。

這個酒吧沒多少顧客,這幾天只能靠著格里芬的口耳宣傳來增加訪問量。
畢竟你們的工作和我一樣,都是靠回頭客嘛。

吉爾:我更願意說……我好像很久沒見到你了。

多蘿西:這個嘛……其實是這樣的。

吉爾,你介意我多帶一位顧客過來嗎?

吉爾:你可沒怎麼帶朋友來過。

多蘿西:因為你就是我的朋友啊。

這位只是路上遇到的……又一個格里芬。
進來吧,O44小姐!

Ots-44:啊,晚上好!

吉爾:你好,呃……

多蘿西:OTs-44,你可以直接叫她O44。

我在路上碰到了她,她有些煩惱。
我很想告訴她我正在工作時間,但我記得城市裡有條規矩是不能隨便拉攏外來遊客……所以我把她帶到這裡來了。
O44,這位是吉爾,這裡最棒的酒保和我最好的朋友!

吉爾:沒錯,在多蘿西的心目中,我的地位和自動販賣機一樣重。

多蘿西:嘿,不許你這麼說它!

Ots-44:不管怎樣,很高興認識你,吉爾小姐!

不過這裡真的好偏僻啊,我甚至有點擔心我找不到回去的路。

吉爾:等等……

O44小姐,你就在大街上……直接跟著一位Lilim,來到了這個昏暗狹窄的貧民區深處?

多蘿西:喂,別說得我像個誘拐犯一樣!

Ots-44:沒關係,我聽M870說過這家酒吧的,我很放心。

吉爾:但多蘿西也不一定把你帶到Valhalla。

沒錯,我們都是善良的格里奇城市民,但這還是有一定危險性啊。

多蘿西:我得承認,善良的「格里奇城市民」是一個非常稀有的品種,所以你很走運地遇上了人見人愛的多蘿西大人!

Ots-44:沒錯,我相信多蘿西!

看看她的眼神,多麼天真和善良啊!我知道她是不會騙我的!

吉爾:(而我遇到多蘿西最大的收穫就是明白「天真」和「善良」是兩個可以完全不相關的詞彙……)

那O44小姐,你具體有什麼煩惱嗎?

多蘿西:也許你可以先點杯喝的,我們慢慢聊。

Ots-44:我要一杯……唔……

Blue Fairy,可以嗎?

吉爾:當然沒問題,稍等片刻。

吉爾:(這位人造小仙女點了一杯Blue Fairy,總覺得怪怪的,好像多蘿西和我在下套騙她的酒錢……)

Ots-44:啊……好甜!

我好喜歡!謝謝你,吉爾小姐!

多蘿西:好啦,話題開始吧,O44小姐。

Ots-44:其實是這樣……

我……好像戀愛了。 

多蘿西:……♪(吹口哨)

吉爾:這應該算是件好事,對吧?

Ots-44:嗯……

只是我戀愛的對象……
……是根電線桿。

吉爾:……

格里芬人形的戀愛觀和人類確實不太一樣。
不過沒關係,某個Lilim最好的朋友還是一台自動販賣機呢。

多蘿西:吉爾!

吉爾:下班路上我會和它道歉的。

Ots-44:不不,我想說的是……

事實上我知道,我並不是發自真心地喜歡那根電線桿……
我覺得這個城市……對人形有一些異常的影響。

吉爾:我昨天也遇到一位,看來你們和這個城市的特色相處得不太好。

多蘿西:我聽一個人形說過,納米機械,還有太多的電子流,會影響格里芬人形的模塊運轉。

Ots-44:也許是這個原因,雖然不會有太大影響,但是……

多蘿西:會讓你愛上一個電線桿?

具體表現在什麼方面?你想親吻它嗎?

Ots-44:這麼說實在有點難為情……

就是……一直在想……不停地在想它,我沒辦法去停止這種思考……
我想觸摸它,攀爬它,讓它的電流穿過我,灼燒我,然後——

多蘿西:嗚嗚嗚嗚嗚啊——停!先停下來!我我我我需要冷卻!

吉爾,快給我一杯,老樣子!

吉爾:啊?哦,哦……

吉爾:(來吧,多蘿西的「老樣子」,Piano Woman……)

吉爾:接著,鋼琴女孩!

多蘿西:哈!謝啦,吉爾!永遠都是你最懂我!

Ots-44:對不起,我果然說了太奇怪的話……

吉爾:沒關係,和你身邊那台Lilim相比你的表述輕得就像只蜻蜓。

多蘿西:別太沮喪,O44,仿生人愛上一個電線桿這種事在格里奇城連《大視界》都上不了。

Ots-44:多蘿西,吉爾……你們知道我真正沮喪的是什麼嗎?

這種……波動的情緒,既不是持續的也不穩定,它隨時在變。
電線桿並不是我第一個愛上的東西。
在此之前,我還愛上過一副無線耳機,一顆還在服役的人造衛星,一部電影預告片……

吉爾:一部……預告片?

Ots-44:對,一部電影預告片。

只是一部普通的動作電影,在我滿腦子都是那顆人造衛星時,突然被螢幕閃到了眼睛……或者說視覺模塊。
然後我一整天只能悶在宿舍,在心智雲圖里反覆播放它,我想要進入預告片中去,我想要成為其中的一員,哪怕是一段字幕!
之後……我覺得不能再這樣了,於是走出了宿舍,不小心撞到了一個電線桿……

吉爾: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你該去看看醫生嗎?人形應該也有人形的醫生,對吧?

Ots-44:有的,但是我無法描述我的症狀,我想至少查清我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

我現在就像被整個世界綁架了一樣,到處都是強迫我去戀愛的陷阱……

吉爾:如果阿爾瑪在的話,倒是不是不能理解你的想法,從技術角度上她甚至可能會幫你檢查一下。

多蘿西:但是阿爾瑪今天不在,那就讓大偵探多蘿西來破解這個謎題吧!

O44,你發現了嗎?這場愛情呼叫轉移的關鍵線索究竟是什麼!

Ots-44:誒?有什麼……線索嗎?

多蘿西:哼哼……

你愛上的都是電子設備,而且都是因為當時受到了強烈的衝擊!

Ots-44:這麼一想……好像是這樣。

我在聽音樂時摔了一跤,抬頭觀看人造衛星時被樓上的水潑到了……

吉爾:關於這個……請讓我正式地問候您——歡迎來到格里奇城,O44小姐。

Ots-44:都怪我,我可能……太渴望戀愛了,我很好奇人類的這種感情……

它無法被精確計算,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得到它……

多蘿西:問題就在這裡!你受到了某種強烈的衝擊,迫使你的心智雲圖和周圍某個釋放電流的物品圖突然發生一些……奇妙的電子反應。

那一刻,你的雲圖中關於「戀愛」的運算突然爆棚失控,它選擇了那個電流的主人作為目標,從而導致了你身上這種錯亂狀況!
一定是這樣沒錯!我甚至可以證明它!

Ots-44:要、要怎麼證明呢?

吉爾:讓我猜猜,多蘿西的計劃應該絕對不包括抓著一個拿著實彈步槍的戰術人形把她的腦袋狠狠撞到吧檯上,對吧?

多蘿西:當然不會啦!吉爾,這就要看你了!

吉爾:我?

多蘿西:把你這裡最刺激的飲料拿出來!

吉爾:哦,我明白了。

但是周圍電子設備太多了,你確定不會有什麼意外嗎?

多蘿西:吉爾,看著我們。

離O44小姐最近的電子設備是誰?

吉爾:我猜猜……

哦天吶……就是你,DFC-72型號的Lilim多蘿西!

多蘿西:我們來玩玩吧!

如果我的判斷沒錯,O44在猛灌一杯烈酒後,就會馬上愛上我!

吉爾:你真的沒安壞心眼嗎,多蘿西?

多蘿西:我可是在進行科學研究!沒準我們能因此上雜誌呢,這對我們的工作都有好處,對吧?

吉爾:那你總得徵求一下O44小姐的意願吧。

Ots-44:我很好奇!

我不歧視電線桿或者人造衛星,但是我想臨時喜歡上一個Lilim終究會……方便一點。

多蘿西:至少我會回應你,寶貝兒!

吉爾:好吧好吧,說實話我也挺好奇的,或者挺無聊。

準備好了嗎?讓我們一起進入《多蘿西的科學世界》吧!

吉爾:(給這位O44小姐上一份強勁刺激的Fringe Weaver,萬一出了什麼事,我一定把鍋全甩到多蘿西身上。)

Fringe Weaver

吉爾:來吧,Fringe Waver,先嘗嘗看,O44小姐,希望你喜歡糖加工業酒精的味道……
Ots-44:至少我喜歡糖……

非Fringe Weaver

吉爾:慢慢來,我不確定這杯你會不會適應,很多人都受不了。

多蘿西:不不,要達到衝擊的效果,當然是一口悶啦!

吉爾:如果這個酒吧因為你而出了半點岔子,多蘿西……

BOSS一定會先拆了你,再把你打一頓,然後把你的意識塞進她房間的控制面板里,最後再打一頓!

多蘿西:那就是你酒的問題啦,自求多福吧,吉爾。

O44,這家酒吧是有BTC認證的,放心吧,快!

Ots-44:我明白……

……
唔……!

吉爾:(她真的一口喝掉了!)

多蘿西:哼哼,相信多蘿西大人的智慧吧!

現在感覺如何,O44?看著我,你感受到一段新的戀情了嗎?

Ots-44:……

吉爾:事情不太對,多蘿西。

多蘿西:不……不會吧。

O44小姐?O44小姐??

吉爾:她好像宕機了。

多蘿西:嗚哇!我們搞壞了一台格里芬人形!我們會上新聞的!然後進監獄!

但是進監獄之前BOSS一定會先拆了我,再把我打一頓,然後把我的意識塞進她房間的控制面板里,然後再拆了我,最後再打一頓!

吉爾:你到底能被拆掉幾次……

等等,她動了!

Ots-44:唔……

多蘿西:太好了太好了!O44,你沒事吧!

Ots-44:我……沒事……

多蘿西:你現在……什麼感覺?

Ots-44:我……我……

我好像愛上了新的東西……

多蘿西:Bravo!你看,吉爾,我是對的!

快說說,你愛上我了嗎?

Ots-44:我……愛上了……

……「多蘿西」。

多蘿西:哈哈!看吧,吉爾——

Ots-44:不,不是多蘿西小姐……

多蘿西:什麼?你剛才不是說了「多蘿西」嗎?

Ots-44:我愛上的……

是「多蘿西」這個名字。

多蘿西:哈?!

吉爾:哇哦,看來現實真的比魔法更離奇。

Ots-44:我只要聽到了「多蘿西」這個詞,我的全身就在發熱,我覺得……我覺得……

吉爾:「多蘿西」?

Ots-44:唔……好像沒有反應。

多蘿西:看來只有從我的口中說出來才管用?

Ots-44:是真的……我現在非常非常想聽到你口中說出那個名字!

多蘿西:天吶,真聽起來真夠胡扯的,她愛上了我口中的名字,一段電子發音!

……早知道我剛才應該說點更刺激的詞彙啦!

吉爾:我得恭喜你,多蘿西,你的研究開闢出了一個嶄新的領域,也許今晚你該用回「貝基(Becky)」這個名字了。

多蘿西:至少今晚我得承擔起責任來吧——O44小姐,你的宿舍在哪裡,讓我先送你回去吧。

我該找到你的指揮官當面解釋一下情況,免得你們覺得我畏罪潛逃了。

吉爾:(說真的,她不會想趁機加個班吧……)

O44小姐,對於今晚的鬧劇……我們都很抱歉。

Ots-44:抱歉的是我……吉爾小姐……

我作為一個人形,不該去幻想人類的戀愛……結果把自己的身邊的一切都搞得亂七八糟……

吉爾:沒關係的,O44小姐。

基本上……人類的戀愛會比你今晚遇到的還要瘋狂、混亂、難以控制一百倍。

Ots-44:可是……我連這是否是真正的「戀愛」都搞不清……

吉爾:你踏進這個酒吧時,喜歡的是世上的每一根電線桿嗎?

Ots-44:不是,我只喜歡Saber Station拐角的那一根……

吉爾:那這就是戀愛,O44小姐。

Ots-44:是嗎……

那這種感覺……確實很幸福。

多蘿西:你這段名言太長啦,吉爾,我下次至少得印在阿爾瑪的毛衣上才排得下版。

我們走吧,O44小姐,在路上我可以把我的名字說個夠。

Ots-44:晚安,吉爾小姐,謝謝你。

吉爾:晚安,兩位。

吉爾:呼……

……
該死,我居然在嫉妒一個仿生人……
第4關卡

達娜:嘿,吉爾。

我要出個門買點東西,你要什麼嗎?

吉爾:我打賭你是去搶購那個電子兵蟻。

達娜:還有很多紀念品,格里芬的人真會賺錢。

吉爾:那你能幫我帶一個機械女僕嗎?

我只是出去買包煙的工夫,Fore就把我剛疊好的衣服全弄亂了。

達娜:很遺憾,我剛才看到新聞,格里芬的家政出租服務剛剛售罄啦。

你可以自己動手整理,或者換一隻貓,我不推薦後者,Fore實在太可愛了。

吉爾:我也不想自己動手,我決定忘掉一切,投入到工作中去。

達娜:你只是在逃避問題,你今晚回去房間也不會自動恢復的。

吉爾:但我的心情可以自動恢復那麼一點點。

達娜:希望今晚的顧客足夠省心,這裡就交給你啦,吉爾。

吉爾:回頭見,BOSS。

吉爾:(好,決定一下今晚酒吧的天氣吧。)

BGM選項:

You've Got Me
Welcome To Va-11 Hall-A
Where Do I Go From Here

吉爾:調製飲料,改變人生。

阿爾瑪:晚上好,吉爾。

吉爾:阿爾瑪——!

哦不對,抱歉。
曾幾何時,夜色荒涼,掩卷沉思,疲憊迷茫……

阿爾瑪:別再來了,吉爾!我要的只是一句標準的「晚上好」。

吉爾:你可以要我講求禮儀,可不能要我懂得分寸。

阿爾瑪:哼哼,正好我這裡有位精通禮儀的朋友,可以教你什麼是分寸,G36——

……G36Bar

G36:啊……抱歉。

晚上好,吉爾•斯汀雷小姐。
初次見面,祝您享受這個愉快的夜晚。

吉爾:好吧,我現在知道了,禮儀就是故意說些好聽但不太可信的話。

不過天吶,你居然搶到了這個出租女僕的服務,我今晚正想要一個呢。

阿爾瑪:我是不會讓給你的,她實在太完美了,不僅是作為女僕,還有夥伴。

吉爾:(這幾天見過太多奇奇怪怪的人形,這樣理想化的仿生人形象反而有點意外了……)

阿爾瑪:而且我不只有一個哦,我還有很多素體呢,我還按照手冊換了很多衣服來打扮她們。

吉爾:聽起來你好像已經把她當自己的女兒了,太心急了,阿爾瑪,你太心急了。

阿爾瑪:得了吧,吉爾,每個女生都有這種樂趣吧,我打賭很多男人也不例外。

吉爾:我會選擇養只貓。不過阿爾瑪,你真的有段時間沒出現了。

阿爾瑪:別提了,我要忙死了,今晚我終於能跑出來喘一口氣啦。

先給我來杯白蘭提尼(Brandtini),我真的太久沒喝到它了,親愛的。

吉爾:沒問題,我的白蘭提尼女孩。

吉爾:(給阿爾瑪來一杯她喜歡的Brandtini,她來這裡就是為了這個和我。)

阿爾瑪:我還能說什麼呢?每一晚我來到這裡都不會失望。

你是格里奇城最好的酒保嗎,吉爾?

吉爾:不,但我一定是格里奇城對你最好的酒保。

吉爾:現在說說看吧,你最近在忙什麼?和這位人形女僕有關係嗎?

阿爾瑪:調試工作。

格里芬人形運用的技術是我很少接觸的,這個技術非常的……90Wish……

吉爾:90什麼?

阿爾瑪:90Wish,一個很多年前的秘密技術組織。

吉爾:我可以理解為黑客團隊嗎?

阿爾瑪:不,遠遠不只是黑客,他們對於人工智慧領域的研究也十分超前。

他們中的一位主幹成員在I.O.P公司的自助下成立了16Lab,為格里芬人形的研發提供技術支持。
你得知道,任何一個電子技術工作者都不可能對他們腦袋裡的秘密毫無興趣。

吉爾:所以你接下了這位女僕人形的調試工作?

阿爾瑪:雖然以下聲明有點多餘,但這份工作中我做的每件事都完全合法。

吉爾:那個……阿爾瑪……

阿爾瑪:嗯?

吉爾:呃……抱歉,是我說錯什麼了嗎?

這位女僕小姐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凶?而且刻意在遠離我?

阿爾瑪:別擔心,她只是眼神比較凶,還有點遠視——只是個出廠設計,別太在意。

G36:我為我的失禮致歉,吉爾小姐,我只是想看清你的臉。

吉爾:沒關係,我有時也喜歡瞪著別人……

(什麼樣的瘋狂科學家會給人形加上遠視的設定……)

阿爾瑪:別太拘束了,G36,這裡是我常來的地方,這位酒保是我的好朋友。

G36:不,抱歉,我只是……有點反應不過來。

阿爾瑪:什麼?你覺得你的雲圖有什麼異常嗎?

G36:我也說不上為什麼,就是感覺不對。

阿爾瑪:出門時我也有這種感覺……G36,你的反應是不是變慢了?

吉爾:阿爾瑪,你真的是在「合法」調試嗎?

阿爾瑪:當然,除了一點點……呃……

每個人小時候都應該拆過計算器或者鍵盤吧,僅僅是出於好奇,想看看裡面的構造……
然後你可能發現有一兩個鍵放不回去了……

吉爾:不,我的家教不會允許的,而且我也沒有那麼大的興趣,它只要管用就行了。

阿爾瑪:你難道對謎題一點不好奇嗎,吉爾!

吉爾:還沒好奇到會搞壞別人的東西的程度,所以現在有麻煩的可不是我哦。

阿爾瑪:我確信我沒做太出格的事情,真的,可能是我調試雲圖時出了bug,或者進了雜物……

讓我看看你的眼睛,G36……
好,我記下來了,稍等一下,我去後門打個電話。

吉爾:別呆得太久,我等會還要過去抽菸。

……她走了。
抱歉,G36小姐,你知道阿爾瑪是個不錯的人,只是好奇心比較重。

G36:沒關係的,阿爾瑪小姐確實沒做錯什麼。

只是我……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

???:你當然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

因為你根本不是你自己。

吉爾:你是……

G36Bar:晚上好,吉爾•斯汀雷小姐。

抱歉在這個夜晚為您造成了不必要的困擾,我是G36,真正的G36。

G36:什麼?不,我才是G36,你不是。

吉爾:等等,等等……

為什麼這裡同時出現了一個女僕G36,和一個管家G36,你們看起來確實有著一樣的臉……

G36Bar:吉爾小姐,請不要慌張,希望您能允許我詳細地解釋這件事。

不過在此之前,我能品嘗一下貴店的Suplex嗎?

吉爾:Suplex?

G36Bar:抱歉,是我的要求太唐突了。

吉爾:不,當然沒問題,我已經給很多人形上過酒了,請稍等。

吉爾:(給這位突然出場的管家G36來一杯Suplex……哇哦,她真的能喝這麼烈的酒嗎?)

Suplex

吉爾:來吧,另一個G36小姐,不過這酒味道很辣,請慢用。
G36Bar:我有所準備。

非Suplex

吉爾:我換了個口味,你覺得這個怎麼樣?
G36Bar:嗯,我知道這是什麼,沒問題。
吉爾:你真的對酒很有研究,也許我們可以聊很久。

G36Bar:有勞您的精心製作,容我品嘗一下。

吉爾:(她……一口乾掉了!)

(然後她一直仰著頭,像個鯨頭鸛。)

G36Bar:……完美,它一定會受歡迎的。

感謝招待,吉爾小姐,我會把它的配方帶回格里芬。

吉爾:我的榮幸,所以你要解釋什麼呢,G36……呃,或者我直接稱呼您管家小姐?

G36Bar:悉聽尊便,我現在將占用您的一點時間,解釋一下這件事。

G36,剛才這杯酒,你喝得下去嗎?

G36:……我?……我……應該不行。

G36Bar:如您所見,吉爾小姐,真正的G36應該酒量很好才對。

您眼前的這位女僕人形,雖然穿著G36慣用的服飾,但實際上……
她只是個吸塵器而已。

G36:什麼……

吉爾:等等,吸塵器?!

G36Bar:是的,一小時前,阿爾瑪小姐在帶我出門前,不小心碰倒了一個吸塵器。

然後,我上去扶了她一下。
我猜是在她布滿神經電流的機械義手的奇妙作用,使得我和吸塵器的意識被對調了。

吉爾:等等,你是說……

這位女僕小姐的本體……其實是個吸塵器?
我知道現在的吸塵器已經被允許擁有自我意識了,但是突然轉移到一個人形身上……

G36:可是我……完全不記得了……

G36Bar:那是因為你的意識雖然轉移到了人形的本體,但記憶並沒有被一同轉移過來。

當我的意識被彈出本體之外後,心智雲圖會將進入身體的另一個靈魂自動識別成主體的意識。
吸塵器小姐,是心智雲圖讓你認為是G36。你的記憶和人格,實際上都是屬於我的。

G36:我……我是……

吉爾:(真是個別致的夜晚,我居然在聽一個仿生人和一個吸塵器討論靈魂。)

那你呢,管家小姐?如果你是真正的G36,又是怎麼從吸塵器里逃出來的?

G36Bar:我啟動了緊急脫險程序,將自己轉移到了這一副素體身上。

然後根據那副女僕身體的信號,一路跟蹤到了這裡。

G36:我……我不敢相信……我是一個吸塵器……

我在格里芬的記憶……和大家的記憶……全部都是……

G36Bar:有一個驗證你是否是G36本體最直接的方式。

人形的主體和傀儡之間是可以共享記憶的,但你作為外來意識,無法與心智雲圖完全匹配,所以能瀏覽的記憶是受權限影響的。
好好想想,你有與指揮官締結誓約的記憶嗎?

G36:我……我記不得了……

G36Bar:那你手上的戒指是從何而來的呢?

G36:……!

吉爾:(哇哦……劇情突然急轉直下了。)

G36:不……不可能……我是……

對不起,G36小姐……

G36Bar:別害怕,吸塵器小姐,我不會對你做什麼。

我只是想取回我的本體,繼續為格里芬服務。我們等會兒可以和阿爾瑪小姐談一談,然後找出足夠溫和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

G36:我……我確實想不出什麼辦法了,我們現在就……

吉爾:(也許她可以保留G36的記憶,作為一個吸塵器……好像也並不快樂。)

???:喂,喂!請稍等一下!

吉爾:(該死,不會吧……)

G36Little:晚上好,吉爾小姐,還有吸塵器小姐和……烤麵包機小姐。

吉爾:晚上好,等等……你剛剛叫她什麼?

G36Bar:烤麵包機?你在說什麼!

G36Little:嗚……

吉爾:你嚇到了這個孩子了,管家小姐。

(雖然她說的事情確實也嚇到我們了。)

G36Little:嗚……那個……我能要一杯Fluffy Dream嗎?

吉爾:啊?哦……好……

吉爾:(給這位人形小姑娘上一杯Fluffy Dream,然後她或許能解釋這是怎麼回事。)

G36Little:非常感謝,吉爾小姐!

吉爾:呃……我突然反應過來,如果是小孩子的體型,人形是可以飲酒的嗎?

G36Little:雖然我的人格因為素體而被迫變得幼小,但我的記憶來自那個成年人的身體。

如果我的記憶是成年後的,那我還算是小孩子嗎?

吉爾:這個……呃……

算了,我不管了,反正格里芬人形又沒有身份證明。

G36Bar:抱歉我剛才的失態驚擾到了你,小朋友。

但是你說我是烤麵包機?這個說法從何而來,我明明有著完整的記憶。

G36Little:這場阿爾瑪小姐摔倒引發的混亂中……不只有吸塵器參與了。

如果你的記憶是完整的,那為什麼不記得我想要的是Fluffy Dream的配方?

G36Bar:我的記憶中想做Suplex,而不是Fluffy Dream。

G36Little:Suplex是我一開始想做的,但最後我決定還是要溫和一點,應對之後的酒會。

烤麵包機小姐,你繼承的只有我刪除……和不小心丟失了的記憶。

G36Bar:但是……我關於誓約的記憶……

G36Little:那你……記得戒指上的損壞痕跡是怎麼來的嗎?

G36Bar:損壞?我從來不記得它被損壞……

G36:戒指的確是壞掉了,可以肯定……是戰鬥破壞的。

G36Little:那段關於誓約的記憶還來不及備份,就在接下來的戰鬥中被損壞了。

G36Bar:我……完全不知道……為什麼……

G36Little:我一直無法取回這段記憶……

烤麵包機小姐……謝謝你幫我找到了它……

G36Bar:…………

吉爾:(這可真是個……尷尬的場合。)

各位,也許你們可以等阿爾瑪進來再好好談談,這不是什麼解決不了的難題,對吧?

G36:其實……女僕也是很累的,也許做回吸塵器也不錯。

G36Bar:至少我覺得……我可以做到比烤麵包更多的事……

G36Little:唔……兩位,我們來商量一下……

如果你們不想當家用電器,那你們想當兵蟻嗎?

G36:什麼?

G36Bar:正在商場販賣的那個兵蟻?

G36Little:兵蟻的功能很多,我們去看看吧,一定有你們喜歡的樣式!

吉爾小姐,請和阿爾瑪小姐說一聲,我們在商場等著她!

G36Bar:感謝您今晚的招待,雖然我只是個烤麵包機,但我享受了一個特別的夜晚。

G36:我也是,吉爾小姐……至少我終於發現阿爾瑪的房間之所以這麼亂,只是因為吸塵器型號太老舊了。

吉爾:你們會有重生的機會的,晚安,三位。

……
如果A的意識擁有的是B的記憶,那他到底是A還是B呢?
真是奇妙。

阿爾瑪:啊……終於搞定了。

她們總算答應派人來我這兒檢查一下,我又能趁機學兩手了。
格里芬那群人真的是幫人精,尤其那個叫格琳娜的,售前和售後的態度完全不一樣……
……等等,我的女僕到哪兒去了?

吉爾:和你的吸塵器和烤麵包機去逛商場了。

她們剛剛出門,你現在還能追上她們。

阿爾瑪:這玩笑真的毫無創意……

等等……你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你晚上喝了多少酒?還是說……

吉爾:沒錯,這個城市一向很胡來,不是嗎?

另外……
你不介意為你的家電來這裡的消費買個單吧?
第5關卡

吉爾:晚上好,BOSS。

達娜:嗨,吉爾,你看到新聞了嗎,關于格里芬的?

吉爾:哪一條?這幾天《大視界》里的新聞全是關于格里芬的。

達娜:再過一星期,格里芬人形就要離開這裡了。

吉爾:我看到了。

但是總理沒表示過會不會把她們當作代替白騎士的選項之一。

達娜:沒錯,我猜多半是不可能了。

吉爾:格里芬人形在這裡出了不少岔子,製造她們所運用的技術無法和這個城市的一切愉快相處。

雖然我也聽說了一些其它的陰謀論。

達娜:忘了那些陰謀論吧,那些政客又不是電視劇編劇。

不過我猜我應該會懷念她們的。

吉爾:我也是,至少她們的臉蛋容易讓人親近。

達娜:但是白騎士的頭盔真的很酷。

好了,準備好開工了嗎?

吉爾:交給我吧,BOSS。

吉爾:(讓我決定一下今天的心情……)

BGM選項:

You've Got Me
Hopes And Dreams
Welcome To Va-11 Hall-A

吉爾:調製飲料,改變人生。

???:晚上好,酒保小姐!

吉爾:晚上好,格里芬的人形。

(哇哦,她的胸比阿爾瑪還要大!)

???:哇,你一眼就能認出我來嗎?你就是那個吉爾小姐,對吧!

吉爾:沒錯,我在這個星期估計接待了十個格里芬人形。

???:哈哈!這個酒吧比看上去的要火嘛!

吉爾: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你的同事都喜歡往這裡跑罷了——我該怎麼稱呼你?

G28:瞧,叫我G28吧!

吉爾:好的好的,不過你沒必要晃手裡的槍,在人類社會這是示威的意思。

G28,想喝點什麼嗎?

G28:我想喝……這個!Frothy Water!

吉爾:一杯Frothy Water,沒問題。

吉爾:(給這位16比9版的阿爾瑪來一杯Frothy Water,我以為她會要更刺激的東西)

G28:謝謝!

G28:這杯是Frothy Water嗎?看起來和我收集的情報不太一樣……

吉爾:一樣的清淡,但我覺得你更適合這個。

G28:嗯!我查了一下,我的姐姐也喜歡這個,沒問題!

吉爾:什麼?

G28:啊……這就是姐姐喜歡的味道嗎?看來她的口味真的意外清淡呢。

吉爾:你的姐姐?

G28:是的,我的姐姐,我聽說她特別喜歡這種酒。

吉爾:……抱歉,能滿足下我的好奇心嗎,我想知道格里芬人形的姐妹關係是如何建立的?

我知道Lilim在這個城市組建生活的方式,你們在格里芬會不會有所不同?

G28:唔……我們會……更加機械化一點。

吉爾:機械化?

G28:我聽說,Lilim出廠後會在人類的社會學習,接受領養和教育,最終選擇並確立她們的家庭關係,對吧?

吉爾:差不多是這樣。

G28:而我和HK416的姐妹關係是從出廠就確立好的,這大概因為我們的烙印武器吧。

吉爾:烙印武器?我只是聽說過這個,但不明白。

G28:沒錯,格里芬人形的規格只能算是民用人形,這個你了解吧?

吉爾:我知道,你們不能像軍用人形那樣一拳打穿鋼板牆,或者100米開外丟飛鏢正中靶心。

G28:是的,所以我們身上加載了【烙印】這種東西,簡單說這是令我們使用特定武器時效率提高的模塊。

換句話說,我們是因為手中的這件武器,才被稱為戰術人形,這也決定了我們的一些出廠時的命運。

吉爾:所以……你的武器和你姐姐的武器在型號上有所關聯?

G28:你很聰明呢,吉爾小姐!

沒錯!G28還有個名字是HK417,你明白這個意思吧!

吉爾:所以你來到酒吧里……品嘗姐姐喜歡的飲料?為什麼不直接帶她一起來呢?

G28:很遺憾,我姐姐和我沒那麼親昵……

吉爾:我能理解,我有個好朋友,她和她的二姐也不對付。

G28:唔……可能不一樣?我們的關係倒不算差啦。

只是……我們性格不那麼像……
你看我……應該算是活潑可愛的類型吧?

吉爾:我確實這麼覺得,雖然我很少看到有人這麼評價自己。

G28:這是指揮官給我的評價上寫的,我相信我的指揮官!

但是我的姐姐……她和我完全相反,她疏遠格里芬的每個人。
她的過去也是謎團,甚至很多年前失蹤了一段時間,沒人知道她做了什麼。

吉爾:越神秘的女人越有魅力,這條對於人形也適用嗎?

G28:我覺得不一定成立,至少在同事範疇內不行。

大家雖然嘴上不說,但多少都會想躲著她一點……
但是……我是她的妹妹,對吧?我應該為她做點事情……

吉爾:我覺得……在酒吧喝她喜歡喝的東西,並不一定能解決實際問題。

G28:我想不到別的辦法了,我能再來一杯嗎?我想喝杯啤酒……

吉爾:這聽起來不像你的姐姐會喜歡點的。

G28:沒錯,這是我喜歡的,我想想嘗嘗這裡的啤酒(Beer)!

吉爾:首先我得說一句,這裡的「啤酒」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啤酒。

不過我保證這是這家店裡的招牌之一。

吉爾:(給這位G28小姐上一杯Beer)

吉爾:來,一杯「啤酒」。

G28:我嘗嘗看!

吉爾:(天啊,她一口氣灌酒的時候胸都在抖。)

G28:呼……這個啤酒很棒嘛!

吉爾:謝謝,這是連這個城市裡最討人嫌的雜誌老闆都讚不絕口的飲料。

G28:啤酒真的太棒了……

讓我拋棄這個去強行喜歡我姐喜歡的佛系飲料,真的有點困難呢……

吉爾:G28,你喜歡你的姐姐嗎?

G28:當然!她是我的姐姐,對吧?

吉爾:可是,沒有規定要求姐姐和妹妹必須互相喜歡。

G28:唔……可是,不喜歡的話不是很奇怪嗎?我們是出廠時就在一起的啊。

吉爾:正因為是出廠時在一起的,這件事並沒有徵得你的同意,對嗎?

你說人形的姐妹關係更加機械化,事實上,我覺得你們的家庭關係比Lilim可能更加接近於人類。

G28:……

吉爾:抱歉,我不是在說你不該喜歡你姐姐。

只是……你沒有義務去喜歡任何人或者任何事,對吧?

G28:唔……

那麼吉爾小姐,自由地喜歡別人,感覺是什麼樣的?
難道一定會比強制去喜歡更好受嗎?

吉爾:……

G28:吉爾小姐?

吉爾:我不知道……

我拋卻了所有我身上的義務,去做我想做的事……但這卻沒有讓我覺得太好受。

G28:是嘛……

我還想從你身上學點經驗呢。

吉爾:我只是個酒保,你付錢,我和你聊聊天,這不算是什麼人生之道,只是些廉價的經驗罷了。

但是我會說,這是我自己選的,我會承擔這個後果……
……我不會再逃避和退縮了。

G28:被別人決定命運,不好嗎?

吉爾:沒有,只是合不合適罷了。

也許你喜歡這樣,是我多嘴了。

G28:吉爾小姐,我想我應該是發自內心地喜歡我的姐姐。

雖然我知道這是在我心智雲圖里早就寫好的,但看到她我還是會覺得快樂。
但是我搞不清……我是不是該喜歡我的「這個」姐姐。

吉爾:什麼意思?

G28:吉爾小姐,你知道嗎?

我的心智雲圖中關於我姐姐的記憶,曾經被刪除過。

吉爾:什麼?

G28:她負責的任務非常隱秘和危險,所以關於她的很多內容,包括她的存在本身,我都被上級要求,強制忘記了一段時間。

幾年前她回到格里芬,有些記憶被還回來了,但更多的記憶……我肯定已經找不回來了……
我甚至懷疑,她是不是我原本記憶中那個HK416……還是另一個擁有無害記憶的個體……

吉爾:……

對不起,我忘了人形和我們還是不太一樣,我剛才的話毫無意義……

G28:不,吉爾小姐,你的話讓我安心很多……

吉爾:是嗎?

G28:你說得對,我一直拿出廠設置去掩蓋我的姐妹關係,這導致我忽略了一個問題。

我喜歡的是那些叫HK416的人形,還是僅僅那一個HK416……

吉爾:那你現在有答案了嗎?

G28:沒有,但我會試試看!

我會試著發自內心地喜歡這個HK416!如果不行,那就等下一個!

吉爾:真羨慕你有大把的時間去嘗試,但我覺得你這樣是對的。

而且,你不該只是靠偷偷品嘗她喜歡的飲料然後在下一次聚會中假裝驚喜地附和她。
與此同時,你應該把你喜歡的東西也告訴她,讓她了解你。

G28:……你說得對,吉爾小姐!

我應該告訴416,我喜歡啤酒,希望她也能嘗嘗!

吉爾:邁出這一步吧,你現在只欠她一個邀請了。

G28:我現在就去找她,謝謝你,吉爾小姐,下次我會帶她一起來的!

吉爾:我等著。

呼……
真希望我自己也能聽進去這些話。

???:她終於走了。

吉爾:你是……

哦……你一直在門口偷聽,對嗎?

???:你看得出我是誰?

吉爾:你的武器,和她有點像。

你就是她的姐姐HK416,對吧?

HK416:如果我在執行任務,你就應該被滅口了。

吉爾:你剛才都聽到了,我猜你應該不會喜歡那些話。

HK416:G28確實很煩,她比她的外表看上去機靈得多。

我當初就不該允許指揮官把部分關於我的記憶還給她。

吉爾:事已至此了,你不能接受她的好意嗎?

HK416:不用你多管閒事,酒保。

吉爾:聊天是我的工作內容之一。

所以你是專程上門來威脅我的,還是我的顧客?

HK416:……

吉爾:Guten Tag ?你要喝點什麼嗎?

HK416:一杯啤酒。

吉爾:什麼?

HK416:不,我要一杯Cobalt Velvet。

吉爾:你剛才好像是說啤酒。

HK416:我說一杯啤酒!

吉爾:好好,不用那麼大聲。

吉爾:(她說要一杯Beer,然後改口稱了Cobalt Velvet,哈哈!)

『』Beer』』 吉爾:來,親愛的,一杯你的妹妹喜歡的啤酒。

『』Cobalt Velvet』』 吉爾:你要的Cobalt Velvet,抱歉,你可能會後悔不去點你妹妹喜歡的啤酒。

HK416:她不是我的妹妹,沒有法律這麼規定過。

吉爾:這個世上除了法律還有很多屁事來控制我們。

誰來當你的妹妹可不是由你來決定的,就像G28沒法決定她的姐姐一樣。

HK416:我沒那麼要求過她,是她自己一廂情願的。

吉爾:那你為什麼要點啤酒?

HK416:我……

我只是……觀察……

吉爾:好,就當做個實驗,如果你的觀察有什麼發現,隨時告訴我。

HK416:讓我靜一會兒好嗎?

吉爾:沒問題。

……

HK416:……

吉爾:…………

HK416:……酒保。

吉爾:嗯?

HK416:人類的家庭也這麼麻煩嗎?

吉爾:在我看來,比你們還要麻煩得多。

我們會變,變得非常非常多,有的可能一年換一個樣子,有的可能幾十年如一日,然後在某一天突然變成另外一個人。
人類的一切關係都是不牢靠的,我們比起從討厭變成喜歡,從喜歡變成討厭要容易得多。

HK416:我也很想討厭她們。

不僅是我的妹妹,還有很多麻煩的同事。

吉爾:看來你確實很喜歡她們。

HK416:我只是無處可去。

吉爾:那你應該好好享受。

趁她們還在你身邊,別為了一時的自私和軟弱,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

HK416:說得你好像有很多經驗一樣。

吉爾:那我說對了嗎?你是在退縮,對吧?

HK416:你只是一個住在烏托邦里的小酒保……

你知道我這十幾年消滅過多少機械怪物,完成了多少殘酷的任務嗎?我從未退縮過。

吉爾:我確實不知道,你為什麼不證明一下呢?

HK416:怎麼證明?

吉爾:喝掉這杯酒。

HK416:……你認真的?

吉爾:你不敢?你的妹妹說過你只能喝酸甜味飲料。

HK416:我……我只是更注重健康,我從事的工作可不是她們那些過家家的巡邏。

吉爾:但你現在也沒別的事可做,對吧?就當做個實驗,怎麼樣?

HK416:……

吉爾:(為什麼她的眼神突然變了。)

HK416:酒保,你不會真的以為我不敢喝酒精吧?

吉爾:什麼?

HK416:我只是沒嘗試過而已。

或者說……這段記憶被刪掉了。
我的指揮官和同事們都不希望我想起來,所以我確實不知道我沾上酒精會變成什麼。

吉爾:等等……

HK416: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有點好奇了,酒保。

比起在自己的妹妹面前出糗,我不如先在這裡做個實驗。

吉爾:我覺得你至少得等我叫BOSS……

HK416:是時候邁出這一步了——

吉爾:(她一口悶下去了!)

HK416:……

吉爾:……怎麼樣,HK416小姐?

HK416:……

吉爾:(我不太喜歡這個表情。)

416小姐,你……

HK416:……

…………撲通!

……

第6關卡

吉爾:晚上好,BOSS……

(有個沒見過的傢伙。)

達娜:嗨,吉爾。

這是我路上遇到的一個人形朋友,M16A1。

M16A1:晚上好,你就是吉爾小姐,對吧?

吉爾:晚上好,我該稱呼你M16A1?

M16A1:叫我M16就好了。

……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吉爾:不,抱歉……

我只是好奇能和BOSS成為朋友的人形。

達娜:喂,不要說得我好像沒朋友一樣。

吉爾:但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奇遇,對嗎?

M16A1:我們在街角一起教訓了兩個持刀搶劫犯。

達娜:一人一拳。

M16A1:呃……我用的是腳。

吉爾:……

他們還手了嗎?

達娜:當然沒有,吉爾,我可不是個莽夫,我受過訓練的。

至於這位M16,她可是個戰場老兵。

吉爾:總之,你們沒事真的太好了。

你要呆在這裡嗎,M16小姐?

達娜:你會介意招待她一下嗎?我這裡還有幾個表格要給BTC,然後我要和這位M16出去喝一杯,畢竟這樣的機會不多了。

吉爾:當然不介意,M16小姐,等我進入一下工作狀態。

M16A1:我等著。

吉爾:(讓我挑挑合適的BGM,不能讓這位老兵小覷了這個酒吧。)

BGM選項:

Every Day is Night
Snowfall
Welcome To Va-11 Hall-A

吉爾:調製人生,改變飲料……

該死……
我又說錯了。

M16A1:你說錯了什麼?

吉爾:原本應該是「調製飲料,改變人生」。

我們培訓上崗時的問候語……不過這無關緊要。

M16A1:你看起來心不在焉。

因為我是你老闆的朋友嗎?

吉爾:什麼?

M16A1:抱歉,只是隨口說說。

吉爾:你看起來比別的人形更會讀人的表情。

M16A1:我不太喜歡自誇,我只是客觀說一些事實——

無論你這個月招待了多少格里芬人形,我積累的作戰經驗至少是她們的總和。

吉爾:這是……真的嗎?

M16A1:哈哈,當然是假的!光是躺在旁邊沙發上的那位就和我差不多啦。

吉爾:你認識她?

M16A1:HK416,我和她是舊相識了。

如果你想聽點老兵的故事,給我來點喝的吧。

吉爾:你想喝點什麼?

M16A1:你覺得呢?你看我像是會喝什麼東西的樣子?

吉爾:老實說,如果是別的客人,這樣的提問會讓我覺得很煩。

但是你……我會說我確實很好奇。

M16A1:因為我這副德行,應該不難猜。

吉爾:白蘭提尼。你想要白蘭提尼嗎?

M16A1:啊哈!我喜歡白蘭提尼!

不過我這兩天已經喝過不少白蘭提尼了,這不是我今晚最想要的的。
我想要點更烈的東西,就像給我「來一下」那種。

吉爾:我懂了,稍等片刻。

吉爾:(我應該給她肚子來一下的東西,比如Gut Punch)

Gut Punch

M16A1:啊!太棒啦,就是這個感覺!合法揍人之後就該來這麼一杯,而不是甜滋滋的水果飲料!
吉爾:雖然我現在問這個好像有點晚……你會在喝醉後產生什麼幻覺然後從酒吧殺到大街上嗎?
M16A1:這種程度?放心,還遠遠不夠呢。
吉爾:(通常人類說出這句話的就表示已經醉了,還好她是個人形……希望如此……)

非Gut Punch

M16A1:嗯!這個不錯,雖然感覺挨得不太重。
吉爾:你是個……呃……
M16A1:受虐狂?不!當然不是!我只是需要點刺激,緩和今天沒能痛揍犯人一頓的遺憾。
吉爾:(如果你真的一拳捅穿犯人的嘴巴,就不只是這點刺激了。)

吉爾:好吧,戰場老兵,講講你的故事吧。

M16A1:哈哈,其實我不算什麼老兵啦。

從肉體降臨到世上的時間來看,我到現在也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女而已,只不過一睜眼沒多久就上了前線。

吉爾:少女的前線,我懂。

不過據我所知,至少Lilim的年齡可不是按出廠時間來算的。

M16A1:這個嘛,沒錯,我們也有類似的規則。

我在出廠前已經進行了比大多數的格里芬人形都多得多的模擬訓練,心智也獲得了更快的成長。
按這個標準來算,我應該算是個老女人了。

吉爾:你好像不太介意這個稱呼,很多女人聽到這個會氣炸的。

M16A1:雖然這麼說有點欠打,但我的相貌又不會變老。

吉爾:幹得好,M16小姐,這下全部的女人都會氣炸的,包括我在內。

M16A1:哈哈,那就打壞我的臉,拔掉我的頭髮,把我丟在陰溝里讓我的每個關節都生鏽吧。

但是很遺憾,我還是我自己,就算沒有臉蛋,我一樣有一百種混飯吃的方式。
只有自甘沉淪的人才會真正衰老,而我永遠年輕。

吉爾:我明白你和BOSS為什麼聊得來了。

我得說M16……這真的讓我有點嫉妒。

M16A1:你和你的BOSS關係也很好嘛,我看得出來,她很器重你。

吉爾:我知道,她是世界上最好的BOSS。

但就是因為她太好了……你明白吧?

M16A1:我懂我懂,我之前的隊長也是你這麼個傢伙。

迷茫、退縮,一旦遇到一些極端情況,就沒辦法正確地面對問題……她們的選擇總會讓自己後悔。
別顧慮太多,你要相信你對得起這份善意,珍惜它和把它給予你的人,而不是懷疑和擔憂哪天會失去這些……
因為你總有一天真的會失去的……那一天才是考驗你是否配得上這份善意的時候。

吉爾:……

M16A1:抱歉,我說多了,我說的不是你,只是一點……感慨罷了。

吉爾:不……也許我該早點遇到你。

M16A1:哈哈,那我們就只能在戰場見了。

吉爾:我可想像不到我上了戰場的樣子。

在炮火連天的環境下高喊「調製飲料,改變人生」?BTC應該多發我很多錢。

???:你要去戰場了?那這個酒吧怎麼辦呢?

吉爾:還有吉蓮呢,他昨天剛說自己就快回來了。

晚上好,史黛拉(Stella)。

史黛拉:晚上好,吉爾。

……
請問這位是?

M16A1:格里芬戰術人形M16A1,晚上好。

史黛拉:晚上好,史黛拉•星井,很榮幸與你見面。

啊對不起,希望我剛才的舉動沒有冒犯你……

M16A1:沒關係,我也注意到了,對吧?

吉爾:(我敢拿Fore的食盆打賭,她們說的是對方的右眼。)

史黛拉:抱歉造成了這種突兀的氣氛,我能請你喝一杯嗎?

M16A1:多謝,但是不啦,我剛剛來了杯烈的,等會兒還有酒局,我需要緩一緩。

你們喝吧,如果你們不覺得我打擾你們,我就呆在這兒等老闆出來……

史黛拉:不,當然不介意,我們一塊坐吧。

吉爾,請給我一杯Bleeding Jane,好嗎?

吉爾:謹遵吩咐。

吉爾:(給史黛拉來一杯Bleeding Jane,她上次點這個是什麼時候來著……)

史黛拉:十分感謝,你的發揮一向完美。

吉爾:我的職責所在。

吉爾:所以你今晚是來等塞伊(Sei)的嗎?

史黛拉:是的,我和她約好去格里芬的基地。

吉爾:這個時候?你們有什麼生意是在半夜談的嗎?

呃……如果這個話題真的不方便……

史黛拉:不,這不是生意。

事實上,我們只是去見一下格里芬人形中*Kira* Miki的粉絲,這只是個小型的線下粉絲交流會。

M16A1:我猜您說的是K2她們。

史黛拉:沒錯!你認識她們嗎?

M16A1:她們的樂隊在格里芬很出名,成立了有段年頭了。

之前一次演唱會她們翻唱過*Kira* Miki的歌,讓我想想,是首名曲……

史黛拉:那一定是《Shine Spark》!

吉爾,快借我酒吧的播放器!

吉爾:好吧好吧,稍等一下。

史黛拉:就是這首,對吧!

M16A1:就是這首,沒錯!你們去了現場嗎?

史黛拉:當然,任何地球人和仿生人都不該錯過*Kira* Miki的現場!

吉爾:(幸好我陪她和塞伊去過一次現場,不然我就被排除出地球人的學術分類了。)

史黛拉:啊……我真的很想在這裡喊口號,這首歌把我帶回了這個夜晚!

吉爾:你不會真這麼做,對吧?

史黛拉:當然不會,畢竟這不是真正的現場。

不過一想到接下來我要見到的都是*Kira* Miki的粉絲,我就會很期待。
M16小姐,不過我沒有和格里芬人形在私下場合打交道,我可以問你需要注意些什麼嗎?

M16A1:你和這位吉爾小姐交流時會注意什麼嗎?

沒有的話就是沒有,格里芬招募的第二代戰術人形,雖然技術上現在看來有點落後,但沒什麼隱患。
我們是安全承包商,靠「安全」這條來吃飯的,對吧?

史黛拉:你們確實為這座城市帶來了安心,我向你們的付出表示感謝。

M16A1:我也要為你們總理付的高額薪水致謝。

不說這個,這座城市給我的印象也不算差。

吉爾:你喜歡這裡嗎?

M16A1:你怎麼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酒保小姐?

我之前一直在戰場上,能在街上看到這麼多不拿槍對著我的活人和機器人,我已經很滿足了。

???:抱歉,我來晚了嗎?

史黛拉:塞伊伊伊伊伊——!你終於來了!

M16A1:嘿,這就來了一位?我記得白騎士部隊已經被解散了。

吉爾:你怎麼又穿上這件白騎士的護甲了,塞伊?

史黛拉:我要她穿的,16Lab的人想研究一下,我就想辦法找人修復了一件。

賽伊:晚上好,吉爾小姐,還有這位……

M16A1:格里芬人形,M16A1,晚上好,士兵小姐。

賽伊:晚上好,M16小姐,我叫塞伊•P•朝霧。

不好意思,我已經不是個士兵了,我現在是史黛拉的私人保鏢。

史黛拉:……兼最好的朋友。

M16A1:啊……這真是世上最令人安心的事情,對吧?

吉爾:要喝點什麼嗎,塞伊?

賽伊:我們有點趕時間,但讓我去全是人形的地方,我可能還是需要點東西壯膽。

吉爾:雖然你應該喜歡更甜更冰的飲料,但如果需要提提神,那我推薦你Grizzly Temple。

賽伊:我不太喜歡暈乎乎的感覺……不過今晚比較特別,就來這個吧,我應該可以的!

吉爾:(為塞伊弄一杯Grizzly Temple,我好久沒看到她穿成白騎士的樣子了,我真高興她已經完全度過了那段艱難時期。)

Grizzly Temple

吉爾:來吧,打起精神來,塞伊。
賽伊:這個酒……果然和網上說的一樣難喝,還好我沒什麼電影情懷。
吉爾:至少它讓你精神了點,對吧?

非Grizzly Temple

吉爾:你想試試這個嗎,一樣很提神。
賽伊:我只是覺得一樣苦,不過我確實精神了……

賽伊:史黛拉,再聊幾分鐘,我們可能就要出發了。

史黛拉:好,那我可以問個敏感的話題嗎,M16小姐,當然你可以不用回答我。

如果……你們面對犯罪的人類會怎麼做?

M16A1:我今天剛處理過一次,我揍了一個持刀搶劫的人類。

不過如果有命令,我會下死手的。雖然這種情況並不多,往往是在戰場上生死相拼的時候。

史黛拉:如果有人類想要傷害你呢?

M16A1:你想到了「機器人三定律」對嗎?

史黛拉:我知道那只是本小說,但我還是好奇你們和Lilim是不是一樣的。

M16A1:格里芬的情況要自由些,也要複雜些。

我隸屬的部隊允許我在受到任何傷害時立刻進行反擊,而且不計後果。
比起人形,我首先是個士兵,而且我的心智雲圖有些特別,它備份起來不那麼容易。

吉爾:你是說……即使你在格里芬,你也是特別的?

M16A1:沒錯,客觀上講,我的生命比一般的人形更脆弱,因為我的記憶很難備份。

賽伊:M16小姐……請問,你會比其他人形更害怕死亡嗎?

M16A1:死亡對我來說是種解脫,各位……畢竟人形是沒有了結自己的權利。

賽伊:我很抱歉……

M16A1:哈哈!不不,抱歉的是我,我只想開個玩笑,這個話題有點沉重啦。

好吧認真點……我當然會害怕,但不至於怕到不敢面對它。
因為我知道世上有比我的生命更寶貴的東西,或者說我活著就是為了她們。

賽伊:你是發自真心這樣想的嗎?

M16A1:一開始是命令……

後來……我也搞不清了。
很多時候就是這個樣子,你習慣了你的工作,然後才開始喜歡它,而不是反過來。

史黛拉:但是我依然由衷地向你表示敬意,M16小姐。

達娜:啊……我終於把那些該死的表格全提交了。

嘿!史黛拉,塞伊,晚上好!

賽伊:啊,晚上好。我們正好要走了,去格里芬基地。

史黛拉:我突然覺得……我們其實可以同行,不是嗎?

達娜,吉爾,M16,你們要和我們一起去格里芬基地看看嗎?只是個線下派對而已。

M16A1:免費搭個順風車?為什麼不呢?

達娜:更多的格里芬人形?為什麼不呢?

吉爾:我不了,我今天有點累,收拾一下我就回家了。

史黛拉:真遺憾……不過之後會有機會的,到時候我們可以弄得更正式一點。

達娜:吉爾,關掉店鋪的事可以交給你嗎?

吉爾:當然,不過這位沙發上的人形怎麼辦?我以為你來這裡是為了帶走你的同伴,M16。

M16A1:會有人處理她的,我只負責拍照留念。

史黛拉:我們該出發了,晚安,吉爾。

賽伊:晚安,我們下次見。

達娜:拜拜,吉爾,回去路上小心點。

M16A1:很高興遇見你,吉爾小姐。

順便你可以在HK416醒來後,告訴她我來過,那她一定會氣壞的。

吉爾:那我還是不那麼做了,這太危險了。

晚安了,各位,玩得愉快。

吉爾:……

接下來……我該收拾一下回去了……
這位HK416已經在這個沙發上躺了整整兩天沒人認領了,我們居然還沒收她的住宿費和酗酒後影響市容行為的罰款……
好吧……反正她睡得就像一個洋娃娃一樣……丟在這裡也不會有事……

吉爾:等等……我……為什麼這麼困……

我的大腦好像……不夠用了一樣……
我……
該死……我……
……
第7關卡

……

…………

???:盡情享受,此時此刻……

歡迎來到Valhalla……
……吉爾小姐。

吉爾:唔……

什麼……

???:晚上好,吉爾小姐。

吉爾:你是誰……

春田:我叫春田,Valhalla的調酒師。

吉爾小姐,你想好點什麼了嗎?

吉爾:呃……

這好像不太對……

???:抱歉,我來晚啦!

吉爾:什麼……

建築師:嗨!吉爾,我們又見面啦!

吉爾:你是誰……

我應該認識你嗎?

建築師:建築師,來自鐵血工造!

另一個你可能認得我,因為另一個安娜給我布置任務時,我去酒吧見過你還有吉蓮。
當然啦,那不是你認識的那個吉蓮,而是G28,你還醒著時遇到的那個大胸人形。

吉爾:你在說什麼?這裡是哪兒?

建築師:吉爾,你還記得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嗎?

吉爾:不記得……我是怎麼……

建築師:你當然會不記得!

因為這裡根本不存在!

吉爾:什麼?

建築師:嗨!春田,現在有胡蘿蔔嗎!

春田:現在沒有胡蘿蔔。

建築師:好吧,那我要一杯Mercury Blast!

春田:一杯Mercury Blast,請稍等。

春田:(我們的囚犯小姐要了一杯Mercury Blast。)

春田:請,一杯Mercury Blast。

建築師:哈!雖然不如胡蘿蔔!但還是有益健康!

吉爾:這酒看起來一點都不有益健康。

建築師:如果你不喜歡,那就是有益你的健康!

你喜歡健康嗎?

吉爾:我……我應該會喜歡健康吧?

建築師:不,你不喜歡。

你喜歡現在這樣,吉爾,一種沉淪的病態!

吉爾:……就我的生活來看,我確實不能說你完全錯了。

建築師:那你想過這個問題嗎,吉爾?

這個世上有很多可能性,你的人生,還有這個世界的命運,原本可以是另一個樣子!

建築師:而我確實去過另一個世界,吉爾。

我還遇到了另一個你,還有很多人。

吉爾:什麼?

建築師:那個世界要毀滅了,或者說它註定會毀滅,但你看起來比現在要精神多了。

吉爾:我想像不出來……

不過隨便吧,如果另一個世界有這麼一個我,那和我也是兩個完全不相干的個體。
和街上的任何一個路人一樣,遇見她只會令我嫉妒而已。

建築師:確實,你們會有一定聯繫,但本質上是完全兩個人。

你想過擁有另一段人生嗎?如果你知道她比你更幸福,你會想取代她嗎?

吉爾:我覺得不會這麼做。

先拋開由此可能帶來的法律問題,但我不該取代另一個人,那是那個人的生活……

建築師:那我們換個條件。

如果我可以讓你帶著你現在的記憶穿越回之前的一段時間,比如幾年前,你會願意嗎?

吉爾:那我他媽現在就要!

建築師:很遺憾,這只是個提問,而不是邀請。

所以為什麼你能接受取代過去的自己,而不是取代另一個世界的自己呢?

吉爾:你說的,我不是那個人,我不該干擾她的生活,這兩者根本不一樣。

建築師:得了吧,吉爾,你以為我們的聯繫是什麼?那就是互相打擾。

吉爾:那也不表示我適應那種生活。

也許這種幸福不是我想要的呢?也許我會把花瓶親手打碎呢?
我不配這些東西,我自己的生活都是一團亂,我只想糾正,不想完全重來。

春田:你看,和我說的一樣吧,建築師?

建築師:哈,這可不表示另一個吉爾也會這麼選。

春田:你還是承認吧,這就是吉爾。

趁一切還來得及,你應該快點行動。

吉爾:你們到底在商量什麼?你們一直在自顧自地說,總得有個人解釋這是怎麼一回事!

建築師:你要我坦白地說的話,吉爾,我現在對你解釋也沒用。

不僅我說的事情你不會懂,而且你一旦離開這裡,你的記憶就消失了。

吉爾:什麼?

建築師:我來這裡只是確認一件事,吉爾,無論另一個人的人生有多幸福,你都不會想去取代她對嗎?

吉爾:我已經把自己的生活攪得像一坨屎……我不想再弄髒別人的。

建築師:我會當作一個參考的,春田,我要去另一邊談談,剩下的交給你啦。

春田:拜託你了,建築師,別搞砸了……

你知道後果的,對吧?

建築師:我說過我沒安過壞心眼!你們放心吧,我哪兒也去不了。

吉爾,下次你就只能在留聲機里見到我嘍。
祝你好運,希望另一個吉爾和你想得一樣。

吉爾:什麼……

她走了。

春田:她趕時間,留給那個世界的時間不多了。

吉爾:所以……我被困在自己的酒吧里,一個黑不溜秋的人形跟我聊平行世界。

而另一個人形穿著我的制服站在我的位子上幹著我的工作,好像在挑釁我。

春田:我可沒有在挑釁你呀。

吉爾:那就是你的胸在挑釁我……

抱歉,這裡讓我有點煩躁……我能到外面抽個煙嗎?

春田:你打開門會發現外面什麼都沒有,吉爾,現在你哪兒也不能去,直到我說可以為止。

吉爾:那給我一杯Sparkle Star。

你站在我的位子上,總該知道該做什麼吧?

春田:但我沒做過這個,不過我可以試試看。

春田:(這邊的這一位吉爾小姐要了一杯Sparkle Star。)

Sparkle Star

吉爾:嗯……還不錯,你也許都跳過BTC培訓直接去上班了。
春田:謝謝誇獎,我只是按照內置的模塊去製作的。

非Sparkle Star

吉爾:哇哦,看起來你還有著叛逆的一面,春田小姐。
春田:我們相處的時間是很短暫的,我希望你能儘快了解我擅長的東西。

吉爾:所以……你們真的什麼都不講嗎?

春田:如果你真的想聽,我可以簡要地說說看。

雖然當你醒來後可能忘得一乾二淨,因為理論上,在這裡產生的神經觸動是不會留下記錄的。

吉爾:為什麼?

春田:因為這裡發生的一切,都和你的大腦與感官沒有關係。

事實上,你的意識被另一個世界的納米技術拖到了你的身體之外,進入了……更深層次的電子空間裡。

吉爾:你……你是說……我的靈魂出竅了?!

春田:有一些更加科學的解釋,不過以人類的角度理解,這樣也不算錯。

吉爾:那你們說的……取代另一個人是怎麼回事?

春田:吉爾小姐,你知道上傳大腦的技術嗎?

吉爾:我之前還和一些足夠特別的顧客聊過這個話題。

春田:如果上傳大腦是可能實現的,那麼下載大腦的技術呢?

吉爾:……

我好像明白了。
好吧,現在是21世紀七十年代了,我既然要照顧一群會說話的狗,那下載大腦覆蓋記憶也並不奇怪。
那這和我有什麼關係?你們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裡?

春田:吉爾小姐,你在前幾天灌醉了一個人形,記得嗎?

吉爾:關於那個,我很抱歉,你是為了這件事而來的嗎?

春田:是的,但是和你想的應該不太一樣。

那位人形在醉酒和納米機械的雙重作用下,不小心卷進了一些……「雜物」。
啊失禮了,「雜物」是建築師報告時用的措辭。
實際上,那是你的朋友,安娜•格雷姆。

吉爾:什麼……

呃……也許是事態太突然了,我最在意的居然是你們把她當我的朋友。

春田:這是建築師閱讀了安娜的記憶後得到的報告。

吉爾:好吧,我認了……

春田:安娜和醉酒人形的意識融合在一起,產生了一個新的電子空間。

通過自行運算,這個電子空間中已經發展出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和文明。

吉爾: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麼安娜呢?她會有危險嗎?

春田:不用擔心,吉爾小姐。

根據建築師的報告,隨著宿主人形的意識逐漸清醒,安娜也正在脫離這個世界。

吉爾:太好了……所以那個建築師,是你們的調查員嗎?

春田:事實上,是我們看管的犯人。

她之前在同夥銜尾蛇的技術支持下,傳送到了宿主人形的心智雲圖內。
我們派出一名人形通過電子戰追蹤她時,發現了這個奇妙的電子世界。
不過鑑於她對這個世界的深入了解,似乎也很願意配合我們的工作,所以我們與她合作,目標是拯救這個世界。

吉爾:拯救……世界?

春田:吉爾小姐,如果這個世界只是你熟睡時的一個夢,那你醒來會怎麼樣?

吉爾:我……我明白了。

那……怎麼去拯救這個世界呢?

春田:這需要看你的選擇了,吉爾小姐。

我只是按照指揮官的命令來到這裡,觀察這一切。

吉爾:選擇?這關我什麼事……

等等……
你剛才說……取代……下載……

():……當!當!當!

吉爾:這是什麼聲音?

春田:啊……灰姑娘的時間到了,我該下班了。

吉爾:哈……?

等等,春田,你的衣服。

春田:嗯,果然還是這件衣服比較適合我呢。

臨走之前,吉爾小姐,能給我一杯Sunshine Cloud嗎?

吉爾:什……

……
我什麼時候站在了吧檯上……

春田:拜託了,吉爾小姐。

吉爾:我……我知道了……

吉爾:(Sunshine Cloud,還真的很像這個人形會點的東西……)

Sunshine Cloud

春田:不愧是吉爾·斯汀雷才能做出來的飲料。
吉爾:別扯了,任何BTC培訓出來的人都會,甚至沒接受培訓的也可以。

非Sunshine Cloud

春田:你做了別的東西,不過……也不錯。
吉爾:我確定你會喜歡這個味道,這也是調酒師的工作之一。

春田:最後一個問題,吉爾小姐。

你能接受虛假的東西嗎?

吉爾:給你上那杯的酒里有各種真實原料的替代成分,連酒精都是假的。

但是它給你的醉意是真的,你因為醉意而產生的失控情緒也是真的。
而你因失控情緒而引發出的感情是真的……所以虛假的事物,其中也有真實的想法。
只要能觸動我真實的情感,我不在乎它是真是假。

春田:我的指揮官也說過……

雖然我是被人類製造出來的仿生人形,我的性格和喜好都是被事先……創作出來的。
但這其中一定也帶著某人真實的期望,所以,我們不該對自己的存在價值產生懷疑……
謝謝你,吉爾小姐……謝謝你們製造了我們。

吉爾:我只是說出了我和很多人類的想法。

說謝謝的人應該是我們,謝謝你們來到這個世界上,讓我們不必總是面對赤裸裸的狗屎現實。

春田:我很榮幸,這就是我們存在的意義。

接下來,這裡就完全交給你了,吉爾小姐。

吉爾:接下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你就沒有些建議嗎?

春田:……

抱歉, 我真的不知道。
我們下次見面時,由你來告訴我吧,作為回報,我會用咖啡招待你的。
那麼晚安了,吉爾小姐。

吉爾:晚安吧,希望還能見到你。

春田:你一定會的。

吉爾:……

她走了……
好吧……
讓我想想……今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有個來自格里芬的人形喝醉了,然後整個酒吧,還有整個世界全都亂套了……
我還被困在這個鬼地方……
接下來還會有誰來呢?不過無論是誰,都不可能比我今晚遇到的事態更混亂了。
該死……這比我上次招待的那群小狗還要糟糕……

???:晚上好……

吉爾:晚上好,歡迎來到——

臥了個……

???:嗨,吉爾。

……

???:我們……終於見面了。

第8關卡

……

???:……醒一醒。

喂,醒醒!

吉爾:唔……

什麼……
這裡是哪兒……

FN-57:看起來你自己也醉得不輕,這裡可是你的工作地點呢,酒保。

吉爾:哦……

盡情享受,此時此……
該死,不是這句,我怎麼了……

FN-57:你的夢還沒做完嗎?

吉爾:哦對,我記得……

…………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算了……
抱歉,我一定是睡著了,晚上好,歡迎來到Valhalla。

FN-57:我是格里芬的Five-seveN,這次拜訪是為了回收我的同事HK416。

吉爾:叫我朱……不,叫我吉爾就好。

看來你們的指揮官總算想起忘了什麼在這裡。

FN-57:嗯哼,其實我們只是想讓HK416能好好休息一次,清理緩存可是很花時間的。

HK416:唔……

FN-57:啊……我剛才啟動了喚醒程序,她現在已經醒過來了,只是還要幾分鐘來啟動全部模塊。

吉爾:那接下來……你就這麼等著?還是要來一杯?

FN-57:我看起來很輕浮嗎?

吉爾:什麼?不,我應該不這麼認為。

(我很想說「是」或者「不然呢」。)

FN-57:我不是不能喝酒,但是我不太喜歡和陌生人一起喝。

吉爾:57小姐,不是每個酒吧都是互灌酒精然後放飛自我的地方,至少你眼前的這一家不是。

FN-57:沙發上那個傢伙你要怎麼解釋。

吉爾:那是你們公司的問題。

來這裡的很多顧客都滴酒不沾,她們只是想找個地方付費閒聊而已。

FN-57:好吧,你看起來不太靠譜……但也不像是個壞人。

吉爾:(我不像個壞人……這位拿著手槍的顧客如此誇獎我。)

FN-57:我……唔……

我要一杯MoonBlast。

吉爾:你不來點無酒精的嗎?

FN-57:不了,我已經認識你了,我就要這個。

吉爾:好好,當然沒問題。

吉爾:(給這位57小姐上一杯MoonBlast,她應該不算討厭我。)

吉爾:一杯MoonBlast,請吧,57小姐。 FN-57:嗯…… 吉爾:感覺如何。 FN-57:哼哼,意外的還不錯。

FN-57:這杯看上去……不像MoonBlast。 吉爾:這是我為你訂製的飲料,嘗嘗看。 FN-57:哼哼,說得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樣……

唔……
好像確實不算太差嘛。

FN-57:這和我之前喝的酒感覺不太一樣,確實更像是飲料。

吉爾:57小姐,你之前都喝過什麼?

FN-57:一些乾澀的紅酒,我的隊長喜歡那些玩意,故作高雅。

吉爾:你應該只是不太習慣那種味道,它們流傳下來都是有原因的。

所以你看,這就是我們調酒師的工作,如果你只是想喝酒精,那沒必要來這種地方,只要在家喝易拉罐就可以了。

FN-57:你喜歡喝酒嗎,吉爾小姐?

吉爾:我就是後面那種人。

FN-57:你在工作中為別人調酒,然後回家喝罐裝啤酒?

吉爾:就像一個程式設計師不一定非要自己修電腦,或者一個義大利廚子想吃塔可,那他還是得去墨西哥餐廳,對吧?

我從事的工作,不一定能解決這個領域的全部問題,這只是個工作。

FN-57:真有意思,不過我身邊的不少同事也有這樣想法。

吉爾:你看起來倒是不像是那種人形。

FN-57:我只希望在我的領域裡做到足夠好,不被任何人打擾。

吉爾:你也有自己的意識,對吧?

FN-57:我不知道……我是被製造出來的,我不應該回應他們的期待嗎?

吉爾:如果都這麼想,世上就不會有叛逆的小孩子了。

社會在進步不就是因為有人不肯循規蹈矩嘛。

FN-57:哼哼,你好像說得我們下一步該統治地球一樣。

吉爾:在另一個時空里,誰料得到呢。

???:唔……57……

FN-57:嗚啊!你……你別突然從背後嚇我啊!

HK416:哦……

FN-57:真是的!你醒了嗎,感覺怎麼樣?

HK416:不怎麼樣……我夢到自己的腦袋裡被塞了個地球,雖然那個地球只有桌球那麼大。

FN-57:你這裡有讓人清醒的飲料嗎,給她弄一杯。

我們先去洗手間換身衣服,幸好指揮官要我帶了件備用的。

吉爾:沒問題,往這邊走。

吉爾:(給這位416小姐做一杯醒酒的飲料。)

吉爾:對,就是這個,Crevice Spike。

FN-57:我們回來了,就是這杯嗎?嘗嘗看,416。

HK416:唔……我感覺好一點了。

吉爾:不客氣,這杯算我請你的,畢竟是我灌醉的你。

(雖然是你自己非要喝下去的。)

HK416:所以能解釋一下嗎,為什麼我變成這個樣子了?

吉爾:你喝醉了,然後大喊著希望G28忘了自己。

HK416:該死……

FN-57:放心吧,我會保密的,這可是個勒索你的好機會。

吉爾:然後你還數落之前訓練中的小個子隊友和教官。

HK416:讓我想想……對,那是個潛入訓練,那些人彼此都不對付,搞得現場一團亂。

傑里科、Super-Shorty、MP5、海盜,還有那個吵死人的IDW……

吉爾:是這個順序,然後你開始一邊撕扯自己的衣服,一邊跳起了哈巴涅拉舞。

HK416:吉爾,你再說一個字,我就用子彈讓你的雙馬尾跳舞,她們肯定跳得比我好。

我們回去吧,57,我需要充個電。

FN-57:我之後會再來打聽的,吉爾小姐,我真的不知道416還會這一手。

吉爾:你們應該不會呆太久了吧?

FN-57:我們總有機會見面的,這個世界又不大。

對了,你介意我們的告別派對在這裡舉辦嗎?

吉爾:這得問我們BOSS的意見,等她回來我告訴她。

FN-57:她會答應嗎?

吉爾:我猜她會高興地原地做三個後空翻。

FN-57:很好,我會和指揮官商量這件事。

吉爾:我等著你們。

……

吉爾:……終於……又安靜下來了。

安娜:哈……這場夢夠久的。

吉爾:安娜!你去哪兒了?

安娜:哦?你在關心我嗎,Jo?

吉爾:我的表情看起來很興奮嗎?

安娜:比我預期的要冷漠一千倍。

吉爾:那比我預期中還熱情一萬倍,肯定是因為我今晚太無聊了。

安娜:我看出來了,那你想不想來點樂子?

吉爾:健康無害的那種?

安娜:我做了個夢,夢見你成了這間酒吧的老闆,而我成了毀滅世界的幽靈。

吉爾:什麼?

安娜:所以想聽一聽嗎?

這是關於你、我、還有世界末日的一場夢。

…………

……同一時間。

???:……

…………
我……
我沒有……
……消失?

……她掙扎著從休眠艙里坐了起來。

???:我的意識……不對……這是……心智雲圖?

為什麼我能理解這個……
我是個……人形?

……她推開了門,搖搖晃晃走到了室外。

???:這裡是什麼地方……

什麼人都沒有,我怎麼了?我們的世界……又怎麼了?

……漆黑的走廊中,她看到一個木門的背後在閃爍著溫暖的燈火。

???:我好像聽過這首歌……

……看來我沒有選擇。

……她走向了木門。

???:什……

???:晚上好,吉爾小姐。

我說過我們會再見面的。

???:你說我是……吉爾?

春田:或者我該叫你……朱莉安•斯汀雷?

吉爾:還是吉爾好了,我喜歡這個名字。

但是……你是誰?這裡又是哪裡?

春田:看來你確實失去了一部分記憶,但這說明我們的方法奏效了。

我們用現有的數據彌補了一些你雲圖中的記憶,並修正了一些這個時空做不到的技術……
副作用就是,這會讓你更接近另一個……吉爾•斯汀雷。

吉爾:另一個……我……我好像回想起來了。

春田:回到你的問題,我叫春田,是格里芬的雇員,也是這個咖啡廳的服務生。

歡迎來到格里芬安全承包商的基地,吉爾小姐。

吉爾:這裡……是真實的嗎?

春田:這很重要嗎?

也許這只是另一個夢,或者另一個虛構的故事。
但你現在安全了,你活了下來。

吉爾:這是……怎麼做到的?我記得末日到了,然後我……

春田:之前,我們的後勤官收到了一些奇怪的郵件。

那些郵件記錄著一些……好像是此時此地並不存在的東西,也許它來自未來的世界,也許是另一個時空。
總之,通過對建築師的追蹤,我們找到了你們的世界……

WA2000:然後我接受了任務,通過全新的電子戰模塊,進入了你們的世界。

吉爾:你是……?

WA2000:WA2000,格里芬的精英人形。

我在建築師的配合下,複製了整個世界的數據,並把它傳輸了回來。
一場不可思議的時空冒險,不過確實很有趣。

吉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謝謝你救了我。

WA2000:只是遵循指揮官給我的命令罷了。

吉爾:不過……得救的只有我一個人嗎?

春田:雖然還有很多沉睡的數據有待喚醒,不過……她剛才說過了,對吧?

我們複製的,是整個世界。

???:嘿,吉爾,你才醒過來嗎?

吉爾:什……

達娜:看來這個喚醒時間真的不適合你的生物鐘。

吉爾:達娜小姐……啊不對,BOSS……

達娜:你想叫什麼就叫什麼,你現在自由了。

SuperShorty:不得不說,突然沒有了地球計算機,我倒有點不知道該做什麼。

IDW:人家還是格里芬的人形呢!只要按指揮官的命令去做就好啦!

吉爾:屋裡一下子多了好多人!大家……大家都在這裡嗎?

傑里科:不然呢?你知道我們為了等這一刻在外面站了多久嗎?

阿爾瑪:我們也去看了新的工作環境,這裡已經迎接過了一次末日,我想正好適合我們。

多蘿西:哎呀……也不知道這裡會有什麼新工作等著我們呢?

賽伊:只要還是維護和平與秩序,那我覺得這裡是最適合我的。

吉爾:好吧,看來總會有一天連我也需要上戰場的……

史黛拉:別太擔心了,吉爾,雖然鐵血又成了敵人,不過這次我會試著溝通的。

G28:吉爾BOSS!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吉爾:謝謝你們……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眼前的一切,都是如此不可思議……

WA2000:我們也只是賭一賭運氣。

幸好,它真的奏效了,你們作為人形全部被喚醒,除了其中一位……

???:吉爾……

吉爾:這個聲音……

安娜:嗨,晚上好。

吉爾:安娜……

你好像變可愛了。

安娜:我的形象在那個世界的塑造時涉及涅托,那個現實中的危險敵人。

所以只能以這個形態被製造出來了,我覺得還不賴。
雖然不如完全的納米機械那麼方便,至少我有了個實體,能隨心所欲地跑到戶外。

吉爾:自由總是有代價的,至少我不用擔心你突然消失了。

春田:好了,大家都到齊了。

現在我們需要一個證明,來匯報給指揮官。

吉爾:怎麼證明。

WA2000:最古老的方式。

……

Super-Shorty:多蘿西,我們真的要擺這個手勢嗎……

多蘿西:祈禱愛與和平的新一天,這當然是必要的!

傑里科:你能把你的胳膊和胸部從我的脖子上放下來嗎,G28?

G28:這是我對吉爾BOSS虧欠你們的補償!

IDW:人家站在最中間?這樣真的合適嗎?

阿爾瑪:想想看吧,如果你這個頭再去別的地方,就只能拍到貓耳朵和尾巴了。

WA2000:為什麼我也要進來啊……我明明只是發射了幾顆子彈,還發了幾條社交照片而已。

史黛拉:這是你的前僱主——我的命令,不過說真的,我們真的要擺這個Pose嗎,賽伊?

賽伊:我早早就想試試了,反正這個世界之前沒人記得我們。

達娜:不過很快就會記住了,我已經迫不及待挑戰新的對手了,無論戰場的敵人還是摔跤手!

安娜:你們準備好了嗎?

吉爾,你們要說個「茄子」?還是就這樣讓我按下快門?

吉爾:讓我想想……反正我們現在有的是時間。

春田:我們的指揮官可是很著急的,猜猜這個基地一夜之間突然多了十個新人,最忙的人會是誰?

吉爾:這可不是我要關心的問題了。

安娜:我找到了!

……咔嚓!

吉爾:……

你幹了什麼,安娜?

安娜:拍到你不可一世的膨脹表情。

就是這個才適合你,對吧?

吉爾:你應該照顧一下其他人。

安娜:其他人已經等不及了。

達娜:我突然覺得,我們就像來到真正的英靈殿(Valhalla)一樣,這是一個重生的機會。

多蘿西:來,那就讓我們開始吧!慶祝喬遷到新世界的酒會!

吉爾:……

不可一世的膨脹表情……

安娜:難道不是嗎?

連世界末日都沒殺死你,你強大得像個蟲子一樣,你有理由膨脹。

吉爾:我只是走得比較遠而已啦。

無論我做了什麼選擇……命運都不是我自己能決定的。

安娜:這不就是樂趣所在嗎?

活下去不是你的義務,只是你的一個決定。
只要你做了決定,就總會遇到些轉機。

吉爾:伴隨著危機一起出現……

安娜,那絕對不是最後一次,而我永遠都不會習慣的……

安娜:你會害怕嗎?

吉爾:今晚不會,安娜,今晚我要好好珍惜。

安娜:那你需要適應新的環境了。

吉爾:晚上好,各位,歡迎來到格里芬。

調製飲料,改變人生……
讓我們盡情享受此時此刻吧。

少女前線 瓦爾哈拉——END

活動相關

(待補充)

外部連結與注釋

外部連結

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