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招募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一曲忠诚的赞歌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ctvdream4.jpg
此条目涉及政治或其他不中立甚至极端的内容,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我来编辑这个条目!
基本资料
用语名称 一曲忠诚的赞歌
其他表述 战争尚未结束
用语出处 HI-PDA论坛,原帖《当战争结束的时候一个士兵应该说什么》
相关条目 观海同志查水表美国其实并不存在Oo在下很大的一盘棋

一曲忠诚的赞歌是在本拉登被击毙后,在天涯论坛上出现的一个热门帖子的标题名。

简介

这是在本拉登被击毙后,在HI-PDA论坛的Discovery板块上出现的一个热门帖子,原名《当战争结束的时候一个士兵应该说什么》,作者里八神,说的就是沙县小吃与兰州拉面的JQ奸情麦当劳傍着肯德基,沙县小吃附近总有兰州拉面的身影。被大量转载。[1]

不过因为这帖子,沙县小吃确实红了一把,实际上也在宣传沙县小吃吧。

原文内容

我知道你们在找这个

FishingTitle.jpg
垂钓有风险,
上钩需谨慎!
请注意辨别以下内容是否属实。
当战争结束的时候一个士兵应该说什么

“战争结束了。”

沙县小吃的老板叼着一根烟,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眼神飘忽。一口烟从他口中爬出来。

我感到不快。

当时我要了一笼包子,一个大份馄饨,吃的很开心,准备再要一只鸡腿,其实我更想吃大排套餐里的大排,但是不知道那个是否能单卖,我正在心中酝酿措辞。这个中年人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一个单独吃饭吃的面带笑容的顾客面前,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而且抽着烟。

“什么战争?另外,大排套餐里的大排单卖么?”我耐着性子问。

他起身去厨房,端来一口锅,满满全是卤味。蛋,豆干,鸡腿,大排。

“你这是……?”我问。

“随便吃,不要钱,如果你要白饭的话我去添。”

他递给我一只大勺,“听我说说话,我心里有话,一切都结束了,我得说一说。”

这很合算。我点头。

“你看,”他手指不远处。一家兰州拉面馆,老板和几个伙计坐在门口的一张桌子上,各自手里捏着一把扑克牌。

“他们在干吗?”

“打牌,”我在锅里寻找一颗卤得较久比较入味的卤蛋。

“不,仔细看。”他面带一种讥诮。

我停下筷子,仔细观察。他们手捏一把扑克牌,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动一动,表情麻木,彼此之间沉默不语。

“彷徨。”他轻敲桌子,“我理解这种感受。”我不理会他,夹开一颗卤蛋,汁水四溢。

“你知道么?本·拉登死了。”他好像在告诉我一个秘密一样。

“嗯嗯……。”我口含一颗卤蛋,含糊答应,蛋黄噎住了我的嘴。

“所以,战争结束了。It's over. 他们输了,我们赢了,”他表情悲戚。

“但有一点一样,从明天起,我们同样是是失牧的羔羊了。”

我重新端详这个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种潮汕地区人民特有的质朴之气。

“老板你是不是最近生意做得不顺?”我问。你脑子坏了吗?你馄饨包傻了吗?你卤汤中毒了吗?

“你见过工商来这里收钱么?”他问。

“似乎是没有。”

“你见过混混来搅事么?”他问。

“好像是也没有。”

他俯起身子贴近我,在我耳边很深沉的说。“因为我是安全部的。”

我再次端详这个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种铁血论坛的伟大使命感。

“哈?”我说。你老母的。“我不是开小吃店的。我是一名情报人员。”

他翘起二郎腿,坚毅,目视远方。

“哈?”我说。

“沙县小吃不是为了挣钱才开遍全国的,是为了应对伊斯兰极端势力通过他们渗入中国内陆城市,才特设的特别行动机构,隶属于安全部第九局。”他说。

“他们?”我骇到了。

他手一扬。

“兰州拉面?”我扭头看。

“不只。”他左右张望。

“还有吴忠小吃,新疆大盘鸡……”

“不是吧。”我回头看兰州拉面,经常在那里吃饭。

“比你想象的更黑暗。”

“叼啦!哪里有这么多钱搞这么多人。”

“中东很多富豪的。”他说。

“不是,我说这么多家沙县小吃……”

“交过税么?”他问。

“你这不是屁话么?”

“房价高么?”他问。

“抽你了啊。”

“那么多税,年年创新高,那么多地,每天新地王。”他停顿一下,给我思考的时间。

“钱到哪里去了?”

“咦,难道不是被吃喝贪掉了么?”

“放屁!”他跳起来,根根青筋凸起,好像要拿大耳光抽我。

“我们的官员为此背负多少骂名!”

“你的意思是说,”我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是的。”他环指整家店面,“情报机构。国家的盾牌。”

“你听说过五千亿维稳经费么?”他问。

“听说过。”

“实际投入的钱十倍都不止!”

他慷慨激昂。

“中国根本就没有贪官!”

“没有贪官?”

“一个都没有!”

“那么?”

“都是幌子!迷惑国际敌对势力!”他说,“你看到那些肠肥脑满的官员……”

“是幌子?”

“忍辱负重。他们为国家付出很多。”他表情深沉。

“你设想一下。”他循循善诱,“如果我们一分钱都没有大吃大喝,一分钱都没有被贪污,官员只是装出无能和贪婪的样子,让国际上以为我们的财力都被内耗了……”

“我的天!”我震惊了。被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屋里一片寂静,两个人相视无语。

“中央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周身放出强国社区的盛大光芒来,好刺眼!

“我们已经近乎全能了。”他骄傲的说。

“不是吧……”

“哼,本·拉登死了,你知道么?”

“你刚才问过了,我知道……”我忽然停住,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位置是我们提供的。”他故作轻快的说。

“我的天!”再一次震惊,“这么说是沙县小吃除掉了本·拉登!”

“不,”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准确的说,这个情报是由绝味鸭脖截获到的,总参二部的,但我们是同一个旗帜下的战友。如果你买鸭脖的时候用内部暗号‘一曲忠诚的赞歌’,还能有八折……”

“甘撒热血谱春秋。”

他站起来,激动的用唱腔诵道。然后他面露颓唐之色,重重的坐下来。

“怎么了?”我问。

“一切都结束了。”他沉痛的说。

“本·拉登死了,基地组织全面撤出中国,沙县小吃即将撤编了。”

“我并不憎恨本·拉登,他也是一个有理想,为了信仰奉献一生的人。”

他喃喃的说。“但是这是上头的意思,我们和美国做了一笔肮脏的交易。”

“我将要离去,这个工作了许多年的岗位。”

他猛抽烟。“我见过许多你们难以置信的景象。天麻猪脑汤的雾气中,浮动着所有悲喜与沉默,一只猪的前世今生。咀嚼乳鸽时,世界会颠倒下来,你飞速的坠向天空。一头扎进蒸熟的灿米,你看见白色的广袤世界中闪动着美丽的南方。”

“而这一切都将归于湮灭,就像在肉馅中消融的一片葱花。”

“离开的时刻到了。”他捂着脸,我从他的指缝中看到一片黑暗的泪水。

当他再度站起来,那个坚毅的情报人员消失了,他重新变成了一个沙县小吃的老板,微黑,沿海五官,漫不经心的收拾着碗碟。

“你走吧,不要告诉任何人。”他说。

若干天之后,我又经过那条街,没有了沙县小吃也没有了兰州拉面,小贩们窃窃私语,其中有多少暗流正在涌动?我不知道,但失去了沙县和兰州的这条街,正变得陌生而失去灵魂。

但我意外的市中心的大娘水饺又看到了他。的确是他,穿着服务员的制服招徕客人。

我万分激动,上前招呼他,“找了新工作了?”他目光游移,并不理我,向一个方向稍一颔首。

我向他指的方向看去,一家肯德基的门店经理正冷冷的隔着玻璃注视着这边。

“战争尚未结束。”他擦过我身边低声说。 IS即将建立,我们要准备迎接新的挑战。

“一曲忠诚的赞歌。”我低声回应。

网络修改版

雅克的超歼星炮

修改者:@雅克的超歼星炮[ЯК-9T]

“战争结束了。”

雅克夫列夫局的总设计师,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雅克夫列夫同志拿着瓶伏特加,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眼神飘忽。

一口伏特加下肚。

我感到不快。

当时我要了一对雅克-9P的新起落架,一副变距桨,价格挺不错,准备再要个新座舱盖,其实我更想要雅克-9UT的N-37来装进我雅克-9P的发动机轴里——部队不知为何停止给P型换装37炮了,但是不知道那个炮是否能单卖,我正在心中酝酿措辞。

这个中年人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一个正在采购零件的面带笑容的顾客面前,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而且拿着瓶伏特加。

“什么战争?另外,雅克-9UT里的N-37机炮单卖么?”我耐着性子问。

他起身去机库,开来辆拖拉机,满满全是机油味。后面的拖车上放着机炮,高爆弹,穿甲弹,还有架崭新的雅克-9UT。

“你这是……?”我问。

“这架雅克-9UT你拖走,不要钱,如果你要加油的话我去把油罐车开来。”

他递给我拖拉机的钥匙,“听我说说话,我心里有话,一切都结束了,我得说一说。”

这很合算。我点头。

“你看,”他手指不远处。一间拉沃奇金设计局的工厂,设计师和几个技术人员坐在门口的一张桌子上,各自手里捏着一把扑克牌。

“他们在干吗?”

“打牌。”我在一条12.7毫米弹链里寻找着金属陶瓷穿甲弹。

“不,仔细看。”他面带一种讥诮。

我放下弹链,仔细观察。他们手捏一把扑克牌,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动一动,表情麻木,彼此之间沉默不语。

“彷徨。”他轻敲桌子,“我理解这种感受。”

我不理会他,从弹链里抽出一枚12.7x108。

“你知道么?阿道夫·希特勒死了。”他好像在告诉我一个秘密一样。

“嗯嗯……。”我拿着枚API(c),含糊答应,火药味有点呛人。

“所以,战争结束了。 Это конец. 他们输了,我们赢了,”他表情悲戚。

“但有一点一样,从明天起,我们同样是是失牧的羔羊了。”

我重新端详这个总设计师,眼神茫然,长相看起来绝对是苏联本土人,而且有一种莫斯科人特有的气质。

“同志你是不是最近生意做得不顺?”我问。你脑子坏了吗?你往雅克-9发动机轴里塞大炮塞傻了吗?你特么尾气中毒了吗?

“你见过中央来这里收钱么?”他问。

“似乎是没有。”

“你见过民兵,混混什么的来我们雅克夫列夫工厂搅事么?”他问。

“好像是也没有。”

他俯起身子贴近我,在我耳边很深沉的说。

“因为我是克格勃的。”

我再次端详这个雅克夫列夫设计局的总设计师,眼神茫然,莫斯科人,但谈吐中却有一种中央集团军的伟大使命感。

“哈?”我说。

你大爷的开什么玩笑。

“我不是设计飞机的。我是一名情报人员。”

他翘起二郎腿,坚毅,目视远方。

“哈?”我说。

“雅克夫列夫设计局的工厂不是为了挣钱才开遍全苏联的,是为了应对德国人的设计通过红军缴获的德军战机渗入大大小小的苏联设计局来从内部瓦解我们的航空工业,才特设的特别行动机构,隶属于克格勃第九局。”他说。

“他们?”我骇到了。

他手一扬。

“拉沃奇金设计局?”我扭头看。

“不只。”他左右张望。“还有伊留申,苏霍伊……”

“不是吧。”我回头看了看拉沃奇金的工厂,经常在那里买小配件。

“比你想象的更黑暗。”

“叼啦!哪里有这么多钱搞这么多人。”

“莫斯科很多富豪的。”他说。

“不是,我说这么多家雅克的工厂……”

“交过税么?”他问。

“你这不是屁话么?”

“飞机造价高么?”他问。

“我抽你了啊。”

“那么多税,年年创新高,那么多飞机,每天新造价。”他停顿一下,给我思考的时间。“钱到哪里去了?”

“咦,难道不是被拿去给设计师们买伏特加了么?”

“放屁!”他跳起来,根根青筋凸起,好像要拿大耳光抽我。“我们的设计师们为此背负多少骂名!”

“你的意思是说,”我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是的。”他环指整家雅克工厂,“情报机构。国家的盾牌。”

“你听说过五千亿设计局维稳经费么?”他问。

“听说过。”

“实际投入的钱十倍都不止!”他慷慨激昂。“苏维埃根本就没有贪官!”

“没有贪官?”

“一个都没有!”

“那么?”

“都是幌子!迷惑国际敌对势力!”他说,“你看到那些整天喝伏特加的官员和总设计师……”

“是幌子?”

“忍辱负重。他们为国家付出很多。”他表情深沉。

“你设想一下。”他循循善诱,“如果我们一分钱都没有大吃大喝,一分钱都没有被贪污,官员只是装出无能和贪婪的样子,让国际上以为我们设计局的财力都被内耗了……”

“我的天!”我震惊了。被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厂房一片寂静,两个人相视无语。

“克里姆林宫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周身放出镰刀锤子的光芒来,好刺眼!

“我们已经近乎全能了。”他骄傲的说。

“不是吧……”

“哼,元首死了,你知道么?”

“你刚才问过了,我知道……”我忽然停住,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柏林及周边的局势是我们的雅克-9P战斗侦察机提供的。”他故作轻快的说。

“我的天!”我再一次震惊,“这么说是雅克夫列夫设计局的飞机带头除掉了阿道夫·希特勒!”

“不,”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准确的说,这个情报是由米格局截获到的,当时他们击落了架德军运输机,搞到了些文件,后来这些文件让我们的侦察机带着红军打进了帝国大厦,元首自杀了。米格局是总参二部的,但我们是同一个旗帜下的战友。如果你买米格战机的时候用内部暗号‘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还能有八折……”

“河上飘着柔漫的轻纱。”

他站起来,激动的唱道。然后他面露颓唐之色,重重的坐下来。

“怎么了?”我问。

“一切都结束了。”他沉痛的说。

“元首死了,纳粹全面倒台,雅克夫列夫航空器设计局即将倒闭了。”

“我并不憎恨阿道夫·希特勒,他也是一个有理想,为了信仰奉献一生的人。”

他喃喃的说。

“但是这是上头的意思,我们和美国那边的飞行器公司还有西伯利亚地区的几个挖土豆以及酿伏特加的工厂做了一笔肮脏的交易。”

“我将要离去,这个工作了许多年的岗位。”

他猛的喝了口伏特加。

“我见过许多你们难以置信的景象。努德曼机炮的硝烟中,浮动着所有悲喜与沉默,一枚HEF高爆破片弹的前世今生。试飞各种机动时,世界会颠倒下来,你飞速的坠向天空。一头扎进连绵的云朵,你看见白色的广袤世界中闪动着美丽的南方。”

“而这一切都将归于湮灭,就像在夜空中消逝的一枚穿甲曳光弹。”

“离开的时刻到了。”他捂着脸,我从他的指缝中看到一片黑暗的泪水。

当他再度站起来,那个坚毅的情报人员消失了,他重新变成了雅克夫列夫局的设计师,眼神茫然,莫斯科人,漫不经心的收拾着设计图。

“你走吧,不要告诉任何人。”他说。

若干天之后,我又经过旧厂区的那条街,没有了雅克夫列夫也没有了拉沃奇金,军火贩子们窃窃私语,其中有多少暗流正在涌动?我不知道,但失去了雅克和拉的这条街,正变得陌生而失去灵魂。

但我意外的市郊的米格厂区又看到了他。的确是他,穿着工人的制服搬着零件。

我万分激动,上前招呼他,“找了新工作了?”

他目光游移,并不理我,向一个方向稍一颔首。

我向他指的方向看去,隔壁苏霍伊的一名设计师正冷冷的隔着厂房玻璃注视着这边。

“战争尚未结束。”

他擦过我身边低声说。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我低声回应。

网络修改版2

酷安版

原作:酷安网@BearChild

“战争结束了。” 酷安的小编拿着一张表格,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眼神飘忽。一条条磁力链从表格上映在他的眼睛里。

我感到不快。

当时我下了一个启动器,一个微信防撤回插件,玩的很开心,准备再下一个浏览器,其实我更想下载百度云,但是不知道那个是否有破解版,我正在心中酝酿措辞。 这个中年人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一个单独搞机的面带笑容的顾客面前,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而且像是要开车。

“什么战争?另外,百度云有破解版吗?”我耐着性子问。

他起身去后台,给我一个网盘账号,满满全是破解和修改版。百度云,QQ,360。

“你这是……?”我问。

“随便下,不要钱,如果你要其他的话我去找。”

他把密码告诉我,然后说,“听我说说话,我心里有话,一切都结束了,我得说一说。”

这很合算。我点头。

“你看,”他手指不远处。一个安卓应用汉化组,几个程序猿在撸代码。

“他们在干吗?”

“汉化,”我在网盘里找MCSM(我的世界故事模式)破解版。

“不,仔细看。”他面带一种讥诮。

我停下鼠标,仔细观察。他们手放在键盘上,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动一动,表情麻木,彼此之间沉默不语。

“彷徨。”他轻敲桌子,“我理解这种感受。”我不理会他,打开下一个文件夹。

“你知道么?史蒂夫·乔布斯死了。”他好像在告诉我一个秘密一样。

“嗯嗯……。”我正在转存到自己的网盘,无暇顾及他的言语。

“所以,战争结束了。It's over. 他们输了,我们赢了,”他表情悲戚。

“但有一点一样,从明天起,我们同样是是失牧的羔羊了。”

我重新端详这个小编,微白,五官端正,有一种IT行业的特有气息。

“小编你是不是最近生意做得不顺?”我问。你脑子坏了吗?你手机玩傻了吗?你下种子中毒了吗?

“你见过CNNIC来这里收钱么?”他问。

“似乎是没有。”

“你见过版权商来搅事么?”他问。

“好像是也没有。”

他俯起身子贴近我,在我耳边很深沉的说。“因为我是安全部的。”

我重新端详这个小编,微污,五官端正,有一种战略忽悠局的伟大使命感。

“哈?”我说。你老母的。“我不是开应用商店的。我是一名情报人员。”

他翘起二郎腿,坚毅,目视远方。

“哈?”我说。

“酷安不是为了挣钱才开遍全网的,是为了应对iOS势力通过他们渗入中国内陆城市,才特设的特别行动机构,隶属于安全部第九局。 “iOS很封闭,我们无法很好的收集用户的情报。所以我们要打垮iOS”他说。

“他们?”我骇到了。

他手一扬。

“豌豆荚?”我扭头看。

“不只。”他左右张望。

“还有少数派,手机乐园……”

“不是吧。”我回头看少数派,经常在那里找应用。

“比你想象的更黑暗。”

“叼啦!哪里有这么多钱搞这么多网站。”

“Google很有钱的。”他说。

“不是,我说这么多家应用商店……”

“手机内存少么?”他问。

“你这不是屁话么?”

“国产应用烂么?”他问。

“抽你了啊。”

“那么多内存,一代更比一代高,那么多应用,一个更比一个烂。”他停顿一下,给我思考的时间。

“良心应用到哪里去了?”

“咦,难道不是被国内的应用环境破坏了么?”

“放屁!”他跳起来,根根青筋凸起,好像要拿大耳光抽我。

“我们的程序猿为此背负多少骂名!”

“你的意思是说,”我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是的。”他环指整家商店,“情报机构。安卓的盾牌。”

“你听说过143万个app么?”他问。

“听说过。”

“实际投入的app十倍都不止!”

他慷慨激昂。

“中国根本就没有流氓应用!”

“没有毒瘤?”

“一个都没有!”

“那么?”

“都是幌子!迷惑敌对系统开发商!”他说,“你看到那些丧尽天良的程序猿……”

“是幌子?”

“忍辱负重。他们为安卓付出很多。”他表情深沉。

“你设想一下。”他循循善诱,“如果我们一分钱都没赚到,一比特内存都没有被占用,程序猿只是装出无能和贪婪的样子,让网络上以为我们的技术下降了……”

“我的天!”我震惊了。被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屋里一片寂静,两个人相视无语。

“Google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周身放出Google信仰的盛大光芒来,好刺眼!

“我们已经近乎全能了。”他骄傲的说。

“不是吧……”

“哼,史蒂夫·乔布斯死了,你知道么?”

“你刚才问过了,我知道……”我忽然停住,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位置是我们提供的。”他故作轻快的说。

“我的天!”再一次震惊,“这么说是酷安除掉了史蒂夫·乔布斯!”

“不,”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准确的说,这个情报是由豌豆荚截获到的,商业调研部的,但我们是同一个旗帜下的战友。如果你下应用的时候用内部暗号‘八百污兵奔北坡’,还能有八折……”

“北坡污编并排跑。”

他站起来,激动的用唱腔诵道。然后他面露颓唐之色,重重的坐下来。

“怎么了?”我问。

“一切都结束了。”他沉痛的说。 “史蒂夫·乔布斯死了,Google Play全面进军中国,酷安即将改版了。”

“我并不憎恨史蒂夫·乔布斯,他也是一个有理想,为了信仰奉献一生的人。”

他喃喃的说。“但是这是上头的意思,我们和Google做了一笔肮脏的交易。”

“我将要离去,这个工作了许多年的岗位。” 他猛的给我那张有磁力链的纸。 “我见过许多你们难以置信的景象。IPv4与v6的交错中,浮动着所有悲喜与沉默,一个互联网的前世今生。下载种子时,世界会颠倒下来,你飞速的坠向天空。 “一头扎进新鲜上架的应用,你看见白色的广袤世界中闪动着美丽的BUG。”

“而这一切都将归于湮灭,就像在酷安中的毒瘤一样。”

“离开的时刻到了。”他捂着脸,我从他的指缝中看到一片黑暗的泪水。

当他再度站起来,那个坚毅的情报人员消失了,他重新变成了酷安网的小编,微污,五官端正,漫不经心的准备开车。

“你走吧,不要告诉任何人。”他说。

若干天之后,我又想水酷安了,没有了酷安也没有了手机乐园,氨基们窃窃私语,其中有多少暗流正在涌动? 我不知道,但失去了酷安和乐园的这个互联网,正变得陌生而失去灵魂。

但我意外在酷安6.0上又看到了他。的确是他,在评论区准备开车。

我万分激动,上前招呼他,“找了新工作了?”他目光游移,并不理我,向一个方向稍一颔首。

我向他指的方向看去,GG助手的小编正冷冷的隔着玻璃注视着这边。

“战争尚未结束。”他擦过我身边低声说。 WP即将崛起,我们要准备迎接新的挑战。

“八百污兵奔北坡。”我低声回应。

星际争霸:完结献礼

当战争结束的时候一名陆战队员应该说什么

“战争结束了。”

布巴烧烤店的老板叼着一根烟,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眼神飘忽。一口烟从他口中爬出来。

我感到不快。

当时我要了五串乌萨拉肉串,三串骨肉相连,吃得很开心,准备再要几串这店的特产刺蛇肉,其实我更想吃大排套餐里的大排,但是不知道那个是否能单卖,我正在心中酝酿措辞。这个中年人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一个单独吃饭吃的面带笑容的顾客面前,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而 且抽着烟。

“什么战争?另外,大排套餐里的大排单卖么?”我耐着性子问。

他起身去厨房,端来一个炉一盒肉,满满全是剔除酸液囊的异虫肉香。煮卡拉蛋,乌萨拉肉串,以及蟑螂肋排。

“你这是……?”我问。

“随便吃,不要钱,如果你要白饭的话我去添。”

他递给我一块刚烤好的蟑螂肋排,“听我说说话,我心里有话,一切都结束了,我得说一说,这个故事值得每一个人去听。”

这很合算。我点头。

“你看,”他手指不远处。一家同为布巴餐饮旗下的拉面馆,老板和几个伙计坐在门口的一张桌子上,各自手里捏着一把扑克牌。

“他们在干吗?”

“打牌,”我在寻找这块恰到好处的肋排如何下口。

“不,仔细看。”他面带一种讥诮。

我停下刀叉,仔细观察。他们手捏一把扑克牌,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动一动,表情麻木,彼此之间沉默不语。

“那是经历过那件事的人所遗留的病痛。”他轻敲桌子,“我理解这种感受。”我不理会他,一口咬下一小块,肉香四溢。

“你知道么?埃蒙死了。”他好像在告诉我一个秘密一样。

“嗯嗯……。”我口含一快蟑螂排,含糊答应,香嫩的口感噎住了我的嘴。

“所以,战争结束了。没有他们所容身的地方。他们心中的黑暗输了,团结一心的我们赢了,”他表情悲戚。

“但有一点一样,从明天起,我们同样是迷失者,这颗繁荣的星球也不需要什么牛仔来烤肉。”

我重新端详这个老板,乱糟糟的头发和仿佛没有光芒的眼神,有一种玛萨拉的酒鬼的感觉。

“老板你是不是最近生意做得不顺?”我问。你脑子坏了吗?你烤肉烤笨了吗?你被蟑螂喷了一口吗?

“你见过官员来这里收钱么?”他问。

“似乎是没有。”

“你见过混混来搅事么?”他问。

“好像是也没有。”

他俯起身子贴近我,在我耳边很深沉的说。“因为我带领过一群乌合之众。”

我重新端详这个老板,无光的眼神和乱糟糟的头发,有一种经历了许多但没有一件事让他放弃的坚韧。

“哈?”我说。你TM的。“我不是开小吃店的。我是一名普通的牛仔。”

他翘起二郎腿,坚毅,目视远方。

“哈?”我说。

“布巴餐饮不是为了挣钱才开遍帝国整个星域的,是为了应对埃蒙的黑暗所设立的帝国哨站。隶属于军方第九机构。”他说。

“他们?”我骇到了。

他手一扬。

“那些同样是布巴的拉面馆?”我扭头看。

“不只。”他左右张望。

“还有米拉舰船中介,乔萨拉的餐饮联盟,尤摩扬的馆藏武器店……”

“不是吧。”我回头看那一家有乔萨拉标志的牛肉馆,经常在那里吃饭。

“这里的每一位伙计都有他们的故事。”

“维勒安元首有在这方面花过钱?”

“亡人港和星灵都援助过帝国,也包括虫群,他们也在那场战争中支援过我们。”

“不是,我说这么多家餐饮,军械库和租船的……”

“交过税么?”他问。

“你这不是屁话么?”

“房价高么?”他问。

“抽你了啊。”

“那么多税,年年创新高,那么多地,每天新地王。”他停顿一下,给我思考的时间。

“钱到哪里去了?”

“咦,难道不是被某些党派吃喝贪掉了么?”

“放屁!”他跳起来,根根青筋凸起,好像要拿大耳光抽我。

“那么多勇敢的人!”

“你的意思是说,”我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是的。”他环指整家店面,“帝国军队将最可怕的东西抵在外面。”

“你听说过那次紧急扩军招兵么?”他问。

“听说过。”

“实际投入的钱十倍都不止!”

他慷慨激昂。

“那些党派早就完蛋了!”

“没有贪官?”

“一个都没有!”

“那么?”

“都是幌子!迷惑那个黑暗的神!”他说,“你看到那些肠肥脑满的官员……”

“是幌子?”

“忍辱负重。他们为国家付出很多。”他表情深沉。

“你设想一下。”他循循善诱,“如果我们一分钱都没有大吃大喝,一分钱都没有被贪污,官员只是装出无能和贪婪的样子,让所有人都以为帝国的财力都被内耗了……”

“我的天!”我震惊了。被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屋里一片寂静,两个人相视无语。

“那场战争我们豪赌。”他周身放出那股开拓精神的盛大光芒来,好刺眼!

“我们以最惨痛的代价赢得了胜利。”他骄傲的说。

“不是吧……”

“哼,埃蒙死了,你知道么?”

“你刚才问过了,我知道……”我忽然停住,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我们进入了虚空。”他故作轻快的说。

“我的天!”再一次震惊,“这么说是布巴餐饮除掉了埃蒙!”

“不,”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准确的说,作战兵团主力是达拉姆星灵和凯瑞甘的虫群。但我们是同一个旗帜下的战友。如果你到有星灵店员的布巴餐饮吃饭,用内部暗号“命运不是上天注定”还能有八折……”

他站起来,取下墙上的吉他奏了一曲自由之翼。然后他面露颓唐之色,重重的坐下来。

“怎么了?”我问。

“一切都结束了。”他的表情如释重负。

“埃蒙死了,新的萨尔那加继续了无尽轮回,军方交给麦特,牛仔也有退休的时候。”

“我并不憎恨那一位萨尔那加,他也是一个合格的萨尔那加,虽然我们无法理解。”

他喃喃的说。“埃蒙的词典里面没有自由二字,也没有生存二字,他想杀光我们,我们就要迎头痛击。”

“牛仔要去演好戏了。”

他猛抽烟。“我见过许多你们无法想象的场面。食用瓦斯燃烧的雾气中,浮动着所有悲喜与沉默,一头猪的前世今生。如果主宰不死,世界会颠倒下来,你飞速的坠向深渊。一头扎进浓烈的地嗪,你会看见永恒的黑暗,没有任何的光芒。”

“而这一切都会归于湮灭,就像你吃的肋排中的毒囊。埃蒙视生命为肋排中的毒囊。”

“离开的时刻到了。”他捂着脸,我从他的指缝中看到一片不舍的泪水。

当他再度站起来,那位不输于沃菲尔德将军的帝国元帅消失了,他重新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玛萨拉警长,无光的眼神和乱糟糟的头发,漫不经心的收拾着碗碟。

“你走吧,宇宙得救了。”他说。

若干天之后,我又经过那条街,没有了布巴也没有了乔萨拉,摆地摊的小贩们窃窃私语,其中有多少人失去了意义?我不知道,但失去了布巴和乔萨拉的这条街,正变得陌生而失去灵魂。

但我意外的市中心的王氏水饺又看到了他。的确是他,穿着服务员的制服招徕客人。

我万分激动,上前招呼他,“找了新工作了?”他目光游移,并不理我,向一个方向稍一颔首。

我向他指的方向看去,一个表情怪异的人蹲在大街角落,地板微微呈现紫色。

“来吧,好戏开场了。”他擦过我身边低声说。

“命运不是上天注定。”我低声回应。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