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舰队Collection:厌战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萌娘百科舰队Collection板块仍在建设中,欢迎您参与编辑词条!为了您更好地参与到编辑中来,请阅读舰队Collection/编辑指引
萌娘百科舰娘编辑组正在建设中,欢迎有爱的你加入:讨论群 468804768 编辑群 538916753(入群请注明萌百ID并务必严格遵守群公告)

2019年2月27日更新:
实装了战列舰陆奥的改二形态,本次改造需极高的练度并消耗1张改装设计图。改二后陆奥将获得与长门改二相同的执行特殊炮击的能力。此外还可搭载WG42火箭弹Ka号观测机特二式内火艇
情人节限定任务群将会在本次维护后正式下线,但是“比睿の出击”任务将作为永久任务不会下线,同时特殊道具“节分の豆”在本次维护后也将清除,同时与“情人节mode”相关的期间限定立绘和语音也将会下线。
开始实装“女儿节mode”限定立绘和语音,此外还实装了福江对马的新“女儿节mode”限定立绘,同时吹雪三隈夕云也实装了新的“早春私服”立绘,部分舰娘也将实装新的“女儿节/早春”相关语音。
实装了和陆奥改二有关的新任务,并且调整了任务出击海域中中部北海域孔雀岛近海(6-4)的带路要求,此外还开放了海防舰福江对马通常海域的期间限定掉落!提督们可以在西南诸岛海域与海防舰们邂逅。
开放了改修工厂对三式弹三式弹改41cm连装炮改二的改修,并对“梯形阵”进行强化,提升此阵的昼战炮击伤害(雷击不变)以及夜战回避能力。实装与早春有关的新家具,部分作战海域的bgm进行了调整。
舰队logo.png
Belli dura despicio / I Despise the Hard Knocks of War 「我蔑視戰爭的艱辛!」
60362206 p0.jpg
作者:かとろく
Pixiv ID:60362206
基本资料
本名 厌战(Warspite)
别号 可敬的老女士Grand Old Lady
奶奶(Grandma),スパ子
萌点 外国人女王/英国淑女
公主辫,束身衣,裸肩,
吊带袜恨天高,红茶党,
流利英文,字正腔圆不良于行(?)
发色 金发
瞳色 蓝瞳
声优 内田秀
舰种 战舰
动工 1912年10月31日
下水 1913年11月26日
竣工 1915年3月8日
服役 1915年3月8日
结局 1947年退役后拆解
除籍 1947年年
出身地区 英国德文波特皇家海军造船厂
活动范围 全球
所属团体 RN(英国皇家海军)
个人状态 退役拆解
亲属或相关人
英语组(伪)金刚(也算半个同乡),衣阿华萨拉托加皇家方舟
茶党:金刚姐妹,凤翔白雪浦波 (咖啡党竞争对手:齐柏林
手下败将:扎拉波拉
相关图片

厌战是角川游戏所开发的卡牌类网页游戏舰队Collection》(艦隊これくしょん -艦これ-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历史原型

厌战(HMS Warspite.03)是隶属于英国皇家海军的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2号舰。自从1915年下水以来,为皇家海军服役超过三十多年,历经两次世界大战,转战于北海、地中海与印度洋等地,多次担当旗舰且战功累累,至今仍被视为皇家海军最负盛名的传奇战舰。因为安德鲁·坎宁安海军上将的赞誉和诸多海兵的尊敬,而拥有「可敬的老女士」这个绰号。

厌战的第一次战役为1916年日德兰海战,此战中厌战号在试图避开姊妹舰勇士号以及马来亚号的过程中,左舷动力舱遭到炮弹击中导致舵卡死,只能原地打转。此举吸引了德国舰队的注意,并意外拯救了受伤的装甲巡洋舰武士号。此战中厌战号共计遭德战舰主炮击中15次,受损严重必须回厂大修,且此后一生都为操舵问题所苦。之后的厌战号又因意外频传,长期出入修船场而并无过多建树,平淡的度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数年。

但来到了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德再次敌对,完成近代化改装的厌战号也重披战袍,再度驰骋于北海猎杀宿敌德国海军舰队。在第二次纳尔维克战役中厌战号作舰队旗舰围剿9艘德国Z级驱逐舰,取得无损完胜的战果。同时此役中属于厌战号的剑鱼式水上机击沉德国潜艇U-64,是世界纪录中第一架击沉潜艇的飞机。

1940年,厌战号与姐妹舰转战地中海,多次迎战与德国站在同一阵线的意大利海军,此期间创下历史纪录对移动目标射击命中最远纪录之一,于约26000码外射中意大利战舰朱利奥·凯撒号。另一次战果则是马塔潘角海战中夜袭意大利舰队,击沉包含ZaraPola在内共三艘重巡洋舰。地中海战场期间,厌战号的姐妹舰巴勒姆号遭潜艇击沉,伊丽莎白女王号和勇士号都被重创,唯独厌战号虽然多次受伤,但仍保持战力。

1942年厌战号前往印度洋编入远东舰队,曾一度与猎杀远东舰队、发动印度洋空袭的由南云忠一率领的日本航母机动部队错身而过,很幸运的由于舰队主力出海而未受到攻击。

1943年厌战号重返地中海,此时意大利海军已经元气大伤,厌战号的任务改成以支援盟军对意大利登陆进攻的行动为主,并且是在马尔他岛迎接义大利海军投降的船舰之一。稍后则被德国空军投掷制导炸弹Fritz-X而受到重创,返国大修。

1944年,盟军在欧洲战场已经基本掌握制海权,厌战号作为海战主力的必要性下降,于是转而参与诺曼第登陆,分别炮击支援宝剑滩和黄金滩的登陆作战。由于炮管磨损迫使厌战号需回国更换,途中触发磁性水雷再度受创,但厌战号同样再次存活下来,并且只接受了足以使其回归炮击阵列的简单维修便重返战场。

修理完毕后,她炮击了布列斯特、勒阿弗尔和瓦尔赫伦岛,后者是一次开始于11月1日的岛屿登陆战,厌战号用火炮支援了登陆部队,这是她最后一次发射主炮。在此次行动后厌战号无所事事,最终于1945年2月1日被划为C级预备舰。

1945年战争结束后,厌战号因为船龄过高且损坏严重,尽管把厌战号保留作为博物馆的呼声极高,但是1947年时厌战号最后还是像其他战友一样被卖给拆船商。但厌战再一次抵抗并战胜了命运:拖曳期间厌战号挣脱缆绳搁浅,无法再度拖曳,只好原地花费数年时间逐步拆除,逃过被放在拆船台上分解的屈辱。1950年拆解完毕,这位一生拒绝屈服、战功彪炳的战舰终于迎来传奇一生的终结。

2019年2月25日,皇家海军宣布,最新的第三艘无畏级核动力潜艇将命名为「厌战号」,该舰为第八代厌战,预计2030年代下水服役。(老太太终于沉下去了w)

游戏数据

伊丽莎白女王级2号舰——“厌战” 舰种:战舰
图鉴编号:239 → 239b 稀有度 : 6 → 6
CV:内田秀[1] 人设:コニシ
改造等级:Warspite(Lv1)→ Warspite改(Lv75)
耐久 72→82 火力 72→--(106)
装甲 72→--(93) 雷装 0→0
回避 26→56(66) 对空 38→--(98)
搭载 12→12 对潜 0→0
速度 低速 索敌 14→48(58)
射程 (注) 55→70(111)完胜雪亲王
最大消费量
燃料 90→90 弹药 110→110
搭载 装备
3→3 38.1cm Mk.I连装炮38.1cm Mk.I连装炮
3→3 未装备→QF2磅 8连装砰砰炮
3→3 未装备→未装备
3→3 未装备→未装备
入手方式
建造 -
掉落 2017年夏季活动E7、2018年冬季活动E4掉落
2018初秋活动E5限定掉落
其他 2016年夏季活动E4通关奖励
  • 括号内数据为该项能力所能达到的最大值(近代化改修MAX、Lv99)
  • --表示该数据浮动或暂时不确定
图鉴、立绘

厌战1.jpgKanMusu239Dmg.jpgBB Warspite 439 Full.pngBB Warspite 439 Full Damaged.png
厌战改.pngKanMusu239aDmg.jpgBB Warspite 439 Full.pngBB Warspite 439 Full Damaged.png

元旦限定

图鉴 厌战2018新年.png图鉴 厌战2018新年中破.png

历史上的厌战号战舰

HMS Warspite, Indian Ocean 1942.jpg

厌战号的最终状态——搁浅等待拆解

Warspite@1947.jpg

当代厌战号——皇家海军最新型核子动力潜艇「无畏级」三号舰,预计2030年代下水服役(此为想像图)

无畏级核潜艇厌战号.jpeg

公式舰装设定图(来自コンプティーク杂志情报)

コンプティーク杂志情报 (1).jpg

コンプティーク杂志情报 (2).png
可以看到项链上装有探照灯,王冠则配有探照灯和雷达。另外某11区讨论指出厌战其实不良于行,要靠舰装才能站稳...

厌战相关

舰名与舰铭

Warspite舰徽(1919年确定)一门无敌舰队时期的英军舰炮。
引自坂崎老师的学术讲座——史实版舰Colle

舰铭:拉丁:Belli dura despicio (英文:"I Despise the Hard Knocks of War")/中文:我蔑视战斗的艰辛。

皇家海军一代名舰HMS Warspite被译成“厌战”,依据不明。“spite”为恶意、攻击欲,何“厌”之有?不过这仍非谜底。第一艘Warspite诞生于16世纪,而“spite”一词源于古法语的“despit (蔑视)”。由是可知,其拉丁文舰铭“Belli dura despicio”——“蔑视战斗的艰辛”——才是这一舰名的真实含义。[2]

发布在当时最著名的海军刊物、英国航海研究会主办的《海员之镜》(Mariner’s Mirror)上的一个问题。在1914年2月期的该刊提问版上,一位读者提问:谁能给出海军中Warspite一词的含义?[3]

在该刊下一期的回答版块上,两位热心读者来信给出回答。第一位的说法仍是此前的正统说法,引用Thomas Heywood的剧作原文,指出“Warspite”是“英勇作战、不畏危险”之意。然而,第二位读者却提出了一种全新的说法:他认为,Warspite中的“spite”是“啄木鸟”之意。

这种说法的始作俑者是退休的英国海军上将、前任太平洋舰队司令、澳大利亚舰队司令与英王首席海军副官,Sir Lewis Anthony Beaumont。在太平洋舰队担任总司令时,他的旗舰就是装甲巡洋舰Warspite,所以一直试图解答这个问题。但不知因为无知还是完全不看文献,他似乎对此前的正统解释一无所知——当然,这种作风完全符合现代研究者对维多利亚时代海军军官们的总体评价:well trained but uneducated(训练有素,惜乎鄙陋无文)。而他的论证过程同样极其粗率,其理由和推想完全站不住脚,在证据确凿的旧说面前不具有任何说服力。[4]

根据考据者的理解,应翻译为“勇毅”。

当然,严肃来讲,追溯到Warspite命名的都铎王朝,作为迈上全球海权制霸之路的时代,与她同时代建造的Great Ship(那个时代国库出资的专业战舰,被称之为"Great Ship"Warspite:我是职业选手!),都采用了华丽、雄壮的名字,如:Dreadnought(无畏)、Ark Royal(皇家方舟)、Revenge(复仇)等。按照这个高度雄壮的风格,“HMS Warspite(03)”采取抽象意译,可以理解为“勇毅”。

而且根据1605年Thomas Heywood的剧作《伊丽莎白女王的烦恼》(If You Know Not Me, You Know Nobody; or The Troubles of Queen Elizabeth)中,海上英雄Martin Frobisher参与无敌舰队之役中,最初有流言传说他战死,女王极悲痛。最后消息抵达,Frobisher不仅没有死,还凭借其英勇的作战俘获了一艘西班牙战舰。女王大喜过望,决定以消息中形容Frobisher作战勇猛的“War's spite”一词为新的战舰命名。戏剧当然有虚构成分。但是,该剧出版于第一艘Warspite始建的8年后,剧中对这一舰名的解释显然可以视为当时的人对Warspite一词的理解,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5]

《伊丽莎白女王的烦恼》剧本节选

When murdering shot, as thick as April's hail,当险恶的弹雨,密如四月的冰雹,

Sung by his ears, he wav'd his warlike sword,呼啸擦过他的耳畔,他挥舞起战意高扬的刀,

Firing at once his tiers on either side.刹那间两舷的炮火咆哮。

With such a fury that he brake their chains,怒发冲冠,他打碎了敌人的链锚,

Shatter'd their decks, and made their stoutest ships,粉碎了敌人的甲板,迫使敌人最坚固的战船,

Like drunkards reel, and tumble side to side.在左右间颤抖,似醉汉般晃摇。

Thus, in war's spite and all the spaniards' scoff,就这样,他如war's spite附体,嘲笑着西班牙佬,

He brought both ship and soldiers bravely off.勇敢带领船和人冲出圈套。

Queen said, war's spite, indeed; and we, to do him right,女王说,war's spite附体,确实如此。而我们,为了褒奖他,

Will call the ship he fought in the war's spite.必将随他奋战的船,命名为war's spite号。

总之,Warspite本意并不是厌倦战争或者畏惧战争,相反,她代表着勇猛无畏,和那些同样华丽雄壮的词汇命名的姐妹们一样,寄托着英格兰与伊丽莎白女王对于世界海权的野望。

“Belli dura despicio”为拉丁文舰铭(欧洲的光荣(?)传统之一,什幺正式场合都要祭出拉丁语),可译为“蔑视战争的艰辛”与其舰名相呼应,传承着古老皇家海军的顽强,无畏与勇气,也对应了皇家海军箴言:"Heart of Oak"(勇气与顽强)。

WarSpite之所以难以被翻译成中文,最大的问题就是中文中并没有一个工整的抽象名词可以对应“蔑视战斗的艰辛”。有少数资料将Warspite翻译为“蔑战号”。

「戦争を忌むもの」

在官方于11月12日发行的Original Sound Track Extra Edition中,厌战登场的16夏e4boss战bgm标题判明为「戦争を忌むもの」,“忌む”意为厌恶、憎恶。bgm标题可以翻译为「憎恶战争者」,这大概就是官方对“Warspite”这个词语的理解。

可敬的老女士

在1941年提克里特岛战役期间,厌战号连续遭受德军空袭,但依靠机动并没有较大受损,战后5月24日,坎宁安上将在慰问厌战号伤者的时候不经意地用一句话点评了厌战号,这个无意间的评语后来被广为流传:“看起来,当我们这位可敬的老女士提起裙子时,还是很能跑的。”厌战因此有了“可敬的老女士”这个绰号。

战功赫赫的大小姐

作为皇家海军舰队的一员从1915年服役到1945年拆解,厌战共获得15项战场荣誉和授勋(类似于美帝的战斗之星)

主要的战功
  • 日德兰 1916(单挑公海舰队21艘战列舰
  • 大西洋1939
  • 纳尔维克1940(协同击沉8艘Z驱,其搭载的水上飞机[浮筒型……剑鱼!没错又是剑鱼]击沉U-64号潜艇)
  • 卡拉布里亚海战1940(24KM击中朱利奥凯撒号(Giulio Cesare)战列舰)
  • 马塔潘角海战1941(协同击沉扎拉三姐妹)
  • 克里特岛1941(荣获“可敬的老女士”这一绰号)
  • 西西里岛1943
  • 萨莱诺1943(受到3枚1.57吨的FX1400无线电制导炸弹攻击,其中1枚命中2枚近失)
  • 诺曼底1944(主炮50发急速射摧毁德军集结地域)
  • 瓦尔赫伦1944
  • 比斯开湾1944

颇受大家喜爱的小姐姐/老太太

历史上厌战曾经多次担任舰队旗舰职务,是不少皇家海军名将的座舰。下面是其履历:

1926年-1929年,地中海舰队旗舰,海军上将弗雷德里克·菲尔德爵士;

1938-1939年,地中海舰队旗舰,海军上将达德利·庞德和海军上将A.B.坎宁安;

1939年,本土舰队旗舰,海军上将查尔斯·福布斯爵士;

1940年,纳尔维克第二次侵攻作战旗舰,海军中将W.J.惠特沃斯;

1940年,地中海舰队旗舰,海军上将A.B.坎宁安(其间爆发了卡拉布里亚海战和马塔潘角海战,均为舰队旗舰和坎宁安座舰,“可敬的老女士”一语也是出自此人);

1942年,东印度洋舰队旗舰,海军上将詹姆斯·萨默维尔;

1943年,H舰队第一战列舰分队旗舰,海军少将比塞特。

2016年8月12日,舰队collection英国舰队旗舰,舰队Collection策划人田中谦介(大雾)。

而历史上的一句“当这位可敬的老女士提起裙子时,还是很能跑的”,与立绘中年轻的容貌形成鲜明对比,再加上满溢的女王气质,难免让众多东舰双修的提督联想起某位毫无疑问达到了数倍“老女士”年龄的17岁少女我就是叫紫妈怎么sxdfcgvhbjklm

但是和紫一样,如果你当着她的面称呼她为“老女士”甚至“老太婆”,请做好被15英寸传家宝按在键盘上轰的准备。15英寸炮直接把头盖进去了(15寸炮管每根100吨)

Zara和Pola其实就是这么沉没的。

游戏中的实力

作为活过两次世界大战的前辈,一上来就是碾压全镇守府的初始70运。

拥有106点的高火力,在所有战舰中仅次于大和级、Iowa和长门改二,血甲稍逊于门级,对空和门级相差无几,更难能可贵的是出击的资源消耗只有伊势级的水平,而且还是三年以来第一次较为人性化的夏季活动送的船,性价比十分之高。【很大程度上是战果加持】相较于14年夏活的矶风和15年夏活的照月,16年夏活终于喂了玩家一口糖。

不过适重炮的问题上,应该还是和德国、意大利战舰一样是38口径的级别,不能和门级的试制41三联装炮相比。根据目前的适重炮测试结果,厌战与俾斯麦/利托里奥级的适重相同,均对381以下口径炮有适重加成,对41炮则会超重(毕竟火力已经比利托里奥高了)。

根据最新的适重炮数据,厌战作为低速战舰,在主炮适重方面部分与长门级一改持平,对41cm炮是有适重加成的,而对于小于38.1cm口径的主炮则拥有比长门级更高的适重性,特别是对于自带的38.1cm Mk.I连装炮拥有+8的适重命中补正,可以说是有很不错的主炮适重性了。

一口流利的英文

金刚大危机!不过要是仔细一看英语就知道……其实这是厌战和鸭滑在抢♀金刚。

相比自称归国子女的金刚的日式英文,甚至地道的美国舰Iowa的迷之美式英语,厌战讲得一口标准的正统英文。这才叫外国舰啊!

虽然也是日英混杂,但英文发音好得几乎没话说,咬字清晰,没事戳她一下就好像在听英检,整个把Iowa的诡异口音吊起来打。Iowa:智商-99999.jpg

角川旗下漫画游戏杂志《Comptiq》2016年10月号中公布了声优是内田秀,这是她第一次参与的配音工作。据说内田桑自幼在澳大利亚生活十数年,英语说得比母语都溜。看来之前对Iowa英文的吐槽大概是给田中听到了。

更有细心的提督发现,厌战的提督Admiral英文念法为ad-My-ral,不同于一般英文念法的Ad-me-ral。

节录自牛津辞典。

右图为古本的牛津字典,发音注释赫然为ad-my-ral。不过注意y的上面有一个小“ɪ”,其实字典的前部导读中有解说应该是发lovely中y的音。若写作现在的IPA音标,其实应该是['ədmi:rəl]。而厌战的读法,据推测也是来自这本字典,但误解了旧时的音标而导致读错。虽然这也没法解释为什么重音音节也会错。千错万错都是田中的锅。

爱好红茶,而且还是标准的英语,金刚大危机!!!(虽然厌战本人似乎唯独跟金刚比较亲近,奈何金刚脑子里只有\hey!提督/啊)
(金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是我先的,明明是我先的……茶党也好,英伦风也好……)

而当可乐遭遇红茶……

鸭华:我水平穿深世界第一!
厌战:我能讲英文。
鸭华:我能跑33节!
厌战:我能讲英文。
鸭华:……咱能不提英文吗?
厌战:我从不炸膛。
鸭华:……
厌战:我24km能糊对面妹子一脸。
鸭华:…… (我39000码首弹近失你来啊?!)
厌战:我15寸炮106火力。
鸭华:可……可是咱满火120……
厌战:醒醒,你不上金币弹隔壁那只吃面的都比你强。(伊塔莉娅一个喷嚏)
鸭华:……咱还是说说英文吧。
厌战:I can speak English, could you?
鸭华:放肆!拿老娘的战斧和鱼叉过来,我要劈了这死老太太!

女王的姿势

厌战是伊丽莎白女王级的二号舰,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其立绘姿势神似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登基照片虽然厌战服役比伊丽莎白二世出生早

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登基照
http://cdn1.theweek.co.uk/sites/theweek/files/styles/gallery_adv/public/2015/08/150824_queen_coronation.jpg?itok=KBfGwUOt

但伊丽莎白女王级是以伊丽莎白一世女王命名的所以也许以后一号舰会有类似伊丽莎白一世的姿势?

标准公海红茶速度

厌战作为从一战开始服役一直到二战结束被拆解的功勋战舰一直保持着优雅的形象,但是其速度却略显短板(一战船就和米帝铁王八一个速度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而且你见哪个优雅的贵妇走的匆匆忙忙的),23.5节的最大航速被人戏称为“标准公海红茶速度”。

就现实来说23节完全够用跟随航母部队护卫以及对敌方进行火力打击,23.5节只是测试主机极限的数值。毕竟又不是某白毛子的魔法游戏大家开局主机功率全开全场飙船

所以虽然厌战有着优秀的属性和逆天的运祥瑞御免,家宅平安,但是低速的特点注定了她在一些活动图和日常中(没错武罡寺,我说的就是你)被门槛所阻拦。不过变速系统实装后可以装轮机+锅炉去5-4了。

Z系的恶梦

游戏中有着厌战见到德国舰时立刻变声杀气腾腾的报时语音,先不提英德在二战时的敌对关系,其实如果她见到的是Z1、Z3,双方的关系也是相当尴尬的。

虽然游戏中唯二实装的Z系Z1与Z3和厌战本身没有交集,但厌战这位可敬的老女士对Z系的其余小学生来说,绝对是恶梦中的恶梦。

在德国入侵挪威引起的第二次纳尔维克战役中,厌战连同另外十八艘英国舰一起截击了第一次纳尔维克战役后还留在战区的八艘Z系驱逐,誓要为英军胜利和世界和平铲除德国一众小学生。在这之前Z21和Z22已经在第一次纳尔维克战役中沉没,而剩下的八名小学生面对战舰厌战外加十八艘英国舰的超大型舰队……结果可想言之,弹尽粮绝的德国海军完败,Z2、Z9、Z11、Z12、Z13、Z17、Z18、Z19全部沉没。

曾对德国Z系作风如此强悍的厌战,要是报时见到的真的是Z1、Z3…杀气腾腾无误,老女士对德国小学生杀上瘾了。

就是你过去打招呼,请问Z1、Z3怎么面对你?你的舰队把人家的双子/姐姐Z2打到断成两截了,现在尸身还在海中供潜水员参观呢(手动滑稽)。

Z1:马克斯,那边的小姐老太太看我们的眼神有点可怕…
Z3:……(有种想逃跑的冲动

立绘相关

圣爱德华王冠(St. Edward's Crown)/284型主炮火控雷达

SquOuAH.jpg

圣爱德华王冠重达2.23公斤,为纯金制作,是为了1661年查理二世加冕的时候制作而成,通常用于皇室加冕仪式。虽然被称为正式加冕皇冠,但是英国史上只有六位君主是带著他进行加冕,查理二世(1661)、詹姆斯二世(1685)、威廉三世(1689)、乔治五世(1911)、乔治六世(1937),当然也包含伊丽莎白二世(1953)。

284型主炮火控雷达为英国较早研发的火控雷达。最早是装设在纳尔逊上测试,结果还不错普遍装设到其他皇家海军舰上。厌战在1941年11月接受改装时装备上去,由于算是较早期的雷达,精度方面比较不出色。

主权宝球(Sovereign's Orb)/281型对空警戒雷达

IarKuPh.jpg

主权宝球同样也是1661年为了查理二世所做。球体直径6英寸,全金造的中空球体,重量1.32kg。下方金色球体代表的是地球,球上的珠宝将球面分成三大块代表当时的三大洲。上方的十字架则代表基督教。

281型对空警戒雷达,在1940年12月开始服役。专职对空警戒与兼职对海。厌战也是在1941年11月改装时装上。

十字权杖(Sovereign's Sceptre)/273型对海警戒雷达

RJ0SecD.jpg

十字权杖也是为查理二世订做,并常出现在各任英国君主的加冕仪式当中。在1905年1月21日南非普列米尔矿山发现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钻石,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将他切割成九大块,权杖上为最大的一块,又名非洲之星。非洲人的顶端依旧是非洲人

273型对海警戒雷达。在1942年10月24日取代旧型的271型装配上厌战,为大型舰艇所常备的对海警戒雷达。小型舰也可使用不过探测距离较短。

圣爱德华宝座(King Edward's Chair)/285型对空火控雷达

P8Tg6jW.jpg

圣爱德华宝座又称加冕椅,在1296年由爱德华一世建造。大部分都放在西敏寺,同样英国历代君王加冕时候的必需品。

285型对空火控雷达,负责高角度的防空与副炮。 出现已经是1942年后期,与284型雷达分工合作负责主炮与副炮射控。 同时也能装在小型舰艇上。(如威尔士亲王,284型负责14吋主炮、285型负责5.25吋高平副炮)

台词

场合 台词 语音
图鉴说明

Queen Elizabeth Class Battleship二番艦、Warspiteです。 Admiral、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ね。
生粋の英国生まれ、英国育ちの戦艦です。本国艦隊、地中海、そしてインド洋にも展開しました。私の名前、Admiral、是非その胸に刻んでください。


伊丽莎白女王级二号舰,厌战在此。Admiral,承蒙关照。
作为血统纯正、英国生英国长的战舰,我在故国的舰队、地中海以及印度洋都曾经大有作为。Admiral,请务必将我的名字铭记于心。

获得/登陆游戏 我が名はQueen Elizabeth Class Battleship, Warspite。Admiral、よろしく頼むわね!
我乃伊丽莎白女王级战舰,厌战是也。Admiral,请多多指教。
母港/详细阅览 Battleship Warspite, I'm going.
战舰厌战号,蓄势待发。
Admiral、どうしました?
Admiral,怎么了?
What's this, admiral? あなた、この手は一体…どういう意味かしら?説明してくださる?
怎么回事,Admiral? 你的手……是想做什么啊?可以请你解释一下吗?
按照英国皇家古礼,任何人不得当众触碰女王[3](除非是蒙恩上前握手)。左右,将这无礼之徒拉下去斩了!
母港/详细阅览
(秋季季节限定)
Japanの秋...良いわね、この雰囲気。私は好き。食べ物も美味しいし♪
Japan的秋天……真是意趣盎然呢。我喜欢。(祭典的)小吃也很好吃哦~♪
母港/详细阅览
(秋刀鱼限定)
サンマ...?Fishの?戦艦が漁業のサポートするなんて、日本の艦隊はいいところあるわね。私も手伝うわ。
秋刀...?是一种Fish吗?动用战舰来支援渔业,日本的舰队这一点真不错啊。我也来帮忙吧。
这也是皇家海军的副业之一,女王还记得鳕鱼战争吗?
母港/详细阅览
(2016~ 圣诞节限定)
Admiral!Happy Christmas!今日は飲みましょう、乾杯!いいわね、こんな日も。
Admiral!圣诞节快乐!今天就来畅饮吧,干杯!这样的日子也很不错啊。
母港/详细阅览
(2017年~ 元旦限定)
Best wishes for a happy new year Admiral!
Admiral,衷心祝愿你新年快乐!
母港/详细阅览
(节分限定)
セツブーン? あの子達、確かそんな風に……。あっ、金剛、セツブーン! ……え? 何で笑うの? どうして? why!?
姐—粉?那些孩子、说的确实是这样的感觉……。啊、金刚、姐份!……诶?为什么要笑呢?为什么?why!?
母港/详细阅览
(情人节限定)
My Admiral.これを差し上げます。この艦隊の伝統のようですので。え……? 違う?
My Admiral,这(巧克力)是送给您的。这好像是本舰队的传统呢。咦...不对吗?
其实情人节的各种礼物(玫瑰、卡片、当然还有巧克力)本来源自19世纪的英国,不过女性向男性赠送巧克力的习俗起源于20世纪后半叶的日本,所以英国舰娘不明白个中缘由也是很正常的。
母港/详细阅览
(白色情人节限定)
Admiral、これを私に!? I don't know how to thank you enough...!
Admiral,这是给我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母港/详细阅览
(四周年限定)
I congratulated fourth anniversary! Admiral、ありがとう。
四周年献上我的祝贺!Admiral,谢谢您。
母港/详细阅览
(梅雨季节限定)
Rainy day。ふむ…Admiral?ううん、なんでもないわ。雨の日は古傷が痛むの…不思議ね。
下雨天。嗯…Admiral? 不是的,没什么。每到下雨的日子旧伤便会隐隐作痛…真是不可思议。
母港/详细阅览
(初夏限定)
水着かぁ…。なるほど、一考の価値はありそうね。ん~、どうしようか。
要穿泳装吗...。看来,还是值得考虑一下的。嗯~怎么办呢...。
母港/详细阅览
(盛夏限定)
Japanの夏はなかなか厳しいわね。こう暑いと、軽装になりたくなるわ。確かに。
Japan的夏天还真是酷热难当呢。夏日炎炎,真让人想轻装上阵啊...。真的。
所以说女王的泳装呢?逛三越百货穿的白裙子呢?都被田中老贼吃了吗?!
母港/详细阅览
(晚秋限定)
寒くなっでくるど、古傷が痛むわね、Fritz-X、あれだけは反則だど思うわ、そのこど思うど、いた、いたたたたた...大丈夫
天气变冷之后,旧伤就开始隐隐作痛了啊。Fritz-X,就只有这个我觉得是犯规了啊。一想到这件事,好痛,好痛...没事的。
母港/详细阅览
(五周年限定)
I congratulate it. Fifth anniversary. Admiral、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恭喜五周年!司令官,谢谢你!
母港/详细阅览
(秋刀鱼限定)


结婚事件 My admiral, why are you calling?えっ…このringを…この私に?そう…お受けします、My admiral!この見果てるまで共に参りましょう!
My Admiral,有何贵干?咦……这戒指……是给我的?好的……那我就此拜领了,My Admiral。愿从此与您同舟共济,矢志不渝!
回港(结婚后) My admiral, どうしたの?元気ないわね。う~ん...そうだ! 私が本場の紅茶とマフィンをご用意しましょう。 ティータイムで、きっと元気が出るわ。
My Admiral,怎么了?精神不大好呢。嗯……这样吧!我来为您准备正宗的红茶和玛芬好了。下午茶可是振奋精神的不二法门哦。
这里的“Muffin”应该不是杯子蛋糕,而是英式松饼,通称“英式马芬”(口感类似于麦当劳的早餐汉堡所用的面包),涂上黄油风味更佳。
编成 Sally go! 主力艦隊、抜錨する!
Sally go! 主力舰队,起锚!
出击 Battleship Warspite、出撃する!艦隊、follow me!
战舰厌战号,出击!舰队,跟上!众将听令!
远征选择时/Item发现 That would be great.
不错嘛。
开战 Enemy ship is in sight! Open fire!
发现敌船!开火!
攻击 Fire!
开火!
夜战突入 この私から逃げるつもり?面白い。艦隊、増速!追撃します!
想从我手里溜走?有意思因垂死艇!。舰队,加速!乘胜追击!
夜战攻击 Fire! Fire! Fire!!
开火!开火!开——火!!
小破 やぁ!!やるじゃない…
(中弹)呀!!还真有一手……
Oh my God -
OMG\(>o<)ノ!
中破 No! ...私を怒らせたわね!
No!……我可真要生气了!
胜利MVP この私がNumber One? 違うわ。全ては皆さんの健闘が成しえたこと…そうよね、Admiral?
在下忝列头名?惭愧惭愧。全靠各位浴血奋战,才有如此战果……Admiral,您意下如何?
归航 A fleet has returned.
舰队已返航。
补给 I am much obliged for your kindness.
承蒙厚待,不胜感激。
改装/改修/改造 いい兵装ね。Thank you very much indeed.
真是优良的武装。多谢了。
Japanese weapon? 悪くないわね。私は好きよ!
日产武器?不错呢,我喜欢。
That would be great.
如此甚好。
入渠(小破或以下) 少しだけドックに入るわ。 See you later!
容我入渠稍事休整。回见。
入渠(中破或以上) Admiral、私、修理のために後方に下がるわね。 Keep in touch.
Admiral,我要退居后方修整一番了。保持联系。
建造完成 New shipが完成したわ。 It was good, wasn't it?
新造船竣工了。这不是很好嘛!
战绩表示 Fleet information?了解!待ってて。
要舰队情报吗?好的!请稍等。
击沉 この私が沈むというの…?そう…これが…戦場で…倒れるという事なのね…
我也要沉没了吗……?好吧……所谓的……喋血疆场……也不过尔尔啊……
历经四十余年腥风血雨的老兵没有倒在战场上,却牺牲在了工党的手里
报时(改造后) 0000:Admiral. 日付が変わったわ。今日はこの私が、艦隊のflagshipを務めるわね。
Admiral,日期已经更新了。承蒙委任,今天我担任舰队的旗舰。
0100:It's one o'clock. こんな感じでいいかしら。
一点钟了。(报时)应该这样就可以了吧。
0200:It's two o'clock now. 夜は静かね。好きよ、この時間。
两点钟了。夜深人静啊。这样的时间很合我意呢。难得扰人清梦的夜战笨蛋不在家……
0300:It's three o'clock now. 紅茶、淹れ直しましょうか。飲みますよね?
三点钟了。再泡一瓯红茶吧。您也来喝一点吗?
0400:It's four o'clock now. 夜が明けますね。 Admiral、少し、お疲れですか?
四点钟了。长夜将尽,Admiral是不是有点辛苦呢?
0500:Good morning, admiral! It's five o'clock now.<
早安,Admiral! 现在是五点。
0600:It's six o'clock now. 朝の一杯は紅茶でいい? それとも、濃いCoffeeにしましょうか。
六点钟了。早上来一杯红茶好吗?又或许浓咖啡比较合您的口味。
0700:It's seven o'clock now. Admiral, breakfast is ready!
七点钟了。Admiral,早膳已经备齐。
Full English Breakfast?
0800:It's eight o'clock now. さあ、本日の艦隊運用を始めましょう。まずは戦艦部隊を集結させますね。
八点钟了。好的,今天的舰队部署工作要正式开始了。首先召集战舰部队吧。老友旧仇大集合。
0900:It's nine o'clock now. 彼女たちが、ナガト、ムツ、ですね。...Hello! お会いできて光栄です。
九点钟了。那两位女士是……NagatoMutsu吧。Hello! 幸会幸会,我倍感光荣。
1000:It's ten o'clock now. Fusou-class? Great. 美しく、そしてユニークな上部構造物。和のアートを感じます。ええ、解りますとも!
十点钟了。Fusou?真好呢,美轮美奂、卓尔不群的上层建筑透着和式的艺术气息。嗯,我当然能理解了!
1100:It's eleven. コウクウ...Battleship? Super Multi-Plane ズイウン?...難しいわね、Japanの戦艦は。奥が深いわ。
十一点了。Háng Kōng……战舰超级……多功能……航空器……Rùi Yún? Japan的战舰,真是难懂啊。大有玄机呢。
1200:It is noon. あれが噂のYamato-class...確かに凄いわ。 So great.
现在是正午。那就是久负盛名的Yamato?的确很出色呢。妙哉。
1300:It's one o'clock. お昼にしましょう。私、ham sandwichesを作ってきたわ。紅茶と一緒に召し上がれ! Please!
一点钟了。稍微午休一下吧。我已经做好火腿三明治了,配上红茶一起享用吧。请慢用!(所以英国不是只有黑暗料理……)
1400:It's two o'clo...あら! Kongou sisters. 元気そうね。何よりだわ。
两点钟……啊呀!是金刚姐妹。看来各位身体安康,这是最好的这是坠吼的
1500:It's three o'clock now. Kongou、どうしたの? ...Are you angry? why?
三点钟了。金刚,怎么了?……你生气了吗?怎么回事?
详见大傻下午三时报时语言。和提督的二人下午茶时间被厌战NTR了,于是吃醋。金刚:I'm angry! 你们这样是不行的
1600:It's four o'clock now. Admiral、あの子たちって...あきれた。あの国の艦(ふね)もいるのね。...え?...いい子たちなの?本当に?...そう、か。
私も挨拶してみよう。Hello!

四点钟了。Admiral,那几位是……?——真是不可思议,那个国家德意志的船居然也在这里啊。咦?……您说她们是好人?此话当真?……好……吧。
我也去和她们寒暄一番。Hello!
Z1Z3一瞬间感觉到了恐怖的杀意。
1700:It's five o'clock now. 綺麗ね...夕日。素敵だわ。私、この艦隊にきて、この風景が一番気に入ったわ。 So lovely.
五点钟了。动人的斜阳……真是叹为观止啊。自从到这里加入舰队以来,这可说是我最爱的风景呢。真美。
1800:It's six o'clock now. 陽が落ちたわね。艦隊を帰投させましょう。
六点钟了。已经过了日落时分。该召回舰队了吧。
1900:It's seven o'clock now. Dinnerは、Admiralが作ってくれるって...大丈夫ですか?私、手伝いましょうか?
七点钟了。Admiral要亲自下厨做晚餐?没问题吧?我可以帮忙吗?
2000:It's eight o'clock now. 美味しい!美味しいわ、Admiralの作った料理。Japanの艦隊、JapanのAdmiralは凄いのね...! ふぅ...
八点钟了(嚼)。好吃!Admiral的手艺,真是人间美味啊!(嚼)Japan的舰队、Japan的Admiral太棒了~!(满足的叹气声)
有趣的是游戏里「提督の作る食卓」供应的晚餐是西餐,桌上只有面包、红酒、浓汤、蔬菜沙拉和疑似Gala馅饼[4](一种卖相很好的猪肉冷馅饼,算是英国的美味之一)的主菜……所以说提督给女王吃什么了?
2100:It's nine o'clock now. あ、アレは確か、イタリアの重巡達。Hello! ...って、あれ? なんで逃げるの!? ま、待って!
九点钟了。啊,那几位应该就是意大利重巡吧。Hello!……咦?为什么逃掉了?等、等一下!
扎拉姐妹:才不要再贴脸吃15寸炮弹啦。
2200:It's ten o'clock now. あら、Italiaさん。Romaさん。え? フレッ...ツ...あ、あれは駄目よ。あれは、駄目だわ。私、あれだけは苦手...。
十点钟了。哦,Italia你好,Roma你好。呃?Fri…tz…啊哟,那可不行啊。那可是我最大的弱点……
参见简介,以上三位都是德军弗里茨X导弹的受害者。罗马最惨,直接被炸中弹药库沉没。
2300:It's eleven o'clock now. Admiral、今日は一日、お疲れ様でした。Sweet dreams.
十一点了。Admiral,这一整天您辛苦了。祝您夜有美梦。
放置 Admiral, are you free now? あっ。忙しいそう、仕方ないわ。そうだ、金剛たちのルームにでも行ってましょうか。
Admiral,您有空吗?啊,没办法呢,他好像很忙。对了,正好去金刚她们屋里坐坐。

外部链接与注释

  1. 《Comptiq》2016年10月号
  2. 出自战列舰论坛《专治各种不服—海军流言终结者》。
  3. http://www.zhanliejia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239
  4. 以上三段出自战列舰论坛《“Warspite”源流异变考》,作者为LeSoleil。
  5. 出自百度贴吧·战列舰吧——著名风帆时代研究学者Whitehorsedak对warspite中文理解的考据。